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四十二章 【滋味不错】

第四百四十二章 【滋味不错】

    第四百四十二章【滋味不错】

    “在西北这片土地,郁金香家没有敌人!也绝不允许有敌人存在!”

    这么一句充满霸气的话从费欧娜这个女人的嘴巴里说出来的时候,陈道临有点想笑,却偏偏笑不出来。

    只因为他清楚,郁金香家,的确有这个底气!

    纵然是这个传承了百年的传奇世家已经出现了许多问题,纵然是如今内忧外患交加,但至少在西北这个地盘上,郁金香家依然还是无敌的存在。

    这个底气,是基于家族的那无双的威望,以及那……五十万的预备役的可怕数字!

    费欧娜这个女人话语里威胁的意思很明显:若是你不肯,那就是家族的敌人!

    在西北这个地方,任何和郁金香家作对的敌人,都是没有生存空间的。

    看着陈道临面色一紧,随即陷入了沉思之中。费欧娜也不催促他,故意等了好一会儿,容陈道临思索好久,才不慌不忙笑道:“达令法师,意下如何呢?”

    费欧娜的脸上充满了自信,她认为,在西北这片地盘上,眼前的这位达令陈法师,没有拒绝自己的理由。

    而且……他也没有拒绝的必要。

    在西北这片地方上发展,投靠郁金香家的话,就等于抱上了一个天字第一号的大粗腿,只会给他带来更大更多的利益,给他提供更多施展抱负的机会……常人求都求不来,达令陈实在没有任何拒绝的道理。

    “唉!”

    陈道临长长叹了口气,咂了咂嘴,点头缓缓道:“很诱人。”

    “这么说你是……”费欧娜眼睛一亮。她自然是清楚自家的那位女公爵对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有多看重多赏识!甚至那看重和赏识的程度,就连费欧娜自己很多时候都无法理解。这一点,从当初郁金香家派出的使者去见希洛,开出的第一个条件就是索要陈道临,就足以看出了。

    她也很清楚,自家的那位女公爵一直很希望能把眼前的这个男人收到麾下。

    如今。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就摆在眼前,费欧娜如何会放过?若是能趁机收拢下这么一个人的话,想必那位女公爵也一定会非常高兴——也算是自己为家族立下了一个大大的功劳。

    于公于私,对费欧娜自己都是有利无害。

    “很诱人……但是我还是不能答应你。”

    “…………”

    费欧娜的脸色僵住了。

    她的脸色一点一点阴沉了下来:“为什么!”

    陈道临歪着脑袋,想了会儿,才摇头道:“第一,我有我的抱负。我想做的事情,未必就是你们郁金香家愿意做的事情。虽然郁金香家实力雄厚,能给我提供许多便利,但同样的,我认为这些便利,在初期之后。就会变成很多束缚我的枷锁。我更喜欢在一张白纸上写写画画,而不喜欢在一幅成品的画作上做些锦上添花的勾当。

    第二呢,我这个人性子疏懒得很,脾气有的时候也臭得很,若是我投靠哪个老板的话,恐怕这世界上没几个老板能容忍我这种脾气古怪的手下,也就是说。我只能当老大,不会给人当小弟!”

    这第二点说的口气倒是够嚣张,费欧娜听了眉头就是一皱。

    “还有呢?”费欧娜咬了咬牙。

    “第三嘛……”陈道临忽然一挺胸膛,看着费欧娜,语气就有些古怪:“说实话,这些招揽我的话,当初公爵大人和我在冰封森林里一路南下,就不知道对我说过多少了……内容和你说的也就是大同小异而已。费欧娜小姐。我向请问你,你是郁金香家的公爵么?”

    “我……当然不是!”费欧娜的脸色很难看。

    “那就是了。”陈道临冷笑:“当初公爵大人亲口对我说这些话,言辞恳切,我都没有答应!如今,你只不过是一个家族的总管,就对我又是招揽又是威胁的说出这些来……你觉得我会答应你?”

    这几句话,明显就是嘲弄费欧娜不自量力了。

    意思很明显:你家主子招揽我的时候。说话客客气气的,我都没答应!你不过就是你家主子手下的小弟而已,跑来招揽我,说话还夹枪带棒的?你算哪根葱!

