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六十二章 【皇帝的婚礼】

第四百六十二章 【皇帝的婚礼】

    第四百六十二章【皇帝的婚礼】

    往年深秋的时节,帝都多雨。这座临着澜沧江的大陆雄城,在每年十月和十一月的时候,都会呈现出一个烟雨飘逸的风景。

    尤其是在城北,郊外,临着澜沧江沿岸的店铺,旅馆,都会开辟出临河的位置来,供有人在这里赏玩。

    澜沧江上在蒙蒙细雨之中缓缓而过的商船货船,仿佛在烟雨之中穿梭,这景致也是格外有那么几分味道的。

    可今年,这淡淡的飘逸味道,却被一股浓烈的喜庆色彩所掩盖了。

    从帝都港口码头开始,沿着澜沧江往东的十里河道,河道两侧岸上张灯结彩,漂亮的绸缎绑扎成了彩棚,延绵十里!期间点缀了一些各色彩灯,尤其到了晚上掌灯的时候,两岸之间,这澜沧江就如同在灯光之中流淌的一条玉带。

    这几日河道上也格外的热闹。

    从东而来的一支支满载的船队,也是张灯结彩而来,从船只的吃水线和慢慢的货舱看来,显然是满载而来。

    这些船队,大多数挂着罗林家的旗帜。

    从南方的罗林平原而来,罗林家的子弟,家族之中的元老,有头有脸的人物,蜂拥而来。

    一支支船队,满载着各色各样的货物,礼物。

    天南地北的特产,东海的珍珠,南洋的香料,北方的宝石……

    尤其是最近三天,几乎每天都有规模惊人的船队抵达帝都码头。

    码头上热火朝天。那些在码头搬运货物为生的劳力几乎累吐了血,往日还需要拉帮结派互相争夺生意。如今却反而一团和气,大家几乎每天从早累到天黑,都有干不完的买卖,甚至时常有半夜的时候首领被人拍门叫醒,要求他召集人手去港口卸货。

    帝都城中,各大城门也都是被装饰一新。

    往日里那些昂贵华丽的绸缎,此刻却扎满了城门内外道路两侧的大树上,城卫军的士兵和治安所的巡逻士兵。都下发了崭新的军服。

    穿着崭新的军服,穿着锃亮的皮靴,士兵们一个个都是昂首挺胸,竭力拿出自己最足的精神来。

    皇宫前的广场上,几乎被打扫得一尘不染,甚至每过一阵风,就会立刻跑出一队仆从来清扫一遍。

    而就在皇宫以南。那片贵族豪门聚集的地区,在那条罗林家伯爵府的路口,从路口开始,一直到罗林家伯爵府大门,沿途地面上都被洒满了鲜花的花瓣!

    整个帝都,被浓妆上了一层喜庆的色彩。仿佛过节一般,气氛越来越浓烈。

    就连那大大小小的商铺,旅馆,酒店,也都是打出了通告来。推出各色符合喜庆色彩的物件商品。

    还有的直接为了招揽客户,就大肆减价。

    帝都里每天消耗的酒水比平日翻了一倍有余。而所有的高档的订制衣衫的店铺,尤其是对顶尖的那几家,裁缝几乎都已经分身乏术——所有的豪门贵妇,所有的千金贵族小姐,都在纷纷赶制最新最漂亮的晚礼服。

    这一切,当然只因为一个原因:

    新皇希洛陛下的大婚!

    这位新皇帝,要迎娶罗林家的小女儿,那位美丽的吉尔小姐!

    而这位罗林家的小女儿,即将成为这个帝国最最尊贵的女人!

    ……

    “帝国最尊贵的女人?”

    早晨的时候,站在街头,刚刚从一家销金窟里走出来,彻夜的狂欢,留下了苍白的脸色在脸上。

    大脑门的罗斯伸了个懒腰,脸色有些古怪。

    昨晚那个陪自己狂欢的姑娘,柔若无骨的身段让他品尝到了一番美好的滋味,此刻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腰,罗斯一瘸一拐的走上了自己的马车。

    是的,他的断腿其实已经基本痊愈了,但是他一直还在很小心的度日,如果希洛再次征召他的话,那么这位比利亚伯爵一定也会很快再次“意外”的断上一次腿。

    想起昨晚在这个销金窟里,那些风尘中的女子们谈论起这场即将到来的大婚,说起那位罗林家的吉尔小姐。

    “帝国最尊贵的女人?”罗斯坐在自己的马车里暗暗笑着。

    帝国最尊贵的女人,在西北才对。

    马车缓缓行驶在街上。

    罗斯感觉到有些气闷,拉开了车窗——他一直都更喜欢骑马,但自从“意外”断腿之后,他只能把骑马这项爱好暂时戒掉了。

    此刻身上还满是烟草酒精和香粉的味道,罗斯拉开了窗户,感受着早晨的凉风,才觉得不那么气闷了。

    可就在马车走过一个街头路口的时候,罗斯那随意看着街道旁漫无目的的眼神,陡然一紧!

