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四十四章 【狱友变女婿?】

第四百四十四章 【狱友变女婿?】

    第四百四十四章【狱友变女婿?】

    可以想象的,当一封封加急的书信,通过各种渠道传递往帝都的时候……

    快马信使,空中热气球信使,甚至昂贵得魔法阵的传递……

    帕宁在西北努林行省所作所为的一切,这些消息,通过各种渠道飞速的传递往了帝都而去。

    如果单纯从纸面上的文字看来的话,仿佛这位新任的莱茵公爵,在西北已经众叛亲离,天怒人怨,西北努林一省,无论是民政军中,都对他怨声载道。

    甚至有人在心中言辞晃晃:帕宁其人,倒行逆施!长此以往,不等郁金香家反叛,努林一省官民及雷神之鞭所部,就要先被逼反了!

    这等言辞,简直就是撕破了脸毫不顾忌的痛骂,再无半分保留余地。

    可无论是明里暗里的这些消息书信,无论是那些官方的正式呈文,或者是私下里的书信,帝都也不知道收下了多少。

    皇宫里有,军部里有,帝国的政务署也有……

    但是偏偏,帝都却陷入了一种微妙的沉寂之中。

    雪片一般的投诉和抱怨甚至是公然指控的书信送到了皇宫里去,却犹如石沉大海一般,再无半点回应。

    那位新皇希洛陛下,却仿佛忽然之间就变成了聋子和哑巴,对此事情毫无任何反应,无动于衷。

    于是,军部之中开始蠢蠢欲动。

    阿克尔坐镇军部这大半年来,自然是扶持出了诸多亲信,他原本在帝国军队之中就已经打拼了半辈子,人脉广泛,夹袋之中自然早有一班心腹班底和盟友。

    这大半年来,尤其是夏天之后,将帝国的军部几个重要的位置全部换成了自己属意的人。

    所换之人,要么就是带着罗林家派系色彩的,要么就是一贯亲近罗林家族的。

    总之。如今的军部之中,阿克尔几乎占据了大半壁江山,原来军部之中的那些老人,要么就是靠边站被边缘化,要么就是明智的缄口不言。

    雷神之鞭乃是阿克尔起家的老部队了,他在雷神之鞭多年,一路走到帝国中将的位置。军部上下自然是将雷神之鞭看做了阿克尔的嫡系亲信。

    可如今帕宁在西北的作为,对那两个师团的雷神之鞭大肆整编,这样的做法,自然引发了很多的不满。

    军部得到了消息之后,一份充满了指责质问的整饬公文,就已经草拟完毕。几个罗林家派系出身的军部里的官员,都是怒形于色,摩拳擦掌,只恨不得立刻就要给这个不知好歹的帕宁一点颜色瞧瞧。

    可偏偏,这份公文呈送到了军务大臣阿克尔的桌前之后,就再无任何消息了。

    下面的人都不禁疑惑起来。

    难道……阿克尔大人对这件事情居然无动于衷?

    有身份够分量的,就忍不住请示阿克尔。阿克尔才叫来了手下的几个参谋军官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将那份炮制好的整饬军文拿了出来。

    “这就是你们草拟好的东西?”

    下面人点了点头。

    阿克尔冷冷一笑,拿起来,就放在自己桌前的蜡烛台上,烧掉了!

    看着那篇整饬军文在火光之中化为灰烬,诸位将领军官无不动容。

    阿克尔神色有些冷漠,淡淡道:“再有议论此事者。军法处置!”

    有罗林家出身的将领忍不住叫道:“大人,难道我们就这么忍了?那个帕宁胡作非为……不但坏了您的大计,而且……雷神之鞭可是……”

    “忍了!”

    阿克尔抬起眼皮,冷冷的看了一眼众人,他的眼神有些阴沉,缓缓道:“但凡若是你们争气些,哪里能轮到他帕宁去西北?哼……先前第三第四师团里。几个关键的位置,都是我推荐的人去……结果,两个师团守在边界,却让那个小女孩带着三千骑兵轻轻松松的过界而去!我的脸面都已经丢尽!如今帕宁是陛下刚刚新封的公爵。就任西北,才上任,军方发这么言辞激烈的整饬公文,那就不是打他帕宁的脸,而是打陛下的脸!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难道还不明白?”

