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莱茵公爵】

第四百三十一章 【莱茵公爵】

    第四百三十一章【莱茵公爵】

    罗兰帝国历第一千一百年,九月。

    在年初的那场政变之中,身受重创,从曾经万众瞩目的年轻一代首屈一指的天才武者,沦落到失去一条手臂而被认为前途尽废的残疾人。

    帕宁.加罗宁,这个曾经在帝国贵族阶层之中如雷贯耳的名字,如今已经远离大家视线九个月的名字,重新回到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帝国皇帝希洛颁布皇令,亲封帕宁.加罗宁为帝国中将!

    这位年纪还不足三十岁的年轻人,以如同彗星落地一般闪耀的姿态,重新站到了帝都这个舞台的中央!

    中将!即便是放眼整个罗兰帝国的军方,拥有这样级别的军衔,也足以堪称是巨头之列了!

    随后一连串的命令颁布下来,更是叫人震惊!

    军部颁布了皇帝亲笔签署的委任令,委任这位新晋的帝国中将为雷神之鞭副军团长,兼第三师团长。同时命令,将帝国西北努林行省化为临时军演区,以帝国雷神之鞭军团第三师团第四师团,进行为期半年的军演操练。而帕宁.加罗宁的官职后面,也多了一个后缀:临时军演区总长!

    也就是说,只要雷神之鞭的这两个师团还停留在西北一天,那么就全部都要听从帕宁的指挥。

    而最后,最让人震惊的消息传来了!

    帕宁.加罗宁,这位加罗宁家族年轻一代最优秀的继承人,这位加罗宁家族的希望之星,被新皇陛下单独册封为……公爵!

    这绝对是一个极其罕见的事件!

    加罗宁家族现任的族长还在,帕宁的父亲。现任的加罗宁伯爵是前王城近卫军的将军,在政变之后进入了帝国军部,担任阿克尔的副手,等于是正式进入了新皇希洛的核心班底。

    而这个时候,希洛忽然册封帕宁为公爵。而且爵位还高于了他的父亲!

    这几乎就等于是明告天下,帕宁从此从加罗宁家族独立出来,自成一系!

    而因为帕宁已经得到了公爵的爵位,那么加罗宁家族,将来就必须重新在内部挑选其他的年轻人来继承自家的伯爵爵位。

    这种事情,即便是放眼罗兰帝国千年的历史。也是极为罕见的。

    唯一一个可以相提并论的例子就是……

    一百四十多年前的,那位如天神降临一般的……初代郁金香公爵!

    那位初代郁金香公爵是出身罗林家的长子,最早的时候也是罗林家伯爵爵位的继承人,而结果也是因为一场政变,而被册封为了公爵,然后自立门户。开创出了帝国有史以来最最传奇的郁金香家族……

    而如今,将会是一场传奇的重演么?

    ……

    罗兰帝国作为一个封建制度的帝国,对于所有册封的贵族,尤其是是世袭制的贵族,都有着非常严格而复杂的制度。

    按照惯例,即便是皇帝的封爵,也要通过由一些上层传统贵族组成的贵族议会进行审核。这种审核的内容包括对帕宁的身世,家族,族谱,血统,以及家族血统的考证等等等等一系列的复杂工作,光是建立贵族的族谱和家族徽章谱系,就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核定——虽然人人都知道,一旦皇帝下令封爵,那么这些工作其实只是走一个过场,毕竟所谓的贵族议会。其实并没有多少实际权力,只是象征意义更大一些。

    但毕竟,这是传统,既然是传统,大家一贯以来都是非常遵守这些的。

    即便是在一百多年前。那位初代郁金香公爵骤然被封公爵,也是经历了这么一系列的步骤,虽然当时已经极尽简化了。

    然而大家没想到的是,这位新皇希洛,比一百多年前册封郁金香公爵的那位摄政王,更心急!

    当册封爵位的皇令下发之后,希洛当天晚上就临时召开了贵族议会——这在非议会召开时间召开议会,这已经是破例了。

    而随后更让人惊呆的事情发生了!

