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五十三章 【接收?!】

第四百五十三章 【接收?!】

    第四百五十三章【接收??!!】

    我这不是在和你商量,就是告诉你有这么一回事!

    ……陈道临傻了。

    全世界能把“求婚”这种事情说得这么霸气的,而且还是出自一个女子之口的,恐怕也只有杜微微这么一个奇葩了吧!

    好吧,如果说这也算是“求婚”的话。

    达令哥眨巴了眨巴眼睛,忍不住小心翼翼问了一句:“如果……我拒绝呢?”

    “……”

    杜微微充满杀气的瞪着陈道临,她很想说出“如果你不同意我就杀了你”这样的话,但是骄傲的杜微微却实在不愿意在此刻,在这件事情上撒谎。她很清楚,即便陈道临拒绝了,她恐怕也很难对眼前这个男人痛下杀心。

    “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杜微微深深吸了口气,她盯着陈道临:“那你就是我的敌人。我会毁了你。”

    她说的不急不满,用这种慢吞吞甚至有些平静的语气缓缓道:“你在罗瓦城的势力,我会连根拔起!这对我而言并不难,我只要让西北独立师往南移动几十里,做一个军事演习,就能轻易摧毁你的这个所谓的新城。不,我甚至只要放出风去说,郁金香家会要对付你,那么你刚刚召集起来才半年多的上万部众,很快就会星散——纵然你的那套宗教的把戏效果很好,但是短短半年时间,除了少数的真的被你蛊惑的虔诚教徒。大部分人跟随你,只是因为你能带给他们稳定优越的生活而已。在西北这个地方。我郁金香家的名字,远你比想象中的要威严得多。只要人们听说,我郁金香家要针对你的话,那么你的七成以上的部众都会很快离开你。”

    陈道临不说话了。

    杜微微说的话虽然难听,甚至是一个很刺耳的威胁。但陈道临却不得不承认,杜微微说的是实情!

    他想了想,脸上的表情依然还是充满了震惊。

    妈的……老子昨晚跑出来,只是打算让你痛打一顿算是给你出口气就是了……可我真的没想到。打完了之后还会附赠一个老婆给我带回家啊!!

    这个我牙没刷脸没洗,你忽然就说要结婚?这种事情……

    陈道临支支吾吾了好久,才小心翼翼道:“可是,你……你喜欢的是……”

    杜微微狠狠瞪了陈道临一眼:“我喜欢什么不重要!”

    她忽然低声叹了口气:“反正……我总要结婚嫁人的。以我的身份,那一天迟早会到来。而你……”

    她皱眉盯着陈道临看了会儿,摇摇头:“至少不让我太讨厌。”

    不太讨厌?

    不太讨厌就是你嫁人的标准?你去帝都大街上走一圈,看上去不讨厌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你嫁得过来吗?!

    陈道临无语了。

    “好了,我的决定你已经知道了。”

    杜微微忽然转过了身去,背对着陈道临——她的脸颊上浮现出了一丝让她自己都感觉到很难堪的红晕。

    却故意用冷冷的声音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么这事情就这么办吧!我会派人告诉你什么时候举行婚礼的!”

    说完这句话,这位女公爵,居然就大步往山谷外走去。

    她走得飞快。头也不回,就在陈道临的目瞪口呆之下,就飞快的消失在了山谷之外!

    陈道临呆若木鸡,愣在当场。

    杜微微的离去,陈道临根本没想起来要去阻拦。等杜微微走得已经不见人影了,陈道临才猛然醒悟了过来。

    他蹦了起来。对着山谷外的方向,大声叫道:“喂!!可是,可是,可是我他妈的还没有答应你呢!!!”

    “我……没答应呢!!”

    “……没答应呢!!!”

    “……答应呢!!”

    山谷内充斥着陈道临大声叫嚷的回声。

    可这个时候杜微微早就没了影子,任凭陈道临如何跳脚激动也是无济于事了。

    “这他妈的算怎么回事?!”

    陈道临心中憋了一团无名之火。

    原地转悠了好几圈,又抱着脑袋想了好久,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就一个晚上,事情就变成这种情况了?!

    终于,第一缕阳光投入了这片山谷之中,陈道临才冷静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先回去吧。

    ……

    聚居地的人已经都急疯了。

    昨晚自家的这位大老板才终于回来,可早上一看人又没了?!

