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八十七章 【神之国度?】(二合一)

第四百八十七章 【神之国度?】(二合一)

    (这章是二合一~字数是两章的量~)

    第四百八十七章【神之国度?】

    陈道临当然有足够的底气对教宗说这种话。

    如果说当初在帝都骗这老头子的时候,陈道临还有些心虚,纯粹是用一堆谎话来忽悠这个家伙的话——那么现在,陈道临则可以理直气壮的说这些话:

    是的,海外就是存在着那么一块土地!一块罗兰人从来不曾踏足的大陆!

    在小世界里和鲁高一起待了六年多时间,打了几百几千场架,当然也从鲁高的嘴巴里听到了许多许多有趣的事情。

    比如关于那些兽人异族的来历。

    如今在这个世界上,知道这些隐秘事情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而鲁高无疑是曾经完整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之一。

    听这个家伙说,他甚至和精灵族的神动过手——虽然输得很惨。

    按照鲁高的说法,在一百四十年前,罗兰大陆上还没有出现那些异族兽人矮人精灵。

    这些家伙是从“北边”来了。

    听那些异族自己说,它们穿过了一片最最严寒的冰原,才来到了罗兰大陆。而它们曾经生存在另外一片土地上……

    根据这个说法,陈道临心中立刻拼凑出了一个星球的地形来。

    如果这个空间的规则没有变化太多的话,如果脚下的这片土地也是一个星球的话,那么陈道临有九成九的把握,在海外绝对会有一片大陆的存在!

    那片大陆十有八九就是那些异族反攻罗兰大陆之前,它们的祖祖辈辈生存的那片土地。

    所以……就算是面对海因克斯发毒誓,陈道临都毫无心理压力——因为海外的确肯定存在这么一片大陆嘛。

    至于教会中的人。出海之后能不能找到,那就不是陈道临的问题了。

    当然了,就算那支远征的船队真的找到了那片大陆……也绝对不可能找到陈道临所说的他自己来自的“海外的国度”。除非那个大陆上还有一个穿越门的存在。

    按照陈道临的估算,这些教会的精英,就算运气逆天能找到新大陆。在那片新大陆最大的可能就是遇到一群异族。

    对于这一点,陈道临倒是很有把握的。

    既然如今盘踞在罗兰大陆北方的异族,都是一百多年前从那片大陆迁徙来的。那么按照任何生命种族迁徙的规律,一定会在原来的地方留下一些种子。

    在现实世界之中,无论是非洲动物大迁徙,亦或者是远古时代人类祖先智人的种族大迁徙。都不可能迁徙得干干净净,总会在原地留下一些来。

    就算是搬家,也都会落下一些东西的,何况是几百万的文明种族?

    陈道临肯定,在那片大陆上一定还会有异族残留的人口存在,这几乎是一定的。

    “我想教会之中派出那么多精锐。其中必定不乏智慧果敢和气运强大之人,虽然出海这种事情总是很危险的,但是想来若是女神保佑的话,一定能找到彼岸的。”

    陈道临随随便便的说了几句客气话。

    海因克斯盯着陈道临,沉默了会儿,他沉声道:“我把我的弟子,蓝蓝。也派去了。”

    陈道临这才霍然变色!!

    看着陈道临忽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的样子,海因克斯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你果然欺骗了我!”海因克斯的眼睛里跳动着愤怒的火花:“我知道整个光明神殿之中,你唯一会关心会在意的人,便是蓝蓝!你如此的反应,那么想来你早就知道,我派出的那些人,注定会一无所获!达令陈,你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

    “是不是像你这样的老头子,无论是做什么事说什么话,都有这种自以为是的习惯?”陈道临毫不客气的反驳:“我的反应只能说明我关心蓝蓝而已。教宗陛下。你听好了,我可以保证海外一定有一片很大的土地存在!这一点绝对毋庸置疑!但是要想找到那片土地,绝对是前途艰险,希望渺茫!如果不是难度这么大的话,你以为那片土地会在这几千几万年来都没有被人们发现么?