    在希洛的强烈要求之下,对于帕宁的一系列的审核步骤,几乎统统被省略掉了。家族谱系的考证,只在短短的一天时间就全部完成——事实上,事后那些贵族议会里的成员私下里的说法是:根本就没有什么考证,我们只是拿到了一份由陛下亲笔颁发的诏书,然后大家就直接在上面签了名字而已。

    这个时候,所有人才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在政变的那天晚上,当时还只是篡位者的希洛,曾经当着所有人的面,对支持他篡位的帕宁许诺过:如果我不死,就封你为公爵,有生之年,绝不负你!

    当初人人只以为这位篡位者必败,而且也只是心中暗笑他东施效颦,拙劣的模仿一百多年前的那一对伟大的君臣的传奇。

    而现在看来,很显然,这位新皇是要完成他的誓言了!

    帕宁的公爵册封令,是连同贵族议会的审核文书一起送到了加罗宁家族的府邸。

    而一起送来的,还有象征着帝国公爵礼仪的一系列的物品:权杖,册封文书,礼服……

    第二天上午,所有在帝都的贵族议会的成员,一共十三个家族的族长,全部被召集到皇宫里觐见,并且出席了一个简单而严肃的册封仪式。

    穿上了皇帝礼服的希洛,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穿上了一身戎装的帕宁身边,帕宁单膝跪下,希洛一手玫瑰,一手宝剑,将剑锋轻轻拍在帕宁的肩膀,然后将手里的玫瑰交在了帕宁的手中。

    然后,希洛当众宣布,罗兰帝国一位新的公爵诞生。

    随即宣布的内容还有:这位新任公爵为世袭制,封地划分在帝国中北地区的莱茵郡。

    这个宣布的内容,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还好,这位新皇希洛毕竟不像一百多年前的那位摄政王玩得那么疯狂。

    那位摄政王是直接将西北一个行省划给了郁金香家族!虽然西北土地贫瘠人口稀少了一些。但那毕竟是整整一个行省啊!!

    放眼望去,帝国那么多豪门贵族,位列公爵之位的也绝不止郁金香家一个,但是谁家也没有能拥有整整一个行省的土地作为领地的。

    郡在帝国的行政划分之中是次于行省级的,一个郡的土地。大约相当于两到三个城市。而且是作为一个比较松散而并不普遍存在的行政等级。

    也就是说,在有的行省,人口多一些的地方,为了增加行省效率,才会将行省内的某几个城市组成一个郡级的行政区。

    但是在一些人口稀少的行省,比如西北地区。就不存在这种行省区的划分了。

    封给帕宁的这个“莱茵郡”,郡内,一共有两个城市外加若干乡镇村庄,总人口不会超过十万。

    这算是一个比较合适的程度,不会太过于突兀。

    当然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如今帝国毕竟开国千年,贵族阶层已经很庞大了。帝国直辖的土地行政区毕竟是有限的,后世的皇帝,在封赏贵族封赏领地的时候,都会变得越发谨慎起来。

    毕竟土地是不可再生的资源,给贵族封多一些,皇帝自己直辖的就少一些。

    按照惯例,这位资历门户的新晋年轻公爵。还需要给自己即将诞生的新家族,起一个响亮的姓氏,以传后代。

    加罗宁这个姓氏自然是不能再用了,可以作为中间名保留——这一点和郁金香家一样。

    在册封仪式之上,帕宁沉默寡言,只是直接拿起笔来,在册封的文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再家族的族名的空白处,略微停留了片刻,他仿佛只是随意想了一下。就写下了一个词语:

    莱茵。

    帕宁.加罗宁.莱茵。

    在今后,这将会是帕宁的新的全名。

    而帝国也将诞生一个新的家族:莱茵家族。

    同时,也会出现一个新的“莱茵公爵”。

    ……

    没有人质疑希洛这么着急的册封过程是否符合传统。事实上大家对西北发生的事情都心知肚明。

    很显然,皇帝这是选中了帕宁作为前往西北抵挡郁金香家的人选。

    给予他公爵的爵位,以及那一连串的显赫的官职。也是为了以最快的速度强行提高他的地位,这样才能有底气去西北,对抗那位高高在上的郁金香公爵大人。

    因为大家都很清楚这个事实,所以甚至当帕宁在受封仪式结束之后,只是简单的和诸位贵族们打了个招呼就匆匆回府,也并没有人提出什么异议。

    甚至也没有人会认为,这位新晋的公爵甚至连一个像样的晚宴都不举办是一件失礼的事情。

    所有人都知道,帕宁拥有重要的使命——他必须尽快赶赴西北努林行省。

    在那里,有两个雷神之鞭的师团,整整五万人的军队,等待他的指挥!