    费欧娜气得脸都白了。

    陈道临心中冷笑。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了,反正已经摆明了要得罪眼前这个艳丽的女人,他也就干脆没有顾忌了!

    缓缓走到了费欧娜的面前,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陈道临才微微笑道:“最后,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问题。”

    “……什么最最重要的问题?”

    “我听说费欧娜小姐如今在郁金香家,贵为公爵大人的头号心腹,也是家族的大总管之位!那么我倒是想请问您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假如我接受了郁金香家的招揽,我来了之后,是坐什么位置?”

    陈道临眯着眼睛,瞧着费欧娜,他故意用了那种带着嘲弄味道的语气,淡淡道:“天文地理也好,文韬军略也罢,经济政务,哪怕是经商赚钱……说实话,费欧娜小姐,这所有的本事,你哪一样比我强的?我若是来了郁金香家的话,难道还要我给你当副手么?”

    费欧娜脸都黑了下去!

    “我现在自己当家做主,活得逍遥自在,手下人都听我号令!郁金香公爵见了我,也只是以友相待!若是我投靠了郁金香家,变成了郁金香家的下属,见面都要对她行礼……不但对她行礼,还要对你这位大总管行礼!哈哈哈哈!费欧娜小姐!你今晚只是招揽我,我还没答应你呢!你就可以对我出言威胁恐吓,若是我真的成了你的手下,还不知道你要给我什么脸色看?”

    说到这里,陈道临忽然伸出手去,轻轻捏住了费欧娜的下巴!

    这个举动就过于惊人了,费欧娜愣住了!她没想到陈道临居然敢对自己做出这等无礼轻佻的举动!

    在呆了一下之后,她试图挣扎,但是陈道临的实力摆在那里。这女人被他捏住了下巴,却连一丝力气都使不出来了。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讨厌别人威胁我,我不喜欢给人当小弟!尤其是给女人当小弟!”

    说着,看着面前这个目瞪口呆,满脸惊恐的女人,看着费欧娜那双漂亮的眸子瞪圆了,看着自己。看着费欧娜被自己捏住了下巴,红润的嘴唇噘了起来……

    陈道临忽然心中生出一丝恶作剧的念头,脑子一热,就凑了过去,用力在那红唇上狠狠的亲了一下!

    齿颊留香,陈道临才哈哈一笑。放开了费欧娜,然后退后两步,摆手笑道:“好了!多谢总管大人的款待!今晚的晚餐很精彩,尤其是最后这一道‘甜品’更是让人回味无穷。”

    费欧娜脸色顿时就涨红了。

    她实在没想到,眼前的这个混蛋居然如此胆大!

    居然敢在郁金香家族的大本营里,调戏自己这个郁金香家的大总管?!

    瞠目结舌瞪着陈道临。

    足足过了好几秒,费欧娜才惊呼一声。指着陈道临喝道:“你,你竟敢,竟敢……”

    陈道临耸耸肩膀:“抱歉,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费欧娜气得险些吐血。

    “方才距离这么近,费欧娜小姐又是如此美艳动人,我是一个男人,总有情不自禁的时候,所以……我真的不是故意想轻薄你……”

    “你。你这还不是故意的?!”

    陈道临看着这个愤怒的女人,看着她那张美艳的脸蛋上,双颊都因为怒气而染红了,他恣意一笑,忽然闪身又贴了上去!

    他伸出手来,再次捏住了费欧娜的下巴,然后狠狠的在她的嘴唇上又亲了一下!

    退开之后。陈道临一脸无耻的笑容:“喏,这一下才是故意的。”

    ……

    反正都已经摆明车马不用再遮遮掩掩了,那老子还怕你什么?

    既然敢调戏你第一次,就敢调戏你第二次!

    ……

    费欧娜心中就有一股冲动。只想大声呼喊来家族的护卫,然后把这个混蛋抓起来狠狠的教训一顿!!

    但是她毕竟不是普通的女人,怒气上来之后,正要开口召唤侍卫,却忽然听见陈道临微微笑着,用无耻的语气笑道:“总管大人是想招呼人来围观么?”

