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不是朋友】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不是朋友】

    第四百三十九章【不是朋友】

    五十盆水,就算是一个成年汉子来打,完成之后也会累得气喘吁吁了。

    何况是这么一个年幼的小孩子?

    艾妮塞做完这些之后,已经累得仿佛站都站不稳了,头发散乱,发梢也被汗珠打湿,贴在了脸上。小脸上一片潮红,鼻尖上都有汗珠滚落。

    尤其是走路的时候,步子蹒跚,歪歪倒倒,仿佛随时都会倒下来一样。

    可草原上的孩子,从小就是摔摔打打惯了的,倒是押得下苦。艾妮塞年纪小小,家中的父兄就从征,一直都在家里帮着做诸多重活儿,倒也辛苦惯了。更何况这个孩子亲眼目的了部族惨剧,心智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坚强了起来,或许年纪还有效,但是说到心中的坚韧,却未必就比一个成年人弱多少。

    陈道临仿佛是铁石心肠一般,只是坐在那儿,看着艾妮塞打完了五十盆水,又全部倒掉。然后他居然也不让这孩子休息,直接就派她去刷马。

    他们自己带来的两匹大马和一匹小马,自然有佣兵代劳喂过了,但是陈道临却依然令艾妮塞去把马牵到了塘边刷洗。

    这小小的人儿,就站在太阳下,挥洒着汗水,小小的身子站在那高头大马旁,举着偌大的马刷,努力的给马匹身上刷洗——她是牧民出身,倒是从小就做惯了这些事情的,只是此刻体力实在不支,身子摇摇欲坠,只是凭着心中的一股子劲在勉力支撑,小嘴抿着,咬着牙在做而已。

    陈道临却是坐在了距离塘边不远的一棵杨树下,避着太阳,眯着眼睛,手里还拿了一个水袋。左一口右一口的慢慢抿着。

    ——这就真叫人看不下去了!

    那些队伍里的佣兵,都是年轻力壮的汉子。这些年轻人气血最旺,平日里也都是桀骜不驯的性子。此刻看着这么一个大男人,如此折磨一个未成年的小孩子,心中那股子不平之气就越来越按捺不住了。

    虽然有佣兵队长和商队的首领之前就叮嘱过,说这人身份不凡,不许冒犯。

    但是大家动不得手。难道还动不得嘴嘛?

    周围那些冷眼旁观的佣兵,就忍不住开始低声咒骂,这骂骂咧咧的声音,开始还不大,到了后来,却仿佛是故意大声喊出来的一样。

    陈道临几次听见了。目光挪了过去,对方就立刻瞪大眼睛做出一副挑衅的神态来——队长说不许动手,可若是这家伙自己主动跑来,咱们还手把他打一顿,队长总没话说了吧……

    可陈道临却只是淡淡一笑,随即就将目光挪开,叫这些发火的佣兵。有火都没地方发泄。

    就连那佣兵队长,看在眼里,也忍不住心中颇有微词:只觉得这位贵人,对自己的年轻女仆也未免太过狠了些,这简直就是拿人当牲口在使唤啊!

    虽然知道这位贵人是郁金香家的不凡人物,而且人家还是魔法师,昨晚又主动帮忙治疗了自己的手下,但此刻依然不免心中生出了几分看法来。

    只是这佣兵队长却是个稳重的人。并不曾开口说什么,却只是走过去将手下那几个想挑衅的家伙驱散,喝令他们不许再啃声。

    到了傍晚的时候,艾妮塞终于把活儿全部干完了。

    小妮子已经累得全身衣服都汗透了好几回,小脸刷白。有看不过眼的佣兵,就走过去帮忙将她的马牵了走,还把她的马刷也拿走。艾妮塞却挣扎着抢回了自己的马匹缰绳,对着那个过来帮忙的佣兵笑了笑,就自己牵着马去安顿。

    最后她才回到了陈道临的身边,恭恭敬敬的跪坐在陈道临面前。尖尖细细的声音低声道:“老师,我都做完了。”

    陈道临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这个孩子,点了点头。他心中倒也有几分不忍,但随即就硬起了心肠来,伸出手去,在小女孩的胳膊上捏了捏,点了点头:“不错,没偷懒,看来你是累极了。”

