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没有敌人,也不允许有敌人存在】

第四百四十一章 【没有敌人,也不允许有敌人存在】

    第四百四十一章【没有敌人,也不允许有敌人存在】

    当马车行驶到郁金香家城堡前停下,前后侍卫散开,又仆从过来轻轻将马车门拉开,衣冠楚楚的侍从已经弯腰等候在马车旁,伸出手来做出搀扶的姿态。

    接下来惊人的一幕就发生了。

    那位被郁金香家内上上下下公认的仪态万千的费欧娜小姐,走下马车来的时候,鬓发散乱,面色潮红,就连气息都还有几分不稳。侍者抬起头来,却恰好看见这位家中的女总管,就连身上的衣衫都有些褶皱——平日里,这位女总管大人可都是最最注重衣衫仪表的。

    甚至就连走下马车,也明显感觉到搀扶着自己手的这位女总管大人,脚步有些发飘,仿佛是气力不济一般。

    当随后陈道临从马车里跳下来,也是一副神色诡异的样子的时候——身边的那些侍者,就不约而同的,眼睛里和脸上露出几分诡异的味道来。

    陈道临身材修长高大,脸上也有些不自然的样子——联想到费欧娜小姐下了马车来的时候,那衣衫不整,面色潮红,而又身子软绵绵的样子,大家也就难免心中生出几分旖旎的遐想来了。

    幸好……陈道临随后转身从马车里将艾妮塞抱了出来。

    这才稍微打消了一些众人心中不堪的念头。

    费欧娜却看也不看陈道临,哼了一声,扭头就朝着城堡里走去。

    陈道临面色讪讪的跟在后面,幸好有侍者领路,倒也不怕跟丢了。

    来到公爵府里,费欧娜就已经不见了,有侍者将陈道临领到了一个餐厅之中。

    桌上已经摆放了些点心小食之类的,还有一些口味清淡的果酒。陈道临看了一眼。那些餐具都是纯银打造,就连那烛台也都是造型华丽奢侈,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

    百年豪门,果然是不凡的。

    想着既来之则安之,陈道临也干脆放下心中的那些杂念,带着艾妮塞坐下来,吃了些东西,又喝了两杯酒。

    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费欧娜才再次出现。

    她刚走进门来的时候,陈道临就注意到。这个女人已经换了一身衣裳。

    一身紫色的长裙,裁剪很贴身,尤其是腰臀的位置,将她那成熟女人丰腴而完美的身材曲线尽显无疑。

    这女人居然还精心打扮了一番,原本就美艳的容颜,更是薄施了一层淡妆,陈道临只看了一眼,就发现这女人描了些眼线,也勾了些唇彩。加上原本就细腻白皙的肌肤,更是显得艳丽惊人。

    当然了,最让陈道临有些赞叹的,就是费欧娜身上的那件紫色的长裙。胸襟出开的略有些低,稍稍的展露出几分她那深深的事业线……

    “好深……”陈道临看了一眼,就差点没控制处自己的眼睛,赶紧挪开了头去。可心中却依然忍不住想着那白花花的一片,忍不住就想起了那天晚上,在这个女人的房间里。看到的那一幕……

    虽然那天晚上看得更真切,但是此刻这般半遮掩着,却反而别有一番味道。

    这女人……就如同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一般……

    “好看么?”

    费欧娜板着脸,冷笑问道。

    陈道临此刻哪里敢再犯同样的错误,含糊笑了笑,然后才叹了口气,却不敢说话。

    “怎么,不敢看我了?”费欧娜咬着嘴唇:“那天晚上,你不是看得很爽吗?”

    陈道临有些无奈:“你怎么知道我看得很爽?那天晚上我可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生怕会……”

    “生怕会被人撞破你的下作勾当?”费欧娜恨恨道。

    “……”陈道临听到之里,想了想,干脆站了起来,对着费欧娜深深弯腰,行了一个礼,苦笑道:“费欧娜小姐,那天晚上的事情,说来话长,我也绝不是故意冒犯你,更不是故意跑进你房间偷窥……唉,总之,我先向你道歉,说起来总是我的错,望你大人有大量,那件事情,我们就喝杯酒,把它忘了吧,如何?”

