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归来】(二)

第四百四十九章 【归来】(二)

    来到聚集地外的时候,马队之中早有人已经提前跑回来禀告过了。

    陈道临这位大老板的回归,自然惊动了家里的所有人。

    陈道临还没走进聚集地,就看见已经建造了一般的城寨墙外,有一群人迎了出来。

    为首的是皮埃尔男爵那个老头子,他一头银发倒是很是醒目,和他的儿子波洛米尔站在一起。

    而在皮埃尔男爵的身边,陈道临意外的看见了胡克船长,还有迪克森。

    洛黛尔站在人群之中,小脸垂着,神色有些复杂,只是那闪动的目光,却终究是暴露了她内心的激动。

    陈道临骑马走近了几步,就看见人群之中已经有一条影子飞快的窜了出来。

    巴罗莎犹如一只燕子一般飞了出来,轻灵的身子朝着陈道临扑了过来。

    陈道临立刻翻身下马,往前跑了几步,然后张开双臂,一把将这个小精灵用力抱住。

    巴罗莎身上那特有的如青草一般的甜甜的气味被陈道临嗅入鼻子里,他忍不住长长的吐了口气,然后看着怀中,满脸红晕,目光闪动的精灵,忍不住就垂头,在她的脸上用力亲了一下。

    “老子回来了……我的小宝贝,想我了没有?”

    巴罗莎眼神如醉,轻轻嗯了一声,却赶紧缩了缩脑袋。

    她原本是一个性子内敛害羞的女孩,方才一时激动,心中的思念冲破了理智,才忽然跑了出来冲进陈道临的怀里,此刻终于被陈道临抱住,却忽然反应了过来。不由得羞不可抑,哪里还敢说半句话,只是身子轻轻颤抖,瞪大了眼睛瞧着陈道临,目光如水。

    “哈哈!达令哥我回家了。今晚你可要好好的安慰安慰我,这趟出去,我可是吃了大苦头啊!”

    说着,陈道临一手用力搂住了巴罗莎的腰肢,一手牵着缰绳,就大步朝着人群走去。

    先和皮埃尔男爵等自己的麾下班底寒暄了几句。也没有细细的问领地里的事情。

    陈道临就招招手,将躲在自己的身后,眼神怯生生的艾妮塞召唤了过来。然后拉起她的一只手,塞给了巴罗莎,正色道:“这是我这趟出门,在草原上收的一个徒弟。她刚来到这里。或许会有些不适应,你照顾她一下,把她安顿在咱们家里住下。”

    顿了顿,陈道临飞快的在巴罗莎的耳边,轻轻又补充了一句:“这孩子命苦,家里的人都遇难了,年纪轻轻。也是可怜。”

    精灵原本就是纯善的性子,一听之下,顿时眼神里流露出了几分怜悯来,攥住了艾妮塞的手,柔声道:“好可爱的小姑娘,你今晚就住在我那儿吧。”

    这话一说,顿时让陈道临脸色就垮了下来。

    她住你那儿?那哥住那儿啊?

    哥可是在那个小世界里憋了六年啊!!

    用力咳嗽了一声,陈道临沉声道:“就安排她住在我们院子里就好……呃,倒是不必和你一个房间的。”

    巴罗莎和陈道临早已经有了最亲密的关系,又早已经熟悉了陈道临那无耻的性子。听闻陈道临这么说,看见他眼神之中闪烁,哪里还猜不到他的用意?顿时面红耳赤,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蒙托亚在军事组带着人操练,倒是没有出现在迎接的队伍里——这个性子古板的家伙。恐怕就算是知道了自己回来,也不会放下操演了一半的队伍跑来迎接自己。

    至于阿德嘛……听皮埃尔男爵说,他今天跑去罗瓦城去办事了。

    陈道临的眼神在队伍里扫了好几眼,却没看见杜微微,心中倒也不奇怪:以她的身份,当然不可能纡尊降贵跑来迎接自己的。

    至于洛黛尔……

    洛黛尔的眼睛死死盯着陈道临,一刻也不曾挪开,那眼睛里仿佛已经泛出了一些泪花来。

    只是看着陈道临搂着巴罗莎,她却只是站在原地,用力捏着双拳,咬着嘴唇。

    陈道临也有些头疼,终于轻轻叹了口气,缓缓走到了洛黛尔的面前。

    洛黛尔看着陈道临来到了自己跟前,却反而有些意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我回来了。”