    所以,自然也没有人会无聊的跑上门去恭贺这位新晋公爵。

    ……

    只有一个人例外。

    ……

    帕宁在自己家的一个侧厅里,看着面前这位特殊的“访客”,神色也有些复杂。

    罗斯摸了摸自己锃亮的大脑门,面色有些发苦,看着眼前这位穿着华丽的好友——因为时间紧迫,刚刚赶回府里的帕宁甚至没有来得及换下仪式上的礼服。

    “你……真的要去西北?”罗斯苦笑。

    帕宁眯着眼睛,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自己的这位好友——事实上,罗斯可以算是帕宁在帝都唯一的一个真正的朋友了。

    帕宁的眼神最后落在了罗斯的腿上。

    这位比利亚伯爵的腿上还打着石膏,他身边的椅子旁,就架着一副拐杖。

    “你的腿还没好?”帕宁面色平静。

    罗斯哼了一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摇摇头:“我哪里敢好!”

    这个回答有些微妙,不过两人自然有默契,帕宁听了。也只是轻轻叹了口气:“其实你应该知道,你这样的举动虽然看似聪明,让皇帝不能强行用了……但实际上,你已经得罪了他。对于一个宁肯打断自己的腿,也不肯出山来辅佐皇帝的臣子……皇帝只会认为这个臣子有异心。”

    罗斯撇撇嘴:“我倒是觉得。如果我出来当官,辅佐这位皇帝,我只怕死得更快,我比利亚家族,也距离崩溃解散不远了。”

    “……疼么?”帕宁忽然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

    罗斯恨恨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恼火道:“废话!你说呢?断上一条腿。你试试看就知……”

    说到这里,罗斯忽然闭上了嘴巴,看了一眼帕宁那条空荡荡的右臂袖子,深吸了口气,沉声道:“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什么。”帕宁神色泰然:“我这条手臂是和圣阶高手决战的时候断的,所以我并不以此为耻。”

    叹了口气。帕宁走进了罗斯,沉声道:“我还是想劝劝你……眼下你是躲过了,可将来呢?你的腿总有痊愈的一天!等你的腿好了之后,你还有什么理由拒绝皇帝陛下的征辟?难道再把腿打断一次?别忘了这位皇帝陛下可是你我的同龄人,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他至少还有几十年的在位时间。你玩自残的手段,总不能玩上一辈子吧。”

    “你想说什么?”罗斯深深皱眉。盯着帕宁。

    “跟我一起去西北!”帕宁的语气非常坚决干脆,说出来的话也让罗斯吓了一跳!他说:“你是我的朋友,我很清楚你的本事!你的本事绝不止那些争风吃醋跑马遛狗美酒佳人……我很清楚你有多能干!罗斯!跟我去西北!留在帝都你只会继续惹怒皇帝陛下,跟我去西北,我会……”

    罗斯忽然冷笑了几声。

    他挣扎着站了起来,然后单脚跳着走到一旁,抓起拐杖来,拄着,一瘸一拐的走到了窗户旁,他看着窗外。也不回头,冷笑道:“跟你去西北……去和郁金香家玩命么?我的朋友,你对我可真好!自己下水也不忘记拖着我!自己往坑里跳也找个垫背的?”

    说到这里,他才转过头来,面色有些意味深长:“我是来恭贺你荣任公爵……你却想招揽我陪你去西北跳泥潭么?”

    “你就这么不愿意和郁金香家为敌么?”帕宁摇头。

    “你就这么愿意给希洛那个家伙卖命么?”罗斯丝毫不退让。

    帕宁盯着罗斯的眼睛:“你心里一定认为我是希洛的狗。是么?”