    上回失踪好歹还派人送回了信。这次失踪,又是搞什么名堂?!

    更严重的是,那位郁金香女公爵也失踪了!

    天亮之后,郁金香家的驻地,护卫队发现女公爵不见了,顿时就疯了!

    那些眼睛都发红了的郁金香家的护卫,几乎把新城都要翻过来了,到处搜寻查找,甚至气势汹汹的要搜查神庙和陈道临等人的住地。

    结果在和蒙托亚为首的军事组对峙了片刻,差点就要打起来的时候,杜微微终于回来了。

    她是一个人回来了,第一件事情就是勒令部下不得造次,然后直接就吩咐人收拾行装。

    走人!

    这位女公爵去时匆匆,带着自己的护卫亲随队伍,飞速的离开了这里,然后就一路往北朝着西北要塞的方向而去。

    留下的蒙托亚等人,面面相觑。到最后大家才反应过来……

    咱们家的那位达令老板呢?

    这位女公爵是现身,然后又走了。

    可达令还没找到呢!

    人群之中,只有洛黛尔和巴罗莎两人,似乎神色有些古怪。

    巴罗莎忽然拉了拉洛黛尔的衣袖。将这位李斯特家的大小姐拉到了一旁去。

    洛黛尔的神色有些复杂,看着巴罗莎。

    事实上。如今的小精灵和这位李斯特大小姐的关系有些奇特。

    原本的当初两人的关系很很不错的。尤其是大家曾经一起随着陈道临一起出海,在海外经历了那一系列的冒险,后来又在东海的总督府里住过一段日子。

    那个时候,大家的关系和感情都是很好的。巴罗莎美丽而单纯,洛黛尔和巴罗莎两人建立了非常好的友谊。

    可这一次两人重逢之后,大家的关系似乎就有些怪异了。

    两个女孩其实都是心知肚明,这一切的原因,当然就是……

    因为那个男人!

    当初大家的关系很明确:巴罗莎是陈道临的小"qing ren"。而洛黛尔。只是陈道临的朋友。

    而现在,巴罗莎依然是陈道临的女人,而洛黛尔——她似乎很想成为陈道临的女人。

    所以,在洛黛尔来到了这里之后,她因为家族从小的培养以及自身的天赋和聪慧,加上也明确表示愿意投资陈道临的事业,所以她很快就和陈道临的一群班底打得火热。

    尤其是皮埃尔男爵父子。更是对这位豪门女继承人极为尊敬。

    而蒙托亚和马丁……马丁是出身暴风军团的,和罗小狗,卡曼,哥特出身同一支军队,自然和这位李斯特家的大小姐也颇有香火情。蒙托亚么……他什么都不管,但是洛黛尔对于他的军事组的军事训练计划非常支持。这让他很满意。

    事实上,内部的上上下下,对于洛黛尔和巴罗莎两人的情况,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但是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一点。

    相对于洛黛尔而言,巴罗莎这位真正的“女主人”的存在感实在太弱了。

    这个小精灵因为出身精灵族。她没有渊博的学识,没有洛黛尔那样从小接受精英教育培养出来的各种能力。没有能够给这个领地的所有的事务做出贡献的能力。

    而洛黛尔,则是在陈道临不在的这几个月时间里,几乎插手了许多事务,无论是皮埃尔负责的内政以及生产生意,还是蒙托亚等人负责的军事,她都能帮上忙,而且能提出很多极有建设性的建议,甚至这次在西北独立师出事之后,派出人去拦截那些商队,低价收购货物的主意,也就是出自洛黛尔。

