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四十章 【果然是你!】

第四百四十章 【果然是你!】

    第四百四十章【果然是你!】

    告别了那支商队,陈道临带着艾妮塞找了一家旅店住了进去。

    草原上的严峻形势还是影响到了楼兰城。

    原本楼兰城作为西北第一雄城,也是整个罗兰帝国对西北的贸易中心,城中大大小小的旅店,几乎常年都是客满状态,南来北往的商团商队,以及一些草原上来的异族商人,都会把整个楼兰城塞得满满的。

    可陈道临带着艾妮塞走进了一家自己之前住过的旅店,却发现这家旅店的客流量几乎比自己上次来的时候少了一半。

    草原上的严峻形势,以及对罗兰商队的血腥掠夺和驱逐,已经渐渐的让这条西北黄金商路变得萧条了下来。

    旅店里明显可以看见那些商队和异族的商人少了许多。而偶尔看见的一些异族商人,都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各种异样的眼神之中快速在大街上离去。

    楼兰城里的治安算是很好的,所以还没有发生针对草原异族的打砸抢的事——但是听说在马市那儿,已经发生了几起排外的治安事件,当草原上罗兰商人的遭遇消息传来之后,有草原异族的马贩,在马市外被人暴打,还有一些商会公开表明拒绝将仓库租给草原商人囤货。

    当然了,这些事情和陈道临暂时还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他带着艾妮塞住下之后,下午就拉着小女孩上街去,先去成衣店里,给小女孩量身订购了几套女孩的成衣——毕竟总让她穿自己改小的衣服,不是长久之计。

    然后陈道临又带着艾妮塞,找了一条楼兰城里著名的贩卖各种美食的街道,大大的饱餐了一顿。

    在那个小世界里待了六年,出来之后在草原上也实在没什么吃的,只有干粮和牛羊肉,加上草原上也没有好酒。达令哥的嘴巴真的要淡出鸟来了。

    各色油炸烹炒的食物,大快朵颐,陈道临又买了一桶好酒,直吃得肚皮溜圆——旁边的艾妮塞,却已经撑得几乎连路都走不动了。

    这小妮子哪里见识过这么多美食?草原人的吃食想来简陋艰苦,这么许多各色各样的美食,让艾妮塞连眼睛都瞧不过来了。只知道跟着陈道临一路吃下来。到了最后,连自己吃过什么东西都没记住几样,只觉得生平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饱的感觉。

    街道上各种店铺里闲逛了一圈,艾妮塞看着店铺里那些贩卖女性饰品的,几乎就连眼皮都忘记眨了。

    陈道临哈哈一笑,随意带着她买了一大堆零零碎碎的东西。什么挂坠珠子手串链子头巾钗子之类的,都是一些便宜货,却买了一大包下来。倒是让艾妮塞心中惴惴不安,只觉得如在梦中。

    回到旅店之中,就有客房的仆人来禀告:洗澡水已经烧好了。

    在草原上走,在沙漠上走……走了这么长时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没法洗澡了。

    陈道临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对这个世界最最无法适应的就是这里的人的卫生习惯。

    相比于草原人,罗兰人已经算好的了,至少那些贵族还经常洗澡,但是在西北……本来就是个缺水的地方,洗澡已经成为了一种奢侈的享受。

    回到房间里,这是一个旅店顶楼的最大的顶级套房。

    三个卧室两个洗浴室,外加一个大露台——不得不说,楼兰城里的旅店。比帝都的要更有意思,大概也是得益于那位初代郁金香公爵,所以这里的旅店风格更接近现实世界里的酒店。

    陈道临让旅店派来了一个女仆,丢给了对方一把铜板作为小费,然后把艾妮塞往对方手里一塞:“伺候她,洗干净了。”

    这旅店里的女仆年纪不大,倒是有几分妖娆的样子。眼看陈道临赏钱不少,不由得飞了个媚眼,笑道:“客人也需要侍浴嘛?我们店里有专门侍奉贵客洗浴的女仆,手法和技巧都是没得说呢……”

    说着。还故意耸了耸颇具规模的胸脯。

    达令哥心里狠狠跳了几下。

    六年了!六年多了啊!!

    作为一个已经开过荤的男人,被困在那个小世界里足足六年,达令哥都觉得自己快憋出火来了!