    “……我可没这么说过。”罗斯摇头。

    “没关系,我心里所想的,不需要和别人解释。”

    帕宁看着罗斯,他的眼神里一点一点的流露出了失望。

    他走到了罗斯的身边,和他并肩而立,一起看着窗外。

    “我的朋友……难道你没发现,这个世界,我们所在的这个帝国,其实在一点一点的改变么?郁金香家的确伟大,但作为一个正常的国度,一个健康的行政体系之中,是不可能长期存在一个如同郁金香家族这样可以随时威胁到中央的庞大势力。即便它现在的存在对帝国来说是善意的,可没有谁能保证它会一直善意下去……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将来某一代的郁金香公爵,是一个邪恶的野心家呢?那么……”

    “可你说的这种事情,现在并没有发生!”罗斯吐了口气:“所以我实在无法站到希洛的一边,帮着他和郁金香家为敌。可是我实在不明白……我的朋友,原本你已经跳出了这个圈子了!你已经淡出了大家的视野足足九个月了!为什么你还要回来?我知道……你是主动进宫里去,向希洛自荐的!”

    罗斯严肃的审视着帕宁,看着他这位朋友,低声道:“别人或许会说你贪恋权位,但我了解你!你这个家伙……什么富贵权柄,在你的心中根本没有多少分量!可是我实在不明白,这次你为什么主动跳出来!西北……西北……”

    罗斯说道这里,狠狠的吐了口吐沫:“那就是一个坑!会坑死人的大坑!!”

    帕宁不说话。

    罗斯的语气变得焦急起来:“你知道不知道……郁金香家有多强大!你真的以为你带着两个师团的雷神之鞭,就能对付得了那个传奇的家族?你知道不知道那个家族里还有多少压箱底的本事没拿出来过!”

    “我知道。”帕宁平静的点头。

    “你知道不知道……西北现在就是一个火药桶!根据我的判断,内战爆发的肯恩性超过了五成以上!!而一旦内战爆发,你这个第一线的最高统帅……就注定会名留史书!后世人的人才不会管什么其他的理由,他们只会在史书上记载,这场内战,实在你手里开打的!你会成为头号背黑锅的人选!”

    “我知道。”帕宁依然是平静的笑容。

    “见,见鬼!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罗斯恼火的一拳捶在了帕宁的胸口,大声道:“那你还跑去做这种事情?你对希洛就真的那么忠诚吗!!!”

    帕宁这个时候,脸上终于收敛起了笑容。

    他看着自己的朋友,眼神非常认真。

    过了好久,帕宁才用一种前所未有的严肃的语气,缓缓说:

    “我知道你所说的一切……我也知道,那些事情都有很大的可能会发生。我当然也知道,一旦内战爆发,我可能就会注定在史书上留下污名……我知道,我全部都知道。”

    “那你……”

    “因为如果我不去的话……很可能,皇帝陛下就会派阿克尔去。”

    帕宁的这句话,忽然就让罗斯愣住了!

    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帕宁。

    帕宁的眼神里闪动着奇异的光芒。

    “每个人都知道阿克尔的野心……他把女儿嫁给皇帝陛下,不惜对自己曾近的姻亲悔婚,甚至现在弗里茨总督都还被软禁着……阿克尔身为罗林家的中生代领军人物,未来的罗林家的族长,却肯冒着这么大的风险陪希洛赌博,篡位……他的目的一直都很明确,他就是想在他的手里,让罗林家压过郁金香家!”

    说到这里,帕宁压低了声音,苦笑道:“我的朋友正如你说的,如果我去西北的话,内战爆发的可能性或许是五成……但是你想过没有,假如没有合适的人,而让阿克尔去了西北的话……那么内战爆发的可能性,就是……百分之百!”

    罗斯这下是真的呆住了!

    “也许……你会觉得,下面这些话从我嘴里说出来有些可笑,毕竟我是一个篡位者的同谋。但是……”

    帕宁的表情虽然一如既往的冷峻,但他的语气,至少在此刻是真诚的:

    “我和阿克尔不同!为了让罗林家压过郁金香家,阿克尔是绝对不惜做出任何事情的!但是我……我至少还会顾虑一下这个国家的利害!”

    `

    【今天是我的生日。没有断更哦~

    最近我的表现还算勤勉吧~~

    平日从来不求票的,今天求一下吧~

    大家看看自己的账号里,还有没有推荐票,和月票,如果没有就算啦~

    如果还有的话,拜托就投给我吧~就当是我的生日礼物啦~

    月票,推荐票,都可以啊~当然有土豪要打赏的话我也绝对欢迎啊~哇哈哈哈哈~

    谢谢大家,鞠躬~】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