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帕宁逞威】

第四百四十三章 【帕宁逞威】

    第四百四十三章【帕宁逞威】

    努林总督一惊,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抬起头来就喝问道:“帕宁!我是努林总督,你又什么权力……”

    他还没说完,已经有几个彪悍的骑士从马上跳了下来,冲到他身边,将他按在了地上!

    这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虽然总督府里也有不少护卫军兵,但是此刻是总督带着一应属官起来迎接这位莱茵公爵,哪里会想着要把兵带出来?

    他身边虽然也有几个心腹,但却又如何敌得过帕宁手下这些如狼似虎的武官?

    就听见这个努林总督惨叫几声已经被踹在了地上,有人上去按住他的背,然后抹肩膀,反提双臂,从腰间取出绳索,麻利的将他的双臂捆了起来!

    努林总督挣扎半天,连连惊呼叫嚷,身边那些属官心腹,虽然也有想上来阻拦,却被那些武官拔出刀剑来,杀气腾腾的吓退,有个别胆子大的,不怕威胁的,才走上两步就被一脚踹翻!

    “有敢反抗者,格杀勿论!”

    帕宁冷冷的一句话,顿时打消了这些总督府官员的最后一丝侥幸!

    这位……莱茵总督,到底想干什么?!

    难道是……造反?!

    想到这个念头,顿时好些人额头就已经冒出冷汗来。

    这时候,总督府里有护卫军兵听见外面呼喊叫嚷,已经冲了出来,但是帕宁却已经马鞭一挥,身边的骑兵队伍立刻散开来,长枪在手,顿时就做出了一个半包围的姿态来!

    这些骑兵明显都是精锐,神色冷峻目光冷漠,手里握着明晃晃的骑枪,缓缓的一步一步逼迫上来……

    “所有人放下武器跪下!若是有不做的。小心刀剑没眼睛!西北军务总管大人奉令整顿内务,一应人等不得鼓噪!违令者以叛国罪论处!”

    帕宁身边有一个身穿统领军官铠甲的年轻人忽然高声喝令了起来。

    毕竟努林行省原本就军备废弛,这些护卫军兵也只是地方守备军,素质比帝国的常备军团要差得太远,此刻看见眼前这些骑兵,兵强马壮,杀气腾腾。又喊出了什么“西北军务总管”“叛国罪”这些话语。

    总都督里的护卫军兵,带头的一听,也没太多犹豫,立刻就第一个扔掉了手里的刀,单膝跪在了地上,再也不敢反抗。

    其余军兵眼看自家的将领都这么做了。哪里还有人会乱动?一个个叮叮当当将刀剑丢子地上,全部有样学样单膝跪在地上。

    只有那个努林总督,怒不可遏,虽然挣扎不动,却依然奋力叫嚷:“帕宁!你这是乱命!!你是军中武将,哪有权力可以随意抓捕地方官员!我是陛下亲封的努林总督!你,你敢……哎呀。哎呀……”

    也不知道是哪个骑兵手重了一些,将这位努林总督的双臂掰后,顿时叫他疼得哎哟哎哟乱叫起来。

    帕宁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看着这个努林总督,冷冷道:“陛下已经将整个努林行省化为军管区!委任我为雷神之鞭副军团长,兼军管区总长!也就是说,在这片地方上,不论军中还是地方政务。一应全部受我节制!陛下并授我特权,若有人抗命,可便宜行事!”

    “你……你……帕宁!我不曾抗命,你我今天更是第一次见面!你想往我头上栽赃吗!再说了,就算陛下许你特权,你也无权任免或者随意抓捕一位帝国总督!!放开我!我是帝国总督!!!”

    “现在不是了!”帕宁冷笑。

    他忽然一踢马肚,策马缓缓往前走了几步。就来到了这个总督的面前,冷冷的看着趴在地上的这个家伙:“你不死心?好,我就让你死心!”

    帕宁那英俊的脸庞上露出一丝冷笑:“我从帝都出发之前,就已经让军部用飞骑传令来西北。命令在我到来之前,所有地方上的军务,政务,都不得做任何擅动!我这条命令,已经明文传递到了总督府,你为何不执行!”

    “我……”这个总督脸色一变,眼睛里露出几分心虚,可随即就挺着脖子大声道:“我是努林总督,你未曾上任之前,人还在帝都,我自然要正常履行我的职权!难道你一日不来西北,这么大一片地方上的政务,就全部荒废,等着你到来吗?!”

    “狡辩。”帕宁也不气恼,淡淡道:“你不是傻瓜,我也不是。你这等狡辩的言辞,又有什么意义。我传来命令之后,你却以努力总督的名义下令,全面封锁努林和郁金香领地的边界,派守备军巡视边界,还下令抓捕了滞留在木兰城里的两支郁金香家的商队,扣留了他们的全部人手,还把所有的货物都扣押。我倒是想问问,你哪里来的胆子做这种事情?”

