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地方贵族的责任】(二合一)

第四百七十九章 【地方贵族的责任】(二合一)

    (转镜头……别骂我无耻啊……)

    第四百七十九章【地方贵族的责任】

    帕宁一直是个做事很干脆的人。

    接手西北军务,刚上任的总督对自己阳奉阴违?直接抓起来扔回帝都去!

    雷神之鞭中的军官暗流涌动?抓出来当众打断了腿扔回帝都去!

    帕宁很清楚自己的依仗到底是什么。他的依仗不是什么努力行省的民心,他也不在乎这里的官员团体是否欢迎自己,他更不在乎雷神之鞭中那些罗林家族系的将领们暗中对自己咬牙切齿。

    他只知道,自己最大的依仗,可以在西北努力行省手握军政大权,说一不二的唯一本钱就是:皇帝挺自己!

    只要皇帝挺自己,那么这些所有的狗屁倒灶的声音都可以完全忽略,用最干脆最直接的办法铲平这些反对!

    帕宁没时间也没有那个兴趣慢慢的玩收服人心的把戏——出身世家的帕宁并不是不会玩这一套,而是他根本懒得玩。

    可既然自己手里有攻城锤,何必再浪费时间玩那种一点一滴渗透人心的水磨功夫?直接打锤抡过去,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就好了!

    他不怕努力行省的地方官员不配合!

    希洛最终决定派自己来西北,其中还有一层潜在的含义,就是要自己收服努力行省这么一块对于帝国中央而言的“飞地”。如果这些地方的官员,真的胆敢挑战自己的权威——挑战一个皇帝亲自选中跑来收服地方的大员。

    那么以希洛的性子。绝对不介意在努力行省来一场大清洗!

    至于雷神之鞭……他们最好乖乖听话!

    否则的话,若是军中那些罗林家族系的军官将领们敢乱来……那么绝对是在挑战希洛心中最敏感的神经!

    西北已经有一个郁金香家族了!若是两个师团的雷神之鞭。连皇帝亲封的特派专员都调遣不动,而是只对着那位身为军务大臣的阿克尔马首是瞻的话。

    帕宁敢打赌,如果出现这种局面的话,那么希洛绝对会第一时间立刻派人和郁金香价讲和,然后就是以雷霆手段对付阿克尔!

    他费尽了心思,篡位夺权,终于成为帝国至尊,绝不是为了变成谁的傀儡!

    有了这层的明悟。所以帕宁在西北的动作可谓是大开大磕,雷厉风行!甚至帕宁心中很清楚,他在西北得罪人越多,希洛反而会对自己越放心!

    假如自己和风细雨的慢慢收拢军心民心的话,那么希洛才会对自己生出忌惮来。

    反正自己的家族根基是在王城近卫军,帕宁根本就没打算一辈子待在西北当军阀,也根本没打算在雷神之鞭之中发展自己的势力。更没打算把这两个帝国精锐的师团变成自己的嫡系部队。

    身在帝都的阿克尔也很聪明……他也绝不希望给希洛皇帝造成一个“雷神之鞭是阿克尔的嫡系部队”这样的印象。

    所以,帕宁对雷神之鞭的清洗,一系列的动作,在帝都的阿克尔都捏着鼻子认了。

    凡是被帕宁申请要求调离雷神之鞭的那些军官,军部都是在第一时间痛快的下达了同意调动的命令。

    可以说,帕宁对全盘是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规划思路的。

    他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西北要塞!

    他没想到郁金香家的那个女人敢玩得这么疯狂,敢把偌大一个帝国的边境门户,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扔出来!

    在帕宁看来,这简直就是一种小孩子赌气的做法,郁金香家仿佛是在告诉世人。尤其是告诉帝都的那位皇帝:这一百四十年来,帝国西北的边境是我们在帮你守护!现在你敢对付我们。那么我们就撂挑子不干了!

    骨子里来说,帕宁其实还保留了相当成分的军人色彩,对他来说,为国家戍边,保家卫国这种事情,是不应该拿来讨价还价,更不应该拿来当做政治筹码的。

    所以帕宁很头疼!

    在得知了郁金香家的军队撤出了西北要塞的消息,帕宁第一时间就想挥师北上,将这座帝国的西北防线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公正的说,帕宁的这个想法其实并没有掺杂任何私心,他真的只是出于一个帝国军人的考虑,想保证帝国边境的安全。

    但是郁金香家的那个女人,一封信把帕宁逼到了墙角!

    你敢往北,我就往东!

    这样的措辞,让帕宁气的将书房砸得稀烂!

    自从来到西北之后,他还从来没有这么暴怒过!

