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埋葬的信仰】(今天第二更!)

第四百四十七章 【埋葬的信仰】(今天第二更!)

    第四百四十七章【埋葬的信仰】

    蓝蓝面如枯槁,她感觉到自己已经麻木了。

    在这烈日之下缓缓而行,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队伍里仿佛每个人都如同她一样。

    不过寥寥几个人的队伍,每个人脸上都毫无表情。即便是在这烈日之下,被晒得满头汗水,可是却也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

    这路……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

    在烈日之下,这空气仿佛都要燃烧起来了,远处的山,天边的云,都仿佛变成了虚幻的景色。

    随便吧!

    随便怎么样吧!

    就这么走下去吧!

    漫无目的的走下去吧!

    哪怕……一直走到地狱的深渊!

    那……又如何!

    反正……终究是死路一条!

    反正……终究看不到任何希望!

    队伍里只剩下六个人。

    六个人,连同蓝蓝在内。

    当初两支海船组成的冒险队,光明神殿之中精锐尽出,一支船队,连同船员足足数百人的队伍。

    如今,在历经磨难之后,只剩下这么六个人了。

    从罗兰到这片遗弃大陆,几乎可以说是,一步!一血!

    ……

    事实上,随着队伍减员越来越严重之后,情况却缓缓的在好转了。

    因为,队伍的人数减少之后,寒夜需要照顾的人也在减少,这位精灵族的强者的照顾,分配到每个人身上的关注,也自然相对多了一些。

    这实在是一个很讽刺的事实:随着同伴死得越多,自己生存的希望却越来越大。

    蓝蓝仿佛已经变成了一个活死人。

    其实。她已经忘记了自己多少天没有再和同伴说话了。

    这个教会里的圣女,她的心仿佛都已经死掉了。

    自从那个傍晚。

    那个残阳如血的傍晚……她亲眼看着这支队伍的领袖,教会的神圣骑士团团长,光明神殿之中的巨头,被教宗海因克斯最信任的人之一。最亲密的伙伴,最亲密的战友……塔西佗大人,闭上了眼睛。

    塔西佗死的时候很平静。

    他并没有愤怒,也没有呐喊。

    这个铮铮铁骨的硬汉,在中毒之后,饱受磨难。却主动放弃了最后生存的希望,带着队伍继续前进了六天……

    整整六天时间,蓝蓝无法想象塔西佗大人的身心遭受了多少的折磨。

    他没有让人搀扶,坚持一个人蹒跚行走。

    即便是最后两天,他已经发热得满脸如涂血一般,却依然坚持在休息的时候。先分配人手警戒,分配食物,清点人数……

    自始至终,这位教会的神圣骑士,都在矜矜业业的完成着他的职责!

    蓝蓝几乎每天都会看见塔西佗在吐血。

    他一个人走在队伍的最后,却强硬的拒绝人搀扶。

    他甚至很早就告诉蓝蓝:

    “如果我掉队,别管我。继续往前走!”

    ……

    就在塔西佗的生命走到最后一天的时候,这位教会的硬汉,却仿佛回光返照一般,精神旺盛了起来。

    在傍晚宿营休息的时候,他甚至强撑着身体,亲自在营地周围走了一圈。

    他甚至拉着蓝蓝,找到了寒夜,仔细的又将路途的日程再计算了一遍。

    最后,他才回到了自己睡觉的位置躺下。

    他的怀里,始终抱着他的剑!

    那把象征着荣耀的。骑士之剑。

    蓝蓝是在准备晚餐的时候,被人叫了过去,她被告知:塔西佗大人不行了。

    这位骑士在临死之前,并没有料想之中的悲怆,愤怒。咆哮……

    他显得很平静。

    他的嘴巴里,一点一点的在吐血,最后他甚至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了,任凭鲜血顺着嘴角流淌出来。

    蓝蓝一直在流泪,坐在塔西佗的身边,拿着一块脏兮兮的布,不停的擦拭着塔西佗嘴角的鲜血,但是怎么擦,都擦不完……

    塔西佗的眼神很平静。

    平静得让人心碎!

