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二十三章 【还来!!】

第四百二十三章 【还来!!】

    第四百二十三章【还来!!】

    “你……弥赛亚!你说话算话么!”西尔维斯特用嘶哑的声音问道。

    杜微微盯着这个家伙:“别用你那曾经背弃过誓约肮脏的嘴巴,来侮辱我的荣耀!我以郁金香的荣耀对你做出保证!”

    说着,杜微微已经单手高高举起长剑,对着四方,大声喝道:“我弥赛亚.罗林.鲁道夫,愿意给这个叛徒,与我公平一战的机会!并不是因为我愿意宽恕这个可耻的混蛋,而是我会让他看清楚,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一件事情!郁金香家没有懦夫!从来没有!即便很多人在背后议论,说现在的郁金香公爵,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是一个只靠着家族血统,无尺寸之功的娘们!我今天,就要证明给所有人看!即便我是一个女人!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可这样的郁金香,也不是你们这种无耻之徒可以战胜的!!”

    沉默了一秒钟,周围再次爆发出狂潮般的欢呼!

    “郁金香万岁!!”

    “公爵大人万岁!!”

    西尔维斯特手里提着剑,终于一步一步走下了台阶。

    他的脸色从刚才的苍白,渐渐的显现出了一丝血色,然后缓缓的涨红!

    迎接着周围所有人投来的不屑的,怜悯的,厌恶的眼神。

    看着杜微微站在人潮最前方,手举利剑,被万人仰望……

    这一刻,之前心中的颓废绝望,甚至是恐惧,忽然在这么一瞬间,统统从西尔维斯特的心中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烈的愤怒,一股几乎要咆哮出来的呐喊!

    他握着剑的手已经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这种颤抖就如同打了摆子一样,渐渐遍布全身。

    西尔维斯特迎着杜微微的眼神,他忽然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吼了出来:

    “我不服!!”

    “我就是不服!!!”

    唰!

    长剑横着扫了一圈,指着这统帅府前前后后密密麻麻的士兵人潮。西尔维斯特忽然仰天狂笑起来!

    随后,他的剑尖指着杜微微,指着她的眼睛!

    “我为什么要服你!弥赛亚!杜微微!”

    “从小开始,我学的一切,都没有一样输给你!不论是学武还是军略政务。我哪一样是弱与你的!我在军中摸爬滚打,在冬日严寒之中,带着队伍在雪地里狂奔的时候,你还只知道在花园里天真的感慨着白雪的皎洁!我在酷暑之中喝着发苦的井水,啃着馊掉的干粮在边境巡逻的时候,你还只知道躲在花园的大树下喝茶赏花!

    你凭什么就高高在上!凭什么就傲气冲天!

    你没有在军队之中吃过一天的苦!没有领着士兵在旷野上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的苦熬过!没有在西北要塞的北边和残暴的兽人对峙过!你尝试过那种咬着牙将插进肉里的箭杆拔出来的滋味!你也从来没有体会过刀锋砍在骨头上那种恐怖的声音!你也不曾含着泪亲手掩埋过自己的队友!你更不曾因为缺少药物而在军营的病房之中痛苦的打滚!!

    这所有的一切。你都不曾经历过!

    你只是那个,像他妈的一只漂亮的鸟儿一样,只懂得在大树的枝头上站着,昂着头,炫耀你那一身华丽的羽毛的"biao zi"!

    你拥有伟大的祖先!这是你唯一的依仗!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你凭什么就高高在上,统领千万人?!

    你凭什么让那无数豪杰为你折腰!!

    你凭什么就要一言九鼎不容抗拒!!

    你凭什么可以生杀予夺至高无上!!

    杜微微!你,只是一个依仗祖先荣耀。耀武扬威的"biao zi"!

    "biao zi"!!”