    听见对方的提议,陈道临心中也很是荡漾了会儿,不过想起了家中还在苦等的小精灵,达令哥叹了口气,挥挥手还是拒绝了:“不用了,我不习惯这个调调。”

    走进洗浴室,陈道临脱光衣服跳进了一个几乎有人高的大木桶里,痛痛快快的泡了会儿热水,然后摸出一块香皂来,上上下下痛快的洗了个干净。

    中间旅店里派了小厮进来换了一次热水,陈道临也没在意,只是洗干净了之后,泡在热水里闭目享受。

    白天在街上逛的时候,倒也听说了不少新闻。

    那位杜微微大小姐,眼下不在楼兰城里。

    听说前些日子,那位女公爵,忽然召集了楼兰城里的亲卫骑兵团,带着军队离开了楼兰城,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据说可能是带着队伍出去拉练演习去了。

    听到了这个消息,陈道临心中还很是松了口气——莫名了,想起了那个晚上夜闯郁金香公爵府的经历,陈道临就有些心虚。

    那个可怕的女人不在,那是最好不过了。

    只是……联想到最近的各种严峻的情况。这位女公爵,忽然带走了郁金香家唯一的一支机动骑兵团,却是跑去了哪里?

    ——西北军叛乱的消息被严格封锁了,陈道临眼下还并不知道。

    不过街面上也有一些消息,说是西北独立师那儿好像正在换防。这消息貌似是一些做军队后勤装备生意的商会那儿流传出来的。

    不管了,反正这些都是郁金香家的内部事情,和达令哥也没太大关系。

    在这里休息一天,明天就好带着艾妮塞赶紧往东,早早回到努林行省,回到罗瓦城,回到自己的地盘,才是正经。

    泡澡泡得有些出神。陈道临甚至都有些后悔,自己没有从现实世界带些浴盐过来,还有洗泡泡浴的东西,当初也忘记带些过来了。

    坐在热腾腾的水里,陈道临只觉得全身舒爽,心中也不由得有些痒痒的——妈的,早知道叫几个侍女来擦背也好嘛……

    就在这个时候。陈道临忽然脸色一变!

    他听见了一些动静!

    ……

    数十名身形彪悍的武士已经冲进了旅店的大厅里。

    外面街道上,还有两队全副武装的郁金香家的护卫,已经将这座旅店前后牢牢围住!

    几十名彪悍的武士,都默不作声,飞快的冲进了旅店之中,就占据了各个有利的地形和角落。

    随即已经有人飞快的制住了店铺里的仆人和老板。然后十多个汉子已经步伐敏捷的冲上了楼!

    楼道之中,这些武士配合得极有默契,前后呼应,策应,举盾牌的,拿刀剑的……

    全部冲到了楼顶最里面的那个客房门口,然后一个身材雄伟的汉子。飞起一脚,将门踹开,一群人就一窝蜂冲了进去!

    房间里客厅没人,这些人的目标非常明确,直接就朝着左边的那个洗浴室冲了进去!

    陈道临坐在水桶里没动。他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赤身裸体坐在水桶里,就看见一群武士拿着刀剑,踹开房门冲进来。

    然后十几把刀剑明晃晃的同时对准了木桶里的自己,房门口还有几张硬弓。已经弯开弓来,箭头也瞄准了自己……

    陈道临忍不住叹了口气。

    门外传来了奇怪的脚步声,哒哒,哒哒……富有节奏的韵律。

    随即就看见一个穿着火红色袍子的女人走了进来。

    身段是说不尽的风流妖娆,婀娜的身体曲线,尽情展示出了那种成熟女人的风情——毫无疑问,这种玲珑曲线。绝对是造物主赐予这个世界男人的恩物。

    那张艳丽的脸庞,红唇如火,眉目风流,眼波轻轻流转。就仿佛将妩媚之意流露了出来。

    陈道临看着走进来的这个女人,心中已经在忍不住叹气了。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排出几个自己最最害怕见到的人的话……毫无疑问,眼前这个女人,绝对是名列前茅的。

    看着站在眼前的这个女人,陈道临的眼神扫过她的脸庞,然后仿佛是下意识的,又扫过了对方那高耸的胸膛,和纤细的蜂腰,还有那迷人的臀线……

    陈道临坐在热水之中,也忍不住咕嘟吞了一下口水,才苦笑道:“虽然我们是老相识了,但好像也没熟到这个地步吧?难道你很想看我洗澡吗?费欧娜小姐?”