    “可是……”

    眼看还有人要说什么,阿克尔摇头:“陛下之前给了我们机会,但是我们没有抓住,现在才换了帕宁去。自己不争气,那就怪不得别人了。至于西北那两个师团……由着帕宁去闹吧!左右那两个师团原本就非我们的嫡系,派去的人之前让陛下也让我这么失望,接下来我们就要低调一些为好。哼……第一第二师团在我们手里,那便稳若磐石,至于西北……暂且放放吧!”

    说到这里阿克尔换了一个语气,轻轻叹了口气。

    他的神色也稍微松动了一些,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缓缓笑道:“我之前也是太过心急了一些,倒反而有些乱了方寸。如今局面的主动权还在我们手里,原本也不必这么太过操切的。倒是我先前太心急了,却反而出了错。”

    顿了顿,他眼睛里闪过一丝精芒:“陛下大婚在即,只要等过上两个月,陛下和吉尔成婚之后,吉尔成了皇后,一年半载,生下皇嗣……那么,今后我罗林家就立于不败之地!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了,总还有几十年时间,就算是慢慢来,也总有机会。唉……先前太过操切,我们已经引起了陛下的一些不满了,难道你们不明白么?陛下那么大张旗鼓的册封帕宁为公爵,又委以重任,既是抬高帕宁,同时也是做给我们和别人看的。这意思,难道你们都不懂么?陛下就是想告诉我们,也告诉所有人:他可不仅仅只能依靠我罗林家掌军,把帕宁抬出来,帕宁身后又有加罗宁家族。这便是平衡之术!

    眼下我们这么急匆匆的对帕宁打压,只会引起陛下的不满。

    且不管他吧。

    哼,郁金香家为什么能做了一百多年的老大?不仅仅只是因为出了一个杜维!而是因为杜维娶了女皇,后代的皇帝都有郁金香家的血统!

    若是吉尔成了皇后之后,生下了皇嗣……那么今后的皇帝就算是半个罗林人,我们还怕什么?

    且耐心等待吧!”

    ……

    木兰城外军营。

    主帅大帐内。

    帕宁坐在那儿。当急促的第一通鼓声还未曾停止的时候,各级军官就已经穿戴整齐,聚集在了这主帅的大营之中。

    雷神之鞭虽然正在整编,但的确不愧是帝国精锐之名,训练有素。

    帕宁对于这些军官们集结的速度也很是满意,他站了起来,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的,将手里的一封书信,丢在了地上!

    “这封信,是从帝都送来的,皇宫之中的特别紧急渠道送到了我的手里。”

    帕宁的声音不急不缓,但是那语气却是一如既往的冷漠。甚至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嘲弄。

    “我知道,你们之中有些人都给帝都去了书信,这几天,想必这些人都忙得很,白天忙训练整编,晚上忙写信。”

    帕宁说着,眼神扫了过去。众将之中。就有一些人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去,目光闪烁。

    “门赛统领!”

    帕宁忽然开口喝了一声,众将之中,一个三十多岁,中等身材的统领军官身子一震,咬了咬牙,缓缓走到了中间,躬身道:“……总长大人唤我何事?”

    帕宁眯着眼睛。瞧着这个叫门赛的统领军官,冷冷道:“我看过你的履历,你是南方人,老家在科特行省,曾在帝国军事学院进修过三年,当时在学院里,你的老师就是如今的军务大臣阿克尔将军。对吧?”

    “……大人说的不错。”门赛硬着头皮道。

    帕宁故意重重哼了一声:“既然你也算是出自名门,我原以为你这样的人应该做事情更懂得分寸,更明白是非道理,却没想到。你如此愚蠢,如此张狂!”

    门赛身子一震,抬头变色道:“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你捡起地上的这封信,自己念出来吧!”