    我只是很奇怪。身为教宗陛下的您,居然赌性如此的大,我听说蓝蓝是你的弟子,也是你属意的圣女。圣女在教会之中是什么地位我很清楚,你把一个神圣骑士团的团长,加上一个圣女,全部都派出去了……若是这些人全部牺牲在大海之中,那么你教会必定是元气大伤!海因克斯陛下,到时候,若是出现了这样的局面,可别怨我。”陈道临的目光冰冷:“我只是给你指了一个方向而已。”

    海因克斯冷冷瞧着陈道临:“你在愤怒?你的愤怒,是因为我把蓝蓝派去了?”

    “那个女人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陈道临盯着海因克斯的眼睛,一字一字缓缓道:“她无论是死,还是活,都是你决定的。如果出海是一条死路,也是你亲手把她推上了那条路。而且,我并没有愤怒,我只是觉得,听到一个故人的很可能已经死掉的坏消息,有些心中难过而已。

    而且,就算她死在了海外……至少也有几百人为她陪葬。”

    “成为了圣阶,心肠就变得冷硬了么?”海因克斯轻轻叹了口气。

    “冷硬?不不不,在这件事情上,你没有资格指责我。”陈道临哈哈一笑:“让一个如花年华的女孩子,枯守神像一生,是你们光明神殿的教义!把几百名虔诚的教徒送上九死一生的道路,是你教宗陛下的决定。心肠冷硬?教宗陛下,你的心比我冷硬一万倍。”

    “我会再等一段时间,如果他们还没有回来的话……”海因克斯盯着陈道临,眼神里闪过一丝煞气。

    “你不用威胁我。”陈道临冷笑:“这种威胁你不觉得很可笑么?人已经送出去了,船已经在大海里了。这个时候你却来威胁我……他们能不能活下去。活着回来,不是现在的我可以决定的。活着回来,是他们运气好,全部死光了,是他们命歹。教宗。你现在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赌输了之后气急败坏的老头子。”

    海因克斯沉默了。

    他的确感觉到自己的心绪有些浮躁。

    准确的说,这种心绪的浮躁转变,并不是因为出海的远征船船队杳无消息。而是因为……面对着此刻的陈道临。

    当初面对这个家伙的时候,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魔法师,虽然号称有着女神选中的使者……但他终究只是一个小小的魔法师。

    而如今。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这个家伙已经是圣阶了。

    这种眼睁睁的看着主动权失去的感觉,才是让教宗变得浮躁的原因。

    “我一直都觉得你们光明深点的人很蠢。”陈道临将酒坛子放下,就放在了脚边。

    “蠢?”教宗倒是并没有生气——他一直都很清楚,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一向不太看得起光明神殿的人。

    “当然蠢。”陈道临摇头:“你们渐渐的没落,渐渐的输给皇室。其实就是自己的愚蠢造成的。

    宗教是什么,宗教是控制精神信仰的东西,可你们偏偏要利用宗教来掌控世俗的权力。你可知道,任何东西一旦变得世俗,就失去了神秘感,失去了崇拜感。

    你们看不懂大势!

    当郁金香家族威震天下,皇室大权在握。打压神权的时候,你们看不懂大势,一再抗衡……造成的结果就是,你们不但输了,失去了权势,更失去了太多人心。

    杜维干得最狠的一件事情,就是取消了光明神殿征收宗教税的权力。

    可笑你们教会中的人一直视为奇耻大辱,我听说一直到了这几年,都有很多教会的高层孜孜不倦的幻想着有朝一日要恢复宗教税。

    这简直就是自取灭亡!”