    可暴怒之后,帕宁毕竟还是不敢随便调动军队——郁金香家那个女人已经用实际行动向所有人证明了一件事情:她可以把事情玩得很疯狂!

    如果自己调兵北上接管边境的话,说不定这么女人就真的敢挥师东进越境!

    那样的话,内战的爆发就再无法避免!

    帕宁思前想后了许久,做出了一个让自己都很无奈的决定。

    他写了一封信,然后派了一个家族之中跟随自己来到西北的得力的部下,把这封信送去了北边的罗瓦城。

    这封信时送给陈道临的。

    说起帕宁和陈道临的关系,自然是很复杂的。两人的关系似敌似友,之前的敌对,到在帝都的时候,因为共同的朋友罗斯的出现,而仿佛有所缓和。而在帝都的政变当夜,似乎两人又再次站到了对立面上去。

    这一次来到西北,帕宁当然知道达令陈这个家伙也在这里——他在罗瓦城弄出的那个可笑的宗教团体,在帕宁来看就是一个笑话。

    区区万把人,能折腾出什么动静来?

    然而偏偏郁金香家的那个女人。却把西北要塞这么一个重要的地方,丢给了达令陈。

    帕宁不得不做出了决定。低下了高傲的头颅,试图和这个自己的“老朋友”寻求沟通甚至是合作的可能性。

    如果可以的话,帕宁甚至愿意借调一点军队去给陈道临用——他只希望能保证西北要塞的安全。

    无论如何,绝不能让兽人踏足帝国的领土半步——这是帕宁心中的底线。

    他甚至做好了向陈道临提供军事援助的准备,无论是武器,装备,甚至是粮食,他都做好了出血的打算。

    然而。派去罗瓦城送信的人回来之后,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他连那位达令陈魔法师的面都没见到。

    接待他的是那个叫做皮埃尔的老头子。

    帕宁已经仔细的调查过陈道临的班底,他知道那个叫皮埃尔的老头子是一个帝国的乡下贵族,因为犯了罪,牵扯进了一支地方守备军被袭击的案件之中,抛弃了家园和爵位,追随了那个家伙。

    这个老头子曾经是一个男爵。而且能力也很是不俗。

    手下人带回的是这个皮埃尔男爵的回信,回信的措辞非常的客气和谦卑,皮埃尔在心中表示,对于帕宁将军的好意,他个人表示非常的受宠若惊,相信整个团体的人都会对帕宁将军的高义而感动——但是他没有权力决定是否接受帕宁将军的好意。因为他无权做主。

    “都是废话。”帕宁面色阴沉,他将手里的那封信窝成一团直接扔到了墙角:“达令陈为什么没见你?”

    “听说,那位魔法师好像已经很多天露过面了。我的人在那儿转悠了很多天,打听到了许多消息,但大多数都是没有价值的情报。我猜测。那位魔法师可能根本就不在家,可能是外出了。”

    看着这位忠诚的家族心腹。帕宁思索了片刻——他很信任这个部下,能被他挑选带来西北的,都是心思缜密,做事稳妥的人。帕宁并不需要那些敢打敢杀能拼命的猛将——他自己就是!

    “西北要塞的情况怎么样?”

    帕宁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部下的回答,让帕宁提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

    “那些人组建了一支骑兵队伍,然后每天都在境外巡视戒备。他们的兵力不足以守护所有的要塞群,所以似乎干脆放弃了外围,而是以巡逻的手段进行警备。不过,我听说他们已经在扩建军队了,有一支军队一直在军营之中训练。至于边境以北……暂时,我没有收到兽人那边有什么异常的消息。”

    帕宁出了口气,但是神色依然不太好看:“现在没有异常,不代表以后没有异常。那些兽人迟早会动的——一旦它们动起来,动静就绝不会小!西北要塞压制了它们一百多年,那么多兽人曾经把脑浆子都磕破了,都没打开这座要塞,如今它却变得完全不设防摆在它们的面前,这就是一块肥肉,我不相信那些兽人一旦得到消息之后,还会无动于衷——我若是兽人的王,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无论如何,这么一座可怕的要塞群,有机会的话,先拿下再说!要不要全面开战是一回事,但先拿下要塞,掌握在自己手里,总是占便宜的好事。到时候进可攻退可守——这种便宜谁会白白放过!”

    帕宁恼火的说着——这些话与其说是讲给部下听,倒不如说是讲给自己听的。

    帕宁的诉说依然被打断了!

    大厅之外,一身武官装束的斯潘飞快的狂奔而来!