    顿了顿,陈道临压低声音苦笑道:“那件事情,我也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费欧娜小姐请放心,绝不会有辱您的名声。”

    费欧娜沉默了会儿,才款款走了过来,走到了陈道临的身边——这女人果然是个尤物,就连走路的样子,腰肢轻轻摇晃,那饱满挺翘的臀部微微晃动,就能叫人看直了眼睛,和何况是陈道临这个已经憋了足足六年的男人?

    话说当兵三年,母猪都赛貂蝉,何况达令哥已经憋了足足六年有余?

    只是此刻,他哪里再敢多看,赶紧就垂下了头去。

    “算你聪明!”费欧娜咬牙,低声道:“我若是在外面听到半个字的风言风语,就算是拼着被公爵大人责罚,我也一定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陈道临心中一抖,然后,小心翼翼的提出了自己心中最最担忧的问题:

    “那个……公爵大人她……也知道了?”

    这才是陈道临最最关心的问题了!

    被费欧娜发现了,发现了也就发现了,自己不过就是无疑之中看到了她的身体,再说了,老子又没对她做什么,更没有趁人之危……大不了就是看了她的身子,看了就看了呗……了不起,自己道个歉,再了不起,老子脱光了让你看一遍,总扯平了吧?

    可这事情被杜微微知道了,那可就不得了了!

    那女人可是个厉害角色!

    当晚自己和她在浴室里还大战了一场(呃?这句话好像说起来总有点怪怪的啊)。

    说起来,自己半夜潜入人家的城堡里,已经是犯了大忌。堂堂郁金香家的城堡被人潜入,那可绝对会结下仇的。

    自己还想在西北混呢,可不想这么深的得罪这位西北的巨头。

    费欧娜似笑非笑,看了陈道临一眼:“我就知道,你怕的不是我,而是公爵大人。哼!”

    她却并不继续解释了。也不告诉陈道临到底杜微微知道没有,只是走到了陈道临对面,两人之间隔着一张长长的餐桌。

    费欧娜深深吸了口气,面色之上收敛起了怒容,款款伸手,微笑道:“法师阁下,请坐吧。”

    接下来便是晚餐。

    郁金香家的晚餐,食物自然是精致而美味,食材也都是上上之选。

    陈道临甚至发现,这晚上的食物。果然都是自己要求的那些清单的东西,最后居然还真的上了一份味道特别的鱼羹。

    再加上送上来的两瓶上好的果酒。

    陈道临心中就不免越发的不安起来——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顿饭吃得很是沉闷,陈道临也不敢再说什么话,只是闷头吃喝——这些美食入口,他却如同嚼蜡,哪里有什么滋味。

    等一顿饭吃完,侍者上来收去了餐具,送来了一些餐后的甜品。

    “这是我们西北的特产。沙棘汁。”费欧娜神色淡然:“是用上号的沙棘压榨出的果汁,又加了少许蜂蜜,然后在冰库里冰镇出来的,酸甜可口。餐口饮用,还有助于消食,法师阁下不妨多喝两杯。”

    陈道临嘴角抽了抽,拿起杯子来一饮而尽。然后眨巴了眨巴眼睛,终于叹了口气:“费欧娜小姐,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嗯……那天晚上的事情。我自问做得很是干净,也没留下什么马脚,你却是怎么认出我的?”

    费欧娜拿起餐巾来,在嘴边轻轻擦拭了一下,抿了抿嘴,那红润丰厚的嘴唇扯了扯,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其实……我也是在今天,来的路上,你上了我的马车,我才忽然认出你的。”

    “……啊?”陈道临愣住了。

    费欧娜眯着眼睛,又露出了那仿佛猫儿一般的微笑来:“法师大人,你知道么?我有一个特殊的本领。”