    门赛面色渐渐苍白,弯腰捡起了那封信——不用打开,他就知道,这正是自己亲笔所写,用隐秘的渠道送到帝都去的。

    “念!”帕宁面色冷峻。

    门赛知道无法抗拒,只好咬了咬牙齿,用牙齿缝里迸出来的声音,缓缓念了起来:

    “帕宁其人,倒行逆施!长此以往,不等郁金香家反叛,努林一省官民及雷神之鞭所部,就要先被逼反了……”

    念道这里,门赛忽然将信放下,抬起头来盯着帕宁,缓缓道:“大人,这信是我写的,言语之中自然是深深得罪了你,你如今故意唤我出来,就是要对我寻仇吗!我说的每个字都是事实!大人你刚到西北,就立刻整编军队,如今军中兵不知将,将不知兵,两个师团的指挥层乱作一团!万一战事爆发的话,这两个军团仓促之间想拉出去打仗,那根本不可能!你如此作为,难道不是倒行逆施吗!我身为帝国军人,自然有权力向军部控诉你!难道你今天,就要公然对我报复不成?哼!”

    帕宁眉毛一挑:“我就知道你会这般嘴硬!哼,你对军部控诉,那自然是你的权力,我不会因此而干涉你!我今天要问你的罪,自然也不是因为你对我控诉,而是你这封信里,污蔑帝国重臣,播弄是非,造谣生事!”

    门赛面色一白,却强行哈哈大笑几声,大声道:“我哪里污蔑你帕宁了!你在军中所作所为,大家都敢怒不敢言!你倒行逆施,多少人背后痛骂,这难道是假的不成!”

    “骂我的自然有,是哪些人,我心中自然也清楚。我今天要问你的罪,并不是追究你对我的污蔑。”

    “?”门赛一愣。

    帕宁冷冷一笑:“郁金香家是帝国栋梁,郁金香公爵更是贵为帝国重臣,天下人人敬佩!你是什么东西,敢公然在呈送军部的书信上,污蔑郁金香家要造反?!这白纸黑字,难道是我诬陷你的吗!”

    “我……我不是……”

    门赛一惊,随即身子一震!

    他放要打算抗辩,可随即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的失误所在!

    郁金香家反……这个事情,毕竟是绝不能摆在台面上来说的!

    只要郁金香家的军队一天没有打到努林行省来。只要郁金香家还没有竖立叛旗,只要在帝都的希洛皇帝没有公然宣布郁金香家为叛逆。

    那么,其余任何人,都绝不许说郁金香反了!

    郁金香家和皇帝几乎撕破了脸,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但偏偏这心知肚明的事情,却绝不能被官方公然承认!

    名义上来说,郁金香家现在还是帝国重臣。还掌控了帝国卡巴斯基防线的西北段,为帝国坐镇西北……

    你若是敢说他们反了,那这官司打到帝都去,也只会判你是造谣污蔑!

    门赛脸色灰败,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心中暗暗气恼自己为何写这封信的时候,如此不小心措辞。

    而更加疑惑的是。自己这封书信明明是送去军部,呈送给阿克尔大人,却为何流传到了皇宫里,然后又从皇帝陛下那儿转回了帕宁的手里?

    这几乎就等于把自己的把柄送到了帕宁的手中了。

    “身为帝国军官,造谣生事,污蔑帝国重臣,此等罪责。岂能不罚!”

    帕宁缓缓道:“我现在削去你的统领军衔,并革除你的军职!来人啊,下他的剑!”

    一声喝令,大营外就有几名亲卫如狼似虎冲了进来,还有军中的军法官也走了进来。

    一看见这阵仗,大营里的众将都是心中一震!很显然,这位总长大人是已经做好准备摆好了架势,要好好收拾这个门赛了。

    门赛眼看大势已去。也放弃了抵抗,任凭对方取走了自己的佩剑,两边的护卫架起他的肩膀。

    门赛狠狠盯着帕宁,咬牙道:“此事不算完!帕宁,我去了帝都,也会控告你在西北的胡作非为!这雷神之鞭,不是你帕宁的私军!”

