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三十章 【早有谋划】

第四百三十章 【早有谋划】

    第四百三十章【早有谋划】

    急促的脚步声音从走廊上传来。

    皇宫里的露天长廊之上,两侧的金甲武士,都忍不住侧目观望。

    只见那一位武官飞快的一路小跑,身前还有一个踮着脚步领路的内廷侍从。

    只看着两人一先一后,这么不顾形象的狂奔,就知道,只怕又有什么不妙的事情发生了。

    在长廊的尽头,是一座半敞开式的书房。

    因为是秋季,天气还略有些燥热,这半敞的书房就成为了皇帝办公的重要场所。

    书房的造型类似于一个亭阁,只有两面围墙,正前方则是一个半开的屏风,而后面,则临着皇宫里的一片湖泊。

    这个天气,坐在这书房之中,背靠着湖泊,正好可以吹着微微送来的凉风,排去燥热之意。

    然而此刻,站在书房外的几名宫廷内侍,却都已经汗流浃背,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紧张和惶恐。

    因为……书房之中的那位帝国至尊,正在震怒!

    ……

    希洛很少会大发雷霆。他的性子坚韧而内敛,即便是在政变前后,他也从来都是一个深不可测之人,很少将喜怒表形于色。

    然而今天……

    砰!!

    一支笔筒狠狠的摔了出来,砸在那扇半固定的屏风之上。

    这面由帝国著名艺术大宗师亲手雕刻的屏风,顿时就大半粉碎!

    跌落的屏风后,露出了希洛那张因为愤怒而显得有些苍白的脸庞!

    几个内侍慌慌张张的赶紧跑过去将屏风扶起,有经验丰富的,立刻带着人跑去取来了一块帘子,将屏风替换掉。

    而里面的希洛,则冷冷的交待了一条命令:

    外面的人,全部退后二十米!

    没有人敢违抗皇帝的命令。

    而此刻。在这座临湖的书房里,唯一有资格站在希洛的面前,承受他怒气的,却只有两个人了。

    帝国的新任宰相,前任财政大臣奥维多。

    以及……军务大臣,军方头号大佬,阿克尔。

    阿克尔的脸色也很是难看,他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单膝跪在了希洛面前,语气有些艰难:

    “陛下……这是我的失误!是我用人不明。第三师团的科克伦也是我推荐了去的。”

    希洛喘了口气,盯着阿克尔。他的声音仿佛已经平静了下来,听起来似乎很冷静,但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在这冷静的声音之中,蕴含了怎样的愤怒和失望。

    “阿克尔。”希洛缓缓道:“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也即将成为我的岳父……你很清楚,我对你有多倚重!我对罗林家有怎样的期望!可是这一次,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

    阿克尔没说话。只是跪在那儿,深深的垂下了头去。

    “科克伦是你推荐的,我记得你写的那份军方举荐的文件上对他的描述是:谨慎稳重,果敢坚决。堪当重任!!”

    说到这里,希洛放缓了语速,一字一字缓缓道:“你告诉我,这个家伙哪里值得你如此评价?他带着一个师团的兵力。在边界之上,面对弥赛亚不过三千骑兵,还是经过了长途跋涉赶来的疲惫之军。却连一根箭都没敢放!被弥赛亚几句话就吓得几乎尿了裤子!堂堂雷神之鞭,面对郁金香家不过三千疲弱之军,连交手的勇气都没有……连阻拦的勇气都没有,就仓皇奔逃,几乎全军崩溃!事后,这个家伙连善后的活都做不好!他甚至没有做出任何补救的措施——如果他当时是吓怕了,吓傻了!可如果事后他冷静下来,派出一支骑兵去追赶,去拖延,去死死咬住弥赛亚的队伍……她也绝不可能在那么短短的时间内就冲到西北要塞去!!

    结果呢?

    弥赛亚打了西尔维斯特一个措手不及!!

    西尔维斯特估计也没想到,边界上有两个师团的雷神之鞭,可弥赛亚的平叛军队居然能以这么快的速度,还保持着完好的军队编制,一路冲到了他的鼻子下面!!

    但凡是科克伦那个蠢货,稍微有一丁点胆子,敢放出一箭,事情也绝不会变的如此荒唐可笑!!”