    顿了顿,费欧娜缓缓道:“我从小就在郁金香家接受训练,略长大了一些之后,最开始的时候,被送到了家族工坊里专门制作香料的地方去做事。

    我有一个特殊的本事,就是嗅觉特别敏锐,很多气味,我只要闻过一遍,就不会忘记,以后再闻到同样的气味,我就立刻会辨认出来。

    也就是靠着这一份特殊的本事,加上一点点的小心和努力,我在家族工坊的香料场里,才一路从一个普通的管事,慢慢做到了主管的位置。

    后来,上一代的公爵大人见我做事情还算伶俐仔细,就把我从工坊里调了出来,派去了帝都,原本是在帝都的家族商铺里做那些专门针对女性用品的主管,然后慢慢的,一步一步,我做到了家族在帝都产业的大总管。”

    陈道临叹了口气:“那也是您能力过人,才能被上一代公爵大人慧眼识珠。是金子总会发亮的,若换了一块顽石,就算是再如何栽培打磨,也成不了金子。”

    “那我可要谢谢您的赞美了。”费欧娜眼睛里有些放光,微微笑道:“我听说达令法师,在魔法学院里甚是严厉,平日里很少夸奖人的。”

    陈道临嘿嘿干笑了几声。

    “我与法师阁下在帝都相识,倒也打过几次交道,我就记住了法师大人您身上的一种特殊的气味。”费欧娜缓缓道:“您的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香气,就仿佛是刚刚沐浴过的味道,可是在我嗅来,猜测出,您使用的沐浴的香料,大概和我郁金香家出产的‘清霜雪液’颇有几分类似,但细微之处,却也有很多不同。我对嗅觉很是敏感,这就记住了您身上的气味。”

    陈道临叹了口气。

    自己是从现实世界来的,现实世界的人,总比这个世界的人多了许多个人卫生习惯,比如陈道临,他几乎每天都要洗澡,而且使用的都是自己从现实世界带来的沐浴液和洗发水。

    这种特殊的气味,的确是这个世界所没有的。

    就连他的身上穿的衣服,也都是经常清洗,都是必须用自己带来的香皂清洗,所以他的衣服上,总会有特殊的气味。

    “那天我醒来之后。就发现了在我的房间里,地毯上,还有盖在我身上的那条毯子上,都残留着特殊的气味,这气味有些熟悉,只是我当时还没有想到你的身上。”

    陈道临心中苦笑:这女人长了个狗鼻子么?

    “直到今天,再次和你相见,你上了我的马车,车厢里就那么大的地方,大家坐得那么近。我闻到了你身上的气味,这才断定,那晚潜入我房间里,偷窥我洗澡,然后把我弄晕过去的人,就是你达令陈法师!”

    陈道临连连摆手:“那个……我再说一遍,我真的不是故意去偷窥你洗澡……至于弄晕你,我也只是害怕被人发现行踪,我可没有对你做任何冒犯的事情啊!”

    “哼!你若是做了。我还会容你坐在这里么!”费欧娜冷冷道。

    陈道临也嘟囔了一句:“我若是做了,今天一见到你就跑了……”

    “你说什么?!”费欧娜瞪眼喝道。

    “我……没什么。”陈道临叹了口气,看着费欧娜:“既然你是刚才在马车上菜确定了是我……那么也就是说……现在……杜微微……呃,我是说公爵大人。还不知道这件事的真相?”

    费欧娜目光闪动:“怎么?你难道还想求我帮你保密?”

    “我自然不敢那么想。”陈道临摇头:“你是公爵大人的心腹,你怎么可能向着我而对她隐瞒这种事情。”

    “那么……”费欧娜哼了一声:“你也可以试试杀人灭口啊。反正现在就只有我知道真相,你若是想办法让我闭嘴的话,那么……”

    “别!”陈道临苦笑道:“我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十恶不赦。再说了。我原本对你……还有郁金香家,就没有恶意的。”

    “没有恶意,会半夜悄悄闯入家族城堡里来?”费欧娜目光闪动:“你到底有什么图谋!”

    图谋?

    陈道临咧嘴:“如果……我说我是被人逼着进来参观的。你信不信?”

    看着费欧娜似笑非笑的表情,陈道临摊开手:“好吧,我就知道你不信——换做是我,我也不信。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了。”陈道临叹了口气,看了看周围的房门,苦笑道:“你把我带到城堡里来,请我吃饭,不会是玩的什么先礼后兵的手段吧?是不是一会儿摔杯为号,外面就会冲进来一大群高手,把我碎尸万段?或者把我抓起来关进牢房里,等你们公爵大人回来,再好好的处置我?”