    他临死之前,只是用那平静的眼神盯着蓝蓝。

    这位骑士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蓝蓝用力攥着他的手,却感觉到塔西佗的手指绵软无力——这位勇猛的战士,甚至连握住蓝蓝的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感受到了塔西佗的眼神,蓝蓝将耳朵凑了过去,贴到了塔西佗的嘴边,静静的聆听着这位骑士团团长大人最后的遗言。

    “回去,回,回家……去……”

    只此一句,就此气绝。

    ……

    这位最最虔诚的信仰者,这位对光明神殿最最忠诚的战士,在他临死之前,他的遗言,却如此的简单,格外的简单……

    他没有再说“女神保佑”,没有再提到“信仰”,甚至没有再说出那些炙热滚烫的誓言。

    只是这么一句,简单的一句:

    回家去!

    ……

    那天晚上,当塔西佗闭上眼睛的时候,蓝蓝嚎啕大哭起来。

    她哭得几乎吐血,彻夜流泪,就坐在塔西佗尸体的身边,抱着这位骑士团长大人,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在痛哭!

    她的眼泪都流干了,却依然在哀嚎,悲恸哀嚎!

    那声音,连一直默然以对的寒夜,都闻之动容!

    蓝蓝抱着塔西佗的尸体,整整一夜!

    甚至当旁人过来,告诉她要将塔西佗的尸体掩埋的时候,她如同发疯了一般的,奋力反抗!

    那一刻,蓝蓝仿佛真的是疯了,她用指甲,用牙齿,对待每一个试图靠近她,从她怀里带走塔西佗的人!哪怕是她教会里的兄弟和同伴!

    最后。在天亮的时候,寒夜走了过去,轻轻拍晕了蓝蓝,才挥挥手,示意教会的人可以将塔西佗埋葬。

    葬礼自然是十分简单的。

    一个幸存的教会中的神术师。吟唱了一段教会的教义经文,然后几名幸存的神圣骑士,在地上挖了个坑,将这位勇敢而忠诚的教会骑士,埋葬在了这片陌生的土地之中。

    塔西佗被埋葬之后,这支队伍所有的人。仿佛一下就全部失去了灵魂。

    所有人的眼神都变得空洞了起来。

    失去了这位领袖,这位主心骨,所有的人,眼神里都写满了……绝望!

    而唯独蓝蓝……

    她醒来之后,却从容的从地上爬了下来。

    她呆呆的坐在照样之下。

    坐在那刚刚升起的太阳的光芒之下。

    没有人靠近她,她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话。

    这个女人。忽然翻开了自己的那本保存的日记本。

    她拿出笔来,然后看了一眼已经彻底干掉的墨瓶。

    她冷笑了一声,将笔直接折为两截,扔在了地上。

    蓝蓝伸出自己的右手食指,然后狠狠咬破!

    鲜血淋漓之中,她就用自己沾满了鲜血的食指,在那本日记本的新的一页。写下了这么几行字:

    “女神,你的子民,你的信徒,为了你的荣光,已经几乎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我们品尝了这个世界最苦涩的滋味,阅尽了这个世界最悲惨的篇章,我们走过了这个世界最险恶的土地,我们承受了这个世界最痛苦的果实!

    可是,你在哪里?你为何不曾给予你的子民,赐予半分护佑?你为何不曾给予你的信徒。赐予一丝希望?

    女神,如果你不存在的话,那么我自当不再信奉于你!

    女神,即便你真的存在的话……那么,这样的神。我也不再信奉于你!”

    写下了最后一句,蓝蓝目光悲恸,然后缓缓将这本自己一路上珍藏的日记本,丢到了一旁,丢入尘埃之中,再也不看一眼!

    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寒夜,终于走近了蓝蓝身边。

    她低声道:“你们的首领……已经被埋葬了。”

    蓝蓝点了点头,她冷漠得近乎麻木。

    “塔西佗大人,已经被埋葬了么?”

    这个女人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丝悲伤的笑容来,她缓缓抬头,看了看远方。

    朝阳在缓缓升起。

    “被埋葬的……还有,我的……”蓝蓝轻轻颤抖着低声自语:

    “我的信仰!”

    ……

    …………

    跃起!

    落下!

    矫健的身姿在半空之中一闪,就看见一道无形的风刃,将从半空之中飞掠而过的一条小小的影子斩落成两截!