    阿克尔额头已经出现了一丝汗迹,他缓缓抬起头来,尽量用自己最最平和的语气,低声道:“陛下……科克伦是我罗林家出身的子弟,一向都是忠诚可靠。而且……在……那天晚上举事的时候,他也立功不小,处理事情也堪称果决……我……”

    阿克尔说到这里,也是满脸的恼火:“这次我也没想到他居然如此懦弱不堪……”

    “可偏偏这样的废物,却因为您的举荐,而坐到了一个师团的统帅的位置上!”希洛的语气很尖锐:“当初你要求第三师团不设正师团长,而让他以副师团长统领全军……这个要求,我曾经提醒过你,一再的询问过你,这个人是否可靠,是否堪当重用!可是你对我做出过什么保证!”

    阿克尔面色铁青。

    事实上,如果此刻科克伦站在面前的话,阿克尔真的有心一刀活劈了那个家伙!

    这简直就是帝**队的耻辱!是雷神之鞭的耻辱!也是罗林家的耻辱!!

    一个师团的精锐,面对一个年轻小姑娘带领的三千疲惫不堪的骑兵,居然连打都不敢打,直接就临阵崩溃了……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情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坏掉了希洛的全盘西北大计!

    西尔维斯特的落败消息,几乎是和科克伦的紧急军情前后脚到达帝都的。

    连续得到这么两个噩耗,实在是叫人有火都发不出!

    当刚刚得到科克伦派人送来了紧急军情,汇报说弥赛亚已经率军突破了努林行省边境直扑西北要塞的时候。

    希洛和阿克尔就已经知道不妙了!

    可毕竟这里距离西北万里迢迢,远在帝都的皇帝和军务大臣,纵然是再有什么妙计,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是反应不及的。

    就在两人带着愤怒的心情,紧急商议对策的时候……西北独立师被弥赛亚一日之内收复的噩耗就已经送到了!

    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啊!

    弥赛亚只身进入大营。全军倒戈,然后带兵冲进西北要塞,全军倒戈……最后围攻统帅府,弥赛亚在万众瞩目之下,亲自挑战西尔维斯特,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中,这个一向被大家不怎么瞧得起的年轻女孩子,将西尔维斯特击败,而且是赶紧利落的击败!

    西尔维斯特直接被废掉,生死不明……

    到这里。原本有着全盘计划的希洛已经很清楚,自己的计划已经彻底变样了!

    阿克尔愤怒的想杀了那个废物一样的科克伦——那个家伙在帝都政变的那天晚上,表现得那么果决凶狠,可没想到在面对那个女公爵的时候,却尽显软蛋本色。

    实在是让阿克尔事后捶胸打呼自己瞎了眼。

    而希洛,则恨不得能活活刮了那个家伙吧。

    就在希洛愤怒的质问阿克尔的时候,站在书房里的另外一位帝国大佬,新任的宰相奥维多,却咳嗽了一声。缓缓开口了。

    这位年迈的老头子,此刻却出乎意料的保持了镇定。

    他咳嗽的时候,希洛立刻收起了怒容,转向奥维多的时候。神色已经平静了下来。

    “宰相,有什么见解么?”

    奥维多心中叹了口气,可神色却依然冷静:“陛下……现在这样的情况,一味的斥责军务大臣用人不明。并无济于事。”

    希洛嗯了一声,点了点头,他看了看单膝跪在那儿的阿克尔。走过去,亲自双手将阿克尔扶了起来,正色道:“将军,刚才我怒极之下,言语只怕是失了分寸……你我君臣之间,自然相知,不要放在心中。”

    阿克尔神色微微动容,低声道:“陛下,这次是我失职,这事情容后,我必定要给您一个交代的。只是眼下,我们得赶紧商量出一个对策才好。”

    希洛却仿佛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

    他居然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丝古怪的微笑,然后笑吟吟的看着奥维多:“宰相大人沉默了许久,方才开口……想必是有了什么良策?”

    奥维多摇摇头:“良策倒不敢说,只是这件事情……其实仔细说来,也未必真的怪阿克尔将军。”

    “哦?”

