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六十四章 【一个叫蓝蓝的宫女】

第四百六十四章 【一个叫蓝蓝的宫女】

    (九月第一天!求月票!!!)

    第四百六十四章【一个叫蓝蓝的宫女】

    看到最后那句“今天……是我的生日”。

    陈道临忽然心中泛出了一丝淡淡的酸楚。

    看着那行娟秀的小字,仿佛这位日记的女主人心中那一丝淡淡的幽怨,就跃然纸上。

    陈道临轻轻叹了口气。

    心上人结婚……娶的是万众瞩目的女皇。

    而这位日记的女主人,应该……就只是一名宫女吧?

    杜维……杜维……你居然还欠下了这么一笔情债么?

    ……

    陈道临忽然有了几分兴趣。他干脆就静下心来,缓缓的翻看起这本日记来。

    其实这位日记的女主人记录下的文字并不算非常多,也并不算非常详细。

    日记的记录日期,也是跳着来的,她并没有每天都记录,仿佛只是随着兴之所至,才会寥寥留下几笔。

    往后翻了一些页,每一篇文字上浮现出的一个形象,都让陈道临心中隐隐的有些感慨。

    仿佛,是一个温婉安静,满身书卷气的女子,站在一旁,默默的守着心中的那一丝浓浓的爱慕,却只是守在心中,在岁月之中,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那位高高在上,光芒万丈的心上人。

    看着他生活之中的一点一滴,他的喜,他的怒,他的哀,他的乐……

    他君临天下的时候,她静静的站在一旁仰视。

    他万众瞩目的时候。她悄悄的躲在一边凝望。

    她仿佛将自己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那个家伙的身上。

    她在宫廷之中,似乎是那位被杜维最后娶了的女皇的贴身女官的身份吧。因为日记之中记录的一点一滴。都是只有在杜维身边近距离观察的时候,才能看到的生活片段。

    杜维在书房之中熬夜处理国事的时候,这位女官会默默的为他奉上一杯清茶。

    寒冬的时候,杜维在御花园看那大雪纷飞,这位女官会在身后默默的为他撑着一把伞。

    月光皎洁的夜晚,这位传奇英雄和他的女皇妻子琴瑟和谐的时候,这位女官静静的站在远处,默默凝望……

    看得出来。这是一位性子温婉,善良,甚至有些羞涩内向的女子。地位的卑微,她只能默默的仰望着自己倾心爱慕的那位英雄。

    崇拜他,守望他。

    ……

    “宫廷医官已经诊断出来了,女皇陛下怀孕了。

    每一个人都非常的喜悦。女皇陛下喜极而泣,他也非常高兴。今天整个帝都都在欢庆。欢庆着这个帝国,终于有了一位合法的继承人。

    傍晚,在用晚餐的时候,他忽然笑着对我说,将来他会亲自教导他的皇子。他居然笑着对我说,要让我来负责当这个皇子的贴身女官。

    ‘我会亲自教他一切。你就跟在孩子身边一起吧……就像当年我教卡琳娜的时候一样。我记得当年我教卡琳娜的时候,你也是跟在身边一起的。’

    忽然之间,我很想哭,我借口出去为他们端酒,冲出餐厅的时候。我躲在花园之中流了好多眼泪。

    是的,当年……

    当年女皇陛下还是公主的时候。我牵着她的手,站在皇宫之中等候过她。

    当年他板着脸教导公主的时候,我站在一旁红着脸偷看着他的样子。

    如果一定要我说的话,那是我此生最美好的记忆。

    难道……一切,都会再重来一次么?

    真的……会再重来一次么?

    我真的可以像当初那样,默默的站在一旁,尽情的看着他么?”

    ……

    “他越来越忙碌,我几乎很少再有机会接近他。

    北方的兽人在试图反攻,他仿佛决定再次一次出征。

    女皇陛下亲手为他绣战袍,陛下拿着那件战袍,问我漂亮不漂亮,我含着眼泪点头。

    回到房间里,我把压在箱底的那条披风,默默的收了起来。

    上面,那只绣了一半的郁金香花。

    我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

    太可笑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而已。他是伟大的郁金香公爵,是伟大的护国亲王……”

    ……

    “我病了,这一次病得很严重。

    女皇陛下陪了我一个晚上,就像当年,她年纪还很小的时候,她捏着我的手,陪了我整个晚上。

    半夜的时候,她忽然对我说了一句话。

    她说:我总不能把你一辈子留在我身边伺候我。你也是女人……我总不能拖累你一辈子的幸福。

    她问我,愿意不愿意嫁给,如果我愿意的话,她会给我挑选一个非常出色的丈夫。

    我转过身来,默默的咬着被子,流着眼泪。

    我点头了。”

    ……

    “他凯旋归来了!

