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娶不娶?】

第四百四十五章 【娶不娶?】

    第四百四十五章【娶不娶?】

    陈道临一听见“女婿”这个词儿,顿时就怂了。

    目光闪烁,看向别处,只是不敢接触这老头子的眼神。

    毕竟人家的女儿是跑去了自己的家里“作客”,虽然不是自己拐骗的,但是这种的事情哪里能说得清?

    如今陈道临看见这位李斯特族长居然在路边等着自己,顿时心就先虚了几分。

    眼看陈道临低头不吭声,李斯特族长跳下了马车来。他身高比陈道临要矮小许多,但站在陈道临面前,却仿佛自有一股子气势。

    李斯特族长盯着陈道临看了会儿,那张老脸上皱纹弥补,一双眼睛里闪动着复杂的光芒,也不知道这个老头子在想些什么。

    过了会儿,倒是陈道临先按耐不住,苦笑道:“老头子,说起来咱们也好几年……嗯,好几个月不曾见了吧。你倒是身子硬朗得很啊?我听说你被请到了西北郁金香家里作客……”

    李斯特族长翻了翻眼皮:“你听说?听谁说的?还不是我那个不听话的女儿说的?”

    说着,老头子伸出手来指着陈道临,指尖几乎就要戳到陈道临的胸口了,老头子脸上带着几分怒气:“你倒是说说,你把我女儿藏到哪儿去了?我李斯特家的继承人,就这么被你拐跑了,这么没名没分的跟着你,叫我李斯特家的脸面往哪里放?!”

    陈道临脸色难看,苦笑道:“我说老头子,这话反过来也可以啊!”

    开什么玩笑?说起来哥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在帝都的时候,你女儿往衣服下揣个枕头就敢说怀了我的种,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了,这事情也没见你老头子跳出来反驳呀!

    那个时候怎么就没想起什么“李斯特家的脸面”??

    看着陈道临一脸的不以为然,李斯特族长忽然就怒了,叫道:“你去了木兰城一趟,怎么也不上门来见一见我!你拐走了我的女儿。难道一句话的交待都没有嘛?”

    陈道临愁眉苦脸,摊开手:“那你说要我怎么交待?”

    李斯特族长眯着眼睛,盯着陈道临看了会儿,他忽然慢吞吞道:“达令陈,我问你,在皇宫里牢房里的时候,咱们俩关系不错吧?”

    “是不错。狱友嘛,算是共患难的朋友了。”陈道临点头。

    “你帮吉尔小姐治疗眼睛的时候,借机骗了那么多古怪的东西来,做了那么多小动作,我可都是帮你一起隐瞒的啊!若是那个时候我就举报你的话,你哪里有今天的逍遥自在!”

    “……算你说的有理。”陈道临点点头。毕竟自己利用给吉尔治疗眼睛的过程里。骗取了不少东西,后来才制造出了炸弹来炸开了牢房,吸引了许多注意力。

    “还有,你逃狱的时候,我帮了你不少忙吧!不但帮你蒙骗看守,最后还帮你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要说你能逃出生天,我老头子也贡献不小吧!”

    陈道临眼角抽搐了一下。咧嘴苦笑:“你说的都对……我说老先生,就不用翻旧账啦,你直接说吧,你想要什么?”

    陈道临当然知道,这位李斯特族长身为豪门巨贾世家的掌舵之人,那可是一个标准的商人性子,当他开始例数之前给你的诸多好处的时候,那么接下来就是要对你开条件的时候了。

    “我听说。你在罗瓦城的那个地盘,弄的倒是很是不错,生意做得不小,消息都传到木兰城来了,我虽然整天闭门休养逍遥自在,但是都居然能听见你的消息,可见你的事情做得很大嘛……”

    “呃……马马虎虎。混口饭吃。”陈道临叹气。

    “我那个女儿,我最是了解,认准的事情,就算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当初她就敢离家出走。跟着你出海去……如今,放着我老头子在木兰城,她居然就敢做出把我这个父亲扔到一边,跑出去找你……达令陈,做男人的,可要有担当才行!”