    这努林总督面色灰败,只是粗重的喘息,却只是咬牙道:“我这是防患未然!西北局势紧张,难免郁金香家会……”

    “混账!”

    帕宁大声道:“郁金香家乃是帝国重臣,你身为努林总督,却敢公然下令扣押帝国重臣家的人员和货物,谁给你的胆子做这等事情!”

    “……”

    这努林总督说不出话来了。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眼下西北的局势几乎是一触即发,郁金香家家族和帝国的那位皇帝,几乎形同撕破脸了,只怕内战随时都会爆发。

    但是……这些事情,毕竟还没有公然摆在明面上。

    毕竟郁金香家虽然出兵越境,也只是跑去西北要塞收复他们自家的私军,对努林行省算是秋毫无犯。甚至面对雷神之鞭,也是一刀一剑都没有用。

    所以,从上到下,谁也不敢就公然说郁金香家反了。

    就算是希洛,也绝不会在现在就公然下令宣布郁金香家为叛逆。

    所有的一切动作,都是在进行,但是名义上来说,郁金香家还是帝国公爵,是帝国重臣!

    此刻众目睽睽之下。这总督也自然不会犯傻,敢公然开口叫嚷“郁金香家反叛”这种话——这种话,连希洛现在都不敢公然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总督?

    “你擅自下令,违背了我的军令……眼下努林行省已经是军管,那么我自然就有权力以军令来处置你!”

    帕宁说着,眼神缓缓的扫过在场所有的那些努林总督府的各级官员,冷冷道:“陛下既然授权与我。那么在这个地方,生杀予夺,只能出自我一人之口!我是个武人,不喜欢和人争论口舌,任凭你说得天花乱坠,只要我认为你是错的。那么你就是错的!”

    最后这句话说得简直霸道无比了!

    帕宁摆明了是根本懒得和这些文官讲道理,直接摆明车马出来宣示:老子不听你们唧唧歪歪,你们只管听我的吩咐做事!其他的就少扯淡!我让你做的就是对的!我不让你做的就是错的!

    “把这罪官绑了下狱,暂时看押起来,等候发落——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探视!”

    帕宁一声令下,就有骑兵将这个总督直接提了起来。他还想挣扎,却早有人将一块布塞进了他嘴巴里,然后五花大绑,直接提到了一边去。

    “进府!”

    帕宁翻身下马,昂首挺胸,就在周围那些官员畏惧的眼神之中,大步走进了这座总督府里。

    ……

    莱茵公爵驾临木兰城,一日之前。罢免希洛陛下刚刚任命还不足一个月的新任总督,将其直接下狱。

    随后宣布征用总督府,将总督府变为西北军管区统帅府。

    当天,他又宣布了一系列的任免命令,将那位努林总督上任的时候,从帝都带来的近二十名属官,当日就以各种罪名罢免了其中十一人。全部下狱。其余剩下的,也都以各种名义,调离原职!

    这一雷厉风行的举动,顿时让整个木兰城上上下下都震动了!

    历来官场上的权力更迭。一般都是打打合合,却没见过他这般大刀阔斧,几乎是用蛮不讲理的办法来强行清洗掉了原来总督的所有班底!

    这种手段,说好听的是雷厉风行,说难听的就是蛮横无理,破坏规矩。

    但此刻努林行省一地,地方上没有什么实力派——努林行省这一百多年来,和郁金香家当邻居,历来都是作为中央和郁金香家的缓冲区,哪里还有什么实力派存在?

    而帕宁又是军权在握,两个师团的雷神之鞭的精锐在手,就驻扎在木兰城周围!他手里握着刀,哪里有人能和他抗衡?

    短短的两三日时间,就把努林行省的高级官员全部梳理了一遍,他仿佛早就有了腹稿,有选择性的留下了一些人,其余的大部分都被调离原职,有的直接更是就被罢免赶回家去。稍有反抗,直接就挂上一个抗命的罪名,扔进监狱里去!

    一时间,这位莱茵公爵的“凶狠霸道”的名声,传遍了整个木兰城。

    只要提起“莱茵公爵”这个名字,人人变色!

    ……

    当然了,看似帕宁以雷霆手段将努林行省直接压了下去,仿佛再也听不到任何反对的声音,但谁都知道,下面暗流涌动——他这么霸道的行为,其实很多做法已经算是越权,暗中早有无数人明里暗里,各种书信就通过许多渠道送去了帝都。

    不少人在暗中只是冷冷的等着,等着帝都的那位皇帝,对帕宁在西北的蛮横做法会做出如何的反应。

    毕竟,很多人心中还是颇有底气的:这努林总督毕竟是皇帝亲封,上任才不过一个月,你帕宁就敢公然罢免下狱,不但越权,而且几乎就等于公然打皇帝的脸了!