    帕宁冷笑。走到他面前,故意用不大不小的声音,缓缓道:“自然不是我的私军,可也不是罗林家的私军!”

    他一摆手:“咆哮主帅大营。污蔑帝国重臣,造谣生事,数罪并罚!来呀,先给我拖出去,打军棍!”

    打军棍是军中历来的传统了,这个惩罚,营中的众将倒也没有什么意外的。

    敢在大营里对着军中主帅咆哮,不打你打谁?

    可一旁的军法官,在飞快的用册子记录下了帕宁的军令之后,却抬起头来,疑惑的问了一句:“总长大人,军棍,打多少,还请您明示。”

    是了,一般来说,军中上官惩罚手下,拉出去打军棍,都会说明数量。

    打三十军棍,打二十军棍,打五十军棍……

    这军中的军棍可不好挨的!行刑的都是军中军法队里那些身强力壮虎狼之士,普通人挨上二十军棍,就趴着起不来了。就算是一般的勇士,挨上三十军棍,只怕也要趟上好多天。

    五十军棍的话……当场打死人也不稀奇了。

    帕宁看了那个军法官一眼,语气很平静,可说出来的话,却让大营里的众人身子一震!

    “打到我说停为止。”

    ……

    艾妮塞飞快的迈着步子小跑,才勉力跟上了老师的马。

    小姑娘跑得气喘吁吁,脸蛋更是红扑扑的,额头汗水黏着头发,身边的狗儿都已经有些跑不动了,只是吐着舌头喘气。

    几只羊儿,则被装在了一辆马车的货车上。

    艾妮塞只觉得自己越来越喘不上气,几次腿已经发软了,眼看就要跟不上老师的马。

    幸好,前面的老师仿佛早就注意到了自己,悄悄的又将马蹄放缓了一些。

    艾妮塞知道,老师看似大大咧咧,坐在马上喝酒唱歌,其实一直关注着自己。

    她也不曾抱怨过老师为何要这么虐待自己,因为老师说过,自己得了病,而要治病就要吃这些苦头。

    艾妮塞也感觉到了,随着一路从草原走到这里来,每天几乎是虐待一样的日子,逼着自己耗尽体力,然后再练那些奇怪的动作,最后才吃下那么多惊人的食物——这些日子来,小姑娘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素质比从前要好上许多。

    就用如今这奔跑来说,当初在草原上,自己跟在老师的马后面奔跑,最多跑上一小会儿就支持不住了,而如今,自己支持的时间已经是最初的三倍有余。

    按照昨天的经验,自己大概还能再坚持一小会儿,老师已经放缓了速度,刻意的等着自己了。

    想到这里,艾妮塞又暗中咬了咬牙,再努力跑了几步,抬起头一看,却意外的发现,前面坐在马上的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停了下来。

    ……

    陈道临看着前面岔路口,路边上,停着一辆敞篷马车,车厢里坐着的那个老头子,不由得脸上就露出了几分苦笑。

    他停下了马来,仔细打量了对方两眼,而对面,也同样有一束眼神投了过来。

    双方对了一个眼神,同时哈哈一笑。

    陈道临才缓缓下了马,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距离马车还有十几步,陈道临就故意大声笑道:“族长阁下,多日不见,看来你气色不错,兴致也不错。”

    马车车厢里,一个老头子坐直了身子,瞪了陈道临一眼,哼哼两声:“达令陈,你把我女儿拐到什么地方去了?!”

    陈道临干笑几声,随即摇头道:“熟归熟,玩笑也不能这么开吧!族长阁下,怎么说你我也算是好朋友了。所谓人生四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坐班房,一起嫖过……咳咳咳!那个,我们总算是一起在帝都皇宫里坐过班房,同住一个屋子的狱友啊,怎么一见面,你就这么说话呢。”

    老头子翻了个白眼,咬牙道:“和你做狱友也就罢了,我就怕,不知道哪一天,忽然你这个狱友,就变成我女婿,那可就糟糕之极了!”

    `

    【求点月票,诸位看,成不成?】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