    看着坐在水桶里的陈道临,费欧娜的那双眸子仿佛猫儿一样眯了起来,眼睛里流露出奇异的光芒。

    然后她抿嘴一笑,那如火的红唇,让陈道临心中突突乱跳了几下。

    然后是这个女人那独有的娇柔而略有些嘶哑的嗓音:“达令法师,真的是好久不见了。真的很让我惊喜……拿着我郁金香家黄金徽章招摇撞骗的人,果然是你。”

    陈道临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他失笑道:“原来如此……我当怎么会惊动了您这位郁金香家的高层,原来是我拿出的那块金质徽章的缘故。”

    费欧娜的脸上不喜不怒,淡淡道:“金质徽章,是我郁金香家族高层的象征。我听说有人从草原来,拿着这样的徽章来到了楼兰城。这种消息,我当然是要核实一下的。我核实了之后,才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情况:记录在册的所有持有金质徽章的人,仿佛都没有您这么一位啊。”

    陈道临哈哈一笑:“原来在那个小小的商队里,都有你们郁金香家人的耳目啊。倒是我小瞧了你们。”

    费欧娜摊开双手,故意幽幽一叹:“西北这地方太大了,我郁金香家还要时刻关注着草原,这么偌大一块地盘,若是不仔细一些,难免就会给人钻了空子。达令法师,这一百多年来,您不是第一个冒充郁金香家高层招摇撞骗的人。若是我家族的重要徽章,随随便便就能被人仿冒拿出来骗人的话。家族也早就站不到今天了。”

    陈道临嘿嘿干笑了两声,他努力将自己的目光从这个女人身上玲珑的曲线挪开,然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那个……话也不用说得这么难听吧。这徽章可不是我仿冒的,是你们家公爵大人当初送给我的。再说了……从头到尾,我也没说自己是郁金香家的人啊,我只是拿出了徽章给他们看,至于别人怎么想。怎么认为,那可不关我的事情啊。”

    “……果然还是这么一张厉害的嘴巴。”费欧娜娇笑了几声,眼波流转:“当初在帝都里,我就见识过法师您的口才了,如今一见,风采如昔啊。”

    “过奖了。你这么夸我,我可是会骄傲的。”陈道临笑嘻嘻道。

    费欧娜随即脸上笑容一敛,冷冷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总要仔细问过才知道!可不是只凭你单面之词,就会轻轻松松放过你的,达令法师。”

    说着,她歪了歪脑袋:“来人啊。请达令法师和我们会公爵府里做客吧。”

    周围那一群拿着刀剑的武士喝了一声,就要往前。

    陈道临却已经从木桶里坐直了身子,笑道:“咦?真的要这么不客气嘛?大家好歹也算是老朋友了吧……费欧娜小姐……”

    看着周围那一群拿着刀剑要围过来的武士,陈道临眼睛里闪过一丝光芒,他嘴角挂着笑容,忽然抬起右手来,凌空一挥,五指收拢一抓!

    咻咻咻咻咻咻!

    连着密集的破空声。就看见那群汉子惊呼声之下,十几把刀剑全部脱手飞了出来,飞到了陈道临的掌心之上!

    陈道临轻轻一笑,掌心略一翻转,那十几把明晃晃的刀剑,就如同面条一般,全部扭曲了起来。最后变成了一个硕大的金属球!

    费欧娜脸色微微一变!

    随即她才镇定下来,哼了一声:“多日不见,看来达令法师的本事倒是精进不少啊,可喜可贺!可是别忘了。您现在所在的地方,是郁金香家的楼兰城!”

    陈道临摇摇头,道:“何必动怒呢?费欧娜女士,当初在帝都,我们接触过几次,大家不是挺开心的嘛。”

    说着,他忽然就从水里站了起来。

    费欧娜尖叫一声,面色涨红,赶紧挪开头去,闭上双眼,口中喝道:“你做什么!无耻的东西!”

    “喂!这话反过来说也可以啊!明明我在洗澡你们冲进来的好不好?”

    陈道临笑着,跨出了木桶站在地上。

    “放心啦,我可不是暴露狂!你想看,我还怕自己吃亏呢。”陈道临嘟囔道:“喏,我遮着毛巾的。”

    费欧娜面红耳赤,睁开眼看去,果然,这个混蛋虽然赤身裸体,但是腰间却围了一块洗澡的长毛巾,恰好将关键之处遮挡住了。

    费欧娜用力咬了咬嘴唇:“不要脸!”