    艾妮塞的大眼睛里立刻流露出了几分喜悦,仿佛得到了这位老师的肯定,就如同有了莫大的荣光一样,开心的咧开了嘴来。

    可陈道临随即却板着脸道:“既然你已经累极了,那么就别浪费这个时间了,赶紧练习吧。”

    “……是。”艾妮塞赶紧点了点头,努力的爬了起来,退后几步,就站在陈道临的面前……

    ……

    那些佣兵们已经开始吃晚饭了。

    因为对这个“魔法师”颇有看法,这次没有人再主动热心的给他送来晚饭,倒是有几个佣兵站在远处,抱着饭盆一边吃一边在那儿观望。

    这些佣兵就看见,那个可爱的小女孩,身子晃晃悠悠的,仿佛一阵风都能吹倒,却偏偏在那个魔法师面前在练着一些奇怪的动作。

    踢腿,屈膝,拧腰……

    这些动作,看上去都很普通,有些有见识的,就低声议论,这好像是那些练舞蹈或者杂戏的一些基本功。这些人看了会儿,没看出什么名堂,就随即散开了。

    只是大家都在背后咒骂:哪里有这么折磨人的?干了一天的累活重活儿,还不让人休息,却叫人练这些辛苦的玩意儿?

    这小女孩看来不但是这个贵人的女仆,恐怕还是被当做舞姬来训练的?

    遇上这么一个畜生一般的主人,这孩子倒是真够命苦的。

    陈道临自然知道周围那些骂人的声音——他可是魔法师,精神力稍微展开,周围方圆百米之内,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应。

    他却不管这些,只是仔细的盯着面前的艾妮塞,看着她的每一个动作,仔细的判断着她的每一个呼吸的频率,甚至是心跳的频率。

    艾妮塞练的这些,自然就是大雪山体术!

    也就是那套所谓的“弓月舞”。

    当然,陈道临只是教了她几个最最基本最最简单的入门动作。

    这一套体术,专门用来修炼,或者说是重塑人的体魄。

    这几个入门的动作。看似平平无奇,和一些练舞蹈或者杂技的基本功的动作很相似,但其实另有奥妙。这奥妙,就在于这套体术,自有一套特殊的呼吸法门。

    在练这些动作的同时,必须要按照每一个动作相对应的呼吸的节奏和法门,才能达到提升体质重塑体魄的作用。

    如果没有了那一套神奇的呼吸法门。这几个基本动作,其实也真没有什么特别的,也难怪旁人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陈道临当然不是什么禽兽畜生,也自然没有喜欢故意虐待一个小姑娘的变态嗜好。

    他只是在艾妮塞跟随了自己之后,无意之中发现,这个小妮子的体质其实有些弱。

    准确的说来。这个小妮子因为生活的太过困苦,家境贫寒,营养不良,加上还要在家里帮助做很多重活儿,导致小孩子的发育明显有些弱。也就是俗称的发育不良。

    这妮子的脸蛋长得漂漂亮亮的,陈道临可不像这个孩子长大之后变成一个排骨美人,或者是那种面色一辈子都苍白得好像病人一样的弱坯子。

    可是艾妮塞已经九岁了。小孩子发育的时间很重要,错过的时间就错过了,以后再补恐怕都未必能补得回来。

    陈道临思索了之后,就决定教这个孩子“大雪山体术”,也就是弓月舞。

    他倒是并不想把艾妮塞教成什么绝世武道高手,只是希望能利用这套体术的改造人身体素质的好处,来让这个孩子的身体素质得到提升,至少。能重塑她的体魄,让她长大之后不至于因为小时候的营养不良而出现什么遗憾。

    其实……相对于同龄的儿童,艾妮塞的个头已经算是偏矮小瘦弱许多的了。

    同样十岁的夏夏,个头已经到了陈道临的胸口,而艾妮塞,却只到了陈道临的肚子。

    大雪山体术是一个很磨练人的东西。

    修炼的时候自然要吃许多苦头。而艾妮塞的问题并不只是锻炼体术,陈道临想的是能弥补这个孩子之前几年的营养不良的隐患。他想了许久想出了这个法子。

    用简单的道理来说的话,就是重新激活这个小孩子身体的发育模式。

    先干最重的体力活,把人累的半死,体力全部耗尽——这是一个倒空的过程。然后激活人身体的新陈代谢的运转。

    再利用大雪山体术,来让这个运转的过程被彻底激活之后,增强幅度。

    接下来么……

    就是再将营养补充进去!如果一般人单纯的吃,身体也未必能吸收多少。但是使用了大雪山体术之后,身体的新陈代谢被大幅的增强了!吸收得多,消化得多!