    斯潘一直被帕宁委任为行政长官,其实就等于是临时总督的身份。

    可斯潘自己却一直不喜欢把自己当做文官,而总喜欢穿着一身武将的打扮。帕宁的统帅府里,护卫都知道这位斯潘先生的来头很大,而且也是帕宁的信任的人,所以他一路冲进来,也没有人阻拦——这也是帕宁自己的吩咐:斯潘来找我,任何时候,让他直接进来!

    看着这位宰相之子满头大汗的冲进来,神色焦急,仿佛一只被踩的尾巴的猫的样子,帕宁就忍不住揉了揉额头。

    “你带来了什么坏消息?”帕宁苦笑:“说吧!局势已经很坏了。我想不会还有什么更倒霉的事情发生吧。”

    斯潘走到了帕宁的面前,他手里紧紧捏着一张纸。然后缓缓放在了帕宁的面前。

    “你猜错了,帕宁。更坏的事情发生了……比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更糟糕!”

    “哦?”

    帕宁忽然心烦意乱,他懒得看面前那张纸了,皱眉道:“说给我听!”

    斯潘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今天,总督府接到了一份来自于郁金香家族送来的警讯,是以正式的政务文件通报的程序送过来的。”

    “政务通报?”帕宁一愣。

    斯潘苦笑道:“努力行省其实一直都是看郁金香家脸色生存的。按照惯例,郁金香家一直和努力行省的行政系统有政务公文通报的传统。这一点,帝都方面一直都是默认的。我只是奇怪,这种事情,他们居然不直接传递消息给你,而是用政务通报的程序送了这么一份文件过来。”

    “说吧,郁金香家送来什么消息?”

    斯潘神色阴沉,一字一字道:“草原人。反了!”

    腾!

    帕宁豁然站了起来,动作太大,面前的桌子也被他一下带倒!

    ……

    草原人的确反了!

    郁金香家的公文说的非常清楚。

    大约在半个月之前,郁金香家在草原上的密探用僚鹰传递来了消息。

    草原王的金帐王庭,已经聚集了大大小小十多个部落的人马,控弦二十万!

    可以说。这是一百四十年以来,草原上第一次出现这么大规模的军队集结。

    如果不是那位草原王忽然闲极无聊要玩武装游行游戏的话——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那位草原王要发动战争了。

    至于发动战争的对象……他们总不会骑着马越过乞力马罗山脉去打矮人族或者是兽人王国。

    唯一的敌人,就是从西北走廊往东……罗兰帝国。

    草原王已经发布了一份战争檄文。

    那篇檄文痛斥了这一百多年来罗兰人对草原人的剥削和掠夺以及压榨。尤其是痛斥了郁金香家对草原王族的无礼。草原上的王,还有各个部族的首领,在郁金香家的面前犹如奴仆猪狗一般……

    总之整篇檄文。就是描述了草原人在邪恶的罗兰帝国的压迫之下,如何如何的民不聊生。

    而这位草原王本人。则是顺应天意,顺应民心,要替天行道,带领英勇善战的草原人民,反抗来自于邪恶的罗兰帝国的压迫。草原人不再甘愿继续当罗兰人的奴隶,而是要翻身当主人。

    至于翻身的具体做法,那就很简单了:拿起弯刀,骑上骏马,越过西北走廊,去罗兰人的家里,烧!杀!抢!

    ……

    郁金香家在草原上的很多眼线都已经被抓捕和清洗掉了,但是依然还有许多眼线将消息送了回来,好几份先后收到的僚鹰带回来的消息,都是一致的。

    所以情况就基本可以确定了!

    ……

    “控弦二十万?”帕宁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摇头苦笑道:“就算是二十万头牛羊,要全部杀光也不会很容易吧。”

    “将军,我保证,二十万草原人比二十万头牛羊,杀起来要困难得多。”斯潘的语气带着一丝嘲弄。

    帕宁拍拍手,忽然冷冷道:“郁金香家把这个消息通报给我们干什么?草原人要打进来,他们首当其冲才对,就算要派兵抵抗侵略,也是郁金香家第一个头疼才对。”

    斯潘摇摇头,他盯着帕宁,语气非常严肃:“第一个问题,我可以回答您,帕宁将军!至少目前来说,郁金香家并没有公然造反。所以,他们现在的合法身份是帝国的所封的合法的贵族。身为贵族,向距离自己最近的帝国官方政府通报外地入侵的消息,是合理而且合法的——你甚至应该表彰他们,这是每一个罗兰帝国贵族应尽的天职。”

    帕宁瞪大了眼睛。

    “第二个问题……他们现在不需要头疼了。”斯潘咬了咬嘴唇,苦笑道:“郁金香家在公文上已经写的狠清楚。他们自称兵微将寡,无力抵抗二十万草原军队的入侵。所以他们已经下令在家族所有的领地之中采取了收缩防御的策略。他们将有限的兵力收缩在仅有的几个大城市之中,采取了固守的策略……他们甚至在公文之中对我们表示:为了延缓敌寇的入侵脚步,他们已经做出了巨大的牺牲,采取了焦土策略,放弃了城市周围的乡村土地,农夫们抛弃了家园,搬迁进了城市之中……”

    焦土策略?