    希洛眉毛一挑。

    奥维多神色不变,却直视着希洛的眼睛:“这件事发展到如今的境地,真正的原因是……我们都看错了那位女公爵了。”

    希洛的脸色一动,随即沉默了会儿。

    这位新皇,缓缓点了点头。

    他居然从容的坐了回去,拿起一支笔在手里把玩,低声道:“不错……我的确是算错了她。”

    希洛的表情有些古怪:“我没想到,我这位小姑姑居然有如此果决之心,居然如此胆大,敢放手一搏。”

    “从我们得到的军情汇报来看,郁金香公爵的骑兵能这么快的就跑到了努林行省边境,显然这位女公爵做出的决断速度非常快!我甚至怀疑,她在得到了消息的当天,就立刻召集军队出发了……而且从科克伦呈交的军情看来,郁金香家的骑兵轻装出发,甚至没有任何后勤和辎重,就这么轻骑奔袭……很显然,出兵的决定也是那位女公爵临时决定的——她没有半点犹豫和纠结,一得到西北独立师的消息,就立刻做出了亲自率军平叛的决断……这等速度,这等果决,这等毅力……这等勇气,都是我们当初绝没有料到的。”

    希洛冷笑一声:“不错……原本我想的是软刀子慢慢放血。我认为在数面受困内外交迫的境况下,我的这位小姑姑应该会采取隐忍的态度,可没想到,她却如此疯狂……如此大胆!”

    奥维多看了希洛一眼,忽然微微欠了欠身:“说到大胆,陛下您的胆子,可也不小的。”

    希洛哼了一声,没说什么。

    “那么现在的事情就很明确。”奥维多缓缓道:“郁金香家就算收复了西北独立师,其实仔细想来……倒也没什么。反正西北独立师原本就是他们的。对于我们来说不过是意外之喜,能得到自然更好,得不到的话……反正也没什么损伤。

    不过,现在摆在面前的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这位女公爵,在收复了西北独立师,解决掉了西尔维斯特为首的那批人之后,她的下一步会做什么。”

    阿克尔皱眉,面色凝重:“宰相大人……您的意思是……内战?”

    “是的!”

    奥维多的语气非常干脆,也非常直接,他看了阿克尔一眼:“好不隐晦的说。我们这次的举动,是激怒了一头睡梦之中的猛兽!即便这头猛兽正在生病,即便这头猛兽现在还有许多自身的问题没有解决……但一头发怒的猛兽,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我们谁都无法保证。”

    阿克尔想了一会儿,他从军事角度做出了揣测:

    “弥赛亚应该不会继续采取什么过激的举动。她刚刚收复了西北独立师……西尔维斯特在那儿经营了多年,纵然是底层官兵依然拥护郁金香家,但上层的军官几乎都被西尔维斯特渗透和影响了。宰相大人,您没有带过兵。可能不清楚……当一支军队原来的指挥层全部被干掉之后……哪怕它的中下层官兵编制依然基本完好,只怕在相当的一段时间内,也是无法在形成战斗力的了。

    弥赛亚虽然说平叛的过程很迅速,很雷厉风行。但真正让她头等的问题。都在平叛之后如何彻底的收复这支军队,尤其是重新凝聚起战斗力。

    她需要将这支军队重新整训,用一段时间来慢慢的抹去西尔维斯特那一群人的影响和痕迹,然后给指挥层大换血。调集自己信任的军官团和将领来领导那支军队。

    尤其是,那支军队曾经是‘叛军’,那么在被收复之后。很多人心中都会有疑虑,担心家族会不会事后问罪,军心惶惶。

    而且,曾经身为叛军,会大大的损伤一支军队的荣誉感和士气——这种荣誉感和士气,很长一段时间是无法被塑造起来的。

    即便是最出色的将领,要想接手这支军队,重新统帅他们站立起来,形成之前的战斗力,至少也得有个小半年的时间才行吧。”