    说到这里,全场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所有人都用一种近乎荒唐和惊恐的眼神盯着西尔维斯特。

    在大家看来,这个将死之人,不,应该说是必死之人,居然敢爆发出这样的愤怒,对他们伟大的郁金香公爵说出这样大逆不道并且极尽侮辱的言辞?!

    杜微微没有愤怒。

    恰恰相反,她却反而平静了下来,她用一种冷漠的,近乎残酷的眼神。盯着西尔维斯特。

    然后,她静静的问了一句:

    “发泄完了?”

    “没有!!”

    西尔维斯特面红如血,因为过于愤怒,他咆哮的声音夹杂着吐沫,撕裂的嗓音传遍了全场。

    “这里!这里!!这了所有人!每一个人!!”西尔维斯特的剑环绕一圈。大声喝道:“这里每一个人都接受过我的好处!!我在这独立师里待了这么些年!我在任的期间,独立师的待遇是历史上最高的!我为他们谋取了无数的好处!!可是这群胆小鬼,这群骨子里的奴才!他们却只一看到你的那面见鬼的旗帜,一看到你那张漂亮脸蛋,就全跪下来,卑躬屈膝!!简直就是可笑!!”

    说到这里,西尔维斯特喘息了一会儿,狠狠道:“至于我!就算我死了,我也是站着的!不是跪着的!就算我今天失败了,死在这里!我至少也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而不是这群向着一个年轻小妞跪拜的懦夫!”

    西尔维斯特的目光如电,狠狠的盯着杜微微,似乎要将她这个人都穿透。

    杜微微依然面色冷漠,一直等西尔维斯特终于说完,她才缓缓的往前走了一步。

    “西尔维斯特,你果然是愚蠢的。”

    她边走边说:“直到这一刻,到你死到临头的一刻,你依然还不明白,你依然还沉迷在你那愚蠢而偏执的想法之中。”

    她已经站在了距离西尔维斯特只有五步之遥的距离。

    “男子汉?不!你根本不配说这个词!”

    杜微微昂然瞪着西尔维斯特:“你身为军人,勾结商贩走私谋利!你身为我父亲的弟子,罔顾了我父亲对你的教导和赋予你的重任!你身受家族的厚恩,从不知回报,只知怨天尤人。以一己之私妄图背叛家族!!

    男子汉?

    呸!!

    一个真正的男人,最基本的信义,责任,守誓,忠诚……这些你统统都没有。你不过是一个背信弃义薄情寡义狼心狗肺的小人!谈什么男子汉!!”

    杜微微每说一句,西尔维斯特的脸就黑上一分。

    杜微微说完这些,也平举起剑来,冷冷道:“那就不用再废话了!西尔维斯特,出手吧!我给你一战的机会!你若是能在这里战胜我,甚至是杀了我……”

    她忽然提高了声音。大声喝道:“所有人听好了!若是这个叛徒,在这里能战胜我甚至是杀了我!那么所有人也不许对他出手!!放他离开这里!!这是我弥赛亚许诺的誓言!!如果有人违抗了我的命令,那就是在抹杀我郁金香的荣誉!!”

    ……鸦雀无声!

    “都退开!”

    杜微微的眼神扫向四周,挤压在周围的士兵的人群,纷纷无言的退后,将这统帅府前让出了一大片空地来。

    “还等什么?”杜微微冷笑。眼神里带着挑衅:“我身后就是路!来吧,杀了我,你就可以从这里离开!”

    “……”西尔维斯特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他的左脚迈出半步,右脚在地面狠狠的踏了几下,脚底用力在地面踩了几次……

    终于,当西尔维斯特蓄力完毕之后。他爆发出了一声如同野兽一般的咆哮!

    这一声怒吼之中,西尔维斯特全身银色斗气光芒大作!

    那银白色的斗气之中,他整个人化作了一条白光,迎面冲向了杜微微!

    铿!!!

    一声沉重的碰撞声!

    西尔维斯特的长剑当头斩落下来,杜微微横剑聚过头顶!!