    帕宁忽然很想骂人!!

    做人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耻?!!

    焦土策略?!

    你郁金香家有土可以焦吗?!

    谁不知道西北这么贵地方,地广人气。土地贫瘠!

    郁金香家的领地,比努林行省更靠西北!他们的土地更贫瘠!一百亩土地,有九亩半都是沙子!!

    郁金香家的广大领土,绝大部分都是旷野荒原!!根本没多少耕地农田!

    焦土?

    本来就是满是砂砾的土地,你焦哪门子土?!

    至于房子……西北的房子大多都是土坯建筑,那些农夫才不会在乎几间破屋子呢!

    更何况,郁金香家有的是钱!损失那些房子。家族补偿得起!

    ……帕宁忽然就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不妙的问题了!

    “他们……真的这么说?收缩防御?放弃乡村……全部人口尽量收缩到城市之中?”

    “……是的,我的将军阁下!”斯潘冷冷道:“郁金香家的人口分布原本就是非常简单的,他们绝大部分人口都在城市里,乡村几乎没有多少人。只有一些边缘的地方保留了可以放牧的草场。但是只要把牲畜带回城里就可以了。相当多的人口,都集中在了几个工坊生产集中的制造业发达的城市之中——整个郁金香家的领地,就没多少农夫。”

    “而且……他们的城市防御力量非常强。”帕宁忽然眼睛就红了。怒骂道:“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郁金香家的几个大城市,城防都是按照卡巴斯基防线的级别建造的!见鬼!一百年前卡巴斯基防线原本就是郁金香家承建的!!他们家族领地的那些城市,城防的体系甚至比帝都还强大!我想那些草原人就算跑进来,也绝对不会选择用他们的战马去撞那些城墙的!”

    “您说的一点都没错。”斯潘咬牙。

    “所以……”帕宁忽然就缓缓坐了回去。

    “所以,按照我的推算。郁金香家这是根本放弃了抵抗……他们甚至不会派兵防御西北走廊,二十万草原人的骑兵会如洪水一样的冲进西北来……那些草原人欺软怕硬。他们不会选择去那些城防严密的城市去死磕,那些迫切想抢掠的草原强盗,只会绕开那些有高大城墙的城市,然后一窝蜂的朝着内腹而来!”斯潘冷冷道:“您别忘记了,从西北走廊出来,若是快马的话,只需要最多十天,就可以抵达努林行省的边境了。”

    帕宁忽然苦笑道:“郁金香家这么做了……为什么还送了一份文件来告诉我们?”

    斯潘的脸色更加荒唐:“准确的说,他们是在向您请示。”

    “向我……请示?”帕宁张了张嘴。

    “是的,因为您现在的官职是……西北战区军政总长官。”斯潘摇头叹息:“以官职而言,在整个西北,你最大。就算是郁金香家公爵,其实现在也并没有担任什么帝国的公职。所以……”

    “所以,草原人入侵的话,那么我这个西北军政总长,才是这里的最高长官?这件事情,就要我来扛?”

    帕宁哭笑不得。

    “您说的一点都没错。”斯潘面色极其难看:“而且……您还没有任何理由指责郁金香家的不作为……因为从根本上来说,他们只是帝国的地方贵族,法律并没有赋予他们为帝国戍边的职责。他们能发这么一份警讯过来,就已经尽到了贵族的职责了。而抵抗外敌入侵,的确是您这位西北总长的责任范围。”

    帕宁明白了。

    郁金香家的态度非常简单:

    帝国皇帝不是一直嫌弃我们郁金香家权力太大,管得太多么?

    那么好,现在我们就安心恪守一个帝国贵族的身份,我们只做一个“地方贵族”该做的事情,除此之外,多一根手指我们都不会动。

    外敌入侵?

    帝国皇帝委任的西北长官去管吧!

    我们就是地方贵族而已……其他的事情,就去他妈的。

    `

    【加我的微~信有福利哦~~有我的一本从来没在网络上发表过的老书,在微~信上全本免费放送!!此外近期还有一些其他的福利放送,有兴趣的就请关注我的微~信吧!

    我的微~信~号:直接搜索“跳舞”就可以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