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不是在和你商量】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不是在和你商量】

    第四百五十二章【不是在和你商量】

    杜微微穿好了衣服,走出树林的时候。

    她的步伐都有些蹒跚艰难,显然此刻这位女强人的心境有多么的激荡难平了。

    她用力咬着嘴唇。

    这一次,她投向陈道临的眼神,再无任何其他的,只剩下了"chi luo"裸的杀意和愤怒!

    “达!令!陈!”

    杜微微忽然伸手,地上的那柄长弓,就自动飞到了她的手里去。

    这个女人的声音,也冷得像寒冰一样!

    “今晚我若不杀你,誓不……”

    陈道临站在老远的地方,却赶紧摆手,大声叫道:“发誓什么的话别这么着急啊!!”

    “你!”

    杜微微狠狠的瞪了陈道临一眼,却忽然脸色一红,用力扭过头去,恨恨道:“混,混蛋!你快把衣服穿好!”

    此刻陈道临还是半裸着,裤子还算完好,可上半身的衣服,早已经被撕得粉碎,就剩下几片破布挂在身上。

    陈道临哪里敢穿好衣服?一旦穿好衣服,这个女人岂不是就要立刻冲上来拼命了?

    他反而用力一挺胸,大声道:“喂!你看清楚了!我身上的衣服可不是自己变成这样的!还不是你刚才撕的!你看看,我胸口上还有你指甲抓出来的血痕呢!”

    这话落入耳朵里,杜微微更是羞愤欲死,差点没当场一口血喷出来!

    “你要拼命的话。至少也先把事情弄清楚才行吧!”陈道临大声叫道:“说起来,刚才大家都是一样的状态。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我又不是故意占你便宜!!再说了,你可也没吃亏啊!你看看我身上被你抓的!”

    陈道临摸了摸自己的手臂,上面还有几道血痕,忍不住咧了咧嘴。

    杜微微身子一晃,她脸上的血色却都褪了下去,化作惨白。

    哇!

    她怒极攻心,终于一口血吐了出来!

    陈道临一看这个女人吐血了,也是心中一跳。吓得赶紧走近了几步:“你……你没事吧,杜微微?”

    杜微微弯腰吐血,手里的长弓却忽然举起,指着陈道临。她用力擦了擦嘴角,恨恨道:“我……我不用你管!”

    陈道临看见,杜微微的一双眸子里,已经有泪水滚了下来。

    这个女人……

    这个强悍的女人……

    她居然哭了?

    ……

    “唉。唉,唉……”陈道临连连叹息,他也手足无措,走近了几步,却终究不敢继续靠近,只能摊开双手:“我……我真的不是故意占你便宜。刚才,刚才,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自己仔细想想,仔细回想一下刚才的场面。好像我们两人都中了什么魔法一样……”

    “对!一定是你对我施了什么法术!”杜微微猛然瞪圆了眼睛:“你,你是不是对我用了什么魅惑的邪恶魔法!”

    “我倒是有那个本事才行!”

    陈道临脱口而出。可心中却忽然一愣,忍不住想:难道是我刚才在战斗的时候。无意之中释放出了魅惑之眸?

    可是……好像也不对啊。

    魅惑之眸只听说会让对方产生出一种相爱的错觉。

    却……却也没激烈到要立刻滚床单的地步吧?

    这哪里是什么魅惑之眸。

    简直就是……奇淫合欢散啊!!

    还是我爱一条柴?

    妈的!

    “天地良心!”陈道临跳脚道:“我若是刚才对你施展了什么邪法,就让我生儿子没"pi yan"!!”

    杜微微一听这么粗俗的话语,顿时面色又是一红,咬牙道:“闭嘴!不许你在我面前说这么肮脏的言辞!”

    “……好吧,我不说!可真的不是我干的!”陈道临叫道:“你生气发怒,我还不知道去找谁算账呢!!”

    顿了顿,陈道临缓缓吸了口气,他的语气变得肃然起来:“杜微微!摸着良心说,你觉得我是那种用邪恶法术来玷污女孩子的人吗?”

    这句话,才让杜微微稍微冷静了一些。

    平心而论,杜微微倒是真不认为陈道临是那种人。

    至少……这个家伙虽然很多时候无耻了一些,但毕竟还不是那种卑鄙肮脏的人品。

    而且……他身边就有洛黛尔那样的大美女在身侧,他却一直没有……

    见鬼!我都在想些什么!

    杜微微愤怒的摇摇头。这种时候,怎么还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不管如何!你刚才毕竟,毕竟对我做了……”杜微微咬着牙齿:“你玷污了我的身体,我若是不杀你,岂能,岂能……”

    “这话反过来说也可以啊!”陈道临叫屈道。

    “好啊!那你来杀我也行!看看今晚到底是谁死!”杜微微提着弓,缓缓走向了陈道临。

    陈道临连连后退,赶紧叫到:“别!别啊!等一下!等一下再动手!”