    陈道临立刻后退了一步,眼珠转了转:“你说的担当,是什么意思?”

    李斯特族长没直接回答,却故意抬起头来看了看天,淡淡道:“我听手下人说,两个月前,有人拿着我女儿的徽章,在木兰城我李斯特家的商会里,支了十万金币的金票走……”

    陈道临立刻道:“喂,老先生,我可没坑你家的钱!”

    他正色道:“是洛黛尔小姐去了我的地方,对那些生意感兴趣,一定要投资,我才勉强答应了她的。说起来,这钱也是投进了生意里去的……”

    “好了好了。”李斯特族长摆摆手,语气有些不屑:“我李斯特家虽然不敢说是富甲帝国,但是这区区十几二十万金币,还是不放在我老头子眼里的。

    别说是这十万金币了,我女儿手里的那枚徽章,可以支取几十万金币,就算全部投进去,那也不算什么。”

    好吧,你有钱,有钱,有钱……

    有钱就是他妈的了不起!

    陈道临心中叹气:老子成天都要为这一万多人的吃喝拉撒范畴。到了你这老头子这里,几十万金币都是浮云了……

    “我和洛黛尔小姐有言在先的,她的钱投进生意里,这生意就算她占了股的,到时候咱们亲兄弟明算账……”

    “你和谁是亲兄弟!”老头子一瞪眼。

    陈道临赶紧缩了缩脖子,改口道:“好吧,咱们好朋友明算账,这总行了吧?”

    “钱么?不过就是身外之物。”李斯特族长摇摇头,淡淡笑道:“要说这些钱,还有那些生意里的股份,我就算全部送给你,也不算什么……”

    陈道临立刻就笑道:“那我怎么好意思……”

    李斯特族长狠狠瞪了他一眼:“送给你,也不算什么。但是你我非亲非故……就算有那么一点交情,我也犯不上直接送你几十万金币吧?不过嘛……若是当做小女的嫁妆的话……”

    陈道临已经心中叹气了。

    这算是逼良为……

    嗯,不对,这个词儿不合适。

    陈道临咬了咬牙,苦笑道:“老先生。你就这么看得起我了?我记得当初,你还派人来追杀过我的。”

    “此一时彼一时。”李斯特族长的语气非常平静,淡淡道:“如今我看你,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中意。你做我李斯特家的女婿,倒是很合适不过的。”

    陈道临叹气:“老先生,你看这天气这么好。阳光这么明媚,我们谈点别的不好么?比如天气啊,比如帝国的政局啊,西北的兵事啊……什么儿女私情的,就不能暂且摆到一边么?”

    “你是不着急,我可是着急得很。”李斯特族长哼了一声:“我老头子一把年纪了。说不定哪一天一蹬腿,人就没了。我李斯特家的继承还没个着落,你若是我,你说你着急不着急!”

    蹬腿?

    陈道临看着这老头子。

    红光满面,中气十足——大概是在西北日子过得太好了,比在帝都的到时候还略微胖了一圈!

    你蹬腿?

    老子蹬腿了你恐怕都还活着呢!

    陈道临面上讪讪笑着,却只是看着李斯特族长不说话。

    老头子皱眉。打量了陈道临几眼,才终于叹了口气:“这事情,我在帝都的时候也和你说过一回,你当时不松口,如今还是不肯么?我那女儿,无论是相貌还是才情家世,哪里配不上你这个小子了?”

    “当然配得上,是我配不上洛黛尔小姐才对。”

    “这话倒也不错。”李斯特族长微微一笑:“不过我这当父亲的可以做主。我说你配得上,你也就配得上了,勉强差上几分,只要我老头子不说,谁敢聒噪。”

    陈道临哭丧着脸:“那……也要问问我同意不同意吧。”

    “总之你要给我一个交待。”李斯特族长摇头,坚决道:“我女儿这么没名没分的跑去跟着你,总不是个事情!我李斯特家族也是要脸面的!说出去。我家族的唯一继承人跑去跟了你,这算怎么回事?达令陈,你今天就给我一句话!你到底娶不娶我女儿!”