    虽然嘴巴上不承认,但是在皮埃尔等人的心中,其实都不得不承认,如果说是作为未来的“女主人”的话,那么很显然,这位洛黛尔小姐,明显要比小精灵要出色得多。

    至少,她一定会是一位能辅佐丈夫的出色的贤内助。

    所以,很自然的,皮埃尔男爵等人,都在下意识的慢慢和洛黛尔建立一些交情,在合作的过程之中,也渐渐的熟悉起来。

    对于这一点,小精灵似乎毫无危机感——就连小女仆夏夏都看出来,这位洛黛尔小姐渐渐的有些喧宾夺主了,小女仆甚至也暗中提醒过巴罗莎,认为巴罗莎需要“做点什么”。

    但是这位小精灵,却从来都是保持着安静——她大部分时间只是会出没于神庙,面对那些虔诚的信徒,和他们交流,为陈道临宣扬一些威信。

    除此之外,领地里的任何生意,她依然不插手——她也很清楚自己不懂得那些事情。

    她每天做的事情,几乎就是接见一些最低层的信徒和神仆,然后,就是留在自己的住所之中而已。

    洛黛尔和巴罗莎两人虽然都在这里居住了很久,但是很微妙的是,两人仿佛平时很少会碰到一起。

    或者准确的说起来,倒是洛黛尔在故意躲避着巴罗莎。

    而此刻,巴罗莎主动的拉住了洛黛尔的衣袖,将她拉到了一旁的时候,洛黛尔的脸色就变得十分古怪了。

    “洛黛尔,你发现了没有?”

    “呃?”洛黛尔一愣。

    巴罗莎的眼神里有些忧郁:“达令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洛黛尔想了想,缓缓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我想达令他应该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做什么事情了。他这次才回来。应该不会乱跑,没准是一早跑去河边看牛羊和战马了也说不定。不是已经派人去找了么。”

    巴罗莎盯着洛黛尔的眼睛看了会儿,小精灵忽然笑了笑。

    这笑容纯真无邪,倒是洛黛尔,却有些心虚——她的确一直都在躲避着巴罗莎。毕竟,从前两人关系很好,而现在,自己似乎一直在试图抢她的男人?

    “其实,你的心思我都知道。”

    这句从精灵口中说出的话。让洛黛尔的身子一震!

    虽然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但是这一次,小精灵主动挑破了这层窗户纸,却让洛黛尔很是意外。

    她吃惊的看着巴罗莎!

    “达令的处境一直都很艰难。”巴罗莎蹙眉,她似乎很想说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如何准确的表达,小精灵的话语有些忧郁。甚至是有些紧张。

    她只是用那双美丽的眸子凝视着洛黛尔:“我知道我是一个没什么用的人,很多事情,我都忙不了他。可是你不同,洛黛尔,你来到这里之后,帮了他很多很多。在他不在家的这些日子里,皮埃尔先生他们都把你当做主心骨。我常常在想,如果你没有来到这里的话……那么,那些事情,我可都是做不来的。”

    洛黛尔的脸有些涨红。小声道:“巴罗莎……你想对我说什么?”

    巴罗莎的眼神也有些躲闪,她也涨红了脸。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我想说的是……其实……其实,你没必要总躲着我。我……我……我并不讨厌你的。”

    洛黛尔一呆。

    巴罗莎却仿佛误会了洛黛尔,她支支吾吾道:“也许,也许……也许你讨厌我?”

    “不不不不!”

    洛黛尔赶紧拼命摇晃自己的手,她惊呼道:“巴罗莎,我从来不曾讨厌过你,从来没有的!我,我们,我们……我们还像从前在海上的时候那样,我们是好朋友,对不对?我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危险的事情,我们都差点一起死在那些海盗的手里……我们是好朋友!”

    巴罗莎抬起头来,她的眸子里,目光沉静了下来,凝视着洛黛尔,精灵轻轻笑了笑,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我们是好朋友。”

    顿了顿,她又低声道:“达令现在回来了,以后,我们总不能还像之前的那样,总是躲着不见对方的。那样也许会让他很为难。所以,所以,我的意思是……”

    洛黛尔的心在砰砰狂跳!!

    听着巴罗莎的话,她简直惊讶极了!

    她此刻并没有发呆,更没有犯傻,恰恰相反,此时此刻,她比平时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她几乎是支着耳朵,一个字都不敢遗漏的仔细听着巴罗莎的话。

    而正是精灵的话,和话中蕴含的意思,让洛黛尔几乎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你的……你的意思是?巴罗莎,你的意思是……”

    精灵仿佛鼓足了勇气一般,涨红着脸,在两侧的发梢之中,她的那双纤细的耳尖仿佛都已经红了,就听她低声道:“我……我毕竟是一个精灵。而达令和你,都是人类。我想,未来的时候,达令……他总是需要有后代的,而我们精灵……嗯,我们精灵的生育能力都非常的不好。我甚至很担心,一个人类和一个精灵的结合,很难生下后代。所以……”

    说到这里,巴罗莎忽然抬起头来,脸色有些慌张:“你,你可千万别误会,我,我……我不是说我要离开他,我也不是说我要把他让给你!我……我是绝对不会离开达令的!”

