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三十二章 【隐秘!】

第四百三十二章 【隐秘!】

    第四百三十二章【隐秘!】

    斯潘的感觉很怪异。

    也许是自己的错觉吧。

    当西北的噩耗传来的时候,自己这位新任宰相的父亲大人,时时刻刻都是,满面阴霾的样子。

    而偏偏,当“莱茵公爵”的册封之后,参加完仪式后回到府邸里的父亲大人,似乎脸色就好看了许多。仿佛心情也愉快了一些。

    原本这些日子,自从父亲担任了宰相之后,每天晚上回到府邸,都是先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好半天,直到深更半夜,才会吃晚餐。

    这么长此以往下去的话,斯潘真的很担心老头子的身体会扛不住。

    可今天,从皇宫回来之后,父亲走下马车的时候,脸上居然带着一丝轻松的……微笑?

    按照往日的惯例,斯潘陪同着父亲走进了书房,正要转身离开,身后忽然传来了父亲的声音:

    “饿了,让厨房把晚饭送到书房里来吧。”

    斯潘惊讶的转身看着父亲。

    奥维多抿嘴一笑,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才继续笑道:“让他们送两人份的过来,你在这里陪我一起吃。”

    “……是。”

    斯潘走出去对仆从吩咐了一下,就重新回到了书房里。

    书房里原本就有一个小桌子,是平日里休息的时候喝茶用的。

    此刻父子两人围着桌子面对面而坐。

    奥维多看着神色有些不自在的儿子,轻轻一笑:“军部报到过了?”

    “嗯。”

    “感觉怎么样?”

    斯潘欲言又止,奥维多就笑了笑:“不必有顾虑,我们父子关上门说话,还有什么不好讲的。”

    斯潘叹了口气:“军部给我挂了职。我以文官转武职,只怕暂时不会给我什么实职,不弄个虚衔把我高高挂起来当摆设就算不错了。”

    奥维多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几下,目光闪动:“你自己的想法呢?你想去哪里?”

    斯潘苦笑道:“我……其实也不知道。父亲,我只想做些实事。”

    “实事?”

    奥维多淡淡一笑。语气有些捉摸不透:“帝国的军中现在哪有什么实事可做。北边的边境么,去了就是戍边,我们和兽人在目前看来不太可能爆发战争。至于南边……只能跑去南部沼泽去慢慢的等着生锈。唯一还有点事情的就是海军了……南洋线的贸易依然很繁忙,海军的护航任务也是很多的,加入海军的话,或许会有些事情做。”

    斯潘冷笑:“开着帝国的战舰。跑去南洋对那些土著的小舢板耀武扬威么?这种事情我可没多少兴趣。”

    奥维多静静的凝视着自己的儿子,过了会儿,老头子才微微一笑:“那你想做什么?”

    斯潘想了想,正要说什么,奥维多却已经摆摆手:“其实我明白……从小到大,你心中最最向往的。就是空骑师团。”

    斯潘的脸色涨红了。

    “可惜你没有魔法天赋,你甚至连魔法学徒的水准都没有达到。”奥维多看着自己的儿子,目光有些惋惜:“我知道你从小就对那些飞在天上的作战模式非常着迷。初代郁金香公爵大人亲自撰写的那些空战的文献,你从小就一直研读,我让你在帝国军事学院进修的那两年时间里,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一个‘空战迷’。我记得,军事学院里的老师评价。如果单纯从战略理论上来说,你倒的确很有些天赋。只可惜……”

    “只可惜我自己没法骑着飞天扫帚战斗在第一线。”斯潘的脸色有些阴郁:“我最多只能担任一个文职,在后方当一个作战参谋。”

    “其实你的武技不错。”奥维多看着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不换个思路呢?也许……骑兵部队……”

    斯潘深深吸了口气,严肃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用一种近乎虔诚的语气道:“父亲!初代郁金香公爵在一百年前就已经撰书明确说过:骑兵的时代很快就会结束!在未来,空战将会成为决定战争的重要因素!未来的战争不再是平面战争,而是立体模式的战争!骑兵的优势在于远胜步兵的机动力,擅长奔袭,迂回等等作战模式……可一旦空战的技能关卡被突破之后,空中打击的机动力将会远远胜过骑兵十倍甚至百倍!到那个时候……”

    眼看自己的儿子就要侃侃而谈下去。奥维多倒也不气恼,用一种慈父式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儿子——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对话,这些年来父子两人不知道进行过了多少次,自己这个儿子对空战的着迷程度。当父亲的自然是最最熟悉不过。

    “好了好了。”奥维多看着自己的儿子就此要长篇大论下去,立刻制止了儿子继续对自己灌输那一套空战的优越性的言论,淡淡笑道:“我倒是有一个想法。”

    “呃?”

