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六十三章 【百年柔情】

第四百六十三章 【百年柔情】

    第四百六十三章【百年柔情】

    地下水渠里的气味倒是比上次从皇宫里逃出来的时候要好闻得多了。

    大概是因为刚过完一个夏天之后,皇宫里已经将水渠清理过一次。

    当陈道临在这地下水渠潜行了许久,当他终于从另外的一头钻出来的时候。他并没有立刻冒出水面,而是潜在水下,先是张开了精神力对周围进行的探查。

    确定了水渠旁的岸上没有人,陈道临才缓缓从水中冒了出来。

    他飞快的脱去了身上的那一身特制的密封皮衣,将满是臭气的皮衣收进了储物戒指,又拿出了一瓶药剂来喷在身上。

    这是一种专门祛除和吸收气味的药剂,喷完之后,陈道临嗅了嗅自己的手臂和腋下,确定了再也没有那下水道可怕的气味了,这才满意的笑了笑。

    ……

    皇宫之中的护卫力量已经被抽调了大半,基本上所有的精锐,这个时候都集中去了光明神殿外围了。

    陈道临钻入了一个树丛里,先是侧耳听了听,远处皇宫的广场之外,一个礼炮的点放地点,依然还有如闷雷一般轰鸣的礼炮声传来。

    陈道临看了看天色,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

    现在这个时候,希洛应该正在教会的大教堂里,进行他的婚礼仪式吧?

    那位罗林家的吉尔小姐,也算是得偿所愿,终于成为了这个世界上身份最尊贵的女人?

    哼……

    陈道临不由得有些心中古怪。忽然想起了,自己最后一次见吉尔的时候。吉尔带着深深的恨意,面对自己……

    “唉,好好的,我想这些事情做什么。”

    陈道临撇撇嘴。

    他在树丛里躲藏了会儿,然后身子小心翼翼的没入了地下。

    土行术施展开来,他甚至不需要用什么隐身术,就身体直接在地下穿梭。只要辨明了方向就好。

    大白天的,皇宫里虽然守卫力量被抽调大半。但毕竟还是有些巡逻的御林军,以及宫廷仆人会来往走动。

    这些人当然不会知道,就在他们的脚下,地面之下,有一个人正在飞快的穿梭。

    陈道临连续用了几次土行术,每一次从地面冒出来的之后,都只是为了辨明方向和确定路径。

    就这么无惊无险的。他已经深入了皇宫深处。

    这里是一片花圃。

    如今深秋季节,花圃之中自然一片凋谢萧索之色,陈道临身形敏捷,冒出地面之后,飞身就窜到了一棵树后。

    花圃旁是一片房子,这是一条走廊。一片房屋已经被隔成了一间一间。

    陈道临暗暗辨认了一下周围的方向——在皇宫之中,其实要辨认方向非常简单。

    因为皇宫之中,有一个亘古不变的参照物:那座白塔。

    白塔是在皇宫的正中央,任何之后,只要根据天上太阳的方位。再参照那远处高耸的白塔的位置,就可以大体的判断出自己所在皇宫中的大概位置了。

    陈道临知道。自己已经接近目的地了。

    这里是一片皇宫之中专门划出来,给宫廷仆从,宫廷女官等人居住的场所。

    眼前这条走廊后的一片房子,从房屋的大小规模看来,应该就是某一个身份比较高的女官才有资格居住的。而且周围的花圃呈现出一个“回”字形,仿佛天然的就形成了一个半封闭的院落的构造。

    也只有颇有身份的宫廷女官才有资格住这种地方吧。

    陈道临侧耳听了听动静,过了半天,确定了没有人经过,才身子从大树后闪出。

    飞身来到了这片房屋前,在中间的一扇门前站住。

    看了看面前这房门上的锁,陈道临笑了笑,对着这锁吹了口气。

    啪嗒。

    锁头自动松开,陈道临倒是愣了一下。

    这锁头松开之后,可以看见上面斑斑铁锈,都已经腐蚀烂掉了小半。

    很显然,这房间也不知道被锁了多少日子了。

    陈道临闪身进了房间里,随手把门关上。

    这里明显是一个很大的套房。

    外面一间是客厅,摆放了几张桌椅。

    陈道临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房屋里充满了一股子浓烈的腐败发霉的味道,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通风换气了。

    地上和桌面上椅子上,厚厚的一层灰。

    伸手一沾,这灰尘居然有一指那么厚!

    “太可怕了。”陈道临叹了口气:“皇宫里居然有这么脏的地方?”