    “没有税收,教会的财力日益枯竭。没有财力,如何重振教会声威?”教宗皱眉,摇头道:“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是要花钱的。养神圣骑士团要花钱,买战马买武器要花钱。养活那么多神职人员也是要花钱的。”

    “所以就收税?”陈道临哈哈大笑:“收税这种事情,是个人就不喜欢。若是缴税给国家,那么大家无可奈何也就认了。可是宗教税?以神的名义收税,这种话,教宗陛下,你自己不觉得可笑么?

    你们是什么东西?能代表神么?

    神告诉你们收税要收多少了么?一年收一百个铜币,还是收五十个铜币?一个农夫耕了十亩地,要缴几成的收入给教会?

    这些事情都是女神托梦给你的?都是你祈祷的时候女神在你耳朵边上说的?

    狗屁!

    都是你们教会中的神棍们自己决定的!

    你们自己决定了,要别人掏钱来养活你们,然后就赋予‘以神的名义’——哈哈哈哈!这世界上的确愚蠢的人占绝大多数,但是至少是聪明人,都会对你们鄙夷到死。

    ‘税’是什么东西?

    税是一种强制性的征收财富行为!

    懂么?强制性的!

    一个人,不管他是不是教徒,不管他对神的信仰是深还是浅,你们都强制性的要求他拿钱给你们……这不可笑么?

    有的人深信不疑,信仰虔诚,一个月有一半时间都跑去教堂祈祷。这种人你对他征税,当然没问题。

    有的人对信仰可有可无,这种人你征他的税,他就对你恨意难当!

    海因克斯,你还不明白么?

    这世界上的人,没有义务无条件的养活你们这帮家伙!没有这个义务!

    而你们却偏偏要把这件事情强加给所有人来做……这就是教会不得人心的最大原因。”

    “可……宗教税早已经取消了。”海因克斯面色苍白。

    “所以我才说你们蠢,你们活该!”陈道临冷笑:“取消宗教税,是谁干的?是杜维!!!你们一再抵抗,最后抵抗不了,才骂骂咧咧的不得不从了。

    这能一样么?

    明白么?这是大势所趋!

    可你们看不清。一味的抗争到最后一刻才愤怒的放手。

    结果呢?

    结果是全天下的人都承了杜维的恩情!宗教税取消了,大家都感激杜维!感激郁金香家族!却依然还是记恨你们光明神殿!

    你说你们蠢不蠢?不但没了钱,也没了人心!

    若是一百多年前,我来当神殿教宗的话,我会直接注定下令。让教会主动自己取消宗教税!

    好歹还能收买一下人心!

    结果呢?大家当然讨厌你们!

    民众是什么?

    我告诉你,天底下的民众是一群最最简单的人。

    一个人,他原本每年要交五十个铜板给教会作为宗教税……

    五十个铜板,他做什么不行?买糖给自己的孩子吃!买漂亮的衣服给自己的妻子穿!买肉回去煮了吃!!

    可你们却让他白白的把这些钱交给你们,如果不给,就是违法……你们不是皇帝!

    收税这种事情。要等得了天下之后才能做。你们还没得天下,就开始把自己当皇帝了,你觉得这不可笑么?

    杜维上台之后,短短十几年就把光明神殿打得落花流水,你们甚至连内战都没本事打……因为没有人支持你们了!海因克斯陛下!”

    “可,可是……可是侍奉女神。难道不是每个人类都应该做的么?”

    “应该?为什么应该?”

    陈道临哈哈大笑:“女神?你见过女神么?不,你没见过!你的前任教宗,前前任教宗,往前数十代,都没见过女神!

    不!甚至可以说,从罗兰帝国开国的时候,光明神殿成为帝国的国教。一直到今天,一千年了!

    谁见过女神?

    笑话!

    她长得什么样子?美还是丑?头发长还是短?身材高还是矮?胸大还是屁股大?

    谁都没见过!

    她为罗兰人做过什么事情?

    干旱的时候,女神会给农夫降雨么?

    生命的时候,女神会给病人治疗么?

    帝国内乱的时候,女神会显灵弥除战争么?

    异族入侵的时候,女神会在战场上保佑帝国的战士么?