    寒夜落在地上,她低头看了一眼,地面上,一只生长着尖锐獠牙的,仿佛如同蝙蝠一般的怪物,已经身首两处。

    寒夜目光冷漠,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剑——这把剑还是人类送给自己的,这些人类带来的武器,质地都是惊人的好。无论是锋利程度还是坚固程度,都远远超过了精灵族自己的装备。

    她轻轻叹了口气,将剑锋上那黑色的鲜血擦去,然后缓缓的插回了剑鞘之中。

    回过头去看了一眼。

    仅剩的那几个人类,面色麻木,眼神空洞,走在那儿,依然如同僵尸一般——毫无生命。

    寒夜轻轻叹了口气。

    她知道,就算这几个人能全部活着回到自己的部落里,这些人也已经废了。他们的心神已经彻底崩溃——没有了希望的人,活着,还不如死了!

    或许……唯一的一个例外,是那个人类的女子。

    精灵的眼神落在了蓝蓝的身上。

    蓝蓝披头散发,缓缓的走在队伍的最后。

    她身上的衣衫破旧,就连靴子都已经磨破了。

    她只是平视着前方,机械而缓慢的迈动着步子。

    她的眼神,看似和其他人一样空洞。

    但只有寒夜,才能瞧出,这个女人和其他人类毕竟还有一些不同。

    如果说别人的眼神是空洞而绝望的话,那么这个女人的眼神则是……

    冷漠!

    冷到了极点的冷漠!

    ……

    这样的眼神,已经好几天了……

    自从这支人类队伍的那个男性首领死去之后,这个女人仿佛一夜之间,眼神就变成了这般模样。

    那天晚上,这个女人的悲恸,她的哀嚎,寒夜全部都看在眼里,听在耳中。

    当别人试图埋葬那个男性首领的时候,这个女人仿佛发疯一般的疯狂阻止别人从她怀里夺走尸体的时候……

    别人或许都以为她是疯了。

    但偏偏……所有人之中,却只有寒夜一个人,明白在那一刻,蓝蓝心中的真正感受!

    寒夜明白,蓝蓝其实没有疯!

    恰恰相反,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醒,清醒得多!

    正是因为清醒,因为塔西佗的死,击碎了蓝蓝心中对于“信仰”的最后一丝幻想,最后一丝希望!

    蓝蓝才彻底清醒了!

    而清醒之后,面对的就是残酷的,无法接受的事实!!

    当蓝蓝死死抱着怀中塔西佗尸体的时候,当蓝蓝发疯了一样拒绝别人将塔西佗的尸体从她怀中抱走的时候……

    她并没有疯!而是清醒的!

    因为那个时候,在蓝蓝怀中的,并不只是塔西佗的尸体!而是……

    她的信仰!

    她多年的信仰!

    塔西佗的死,就代表着蓝蓝的信仰死去!

    塔西佗的尸体被带走,就代表着蓝蓝的信仰终于离开了她!

    塔西佗的尸体被埋葬,就代表着……

    这一切,队伍里的那些人类,没有人懂!没有一个人懂!

    可讽刺的是,偏偏是寒夜这个精灵,却深深的懂得蓝蓝的心!

    她看着蓝蓝,看着这个女人的绝望,看着这个女人的悲恸,看着这个女人最后的冷漠……那深入骨子里的冷漠……对于信仰的冷漠……

    她看着蓝蓝那特殊的眼神……

    寒夜仿佛就如同看见了自己。

    一百四十年前的那个……

    自己!

    记得那个时候,自己也是如同这个人类女子一样吧……那么绝望,那么悲伤,那么……冷漠!

    精灵隐藏在面罩之下的脸庞,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

    “看透了么,清醒了么……我不会让你死在这里的……我很想看看,一个彻底葬送了自己信仰的人,继续活下去,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

    ……

    …………

    仿佛是历经了磨难,终于走到了这条道路的终点。

    在这天下午的时候,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寒夜,忽然跳上了一个土坡,然后举起手来挥舞了几下。

    她飞快的高呼了几声。

    这声音终于让队伍里那些麻木的人们有了些反应。

    队伍的步伐停了下来。

    寒夜飞快的走到了队伍之中,来到了蓝蓝的面前。

    她审视着蓝蓝的眼睛,然后,缓缓的说了一句:

    “我们……到了。”.

    【稍后还有更新哦!

    今天要爆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