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六十八章 【美人计?!】

第四百六十八章 【美人计?!】

    第四百六十八章【美人计?!】

    偌大的大厅之中,地面上满是坑坑洼洼,仿佛是被某种力量轰击出来的地坑。这样的地坑足足有成百上千之多。

    而且,仿佛建造这里的人并没有掩饰的意思,地面上就这么满目疮痍。

    而真正让陈道临吃惊的,自然不仅仅只是这些地坑。

    而且……

    “见鬼!杜维,这些就是你留给我的东西?!”

    陈道临深深地吸了口气,再长长的吐出来,仿佛要把心中所有的震惊,所有的压抑都排遣出来。

    眼前这个偌大的大殿之中,地面上,除了那些坑坑洼洼的地坑之外,还摆满了许多物件!

    圆形的大约是某种金属物质的长筒,看上去有些笨拙而古朴的底座,以及上面那雕满的弯曲复杂深奥的魔法纹路……

    陈道临只看了一眼就辨认了出来,这些看上去笨拙而古朴的东西,却绝不是什么好玩的玩具!

    恰恰相反,这些东西,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几种东西之一……

    魔导炮!

    这个世界上的文明种族所能创造出的最强悍的大杀器之一!

    是的,这整座大厅之中,地面上摆满了这种大杀器,足足有数百门之多!!

    陈道临沉默了!

    ……

    魔导炮这东西的威力,他虽然没有亲身体验过,但是从各种文献记载之中也有所了解。

    而且。他就知道,在魔法学院之中。就有一个秘密的部门正在专门的研发这种东西。

    说起来有些可笑,魔导炮这东西,虽然是罗兰大陆上所有文明种族公认的,能制造出来的最强大的战争武器,但是事实上,让人觉得讽刺的是:这种东西的制造工艺,已经失传了。

    也就是说,现在留存下来的魔导炮。都是古代的时候留下来的。而且……现在的罗兰人,罗兰帝国的魔法文明,根本制造不出这种东西来。

    魔导炮,在罗兰帝国,目前只有两个地方有。

    一个就是帝都的城防。

    当初罗兰帝国开国皇帝在建造帝都的时候,建造了那座魔法白塔,建造了那个号称最强大的城防魔法阵——而魔导炮就是这个魔法阵的一部分。

    这些魔导炮。被安置在了帝都的城墙之上,一旦战争开启,帝都只要开启皇宫中央的那座魔法白塔,那么魔导炮就会被纳入城防的体系之中,被自动激活。任何胆敢攻击城防的敌人,都会遭到魔导炮的猛烈轰击!

    而另外一个拥有魔导炮的地方。就是魔法学院之中的某一个秘密的研发部门。

    但值得讽刺的是……所有现存的魔导炮……都不是现在的罗兰人制造出来的。

    准确的说,是罗兰世界人类的祖先留下来的瑰宝。

    甚至就连帝都的城防上的那些魔导炮,也不是开国大帝下令铸造的,而是那位开国大帝,在某个遗迹之中找出来的这些东西。然后安装在了城防上,纳入了那座魔法白塔的魔法阵之中——算是某种移植。却并非是原创。

    魔导炮的工艺非常深奥复杂。单纯从冶炼技术来说,如今的罗兰帝国的金属冶炼技术,就难以达到制造魔导炮炮筒的水准。

    而且,从魔导炮的魔法原理来说,至今也无法被罗兰人复制出来。

    魔导炮是上古的产物,上古的时代,似乎魔法文明要比如今的罗兰人更加先进——这实在是一个叫人沮丧的事实。

    仿佛这千万年下来,这个世界的人类,不是在进化,而是在退化?

    这太可笑了。

    陈道临并非没有近距离的观察过魔导炮。不论在帝都的城防上,还是在魔法学院里的那个秘密的研发部门里,陈道临都近距离的观察甚至研究过这种大杀器。

    尤其是在魔法学院之中,他甚至复制下了一份魔导炮上的魔法阵的全部图文记录。

    陈道临也曾经研究过这个东西一阵子,但是很快就放弃了。

    事实上,魔导炮这个东西的魔法阵图文本身似乎并没有太过于深奥。

    无非就是能量聚集,然后能量以某种效应释放出来,也就是所谓的喷发。

    但是……最大的难题在于……能源从何而来?!

    通俗一点来说,就是,炮有了,可炮弹哪里来?!

    魔导炮当然不是发射的现实世界里普通的炮弹。而是一种类似于能量光束一样的东西。

    可问题就在这里了。

    直到今天,罗兰人的魔法师,都无法参详出来,到底上古时代的人类,是用了什么能源来支撑魔导炮的发射?

    如今的罗兰人的魔法文明,在制作各种魔法阵的时候,魔力的来源,主要是利用的魔力水晶。

    譬如帝都的这座魔法白塔的魔法阵,就是那位开国大帝,在皇宫之下,埋下了海量的魔法水晶!!!

