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婚礼上的请求】

第四百六十五章 【婚礼上的请求】

    (向大家请求月票支持!!!!)

    第四百六十五章【婚礼上请求】

    这行字,毫无疑问是杜维留下的了。

    陈道临看着下面的这行隐藏的字迹浮现出来,然后又缓缓消失……这是一种魔法药剂,而且经年不会挥发消失。

    陈道临心中略一思索,就大概想清楚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个名字也叫做“蓝蓝”的宫女,似乎是那位嫁给杜维的帝国女皇的贴身心腹女官,而她显然是心中爱慕杜维之极,而因为两人身份地位相差太大,却临死都不曾说出口来。

    而杜维……大概也是在这个蓝蓝死去之后,无意之中收拾她的遗物,看到了这本日记……

    至于最后的那句“对不起”,大概也是有感而发。

    只是……

    对不起?

    陈道临忽然心中一动,缓缓从怀里摸出了一件东西。

    那枚已经满是绿色铜锈的风铃在掌心,静静的躺着。

    环顾四周,这幽静的房间,四周空荡荡的书柜,以及,那字迹娟秀的日记文字,这些以想象得出,这个叫蓝蓝的女孩,生前的时候,应该是一位温婉恬静的女子吧。

    这样一个女子,静静的爱慕着一个男子,深深的藏在心中,站在一旁,静静守候,痴痴凝望……

    独具在这幽静的房间之中,清冷的夜晚之中,大概也只有那些书卷陪伴着她的寂寥。

    对不起……

    到最后。伊人已逝,却终究。只得到了一句……

    对不起。

    陈道临静静的回味着这一切,忽然心中涌出了一股酸涩的意味来。

    深深吸了口气,他将那本日记本,都小心翼翼的重新包了起来。

    至于那几本《大陆通史》,却只是随手丢在了书架旁不顾了。

    看了看房间里那深深的灰尘。

    陈道临才终于猜测出了为什么这个地方会如此了。

    想来……大约是这个叫蓝蓝的女子病逝之后,杜维知道了这个女人心中对自己的深深爱恋,心中有所感慨……或许是歉意,或者是惋惜。或者是别的什么。

    以杜维的权势,多半是下令将这个院落封存了起来,再也不许人进入这里——才会使得这个地方,安静的渡过了一百多年,无人来打搅吧。

    缓缓走到了窗台前,陈道临却小心翼翼的将那枚风铃,挂在了窗沿上。

    虽然它已经生锈。只怕再也无法发出从前清脆的声音。

    但是……

    “你的心愿,其实已经完成了。你对那个男人的爱恋,不只是让人知道了,那个男人最后自己其实也知道了。如果你在地下有知,想来也会欣慰吧。”

    陈道临默默的看着那枚风铃,忽然缓缓欠了欠身。对着那枚风铃鞠了一躬。

    “谢谢你,虽然……我只是一个陌生人,但是……幸好我在这里看见了你的这本日记。你提醒了我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也许……之前我的一些做法,是错误的吧。”

    对不起?

    这句话。我绝不会对别人说的!

    ……

    陈道临将风铃挂好之后,在房间里四顾了片刻。在左侧墙角下找到了第四块砖,敲了六下。然后是右侧的第三块石板,敲了五下。

    很快,脚下的地面之下,发出了咔咔的声音,随即几块石板自动翻开,地面之上,露出了一条深深的地道来!

    有微弱的光芒,隐隐的从这地道之中透了出来……

    陈道临站在地面往下看了看,视线所及,只怕这地道的深度就不下于十多米。

    他脸上微微一笑,眼睛里闪过一丝光芒,信步就走了下去。

    当他的身体缓缓没入地道之中的时候,那地面上翻开的石板,忽然又自动的翻转了回去。

    地面,重新变得平整了起来。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

    婚礼正在进行之中。

    肃穆的吟唱声从教堂的两侧传来,吟唱班的神职人员用最肃穆的嗓音吟唱着赞美的诗歌。

    教宗海因克斯一身礼袍,头戴象征着他宗教领袖地位的礼冠,缓缓走到了中间的这一对新人面前。

    希洛的神色很平静,他平视着海因克斯,两人的视线交错的时候,仿佛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

    希洛的身旁,吉尔的神色则有些紧张。她仿佛只有此刻,才终于流露出了积分年轻女孩子应有的反应。

    她的面色有些苍白,身上那身华贵无匹的礼服映衬之下,却反而愈发显得她的柔弱动人。

    海因克斯缓缓的念着早已经撰写好的赞美和祝福的言辞。

    然后,在一声礼乐奏响之后,教堂里全体人员都站立了起来。

    有两名宫廷中的礼仪官员,神色严肃的,双手托着一方锦盘,从教堂中间的通道,缓缓一步一步的走了上来。

    两人手中的盘子上,一个盘子里,摆放着一根权杖。

    而另外一个盘子里,则是一定象征着皇后身份的……桂冠!