    心中不免有些疑惑,这皇宫之中,居然也有这等地方?难道那些平日了负责打扫的宫廷仆从,都是偷懒吃干饭的吗?

    客厅之中就这么几把破旧的桌椅,那木头都已经几乎烂掉了大半。

    陈道临走过去,只轻轻摸了摸那椅扶手,就听见一声闷响,一条椅腿就断了,哗啦一下整张椅子垮在了地上。

    见鬼!

    陈道临苦笑,这椅子到底有多少年头了?

    这地方怎么好像有年头没有人进来过的样子?

    他摇摇头,仔细回想了一下心中的记忆,确定自己没找错地方。

    穿过客厅,来到了里面的房间。

    这很显然是一件女人的卧室。

    或者说……这里,曾经是属于一个女人的卧室。

    房间还算宽敞,一张单人床放在最里面,床架上空荡荡的。只是从那床架的造型,大概可以判断出几分阴柔秀气的味道。

    墙角,一张立式的梳妆镜,静静的立在那儿,那铜质的镜子已经锈迹斑斑。绿色的铜锈,几乎蔓延了大半的镜子。

    周围两面墙壁。却是高大的书架。

    很显然,这里曾经的主人是一个博学爱书之人。

    这两边高大的书架,虽然此刻已经是空荡荡的,但是可以想象,这里曾经摆满了书籍吧……

    窗前,一张书桌静静的放在那儿。

    桌上的灰尘很厚很厚。

    陈道临走到书桌旁,却忽然眼神一动。

    这书桌上,只剩下了一件东西。

    那是……

    陈道临小心翼翼的将这件满是灰尘的东西捡了起来。

    “风铃?”

    是的。这正是一串风铃。

    或者说……它,曾经是一串风铃。

    遍体绿色的铜锈,已经让它看不清本来的面目了,中间的铃铛已经锈死,只怕再怎么摇,也不会再发出声音。

    原本穿着铃铛的绳索,大概原本是红色的绳子吧。却已经烂成了几截,捏在手里,手指稍微一撮,就化作了粉末。

    陈道临看着这串风铃,忽然心中泛出了一丝淡淡的叹息。

    看着这张桌子上的灰尘,他忽然伸出手来。凌空在桌面上轻轻一拂。

    桌上的灰尘,立刻就被无声无息的扫去了一大片,露出了灰尘下本来的桌面。

    那木质的桌面上,却细细的刻着一些有趣的痕迹。

    痕迹的刻痕,笔画很笨拙。甚至有些幼稚。

    桌角上,浅浅刻着的。却仿佛是一朵……

    郁金香花。

    陈道临看着这朵郁金香花,仿佛呆了一下。

    郁金香?

    怎么走到哪里都能看到这个东西。

    陈道临摇摇头,他将手里的那串风铃收进了怀中。

    四顾寻找了一遍,最后,他在那张床架下,找到了自己寻找的目标。

    这是一只铁箱子。

    铁箱用了软木内衬,密封的倒是不错。

    虽然铁箱外面几乎锈得快烂掉了。不过打开里面,软木的内衬倒是还有大半完好。

    厚厚的绸缎紧紧包裹着什么。

    陈道临小心翼翼的将这绸缎打开。

    一层一层,一层一层……

    仿佛包裹得极为用心,极为仔细。仿佛当初将这些东西收藏好的时候,主人那细致和深深的用心,都体现在了其中。

    打开之后,陈道临愣住了。

    这……

    这里面的东西,原来……只是……

    只是几本书。

    甚至,这几本书,也是外面大街上就能随随便便买到的最最常见的书本。

    “《大陆通史》?”

    陈道临愣了愣。

    这般小心翼翼,如同收藏瑰宝一般收起来的东西,却居然只是几本《大陆通史》?

    虽然看书本已经泛黄,好几处地方已经出现了干裂,破散……好在这书本的纸张大概是极为上等的材料,用药物熏过的,倒是没有蛀虫。

    但是一看就是有很多年头的古书了。

    捏在手里,明显感觉到纸张已经非常的脆,仿佛只要稍微用点力气,就会散裂。

    摆在上面的第一本,是《大陆通史》第四卷。

    陈道临一时好奇,随意翻开,却发现这书卷里,还夹了一件东西。

    这居然是一片纯金的树叶造型的……书签?

