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好大一份礼】

第四百五十四章 【好大一份礼】

    第四百五十四章【好大一份礼】

    西北要塞?!

    西北要塞??!!!

    陈道临真的感觉自己的双腿有些打晃了。

    “你,你你你再说一遍,我刚才耳鸣了,可能是听错了,你再说一遍,接收什么?”

    这个军官面色平静,然后缓缓吐气,字正腔圆,说了出来:

    “西北要塞。”

    ……真的是西北要塞?!

    这可是罗兰帝国西北边疆面对兽人王国的军事重镇啊!

    是帝国的卡巴斯基防线的西北段的军事防线,边境的重要关口……兵家必争之地!

    陈道临傻了。

    过了几秒钟之后,他猛然跳了起来,叫道:“开什么玩笑!!!”

    他指着这个军官:“是你疯了,还是你们公爵疯了!西北要塞?西北要塞那是什么地方!帝国的边防重镇,怎么可以交给我来接收?!”

    陈道临面色狰狞,面红耳赤,仿佛就差要扑上来咬人了,大叫道:“那个女人是失心疯了吗!就算是她想嫁人想疯了,也不能拿这种地方来随随便便给人吧!!为国戍边,镇守边疆不是你们郁金香家的天职吗!!怎,怎么,怎么会……”

    这个军官皱眉,盯着陈道临,看得出来他也压抑心中的怒火。

    “达令法师。”这个军官沉声道:“虽然公爵大人下令让我在面对您的时候要表现出足够的尊重,但是如果你还这样一再出言辱及我们家主的话。拼着被家主责罚,我也会……什么嫁人云云的疯话。还请您最好不再提起!”

    “哼!”陈道临怒气冲冲,正要破口大骂,忽然之间,他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强行压下心中的冲动,陈道临板着脸:“你先说说……这个接收西北要塞是怎么回事,你们郁金香家……”

    这个军官摇头:“根据公爵大人的命令,西北独立师已经全军做好了开拔准备,西北独立师将全军撤出西北要塞。撤离努林行省,全军回到我郁金香家领地内部进行修整和训编。”

    陈道临咬着牙,额头青筋乱跳:“那……这个命令是什么时候下达的?”

    “……大约十多天前。”军官对这个问题倒是并没有隐瞒:“也就是公爵大人来到您这里做客的前一天。”

    陈道临呆住了。

    也就是说……这个女人并不是忽然心血来潮,要把这个西北要塞送给自己当嫁妆。

    而是……在十几天前就做了这个决定?!

    十几天前,老子还没摸你没亲你啊!!!

    好吧,先暂且不提那个什么狗屁求婚的事情。

    当务之急,是这个西北要塞的归属!

    西北要塞这地方。陈道临哪里敢去沾手?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军事重镇!

    是保卫帝国,外拒强敌的军事要塞!

    西北独立师三万军队驻扎在这里,才保证了西北要塞的安危。

    把这么一个要塞交给自己?

    陈道临全部人马才不过将将一万多人,而且其中还有不少老弱妇孺。

    蒙托亚和马丁两人几乎都快累出血了,军事组现在也就几百号人而已。

    几百号人去驻守西北要塞?

    哦,不对……这么说并不准确。

    因为事实上。所谓的“西北要塞”并不只是单独的一个城关堡垒。

    准确的说,“西北要塞”是罗兰帝国的卡巴斯基防线的西北段。

    大约覆盖了数十里长度的一个……要塞群!

    是的,这是一个要塞群!

    大大小小的军事堡垒有数十个,地点重要的有十几个之多。

    以及这些要塞群之间联系的甬道,城墙……

    在战争时代。西北要塞曾经驻扎过十多万军队!

    而现在西北独立师也是三万多人。

    而自己……

    靠着军事组那几百人去想占据这个西北要塞群?

    几十个军事堡垒里,每个堡垒塞两三个人吗?!

    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盯着这个军官,用很认真的语气,问了一句话:

    “我想问一句……你们家公爵大人,到底和我有多大仇恨?”

    ……

    …………

    这个军官看着陈道临,他眨了眨眼睛,回答居然也是一丝不苟的语气。

    “达令法师,我们家主和您应该是没有仇恨的。准确的说,和我们家族结怨的人,在帝都。”

    这话说的倒是毫不含糊——你有种!

    陈道临眼皮跳了跳。

    “事实上,西北独立师之前叛乱的消息并不是秘密了。”这个军官双手负在身后,挺直腰板,缓缓道:“我想达令法师应该对这个消息并不会太陌生。”

    “……我听说过一些。”陈道临点点头:“可是……你们公爵大人不是已经顺利平叛了么?”