    费欧娜听了,娇笑了几声,她掩嘴笑了会儿,才摇头道:“若是要捉拿你的话,在旅店里,我就调集城中亲卫军去围剿了,家族里的侍卫高手也没调动。何必把你带到城堡里来呢?万一在这了动手,打烂了什么东西,却还不是要我们自己承担。”

    “那……你是什么意思?就请我来吃顿饭?”

    “是啊。”费欧娜睁着大眼睛看着陈道临。

    眼看陈道临愣住了,费欧娜才缓缓笑道:“我原本是去捉拿冒充我郁金香高层招摇撞骗的人,结果没想到是你。我知道你和公爵大人是认识的,你说了那徽章是公爵大人送你的,那么这件事情自然就算了结了。我请你出旅店,一路上可有半分不礼貌?”

    不礼貌?

    你家族的护卫倒是没动手,你自己在马车里对我又抓又咬的——要不是老子反应快,直接用了个束缚术,只怕现在脸都被你抓花了!

    “你是公爵大人的朋友,又贵为魔法学院最年轻的教授,是卡门院长最赏识的人。既然来到了楼兰城,我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那么您就是我郁金香家的贵客,我们家主人不在,那么我自然就要代替家主,好好的款待您一番,这才是我郁金香家的待客之道啊。

    否则的话,堂堂魔法学院教授来到楼兰城,我郁金香家连顿饭都不请你吃,说出去,岂不是被人笑话我郁金香家不懂礼数?”

    “真的……就只是吃顿饭?”陈道临有些疑惑了:“我……吃过饭,就可以离开?”

    “当然,腿长在您自己的身上,您吃完之后。想去哪里都可以。当然了……城堡里已经为您准备了房间可以休息,我想家族城堡的条件,总要好过那外面人来人往的旅店的。当然了……如果您不喜欢的话,那么随时都可以离开的。”

    “多谢!”

    陈道临立刻抓起餐巾来擦了擦嘴巴,站起来对费欧娜点了点头:“那就告辞了!”

    说着,他拉起了艾妮塞的手,就真的要离开。

    才转过身来,就听见身后费欧娜幽幽的叹了口气:“只可惜啊……”

    妈的,就知道没这么简单!

    陈道临转过身来:“可惜什么?”

    “只可惜,法师大人这一走。我们只怕就再也没法好好的在西北做邻居了。”

    “…………”陈道临脸色一变。

    费欧娜也站了起来,她缓缓端起了桌上的酒杯,款款走到了陈道临的身前不远,淡淡道:“就算您是公爵大人的朋友,但是无论如何,私自夜闯公爵府,无论你再怎么解释,说你一句‘图谋不轨’,总是没错的吧。这件事情。公爵大人总要知道的,你方才有句话说对了,我自然不可能对公爵大人隐瞒这等事情!那么,你倒是想想。公爵大人知道之后,会如何反应?”

    陈道临不说话了。

    “哼!我知道你和公爵大人是朋友,公爵大人对你也一向很看重和照顾。但是……赏识是一回事,可如果你做出了过分的事情。就算是公爵大人,想饶恕你,也是饶恕不得的!家族的城堡。乃是我郁金香家核心所在!荣誉所在!威严所在!你一个外人,夜闯家族城堡,还和公爵大人大打出手,然后逃离……这事情已经不是秘密!很多侍卫都看到了的。就算公爵大人依然赏识你,但事情关系到家族的荣辱!公爵大人也绝不能包庇你的!”

    这个道理陈道临自然是明白的。

    堂堂的郁金香公爵的城堡,威震天下一百四十年的禁地,被人随随便便的闯了进去……那丢的是整个郁金香家的脸面。

    就算杜微微不想追究自己,也必须要追究的!

    只怕自己回去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呆着自己的部下,卷铺盖赶紧滚蛋,远离西北,逃得越远越好……

    陈道临舍得吗?

    当然舍不得!

    自己好不容易在西北弄了这么一片事业来,才刚刚看到点成绩,就要他放弃?

    谈何容易!