    “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吗!”

    遗言?

    遗你妹啊!

    陈道临心中痛骂。

    “我刚才说破了天,其实也没对你做什么吧!咱们虽然,虽然搂在一起……但是毕竟,毕竟嘛……”陈道临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苦笑道:“毕竟最后那一下子没做啊……说起来,大家还算是清白之身,节操,啊不对,是贞洁,贞洁还在啊!”

    “闭,闭嘴!!”杜微微面红耳赤,暴跳如雷:“不许你再说刚才的事情!半个字也不许再提!!”

    “好好,我不提,我不提就是了,我不提。”陈道临哭丧着脸:“杜微微,你非要和我拼个死活吗?我问你。你今晚把我带到这里来,不就是想出口气发泄吗?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我也一直都只是抵抗,我都没还手反击你,一直在躲闪抵挡,你就算再大的火,也发泄完了吧!刚才……好好好,我不提!可那真的是一个意外啊!!你与其这么着急找我拼命,不如我们两人一起把这件事情的真相弄清楚啊!万一。嗯……万一是这里还有别人,在暗中谋害我们呢?”

    杜微微毕竟不是普通人,最后这几句话倒是也渐渐听了进去。

    仔细想来,方才的事情……虽然混乱,但是现在冷静回想一下,似乎倒的确不是陈道临在谋害自己。

    仿佛两人都是失去了理智,发疯中邪了一般?

    难道是被人下了药?

    可杜微微仔细想了想。又觉得不是。

    且不说要给自己下药有多难。而眼前的这个家伙,可是帝国最顶尖的药剂师,什么毒药能瞒过他的鼻子?

    可明明知道这件事情不能怪陈道临。

    但是毕竟……

    毕竟自己身为女子,却吃了这么大一个亏!

    心中的怒气,无处发泄,不找他又找谁?

    况且……这个亏总不能就这么吃下去了吧!

    看着杜微微站在那儿止住了脚步。脸上忽白忽红,目光闪动,手中的长弓都在微微颤抖。

    陈道临心中稍稍松了口气。

    此刻他壮起胆子,硬着头皮,缓缓往前走了几步。

    两人隔着十七八步呢。陈道临却故意负着双手在背后,挺着脖子。闭上了眼睛:“你是女人,刚才那事情我自然知道你心中委屈……你若是实在不肯放过我的话……我也认了。我终究是问心无愧的。你要打要杀的话……我听凭你处置就是了!”

    他闭上了眼睛,挺着脖子,一副“悉听尊便”的姿态。

    杜微微泪眼朦胧,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看着他毫无抵抗的姿态,手里的长弓捏了又松,松了又紧。

    反复多次,却终究是挥舞不出去。

    陈道临虽然闭着眼睛,一副等死的样子,其实以达令哥的狡猾,哪里会真的放弃自己的性命交给别人?

    他早用耳朵仔细的听着,精神力微微张开了些许,仔细的关注着杜微微的动作。若是杜微微真的不顾一切挥弓而来——达令哥绝对是掉头就跑!

    若是平常,以杜微微的精明,这种小聪明自然隐瞒不过她,可如今,她就算再强,也终究是女人,心情激荡起伏,心中委屈,哪里还能分辨出这些细节?

    过了好久好久,陈道临发觉了杜微微是真的没有了那一股杀气了。他才稍微放松了几分,又壮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

    杜微微却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

    啪嗒,啪嗒……

    她双目之中的泪水滚落,落在了地上。

    看着这个美丽的女公爵泪流满面,陈道临终究是心中一软,柔声道:“你先别哭,好不好?那个……我再对你道歉,千错万错,终究是我的错,行不行?”

    杜微微却忽然眼睛一睁,抬头看了看,又看了看面前这个男人。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弓……

    她忽然惨然一笑:“我一向自负,却哪里想到会有今晚这种耻辱!这事情既然不能怪你,那么我也怪不得别人!大不了一死而已!!”

    说着,杜微微就把那长弓横了起来,弓弦一闪,就朝着自己脖子上抹了下去!

    陈道临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不过就是亲热了一下!老子又没真的上了你!不至于要自杀吧!!

    陈道临此刻哪里还有心思顾及其他,身子一闪,就到了杜微微的面前,双手用力抓住了她的弓,大喝道:“别……”

    就在此刻,杜微微却忽然一抬头,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的精光:“狡猾的混蛋!看你还往哪里逃!!”

    妈的……上当了!

    陈道临心中闪过了这个念头!

    这,这女人是故意骗我主动靠近过来的!

    可下一个瞬间,陈道临就感觉都自己仿佛被重锤狠狠砸在了胸前!

    轰的一声!

    他的身子直接就如同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人在半空,一口鲜血暴喷而出!

    落地之后。他身子颤了两下,试图翻身起来。可却又是张口,连续又喷了两口血!

    陈道临正要深呼吸,就感觉到一只脚踏在了自己的胸口!