    晚上的时候,陈道临倒是难得发了一会善心,他居然自己亲手生火,做饭。

    陈道临做的晚餐,自然比那些商队里的人吃的要好多了。

    他的储物戒指里,在草原上路过那些部落的时候,就储备了许多肉食,牛羊肉都储备了大量,还有青稞面等等,甚至还有一些茶叶。

    陈道临做了一大锅羊肉来,又熬了一锅面糊糊。

    热气喷喷,香气扑鼻!

    整个宿营地的人都被惊动了,不少人忍不住追着气味就跑了过来。

    却看见了叫人吃惊的一幕。

    陈道临这个大男人,只端了一小碗的面糊糊汤在喝。

    倒是个头矮小瘦弱的艾妮塞,却一个人抱了一个比她脑袋还大的盆,盘腿坐在那儿,盆里放着一根硕大的羊腿,已经被炖得稀烂。

    小妮子吃得热火朝天,双手捧着那根羊腿在奋力的啃着,吃得满脸都是肉汤肉渣,最后那根足以喂饱两三个成年人的羊腿,就被她一个人吃了下去……

    她丢掉了羊腿骨,居然还把那盆肉汤一口一口全部喝掉了!

    这惊人的食量,就连佣兵之中的几个有名的大肚汉都暗暗惊叹不已。

    这小妮子的食量也太过惊人了!

    照着这个吃法儿,恐怕一般人还真养不起这样的女仆啊!她一顿饭就抵两三个成年人的食量了!!

    “吃饱了没?”

    陈道临放下手里的碗,却拿起手帕来,轻轻的给艾妮塞擦去了脸上的肉汤肉渣,微微笑道:“还能吃得下么?”

    艾妮塞直直的看着陈道临,大概是因为吃饱了,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红润。眼神也有些害羞:“吃饱了。”

    “嗯,吃饱了,就按照我教你的,活动活动,不用太剧烈,轻微的活动,可以促进食物的消化——嗯。我说这些你不懂没关系,牢牢记住就好。”

    顿了顿,陈道临笑道:“我教你的那些动作,就是练了之后,会让你吃得更多,然后将来也可以长得更高。更健康。我可不想我收下的弟子,将来长大了是一个小侏儒。”

    “可是……”艾妮塞有些不安。

    出身牧民的她,很小就知道了食物的宝贵。她自然也很清楚,自己现在一顿饭吃掉的东西有多少!若是放在从前,这些食物够自己和阿妈还有弟弟一起吃上两三天的了!

    这样吃法,不会把这位神仙大人吃穷么?

    他会不会因为自己吃的太多,而嫌弃自己。不要自己了?

    “老师……我……会一直吃这么多么?”艾妮塞有些担忧,眼睛仿佛又有些湿气弥漫了出来:“我……我其实可以少吃一些的。我吃一点点就够了的。”

    “哈哈哈哈哈!”陈道临大笑几声,笑道:“你放心,我很有钱,你吃再多也吃不穷我。你不是喊我神仙大人么?神仙还怕没有吃的东西么?”

    顿了顿,陈道临才耐心的解释道:“你现在吃得多,是因为你的身体被刺激,开始在强力的吸收前些年亏欠下的营养。等到你这个阶段练完了我教你的那几个动作,你就不会再吃这么多了,那个时候,你身体的病根就没有了,吃饭也就和常人一样多啦。”

    饭后的消化活动,就是放羊了。

    艾妮塞蹦蹦跳跳的跑去牵出了自己的几头羊,然后跑回来。请自己的神仙老师,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大捆草料来,小姑娘亲手喂着自己的羊儿。

    至于她的狗儿,正趴在陈道临的脚下。啃小姑娘留下的那根羊腿骨头。

    ……

    第二天的时候,队伍开始上路。

    商队的首领和佣兵队长,都主动邀请陈道临一起随队伍行走。

    毕竟,有这么一位魔法师在队伍中间,也能给人带来不少安全感。

    陈道临倒也没有拒绝。

    昨晚那个女孩子吃饭的样子,让佣兵们诧异不已。倒是很奇怪的,有不少为她打抱不平的人,却反而不说什么了。

    在这些穷苦出身的人的心中,就有这么一个朴素的价值观:吃多少饭,就要干多少活儿。

    既然这个小姑娘吃的饭比常人多几倍,那么她干比常人重几倍的活儿,仿佛也就是天经地义的了。

    在沙漠里又走了几天,队伍里对这位年轻的魔法师的感观就完全不一样了!