    军官冷冷一笑:“既然有些人视我郁金香家为眼中钉,那么我郁金香家的儿郎们为什么还要为他去戍边?难道他们在背后已经对我们举起了屠刀,我们还要在边疆为他们和兽人厮杀么?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吧。”

    “…………”

    陈道临说不出话来了。

    过了好久,他才苦笑道:“那……也用不着把这个要塞交给我吧?你们可以……交给帝国,嗯,听说雷神之鞭就在木兰城,让他们去接收就是了。”

    这个军官听到这里,脸色就有些古怪,他看了陈道临一眼,淡淡道:“达令法师,你大概对西北要塞的来历不太了解吧。”

    “呃?”

    军官的面色严肃起来,语气凛然。沉声道:“西北要塞是我们西北人建造的,每一块砖。每一块石头,都是西北人用汗水,用鲜血浇筑出来的。当年建造的时候,所有的费用都是我郁金香家出的,无论是人力,物力,财力,都是我郁金香家一力承担!如今。这东西,就算是我们不要的……哼,你认为我们会高高兴兴的送给那些对我们举起过屠刀的混蛋吗?”

    “那……那你们就交给我?!要是我也不要呢!”陈道临瞪大眼睛。

    “您当然可以不要。您当然也有权力拒绝接收。”军官摊开手,一脸很坦然的样子:“公爵大人派我来的时候,就已经说了,如果您不要的话,这西北要塞就扔在那儿吧!不过……若是这地方被兽人占去了。只怕第一个倒霉的就是达令法师您了。”

    ……你们够狠!!!

    陈道临额头冒出了冷汗。

    仔细想了好几遍,陈道临发现自己面临了一个极为倒霉的情况:

    明知道前面是一个大坑,但是自己还是不得不跳啊!

    现在的局面是,陈道临的这片领地,就像是一个新生的幼儿,生活在一个安全的房屋里。

    房屋的外面就是豺狼虎豹——兽人。

    之前这个幼儿活得很好。是因为这个房屋有一个非常坚固而安全的大门——西北要塞。

    而现在,这个大门即将不存在了!

    那么外面的豺狼虎豹,如果一旦跑进来的话,第一个要倒霉的,就是距离边境最近的陈道临的领地!

    他的选择只有三个。

    第一个么。就是希望有别人来占据西北要塞,充当挡在自己前面的坚固的大门。郁金香家不干了。那么最好就是雷神之鞭来接手——可郁金香已经表明了态度了,给谁都不给希洛!

    这个军官说了一句话,让陈道临感觉到了一丝寒气。

    “如果雷神之鞭进驻西北要塞的话,那么当他们的士兵的脚步踏入西北要塞的那一天,就是我郁金香家全军动员,挥师东进的日子!”

    这话……够狠!

    那么第二个选择就是……老子不陪你们这些疯子玩了!你们一个是郁金香公爵,一个是皇帝,你们要掰手腕子,你们自己掰吧!我惹不起,我躲!

    除非陈道临可以放弃现在已经建造得七七八八的新城和这片基业,带着自己的全部人马撤离这里,跑到帝国内陆的其他地方去——可这一点基本不可能。

    西北这个地方是希洛鞭长莫及的地区,陈道临才能在这里发展,若是跑去其他地方的话,说不定希洛就直接派兵剿灭了自己。

    况且,这么一片基业,陈道临自己也舍不得放弃的。

    那么第三个选择,也就是目前看来唯一的选择了。

    也就是……

    接收西北要塞。

    想办法把这个篱笆扎紧一些,自己的力量虽然空虚,但是防御虚弱,总比彻底不设防要好多了吧?

    “操你大爷啊!!”

    陈道临泪流满面!

    这个军官看着满脸便秘表情的达令法师。

    他默默的退后了半步,然后缓缓弯腰,对陈道临行了一个军礼。

    “达令法师,若是您同意接收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请您多多指教。”

    “呃?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公爵大人为了让您能顺利接收,更快的熟悉西北要塞的一应情况,特意派了我来辅佐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我将会留在您的身边,随意为您参赞关于西北要塞的军事防务问题。”

    这个军官微微一笑:“忘记自我介绍了,我的名字叫做洛维,之前一直在公爵大人身边,任职她的军事副官。”

    陈道临看了这个家伙一眼,抱着脑袋坐了下来,满脸的愤怒和无奈。

    这个军官却缓缓从怀里摸出了一叠东西来,轻轻放在了陈道临的面前桌上。

    “这是什么?”

    陈道临抬头看了一眼面前这厚厚的一叠纸,好像是一叠各种文书契约一样的东西。

    “地契。”

    洛维淡淡道:“公爵大人说了,若是您答应接收西北要塞。那么这些东西,就是公爵大人赠送您的礼物。”

    “地契?”陈道临皱眉。

    “是的。”洛维神色不变:“公爵大人说。您是要做大事的人,但是目前看来,您之前购买的六千亩地,这片地盘还是太小了些。所以……”

    他指着那厚厚一叠地契,淡淡道:“这些地契的土地,都是这里附近周围的一块块土地,根据我们的整理,已经连成了一片。也就是说。从您收下这些地契的时间开始,现在您的脚下,往南十五里到罗瓦城。往北八十里到西北要塞。往动二十里到努林行省边境,以及往西五十里。这么一大块地方,就全部属于您的了。”

    “……”

    陈道临站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洛维。

    “你说的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洛维淡淡道:“包括了在西北要塞南边的那个小镇,以及小镇上所有的房产物产。也全部都涵盖在了里面。当然了,小镇上的居民,如果愿意走的自然可以走,如果不愿意走的,愿意留下来的,那么也就算做是您土地上的人口了。”

    陈道临盯着面前这厚厚的一叠地契。忽然心中猛的一跳!