    这等做法,皇帝岂能容忍?

    帕宁自然也知道下面这些人的想法,他却仿佛不管不顾。

    几天的时间,他将自己从帝都带来的一些随员,副官,安插了二十多人,在努林行省原本总督府框架内的各个官职。

    几乎直接就把努林总督的职权全部接管了。

    而随后,帕宁又做出了一个让人震惊的命令!

    他任命了一个努林行省的代理内政长官——这其实就等于是一个代理总督的身份了!

    而他委任的这个人选,却叫所有想反对的人,都说不出话来。

    这个人就是……斯潘。

    帝国宰相奥维多大人的儿子。

    ……

    无论从出身,背景。等等诸多条件来看,斯潘的资历和履历都绝对是足够的!

    甚至相比那个被帕宁直接罢免掉的努林总督,斯潘的身份更为显赫。

    毕竟那个努林总督是希洛的人——希洛之前那些年一直韬光养晦,篡位之后也才不过九个多月,他如今的班底都是自己在潜伏的那些年之中慢慢收拢的一些人手,那些人在马尔希陛下在世的时候,大多都是不得志的——真的得志的被马尔希皇帝信任重用的人。也没必要投靠他这么一个亲王了。

    所以,那个努林总督的履历并不算很出色,资历也很浅。

    而斯潘,贵为奥维多的儿子。

    奥维多是什么人?那是前任的财政大臣!帝国一等一的顶尖大佬!所在的家族也是帝国的传统豪门望族!

    从马尔希陛下时代的时候,帝国的宰相位置就一直虚着,奥维多身为财政大臣。就已经被隐隐的供认为是帝国文臣之首了。

    如今希洛上位,也是极度重用奥维多,甚至还把他直接扶正为了帝国宰相,让他这个文臣之首,变得名符其实!

    斯潘身为宰相的儿子,被帕宁任命为这个“代理政务长官”的职位——有些人就算想反对,却也不敢了。

    若是反对。不但冒着触怒帕宁这个蛮横不讲理的家伙的风险……同时岂不是也得罪了帝国的宰相??

    宰相的儿子当官,你敢出来唧唧歪歪的反对?那么回过头去,宰相大人给你小鞋穿的时候,你就准备好好享受吧!

    这一手玩得漂亮之极,斯潘虽然没有多少执政的经验,但是毕竟是世家子弟,家学渊源,在帝国财政署也是做了很多年的官员。耳濡目染,对于政务也不陌生。

    上任之后,很快就将一些事情抓在了手里。

    只是私下里,斯潘对帕宁的这个委任,也是颇为无奈。

    多次对帕宁抱怨,而帕宁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个年轻人,淡淡的回答了一句:

    “你以为你父亲派你和我来西北是做什么?我就是要你做我手里的一把刀!”

    面对帕宁这么毫不掩饰的话语。斯潘也有些无语。

    他是官宦世家出身,对于政坛风波也不陌生,但是也有点不习惯这位莱茵总督大人这么直来直去,丝毫不加隐晦的作风。

    尴尬的咳嗽了几声。斯潘才苦笑道:“给你做刀也就罢了……可现在有个烂摊子,我一个人可不知道怎么收拾,还请公爵大人明示吧。”

    “嗯?”

    “就是那个努林总督干的好事……他抓的那些郁金香家商会的人,还有扣押的那些货物,我们该如何处理?”

    帕宁眉头一挑。

    他冷冷的看了看斯潘,缓缓道:“你的意思呢?”

    “当然是放了。”斯潘摇头:“公爵大人,您是以这件事情为由头,抓了努林总督,那么现在自然是要放人了……”

    帕宁不等斯潘说话,忽然就打断了他:“你可知道,那个家伙为什么那么着急,不等我上任,就敢下这么荒唐的命令?他一个努林总督,在我没到任之前,他也只能调动努林行省里那点可怜的守备军,却如何敢做出这种事情,触怒郁金香家族?他就不怕郁金香家听到消息,一怒起来,派兵过境来找他麻烦么?”

    斯潘听了,哈哈一笑,指着帕宁:“帕宁!你这是故意欺负我么?大家都是在帝都里一起长大的,这些事情,心知肚明,你又何必故意拿这种言辞来逼我!”

    顿了顿,斯潘叹了口气:“罢了!如今你是我的上官,我若要在你手下做事,叫你安心,总得对你剖露心迹,才能叫你放心用我。”

    随后斯潘咳嗽了一声,看了看门外,然后才压低了声音,缓缓道:“这事情还不简单么?这个努林总督。根本就不怕郁金香家会翻脸……他做出这么极端的事情,就是巴不得让郁金香家翻脸!若是郁金香家敢派兵过境来找他麻烦……那更好,正中了他的下怀!”