    洛黛尔的心跳得都快从嗓子里冒出来了,此时此刻,她哪里有什么和精灵争雄的意思?她赶紧摇头摆手:“不不不,巴罗莎,请你相信我,我从来没有试图把他从你身边抢走,我没有这个意思的。”

    “那,那就好。”

    巴罗莎仿佛长长的松了口气。

    精灵低声道:“也许……也许我们都可以在他的身边。”???!!!

    洛黛尔眼睛瞪圆了。

    如果不是听得仔细,她差点就没听清楚!

    精灵最后这句话。说的声音实在是太低太低了。

    也就幸好两人站得近,幸好洛黛尔一直都在竖着耳朵仔细的听对方的话!

    仿佛是梦中才会出现的场景出现在了眼前。洛黛尔连声音都颤抖了。

    “巴罗莎,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

    巴罗莎皱了皱眉,但是她的语气却很认真,她低声道:“我听说,你们人类之中,有很多男人,都是会拥有一个以上配偶的。虽然这和我们精灵族的传统不同。但是我想……我想,既然达令是人类,所以,我们之间,似乎也没有什么矛盾……所以……”

    洛黛尔眼睛都红了,她的眼睛里迅速充满泪水,忽然就低呼一声。上去用力抱住了巴罗莎,抱住了她柔软的身子,她的眼泪流淌在了精灵的肩膀上,她低声道:“谢谢你,谢谢你巴罗莎!我,我一定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的!我。我们一起,我们一起对付这个讨厌的家伙!好不好?我们,我们还是好朋友,和从前一样……不,比从前更好的好朋友!”

    面对洛黛尔忽然哭出来的场面。而且被洛黛尔一把抱住,精灵的脸都红了。她慌张的看了看四周,然后缓缓的拍了拍洛黛尔的后背,柔声道:“我们……我们原本就是好朋友的。”

    洛黛尔此刻的心情简直快要炸开了。

    她很清楚,自己和陈道临之间的关系已经越来越复杂了,可两人之间还存在一切问题……最大的问题,毫无疑问就是这个小精灵。

    谁都知道,陈道临对这位小精灵是爱惜到了骨子里去,他对很多事情都可以大大咧咧嘻嘻哈哈,但是如果有谁伤害这个小精灵的话,陈道临一定会去和对方拼命!

    所以洛黛尔从来都没有奢望过自己能把巴罗莎从陈道临的身边赶走,取而代之。

    她心中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情况,也就是能让巴罗莎接受自己。如果这个精灵表示可以接受自己的话……或许陈道临的态度,就会松动许多了。

    而此刻……

    巴罗莎拍着洛黛尔,安慰着这个哭泣的女孩。

    而随后,这个精灵犹豫了一下,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一个担忧。

    “洛黛尔……有件事情,你发现了没有?”

    “呃?”

    洛黛尔抬起头来。

    巴罗莎的眼神有些担忧,脸色也有些复杂,缓缓说了一句话:

    “那位女公爵……你没发现么?她刚才回来的时候,身上穿的衣服……好像是达令的。”

    “……!!!!”

    洛黛尔猛然抬头,目光震惊!

    ……

    …………

    “娶,娶,娶,我娶你妹啊!!”

    陈道临边走边骂,面色愤愤不平的回到了自己的驻地。

    他的安全归来,终于让差点混乱起来的班底们放心了。

    陈道临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一下,就说是自己昨晚跑去野外散步去了。

    虽然明知道他说的多半不是真话,但是大家也没有多问——领袖吗,总是有些自己的秘密的。

    倒是陈道临看见了站在家门口,手拉手的两个女孩……

    达令哥愣住了。

    用力擦了擦眼睛……没看错!

    娇俏可人的巴罗莎,和美丽高贵的洛黛尔,两个美丽的小妞儿,就这么手拉手,亲热的站在那儿。

    “难道是我走回来的姿势不对?”陈道临嘟囔道。

    两个女孩似乎都没有追问什么——陈道临哪里敢说出来真相?

    难道说自己和郁金香女公爵打了一架,大家打着打着就好像吃了春药了,自己差点把人家郁金香女公爵圈圈叉叉了?

    这种话怎么能说出来?尤其是对自己的女人说?