    但是,魔导炮,却无法用魔力水晶来支撑发射的能量来源。

    因为……魔力水晶可以储存的魔力实在是太小太小了,远远不足以支撑魔导炮的发射。

    简单的来说,魔法学院里的秘密研发部门,做出了一个比较准确的量化。

    一门魔导炮每发射一炮,要消耗的魔力,大约需要抽空相当于炮台本身体积一半左右的魔力水晶!

    注意,这么大一块水晶,只够放一炮的!放完了就完了!要想放第二炮,就得立刻更换能源,换上魔力满量的新的魔力水晶来。

    这使得魔导炮根本无法投入使用!

    你总不能指望在战争之中,敌人冲锋的时候。你放了一炮之后,就立刻搬运上一大堆的魔力水晶来更换能源吧?

    要想让一门魔导炮持续作战。以一次战役放十炮为估算,就要携带上好几吨魔力水晶作为备用能源——这还只是一门炮。如果是十门炮呢?一百门炮呢?

    你总不能指望一群骑着马,拿着刀挥舞的冷兵器时代的军队,用马车和民夫来运输这么沉重的武器吧?

    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了。

    所以,魔导炮尽管威力巨大,但是现代的罗兰人,却一直无法制造和使用。

    唯一投入使用的,只有帝都的城防上的那些——而且平日里只是摆摆样子。只有在帝都的白塔魔法阵开启之后,才能借助白塔魔法阵的海量魔力储存,让魔导炮展现出威力来。

    ……

    陈道临看着面前这数百门魔导炮,他已经呆住了。

    飞快的走进大厅之中,来到了一门魔导炮的身边。

    伸手按在炮筒之上,冰冷的金属触感,让陈道临心中为之一振!

    这炮筒上略微有些破损……显然是曾经使用过的。

    炮管的内外。都有细密的魔法纹路和魔法符号,这细密的魔法阵的图文,陈道临倒是大体能看懂——他回忆了一下,就确定了这些魔导炮都是真的!

    这些魔法纹路和魔法符号,和他当初复制下的那一份基本一致。

    炮台的基座是石质的,一眼就能看出颇有年头的。这些东西。也吧知道在这地下存放了多久。

    “杜维制造的?应该不是。”

    陈道临立刻否定了这个念头。

    虽然他也猜测这些东西是杜维制造的——毕竟杜维和自己一样都是穿越者,穿越者能创造奇迹并不奇怪。

    可是……至少从这一百多年的历史看来,不论是罗兰帝国,还是郁金香家,在对外战争之中。哪怕是战争最惨烈的时候,也没有使用过这种大杀器。

    很显然。杜维也没有掌握使用魔导炮的办法——那些难关,杜维并没有攻克。

    所以,这些东西应该不是杜维制造出来的。

    否则的话,他没有必要制造出这么一堆他根本无法使用的东西。而且……杜维创建的魔法学院,到今天都还在孜孜不倦的研究着魔导炮呢。

    但偏偏……

    “他知道这里有这些魔导炮,然后……把这些东西留给我?”

    陈道临嘴角流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来。

    金属冶炼技术……对于陈道临来说并不算太难。

    他的储物戒指里储存的大量的从现实世界带来的先进的金属冶炼技术。

    远远超过了罗兰世界人类文明的冶炼水准。

    唯一的难度么……就是能源了!

    总不能自己也在每一门魔导炮后面拴着好几吨魔力水晶跟着跑吧?

    “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陈道临忽然很想畅快的狂笑一场!

    能源的问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陈道临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

    魔力水晶?那种笨法子,老子才不会用!

    看着这大厅里几百门魔导炮……这数量已经超过了帝都城防上魔导炮的数量了!

    “杜维,你留下的这份馈赠,我笑纳了!”

    陈道临哈哈一笑,然后拿出了储物戒指来,开始兴高采烈的搬运战利品……

    ……

    …………

    陈道临累得汗流浃背,终于将这大厅里的东西全部收入了自己的储物装备之中。

    纵然他是变态强悍的肉身力量,但是搬运几百门火炮,也是累得够呛。

    等终于将这些大杀器全部纳入囊中,陈道临已经觉得不虚此行了。可是他并没有太过头脑发热。

    毕竟,此行,最大的一个目的还没有完成。

    看了看这已经变得空旷的大厅,陈道临跳到了中间的那个圆形的石台上去。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小心翼翼的收敛新神,念出了一句咒语。

    这句咒语,是在那个小世界之中,临走之前,鲁高告诉他的!

    ……

    这是陈道临此行最大的目的!

    就在他从小世界出来的最后的时刻。

    鲁高,那个在小世界里折磨了他足足六年多的家伙。告诉了他一件事情。

    “去帝都吧!那里有杜维那个混蛋交代你的最后一件事情。按照他的托付,我完成了我答应他做的所有事情。最后的这个线索。也是他告诉我的。”

    所有的一切,那个叫蓝蓝的宫女的房间里,地道的入口,以及到这里来……这一切,都是杜维的托付,只不过是借鲁高的嘴巴告诉自己的而已。

    陈道临一直很好奇一件事情。

    似乎……一直以来,不论是海外那个岛屿上自称是恶魔仆人的老克里斯,还是强悍如鲁高。

    这些家伙都说。自己是杜维选中的人。

    陈道临一直很疑惑,到底杜维是凭借什么,选中了自己?自己这么一个在现实之中毫不起眼的小草根,被他选中,穿越来到了这个罗兰世界?