    海因克斯从礼仪官的手里接过了权杖,交在了吉尔的手里。

    吉尔站在那儿,微微欠下身子,只是明显她的身形有些僵硬。

    而最后,这个女孩垂下头去,让这位教宗陛下,将那顶后冠,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全场的来宾,那些贵族,豪门,帝国的权贵人物们,开始有人鼓掌。也开始有人大声的高呼:

    “皇后殿下万岁!!”

    全场的气氛似乎瞬间到达了一个顶点。

    吉尔站在那儿,仿佛有些手足无措。她只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很僵硬,感觉到头顶上的那顶后冠。出乎自己意料的……沉重!

    希洛走近了她的身边,单手握住了她的一只手掌,引着她一起转过身来,两人面对着下面那些帝国的权贵贵族们,接受所有人的欢呼和效忠。

    这个时候,吉尔仿佛才稍微回过神来了,她看了希洛一眼,眼神之中有一种极为复杂的意味。

    我……这就已经结婚了?

    我……这就已经成为了……皇后!!

    罗兰帝国的……皇后!

    这个帝国之中。身份最最尊贵的女人?!

    看着下面的这些来宾,其中几乎一半的人,吉尔其实都不认得——她毕竟因为眼疾,在罗林平原老家里渡过了多年。

    但是,其中也有很多熟悉的面孔。

    许多和自己年纪相仿的贵族少女们,穿着盛装出席自己的婚礼。此刻这些女孩子们,在那儿激动的看着自己。为自己欢呼,对着自己呼喊着“皇后殿下万岁”

    呵呵……还真是……

    可笑啊!

    吉尔的心中冷笑着。

    就在自己当初得了眼疾之后,正是这些贵族圈子的贵族小姐们,纷纷排挤自己,她们嘲笑自己,戏弄自己。把自己当做整个贵族阶层之中的一个笑话!

    是啊,一个瞎眼的罗林家的小姐!

    一个瞎子!

    空长了一副漂亮脸孔,可将来还不是一个瞎子!

    最后当自己嫁给了那个弗里茨总督的儿子的时候,也同样是这些女人,在背后多般嘲笑自己。

    一个瞎子。嫁给了一个结巴!

    而如今呢?

    这些人,站在自己的脚下。她们只能仰望着自己,看着自己戴上那顶她们梦寐以求的后冠!接受万众的欢呼和效忠!

    吉尔心中涌出了强烈的报复的快感来。

    这是一种多年积累的委屈,终于一朝得以扬眉吐气!

    可这种快感,仿佛来的很快,去的也飞快!

    那一声声“皇后殿下万岁”,只听了一会儿,吉尔就感觉到自己的心,迅速被一种空荡荡的感觉给占据了。

    心里,很空,很空……

    我多年的心愿,今天已经如愿以偿了。

    可是……

    我,不快乐。

    ……

    吉尔甚至感觉到自己有些麻木起来。

    她任凭希洛牵着自己的手,两人缓缓从那祭台前走下来,从教堂中间那铺设了红色地毯的通道上缓缓走过,两人所过之处,两侧的那些权贵们纷纷俯下身子来,对两人行礼。

    吉尔心中却依然在遐想着……

    快乐?

    这个滋味,自己仿佛好久好久不曾记得了吧。

    最后一次感受到快乐是什么时候?

    大约……是那个可恶的男人,终于摘下了自己眼睛上的轻纱?

    大约……是……

    忽然,脑海的深处,却鬼使神差一般的,闪过了一段画面来。

    一个紧张的年轻人,苍白的脸庞,却牵着一条导盲犬?

    那个紧张的年轻人,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只会傻乎乎的,近乎笨拙的,用他那可笑的声音喊自己的名字。

    “吉,吉吉,吉吉,吉尔!”

    可笑么?

    好像那个时候,还真觉得他挺可笑的吧。

    “吉吉吉吉吉尔!!”

    就在这位皇后走神的时候,忽然,耳朵里仿佛又听见了这么一声呼喊!

    想得太入神,幻听了?