    费欧娜身子一震!

    瞬间就清醒了下来。

    自己的身份是家族的大总管!若是被侍卫知道了,自己在家族城堡的餐厅里,被自己亲自请来的客人调戏了……那么说出去,无论如何,都是自己这个女人丢脸。

    而且,家族之中,原本对于公爵大人如此重用自己一个女人当总管,就很有些微词——毕竟,这个世界是男人的世界。

    而且……就算自己召唤来了护卫又如何?

    眼前这个混蛋,不是普通人!不是自己可以随意揉捏的普通人。他是一个魔法师,一个出色的魔法天才,一个让公爵大人都极度看重和赏识的天才,而且……他还是魔法学院的教授!

    只凭这几个身份,虽然未必就如何了不起……但是这样的身份,能有资格动他的人,这世界上就没几个了!

    若是公爵大人要处置他,自然是一句话。

    但自己……说到底也只是郁金香家的一个家臣而已。

    达令陈身上的那几个身份,虽然未必就有多厉害,但也不是自己一个家臣可以有资格处置的。

    “……达令陈!!”

    费欧娜咬牙切齿:“我……你……我一定会让你为今天的狂妄和对我做的……混蛋!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费欧娜的眼睛里几乎都要喷出火来了,她咬着牙齿,一字一字道:“你既然拒绝了家族的好意,那么……家族就绝不会容你在西北立足!你夜闯公爵府的事情,我也一定会向公爵大人禀报!我没有权力决定对你做什么,但是公爵大人绝不会饶恕你!敢和郁金香家作对!哼,在西北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人!”

    陈道临听了,立刻就露出一副极大的委屈的表情,摊开双手。大呼道:“喂!费欧娜小姐!你可不要胡乱黑我!谁说我要和郁金香家作对了?你这么往我身上泼脏水有意思吗?我达令陈哪里说过要和郁金香家作对了?”

    “可,可是你……”

    “我什么?”陈道临瞪大眼睛:“不接受加入你们郁金香家当家臣,就一定是要和你们为敌?这种逻辑……也真亏得你居然还能坐在郁金香家总管的位置上?西北几百万人口,每个都是你们郁金香家的家臣吗?你能把这几百万人都当做你们的敌人全部除掉?再说了!费欧娜小姐,你大概忘记了一件事情!

    我的地盘,在努林行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努林行省可不是郁金香家的领地!

    努林行省总督也不是贵家族的家臣吧?你有胆子去把努林行省总督也给干掉吧!”

    说完。他故意摇头叹了口气,仿佛自言自语一样,可偏偏这话的音量却恰好能让费欧娜听见:

    “女人啊……真不知道她是原本就这么蠢还是……大姨妈来了?”

    ……

    走出了餐厅,费欧娜在身后面色铁青,就连手指都在颤抖。

    可想而知,她此刻心中是有多么的愤怒。

    可陈道临却仿佛毫无异样。只是拉着艾妮塞的小手两人缓缓走在费欧娜的身后,然后一路走出的城堡。

    费欧娜喊来了家族里的仆人,然后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迸出了一句话来:“派人……备马车,送客人离开!”

    她几乎是以极大的涵养,才强行忍耐着,把陈道临送到了家族城堡门口,然后不等马车来。费欧娜就对陈道临狠狠的丢下了一句:

    “达令陈,我和你势不两立!”

    然后跺脚掉脸就走回去了。

    ……

    坐上了郁金香家的马车,陈道临吩咐车夫送他们回城中的旅店。

    在车厢里,艾妮塞睁大眼睛看着陈道临,小小的脸庞上有些忧虑,低声道:“老师……”

    “嗯?”

    “刚才……那位贵人,是生您的气么?您得罪了她么?”艾妮塞有些忐忑。她已经知道了,自己方才去的地方。是郁金香家族!

    郁金香,在草原上,这可是一个极为显赫的名字!

    自己的这位恩人老师,居然得罪了伟大的郁金香家?!

