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三十四章 【世界!哥回来了!】

第四百三十四章 【世界!哥回来了!】

    第四百三十四章【世界!哥回来了!】

    艾妮塞轻轻的摇晃着手里的鞭子。

    乌溜溜的眼睛盯着面前的羔羊……最大的那一头叫皮子,阿妈说等冬天冷了,就要用皮子的皮给自己做一条新的毛毡子,如果有多余的料子,可以找手艺好的牧民去做一双靴子。

    可艾妮塞一直都有些不忍心,皮子叫的声音软软的,而且性子也温顺,不像其它的羊儿喜欢乱跑,总要自己扬着鞭子在后面追赶。它总喜欢站在原地吃草,吃饱了就往草窝窝里趴着打盹儿。

    冬天的时候,艾妮塞最喜欢抱着皮子睡觉,它身上有股暖烘烘的感觉,就连家里养的狗儿也喜欢往皮子的身边钻。

    可阿妈却说今年过冬一定要杀了皮子——它太老了,而且已经不能产奶。

    每当想到阿妈的话,艾妮塞的心中就有些惆怅——当然以她的年纪,还不懂得惆怅是什么意思。

    牧民的生活越来越艰难。

    上个月的时候,阿爸和哥哥都走了,被那些骑着马拿着弯刀的队伍带走了。

    阿爸走的时候没说话,哥哥抱着自己流下了眼泪,告诉自己要好好照顾阿妈和弟弟。

    艾妮塞问哥哥什么时候能回来,哥哥说,只要打败了沙漠那边的罗兰人,就能回家。

    哥哥只有十六岁,去年阿妈还说今年要给他找个老婆,还说年轻的汉子没有老婆,那根本就过不成日子。

    艾妮塞知道部落里很多女孩都喜欢哥哥,托娅就曾经悄悄塞给自己一条手帕,让自己交给哥哥。

    那条手帕还是从那些罗兰商人手里还来的。

    其实艾妮塞挺喜欢那些罗兰人,他们总能带来一些稀奇古怪又好玩的东西。那条绣着花的手帕,哥哥送给了自己。每次艾妮塞摸着上面那些细腻的花纹,心中都会想。要是自己也能绣出这么美丽的花就好了。

    阿妈说,阿爸和哥哥都去打仗了,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

    弟弟才六岁,甚至还不会骑马。阿妈说,家里没有男人教弟弟骑马——身为一个草原上的孩子居然不会骑马,会被人笑话。所以阿妈跑去求人,求了好久,才找到了部落里的呼科特大叔教弟弟。

    呼科特大叔已经很老很老了,而且他还瘸了一条腿。因为这个原因,阿爸和哥哥被那些骑兵带走的时候。呼科特大叔却留在了部落里。

    呼科特大叔是个好人,但是他每次教了弟弟骑马的时候,都会抱着弟弟哭,说弟弟是个可怜的孩子。

    他还会扎很好玩的草人给艾妮塞和弟弟玩。

    可惜,几天前,呼科特大叔也被带走了——虽然他瘸了一条腿,却依然被那些骑兵抓走了。

    听阿妈说,草原王下了最新的命令,所有草原上的男人。从十五岁到五十岁,都要加入军队,去为他打仗。凡是不听草原王话的人,都会被砍头。整个部落都会变成奴隶。

    可阿爸和哥哥还有部落里的男人们都被带走了,日子却依然越来越难过了。

    听说前些日子,另外一个部落不停草原王的命令,被草原王派去军队攻打了。那些打仗的人放了一把火,烧掉了好大一片草场。

    好多部落都受到了波及,都在迁徙。

    艾妮塞的部落原本的草场。被很多外来的人抢夺。部落里没有多少男人了,自然也抢不过人家,只能步步后退。

    那些外来的部落很可恶,就像强盗,他们不但抢草场,还会抢牛羊,抢马。

    艾妮塞和阿妈还有弟弟,跟着部落流浪,每次她都很担心,离开了原来的草场,万一哥哥和阿爸回来找不到我们了可怎么办?