    目光猛的一收缩,随即他呆了一下。

    用力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去,可方才目光所到的那个地方,却已经空荡荡的,再无一人……

    “我……眼花了?”

    ……

    …………

    陈道临手里拿着一个熟透的红色果子,用力咬了一口。

    这是罗兰帝国特产的一种水果,口感香甜微酸,很符合他的口味。

    在西北的时候,却是吃不到的——这个世界,没有便利的交通,没有好的储藏手段,水果这种容易腐烂的东西,自然就只能在原产地吃到了。

    南方的果子,运到西北的话,只怕就烂得剩下一个果核了。

    陈道临大摇大摆的走在街头。他甚至都没有戴帽子,就这么摇摇晃晃的在帝都的街头漫步而行。

    他并不怕有人认出自己。

    用了一个简单的变形术,将自己的脸部轮廓改变了之后。此刻的陈道临,已经变成了一个褐色头发。眼睛深凹,鼻梁高高的样子。这是一个典型的帝国中北部人的相貌。

    穿着一件灰色的棉袍,一双脏兮兮的皮靴,陈道临一边在街头走着,一边看着两旁店铺张灯结彩,看着路口挂出来的彩灯,看着那穿着锃亮铠甲走过的巡逻士兵……

    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古怪的微笑。

    ……

    回到了位于阿喀琉斯大街的一间旅馆——这件旅馆原本属于李斯特家族,如今却已经被转卖给了另外一个声明显赫的商会了。

    陈道临回到了房间里。看了看坐在窗户旁,一边喝酒一边看着窗外楼下的胡克船长,又看了一眼坐在角落的椅子上,捧着一本书正在静静阅读的迪克森。

    陈道临笑了笑。

    他将手里提着的一袋果子扔了过去,胡克接住了,拿起来看了一眼,又丢了一个砸向了迪克森。魔法师接住了。狠狠咬了一口,眼睛顿时一亮:“味道不错!”

    “大人,您的事情办妥了么?”

    胡克沉声道。

    陈道临摇摇头:“弗里茨总督家已经人去楼空。我打听了一下,这位总督被免职,罪名是他在东海任期内有渎职行为——唉,他在东海待了十年之久。若是想找的话,总是能找到小辫子,希洛把他罢免之后,倒也没有继续为难弗里茨家。听说他们一家已经离开了帝都,去了南方老家了。”

    迪克森的脸色一动。缓缓道:“老师,您是在担心卢修斯么?”

    陈道临“嗯”了一声。缓缓道:“那个小子平日里看上去倒是文文弱弱的,其实性子最是执拗,当初他分明不适合修炼魔法,却仍然在魔法上花了多年苦功。我只担心他这样的性子,恐怕没这么容易放弃——不管是对事,还是对人。”

    迪克森想了想,道:“就算卢修斯心中不甘,但有弗里茨总督看着他,想来也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他们不是回南方老家了么?这样也好。”

    陈道临走到桌子前,拿起水壶来灌了一口,长出了口气,目光闪动,沉声道“婚礼就是明天一早举行。到时候……就按照我制定的计划,我们分头行事吧。”

    ……

    安古洛最近的日子似乎有些难过。

    这位庞贝商会的所有者,帝国顶尖的大豪,帝国军队军械的供应商,自从新皇希洛上位之后,明显日子就远远不如从前那么潇洒了。

    不到一年的时间,帝国军队对庞贝商会的军械采购量已经直线下降了三分之一。还有庞贝商会的好些生意,都被其他的豪门暗中打压,蚕食。

    有的合作伙伴,甚至干脆就撕毁了契约,宁可赔偿他一笔违约金,也要和他划清界限。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那为新皇希洛,和这位庞贝商会的老板,不是一路人!

