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八十八章 【梦醒】

第四百八十八章 【梦醒】

    第四百八十八章【梦醒】

    没有皇权,没有国法……没有约束,没有禁锢。

    一片处女地,一张空白的纸,可以任凭自己挥洒……移去上万最最虔诚的信徒,结村,结城镇,最终……成为一国!

    一个政教合一的,神之国!

    这简直就是光明神殿千年以来梦寐以求的终极梦想啊!

    这个前景实在是太美好了!

    一片广袤的大陆,再也没有任何掣肘,光明神殿的教义再也没有任何阻挠……

    只要花费心思,移去数万虔诚的信徒,辅以神殿之中的精英神职人员,再加上忠诚勇敢的神圣骑士团为屏障。

    这个过程或许会很长,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

    不过不要紧!

    至少,从这个描绘看来,成事的难度,相对于困守在罗兰帝国,和强大的皇族和帝国的政府势力继续纠缠下去……要容易得多!

    三十年,五十年,教会可能干掉皇族,把罗兰帝国变成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么?

    就算是海因克斯再如何自大,也知道这绝无可能!再过一百年也做不到!

    可如果有一百年的时间,按照达令陈说的这个方案去做的话,成功的可能性却是极大的!

    而且……为什么不去试试?

    或许先期的投入会损失一些人手,可如果一旦成功的话……那么得到的就是光明神殿无数代先贤梦寐以求的目标啊!

    那个神之国,不再有皇帝,不再有宰相,不再有政府的官员……不再有那么麻木不仁不信奉神灵的刁民……

    那是多美好的一个世界啊!

    试一试!绝对可以试一试的!!

    ……

    海因克斯失魂落魄的走了,这位教宗走得甚急。甚至仿佛都忘记了自己的来意,忘记了自己此番前来是向达令陈追究前事的。

    看着教宗离去,陈道临面上露出一丝冷然的笑容,他缓缓提起酒坛子来,坐回了摇椅上。又喝了两口。

    蓝蓝,若是你……真的死在了海外,那么,我就不妨让这个教宗,多派一些人去,给你陪葬吧!

    ……

    陈道临当然不会担心教会派大批人手出海。远征异大陆,真的会弄出一个什么所谓的“神之国度”。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陈道临更知道茫茫大海远征的可怕和危险程度!

    要知道,在现实世界之中的大航海时代开启的时候,远洋航行的危险程度比自杀也好不了多少。

    在这个时代,弄几万人移民。靠着这个时代的航海技术和条件,远征海外异大陆?

    陈道临只要想起来就想笑!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教会干成功了。

    真的找到了海外的那片大陆,在那里建国?

    一个政教合一的纯粹的宗教国家?

    哈哈哈哈……

    别说那个大陆上很可能还存在着很多土著的异族,矮人,兽人,精灵……

    就算这些远征的光明神殿的人能战胜那些土著异族的话……

    政教合一的纯粹宗教国家,这种东西在陈道临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来自现实世界的达令哥。至少知道一个常识:

    在现实世界之中,所有的还存在的“政教合一”的宗教国家,相比于所有的发达国家来说,都是落后愚昧的代名词。

    教皇?神权代替国家政权?

    欧洲的古代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套东西根本行不通。

    ……

    陈道临走出这个小院子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他并没有刻意的隐藏自己的行踪。

    大摇大摆的走出这条小路来,漫步在深夜的街头。

    大概是因为皇帝大婚的庆典,帝都的节日气氛依然浓厚,街面上还有一些店铺酒家不曾关门,有酒醉的路人踉跄而行,有笑闹的。有喧哗的。

    对于这种人,连路过的巡逻治安队都不会多看一眼。

    陈道临知道,自己走出那条小路的时候,前前后后,在暗处就有不少双眼睛已经盯住了自己。

    他只是淡淡一笑。并不理会。

    自己今天进帝都,原本就没有打算隐瞒谁。大摇大摆的走出魔法学院,再大摇大摆的一路前往帝都,大摇大摆的走进帝都城门——这全部过程之中,都被人看在了眼里,那些围在魔法学院外的近卫军和御林军又不是瞎子。

    而且,连教宗海因克斯都能知道自己进了城,都知道自己在那个小院里,跑来见自己。

    那么……希洛,肯定也早就知道了吧。

    ……

    “他离开了?”

    皇宫之中,希洛面色凝重,凝视着站在身前的古乐。

    古乐一身白衣长袍,看上去倒有了几分昔日在帝都长袖善舞的飘逸模样。

    听了希洛的问话,古乐缓缓抬起眼皮来:“是的,他已经离开了,手下的人一路跟着他,亲眼看着他出了城去,朝着魔法学院的方向去了。沿途还有人跟着,我想再晚些时候,还会有汇报送回来。”

    希洛沉默了下来。

    片刻之后,他仿佛在思索,苦笑道:“他今天进城来,就是在帝都大摇大摆的走上一圈,然后跑去已故的蓝海大师的故居小院里坐了会儿,在院子里地下挖出了一坛子酒出来?光明神殿教宗海因克斯还跑去和他聊了会儿天?他就做了这些事情,就离开了?”

