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我不敢说】

第四百八十一章 【我不敢说】

    第四百八十一章【我不敢说】

    帕宁离开了楼兰城,走得飞快!

    他可以看出杜微微说的“你若是再来的话我会杀了你”绝不是说说玩而已的。

    至于那句“不管你是不是圣阶,我都有一百种法子把你弄死在楼兰城”这种话——帕宁思索了很久,还是决定相信杜微微的好。

    一个可以屹立在帝国一百四十多年没有人敢冒犯的家族,一个曾经家臣之中圣阶多如狗的家族……还是不要挑战他们的底蕴才是聪明的做法。

    所以帕宁离开了,走得飞快!走得丝毫不拖泥带水。

    就如同他来的时候一样,骑了几天几夜的马——他当然可以抛弃马队自己一个人先跑回努林行省,但是帕宁依然还想看看,看看郁金香家的焦土策略的实施起来的实际情况。

    郁金香家的一队亲卫骑兵是一路护送着帕宁等人离开的,说是护送,当然也是监视的意思。

    不过这些郁金香家的骑兵,似乎并不在乎帕宁边走边看,甚至对于帕宁勘察地形的举动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帕宁有些奇怪,忍不住问了那个护卫骑兵的头子:“你们不怕我勘察地形?”

    “怕什么?”郁金香家的那个护卫骑兵头子瞪着眼睛看着这位莱茵公爵大人:“土地是我们的,你再怎么看,它还是我们的。如果有人来抢,直接砍了就是。至于看么……随便看!”

    郁金香家的人,就是有这种底气!

    帕宁看了一眼这个脸上还长着青春痘的骑兵队长——这家伙明显入伍的时间不超过三年,但是看骑马的姿势则是老骑手了,两条腿有些罗圈。

    帕宁注意到,这一队骑兵都是如此,年轻,彪悍,脸上几乎就写着“新兵”的符号。但是骑马的姿势都非常娴熟。而且……这些人皮肤都很黑,显然是常年在太阳底下暴晒的结果。

    帕宁记得,似乎草原上的那些牧民都是这种肤色,只有在草原那种一望无际的地形上,没有任何遮盖,才会常年饱受阳光的滋润。

    帕宁看了一眼这个骑兵队长的马鞍,挂钩上有一个皮囊。是水袋。

    骑兵带着水袋并不奇怪。

    但是罗兰帝国的骑兵,用的水袋的塞子都是软木。而这些郁金香家骑兵的水袋,塞子用的是……

    磨圆了的羊骨头。

    帕宁没再说什么了。

    当终于抵达了努林行省边境的时候,帕宁看都没看身后那些留在边界另外一边,冷冷盯着自己离开的郁金香骑兵。

    他回到了木兰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斯潘找来。

    在自己的房间里。帕宁挥手让身边的亲随都退了出去。

    他用严肃的目光盯着斯潘:“你信任我吗?”

    斯潘愣了一下:“这个问题应该我问您才对吧。您是我的上司,我才是那个希望得到您信任的人。”

    帕宁的眼神有些烦躁——不知道为什么,从楼兰城回来的这一路上,不,准确的说,是从那座郁金香城堡里离开的那一瞬间开始,帕宁的心中就一直在烦躁。仿佛有一团火在烧,越烧越猛烈!

    “你就直接回答我!你信任我吗!”帕宁盯着斯潘,目光像刀锋!

    斯潘犹豫了一下,他看出了帕宁眼神里的认真。这位宰相之子,认真的思索一下,缓缓道:“我出来的时候,父亲告诉我,既然来到西北。就不要有其他的心思,一心一意的跟着你干事情。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你说的‘信任’,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做到了一心一意。”

    帕宁点点头,对这个答案表示满意。

    他忽然走到了墙角,抓起墙上挂的一个酒袋,拿起来。用力拧开塞子,猛的灌了几口酒。

    烧酒灌入喉咙里,仿佛一条火线一般滑进胸中。

    帕宁胸中的火在燃烧!

    他狠狠的擦了一下嘴角,扭过头来——这一刻。他的眼神就像是一头饿极了的狼!

    斯潘从来没见帕宁的眼神这么凶狠过。

    “我现在有一件事情要让你做。这件事情,你一定要答应我,而且一定要办成——而且还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帕宁的语气就仿佛是钢刀一样坚硬冰冷!

    斯潘没立刻回答,他只是审视着帕宁,过了好久,才缓缓道:“我不能答应你……你先说是什么事情,做不到的事情,我无法承诺。”

    “你能做到,而且在我身边的人,只有你能做到!”帕宁凶狠的看着斯潘——仿佛只要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答应自己,他就会像一头猛兽一样扑过去撕碎他!

    “见不得人的事?”斯潘眯着眼睛。

    “见不得!”帕宁冷冷道:“若是流传出去我让你做这件事情,会出大事情!会有很多人死,会出大乱子!”