    只因为这一点,大家就有足够的理由不看好庞贝商会的前途了。

    原本在帝国之中仅次于郁金香工坊的庞贝商会,几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仿佛萎缩了下去。

    对于这些,胖子安古洛却仿佛表现出了极为镇定的态度。

    他仿佛丝毫看不出慌张。只是有条不紊的开始全面收缩自己的生意。庞贝商会从好几个行当之中主动撤了出来,将损失减到最低。甚至有些产业,也宁可不赚钱,只按照本钱就卖掉转让。

    当然了,凡是庞贝商会退出的领域,自然有一批“新贵”欢呼雀跃的疯狂涌入,取代了他的位置。

    这些“新贵”大多都是希洛加冕成为皇帝之后,提拔出来的一些新兴的贵族阶层和商会团体。

    对于这些人的嚣张,安古洛却仿佛丝毫不在意,甚至背后人议论纷纷,说庞贝商会已经日薄西山了,这胖子也仿佛浑然不在乎。

    他只做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他去了一趟魔法学院,和魔法学院签署了一份为期三年的供货契约。庞贝商会将会在未来的三年时间,全面负责魔法学院对外的各种魔法研究材料和魔法药材的采购订单。

    谁都知道和魔法师做生意是最赚钱的行当——虽然一个魔法学院,总的订购量。数额似乎并不足以全部抵偿庞贝商会损失的那些生意。

    但是,魔法材料的生意。利润却是极大的!

    而安古洛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主动跑去军部,求见了一下那位新任的军务大臣,罗林家现在的领袖,阿克尔将军。

    阿克尔原本以为这个胖子是来求饶的,或者是求自己高抬贵手的。

    可出乎阿克尔的预料。

    在见面的时候,安古洛这个胖子居然神色很平静,他的态度虽然很客气谦卑。但是却绝谈不上卑躬屈膝。

    这个胖子用一种近乎平静的态度,主动对阿克尔提出了一个要求,他表示,因为庞贝商会生意收缩,所以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恐怕很难继续保持对帝国军队的军需物资的供给了。

    他带来了一份清单,主动要求,全面取消这份清单上的所有之前未曾完全的供应合约。

    阿克尔看了一眼这份清单。这几乎是帝国军队每年和庞贝商会交易额的三分之一!

    也就是说……一旦阿克尔点头的话。

    那么庞贝商会最大的收入来源:帝国军需物资的供应,立刻就会减少三分之一!

    没了三分之一的生意和收入,哪怕是对于庞贝商会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来说,也都是伤筋动骨,大伤元气的!

    阿克尔有些意外。

    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看了一眼这个胖子。然后……

    他同意了安古洛的请求,在那份清单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当这位胖胖的富豪客客气气的告辞之后,阿克尔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沉默了很久。

    后来,他对身边的副官说了一句话:

    “这家伙比所有人料想得都聪明,聪明得多!”

    ……

    希洛上位。自然要提拔一批属于他自己的新班底。

    相对于先皇的那一批臣子,希洛提拔出来的这一批人。也就是所谓的“新贵”。

    既然这些人成为了新贵。那么接下来,一个必然的规律就是:这批新贵,必定是要对之前的既得利益的团体发出挑战的!

    这是必然的规律。

    所有的利益就是一块蛋糕,从前的老人有资格吃这些蛋糕,那是因为他们位高权重。

    可现在,这些新掌权的人,自然要求重新分配这块蛋糕的。

    蛋糕还是那块蛋糕,新来的要分,那么必然的……就有老人会吃不到了!

    抢老人的蛋糕,抢谁的?

    毫无疑问,庞贝商会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抢夺对象”。

    庞贝商会一直都是先皇马尔希陛下非常信任和重用的。谁都知道希洛是如何上位的……那么对于先皇最最重用的军队的供应商,现在……自然是要换人来吃蛋糕了!

    抢别人或许还有风险,但是,抢庞贝商会的话……就算是希洛,也只会乐见其成的。

    而安古洛这个家伙聪明之处就在于,他很识时务。

    他不等别人来抢,就主动先退让了。他让出了很多生意和行当,让出了一块块蛋糕,主动丢给了那些新兴的势力来霸占。

    他主动跑去军队之中,要求削减自己的军需供应的生意。

    这就是壁虎断尾。

    与其等着别人拿着刀子来捅自己,还不如自己先主动给自己一刀。

    至少,刀子操在自己手里,自己下手的时候,还能把握拿捏轻重分寸。

    主动削减了三分之一的生意,足够让很多人满意了。

    安古洛至少有一点看得很准。

    新皇希洛或许会很乐意削弱自己。但是,这位新皇帝绝不会希望自己的庞贝商会被人彻底干掉干垮,被彻底取代。

    庞贝商会毕竟是帝国军队的最大的军需物资供应商之一!无论是军械,军需,还是军粮的贩运。

    做这行的生意,至少都需要供应商自己有雄厚的实力才行。

    你得有强大的生产能力的工场工坊,你得有贩卖粮食的雄厚实力。

    而且,以庞贝商会对帝国军队的供应量……若是一旦贸然庞贝商会被打垮了,那么随之而来的直接的结果就是。帝国的军队的军需供应,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陷入混乱!

    军队的士兵每天都是要吃饭的!

    军队的士兵每天都是要穿衣服的!

