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九十章 【神殿的大恩人】

第四百九十章 【神殿的大恩人】

    第四百九十章【神殿的大恩人】

    罗曼?弗里茨总督,在整个罗兰帝国的官场上,都是一个异类的存在。

    说到地位,他能担任东海纽霍芬行省总督,在那位置上一坐就坐了十五年之久。而且无数豪门贵族都暗中对这个肥缺垂涎不已,却始终扳不倒他。

    可另一方面来说,这位弗里茨总督却在帝国的官场之中,却其实并没有太深的根基和后台势力。他能在东海纽霍芬行省这个被誉为遍地黄金的地方坐封疆大吏的位置,一坐就十年,所依仗的,一是他出色的才干,二就是先帝马尔希陛下对他那让人惊奇的信任!

    罗兰帝国的官场的规定,一方行省的总督,五年为一个任期。一般来说,帝国中央为了怕地方官员尾大不掉,都不会让一个总督在同一个地方待得时间太长。

    一般来说,干上一任就会换人,尤其是在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这种地方的总督位置都是肥缺,都是今天你坐明天我坐,皇帝也要照顾和平衡各个势力派系。

    能在一个地方干上两任总督,待上十年的,已经算是凤毛麟角了。

    而待上三任,十五年都不挪窝的……找遍整个罗兰帝国,恐怕也只有努林行省那个“三不管”地方了。

    可毕竟努林行省地方荒凉,经济落后,帝国纯粹把它当做一个和郁金香家族的缓冲地带,所谓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

    东海纽霍芬行省是什么地方?海上的资源丰富,珍珠业发达,海上贸易昌盛!是帝国对海洋开疆扩土的重要口子!

    陈道临曾经仔细研究过这位弗里茨总督的生平,最后他得出了一个自己的揣测:先帝马尔希之所以对这位弗里茨总督如此重用和信任。很可能……这位先帝,当初是想把弗里茨作为未来的宰相人选来培养的!

    可不是么?

    这位弗里茨总督,政务上绝对是一等一的人才,财政上也是一把好手!就连军事才能也都颇有可圈可点之处——他可是曾经在帝国军事学院待过的,只是后来因为摔断了腿才不得不退役。尤其是在海军的军略上。弗里茨总督更是颇有一些过人之处。

    之前的履历,在军部待过,在财政部待过,然后就是南方的地方官员,最后再到东海的一一个行省的总督。

    可谓是文武双全的人物!文韬武略民政财赋,治理地方和坐镇高位。都有着充分的经验和历练!

    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一个总领全局的宰相最合适的人选!

    不仅仅是陈道临这么猜测的,就连很多帝国的高层大佬,明眼人也都能看得出来,先帝如此对弗里茨总督,必定是对他有更高的期许。

    弗里茨总督自己心中应该也是对这个情况有着明悟的。心中有数,所以他在东海的十五年,干得十分卖力。

    原本,他可以成为帝国政坛一颗冉冉升起的巨星,成为一代名臣。

    可惜……一场皇家内部的政变,将他毕生的奋斗和心血,都毁于一旦!

    希洛篡位成功。先帝死在新年之夜!

    先帝一死,希洛登基成为新皇。这位新皇,自然是要重用自己夹袋中的人物的。

    至于那些被先帝重用的嫡系心腹班底,自然都是要大规模的清洗掉!

    不管你才能如此,这个时候,只论忠诚了。

    你对先帝越忠诚,希洛越不会用的。甚至,很可能还会招来杀身之锅。

    弗里茨总督在政变夜当晚,就在皇宫之中,也经历了政变过程。他也曾经和其他的那些先帝的重臣,一起挺身而出,拦在了先帝的座前,面对叛军屠刀——这样的举动,让希洛上位之后。怎么可能重用他?