    奥维多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你……去西北吧!”

    “…………”

    ……

    仿佛被父亲的这句话给砸晕了,斯潘沉默了好久,才惊呼道:“西北?父亲?您的意思是,我去,去……雷神之鞭?”

    “当然是雷神之鞭。”奥维多缓缓点了点头:“不然还能是哪里?地方守备军你肯定不屑于去的。我总不能把你塞进郁金香家的私军里吧。”

    “那我倒是不反对啊……”斯潘低声嘟囔了几句,可眼看父亲的表情严肃起来,他不敢再胡说八道,犹豫了一下,试探道:“您……怎么忽然改变主意了?现在这个时候去西北的话,岂不是……您不是一向不肯放我出去的么?现在去西北,您就不怕我卷入内战?”

    奥维多哼了一声:“如果这次被派去西北坐镇主持大局的是阿克尔,我当然不会放心让你去!我还会把你调到别的地方,越远越好!可现在么……情况毕竟不同。陛下已经下令,去西北主持大局的是帕宁。这位新任的莱茵公爵。我倒是觉得他和阿克尔不是一路人。由他去西北的话,我的担心就小了许多。说不定,这内战就打不起来。”

    “啊?”

    看着儿子茫然的眼神,奥维多叹了口气——可转念一想,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自己不调教他,还能指望谁去调教他呢?

    想到这里,奥维多不得不打起精神来,看着自己的儿子:“斯潘……说起内战,你认为,现在谁最想打内战?”

    “谁最想打内战?”斯潘撇了撇嘴。语气有些不屑:“当然是那个篡位者……”

    “闭嘴!!”

    奥维多忽然火了!

    老头子用力一拍桌子,瞪眼,怒气冲冲的盯着自己的儿子,喝道:“你若是以后再说这种荒唐的话,那么你就趁早给我辞去所有的官职,老老实实的滚回家里来闭门读书!或者滚回老家领地去安心的当一个乡下土财主去!!否则的话。你这样话迟早会把你害死!”

    看着儿子不解的眼神,奥维多咬了咬牙齿,狠狠道:“以后不管在任何场合!哪怕是在家里,在你我父子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什么‘篡位者’这种话,绝不许再提起半个字!”

    “可是……希洛他本来就……”

    “闭嘴!愚蠢的东西!”

    奥维多忽然火气上来了,他有些失望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冷冷道:“好!今天我就好好的把话给你说开了!你觉得希洛是篡位者。他不配当皇帝?”

    “……”斯潘睁大眼睛和父亲对瞪,虽然没说话,但是那不服气的表情,却明显是默认了父亲的问题。

    “可是你给我记住!仔仔细细的听好了!不管你愿意也好,还是你讨厌也罢!现在的帝国皇帝,就是希洛陛下!他已经是帝国皇帝!已经加冕九个月!无论是光明神殿也好,魔法工会,魔法学院,甚至是郁金香家族,都已经承认了他的皇位!也就是说。这已经是一个即成事实!不会再改变!”

    说到这里,奥维多指着自己的儿子:“而你……你是什么东西!你只是我的儿子!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官员!你有什么资格可以藐视甚至是无视这个事实?!斯潘!我告诉你!不管你自己怎么想!希洛陛下就是皇帝!如果你有本事……你可以造反,你可以叛乱!然后推翻了他!!可是你没有这个本事!

    既然没有这个本事!那你身为罗兰人,就要接受这个事实!

    要么你就彻底放弃仕途和前程,在家里当一个隐士!如果你还想继续在这个帝国当官员的话。就给我收起你那副阴阳怪气的嘴脸!看清楚这个事实:他是皇帝!是你的皇帝!!

    如果你口口声声还说他是什么篡位者的话……

    那么抱着这样的态度,你迟早会闯下大祸!迟早会给我们整个家族带来灾难!!

    要记住,你不是什么普通的偏远的地方上的小官员!你是一名贵族!是一名身在帝都的贵族!你就在帝都!你是我的儿子!身为宰相的儿子,你会被无数人盯着看着瞧着!你的一言一行,都会被人关注着!

    如果你继续胆敢抱着这种阴阳怪气的态度……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蠢货,你懂了吗!”