    “目前看来,他只做了这些,而且……他似乎没想隐瞒我们。”古乐也苦笑道:“陛下,以他如今的本事,若是不想让我们知道的话,我的人是跟不住他的。他故意没有隐瞒踪迹,就是让我们知道的。”

    “哼。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他没有故意宣扬他的身份,算是给我这个皇帝留了脸面了。”希洛冷冷一笑。

    古乐皱眉:“陛下,恕我直言,以达令陈如今的实力,我们能制约他的法子已经不多了。他能克制不生事,我觉得这个局面,咱们已经可以满意了。”

    希洛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火星,随后却平静了下来,淡淡道:“不错,的确可以满意了。”

    他看了一眼古乐:“想办法打听一下。海因克斯跑去见他,两人谈了什么。我很好奇,达令陈什么时候和光明神殿的关系如此亲密了。”

    古乐想了想,道:“在西北,达令陈的麾下,就有光明神殿的人在。我听说那个蒙托亚就在他手下效力。达令陈在西北崛起,其中必定有光明神殿的帮助。陛下……我甚至怀疑,当初他逃离帝都,就有光明神殿暗中帮忙。”

    “……”希洛沉默了会儿,摇头:“那件事情就不必追究了,事情已经过去,现在追究这种事情没有意义。你去打听一下。看看光明神殿和他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必要的时候……可以动用一些埋得很深的棋子。”

    古乐神色一肃,郑重的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出去了。

    希洛坐在那儿,手指轻轻的在椅子的扶手上敲了敲。

    “蓝海大师的故居……这个达令陈什么时候和已故的蓝海大师扯上关系了。还有院子里地下埋的那坛子酒……身为大师的弟子,这事情我都不知道,他却是如何知道那里有一坛酒的?奇怪了……大师故去的时候,这个家伙还没有来帝都呢。”

    ……

    叽叽喳喳的鸟儿鸣叫的声音,将蓝蓝从睡梦之中吵醒了。

    她翻了个身体,就感觉到全身那无处不在的酸痛如潮水般袭来。

    明明是一觉醒来。却反而感觉到那疲倦的滋味是那么的清晰!

    蓝蓝知道,这是自己的身体过于疲惫和虚弱的表现。

    过去的这大半年时间,从海上到陆地,自己几乎一路过来就没有一天安稳的日子,每天都如同挣扎在生死线之上!

    无论是精神。体力,健康,都已经严重透支!透支得狠了!

    这种透支,绝不是只这么睡了一夜就可以弥补回来的。

    蓝蓝勉强坐了起来,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听着外面传来的那叽叽喳喳的鸟叫的声音,一时间,有些恍惚出神了。

    鼻子里可以嗅到,空气之中充满了那种新鲜的青草的味道,这是生机勃勃的味道。

    还有那混杂的淡淡的花香气味。

    耳朵里听到的,是那鸟儿的鸣叫,歌唱……

    这是一个树屋——准确的说,是一个树洞。

    蓝蓝对这种树洞并不陌生,她在冰封森林苦修的时候,就曾经进入过精灵族的部落,住过这种树洞。

    这树洞很小,洞口是垂下的绿色藤条,仿佛形成了一道简单的帘子。

    蓝蓝坐在那儿,恍惚了好久,才终于从仿佛有些迟钝的脑子里,找出了一丝不妥。

    她终于明白自己心中的那一丝不对劲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了。

    这……鸟叫声?

    自从来到了这片遗弃大陆之后,这一路上都是死地!

    这里没有任何的野兽或者生物,没有鸟兽,甚至没有蛇虫!

    只有那些凶残的,危险的各种怪物!

    鸟叫?

    这声音自己已经快一年都没有听到过了吧!

    她站了起来,身形有些迟缓,走到了树洞口,挑开了帘子往外看去。

    太阳已经升起了。

    透过那茂盛的树冠,阳光稀稀疏疏的洒落下来。

    眼前尽是一片青翠,生机勃勃。

    树洞之外是一条粗壮的树干,上面满是绿色的枝叶——这里距离地面足足有七八米高,站在树洞口,往下看去……

    茂密的森林之中,清晨的阳光下,那些精灵族们已经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有金发秀美的年轻女精灵,正在一株株植物旁采集清晨的露珠,她们手里拿着罐子瓶子,身法轻盈的在一株株植物旁来回跳跃,身形如同舞蹈一般。

    有身材修长彪悍的精灵武士。背着长弓,出没在森林远处周围,似乎正在进行训练。

    耳畔之中,仿佛还能听见精灵族特有的那种古老的号角的声音。

    蓝蓝忽然心中有些茫然起来……

    仿佛一个人,刚刚从生死线上挣扎着出来了。一下看见这么一片祥和宁静的地方……心中那巨大的落差感,让蓝蓝感觉到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你起来了?”