    陈道临的语气很深沉,他看着洛黛尔的眼睛。

    可随即第二句,就露怯了,眼神有些躲闪起来,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苦笑道:“这些日子,我不在家里,很多事情一定是辛苦你了。”

    洛黛尔咬了咬嘴唇,看了一眼被陈道临攥住了手的小精灵,她深深吸了口气,故意用平静的语气道:“辛苦什么的就不用说了,反正这里的事业也是有我一份的。”

    陈道临就无言了。

    路上被李斯特族长那个老头子堵在路边说了半天的话,却反而让陈道临不得不直面这个问题起来——这个女孩对自己的心思,他当然是心知肚明的,可真的要怎么做,却似乎还有些犹豫。

    气氛就有些尴尬起来。

    倒是巴罗莎,那双眸子里目光转了转,却轻轻挣脱了陈道临的手,走过去,搂住了洛黛尔,柔声道:“这些日子来,都是洛黛尔在处理家里的事情,我——我什么都不懂,好些事情,都是她做主,和皮埃尔先生一起决断的。洛黛尔这些日子,吃睡都很少,已经瘦了许多。”

    陈道临听了,心中却越发的不是滋味起来。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的确下巴又尖了一些,倒是显得眼睛更大了。

    那双大眼睛之中,还有些细细的血丝,显然是这些天没怎么休息好的样子。

    联想起路上的时候,李斯特老头子对自己说的那些话。

    此刻又看见眼前的洛黛尔,这么美丽的一个少女,却为自己弄成了憔悴模样,心中不由得一软。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冲动。陈道临忽然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伸出双臂,轻轻的搂住了洛黛尔,抱了抱她,在她耳畔低声道:“谢谢你……是我不好。叫你吃苦头了。”

    洛黛尔忽然被陈道临这么抱住,整个人都呆住了。

    身子先是一僵,随即仿佛心中原本撑着的那一口气,一下就消失了。

    身子也软了,差点就软在了陈道临的怀里。

    听见这个混蛋在自己耳边低声说的那句话,那滚热的呼吸喷在自己的耳朵上。洛黛尔在这一瞬间,几乎连心都酥了。

    面红耳赤之下,洛黛尔才忽然用力挣脱了陈道临,恶狠狠的盯着他,低声喝道:“谁!谁允许你抱我的!!还,还有……什么谢谢!我是为自己的产业在辛苦。用不着你谢!”

    说着她狠狠跺脚,却忽然转身,逃一般的跑掉了。

    看着洛黛尔踉踉跄跄的逃离,陈道临面色古怪,倒是身边的巴罗莎,幽幽叹了口气……

    回到了自己的住宅,巴罗莎带着艾妮塞下去安顿。

    陈道临听皮埃尔男爵等人将近期来领地里一切的事务进行了一番简单的汇报。

    总的来说。情况还是很不错的,各个领域的事情都在有条不紊的发展着。无论是规模还是收益都在稳步增长之中。

    陈道临心中先安定了一大半。

    又问起了最近的局势,从皮埃尔男爵的口中得知的消息,倒是和他自己一路上听到的传闻没有太大出入。

    只是听说西北独立师经过了短暂的叛乱,然后就被杜微微轻骑突袭收复全军,连那个西尔维斯特也被杜微微干掉的……

    陈道临不由得心中震惊:这个女人,果断起来,倒是真有股子连男人都比不上的杀伐决断的味道!

    又听说了两个雷神之鞭的师团,就驻扎在了努林行省首府木兰城附近,遥遥的制约着郁金香家……

    陈道临听到这里。却反而笑了起来。

    “时间拖得越长,我看这仗就越打不起来。”

    只是听说了希洛派来的西北总长,军政首脑,居然是帕宁……这个消息却让陈道临的脸色一变!

    他当然很清楚帕宁的厉害!

    这个人有头脑,有手段。有本事,有心志!

    在帝都政变之中,就已经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来。和马尔希陛下最后那一战,虽然惨败而断臂残疾,但是陈道临却隐隐的感觉到,这个人绝不会就此废掉!