    ……

    新城,大祭司神庙。

    杜微微站在这神庙的大门外。看着眼前这条已经初具规模的长街。

    街道上的地面并不像帝国的其他城市那样使用石板铺路,而是了烧过的黄土铺路,颜色倒是和那些黄土砖的颜色相似。

    听这里的人说,这是达令陈的要求,据说那个达令陈讲过,那些石板路都不够结实,用还不如不用,所以他选择用这些黄土砖的粉末铺路,据说他将来还打算弄出一种新的材料来,在路面上重新铺上一层,那种材料更坚固耐损,远比石板路要强许多。

    神庙前后,人群熙熙攘攘。

    此刻正是傍晚,那些穿着各异的工匠,带着家人,成群结队的来到神庙外,就在这神庙外的空地广场之上,开始对着神庙里进行跪拜祈祷。

    而神庙之中,那庙宇前,早有一排排穿着白色长袍的教徒,开始大声吟唱歌曲。

    这歌曲调子倒是颇有一种绵长古朴的味道,充满了宗教色彩。

    但是当听见这些教徒开始吟唱歌词的时候,杜微微只听了两句,脸色顿时就变得十足精彩,一下被呛住了,连连咳嗽,差点没背过气去。

    “从前冬天冷夏天雨呀水呀……哈哈哈哈!这算是什么歌词?”

    说起来也是巧了,整个罗兰大陆上,现在能听得懂这歌词的,除了达令哥之外,也只有站在这里的这位女公爵了。

    看着那些面色虔诚无比的信徒,用那走腔走调,咬字怪异的发音,在吟唱“我看见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杜微微已经憋得脸都红了。

    她咳嗽了几声,就挪步远离了那神庙一些,走到大街上来。

    看了看身边的人,低声道:“这就是达令陈弄出来的无双武神教的神庙?那神像一定是达令陈亲手绘制出来的吧?”

    站在杜微微身边的,是胡克船长和迪克森,还有皮埃尔男爵父子。

    杜微微看了几人一眼,然后眼神忽然落在了一个身影上,微微笑道:“怎么不说话?难道我就这么可怕么?”

    被她眼神盯住的那人。身子一抖,无奈抬起头来,看了看杜微微,眼神有些复杂,缓缓道:“公爵大人,若是你不可怕的话,这世界上就没有可怕的人了。”

    杜微微一愣。看了看对方,随即莞尔一笑,走过去,居然伸出手去拍了拍对方的脸颊,眼神里有几分戏谑,低声笑道:“小洛黛尔。你放心,我可不是来抓你回家的。”

    洛黛尔脸一红,却赶紧退后一步,瞪着杜微微:“你抓我,我也不会和你回去,你又不是我父亲,凭什么要管着我。”

    杜微微也不气恼。抬起头来看了看天色:“我不是你父亲……但如果我说我是债主,这总不错吧。”

    她低头重新盯着洛黛尔:“我听说这里的所有的一切,都有你一份?那么你知道不知道,达令陈那个家伙,欠了我多少?原来只是他一个人欠,如今你既然入了他的伙,那么我的债,当然就要由你们两人一起背了。”

    洛黛尔目光闪烁。眼神躲躲闪闪,小妮子思索了会儿,眼睛里闪过一丝狡猾,才抬起头来,缓缓道:“一起背倒也没什么。只是公爵大人,您这次跑来,看来不像是为了讨债而来的吧?”

    “哦?”

    “您若是为了讨债的话。总要带几个算账的先生过来才对。我看您身边,不是武士就是骑士,要么就是这个蠢笨如猪的东西……”

    洛黛尔伸手一指,被她指中的人。正是那个原来西北独立师后勤大营的统领,邓肯。

    这家伙被指住了,顿时身子一抖,脸上的横肉也颤了颤,赶紧陪笑道:“洛黛尔小姐说的不错,我的确蠢笨得很,蠢笨得很……”

    “讨债是不着急,但是我看看产业总没错吧。”

    杜微微眯着眼睛:“达令陈从我这里拿去了那么多好处,说起来,在他债没还掉之前,这里的产业,也算是有我的一份——若是他不还的话,那么这里的东西,我总也要收走一部分的。我看看自己的产业,难道有什么奇怪么?”