    小精灵和洛黛尔两人陪着陈道临回到了家里,两个女孩忽然仿佛就回到了当初在东海总督府时候的样子,形影不离,亲热的手拉着手腻在一起。

    陈道临此刻正心虚呢,哪里敢问什么说什么。支支吾吾了几句之后,在小精灵和洛黛尔两人表示了关心之后,陈道临就借口自己有事情要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你说的没错。这个家伙有古怪。”

    洛黛尔咬了咬嘴唇,对小精灵道:“他身上的衣服也换掉了。不是昨晚的那一件!”

    巴罗莎“嗯”了一声,她的反应倒是还算平静,缓缓道:“洛黛尔,你说,达令他会不会和那位郁金香女公爵……”

    “简直就是一定的!!”洛黛尔忽然愤怒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

    自己疯狂的追逐这个男人,抛弃家业跑来这里找他!几乎将一个女人所有的矜持都扔掉了!就差把自己脱光光主动跳上他的床去侍寝了!

    就这样,还没有能得到这个男人!

    那个郁金香女公爵,她凭什么!!

    “巴罗莎!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团结联手!!”

    “联手?联手做什么?”巴罗莎睁着大眼睛很茫然的样子。

    “对付那个邪恶的女人啊!!”洛黛尔有些恼火道。

    “可是……”小精灵想了想。低声道:“那个女人……其实好像也不错,她也帮了达令很多忙,而且……如果她真的是喜欢达令的话,我也……”

    “不!!!!”

    洛黛尔忽然就跳了起来,然后心虚的看了看左右,压低了声音,飞快道:“巴罗莎!你不明白……那个女人。她真的是非常非常可怕的!”

    “可怕?”巴罗莎有些疑惑。

    “她……”洛黛尔转了转眼珠子,然后低声道:“总之,你相信我,我们绝不能让达令和那个邪恶的女人在一起!”

    ……

    陈道临回到了房间里,苦恼的回想着昨晚的一切。

    他此刻还并不知道,家里的这两个女人已经成为了“好朋友”了。

    而且。洛黛尔还在极力的蛊惑,试图和小精灵达成某种联盟。

    此刻达令哥苦恼的事情,就是……

    他妈的!娶你妹啊!!

    陈道临有种想砸东西的冲动!

    就在他愤怒的很想打人的时候,外面有人来禀报了。

    家中负责伺候大祭司的,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神仆。

    “有人求见我?”

    陈道临愣了一下。

    可随后。他的脸色就变了。

    “是郁金香家派来的人?”

    陈道临火了!

    还让不让人活了!!

    你不是一早就走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又派人回来了?

    不会……不会是这么快就派人来和我商量结婚的事情吧?

    这也太快了吧!

    想逼死人是不是!!

    妈的!

    就算是上吊,还要给人先喘口气吧!!

    杜微微你不是拉拉吗!这么着急嫁人嘛!!

    陈道临愤怒的冲出了房间来到了大厅里。就看见一个穿着郁金香家军官制服的男人站在那儿。

    陈道临不等对方说话,就大声叫道:“你回去告诉杜微微!有种就来杀了我吧!!!”

    面对陈道临的愤怒和疯狂,那个穿着军服的男人,神色平静,就连眼神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陈道临的吐沫星子都快喷到他脸上了,他也只是淡淡的看了陈道临一眼,然后轻轻抬起袖子,擦了擦脸颊。

    “达令先生。”

    这个军官等陈道临说完了,才缓缓的欠了欠身:“公爵大人派我来,是因为早上走得太着急,有一件事情忘记和您交待了。”

    “交待?”陈道临冷笑:“怎么了?是要送嫁妆来吗?”

    这个军官眉头一挑,眼神里闪过一丝怒色,然后又恢复了平静,缓缓道:“达令先生,虽然您是家主的朋友,也请不要再出言辱及!这种玩笑,并没有任何可笑的地方!”

    顿了顿,他才缓缓道:“公爵大人让我告诉你,你随时可以派人去接收了。”

    “接,接收?接收什么?”

    而这个军官的回答,让陈道临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接收西北要塞。”

    `

    `

    `

    【各位,我的微~信~号是“跳舞”,大家直接搜索就能找到我。

    现在加我的微!信,有惊喜和福利派送哦~~~

    昨天有人说我在微~~信上说话,声音太温柔不够霸气,我擦……我原本就是个很斯文的人好不好!】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