    “……你说吧。”斯潘苦笑道:“我如果不答应你的话,我担心你现在会杀了我。”

    “……”帕宁复杂的看了斯潘一眼:“我不会杀你。但我会立刻把你革职,然后当众打你一顿棍子,再找个借口,把你赶回帝都去。”

    斯潘的脸色变了!

    他深深吸了口气:“西北……要出大乱子了?”

    “废话,那是几十万骑兵,不是几十万头牛羊。”帕宁冷冷道。

    “不,我的直觉告诉我,你说的不是这件事情。”斯潘认真的看着帕宁,忽然道:“我答应你了!”

    “哦?”帕宁倒有些意外:“你方才不肯轻易答应,现在却肯了?”

    “至少……你不想打内战。”斯潘淡淡道:“你不想太多人死……一个想方设法阻止内战爆发的人,我觉得我可以帮他一下。”

    “我记住你这句话了。”帕宁的眼神很古怪:“若是将来我们成为敌人,我可以饶你性命一次。”

    斯潘哭笑不得:“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你回一趟帝都,悄悄的去,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而且要快!最快的速度去,最快的速度回来!帮我去问一件事情……”

    “写封信不信么?”

    “不行!”帕宁咬牙:“这件事情,绝不能落在纸上!我只要一个答案!你去问了,记在脑子里。然后带回来,用嘴巴告诉我——就这么简单!”

    “好!”斯潘神色也是凛然:“你说吧,要我去打听什么事情。”

    “你老子是宰相,从先是财政大臣,虽然军部被罗林家的人把持了,但是财政大臣统管帝国所有财政支出,所以这件事情。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你父亲那里,一定能找到蛛丝马迹。”

    帕宁说道这里,他的眼睛里的目光居然有些忧虑!

    “第一,我要你帮我查一查,去年和今年。这两年来,帝国通过郁金香家采买的战马数量!

    第二,我要你帮我查一下,去年和今年,郁金香家上缴的税收账目——我不需要具体的细账,太多的数字我担心你记不住,所以我只需要每个季度大体的数据就好。

    第三……几个月前。有一个人去过帝都,这个人见过希洛陛下。这件事应该是秘密,但是……我相信你父亲这样的帝国重臣,哪怕是再忠诚的臣子,总有一些在宫廷之中的耳目……你别急着和我翻脸!我现在没心思追究这些世家之中的手段,我只要让你回去,当着你父亲的面,亲口问他……这件事情他知道多少!知道多少。就全部问出来,然后回来告诉我!如果你父亲拒绝回答,你就告诉他,是我问他的!再告诉他,如果他不肯说的话,那么当帝都血流成河,异族的腥膻之气玷污白塔的时候。他千万不要后悔!”

    斯潘汗流浃背!

    虽然这么冷的天,他已经穿了棉袍,但是冷汗却依然涔涔不断!

    “帕宁……到底出了什么大事,你说得如此严重?你这次秘密去见郁金香公爵。难道出了什么岔子不成?”

    “岔子?”

    帕宁忽然哈哈狂笑起来!

    他的笑声愤怒而且尖锐!

    “天大的岔子!!有个女人彻底疯了!她以为自己是她的那个祖宗!可惜她不明白!有些游戏,同样是郁金香公爵,第一代的玩得起,她就玩不转!她更不明白,当她以为自己是聪明人别人都是白痴的时候,她就离死不远了!”

    说到这里,帕宁忽然退后两步,认认真真的对着斯潘行了一个大礼。

    斯潘一呆,还没来得急扶起帕宁,帕宁已经自己站了起来。

    他看着斯潘:“我知道你其实讨厌我……你们都讨厌你,包括你父亲。你们认为我是篡位者的帮凶。你父亲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忠诚于希洛,他只是忠诚于这个国家。

    有很多事情,我没法对你解释,也没法为自己洗白。

    我只想告诉你,斯潘,帮我!帮我这一次!信我这一次!!

    我只是不想让这个帝国血流成河!我想阻止一场大灾难的发生!

    斯潘!帮我!”

    ……

    斯潘的面色忽红忽白。

    他忽然拔出了自己的刀子来,用力插在了桌面上,盯着帕宁:“我信你这一次!若是你欺骗我的话……帕宁,我们不死不休!”

    说着,他看着帕宁:“现在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事情这么疯狂!”

    “我……我现在还不敢说!”帕宁咬着牙!

    他的嘴角,甚至流出了一丝鲜血!

    `

    `

    【今天就这一更啦!

    休息了一天,感觉状态恢复了不少~

    这一段的戏份很重要,也非常难写,所以最近这段戏,我没法爆发了。大家容我慢慢把这段戏写好,可以么?

    谢谢你们的理解!

    PS:还没加我微~信的朋友注意了,福利你们不想要了嘛?想要的话,就加我微~信吧,用微~信的“添加新朋友”里,直接搜索“跳舞”就能找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