    听到这里,陈道临也冷静了下来。他松开了艾妮塞的手,让小女孩坐了下去,然后轻轻的摸了摸艾妮塞的头发,安慰了一下面色有些紧张的小姑娘。

    陈道临也转过身来,轻轻拿起了桌上的酒杯来,喝了一大口,才喘了口气,冷冷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明说吧!”

    “很简单!加入郁金香家,为公爵大人效力!”

    费欧娜飞快道:“你应该知道,公爵大人一向很赏识你!无论是在帝都事变,还有在你来到西北之后,公爵大人都给了你许多助力!我在家族多年,还从来没见过家族里的主人,对哪个外人有过这么多的赏识和看重!达令法师,你应该为此而感到骄傲,以及……感恩!

    你可知道,在帝都事变之后,公爵大人派人去和希洛陛下谈判,谈判的条件,第一条就是要求希洛释放你,把你送到西北来!为此,家族甚至不惜险些和希洛翻脸!你可知道,我郁金香家的精锐武士,为了营救你,而闯入皇宫之中大战一场!为此死伤多人!这些,都是因为家主对你的看重!”

    陈道临眉毛一挑!

    这事情,他倒是一直都不知道。

    “你来到西北之后,你以为西北独立师那些家伙如此好说话?那些军械物资,大笔大笔的流向了你的那个小小的聚集地?你以为我郁金香家的便宜,谁都可以占么?”费欧娜缓缓道:“公爵大人对你,可谓是仁至义尽!”

    陈道临还是不说话。

    费欧娜却看着陈道临的脸色,盯着他的眼睛,继续道:“我在帝都就认识你,我也不得不承认,达令法师您是一位奇人!奇人自然有一套奇特的行事标准,您所作的每一件事情,无不令人称奇!我更看出,您胸中有莫大的抱负,这抱负或许和旁人的野心不同,但至少我明白,任何的抱负和野心,都是需要有一个好的平台来供你施展的!”

    陈道临皱眉。

    “你在努林行省弄的那几千亩地,一万多人……看似动作不小,但是相对于我郁金香家来说,不过就是九牛一毛!那点折腾出来的动静,对常人来说已经算是伟业了!但是你想想,靠着你这么几千亩地几千亩地的攒,一万多人一万多人的慢慢堆积,要多少时间,才能让你完成你的目标?我可以肯定,如果您肯加入郁金香家的话,那么以公爵大人对你的赏识和看重……整个西北,都可以成为你的画卷,供你任意施展!别的不说,就算是让公爵大人直接划出一两座城市来给你施展,也不是不可能的!总好过你在那儿一点一点的堆积吧?

    达令法师,可听说过一句话:时间不等人!”

    陈道临听到这里,才终于吐了口气,看着费欧娜,眼神有些古怪:

    “原来……费欧娜小姐,这是想代替贵主人来招揽我了?”

    “我为家主效力,自然要为她分忧。家主曾经不止一次的流露出想招揽您的意思,既然如此,我这个当下属的,总要为家主做些事情。”费欧娜淡淡一笑:“我敢保证,只要达令法师肯对家主投诚的话,那么之前夜闯家族城堡的事情,自然就可以一笔勾销!当然了……那件事情,家主肯定也要亲自询问你,要给出一个交代来的。您夜闯城堡,总有什么目的的吧。”

    “……要是,我不肯呢?”陈道临叹息。

    费欧娜脸色一变!

    “如果您不肯的话……那么夜闯家族城堡,无论如何,无论在任何人看来,都绝对可以判断为是一种敌意的做法了!”

    这个女人说到这里,语气就变得有些凌厉起来:

    “在西北这片土地,郁金香家没有敌人!也绝不允许有敌人存在!”

    【继续不断更!继续求月票啦!!!本月,月票榜战斗到底啊!!】

    【想要福利的,就请加我的威信吧!威信号请直接搜索“跳舞”就可以找到我!加了就有福利哦!有我的老书在上面免费全本放送(没有在网络上发表过的,奇幻,一百多万字。)还会有定期的其他福利,比如签名实体书,以及根据本书改变的漫画之类,还有诸多根据本书改变的游戏啊之类的……有兴趣的,就请加我的威信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