    夹着书签的这一页,陈道临一眼扫了过去……

    内容倒是很简单。

    罗兰帝国的《大陆通史》,陈道临早已经读过,以他魔法师超强的精神力记忆力,几乎可以倒背如流了。

    只看这一章的开头,就立刻回忆了起来这一篇的内容。

    《大陆通史》第四卷的这一篇,记载的内容是:罗兰帝国开国大约五百多年的时候,皇室曾经出现过一番变故,当时在任的皇帝不到三十岁就病故,留下了幼儿寡母。而罗兰帝国皇室另有其他几个野心勃勃的亲王,当时为了争夺皇位,引起过一番纷争。

    倒是那位病死皇帝的妻子,一个名字叫索非亚的皇后,在为难的时候,挺身而出。而这位索非亚皇后,出身于一个大贵族家庭,靠着娘家的背景势力,终于稳定了局面。捧了自己的儿子加冕为皇帝。皇帝年幼无法执政,而这位索非亚皇后却颇有一些才干。居然就联合了自己娘家的势力,将帝国的国务执掌了起来。时间长达九年之久!

    那位索非亚皇后执政期间,国家颇为平稳安康,民众也很是安乐,算是一个不错的当家人了。而且那位索非亚皇后,生性很是果敢,甚至胆色比常人还强!期间曾经有南方贵族不服女人执政曾欲掀起叛乱,都被她用一系列的拉拢分化。然后逐个剿灭。其中的政治手腕,恐怕连那些久经宦海的老政客都自叹不如。而对曾经和自己的儿子争夺皇位的几个亲王,她后来也是极有策略的一一对待,那些誓死顽抗的家伙就狠狠打击,该关的关该流放的流放,而那些最后服软的家伙,就削了权柄。用荣耀的空头衔养着,以示自己的仁慈。

    后来在幼皇长大之后,曾经为了权力的问题,和她发生过一番争执,只是碍于传统,和皇帝长大之后。帝国上下的声音都是希望皇帝执政,那位索非亚皇后这才终于将权力交出,只是不到半年之后就郁郁病故了。

    ——罗兰帝国的这一段历史倒是没什么可说的。

    不过让陈道临意外的是,在这片文字记载下面,居然有一行手书的小子。显然是阅读这本大陆通史的人,看到这里。心有所感,自己记录下的一些心得或者是体会。

    这句话是这么写的:

    “只恨身为女子,不得时也!心中丘壑,如遇得良机,恐怕此女不下于武周!”

    陈道临看到这里,目光顿时就是一动!

    武周!

    ……

    武周是什么意思,陈道临自然是知道的。

    那位被誉为中国古今第一女强人的,一度短暂取代李唐而自称大周女皇帝的——武则天!

    可这么一本罗兰人的《大陆通史》上居然出现了武周这么一个词,那就显然是不正常了。

    幸好,陈道临认出了这行手书的笔迹。

    “杜维?”陈道临苦笑:“你倒是真的什么都敢写。”

    不过再一想倒也释然了:反正就算杜维这么写了,别人看了,也看不懂是什么意思的。

    这后面的几本书,都是《大陆通史》,准确的说,都是有杜维手书心得笔记的《大陆通史》

    陈道临只翻了几页就失去了兴趣。

    不过,在这几本《大陆通史》后,却还有一本薄薄的册子。

    白色的封皮,仿佛是一个笔记本的样子。

    缓缓翻开……

    陈道临微微有些意外。

    这……好像是一本日记?

    那娟秀的罗兰文字,笔迹细腻而工整,显然是出自一个女子之手。

    陈道临随意翻开了一页来……

    “今天,他终于娶了她。整个帝都都在欢呼,欢呼帝国最伟大的英雄,终于娶了女皇陛下。我站在一旁看着他,看着他红色的头发,看着他亲吻卡琳娜陛下,心中有一种哀恸的感觉。

    是的,他依然是那样光彩夺目,这个世界仿佛所有的荣光都是属于他的。

    而我,永远都是这么不起眼。

    我……大概永远都只有躲在一旁,偷偷的仰望着他,仰望着他的荣光吧。

    好想哭一场……

    其实,大概没有人会在意。

    今天……是我的生日。”

    `

    【各位,今天是八月三十一日。

    今晚十二点后,就是九月一日了,新的一个月开始!

    我说过了,九月份我要拼一下月票榜的,我只是想看看自己能做到哪一步,拼一下月票,也给自己一点动力来码字更新。

    所以,今晚,十二点,会更新一章!抢这个时间更新,是为了在新的一个月到来的第一时刻,抢月票!

    我想请大家能支持我,把你们九月份的第一张月票投给我吧!

    今晚十二点,我在。

    你们,在不在?

    ——跳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