    “哦?”

    帕宁微微一笑:“你明白?”

    “我当然明白。”斯潘咬牙,有些不满的看了看帕宁,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有人……巴不得能挑起内战!”

    帕宁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斯潘一眼,沉默了会儿。才轻轻叹了口气:“好吧……我现在算是承认了,宰相大人推荐你在我麾下,来西北……倒是用对人了。”

    斯潘哼了一声:“你先顾好自己的吧……帕宁,帝都很快就有反应的,别忘记了……陛下虽然信任你重用你,但是无论是比身份。比地位,比官职,比势力……你都远远不如那一位!他身为军方魁首,若是一心要打内战,你在西北,纵然名义上是节制全局,但是别忘了。那一位可是在雷神之鞭起家的!若是他在中间作祟的话,这两个师团的雷神之鞭,能不能真的听你号令,只怕还有点悬!”

    帕宁哈哈一笑,他的神色傲然:“军中的事情先不劳烦你操心,我自有主张!政务我交给你,你做好这些事情,就算是帮我很大的忙了。”

    “那郁金香家的那些商会的人……”

    “放了吧!”帕宁淡淡道。

    “扣押的货物也一起送还?”斯潘问道。

    帕宁却摇了摇头。

    他沉声道:“我虽然和那位的意图不同。我也不想挑起内战……但是,削弱郁金香家这一事上,我却是赞同陛下的。我来西北,目的就只有一个,压制郁金香家!人,可以放回去,但是货物。就留着吧。有软有硬,才是正途,一味的对郁金香家示弱……只怕皇帝陛下也会对我不满。只要皇帝支持我,那么军部的那一位想做手脚。也没那么容易。”

    ……

    第二天,帕宁前往成为的军中大营里,然后又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他以雷神之鞭副军团长兼军管区总长的名义,下令对驻扎在这里的两个师团的雷神之鞭,进行军制改编!!

    雷神之鞭第三师团和第四师团,从下属的各个团队,营队,以及各层的指挥军官,随机抽调出了七八千人。

    两个师团各抽调出了七八千人,然后……互换!

    抽调出来互换到另外一个师团的这七八千人,也将士兵全盘打散了,重新编制!各级军官也都打散了,调任到其他部队,军衔和官职不变。

    但是造成了一个有趣的结果,就是……

    军官们面对的是手下一群自己陌生的士兵。而士兵们则要面对自己上面的陌生的军官。

    兵不知将,将不知兵!

    而随后,帕宁又下了一个命令,从两个师团之中,分别抽出了一些部队来,共计五千人。

    这五千军队,被他下令抽离出第三第四师团,混变成了军管区总长的直属独立混编团。

    这个混编团,五千人,其中骑兵一千五,步兵三千余。

    而帕宁又将自己从帝都带来的班底的二十多名武官——这些都是他家族之中的班底,都是加罗宁家族在王城近卫军经营多年积攒下来的班底。

    这二十多名武官,全部扔进了这个混编团里……

    这一来,这五千人,就牢牢的抓在了帕宁的手里!

    而另外那两个师团……因为兵不知将,将不知兵,暂时来说,就算有人想闹什么事情,也闹不起来了。

    这整编军队的命令下达之后,军中也有人强烈反对。

    毕竟,这么大规模的整编军队,会让军队在短时间内战斗力直线下降。

    兵不知将,将不知兵的这种状态,会让士兵和军官之间缺乏熟悉和默契,士兵很难对新任的军官产生信任,军官在士兵之间也没有足够的威望。

    而且指挥层也被打散了,需要一段磨合期才能产生战斗力。

    “这般乱来……万一郁金香家的军队过境的话……我们如何抵挡?!”

    当一个统领军官站出来质问帕宁的时候,帕宁只是冷冷的看了这个人一眼。

    然后,面对大营之中的诸多众将,帕宁稳稳坐在那儿,冷冷的看着这个出来挑头的统领:

    “不需抵挡,因为……有我在西北,郁金香家不会过境,更不会开战。”

    顿了顿,帕宁仿佛是故意的一般,盯着这个军官,他的语气很尖锐,仿佛带着针一样!

    “我知道你是罗林家子弟,记住今晚回去给你们家主写信的时候,也把我这句话写在信里:有我帕宁在西北,这内战,打不起来!”

    `

    【我的威信号是:跳舞,大家直接搜索就能找到。

    现在加我威信,有福利放送哦~~我的一本从来没有在网络连载过的作品,一百多万字的小说,在威信上免费,全本放送!想看的朋友,请加我威信吧~~全本免费放送哦~~】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