    其实原因只有一个:吃人的嘴短。

    沙漠里行路是非常辛苦的。

    最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饮水!

    虽然大家熟悉这片沙漠的路径,沿途都能找到最近的绿洲水源,但是毕竟饮水也总要克制的。

    每一个可以补充水的水源之间,路程都非常遥远!甚至很多时候,都需要故意绕弯路来前往水源点补充水。

    沙漠里赶路,可不是直接走直线就可以的!而是必须要按照水源分布的地点行走。

    很多时候,直线距离可能只需要走三五天的,但是为了补充水源,而不得不迂回绕路,路程就会变成七八天。

    但是……有了陈道临的加入,一切就不同了!

    因为……队伍里有了这么一个魔法师的存在,简直就等于是随身带了一个水源啊!!

    开始的时候陈道临也犯了这个错误,他很疑惑的找来了商队的首领,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西北走廊明明是在东边,我们却为什么在往北走?

    商队领袖愣了一下,似乎有些疑惑这位郁金香家的贵人怎么会连这个常识都不懂,却只好小心翼翼的解释了一番。

    陈道临听了之后,眨巴了几下眼睛:“往北走……就是为了找水源补充水?”

    “当然,沙漠里没有水的话,有时候一天就能渴死人。身体再好的人,也不过多坚持一天半天而已。我们先往北补充水源,补充的水足够我们走上三天,然后我们再往东……”

    商队首领生怕陈道临听不懂,干脆拿出了一张地图来,比划了会儿。

    陈道临看了一下行路的路线图,忍不住叹了口气。

    明明直线距离。只要最多十天就能抵达西北走廊的,可这条行路的路线,为了赶几个绿洲补充水,却需要绕路,呈现出了一个蛇形的行路路线——这么走的话,需要花上一个月时间才能走出这片沙漠了。

    陈道临想了想。就对商队首领说:“让队伍停止前进,掉头,直接往东走吧。我们不用去找绿洲了,直接一路往东——我可以给大家提供水。”

    商队队长也不是一个没见识的人,他知道魔法师有许多神奇的本领——他甚至看了一眼这位魔法师手指上戴的那个戒指。看来这个家伙倒也很识货。

    不过他依然出于小心,问了一下陈道临:“您的意思是,您可以承担我们全队所有人用的水?”

    “当然。”陈道临点了点头。

    商队领袖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您携带的水……够我们用多久的?您别误会。我好重新规划一下路线。”

    陈道临问了一下对方,这支队伍每天需要耗费多少水。

    然后他笑了:“放心吧,我带的水,足够我们所有的人用上两个月的。”

    这就不用再有任何疑惑了!

    直线走两个月?

    早就走到郁金香家领地去了!

    商队领袖哈哈大笑,再对陈道临表达了一番感激之情之后,很快就跑去了队伍的前面,传达了陈道临的这些话。

    于是,队伍里一片欢呼。

    陈道临立刻从被大家暗中鄙视的人。一跃而成为了这支队伍里最受欢迎的人!

    毕竟……在沙漠里,谁能提供水,谁就是最高的权威!

    能不用多绕路二十多天,可以提前二十多天回到罗兰……少吃二十多天的苦,少受二十多天的罪……谁会拒绝这种好事情?

    当然了,艾妮塞又多了一个活儿。

    在陈道临的格外叮嘱之下,每天分派水的任务。都交给了这个小女孩完成。

    看着小女孩迈着小短腿,在队伍里来回跑,将陈道临从储物戒指里的取出来的水灌在盆里,一盆一盆的送去给队伍里的人——倒是有人好心想帮忙。却被陈道临拒绝了。

    好吧,所有人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是一个怪人。

    走出沙漠的时候,来到了乞力马罗山的那条西北走廊后,队伍里爆发出了一震欢呼。

    所有的佣兵们都挥舞着刀剑,就连那些商队里的人,也都挥舞着帽子和头巾,开怀欢呼。

    直到此刻,大家终于彻底脱离了危险!