    坐在河边,年轻的艾妮塞看着在岸边吃草的羔羊,轻轻的叹了口气。

    一双小脚浸泡在河里,冰凉的河水让她很舒服,嘴里咬了一根草——艾妮塞已经很有经验了,嚼这种草,开始的时候草汁很涩,可只要多嚼一会儿,就会慢慢,慢慢的,感觉到一丝甘甜。

    最近大家都不怎么能吃得饱,粮食本来就越来越少。眼看秋天已经过了一半了,草场越来越枯萎,艾妮塞曾经无意中听见阿妈和别人抱怨说:不知道今年冬天会饿死多少人。

    艾妮塞有些害怕。

    她很害怕挨饿,挨饿的滋味很不好受。

    可现在没有了肥美的草场,牛羊都吃不饱,饿着肚子的羊儿自然产不奶来。小羔羊每天饿得乱叫,阿妈说过,实在不行就只能都杀掉了。

    轻轻叹了口气,艾妮塞忽然听见有点风声,她警惕的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

    这里距离圣山已经不远了。

    坐在河畔上,就可以清楚的看见远处那片大山,天气好的时候,能看见山上的雪线上都是白白的一片。

    阿妈说过,山上住着我们草原人的神,是会保佑我们草原人的。

    小的时候哥哥还说过,他长大了想到雪山上去,当神的仆人。

    那些神的仆人,有时候会下山来,在部落间游走,艾妮塞看到过一次,那些人喜欢穿着奇怪的长袍子,大家都对他们行礼,但他们还是很客气的。

    两年前的时候,一个神的仆人曾经来到部落里住了一个晚上,哥哥偷偷跑去在帐篷外站了一夜,天亮的时候,那个神的仆人对哥哥说了几句话,哥哥就此再也没提起过上山的事情了。

    艾妮塞问过哥哥,神的仆人对他说什么,哥哥的反应很恼火,从来不对弟弟妹妹发火的他,用力将艾妮塞推了一个跟头,恶狠狠的说:要你管!

    艾妮塞猜,哥哥一定是被神的仆人拒绝了。

    这片圣山是不可以随便靠近的。尤其是牧人,是不可以在山下放牧的。

    虽然这里的水草是整个草原上最最肥美的。虽然有从圣山上流淌下的这条河水灌溉在这里,滋润着这片草场,即便是寒冬的时候,水流也从来不曾停止过。

    但草原上有严格的禁令,任何部落和牧民都不许在圣山下的这片草场放牧。大家都担心这样的举动会惊扰到山上的神人们,会对他们不敬,如果惹怒的神人,就会奖下灾难来。

    所以,艾妮塞在这里放牧的时候,一直都提心吊胆。

    她没办法……如果再不想办法的话,家里的羊就要都饿死了。如果羊都死掉的话,那么自己和阿妈还有弟弟也都会死掉的。

    事实上,艾妮塞知道,除了自己之外。部落里其他几个孩子也在悄悄的做同样的事情。

    毕竟是孩子,对权威还没有那么强烈的敬畏之心,而且……那些来过部落里的神仆,好像也没那么可怕。

    况且……大家都快要饿死了。再严厉的禁令,如果让人吃不饱肚子的话,那么什么神灵降下灾难之类的,也就没多少人会在乎了。

    尽管如此,艾妮塞还是要小心,她每天一早就会赶着羊出来。走上小半天才来到这片草场附近,在河边放羊。天黑之前再赶回去。

    皮子和其他的羊都很喜欢这里,即便是深秋,这里的草还都依然鲜嫩。只是狗儿有些不乐意。那条黑狗跟在马屁股后面奔跑,总是吐着舌头喘气。

    阿妈知道艾妮塞会偷偷来到这里放牧羊儿,阿妈没说什么,也没有禁制艾妮塞这么做……一家子人总要活下去的。

    阿妈只是偷偷交待艾妮塞。一定要小心,万一被人抓住了,不要管羊。就自己先跑掉。

    听说,王的骑兵最近会出现在附近,沿着这条河巡逻。因为草原王知道了越来越多的牧民跑到了这里来放牧,这个情况让草原王非常不高兴,他认为这样会惹怒神灵,会降下灾难。

    听部落里的人说,那些草原王的骑兵非常残忍,他们会抓住在这里偷偷放牧的牧人,然后把人杀掉,用一根杆子插在地上,把尸体挂在上面,脸对着圣山,以示对神灵的忏悔。

    想到这了,艾妮塞忽然又听见了风中传来一些奇怪的动静。

    她咻的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然后飞快的爬进了草丛里,片刻之后,才露出半个脑袋来,乌溜溜的眼睛,朝着声音的来源:河水对岸望去。

    然后,她就看见了一个让她瞬间呼吸都停顿的场面:

    有人!!

    ……

    那是一个男人,个子高高的,瘦瘦的。

    这个人手舞足蹈的跑了过来,然后一头就扑进了河水里。

    艾妮塞有些害怕!