    陈道临哈哈一笑,在艾妮塞的脸蛋上捏了一下:“没事的。”

    他干脆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起来。

    ……

    哼,费欧娜这个女人。就算她拿住了我夜闯郁金香城堡的把柄来威胁我,那又如何?!

    若是在几个月(六年前)的自己,或许还真的会害怕她的这个威胁。

    但是现在嘛……真的要撕破脸,我陈道临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

    而且。达令哥其实心中还有一丝淡淡的骄傲作祟。

    当初,即便是先皇马尔希陛下,以及篡位者希洛那个家伙……这前后两位皇帝,招揽自己的时候,都是客客气气,摆足了礼贤下士的姿态来。

    杜微微贵为郁金香公爵,几次招揽自己,也是以友相待!

    这几位不是皇帝就是公爵。

    费欧娜?

    这女人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一个郁金香家的家臣而已,以为拿住了自己的把柄,就可以要挟老子就范了?

    当初刘备请诸葛亮还三顾茅庐呢!

    也没听说刘备随便派个手下猫三狗四跑去就把诸葛亮给威胁吓着跑来投诚吧!

    势不两立?

    陈道临诡异的笑了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忍不住回味了一下方才那两下“意外”……

    “滋味不错。”

    ……

    腾腾腾腾的马蹄声急促。

    一队打着帝国贵族旗号的骑兵队伍,飞快的冲进了努林行省首府木兰城的城门!

    守备城门的官兵,远远的看见这支队伍的旗号,就赶紧放开了城防,驱散了城门下的行人,让开大路和通道。

    当骑兵队伍穿过的时候,甚至这些官兵都赶紧立在城门下两边行礼。

    即便这些穿梭而过的骑兵,连片刻停顿都没有。

    “看见没?那就是新封的莱茵公爵,以后就是努林行省的军政之首!”

    ……

    …………

    骑兵队伍飞快的穿过街道,一路冲到了努林行省总督府的大门口。

    总督府大门里,总督和一应官员得到了消息匆忙的赶了出来迎接,总督府大门大开。

    可这一队骑兵停留在总督府大门前,却并不下马,甚至也没有要进府的意思。

    被众多骑士簇拥在中间的,那一匹黑色的骏马之上,坐着一人。

    一身帝国高级将领的铠甲,锃亮闪耀,鲜红色的披风挂在身后,头盔之下,露出少许金色的发梢,而那张英俊而有些冷漠的脸庞上,仿佛带着一丝淡淡的寒气!

    走出了大门的努林行省总督,看见这位高高坐在马背上的新晋公爵,看着他那冷傲的姿态,心中就有些恼火。

    毕竟自己也是封疆大吏,就算你是公爵,也没有道理如此傲慢吧!

    他压着心中的不满,依然挤出一丝笑容来:“莱茵公爵大人……”

    帕宁打断了对方的话,他冷冷道:“你就是努林行省总督?”

    “是的。”这位总督挺起胸膛:“奉陛下委任,我于上个月接任了努林行省总督之职,如今履新还不足一个月。说起来……公爵大人,咱们在帝都的时候,还见过几回呢。”

    帕宁没理会对方的寒暄,他眯着眼睛看了看这个总督……

    这个家伙是上个月刚刚被希洛陛下委任的努林行省的总督人选——之前那个倒霉的多年没有挪窝的总督,也就是卖了六千亩土地给陈道临的家伙,已经终于如愿以偿,调离到其他地方当官去了。

    而这个新任的总督,无疑也是希洛派来的人,专门是派来努林行省,准备是调整对郁金香家的策略的执行之人。

    帕宁盯着对方看了几眼,仿佛是为了确定对方的身份。

    然后……他忽然嘴角一扯,露出一丝冷冷的笑意。

    “来人,把他给我绑了!”

    `

    `

    【威信的福利继续发放中!加我的威信就可以收到哦~我的威信号是“跳舞”,直接在添加新朋友里搜索就能找到啦~

    本期的福利是我的一本从来没有在网络上连载过的老书,在威信上全本免费放送!

    近期还会在威信上发布一些其他的周边消息,例如根据本书改编的游戏啊,动画漫画之类的最新消息,人物图啊之类的!

    所以,有兴趣的,请加我的威信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