    “希洛派他来西北,倒是和很聪明的选择。这个家伙对上那位女公爵,我倒是好奇到底谁会笑到最后了。”

    说到这里,陈道临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看了看胡克船长和迪克森。

    眼下就两人还没有向陈道临汇报——这两人被陈道临暗中派去了北边做事,却是他布置下的一步暗棋,此刻终于看见两人回来,而且看似完好无损,想来任务应该是没出什么差错了。

    倒是不急着听两人汇报,眼下当务之急嘛……

    “那位在咱们这里做客的女公爵呢?”

    皮埃尔男爵苦笑道:“公爵大人对我们的那座神庙很有兴趣,这几天,就住在神庙外的一座刚建好的院子里。一应的饮食用度,都是洛黛尔和夏夏小姐在伺候着。”

    陈道临叹了口气:“好吧……堂堂一位公爵在家里等了我这么多天,我既然回来了,总不好怠慢人家……”

    他已经站了起来,苦笑道:“走吧,我这就去见见公爵大人。”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陈道临愁眉苦脸。

    心中只是祈祷:费欧娜那个女人虽然发现了我的秘密,但是想来现在她应该还没有来得及告诉杜微微吧——嗯,杜微微一直在外面没回楼兰城,这么重要和隐秘的事情,那个女人应该也不会用书信传递。

    嗯,但愿,现在杜微微还不知道!

    硬着头皮出门,也没带任何随从,陈道临只身一人就往神庙方向而去。

    神庙外的这条大街上,已经有一些房子被建了起来。

    街头第一套院子,地势最好的地方,就被拨了出来让这位女公爵贵人居住。

    陈道临来到院子外,就看见有精锐的郁金香家的武士在这里把守,戒备森严。

    他刚走进了几步,就有护卫迎上来阻拦。

    陈道临报上了自己的身份,请护卫进去通报。护卫听说是这里的主人来访,态度倒也很客气,只是请陈道临稍后,便飞快进去通报了。

    片刻之后,这个护卫跑了出来,看着陈道临,语气有些古怪:

    “法师大人……我们公爵大人现在正在处理家族事务,暂时不方便见您。公爵大人有言,请您,请您……”

    说到这里,这个护卫的脸色越发的诡异起来。

    “请我什么?”陈道临皱眉。

    护卫咬了咬牙,硬着头皮道:“公爵大人说了,请您天黑之后,等所有人都睡了,再来见她。”

    啊?

    这算什么话?

    天黑之后?等所有人都睡了,再来见她?!

    陈道临忽然就感觉到自己脑后有股凉飕飕的感觉!

    随后,这个护卫却从背后拿出了一件东西来,缓缓的送到了陈道临的面前:“我们公爵大人还让我把这把剑交给您,说是……这是您上次造访的时候不小心丢下的,现在物归原主。”

    看着这护卫双手捧出一柄长剑来,那剑锋,那样式,那材质……

    陈道临哪里会认不出来?

    他略一思索,顿时就猛然反应过来了!!

    瞬间,汗如雨下!!

    此时此刻,陈道临真的有一种考试作弊,被当场抓获的感觉!

    脸上都几乎要抽筋了,陈道临嘴角抽搐,本能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掉头狂奔逃走!逃得越远越好!

    但是转念一想,人家都找到自己家里来了?自己还上哪里逃去?

    这个“惊喜”实在是太大了,让陈道临一时半刻,险些就有些招架不住。

    用力咬了咬牙,定了定神,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嘴角抽搐,苦笑道:“你们……你们公爵大人,还说了什么没有?”

    这护卫面色更加古怪,他盯着陈道临看了两眼,皱眉苦笑道:“咦?您倒是也猜到了?”

    这护卫随即咳嗽了一声,缓缓道:“我们公爵大人说了,若是您看到这把剑,掉头就跑的话,那么就什么都不必说了。若是您没有跑掉的话,那么就让我告诉您……她让我转告一句原话,一字不差的说给您听。”

    陈道临板着脸:“你说吧。”

    “你上次是怎么见我的,这次就怎么来见我吧!”

    `

    【能求个月票嘛??】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