    今天,在城门之外,女皇陛下亲自带着所有的臣子们迎接他。

    我站在宫廷仆人中间,只能从人缝之间远远的看着他。

    他看上去依然是光彩夺目,那金色的铠甲穿在他身上,就如同一位神灵。

    他身上的那件战袍,是女皇亲手绣的。

    除了女皇之外,他的另外两位妻子,也在那儿。

    而我……我距离他的位置有好几十米吧……我甚至看不清他的脸。

    不过……他的模样,早已经刻在我心中了。”

    ……

    “今天他忽然召见了我。

    我非常忐忑。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女官,他却在他的书房之中召见了我——那间书房,他从来只会在哪里召见那些名将。那些重臣。

    我走进书房里,他对我微笑。和颜悦色——他从来都是这样,仿佛对我从来都是很客气,很温和。我甚至不曾看见过他在家里发过脾气。

    可是,他说的话,却让我瞬间被打入谷底。

    他问我:你愿意嫁人么?我有一个非常出色的部下……

    我已经记不清他后面说的是什么了……很奇怪,平日里,不管他说了什么,他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会牢牢的记住,记在心头,一个字都不会忘记。

    可今天,他对我说了好多好多,说的好久好久,我却一个字都没有记下来。

    我回到房间里,开始哭。

    杜维殿下……您。真的要把我嫁给你的部下么?”

    ……

    “今天,他又召见我了。

    在花园里,他和女皇陛下在一起。

    女皇陛下拉着我的手,她告诉我,他们已经想好了几个人选。

    他说,这次出征。侯赛因将军的麾下有一位统领作战很勇敢,他非常欣赏那位统领,会升他做将军,他还没有妻子……

    我没说话。

    他又说,他公爵府的总管桑迪先生。是一个非常聪明非常机灵的人,对他非常忠诚。他是郁金香家所有产业的大总管。桑迪先生虽然年纪比我小几岁,但是这并不要紧,他认为,桑迪和我也很合适。

    我还是没有说话。

    他还说,魔兽山大人年纪老了,他有一个小儿子,他见过那个人,说那个人很有智慧,将来一定会成为魔兽山大人的继承人。他认为如果我愿意嫁给那个人的话,也一定会过得很幸福。

    他说了好几个人选,我知道,他和女皇陛下都是为我用心挑选了的。

    我已经不再年轻了。

    女皇陛下还是公主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她的身边做她的贴身女官,到女皇陛下从公主变成女皇,再到女皇陛下成年,然后嫁给他……

    十多年下来了,我已经从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子,变成了一个三十岁的女人。

    也许,上天留给我的青春已经快结束了吧?

    这一次,我终于没有再能忍耐住。我哭了,当着他们的面就流下了眼泪。

    女皇陛下很惊讶,她握着我的手,抱着我,问我为什么要哭泣。

    他看着我,他在叹气,然后很温和的告诉我:如果你不喜欢这几个人选的话,也不用害怕,我们都不会逼迫你嫁给谁的。

    最后,他看着我,微笑着,他问我:告诉我,你想嫁给谁?我去帮你告诉那个家伙,如果对方不肯的话,我就把他绑着来和你结婚。

    我知道……他也好,女皇也好,一直都是对我极好极好的,他们真的把我当做家人一样。

    可是,那一刻,我看着他的眼睛,我真的真的,好想大声对他说:

    杜维,我想嫁给你!

    可是,我终究是不敢说的。

    我……只是一个宫女而已。”

    ……

    “我再一次病了。

    这一次病得更严重。

    女皇陛下每天都会来看我,她坐在床前陪着我,为我念书上的故事——就像她小的时候生病,我陪着她一样。

    我不知道我的病什么时候能好,也许……也许永远都不会好吧。

    我问女皇,医官怎么说,她只是红着眼睛对我微笑,告诉我不用害怕。

    其实我知道,她在对我说谎。

    她很小的时候,我就跟在她身边,每次她说假话的时候,就会眨眼睛,这一点,我从来没有对她说破过。

    也许,这一次,我要死了吧。”

    ……

    “今天下雪了。

    今年的第一场雪来的特别的早。

    女皇陛下这两天已经没有再来看我了。

    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已经不能再随便行走了。

    昨天她被人抬着过来看了我一次,她握着我的手,流着眼泪对我说,让我一定要坚强。

    无论如何,她希望我能看到她的孩子。她还说,让我快快好起来,将来,她希望她的孩子也由我来照顾。

    我一直在笑,她离开的时候。我躲在被子里哭。”

    ……

    “我知道,我快死了。

    我已经不能再出房间了。

    外面的寒风吹在身上。我就会感觉到全身都在疼。

    我开始掉头发,掉得越来越多。

    我很害怕,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心里害怕极了。

    我很怕我变得越来越丑,越来越老。

    今天,他来看我了。

    我非常的意外——他每天都是那么的忙,听说南方发生了雪灾,他现在应该非常着急才对吧。

    他来的时候。很兴奋,告诉我,女皇已经生下了一个孩子。

    是男孩。

    我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他,看着他嘴角的笑纹。

    他一直是那么好看,那么年轻。

    就仿佛当年第一次见他一样……仿佛这十几年来,他从来没有过一丝的变化。

    而我……我已经老了。

    我不再是那个躲在后面。脸红红偷看他的小姑娘了。

    我已经……老了。

    而且……快要死了。”

    ……

    “今天,又是他来看我了。

    女皇依然没有来,他皱着眉头,说女皇生病了,产后很虚弱,还不能下地。

    他坐在床前。为我念书上的故事。

    我忽然打断了他。

    我说:杜维,我能对你提几个要求么?

