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九十四章 【跑反了?】

第四百九十四章 【跑反了?】

    第四百九十四章【跑反了?】

    大街之上,呼啸而过的马队,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这个夜晚的宁静。

    越来越多的马队从长街掠过,朝着城北码头区域而去。

    大街两旁的人家,无不是紧闭门户,在这如闷雷般的马蹄声之中,战战兢兢。

    在经历过了帝都政变之后,帝都的人们的内心其实已经变得脆肉而又敏感。即便平时看上去仿佛已经释然,可一旦再次发生这种敏感的征兆,人们就立刻就会再如同惊弓之鸟一般……

    治安队,城卫军……等到一队红羽骑也在大街上呼啸而过的时候,凡是看到他们的人,都意识到,只怕是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了!

    ……

    奥维多缓缓合上了自己书房的窗户——那扇面朝着大街方向的窗户。

    当厚重的窗户合上的时候,终于将那外面呼啸而过的马蹄挡在了外面。

    这位帝国宰相的脸色有些凝重,他转过身来,看着坐在书房里的另外一个人——自己的儿子,斯潘。

    和当初去西北之前的时候相比,斯潘看上去要瘦了一些,但也更精神了些。

    皮肤黝黑,显然是长时间在外面奔走而晒出来的。如果说原本他身上还有几分那种类似于雏鸟一般的文弱的气息,那么此刻坐在奥维多面前的斯潘,看上去,就有那么点儿真正的男子汉的味道了。

    对于儿子的这个变化,奥维多还是很满意的。他觉得,当初选择送自己的儿子去西北,实在是一个明智的主意。

    不过奥维多也很清楚,自己的儿子忽然这么跑回帝都来,事情就绝不简单了。

    看着坐在那儿,眼睛里闪动着精悍光芒的儿子,奥维多忽然心中生出了一个荒唐的念头来:“今晚外面的那些动静……不会和你有关系吧?”

    斯潘笑了笑,摇头:“当然没有。父亲。”

    奥维多点了点头:“没有就好。最近几日我总是心神不宁,心惊肉跳,总觉得似乎要发生什么大事一般。”

    看了一眼斯潘,奥维多才缓缓道:“你这次回帝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说你和帕宁在西北闹翻了,然后你愤而出走?”

    斯潘苦笑。

    奥维多面色严肃,缓缓沉声道:“无论你和帕宁在政见上有什么不合。可你这种做法终究是不对的,若是谁和上官不合,都可以愤而弃官出走,这世界岂不就乱套了!况且帕宁是西北军事总长官,他有权以军法治理地方!你这么丢下自己的官职不管不顾的跑回来,他是有权力把你抓回去。以军法惩处的!斯潘,你糊涂!”

    眼看父亲一口气说出了这么多,斯潘也有些无奈,好容易等老头子终于歇了口气,

    “父亲,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么?”斯潘苦笑:“这些道理我何尝不知道?我既然去了西北,我又不是那些豪门家中养着的废物纨绔。去了西北之后。我自问任事还算勤勉,上官交待的事情,我也都能办理得妥当,不敢说是走一步看三步,但偶尔也能做到为上官拾遗补缺。”

    奥维多脸色稍好:“我也听说,你之前做得不错。”

    顿了顿,他又问道:“那你这次,却为什么负气回来了?西北帕宁的呈文这几天只怕就要送来了。到时候,你擅离职守的罪名就逃不掉!我虽然是帝国宰相,但西北是皇帝陛下眼中的重中之重,几乎西北大大小小的事情,只要传递到帝都来的,皇帝都要亲自过问,到时候。我纵然想包庇你也没有施展的余地。一切就要看皇帝的意思了……”

    斯帕淡淡一笑:“父亲你放心,帕宁将军的呈文之上,绝不会对我有只言片语的恶言。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只怕倒是会不少赞美之词。”

    “嗯?”

    奥维多眼睛一亮。

    他毕竟宦海多年。片刻之间,就想清楚了其中的关键之处。

    宰相皱眉,盯着自己的儿子:“……你负气,弃官而走,和帕宁闹翻了,跑回帝都……难道这一切,都是你和帕宁商量好的,做的一场戏?”

    斯潘眼神一闪:“父亲果然不愧是帝国宰相,一猜就猜中了!不错,您猜测的很准,这些只是我和帕宁将军演的一场戏而已。否则的话,我哪里有借口可以光明正大的跑来帝都呢?”

    “你来帝都,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做?”奥维多沉声道:“一定要你亲自跑一趟吗?”

    “因为这件事情,帕宁信不过任何人,他只信我。而且,这件事情,不能落在纸上,绝不能变成文字记载下来,出口入耳,绝不能留下任何痕迹和线索。所以只得我亲自来跑一趟。而这事情,帕宁说又很机密,事情也很敏感特殊,所以我贸然跑回来……也不行,只好找一个借口。”

    奥维多到了此刻,却已经冷静了下来,看了自己儿子一眼:“恐怕还有一点你没说出来吧!这事情只能你来办,因为……只怕,哼,因为你是我的儿子!

    这事情,和咱们家有关系?”

    斯潘换站了起来,走到了书房门口,打开房门,朝着外面左右看了看,然后重新把房门合上,也不着急说话,却贴着房门,侧耳听了会儿,确定了门外没有人偷听,这才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的父亲。

    奥维多看着自己的儿子的这番动作,脸上丝毫没有露出半分不满,却反而隐隐的有些欣慰的样子——自己的儿子学会了做事情谨慎细致了,这绝对是奥维多最最想看到的!