    寒夜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蓝蓝豁然回头,就看见寒夜那窈窕的身姿,轻盈的站在距离自己不愿的一条树干之上,她的脸上依然蒙着面纱,背着长弓。只是手里却提着一只水壶。从她眼睛的弧线看来,她应该正在微笑。

    “我……这是在……”蓝蓝蠕动了一下嘴唇,轻轻问道。

    “在我的部落。”

    寒夜走近了蓝蓝身边,缓缓道:“我们抵达部落边缘的时候,你就立刻晕了过去。我知道你最近一直都在硬撑,已经几乎耗尽了你所有的精力。你的身体很虚弱。如果不尽快的休养好的话,你会大病一场。”

    蓝蓝忽略了寒夜后面的话,她只是痴痴的看着树下的精灵部落:“你的……部落?”

    “是的。”寒夜的声音很温暖:“你不用再担心那些危险,那些死亡的威胁,也不用再担心你同伴的性命了……现在,在这里,我可以向你保证。这里是安全的——这是整个遗弃大陆上最安全的地方,也是这一片大陆上唯一的一片森林!这里有精灵族的魔法之光芒笼罩着,那些可怕的怪物,侵袭不了这里的。”

    蓝蓝的眼神恢复了焦距,她看着寒夜:“我的……同伴呢?”

    “他们都还在休息。”寒夜微微一笑:“你们都太累了,我们抵达的时候,你们所有的人,都先后晕了过去。你是所有人之中最早醒来的。你的同伴们都在其他地方休息,我保证他们都已经得到了最好的照顾。”

    “……谢谢你。”蓝蓝的面上流露出了一丝悲伤:“我们……还剩多少人?”

    寒夜沉默了一会儿,她低声道:“连你在内。一共……四个。很抱歉,原来你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是六个,但是有两个人,昏迷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部落的长老看过了,告诉我说,这是他们已经油尽灯枯了,耗尽了所有的精力和生命力,透支得太厉害,在道路上还能靠着一口气挣扎支撑,一到了安全的地方,这口气松了,却反而就……”

    蓝蓝愣了一下,她低声道:“哦……又……死了两个人么。”

    她的脸上不喜不悲,然后看了一眼寒夜:“我睡了多久?”

    “六天。”寒夜苦笑:“我从来没见过比你们睡得时间更长的人。”

    “六天?”蓝蓝皱眉:“我睡了……这么久么。”

    “是的。”寒夜将手里的水壶递给了蓝蓝:“我一直都在照顾你,你昏睡的时候,我会每天给你喂一些水喝,还有一些花蜜。对了,你应该做了很多噩梦吧,因为你睡梦之中,表情似乎很痛苦,而且,你还说了很多梦话。”

    “梦话?”蓝蓝一呆:“我……说了什么?”

    “你喊了很多人的名字,你呼喊过你们队伍里牺牲的那位首领,我听见你在呼喊‘塔西佗大人’,我听见你哭的声音,我帮你擦去过泪痕。嗯……你还呼喊过你的老师,还有……”

    说到这里,寒夜的眼神有些古怪:“你喊得最多的一个名字是……”

    蓝蓝身子一抖:“我……喊的最多的?是不是……弥赛亚?”

    “不是。”寒夜笑道:“是一个叫‘达令陈’的家伙。在梦里,你一直在喊他的名字,对他说对不起,说你自己错了。”

    寒夜眯着眼睛看着蓝蓝:“这个‘达令陈’,是你心爱的男人么?他是不是伤过你的心?”

    达令陈?对,对不起?

    蓝蓝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

    仿佛在瞬间,脑海之中,依稀还有许多残留的梦境的画面片段,飞快的闪过……一幅又一幅……

    梦中,自己的确仿佛是见到他了。

    仿佛回想自己了当初他对自己斥责的那些话!那些毫不掩饰的痛斥……

    当时自己还深深的不以为然过,总觉得自己是为了信仰在献身……

    可如今?

    似乎……又一次的,那个家伙说的话最终应验了。

    他是对的,而我……是错的啊。

    信仰?

    蓝蓝心中冷笑,当塔西佗死在自己眼前的那一瞬间,自己心中的信仰,就已经随之一起死亡了。

    眼神之中恢复了几分平静,蓝蓝抬起头来看着寒夜:“您猜错了,那个达令陈……他并没有伤过我的心,反倒是我,应该是伤了他的心才对。”

    `

    `

    【我有一部从来没有在网络上发表连载过的老书,已经全本,之前只出版过,但是没有在网站连载过。现在我拿出来当做福利送给大家了。

    我把这本老书,放在我的微-信上了,免费放松给大家看。一百多万字,全本,全部免费!!

    如果感兴趣的,就请加我的微~信吧!加我微-信就能看到!!

    加我**的方式:我的微~信号是:tw8182,或者直接搜索“跳舞”也可以,那个头像是胖熊猫的就是我啦~~】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