    斯潘身子一震,脸色泛白,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深呼吸了两下,才低声道:“我……明白了,父亲!”

    他肃然对父亲发誓:“我一定会记住您的话,绝不再犯这种错误!”

    “……希望你牢牢记住这些。”奥维多看着自己的儿子。

    这个时候,外面有家中的老仆敲门,随即仆人将晚餐送了进来,放在了桌子上。

    父子两人面对面用了晚餐,吃饭的时候,奥维多仿佛失去了和儿子交谈的兴趣,他一声不吭的吃掉了自己的晚餐。

    斯潘心中却毕竟无法平静。

    看着父亲吃完了东西擦了嘴,他才终于忍耐不住,低声道:“父亲,您刚才之前说的话……”

    奥维多抬起头来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嗯?”

    “你之前问我,谁是想打内战的人……”

    “你认为是皇帝陛下?”奥维多冷笑。

    “不是他是谁?”斯潘叹了口气:“主动削弱郁金香家的手段是他做出来的。勾结西北独立师想侵吞掉郁金香家的私军,这也是他做出来的。他一直在主动对郁金香家挑衅,所以……”

    “挑衅……不等于想打内战。”

    奥维多缓缓的摇了摇头,看着自己的儿子,然后他叹了口气:“孩子。你记住!在你今后漫长的仕途生涯之中,你都要牢记我今天的话:有的时候,一些看似激烈的手段,也许未必是想挑起战争,也许只是虚张声势……这其中的虚虚实实,你只怕还需要再花上十几年时间才能看透。”

    “虚张声势?”斯潘咂了咂嘴。

    “希洛陛下是疯子。但他不是傻子!更不是白痴!一个隐忍多年,谋划出了一个死局,用了诸多后手,一步一步逼死先皇,成功上位的人……绝不是一个白痴!哪怕你看不起他,哪怕你不喜欢他。你也必须承认这一点。”

    斯潘点了点头,这一点他还是明白的。

    “希洛陛下之前一系列的举动,看似激烈,看似对郁金香家已经举起了刀,看似处处挑衅,处处威胁着郁金香家……但其实,从他真正的目的看来。他根本就不想真的和郁金香家打内战!”

    奥维多耐心的对自己的儿子讲述着自己的理解:

    “他不是白痴!郁金香家虽然势力太大,阻碍了皇权的权威,但同时郁金香家也拥有人望,威望,民心……甚至还拥有强大的实力。

    从头到尾,即便是勾结西北独立师这样激烈的举动,希洛都并没有打算真的和郁金香家真正的开启战争模式。

    他所做的一切,就是故意挥舞起屠刀,然后利用自己所能利用的一切条件,威胁郁金香家!逼迫郁金香家!以势压人。逼迫郁金香家退让!

    我并没有隐瞒你……草原上白王在谋划阴谋,西北独立师也反叛了……再加上希洛的雷神之鞭……郁金香家可以说是三面受敌!

    可即便这样的情况,希洛也并没有直接开战。

    他最终的目的,就是逼迫郁金香家在这样的窘迫环境之中,选择退却。选择让步。

    你记住了!希洛的目的是削弱郁金香家!但绝不是消灭郁金香家!

    他唯一的失误,就是没想到那位女公爵,没有按照常理出牌!

    因为……哪怕是换做我是郁金香家的领袖,在三面受敌的情况下,我也会选择暂时妥协隐忍——选择暂时割肉。

    但是那位女公爵就是这么胆大,她仿佛也看穿了希洛的心,看穿了希洛是虚张声势,看似手段激烈,其实只是逼迫自己让步。

    所以那位女公爵就以更激烈的手段来反制了希洛。

    我这么说你或许就理解了:希洛原来是算定了郁金香家不敢开战,所以才去了激烈的手段。而郁金香家则是看穿了希洛同样也不敢开战,选择了更激烈的反应手段。

    结果……你看到了!

    那位女公爵率领骑兵越过努林行省边界的时候,并没有和雷神之鞭交战!这里面当然有雷神之鞭统帅太过懦弱的因素。

    但也有那位女公爵故意用巧妙的办法来以声势吓唬人的原因!

    我看到的战报,那位女公爵带兵冲向雷神之鞭的时候,并没有直接采取冲锋的手段,而是跑进了之后,用言语,用演讲,用威势,等等一切手段,压制了雷神之鞭的统帅,那简直是一场攻心战的典范!