    最早杜维留下的那个魔法影像,然后是自己根据那个魔法影像的指示远赴海外岛屿,找到魔神的仆人老克里斯。再然后是在西北,鲁高找上门来……

    到底,那个杜维,给自己安排了什么?

    陈道临换换的念出了那句咒语。

    他心中充满了期待,期待着,揭开这个谜底!

    眼前一黑。仿佛一道魔法的力量贯穿了自己的身体,陈道临仿佛瞬间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

    …………

    “你太心急了。”

    站在书桌前,费欧娜低下了头,听着坐在书桌后的那位年轻的女公爵轻轻叹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费欧娜咬了咬嘴唇。

    她很想辩解。但是却心中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知道,你很想为我做点什么。你知道我一直欣赏那个家伙。暗中帮助那个家伙,所以……当你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你觉得机会来了,你迫不及待的就开始施展了手段。”

    杜微微仿佛漫不尽心的把玩的手里的一把锋利的匕首——这把匕首,正是来自陈道临之手,是当初在冰封森林里,郁金香家商队的领队从陈道临那儿换来的。

    陈道临的那把剑已经还给了他,而这把匕首,杜微微却一直留在了身边。

    她纤细的指尖在匕首锋利的刀刃上轻轻摩挲而过,口中低声道:“你用的手段本身没有错。你抓住了他的把柄,软硬兼施,你抛出了诱人的利益,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后以利害关系再威胁一下——换做绝大部分人才,面对这样的局面或许就乖乖的顺从了。但是费欧娜,你还是低估了那个家伙。”

    费欧娜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不是一般人。”杜微微抬起头来,平静的凝视着费欧娜:“他是连帝国皇帝都欲得而不能人!若是这种简单的手段有用的话,我早就用了!”

    “可,可是……”费欧娜咬了咬牙,低声道:“他擅自闯入……”

    “擅闯郁金香家城堡,是死罪。”杜微微淡淡:“而且,我明白你心中的愤怒。”

    她古怪的看了费欧娜一眼,费欧娜的脸色微微一红,想起了自己那天晚上赤身裸体被那个家伙弄晕过去……

    “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把柄……但是把柄有很多。撇除这件事情不谈,我甚至还知道他其他的好几个把柄,每一个都是死罪!比如他是如何忽悠了海因克斯的那些鬼话!但是你要明白,对付有些人,威逼利诱这些手段,都未必管用的。”

    “可难道,我们就这么轻易放过这个混蛋?”费欧娜面色涨红了:“公爵大人,他擅闯家族城堡,一定是有所图谋不轨,这件事情……”

    杜微微忽然笑了笑:“这件事情,我想我大概已经猜测出一些头绪来了。”

    顿了顿,杜微微淡淡道:“我自己回想过那天晚上的事情,最后我丢失的,是家族传承的那把‘月下美人’剑。达令陈这个家伙,应该不会知道这把剑的用处,而想来想去……我猜,只有是某一位前辈,在戏耍我这个后辈了。”

    “可……那个混蛋,他总是同谋,而且……”

    杜微微忽然站了起来,她换换绕过桌子,走到了费欧娜的身边。

    “我有一条命令,你立刻执行……恩,先不要张扬,悄悄的开始筹备吧。”

    “是……大人您有什么吩咐?”费欧娜一呆了一呆,就立刻反应了过来:“您请说,我立刻就去办。”

    “嗯……”

    杜微微居然破天荒的脸上闪过一片红晕,甚至在一瞬间,她的眼神都显得有些羞涩。

    这样的神态,让费欧娜看呆了!

    “你让家中的人开始筹备一些事情……找礼仪官筹备仪式,还有准备礼器,还有……开始制作礼服,嗯,让家族工坊派最好的裁缝来。还有各色的仪式用品……”

    费欧娜楞了一下:“大人,您是要举办什么庆典仪式?还是筹备什么宴会?”

    “一个典礼。”杜微微测过头去,但说出来的话,却让费欧娜惊呆了:“我的结婚典礼。”

    “结,结婚?!!”费欧娜几乎是惊呼了出来!才喊出来,她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可依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位女公爵:“大人……您要结婚?和,和谁?”

    “就是……你说的这个混蛋。”

    ……费欧娜震惊的沉默了会儿,然后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失声尖叫了出来:“那个混蛋?!公爵大人,就算您要收服他,也不用亲自施展美人计吧?!”

    `

    (话说其实我开始也挺郁闷的,这几天官方安排我这本书加入免费频道,虽然只是几天,但是偏偏选在月初争月票的时候……

    大家都知道的,月票是需要消费的,不消费就没月票。

    结果我这本书免费了……就没有了消费。

    说起来也挺无语的。

    不过转念想想,免费了,毕竟是读者们有好处的。所以也就释然啦~~

    各位,还有月票没?月初的保底月票,有的话就帮忙给我吧!

    多谢诸位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