    天啊……这是我第一次直接喊他的名字。

    当时我的心跳得很快很快……很快很快。

    他没有生气,只是对我微笑,笑起来的时候,眉毛弯弯的。还是那么好看。

    他告诉我:当然可以。

    我请他把那一卷《大陆通史》读给我听。

    这一卷书,是当年他给女皇当老师的时候用过的。

    他从书柜上拿下了书。他有些意外:原来这几本书在你这里?

    我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他在这里陪了我一个时辰——对于他这么忙碌的帝国君王来说,能留给我这么一个小宫女一个时辰,我已经非常非常满足了。

    最后,我问他:能告诉我,你写的那个‘武周’,到底是什么意思么?

    他看着我,他在微笑,也在皱眉。

    然后,他拍了拍我的手,说:明天我再告诉你。还有,等你病好了,我就满足你任何一个要求。”

    ……

    “今天,我等了足足一天……他没有来。

    给我送饭的宫女说,女皇的情况不太好。产后病得有些厉害,他一直守在那里,一步都没有离开。

    我躺在床上,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我为女皇祈祷……我很爱很爱她,我希望她能快快的好起来。

    而我……唉,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而已吧。

    我怎么能奢望他也能像对待他的妻子那样,照看我呢?

    他……明天回来吧?”

    ……

    “我知道,我快死了。

    我的头发已经快掉光了。昨晚我疼得没有睡着。

    今天,我忽然很想出门去看看。

    这个冬天……好漫长好漫长。

    我好想能再看到春天的花朵。

    但是我知道……我大概是注定看不见了。

    他今天来看了我,但是匆匆的离开了。

    他走的时候,我就坐在床上,看着他给我一个微笑,然后关上房门。

    我忽然很想对他说:杜维,我想嫁给你。

    可是我没有敢说出口。

    而他,自然也不会听见我心里的声音。

    我已经走不动路了,趴在这里写下这篇……

    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再写下一篇来。

    也许,这是我最后的一篇日记吧。

    如果我明天就死了,如果有人看见这本日记的话。

    我只想让人知道一件事情……哪怕全世界只有一个人知道就好:

    杜维……我爱你。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名字叫做蓝蓝的小宫女,曾经很爱很爱过你。”

    ……

    …………

    日记,就此结束。

    这已经是最后一页了。

    陈道临看着这最后一篇……字迹已经有些凌乱了,显然这位宫女在写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气力不支。

    “蓝蓝?”陈道临忍不住心中感慨,好巧的巧合。

    这个叫蓝蓝的宫女,她的日记就此结束了。

    后面只是空白的页面,再也没有那一篇篇的日记。

    陈道临心中忽然有些心酸。

    这个结局……似乎,太有些悲伤了。

    一个叫蓝蓝的宫女,原本是公主的贴身女官,随着公主长大成为女皇,一直在宫廷之中伺候女皇,然后看着女皇嫁给了杜维……

    而她,一直默默的爱慕着那位帝国最光彩夺目的传奇人物……

    “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名字叫做蓝蓝的小宫女,曾经很爱很爱过你……”

    陈道临忍不住又翻回到了这一页上,看着这最后一行凌乱的字迹。

    轻轻叹了口气,正要把这一本日记合上。

    忽然!

    他目光一动!

    盯着那最后一页日记末尾,下面的空白处……

    陈道临忽然露出古怪的眼神,他凑过去嗅了嗅,然后想了想,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瓶水来,轻轻沾上几滴,涂抹在了那最后一篇日记最下面的空白之处。

    缓缓的,一行淡淡的文字,在那空白之处浮现了出来。

    从模糊……到清晰!

    这字迹,陈道临十分熟悉,一眼就辨认出了这文字的主人——这样的字迹,在那本《大陆通史》之中有很多手书的笔记和心得。

    这行字,很小,也很简短。

    “对不起,蓝蓝……直到现在,我才知道。”

    【写完这章,心中有些酸楚。

    这一章其实也埋掉了恶魔留下的一个坑吧……我不知道这章写的是否能让你们满意,我只能说,这章,我写的很慢很慢。

    我有时候也会想,那么温婉文静的清秀女子,在这个宫廷之中,守望着心中的那一丝爱恋,慢慢老去……

    但这样太残忍了,不如死去!

    很多人说小说太多种马,我想,这个蓝蓝,大概是一丝纯真的感情吧。所以,出于这一丝怪异的情绪,我甚至不想把蓝蓝给杜维。我安排的她的死……

    嗯,就是这样。

    最后……我需要月票!!!!!!!!!!!!!

    九月第一天!!

    这个月,我要好好的奋发一下!!

    大家,请拿出你们九月的第一张月票,支持我吧!!!!!】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