    “咦?难道你想看?”陈道临哈哈笑了笑:“那可抱歉了,咱们貌似还没熟到那个地步吗。”

    说着,他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就在周围那些面色紧张的郁金香家护卫的眼皮底下,走到旁边的衣服架旁,抓起了自己的内衣来,飞快的穿了上去。

    陈道临穿衣服的时候,费欧娜又惊呼了一声,跺脚转过了身去。

    “哼,明明自己这么害羞,还要闯我的浴室。费欧娜小姐,我今天才发现原来你也挺腼腆的,脸红起来也蛮好看的嘛,不似我之前想象中那么奔放嘛。”

    陈道临飞快的给自己穿好了衣服,又套了一件长袍,然后将头发梳拢了一下,随意的扎了起来,才转过身看着费欧娜:“好啦,不用闭着眼睛了,我已经穿上衣服了。”

    费欧娜转过身来,恨恨的瞪了陈道临一眼,然后这个女人深深吸了口气:“那么,就请达令法师跟我去做客吧。”

    陈道临想了想:“也好,反正晚上吃饭有人请了,我是不会拒绝的。对了,最好准备些好酒,我下午在外面吃的那些酒,味道还是差了一些,我想公爵府里应该有储备的上等好酒吧。嗯……还有,我最近牛羊肉吃得有些腻歪了。晚餐么,就准备些清单的吧,最好有鱼汤,那就再好不过了。”

    费欧娜听得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陈道临。

    这女人倒也当真了得,瞬间情绪就压了下去,换上了那副妩媚动人的笑脸来:“法师阁下想饮好酒。想吃鱼羹,自然是没有问题,我这就会吩咐让府里的厨房准备。”

    “那还等什么。”陈道临伸了个懒腰:“洗完澡了,刚好肚子也有些饿,嘴巴里淡淡的没味道,有好酒喝是再好不过了。咱们这就走吧。”

    “请吧。”

    费欧娜侧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陈道临微微一笑,从她身边走过。

    他走过费欧娜身边的时候,忽然故意顿了顿脚步,低声皱眉道:“费欧娜小姐,我记得咱们在帝都时候可没什么过结吧。认识的时候虽然有些误会,但后来大家合作的还是很愉快的嘛。这次来到楼兰城。您也不至于带着一群人拿刀拿剑的冲进来,喊打喊杀的?”

    费欧娜抿嘴一笑:“我只是听闻有人拿着家族的徽章招摇撞骗,倒也没想到居然是您,方才若是有些冒犯的地方,想来……法师大人宽宏大量,怎么会和我一个小女子见识呢?对不对?”

    “……呃。”陈道临勉强笑了笑,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旁边另外一个洗浴室里,艾妮塞已经和那个女仆被带了出来。

    小妮子早就洗好了。脸蛋被水蒸得红扑扑的,就仿佛牛奶上涂了一层嫣红。

    头发也仿照罗兰人小女孩的样式梳了一个小辫子,穿着一件雪白的甲裙,额头还别了一枚水晶的小发卡,看上去倒是十足可爱萌妹子的风范。

    陈道临走过去,拉住了有些紧张的女孩子的小手,柔声道:“别怕。”

    艾妮塞瞪大了眼睛看着陈道临。小小的身子往他身边偎依了一点,才用力摇摇头:“老师在,我就不怕。”

    “呵呵……”陈道临拍了拍她的脸蛋:“走,有人请客。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旅店的老板和仆人被吓得不轻,只以为是店里来了什么重要的逃犯。

    可最后却发现陈道临拉着艾妮塞从楼上走下来,在那群如狼似虎的郁金香家护卫的簇拥之下,走出店铺,然后还上了一辆马车。

    临走之前,陈道临还摸出了两个金币丢给了那个瑟瑟发抖的老板:“让你受惊了,不好意思。”

    老板牙齿格格作响,似乎勉强想挤出两句感谢的话,却无奈怎么也说不出来。

    费欧娜走过去,也上了马车。

    郁金香家的马车车厢很是宽大,内饰自然也是极尽华丽。

    陈道临坐在柔软的座位上,靠在那儿,平时着面前的费欧娜。

    其实他心中自然不像脸上这般平静。

    只是陈道临从来就明白一个道理:你越是心虚的时候,就越要做出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否则的话,你把心虚都写在脸上了,岂非就不打自招了?