    这……

    这就是郁金香家的隐藏实力吗?

    努林行省境内这么大一片土地,居然……都是属于郁金香家的?

    看来在这一百四十多年的时间里,努林行省虽然一直是郁金香家和帝国之间的一个缓冲地带。

    但是郁金香在明里暗里,对努林行省境内的渗透动作,可真的不少啊!

    陈道临心中飞快的估算了一下。这一叠地契,总面积大概有好几千平方公里了。

    就算是放在现实世界里。也有两个地级市那么大了!

    这么大一片土地……就算是弄出一百万人口来,也足以放得进来!

    陈道临面色有些复杂:

    “好重的一份礼!”

    ……

    …………

    “西北独立师在南移?”

    帕宁皱眉看着手里的这份军情秘报。

    这是雷神之鞭直属的空中巡逻队送来的最新的消息。

    作为帝国最精锐军团之一的雷神之鞭,虽然没有配备多少空中战斗力量,但是也配制了两个空中巡逻大队,拥有数十架不同型号的热气球,用以空中侦察军情。

    这份情报就是作为斥候派出去的空中热气球的斥候队送回来的消息。

    根据情报,在前天晚上开始,空中热气球的斥候队,就以空中侦察的方式,发现了西北要塞的西北独立师有异常的动静。

    帕宁立刻大步走到了墙壁旁,盯着墙壁上的地图仔细的看了起来。

    他伸出手来,在地图上的一个方位缓缓的划了下来,正是请报上说明了,西北独立师南移的路线。

    “那个女人想干什么?”

    帕宁皱眉,他看着地图上的西北独立师的行军路线。

    “目标不是木兰城。”帕宁摇头:“她没这么冲动,也没什么疯狂。而且……行军的路线虽然是往南,但是却在渐渐的靠近努林行省的边境……”

    自言自语到这里,帕宁眼睛猛的一瞪!

    她……是要全军撤回郁金香家领地!!

    放弃西北要塞!彻底的放弃郁金香家把手了一百多年的西北要塞群!放弃帝国的卡巴斯基防线西北段!!

    放弃了……为国戍边的重任!

    帕宁脸色剧变!

    身为军人,如何不知道西北要塞的重要!

    这是帝国北拒兽人的重要军事防线!是帝国的国境线!

    郁金香家,居然真的放弃了他们承担了一百多年的使命!

    帕宁感觉到嘴巴里有些发苦。

    身为帝国军人,身为西北军事总长,帕宁心里立刻想到的是:西北要塞绝不能丢!

    这座不设防的重镇,绝不能丢!

    一旦让兽人发现了……那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虽然兽人这些年一直很安分,但是谁也不能保证那些野蛮的东西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当务之急,帕宁只能选择:分兵!

    分出一支军队,立刻去进驻西北要塞,把这座帝国的边境军事要塞,拿在手里!代替郁金香家,承担起为国戍边的重任。

    “……难道是逼我分兵?”

    帕宁仔细的思索着那个女公爵的用意。

    自己在西北只有两个师团的兵力,若是想拿下西北要塞,势必要分出一个师团出来——那么,留守在木兰城的兵力就要减少至少一小半了。

    还有,一个师团驻守在边境要塞的话,耗费的军需,给养,都要靠内陆源源不断的运输供给……

    这个女公爵,是想给自己甩来一个包袱么?

    帕宁的思路有些越想越沉重。

    她……到底想干什么?

    逼我分兵,给我造成运输补给的困难……

    难道是……她真的想打内战?!

    帕宁的脸色一下就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副官忽然跑了进来,送来了一封信。

    说是在总督府之外,有陌生人送来的,信就送到了门口,人就跑掉了。

    信封之上,指名道姓是写的让“帕宁亲启”。

    而信封的背面的图案则是……

    “郁金香花?”

    帕宁眼睛里猛然闪过一丝精芒。

    他沉住了气,缓缓拆开了信封。

    里面有一张纸,白纸黑字,就只有这么简单的一句。

    “你不动,我不动。你若往北,我就往东。”

    署名:弥赛亚。

    帕宁脸色一变:“这个女人……意思是,不许我派兵北上接收西北要塞?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勾结了兽人,把西北要塞卖给兽人了?不……绝不可能。郁金香家可能会做任何事情,但绝不会做勾结兽人的举动。她……”

    放下书信,帕宁陷入了苦思沉默之中。

    `

    【加我微-信,有惊喜派送哦~

    我的微-信号:跳舞,直接搜就可以啦~】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