    奥维多没说话,只是仔细的聆听阿克尔的见解,老头子听得非常仔细,非常认真。

    阿克尔继续道:“弥赛亚的精力会被暂时拖在那儿……我想,她暂时是没有精力再做什么的。

    至于内战……目前没有得到情报,关于郁金香家族全面做战争动员的消息……你我,我们大家都很清楚,郁金香家拥有很强的力量,他们也拥有令人敬畏的战争潜力,但这些潜力都需要做动员,至少……如果他们想打内战的话,就需要做整个领地,整个家族的战争动员!预备役,后勤,辎重,军队的集结,调动……这些他们现在统统都没有做……所以……”

    阿克尔似乎很有自信,他做的这些分析,也的确很有道理。

    但是奥维多只用了一番话,就让这位军务大臣动摇了。

    “您说的或许都是正确的。”这个老头子漫不经心道:“但在这之前,我们也认为这位女公爵不会做出这么激烈的反应,我们也没想到过她会忽然亲自带着区区三千骑兵就敢越境平叛!要知道……雷神之鞭的两个师团有五万人!西北独立师有三万人!理论上说,她是带着三千人,就冲进了八万敌军的势力范围之中,然后……她还做成功了。”

    沉默了许久的希洛,此刻也开口了。

    他看了一眼宰相,缓缓道:“奥维多大人说的很有道理……我们总要做最坏的打算。现在看来,我的那位小姑姑的胆子,比我们所有人预料的都要大,大得多。”

    阿克尔的脑子里飞快的转动。

    他忽然走到希洛的书桌前,也不问希洛,直接伸出手臂,在桌面上一扫,就将桌面上的那些书本文件笔册之类的东西全部扫落。

    这位将军飞快的拿起一把匕首,就在那张昂贵的堪称艺术品的方桌上刻画了起来。

    他在刻画的仿佛是西北的地形图。

    “陛下!现在的情况是……我们还有雷神之鞭的两个师团摆在努林行省边界!这两个师团的兵力和编制都完整,没有任何损失。五万军队的完整战斗力!

    这将会是现阶段我们在西北的最大的依仗力量。

    我的建议是,立刻将这两个师团的兵力撤离努林行省边境。以努林行省首府木兰城为据点集结。

    木兰城将会成为我们在西北的最重要的据点,也是重镇!

    五万人,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死死的守在木兰城,做一枚钉子……也足以将郁金香家族的势力死死钉在西北!绝不敢妄自乱动一步!

    除非他们有能力一口吃掉雷神之鞭的两个师团——我可不认为那位女公爵有这样的能力!一天之内平定西北独立师,她靠的是郁金香家的威望,靠的是西北独立师原本就是家族私军!

    但雷神之鞭……还是可靠的!

    只要两个师团的雷神之鞭钉死在努林行省,那么郁金香家除非是做全面战争动员,正式撕破脸掀起内战,否则的话。他们绝不可能越过木兰城一步!

    如果这位女公爵再次发疯,敢带着少数偏师再玩一次轻骑突袭的话,帝都可不是西北要塞!这里更不是她的郁金香领地。”

    顿了顿阿克尔缓缓道:“即便是她真的决定打内战,两个师团的雷神之鞭钉死在西北,也可以给我们争取到充足的战争准备时间!毕竟……郁金香纵然强大,她也只拥有西北一个角落而已,比战争潜力的话,郁金香家无法和整个帝国抗衡。

    而且……我认为,最关键的是……到底谁先射出第一箭。

    郁金香家在帝国的确拥有很高的威望。但这个威望是建立在他们营造的帝国功臣的形象之上!如果郁金香家主动掀起内战,主动率军跃进进犯的话……那么挑起内战的名头就会冠在他们的头上。

    那个时候,民心未必就会向着他们了。

    而我们……除了雷神之鞭两个师团就地死守木兰城的计划之外……还需要做一些准备。

    我建议,立刻动员雷神之鞭第二师团和第一师团!

    此外。抽调北方暴风军团的一部分兵力,沿着中部往南移动。

    王城近卫军立刻做战争准备,必要的时候,抽调两个步兵团。沿澜沧运河而上,先掐死水路。

    帝国空中骑兵师团可以做机动准备……

    如果战争全满爆发的话……我们只要先做出这些准备,那么至少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阿克尔飞快的将全盘计划说了出来。

    而站在一旁的奥维多。却眼睛里闪过一丝精芒!!