    没有!没有!没有!

    统统都没有!!

    既然这个女神从来都不曾真正出现过,从来都不曾为罗兰人做过一丝一毫的贡献,那么,凭什么要让大家拿出自己辛辛苦苦的血汗钱来贡献给她?

    哦不,不是贡献给她。而是贡献给你们!

    一群自己都没见过神长什么模样的家伙,却要求全世界的人都拿出钱来交给自己,还说这是为了侍奉神灵……教宗陛下,天底下还有比这更荒唐可笑的事情么?”

    教宗脸色变了:“达令陈!那么……你说的女神选中了你作为使者……到底是让你改变些什么?”

    “改变?”陈道临哈哈大笑:“当然要改变!教宗陛下,我可以告诉你。在现在的罗兰帝国,已经没有光明神殿生存的土壤了——如果你们还抱着老一套继续玩的话,迟早会把最后的这么一点家当全部败光。”

    说到这里,陈道临看着海因克斯的眼睛:“教会里蠢货如云……不过在这么多蠢货之中,您算是比较聪明的一个人。你想振兴教会,可以!但是你想法有问题,你不能指望罗兰帝国的民众一夜之间,忽然就变成了狂热的信徒,哭着喊着把自己的所有财富,身家性命全部送给教会。

    你当然也不可能让所有的人忽然就对女神崇拜无比。

    振兴?就看你怎么做了。

    你是想振兴罗兰人对女神的信仰?

    还是……只是想振兴教会的势力?”

    这话说的就过于诛心了!

    海因克斯满头大汗,他面色忽青忽白,犹豫了片刻:“振兴信仰怎么说?振兴教会势力又怎么说?”

    “如果你想振兴罗兰人对女神的信仰……那么我觉得我们可以结束这场谈话了。今后你走你的,我玩我的。女神?谁都没见过,叫人怎么去信她?

    不过么,如果只是想振兴教会的势力,还是有很多办法可以想的。”

    “达令陈!你这是让我。堂堂的光明神殿教宗,放弃信仰吗!!”海因克斯忽然大怒,咆哮着走上一步。

    陈道临一点都不紧张,冷冷看着他:“别演戏了!教宗陛下!我很早就知道一个道理,对宗教教义理解越深的人。往往都是不信神的。

    神?这种借口,偏偏无知的民众还可以。

    你是聪明人,我就不信你心中就真的那么崇拜那个所谓的女神!”

    海因克斯连连后退几步!

    他的呼吸忽然变得粗中无比,面色赤红,瞪大眼睛看着陈道临,仿佛随时都要扑上来和他拼命。

    过了好久……

    “告诉我……怎么做!”海因克斯盯着陈道临:“告诉我!!”

    “我会做给你看。”陈道临摇头:“我的无双武圣教。会做给你看,告诉你宗教这种东西应该怎么玩……不,准确的说,应该怎么骗!”

    “骗?”

    “本来就是骗。”陈道临不屑:“任何的宗教,开始的时候都是骗人的。自己弄出一套似是而非的主张,然后骗别人来相信。骗别人加入自己……原本就是骗,一切都是骗。

    宗教是什么?就是拿一套主张来骗别人相信……而要养活你们这些宗教神职人员,就要让那些被你们骗的人,心甘情愿的拿出自己的财富来给你们。

    怎么骗?

    很简单,你得给人好处!

    没好处的事情,傻瓜才会做……虽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傻瓜。

    女神当然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如果女神出现的话,那么你们现在也不会混得这么惨了。

    可女神不会出现。你们难道就不会‘让’她出现?

    弄一个神迹出来很难么?

    六月飞雪,冬季开花……这种事情,一个魔法师就能做到。

    偏偏那些无知的民众,足够了。

    再往上一层,你们要搞定大多数人。

    怎么搞定?

    我刚才告诉你了,好处!你们得给人好处!