    谋大事者,若是不能做到这一点,那迟早是失败的下场。

    联想到自己的儿子当初在去西北之前,都敢在家里大声吵吵嚷嚷什么“篡位者”之类的话。而如今,父子两人在密室之中交谈,都还如此谨慎——这样的蜕变,足以让奥维多老怀大慰了。

    “父亲,实话说吧。帕宁将军看来西北的局势,如今在紧张之余。更有些诡异!”

    “诡异?”

    “是的。”斯潘严肃道:“郁金香家的动作越来越叫人看不懂了。草原上已经竖立了大旗,几十万草原铁骑随时都会往东而来。而郁金香家……却……”

    “郁金香家的动作,帝都已经有了情报。”奥维多摆摆手:“你不用说你们的分析,只说这事情关键吧。”

    “帕宁曾经只身前往郁金香家家的楼兰城,他试图说服郁金香家的那位女公爵,顾全大局,但是被拒绝了。”

    奥维多一惊。随即皱眉道:“他……只身去了楼兰城?这帕宁,好大的胆子!他就不怕郁金香家对他下手?”

    “他说,郁金香家注重脸面,绝不会做这等事情的。”

    “哼,愚蠢。”奥维多摇头:“政治这东西,哪里来什么脸面。郁金香家绝不是看上去那么高大伟岸的。需要无耻的时候,他们会比任何人都不要脸面!就算郁金香家不杀他,若是把他扣住的话……西北怎么办?这帕宁,已经当了一方重将,却还这么满脑子不合时宜的英雄思维。”

    斯潘也不反驳,事实上他当初也不赞同帕宁走那一趟,他飞快道:“帕宁回来之后。就表现得很奇怪了。他托付我一件重要的事情,让我陪他演了一场戏,这才来到帝都……就是为了要面见您!有几个事情,几个问题,要我当面问您,在您这里找到答案!”

    奥维多目光闪动:“什么问题,你问吧!”

    ……

    “第一,我要你帮我查一查。去年和今年,这两年来,帝国通过郁金香家采买的战马数量!

    第二,我要你帮我查一下,去年和今年,郁金香家上缴的税收账目——我不需要具体的细账,太多的数字我担心你记不住。所以我只需要每个季度大体的数据就好。

    第三……几个月前,有一个人去过帝都,这个人见过希洛陛下。这件事应该是秘密,但是……我相信你父亲这样的帝国重臣。哪怕是再忠诚的臣子,总有一些在宫廷之中的耳目……我只要让你回去,当着你父亲的面,亲口问他……这件事情他知道多少!知道多少,就全部问出来,然后回来告诉我!如果你父亲拒绝回答,你就告诉他,是我问他的!再告诉他,如果他不肯说的话,那么当帝都血流成河,异族的腥膻之气玷污白塔的时候,他千万不要后悔!”

    ……

    这些帕宁当时的原话,斯潘一个字都不曾忘记!

    而此刻,他也好不隐晦,就把帕宁的这番话问题,一字不差的复述了出来!

    奥维多听完之后,这位帝国宰相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去!

    变得十分难看!

    奥维多想了会儿,他并没有回答儿子的问题。而是……

    “我问你,这三个问题……都是帕宁,从郁金香家回来之后,才找你来向我打听的?你确定,都是他从郁金香家回来之后,才问的?”

    斯潘点头:“不错,正是如此。”

    奥维多忽然往后退了一步,扶着椅子,重重坐了下去。

    “出……大事了!!”

    ……

    …………

    轰鸣的弩炮虽然可怕,弩炮这种东西,远程的命中率的确低得可怜,战场之上用弩炮一般都是集中一批来覆盖射击的。

    此刻船越走越远了,若是这样的情况下,还被打中的话,那就只能说是人品太差了。

    这条船上只中了一记弩炮,虽然穿透了船身,但好在在吃水线以上,水手和船上的工匠飞快的跑下了甲板和船舱里去修理,想来过不了一两个时辰就能修补好。

    这支郁金香家的大船上还有五十多名郁金香家的武士,费欧娜站在船头,面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喂,费欧娜小姐。”迪克森走上去,笑道:“咱们已经算是跑出帝都了,你却还这么愁眉苦脸做什么。那些家伙阻止船追上来,也没这么快,就算要调集骑兵,战马要吃喝要休息,我们坐船,也总比骑兵要快的。”

    费欧娜苦笑:“法师阁下,你难道就没想到一个问题么?”

    “呃?”

    “郁金香家在哪里?”

    “在西北啊。”

    “我们这条船现在是往哪里开的?”

    “呃……往东?”

    “是的,我们离开帝都的时候,为了最快速度逃跑,船是往东开的……因为往东是顺流往下,速度最快。可我们现在虽然甩开了追兵,可是我们跑得越远,就距离家族越远了。我们……原本的目的地是返回家族啊!”

    迪克森呆住了……方向跑反了,总不能现在再掉头回航吧。

    回去,那不是自投罗网么?

    “罢了,这次出来做的事情已经彻底失败,整支船队都丢了,只剩下这一条船,可谓是输得一败涂地!哼,这个古乐,掌管内廷才不到一年时间,没想到在帝都就把这网经营得这么紧!我多年在帝都的隐藏力量,居然都被他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