    杜微微站在陈道临的身前,一脚踩在了陈道临的身上,手里的长弓举起,弓角的倒刃对着陈道临的心口。

    陈道临心中暗暗绝望:这,这女人……好狠!

    “达令陈!今晚我原本的确不曾真的想杀你!只是当初你夜闯我公爵府,就曾经。曾经……冒犯过我!我今晚原本只想狠狠教训你一顿,出这一口气而已!但是没想到后面会发生这些事情。我知道知道也不能怨你!但是我……我终究是女人……我留不得你……”

    杜微微说道最后,声音都有些颤抖,她捏着弓角的手指已经泛白,弓弦在微微颤抖着。

    陈道临试图挣扎,可终究重伤,胸口剧痛。一口气提不上来,忽然就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杜微微看着陈道临晕了过去,心中一叹,举起长弓,就要对着他的心口刺下去……

    可就在手里往前送的那么一瞬间。

    杜微微看着陈道临那闭着眼睛的脸庞。忽然又看见了他"chi luo"的胸膛之上,分明有几条红色的指甲抓出来的红痕……

    脑子里也不知道怎么的,猛然的,方才那激烈的,让人面红耳赤的一幕幕。忽然闪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一般……

    看着这个男人熟悉的脸庞,看着他嘴角的鲜血……

    忽然之间。一种陌生的滋味从心地深处滋生了出来!

    这种滋味,让杜微微感到陌生,更感觉到骇然,感觉到畏惧……

    但终究,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却感觉到自己心中在隐隐的疼痛,手里一软,这弓角的刀刃,终究是刺不下去……

    啪!

    弓被她丢在了地上。

    杜微微只觉得自己的心变得柔软异常,看着地上这个闭眼昏迷的男人,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念头:

    只怕自己这一生,都再也无法硬下心来做任何伤害他的事情了!

    ……

    陈道临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天亮了。

    他翻了个身,猛然醒过来,发现自己还活着,先是心中一阵惊喜!

    那个女人……还是放过了我?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庞,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没有什么异常。

    胸口的伤痛隐隐的,却似乎好了许多。深深的吸了口气,仿佛也顺畅了许多。

    陈道临正要爬着坐起来,忽然就听见身边不远处,传来了杜微微幽幽的声音:

    “醒了?”

    陈道临身子一僵,缓缓转过身来。

    杜微微就抱膝坐在距离自己不足五步的地方,她靠在山壁旁,坐在角落里。

    昏暗之中,杜微微面色苍白,头发散落在脸蛋旁,看上去倒是有几分柔弱的样子。

    陈道临面色一紧:“你……没杀我?”

    “我若是杀了你,你现在还能和我说话么?”

    杜微微的声音,居然平静得有些冷漠。

    陈道临长出了口气。

    两人就这么坐在地上,对视了好久。

    陈道临低声道:“对不起……昨晚的事情,说起来,终究你是女人,我是男人……”

    “这个先不说。”杜微微摇头。

    让陈道临有些心中发毛的是,此刻的杜微微,语气平静得让人有些害怕!

    “那……那我们……是不是就算是……没事了?”陈道临试探道。

    “当然没这么简单。”杜微微咬了咬嘴唇。

    “那你想怎么办?”陈道临苦笑:“你再痛打我一顿?”

    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忽然心中一动。

    自己身上那些血痕都已经消失了,仿佛……

    难道这个女人对自己用过了治疗术?

    “我是一个女人。”杜微微淡淡道:“我从来不曾和任何一个男人有过任何亲密的接触。所以无论如何,昨晚的事情发生了,那便是发生了。所以,我也绝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更不可能当它不存在。”

    陈道临忽然心中冒出了一个极其不安的预感:“你,你想要怎么样?”

    杜微微已经站了起来。

    她缓缓的从角落走了出来,走出了阴暗。

    她娇弱的身姿,看上去柔弱而憔悴,面色苍白,格外有一种和寻常不同的楚楚可怜的味道。

    但是她的眼神,却是冷漠而坚定的!

    说出来的话,更是让陈道临一呆!

    “你!娶!我!”

    “……纳尼?!!”陈道临跳了起来,连连摆手:“你你你你,你说什么?我娶你?我怎么可能娶你?!!我……”

    杜微微却忽然走近了陈道临,近距离,近在咫尺的盯着陈道临的眼睛!

    这个女人的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强烈的让人畏惧的气势来。

    “你娶我!”杜微微的语气很平静:“我这不是和你商量,只是告诉你这个事实。”

    `

    【威信福利放送中哦!想要福利的请加我威信吧!加我威信的方式:请直接搜索我的威信号“跳舞”,就可以啦!

    现在正在放送的福利:我的一本从来没有在网络上连载过的老书,在威信上全本免费放送!全本!免费!

    近期即将放送的福利:签名的实体书,根据我小说改编的游戏的内测号,装备,以及周边纪念品,等等等等……

    想要福利的,就请加我的威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