    洛黛尔眼珠转了转,嘻嘻笑道:“弥赛亚姐姐,你那么有钱有势,哪里还在乎这么一点东西?达令他到底欠了你多少钱?我帮他还了就是……十万金币够不够?”

    杜微微听了,哈哈一笑,审视着眼前这个小妞儿:“十万金币?洛黛尔,你倒是对达令陈用心得很啊,十万金币都肯为他出。”

    她忽然走上两步,凑到洛黛尔的耳边,压低声音道:“可惜,他欠我的,钱还不了!”

    洛黛尔身子一抖,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

    杜微微随即哈哈一笑,就离开神庙往前走去,身后的人赶紧全部跟了上来。

    皮埃尔男爵父子几个人,更是满头冷汗,神色战战兢兢。

    以他们的身份,站在这位帝国第一豪门的领袖身边,哪怕对方只是一个小姑娘,可只是那气场,就足以叫人敬畏了。

    洛黛尔走在队伍的最后面,小女孩似乎满怀心事,只是远远的看着杜微微的背影,皱着眉头,也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皮埃尔男爵阁下。”

    杜微微走出了这条街道,忽然开口喊了一声。

    老男爵顿时步伐矫健,飞快的跑到杜微微的身后,躬身道:“公爵大人有什么吩咐?”

    “吩咐不敢当,这里可不是郁金香家,你们是主,我是客。男爵阁下不用这么客气。”

    皮埃尔男爵脸色一紧,苦笑道:“公爵大人就不用说什么‘男爵’了,自从我跟随了达令先生之后,那爵位,早已经……”

    杜微微淡淡一笑:“达令陈阁下前程远大,阁下跟着他的话,将来的前景,可远远不止区区一个男爵爵位的,这一点,您倒是不用太自谦。”

    顿了顿,杜微微才道:“今天我贸然来访,已经算是冒昧了。不过一个下午。看了贵地这么多有趣的产业,倒也让我颇有几分触动。”

    皮埃尔男爵心中惴惴。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

    他心中能不害怕呢?

    当初就是洛黛尔的主意,一听说了西北独立师出事了,就立刻派了大批的人,跑去西北要塞南边的路上,截留那些商队商会。

    这种事情,怎么看起来,也几乎等于是在投机取巧。

    郁金香家的便宜。哪里是这么好占的?

    如今人家公爵驾临来,难道不是来算账的?

    以郁金香家在西北的势力,只要这位公爵大人咳嗽两声,自家这点小小的地盘,顷刻就会灰飞烟灭!

    别忘了,北边不远。人家就驻了一个西北独立师呢!

    “今天看了两处,让我十分感兴趣。”

    杜微微站住了脚步,回头看着皮埃尔男爵,缓缓道:“达令法师弄的那片庄稼,是叫做玉米,对吧?这东西么,我也品尝过了。味道着实不错,而且听你说来,亦饭亦菜,倒是一个上好的粮食。西北之地苦寒,有这种神奇的粮食,产量还如此之高,倒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顿了顿,杜微微缓缓道:“西北缺粮。已经缺了一百多年,我郁金香家竭尽全力,每年也只能从外地购买大量粮食回来,如今么……局势有些微妙,达令法师弄出来的这个东西,倒是对我郁金香家颇有用处。我看贵方种植的面积还有些小了,若是……我们倒是可以合作一下。我郁金香啊领地。土地有得是,若是贵方愿意的话……”

    皮埃尔男爵顿时眼皮一跳!

    西北缺粮,这一点谁都知道!

    郁金香家每年要从外地购买粮食,这一点也会人人皆知!

    如今……局势微妙。帝都摆明了在打压郁金香家,那么郁金香家再想从外面购买粮食,恐怕就没那么容易的。

    这么说来……

    这么一条金光大道,就摆在了眼前!