    或者我做一个比喻:希洛对郁金香家威胁‘你让不让,不让的话大家就一起死!”,他以为郁金香家不敢死。而郁金香家则反过来说“我不怕死!要让你让!你不让的话大家就一起死!’……结果你看到了。

    其实双方都没有想死的心。”

    斯潘沉默了会儿,他瞪大了眼睛:“这么说来……希洛不想打内战,郁金香家那位女公爵也不想打内战……那么谁想打内战?”

    “阿克尔!”

    ……

    …………

    “你要明白,希洛陛下的目的是当皇帝……现在他当上了。而当上了皇帝之后,身为一个皇帝。自然而然的要对旁落的权柄进行回收,于是,削弱郁金香家就成为了他的另一个目标。但是你必须明白,削弱郁金香家虽然是希洛陛下的目的,但这个目的必须有一个前提。就是不能威胁到他自己的皇帝帝位统治!

    而如果一旦开打内战的话……那么对他的帝位就是一个巨大威胁。

    所以……希洛削弱郁金香家的决心是有的,但是打内战的决心,则暂时没有。”

    帕宁用近乎冷漠的语气,平静的对罗斯诉说着这些:

    “但是阿克尔不同。他当初帮助希洛篡位,最大的目的就是要压过郁金香家!

    以罗林家的实力,要想靠着普通的手段来压过郁金香家。几乎没有什么可能……至少在几十年内,看不到什么希望。

    阿克尔当然不会期望于自己的后人,他之所以甘冒巨大风险参与篡位,就是希望,罗林家压过郁金香家,甚至是取代郁金香家的伟业。在他的手里完成!

    而要想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采取非常规的极端手段!

    那就是……战争!”

    罗斯听的眼睛里冒出了精光:“也就是说……在篡位之前,希洛和阿克尔的利益是一致的。希洛要当皇帝,而阿克尔需要一个支持自己对付郁金香家的皇帝……所以两人联手完成了篡位。”

    顿了顿,罗斯继续道:“而等希洛真的当了皇帝之后……其实他和阿克尔之间,共同的利益已经在缩小……大家的目标虽然也还有共同的部分,但也渐渐的会生出一些分歧?”

    “是这样的。”

    帕宁严肃的回答:“阿克尔必须掀起一场内战!只有通过战争!必须通过战争!才有可能完成他心中的伟业!而对于希洛陛下来说。他只想削弱郁金香家,但是削弱的手段,能不打仗就最好。这样的趋势下去,两人之间必定会生出一些分歧的。”

    “所以……阿克尔绝不能去西北!一旦他去西北……哪怕情况是大家可以妥协的……他也会想办法弄出开战的局面?”

    “这几乎是一定的。”帕宁微笑:“其实,看清了这一点的人,并不止我一个。至少我就知道,那位宰相大人,就抱着和我一样的想法。”

    “啊?”

    帕宁看着自己的好朋友:“你以为我真的那么想掌权么?我告诉你吧……就在西北的消息传来的第一时间……那位宰相大人就悄悄的登门见了我一面!我进宫去主动觐见希洛陛下,主动自荐去西北……其实都是那位宰相大人对我的建议。”

    “…………”

    这一下,罗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

    …………

    “父亲……按照你这么说的话……帕宁是前往西北的最佳人选了?”

    “当然。”宰相大人微微颔首:“帕宁有足够的能力……虽然他年纪轻了一些。但是在政变的过程里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在希洛陛下心中的地位,也未必就比阿克尔轻。最关键的是,希洛信任他,而他也有足够的能力。而且……帕宁。也是一个明白人,他至少心中还会想着这个国家的利益,不像阿克尔,他只想着自己的家族的地位。”

    斯潘沉默了会儿,试图消化父亲的这番话。

    可到了最后,斯潘却忽然冒出了一个疑惑:

    “父亲……帕宁这个家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您不惜甘冒这么大的风险做这些事情?而且……既然他是一个心中念着国家利益的人,那么当初,他为什么要帮助希洛篡位?!”

    `

    【各位注意啦!福利已经发送:我的老书《天火燎原》已经在威~信上免费连载发送给大家了!这是我的一本老书而且已经写完!!从来没在网络上连载过。这次当做福利在威~信上发送!

    想看这本老书的,就请加我的威~信吧!只要加了,就会收到免费的章节(会一直免费下去,全本免费到底!一百多万字~)

    加我的威信方式,在威信上直接搜索:跳舞。加了我之后,随便给我发一条任意内容的威信,就会得到自动回复哦!非常简单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