    她在想这个家伙会不会是草原王的骑兵,但是她看了看对岸,并没有看到马。

    她没有选择跑掉……因为羊儿还在不远的地方吃草——虽然阿妈说如果遇到危险就先跑,但是艾妮塞舍不得那些羊,舍不得皮皮。

    水里的那个家伙在哇哇叫嚷着什么,他飞快的脱掉了衣服——他身上那些衣服破破烂烂的,随便就扔进了水里。

    艾妮塞看到这里,终于看明白了:这个家伙居然在洗澡!!

    他居然在神圣的圣山之河里,洗澡!!

    就在艾妮塞目瞪口呆的时候,忽然,一个突发的时间,让她差点被吓哭了。

    自家的狗儿听见了水里的声音,忽然就从草丛里窜了出去,跳到岸边,对着水里的那个年轻男人汪汪的叫了起来!

    这个讨厌的东西!!

    艾妮塞快哭出来了。

    她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过这条狗。这条狗总是这样……看上去很凶,其实胆子却非常小,总是喜欢闯祸。别看它现在叫得凶,可只要随便一个人拿起一根棍子,它立刻就会掉头逃窜。

    部落里的人都笑话过艾妮塞家,说他们家养了一条全草原最胆小的牧羊犬。

    阿爸好几次都想杀了这条狗,可艾妮塞不肯,因为这条狗虽然胆小又喜欢惹事,但艾妮塞还是很喜欢它:因为它会陪着艾妮塞一起跳圈圈。

    ……

    …………

    陈道临发疯了一样的扑进了水里!

    “爽!爽!!!”

    任凭冰冷的河水没过自己的耳朵和眼睛,陈道临在河里狠狠的扑腾了好久,扎了好几个猛子!

    然后他疯狂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扯烂,撕掉,扔掉!

    六年!!

    妈的!六年了啊!!!

    谁试试六年不洗澡是什么滋味!!!

    陈道临感觉自己几乎要发疯了!

    虽然在那个小世界里。因为世界规则的不同,那个世界仿佛就没有“脏”这种概念,逗留在那个世界,仿佛即便是一辈子不洗澡,也没见自己身上变脏,也没见衣服变烂。

    那个小世界之中,甚至不用吃饭!!

    仿佛那个小世界里能量的转换是遵循着另外一种规则……陈道临在那里待了六年多时间,整个人已经快疯了!

    不,准确的说,他已经疯了好几次了!

    但是疯完了之后。又会被鲁高那个家伙用凶残的办法找回理智——鲁高的办法很简单:打!狠狠的揍!

    六年来,第一次重新感觉到清凉的水浸泡着肌肤,第一次感觉到水流在肌肤上荡漾而过,第一次用水淹没自己的耳鼻……

    陈道临感觉到自己全身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欢呼。

    虽然那个世界待了六年根本不需要洗澡,但是洗澡的爽快感觉却是依然让人无法抗拒!

    这感觉就好像是睡觉……虽然魔法师不用睡觉,只需要冥想就可以,但是睡觉的舒爽的感觉,却是无法替代的。

    陈道临狠狠的搓洗自己的肌肤,把自己身上都搓红了。几乎恨不得给自己搓掉一层皮!

    当然,身上其实并不脏,但是毕竟六年时间没有碰过水了,这种心理上的感觉。却让他无法停止手里的动作。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给自己换一身皮!

    就在陈道临爽得忘乎所以,几乎把周围世界的一切都遗忘的时候……

    岸上冲出来了一条黑影子,站在岸边。摇头晃脑的,凶巴巴的对着河水里的自己狂吠起来。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陈道临一惊醒,随即抬起眼皮瞧去。就看见一条瘦巴巴的狗,在对着自己乱叫。

    这条狗一身黑,瘦瘦的,龇着牙,看上去凶得狠。

    可陈道临一看见这条黑狗,却顿时眼睛就冒出了星星!

    他狠狠的吞了口吐沫,眼睛都快变成绿色了!

    六年了!六年了!六年了!!!

    老子六年时间,一口水没喝过!一口肉没吃过!!

    六年的不吃不喝……虽然那个该死的小世界不会出现饥饿,不需要进食……

    但是……

    他妈的六年了!!达令哥的嘴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

    现在就算是面前摆着一根木头,达令哥都恨不能扑上去啃两口!

    何况……是一个活蹦乱跳的活物?

    “秋冬进补,狗肉最佳……”

    陈道临咧着嘴,流着口水,从河水里站了起来,然后大步流星的扑上了岸去……

    他一遍跑,嘴巴里喃喃自语着:

    “狗肉锅?嗯,戒指里有花椒,有辣油,有五香八角……妈的……狗肉锅!狗肉锅!!!!”