    军队的士兵每天都是要佩戴刀剑武器的!

    你总不能让士兵忽然饿着肚子。光着屁股去前线和兽人对峙吧!

    即便庞贝商会从来不是自己的心腹,但是希洛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彻底把庞贝商会灭掉。

    一来,是为了军队的稳定。二来……从前不是心腹,不代表将来收服不了他们。

    庞贝商会主动让出一部分利益来,就证明了他们至少是识时务的。

    这一点,就很好,很聪明。

    ……

    让所有人都很意外的是,在疯狂的抢夺原来属于庞贝商会的各个生意的份额。这么一场分赃盛筵之中,罗林家族,这个最大的“新兴”势力,却分毫未能动!

    阿克尔亲口下了命令:“原来属于庞贝商会的那些生意,罗林家一个金币都不回去沾!”

    ……

    十一月一日。

    上午,御林军仪仗队就已经列队走出了皇宫。

    嘹亮的礼号吹响。

    鲜花,鼓声……人潮蜂拥云集在了皇宫的广场上。

    热闹的场面。宛如新年之夜一般。

    从皇宫广场到凯旋大街,长达三里的将成为婚礼仪式的游街路线。

    一直到罗林家伯爵府的大门。

    御林军红羽骑的骑兵们,穿戴着崭新的铠甲,列队而行,而在骑兵簇拥的中间,骑着一匹白色骏马。穿着那一身华丽礼服的,正是新皇希洛陛下。

    道路两旁已经被戒严,但仍然不妨碍帝国的民众在军队组成的人墙之后,云集在道路两旁观礼。

    当队伍来到了罗林家伯爵府外的时候,正是正午时分。

    轰鸣的礼炮声传来。皇宫之中,以及帝都的各大城门。早已经预备好的礼花开始点放。

    虽然是白昼,礼花看起来似乎没有夜晚夜空上绽放的那么绚丽夺目,但是轰鸣的礼炮,却依然给这日子添加了几分庄严。

    那位罗林家的吉尔小姐,万众瞩目的帝国皇后,早已经盛装,华丽无匹的礼服,美艳动人的容颜……她被希洛皇帝亲手牵着,走上了一架双人马车。

    两人就在马车上肩并肩,站在马车上,随着车轮缓缓转动,在前后队列整齐的红羽骑的簇拥之下。沿着凯旋大街开始巡视,接受全城的民众的欢呼。

    婚礼最后举行的地点,是在帝都光明神殿的大教堂。

    婚礼由帝国光明神殿现任教宗海因克斯陛下亲自主持——这也是皇帝和皇后独有的待遇。

    光明神殿的大教堂虽然能容纳上千人……但是此刻也已经几乎被挤满了。

    帝国几乎能排的上号的贵族豪门,罗林家族的有头有脸的人物……护卫,宫廷礼仪官员,各个方面的代表,魔法学院,魔法学会,魔法师工会……

    甚至让人意外的是,就连远在西北的郁金香家族,都派来了一名使者,送来了一份礼物。

    可以说,此时此刻,在光明神殿的这座大教堂之中,出席的人,几乎囊括了现今罗兰帝国统治阶层的所有头面人物!

    假如有人,此时此刻在这里丢下一颗炸弹的话……只怕明天罗兰帝国就要整个改朝换代了!

    此时此刻,整个帝都,几乎所有的防御力量都集中在了教会的附近周围。

    城卫军,治安所,以及……御林军红羽骑!

    几乎都将最精锐的力量拿了出来,光明神殿教会附近所有的街道,内三层外三层……

    民众们还在远远的凯旋大街上欢呼,看着那不停点放的烟花,一切都如同过节一般。

    ……

    城北,陈道临站在一条水渠旁,看了看天空上远处那淡淡的烟花的痕迹。

    侧耳听了听那远处随着风传来的人潮欢呼的声音……

    陈道临轻轻一笑,咧了咧嘴。

    “人心……哼。”

    陈道临的笑容里满是嘲弄。

    这些帝都的民众,大概已经忘记了就在十个月之前的那个夜晚。他们曾经拥戴的那个皇帝,被谋杀在了皇宫之中。

    而如今,这些民众却依然向那个谋杀了先皇的罪犯欢呼?

    民心……不过就是可以被随意愚弄的东西而已。

    他缓缓的给自己穿上了一件奇怪的密封的皮衣,然后,跳进了水渠之中……

    `

    【我有一本已经写完的老书,从来没有在网络上发表过,名字叫《天火燎原》,现在我发在了我的微~信上,免费给大家看,全本,免费!

    想看的,就请加我的微~~信吧

    我的微~信~号,直接搜索“跳舞”就可以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