    吉尔一愣,随即自嘲的摇了摇头。

    可偏偏,下一个瞬间,那个尖锐的声音,清清楚楚的落在了耳朵里!

    “吉,吉吉,吉吉吉尔!!!!!”

    吉尔身子猛然一震!

    她很清楚,这绝不是幻觉!

    猛然抬起头来,就看见在这教堂最边缘的地方,在那一群来宾之中……

    那是一张年轻的,苍白的脸庞!

    双目之中满是血丝,脸颊上却因为激动或者别的什么情绪而露出几分病态的红色,他的身子在颤抖!

    他在……喊自己的名字!

    吉尔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卢修斯?”

    希洛已经停下了脚步。

    他的脸色似乎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眼睛眯了一下。

    卢修斯似乎挣扎着要从人群之中走出来,他手里飞快的扯下了身上原本套着的一件宽大的袍子——这大概是用来伪装的。

    可不等他再有其他的动作,从两旁已经有几个如狼似虎的御林军武士疯狂的冲了上去,一下就把这个年轻人扑在了地上,死死的按在了地面上!

    卢修斯的脸紧紧的贴着冰冷的地板,他的脸都已经扭曲了,双臂被狠狠的抓住,还有人用膝盖顶住了他的腰!

    “吉尔!吉尔!!吉尔!!”

    年轻人愤怒的吼叫着。但是很快,他的脸上挨了一刀柄,口中流出鲜血来,牙齿也被打落了几枚。

    一块布很快塞进了他的嘴巴里,几个武士已经将他提了起来,然后飞快的架着跑出了教堂。

    吉尔已经彻底呆住了。

    她呆呆的站在那儿,呆呆的看着卢修斯,呆呆的看着他被宫廷武士抓走……

    终于,耳朵里听见了希洛的声音。

    “我们,不可以停在这里。”

    希洛的嗓音和语气,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淡定,而且……冷漠!

    或许,这是一个皇帝应该有的语气。

    但是……这似乎,绝不应该是一个丈夫对新婚妻子应该有的语气。

    吉尔的身子一颤,她看了一眼希洛,试图从自己的这位丈夫的脸上看出几分情绪的波动……哪怕,是愤怒也好!

    然而,落入吉尔的眼中,是希洛那张不喜不怒的脸庞,平静……目光深邃,深邃得仿佛将所有一切的情感都埋藏在深处,无人能窥探的地方。

    终于,吉尔点了点头,然后随着希洛,继续缓缓慢步朝着教堂外走去。

    这个小小的插曲,并没有引发太多的骚乱,那些贵族来宾之中只是稍微出现了一些哗然,可是很快,就被更多的欢呼声掩盖了。

    走出了教堂大门,站在了帝都的这座宏伟的光明神殿的大教堂的门口,站在那高高的台阶之上。

    光明神殿之外,那空旷的广场之上,早已经站满了人群。

    全副武装的近卫军和御林军,组成了两排人墙,而广场之上,帝都的上万民众已经聚集在了这里。

    看着那一身华服的帝国最尊贵的一对夫妻出现在了台阶上,人群开始欢呼……

    盛大的庆贺典礼,仿佛在此时,才刚刚开始。

    吉尔任凭希洛握着自己的手,和他并肩而战,她脸上是僵硬的笑容,机械的对人群挥舞着自己另外一条手臂——她甚至忘记了宫廷礼仪官员教导:向人群致意的时候,挥手的动作不要太大,要显得优雅……

    终于,吉尔深深吸了口气,脸上保持着僵硬的笑容,却压低了声音,对希洛说出了一句哀求。

    “我……并不知道他会出现。您……您可以放过他么?不要杀了他,求求您!”

    希洛嘴角一扯,侧过头来,看了看吉尔。

    这位皇帝陛下的眼神深邃,却依然看不出他的什么情绪波动。

    “这就是你——我的新婚妻子,对我提出的第一个请求么?饶恕一个试图跑来破坏我们婚礼的男人,你的前任未婚夫?”希洛淡淡道:“这可并不是一个聪明的请求。”

    吉尔咬了咬嘴唇:“请求您!务必……”

    “好吧,我答应你的请求。”希洛不再看吉尔,眼神却重新投向了眼前的人群,脸上重新露出了那种帝王般的威严的笑容,缓缓挥手。

    `

    【战况激烈!

    距离前面只有十几票的差距啊!

    能否更进一步呢?

    请大家投出你们手里的月票吧!!!!

    急需支持!!!!】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