    火星四溅!!

    杜微微的双脚之下,地面已经同时出现了两个浅坑,周围的地面有无数龟裂裂纹飞快的绽开。

    而西尔维斯特再次暴喝!

    他双手握剑举过头顶,再次斩落!

    这一次剑锋之上迸发出了耀眼的白色光芒来!

    杜微微的身子已经做出了弓箭步的姿态,双手举剑再次相扛……

    两人的剑再一次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这一次,西尔维斯特暴吼的声音不绝!就看见他狂暴的力量之下。杜微微整个人被原地往后推了出去!

    她的双脚踩在地上,几乎如同犁地一般,拖出了两条浅浅的沟壑来!

    西尔维斯特势若疯虎,大步往前,手里的长剑光芒简直就如同要爆炸了一样!

    相比之下。杜微微那略显纤细的身姿,简直就如同被彻底碾压一般,被西尔维斯特那恐怖的斗气和力量,直接就一口气推了出去!

    整整十米!!

    当杜微微的右脚踩在后面,终于狠狠的抵在了地面上!

    西尔维斯特一剑之威,居然如此强大!

    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呆了!

    没有人想到,这位西北独立师的统帅,只用了一剑,就将堂堂的郁金香公爵直接轰出了十多米去!

    杜微微的身子已经弓了起来,她和西尔维斯特两人近在咫尺!

    而这个时候,忽然……啪嗒……啪嗒!

    一连串殷红的鲜血,滴落在了杜微微面前的脚下!

    所有人才发现,杜微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幻了姿势。

    她的右手握着剑柄,而左手的手掌,却抓住了自己的剑刃的上!仿佛只有用这样的姿态,才能勉力抵抗西尔维斯特那威力无比的力量!

    锋利的剑锋割破了杜微微的手掌,鲜血越来越多的流淌了下来,甚至顺着剑锋上的血槽,流淌到了她的剑柄上。

    看着杜微微低声喘息,西尔维斯特面上露出了狂笑:“看见了吗!!女人就是女人!!杜微微,你也妄称是什么郁金香家的天才!!难道你那天才的名头,就只是用那些花里胡哨的绣花一样的剑法换来的吗!!”

    两人的剑依然紧紧的撞在一起,力量的抗衡之下,杜微微的手腕明显开始有些颤抖。

    而西尔维斯特脸上的狂笑之色越来越浓。眼神也越来越狰狞。他的剑一分一分的往下压,压得杜微微的剑也一点一点的垂落……而流淌出来的鲜血,也越来越多的滴在了杜微微的脚下!

    这个时候,周围终于有人叫了起来。

    “公爵大人!!”

    “保护公爵大人!!”

    “大家一起上啊!!”

    杜微微一听这些声音,忽然就拧眉毛。大声厉喝:“谁也不许过来!!你们忘记了我刚才说的话吗!!这是我郁金香家的荣耀!!”

    “荣耀?”西尔维斯特吐了口气,眼神狰狞:“那就带着你的荣耀一起去死吧!!”

    轰!!

    当他的剑锋之上再次爆发出一团斗气的光芒之后,在周围观战的士兵们,甚至有许多人的眼神里都露出了绝望之色。

    甚至有些人,已经面色惨然,有的已经扭过头去。不敢看着让人绝望的一幕!

    难道……一百多年来,终于要出现一个被人斩杀当场的郁金香公爵了吗?!

    ……

    然而,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那爆裂的斗气炸开之后,一个身影忽然就腾腾的往后飞了出去,落地的时候甚至直接滚在了地上,然后才勉强爬起来。又踉跄往后退了几步!

    西尔维斯特!

    他仿佛狼狈之极的站稳,就看见他手里的长剑,忽然铿的一声,断做了两截!

    杜微微站在原地,她的脸上一片冷漠!

    只是此刻,她的眼神,在所有人看来。却是光芒万丈!!