    马车开始行驶,车轮滚滚,周围有郁金香家的护卫簇拥,朝着城中的郁金香公爵城堡而去。

    车厢里的气氛就有些安静得过分怪异。

    费欧娜的眼神狐疑的在陈道临身上转来转去,最后落在了艾妮塞的身上。

    “好一个漂亮的美人坯子。”费欧娜忍不住赞叹了一句,似乎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摸艾妮塞的脸,可小妮子却往陈道临身边缩了缩,那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费欧娜,眼神里满是警惕和戒备。

    费欧娜脸色有些僵,缓缓缩回了手,瞪了陈道临一眼:“达令法师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女侍?”

    顿了顿,她语气有些古怪:“在帝都的时候,就常常看见法师身边跟着一位可爱的小妹妹,和这位倒是年纪差不多大。难道达令法师,对这个年纪的小女孩,有格外的青睐吗?”

    陈道临差点没吐血!

    瞪大了眼睛,看着费欧娜,陈道临不满道:“喂!费欧娜小姐,我可不是那种恋童癖的变态混蛋好不好!这……这不是我的女侍,是我在草原上收的弟子。”

    弟子?

    费欧娜眼睛一亮,盯着艾妮塞看了好久,越看越是喜欢。忍不住柔声笑道:“小姑娘,你这般可爱,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来,叫我一声姐姐,我一会儿带你吃好吃的点心哦。”

    这女人居然说的一口流利的草原话!

    陈道临瞥了一眼费欧娜,打了个哈欠,然后看着缩在自己身边不啃声的艾妮塞。故意笑了笑,拉了拉艾妮塞的手:“别害怕,来,叫一声阿姨……”

    阿,阿姨?

    费欧娜的脸色立刻黑了下去。

    咬着牙,这个女人的眼神就有些怪异。盯着陈道临:“法师阁下,是说我很老了?”

    陈道临哈哈一笑:“费欧娜小姐多想了,这孩子是我的弟子,要叫我老师的。若是她喊你姐姐的话……那么岂不是你就比我矮了一辈?难道以后让费欧娜小姐喊我叔叔吗?”

    费欧娜面色难看,狠狠瞪了陈道临一眼。

    随后,这个女人沉默了会儿,却忽然故意道:“达令法师从草原回来。想必还不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吧?”

    “呃?什么事?”

    “西北独立师出了些问题——这件事情已经不是秘密,很快家族就会公布消息,倒也不用隐瞒您。我们公爵大人带着兵去平叛了,眼下情况已经稳定……只是西北要塞距离罗瓦城不远,眼下帝国的雷神之鞭也在那儿驻扎,和我郁金香家有些别苗头的样子。那地方距离您的地盘好像挺近的……就是不知道这场事情会不会演变成兵祸,会不会对您的领地有什么影响……”

    陈道临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西北独立师?

    杜微微带兵出征平叛?

    雷神之鞭进了努林行省?

    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这是要打仗了?

    一旦战事开启,自己那点地盘那点基业。岂不是就危在旦夕?

    那么……

    陈道临顿时被这个消息弄的心神不宁起来。

    费欧娜却看准了陈道临的脸色变化,仔细的盯着陈道临的眼神,然后忽然冷不丁,用仿佛很平静的语气道:

    “那天晚上你在我房间里有没有占我便宜?”

    陈道临此刻正走神,听了这话,仿佛就是条件反射,下意识就随口道:“我就看两眼。然后就盖了条毯子给你就……嗯?!!!”

    陈道临说了一半,才猛然反应了过来!豁然抬起头来看向费欧娜。

    这个女人的脸已经涨红了!那双媚眼瞪圆了,狠狠的盯着自己!

    “果!然!是!你!达!令!陈!!!”

    陈道临立刻慌忙摆手:“不是我!!”

    “你方才已经承认了!还敢狡辩!!”费欧娜气得十根手指张开,胸膛不停起伏。忽然就尖叫一声:“你这个卑鄙的淫贼,我和你拼了!!”

    张开十根手指,尖尖的指甲就朝着陈道临的脸上招呼了过去……

    `

    `

    【从七月十一号,到今天八月十一号!我做到了!整整三十一天时间,没断更!!之前和一些读者打赌的,我做到了!

    即便中间我出差去广东几天,都熬夜通晓把稿子写出来的,即便坐了十个小时火车到家,累得如一滩泥,也硬挺着精神码字!

    我说这些,不是想炫耀我多努力,我只是想告诉大家也告诉我自己:咬牙挺一挺,其实有些事情,就能做到的!

    最后,大叫一声:请来点月票吧!!!!

    这个月,我会继续拼!我想看看月票能冲到第几!!

    这个月的月票榜,就一个字:

    战!!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