    希洛最后没有大肆屠杀前臣,而是放过了很多人一条活路,已经算是顾忌影响和史书上的言辞了。

    可以说,弗里茨总督这个原本在帝国官场之中就没有太深根基的人,能逃出一条性命已经算是万幸,至于官途前程,自然就不用再提了。

    一个用了自己最好的年华,一步一步拼出一条血路来的帝国能臣,一个曾经几乎被大家公认是未来宰相的政坛新星……

    却忽然被一棍子打落云端,就此不得再翻身……

    面对这样的打击……纵然是再坚强的人,只怕一时半会也扛不住。

    所以,弗里茨总督垮了。

    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几乎垮掉了。

    ……

    政变之后,弗里茨和其他一群先帝的心腹重臣,一直都被希洛囚禁在一起。

    而就在这大半年的时间,其中有些人眼看无望,终于变节,向希洛投诚,也有人被希洛起用的。而还有一些人,如弗里茨总督这样,则依然坚持着自己的气节和尊严。

    就在前两个月,希洛已经渐渐坐稳了皇位,无论是政权还是军权,也基本都拿捏稳了,这个时候,他才陆续的将囚禁的前朝重臣们陆续的赦免,释放。

    弗里茨总督就是在那个时候,被释放了出来,重新获得了自由身。

    当然,官职是没有了,他的全部官职已经被一抹到底。成为了一个白身。

    当然了,他原本的贵族头衔还在。只是没有了官职,也不好继续逗留在帝都,弗里茨总督只好带着自己的家眷一起,回家乡去了。

    他很清楚,帝都容不下自己!

    希洛容不下自己!而自己曾经的亲家,罗林家族,在悔婚之后,更是不会容下自己!

    所以弗里茨走了。

    他带走了所有的家中眷属和仆从,只留下了自己的儿子卢修斯。

    卢修斯毕竟还是魔法学院的学员,有这个身份在,至少自己这个儿子将来还有可能成为魔法师……官场是不用想了,希洛在位一天。都绝不会再任用弗里茨家族的任何一个人了。

    ……

    陈道临将卢修斯带进了自己的房子里,让麦昆端来一杯热茶,让卢修斯坐下。

    这位陈道临的第一个入门弟子,喝下了一杯茶之后,精神才稍微镇定了一些。断断续续的说出了来意。

    弗里茨总督回到家乡之后……准确的说,在路上就已经病倒了。

    前程禁毁,自己效忠的先帝身死,已经把这个五十岁的老人所有的精神力量都摧垮了。

    原本身体强壮的弗里茨总督,很快就病得起不了床。

    就在卢修斯前些日子,闯进城去。大闹皇帝婚礼的时候,老家的家人已经送来了一封信。

    这封信送来的时候,卢修斯已经被抓了起来,当他被释放的时候,回到学院之中,才拿到了这封信。一看之下卢修斯顿时如五雷轰顶!

    信中说的是,他的父亲弗里茨总督已经病危,要卢修斯尽快赶回老家去,看父亲最后一眼……同时……

    很可能要商量,继承爵位的程序!

    卢修斯泣不成声,说完这些时候,哀求的看着陈道临:“老师!现在只。只,只有您,您能救,救我父亲了!我,我,我知道,您,您的医术高明!吉,吉,吉尔的眼睛您都能治好……”

    一提到吉尔的眼睛。陈道临忍不住心中就有些内疚。

    吉尔原本可是卢修斯的未婚妻,她悔婚嫁给了希洛,自己却还给她治疗眼睛,此刻面对卢修斯,心中多少就有些不安。

    “你先别着急。”陈道临沉声道:“你父亲的病情还不知道到底如何。就算是重病……也未必就一定没办法解决。”

    他叹了口气,看了看面前这个哭的双眼红红的弟子:“这样吧,我和你一起回去一趟,我们尽快动身,我见到你父亲之后,再想办法。”

    卢修斯抬起头里,连声说好,站起来就要给陈道临下跪。

    陈道临抓住了他,皱眉道:“男人,不要动不动就下跪!卢修斯,你记住了,时刻要记得自己身为一个男人的尊严。”

    顿了顿,他叹了口气:“你大闹婚礼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我原本是要骂你的。既然她改嫁希洛了,你又何必去婚礼上再苦苦哀求?身为男子,不可以如此不要自尊!今后你若是再这么软弱,便不要再叫我老师了!”