    “这东西很好,若是我郁金香家想购买一些种子的话,不知道贵方愿意以什么价钱出售呢?”

    皮埃尔男爵想了想,斟酌了一下,缓缓道:“公爵大人明鉴,您看见了,如今我们第一批耕种的面积也不大,刨去我们目前自己留下的口粮,留下的来年耕种的种子,其实没有什么富裕的产量了……若是郁金香家对这东西的种子有兴趣的话,恐怕还得再等等……”

    皮埃尔毕竟还是个仔细的人,这玉米的种子,是达令陈拿出来的,现在这位老大不在家,这等事情,他也不敢贸然答应。

    这玉米的种子,在西北就是极为重要的战略资源!这么重要的东西,他哪里敢随随便便的做主卖掉?总等达令陈回来再说。

    杜微微对他的这番回答倒也不意外,淡淡一笑:“种子的事情么,等来年倒也可以,反正我郁金香家现在也不缺粮食,今年的粮食还是够的。不过,我看你们弄的那个黄土砖,倒是很好东西。”

    顿了顿,杜微微沉吟了片刻,缓缓道:“我也听说了,你们广造砖窑,现在已经开始对外出售这黄土砖了,别人既然能买,想必我郁金香家要采购的话,贵方应该不会拒绝吧。”

    皮埃尔男爵擦了擦汗,赶紧点头:“那是自然,公爵大人若是有意向的话,我们自然是愿意出售的。”

    “那么……”杜微微淡淡笑道:“我就先订下一百万块黄土砖吧。”

    一,一百万块?!

    皮埃尔男爵差点没坐地上!

    目前领地里已经一再的扩大砖窑的生产,可目前的产量,每天大概也就烧出不过三千块砖。一个月下来,除掉废品的话,合格的黄土砖也不会超过十万块。

    一百万块?那直接就吃下了自己一年多的全部产量啊!!

    如果全部卖给郁金香家的话,别说是其他家的生意订单全部要停掉,就连自己家的新城筑,都没有砖可以用了。

    这……怎么可以?!

    若是一味的扩大烧砖窑的话,自己领地里就一万多总人口……

    难不成,让所有的木匠铁匠建筑工人,全部跑去砖窑去烧砖?!

    全民烧砖工的节奏嘛?!

    皮埃尔男爵冷汗直流,话也接不出来了。

    杜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这位老男爵,也不说话。

    这个时候,倒是站在后面的洛黛尔,轻轻一笑,缓缓走上了几步,看着杜微微,笑道:“弥赛亚姐姐,你开口就要一百万块砖……嗯,难道你不先问问价格么?就算是买东西做生意,也总要先问问价吧?”

    杜微微神色轻松,回头看了洛黛尔一眼,淡淡道:“不用问了……难道还有谁敢坑我不成?”

    难道还有谁敢坑我不成?!

    这话说得可十足霸气了!

    洛黛尔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无语反驳。

    毕竟,在西北这个地方,无论做什么生意,敢坑郁金香家的钱,那绝对是找死的节奏了。

    杜微微却抿嘴一笑,又走到了洛黛尔的身边,伸手搂住了这个小妮子,又凑在她的耳旁,低声笑道:

    “这么护着达令陈的产业么?小洛黛尔,你这么护着他,他到底什么时候娶你呢?”

    一听这话,洛黛尔脸一红,连话都说不出了。

    暗中,一双小手紧紧捏紧了拳头。

    杜微微看着洛黛尔的神色,似笑非笑,目光闪动。

    “要不……我为你做主,如何?”

    ……

    “给句痛快话吧!小子!”

    李斯特族长指着陈道临,大声喝道:“我女儿洛黛尔,你娶还是不娶!!”

    陈道临目光闪动,缓缓抬起头来,看着李斯特族长:“族长先生……娶又怎么样,不娶又怎么样?”

    `

    【现在加我威信,新的福利要出来了~这次是《天骄无双》的签名书哦~~~加我威信的方法:搜索“跳舞”就可以找到我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