    不管是实实在在的好处,还是虚幻缥缈的好处——你们必须让相信你们的人觉得,信封你们的宗教,能给大家带来一些东西。

    一个人生病了,你们治不好他。当然也不可能让女神降临人间来治好他。但是你们可以拉着他的手,给他一些关怀,给他一些安慰……这些就是虚幻缥缈的好处,一些精神心灵的安慰。

    什么时候你们能做到让大家觉得信奉光明神殿的教义,把你们那套光明神殿的教义。弄成普世的道德标准,而不是让大家傻乎乎的‘信奉女神’。那么你们就算成功了。”

    看着海因克斯若有所思的样子,陈道临微微一笑:“我再给你们指点一条路子吧。”

    海因克斯的态度似乎变得客气了一些:“请说!”

    “海外!”

    陈道临手指向遥远的东方:“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没有骗你!在那片大海的深处,或许很遥远的地方,一定有一片大陆存在!那是一片很大很大的土地!海因克斯陛下,我告诉过你了,如今在罗兰帝国已经没有光明神殿生存的土壤了。你们若是在这里做不成,不如……另寻出路!”

    “这个出路,难道在海外?在你说的那片土地?”

    “我知道,你们一直心中的终极念想,就是要把罗兰帝国变成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没有皇帝,只有教皇,以宗教的那一套来统治一个国家,国家之中人人都是教徒……这一套在如今的罗兰帝国根本没可能实现的。

    但是……与其想着把罗兰帝国变成一个神国。

    不如……自己去一个空白的地方,白手起家,建造一个神国!

    我觉得这至少比在罗兰帝国里闹政变,试图以宗教替代国家要容易得多——至少你们已经干了一千多年,都没干成,而且越干越失败,都快活不下去。

    也许白手起家,会更容易一些。”

    “去……海外……大陆……建国?一个真正的政教合一的……神国?!”

    海因克斯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

    “你们在罗兰帝国毕竟待了一千多年了。虽然现在越混越惨,但是总有一些傻瓜……嗯,我是说虔诚的信徒。

    总会有些没脑子的人,或者说是被你们骗得真信了你们那一套的教众吧?

    搜罗全国下来,你们的几个教区都找找,我想,那些肯彻底的信奉你们那一套的人,凑个十几万人总能凑出来吧?

    你们既然能弄出一个船队来,弄几百人出海……能做一次,难道就不能做第二次了?不能做第三次,第十次,第一百次了?

    出海这种事情,第一次是最危险的,只要第一次把路走通了,把航线弄清楚了,后面再次航行就容易得多了。

    那片土地很大,很广阔。

    而且,我想也没有什么人会愿意和你们去抢去争。

    我想,就算是皇帝也不会阻止你们出海的……他估计巴不得你们这些神棍早早离开罗兰帝国,这样他就彻底不用烦恼了。

    蚂蚁搬家吧,一点一点的搬,今年搬一点,明年搬一点!

    去那个新的大陆,先弄一个聚居点,移民上一点人过去,都挑选那些对你们深信不疑的教徒。

    慢慢的,在那里建造第一个村庄,第一个城镇……

    十几万人,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慢慢的移民过去。

    到那个时候,那片大陆全部都是你们!那些生活的人,全部都是对你们深信不疑的教徒!

    然后……自然而然的,就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了!

    开始的时候人口少一些,不过不要紧。

    你们在罗兰大陆浪费了一千年时间没干成的事情,在那里无非也就是多花些时间。

    人口会慢慢增长的。

    也许一百年之后,你们就会有上百万的人口,甚至更多……

    海因克斯陛下,想想吧,没有人和你们争夺,那是一片可以让你们任意挥洒的土地!

    一个属于你们,而且只属于你们的……神之国度!”

    海因克斯的目光之中,已经有火焰在燃烧了!

    `

    `

    【求月票啦!!这个月过了一大半啦~大家摸摸兜里,还有月票没啊?

    有的话,投过来吧~!

    多谢多谢~】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