    西北走廊,这条山谷道路里,有郁金香家的边防哨卡!

    这就代表着“安全”!

    上一次出来的时候,陈道临并没有经历穿越这条“西北走廊”的经历——那个时候他被鲁高弄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沙漠里了。

    这一次返程,陈道临沿途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条“西北走廊”的地形。

    这是乞力马罗山脉在这一段出现的一条天然的豁口。

    仿佛大自然用了一把无形的刀,将这条如同长龙一样趴在大陆西边的山脉,直接从中间狠狠一刀切成了两截。

    而这条西北走廊,就是中间的切口。

    西北走廊很长,地形有宽有窄。

    最宽的地方,甚至有好几里……可以容纳下一个城镇!

    而最窄的地方,则只有几百米。

    郁金香家选择了几个最狭窄的地方,设置了关卡,修建了寨墙,有瞭望塔,有士兵驻守。

    陈道临心中大概估算了一下,对于草原人的胜算就再次降低了许多。

    即便是郁金香家什么也不做,只派出足够的士兵,守在西北走廊里最狭窄的地方,依据军事要塞而死守……也足以挡下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草原骑兵了!

    这么狭窄的山谷地形,骑兵根本无从发挥。

    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若是草原人真的赶拉出十几万骑兵跑到这个峡谷里来攻打的话……光是耗也能把草原人耗死!

    别忘记了,西北走廊之外,是一片沙漠!

    十几万骑兵穿过沙漠来,一旦被耗在这西北走廊里的话……前进不得……

    那么,十几万人的吃喝拉撒,人吃马嚼,补给从哪来来?

    难道让草原人掉过头去,吃沙漠里的沙子么?

    沙漠里,连水都没有!十几万骑兵若是敢穿过沙漠来的话,那简直就是找死!

    ……

    日子到了十月份的时候,队伍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郁金香家首府,楼兰城!

    这座被誉为奇迹之城的西北最大的最繁华的都市。

    陈道临随着队伍进了成,他已经下了马步行,手里牵着艾妮塞的小手,看着街道两旁那些热闹的店铺,看着街道上络绎不绝的行人。

    此时此刻,陈道临忽然心中有些酸酸的。

    上一次在这里的时候,身边是鲁高那个怪人,拉着自己,在楼兰城上上下下前前后后都游玩了一遍,两人的足迹甚至踏遍了这座城市的所有名胜之地。

    雄伟的城堡,嘈杂的马市,热闹的街道,美味的街边小吃……

    每一个地方,好像都留下了鲁高那个家伙畅快的怪笑。

    “老师?”

    艾妮塞几乎连眼睛都不够用了,小妮子哪里见过这么繁华热闹的景象?

    就算是草原上的草原王的部落,也没有这等繁华的气象啊!

    “老师?”艾妮塞有些本能的畏惧,小小的身子缩着,偎依在陈道临的身边:“这里……好多人。”

    “嗯,是很多人。”陈道临淡淡一笑。

    “老师……这地方,您是第一次来么?”艾妮塞好奇的问道。

    “……不是。”陈道临的语气就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他看着街头,低声道:“我……是第二次来。嗯,上一次,是陪一个,一个……一个很有趣的家伙。”

    “是您的朋友吗?”艾妮塞眨巴着眼睛。

    听见这个问题,陈道临居然犹豫了一下。

    然后,他释然一笑。

    “不是朋友。”

    陈道临的语气忽然变得很伤感:“那个很骄傲的家伙……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有资格做他的朋友,也没有人配做他的朋友……”

    `

    【放送福利给大家,想要福利的请加我的威信吧~本期福利是我的一本从来没有在网络上连载过的老书《天火燎原》,在威信上全本免费放送,全本所有章节都免费!

    加我威信的方式:请在威信的添加新朋友里,直接搜索“跳舞”

    此外,下一期的福利,是我的签名实体书,想要的话,也请关注我的威信吧!我会在威信上不定期的放送各种福利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