    这么细致而周到的全盘计划……帝国的几个主力军团,精锐师团,甚至是王城近卫军,空中骑兵师……

    以及掐死水路……

    水陆空的三面全盘计划……

    能想的这么细致周到,绝不可能是阿克尔在临时之中就想出来的!

    显然,这么一个全面而周到的,全面压制郁金香家的军事部署计划……绝对是阿克尔平时里早就想过很久,想过无数次的腹稿!

    也就是说……这位罗林家的统帅,至少在军事角度来说,他很早就心中有了如何对付郁金香家的全盘计划和构想!

    早有谋划啊!

    ……

    希洛对阿克尔的一番话,不置可否——但是从他脸上丝毫没有惊奇意外的表情,奥维多就可以判断出来,阿克尔说的这些东西,希洛绝不是第一次听见!也绝不是第一次知道!

    希洛沉吟片刻,缓缓道:“这些后续的军事调动可以容后再商量……当务之急,是努林行省那两个雷神之鞭的师团!要想钉死在西北,统帅之人必须有敢于和郁金香家正面抗衡的胆量和勇气……那个科克伦,绝不能继续再用了!”

    阿克尔想了想,深深吸了口气,他退后一步,单膝跪在了希洛面前:“陛下!西北的事情事关全局,我建议,由我亲自前往西北坐镇,统帅那两个师团!”

    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建议。

    毕竟,从身份上来说……阿克尔是罗林家的领袖,也只有他,在面对郁金香家领袖的时候,才可以不落下风。

    换了别人的话……只怕会像那个科克伦一样,一看见郁金香家的战旗,就先跪了。

    希洛仔细的盘算着这个建议。

    他似乎真的有些心动了。

    但问题是……阿克尔如果去了西北的话,那么全盘的军事调遣,就缺少了一个坐镇中央掌握全局的统帅了。

    而这个位置……似乎比西北的事情更重要!

    而且,非一般人,身份稍微弱一点的,都绝做不来!

    可毕竟,阿克尔却不能分身啊……

    就在西北踌躇不决的时候……

    书房的帘子外,传来了一个清冷平静的声音。

    “陛下……西北一行,或许我可以为阿克尔大人分忧。”

    话音未落,一个袖长而英挺的身影,就掀开帘子,大步走了进来!

    短短的头发,分明是刚刚削去不久的。

    消瘦而英俊的脸庞,眸子明亮,目光锐利!

    一身英武不凡的武将轻铠,更显得这个人英气十足!

    而唯一令人叹息的,就只有他的右臂了!

    那条右臂的袖子,空落落的……

    “帕宁?”

    希洛眼睛一亮,看着走进来的帕宁,并没有因为他不请自入而生气。

    事实上,希洛早就特许了帕宁随意进出皇宫的特权。

    “很抱歉,陛下。”帕宁站在那儿,微微欠了欠身,他的嘴角依然扬着那一次冷峻的笑容:“我并不故意偷听您和两位的秘谈……只是这扇帘子实在阻挡不住声音,而我的听力又比常人好一些。”

    “这些话就不用说了!”希洛摆摆手,他盯着帕宁,语气很严肃:“你……伤势都好了?”

    帕宁淡淡道:“除了断掉的手臂长不回来……其余的,倒也没什么了。”

    希洛深深的吸了口气,低声道:“帕宁……你知道我对你是非常器重的,而且……因为你的手臂,我对你和颇有亏欠,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愿意给你在别的地方许以高官厚禄,而且……”

    “没有而且了,陛下。”帕宁摇头,语气很坚决:“请让我去西北吧!我虽然地位卑微,远不及阿克尔大人……但至少,面对郁金香家而不折腰的勇气,我还是有的!”

    【《天火燎原》已在威信上传!今天分成五个章节发布了!!只要对我的威信发送关键词,就能收到正文!今天共发布5个章节,关键词分别是:天火燎原001,天火燎原002……以此类推,直到“天火燎原005”。五组关键词分别发送可以得到相应的章节。举例:威信发送:天火燎原001,就会收到第一章!以此类推哦~~一共五个章节哦~!

    最后,我的威信号是:tw8182,或者在添加新朋友之中直接搜索:跳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