    大概是动物的天性本能,也或许是这条狗原本就真的很胆小。

    原本对着陈道临狂吠,龇牙咧嘴,可真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类,流着口水,眼睛里冒着绿光从水里冲上来,这条狗忽然就害怕了!

    它呜呜叫了几声,夹着尾巴掉头就跑!

    陈道临可不会让它跑掉的。他哈哈一笑,伸出手指凌空轻轻一点,这条狗顿时就扑通一下栽倒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

    陈道临几步扑上去,一把就把这条狗拎了起来。

    “嗯,太瘦了,没多少肉,油水也不够,不过……打打牙祭还是不错的……”

    陈道临的眼睛里绿光越来越吓人,那条狗被他拎在手里,叫都不敢叫了,只是呜呜的发出哀求的声音。

    “求我么?那也没用啊,谁让你主动跑出来呢……哥饿了六年时间没吃东西了……”

    陈道临喃喃自语着:

    “嗯,先放血,然后剥皮……连骨头带肉一起炖……”

    就在陈道临飞快的盘算着怎么整治这顿美味的时候。

    远处的草窝子里,忽然又窜出来一条影子。

    这是一个瘦瘦小小的人儿。

    陈道临眯着眼睛看了过去。

    一个小姑娘,年纪很小,个头大约只到自己的胸口,目测的话最多也就十岁左右,和夏夏差不多大吧。

    脸上有些脏兮兮的,不过眼睛却很大,很亮,棕黑色的头发,略带着一丁点儿自然卷,穿着脏兮兮的小裙裤——这是草原上女孩子的传统装束,因为草原上的人都要骑马,可不会像罗兰人的女孩那样穿裙子。草原上的女子都是穿着一种类似裙子的连体裤。

    这小姑娘手里用力捏着一把小刀子,刀锋明晃晃的。

    很显然她很紧张,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恐惧,但是她依然跳了出来,刀子捏在手里,非常用力,刀锋晃来晃去的,对着陈道临。

    “你……你放开我的狗,放开它!”

    尖尖的声音。

    ……

    陈道临听懂了这个小姑娘的话。

    在那个小世界里待了足足六年!除了修炼就是修炼……这种日子会叫人想自杀的!

    所以无聊得发疯的时候,陈道临也只能自己给自己找些事情做,其中就包括了和鲁高在一起胡说八道打发时间:他从鲁高那儿学会了草原人的语言。

    虽然说的肯定不算太好,但至少还通顺。

    这个姑娘的年纪明显还很小……还只是一个孩子的年纪。她却捏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对着自己,只为了救她的狗……

    呃……她的狗儿?

    陈道临反应了过来。

    他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毕竟,达令哥虽然有些无耻,有些没节操,但是总体来说还算是一个文明人。

    他总做不出当着别人小姑娘的面,抓别人的宠物来炖了吃这种事情吧。

    他讪讪一笑,把这条狗儿丢在了脚下。

    这狗惨叫了几声,试图爬起来,可大概是吓得太厉害了,双股战战,却迈不开步子。

    “你……你……”

    艾妮塞已经哭出来了,脸上很明显在飙泪。

    眼泪流淌过她脏兮兮的脸蛋上,划出两条明显的泪痕来。泪珠所过之处,倒是露出了原本白皙细腻的肌肤来。

    看着眼前这个哇哇大哭的孩子,陈道临叹了口气。

    妈的……

    老子苦修了六年!过了六年的非人生活!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终于他妈的练成了绝世武功下山了!离开了那个该死的小世界……

    本想对这个世界大声宣布:我达令大爷又回来了!!

    可没想到,重新入世第一件事情,居然就是差点抢了一个小姑娘家的宠物吃掉?

    这……好像不符合高手风范吧?

    陈道临飞快的举起手来,挪开两步,示意自己不会对那条狗再做什么。

    然后他眼珠转了转,忽然就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件东西。

    那是一根巧克力糖。

    某人脸上挤出贱笑来:“小姑娘,要不要吃糖啊?呃……你别哭啊!哥哥还会变戏法哦?你要不要看?”

    【已经快一个月没断更啦!!我最近勤奋得连自己都有想表扬自己的冲动啊!!(是不是有点无耻?)

    拿出你们的月票来,鼓励鼓励我吧!~

    看看能不能冲进月票榜前十名!

    大吼一声:求!月!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