    这个女人就站在那儿,她已经站直了身子,她的手腕和剑锋上依然残留着她自己的血迹!

    但是此刻,仿佛所有人都很清晰的感觉到……这位女公爵虽然还是和最开始一般那么静静的站在这儿……但似乎,好像有些地方,却是大大不同了!

    站在一旁观看的那些官兵之中,自然也有军中的军官,这个时候,才有人猛然醒悟过来一件事!

    就听见有人失声道:“斗气!”

    “什么斗气?”身边的人焦急的询问。

    “你们难道没发现么?从开始到现在,西尔维斯特已经使用了高阶武者的斗气……但是公爵大人……却一直都没有施展斗气啊!她……仿佛只是用自身的单纯的力量在抗衡高阶武士的斗气力量!”

    ……

    杜微微开始重新迈步向前。一步一步走向西尔维斯特!

    一步一步,走过她刚才被对方的力量压制,生生在地面犁出的那两条沟壑!

    “你知道我最讨厌你的一点是什么吗?西尔维斯特。”

    杜微微的声音,在这一刻,听上去居然仿佛是那么的轻描淡写。

    西尔维斯特站在原地。瞪大眼睛看着手里只剩下半截的断剑,仿佛还没有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他口中喃喃念道:“这……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不可能……”

    杜微微已经走到了距离他不足五米的样子。

    她的声音依然是那么轻。

    “我最讨厌的,就是当年父亲私下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你……那个时候,我对父亲表示了明确的拒绝,但至少那个时候我还没那么厌恶你这个家伙。直到第二天,你见到我的时候……那个时候,你这个人,从头到脚,从每一个毛孔,当然你包括了你那张让人恶心的嘴脸上……都散发出了一种‘以后老子就是你的主人,你要好好的顺从老子’这样的态度!我知道那个时候,你已经从我父亲那里得到了一些示意!可是你知道最可笑的是什么吗?你当时的态度!你好像觉得,你已经得到了我父亲的承诺,而我就应该立刻像一只柔弱的小猫咪一样,跪在你的膝盖下面,摇着尾巴向你求宠……而更可笑的是,当我明确告诉你,那种事情绝不可能发生的时候……你还依然是一幅‘你这种小女孩懂什么’的嘴脸!

    你大概以为,只要得到了我父亲的许诺,那么所有的一切,包括我这个人,都会乖乖的飞到你的怀里。飞到你的掌心之中?

    可笑!

    郁金香?

    你从来都不懂得郁金香家的真正的意义!

    那段时间,我甚至悄悄打听到,你在骑兵团里,无聊的时候和你的狐朋狗友开玩笑,许诺什么‘等将来我掌权之后……’哈哈哈哈!好吧。哪怕这只是你和朋友之间的玩笑,但是这种玩笑,却让我彻底看清了你这个小人的嘴脸!

    西尔维斯特,你有什么?

    你有的,不过就是在我父亲面前装腔作势,故作老成!

    你有的。不过就是在家族的一干老臣面前卖弄你的那点可笑的城府!

    你有的,不过就是在失望之后,做出一副受伤委屈的嘴脸去博取我父亲的同情!

    你有的,不过就是在拿到了西北独立师这个权柄之后,作威作福,大肆为你自己谋取前程!”

    杜微微冰冷的剑锋。已经搭在了西尔维斯特的下巴上!

    剑锋轻轻一挑,割破了西尔维斯特的下巴。

    西尔维斯特哼了一声,缓缓的站直了身子,目光复杂的看着杜微微。

    “别着急,我还没玩够。你刚才发泄够了……那么现在,该我了吧。”

    杜微微这样的语气,这样的话。让西尔维斯特心中忽然生出了一股寒气!

    “你以为你真的很厉害么?”