    说罢,陈道临立刻就站了起来,喊来了麦昆和莎莎,就准备出发的事宜。

    麦昆和莎莎两人自然不肯留下,都表示要随陈道临一起离开——原本卡门就已经把这两个学员交给了陈道临来教导,陈道临想了一下就答应了。

    学院之中什么东西都有,很快麦昆就带回来了几匹好马。

    陈道临去见了一下卡门,和卡门交待了一下事情,表示自己一旦处理完弗里茨总督的事情,就会再回学院来,卡门表示了同意。

    当天一行人就出发。

    弗里茨总督的家乡在帝国东部的一个小城镇。距离东海倒是不太远。

    说起来,倒是距离李斯特家族的老巢不算太远。

    从帝都出发的话,若是走陆路反而慢,顺着澜沧运河,沿江而下的话,却是很快,若是顺风顺水的话,大概七八天就能到达。

    一行人出了学院,就骑马飞奔,沿着大路朝着帝都城而去,过帝都而不进城,绕城而行,前往帝都东边的卫城,在卫城有一个沿江的码头,在那儿就可以找船顺流而下。

    陈道临一行人骑马出了魔法学院,顿时惊动了在周围戒备的那些帝国的官军,一时间闻风而动,侦骑探马顿时就撒了出来,一路跟随,更有人就飞马去帝都城中报讯去了。

    陈道临等人用了半天多的时间,才抵达了帝都东部的卫城,还没进城,大路上就已经有一支马队飞奔着从左边路上叉了过来,正拦在了众人面前的道路上。

    陈道临停下马来往前看了一眼,面色微微一动,坐在马背上,淡淡一笑:“教宗陛下?”

    来的这一队马队,正是光明神殿的人。

    教宗海因克斯坐在一匹白马之上,一手捏缰绳,一手提着法杖。而在他的身后,则是十多名神殿之中的教众……其中有几个,身形彪悍,双目有神,一看就是神圣骑士团之中的精锐。

    “达令法师,看您的样子,是要离开帝都了?”

    陈道临哈哈一笑:“反正希洛也不肯让我进帝都城,我干脆就离开这里,去东边走走看看罢了。”

    海因克斯面色一动,就笑道:“那就正好了。”

    他策马换换往前几步,对陈道临使了个眼色,陈道临会意,两人就策马一起到了路边,远离大路,低声交谈了起来。

    “那晚得到达令法师的一番高论,我回去也想了很多。您指点的海外神国的想法,实在是叫人惊叹。”海因克斯缓缓道:“只是探索海外这件事情,之前派出的队伍还没有消息,要想走这条路子,只有再继续派人出海远征探险了,总要走通航线,才能……”

    陈道临立刻会意,看了一眼这个教宗:“您的意思?”

    “我在城中忽然得到消息您离开了学院往东而来,联想到今日卢修斯被释放,我就猜到您多半是要往东海一行了。您看,我带来的这些人,都是我教会之中的佼佼者。我正要派他们去东海,再招揽人手,组建一支远征的船队!”

    陈道临心中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这个教宗……还真的被自己忽悠住了!

    这个年代,派人出海……那真的是拿人命往里面填啊!

    罢了,反正他光明神殿有的人虔诚的宗教疯子,他愿意派人送死,我又何必拦着他?

    陈道临点点头,淡淡道:“那教宗陛下在这里拦住我的意思是?”

    “出海一行,总要向你多多请教,我原本还打算再去学院之中找你谈谈,可既然您要离开,许多事情也就来不及了,我把这些人带来这里,我打算让他们跟着您一起东行。沿途之上,有些出海的疑问,就要向您好好请教,还望您……”

    “有一定知无不言。”陈道临立刻做出了承诺。

    教宗点点头,正色道:“达令阁下,若是这个大计能行得通,你便是我光明神殿的大恩人!”

    大恩人?

    大仇人还差不多……

    陈道临心中暗笑,脸上却做出凛然的表情。

    `

    `

    【我的微.信号就是“跳舞”,来搜我啊,来加我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