    杜微微忽然收回了长剑,低头看了一眼剑锋——这柄来自于陈道临的剑,剑刃上终究是在刚才剧烈的碰撞之下出现了几个米粒大小的残缺。

    她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心疼,随即盯着西尔维斯特的眼神里就更加增添了一丝怒火!

    杜微微忽然将剑狠狠的插在了地上!

    然后,她忽然身子一晃,就贴上了西尔维斯特!

    她那纤细了左手——那被割裂了手掌涔涔流淌鲜血的左手,忽然就拍在了西尔维斯特的胸口!

    这轻描淡写的一拍……

    但几乎所有人都仿佛听见了,那细微却异常清晰的……金属粉碎的声音!

    西尔维斯特胸前那原本坚固而精美的将军铠甲,陡然就出现了无数碎裂的痕迹!

    砰的一声,他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重重摔在了统帅府前的台阶上!

    “愚蠢的东西!”

    杜微微忽然提高了声音,这一次,她再也没有压抑自己的怒气!

    她的所有的怒火,都在咆哮之中发泄了出来!

    “你以为,你跟着我父亲学了那些年。就真的可以战胜我了!!”

    杜微微已经一步就跃到了西尔维斯特的面前!她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西尔维斯特的脖子,直接将他整个人拎了起来!

    “你就是一个可耻的混蛋!!你穿着家族交给你的铠甲!却做出了背叛家族的可耻行径!你也配说自己是家族的军人?!这铠甲你根本不配!!还来!!”

    说着,她的右手五指如钩,忽然就狠狠的抓在了西尔维斯特的胸口上,然后一扯!

    嗤啦一声!

    那金属的铠甲,在杜微微的愤怒之下,仿佛就如同是纸糊的一般!被直接连着西尔维斯特的一大片皮肉,从他的身上撕扯了下来!然后血淋淋的被甩在了一旁的地上!

    “我的父亲收你为弟子,你却用他教你的武技兴风作乱,背叛家族!!你不配拥有我郁金香家的绝学!!还来!!”

    说着,杜微微已经攥紧了右拳,这一次,她那看似小小的拳头,一拳砸在了西尔维斯特的胸口!

    轰的一声!西尔维斯特被直接打飞了出去!身子腾空,最后撞在了那统帅府的大门之上,身子深深的陷了进去!

    他的全身骨骼都仿佛挪位了!他试图想挣扎着站起来反抗,但是惊恐的发现,胸腹那挨拳的地方,一股爆裂的寒流已经疯狂的冲刷到了他的全身!自己苦修了半辈子的,来自于郁金香家的斗气,仿佛一下就全部烟消云散!!

    身子软得连站都站不起来!

    只来得及抬起头来,杜微微已经再次站到了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盯着西尔维斯特……那张清丽的脸上,满是寒霜!

    “你年幼进府,自幼多病。你的双臂原本有先天的疾病,是我父亲溺爱你太过,居然将家族不穿之秘弓月舞都教了你,才让你从一个双臂萎缩的残迹变成了一个铮铮铁骨的武者!!现在你却用我父亲帮你救回了这双手作恶!你不配拥有我父亲赐给你的这双健康的手臂!还来!!!”

    咔咔两声,随着杜微微的双手握住西尔维斯特的双臂用力一扭!西尔维斯特惨叫一声。一双手臂就扭曲如同了麻花一样!——这样的骨骼碎裂,只怕是再好的治疗术也无力回天了!

    “家族信用你,栽培你,才有你今日高高在上!才有你今日威名显赫!!但是这一切,你根本不配拥有!!你不配家族给予你的荣耀的地位!你这样的野狗,只配在地上打滚!!还来!!!”

    杜微微飞起一脚。西尔维斯特的身子重新飞了出去,越过台阶,落在了统帅府前的空地上!

    他在地上痛苦嚎叫,却怎么也站不起来,身子在地上颤抖翻滚。

    杜微微面色如冰,一步一步迈下台阶。

    “杀……杀了我……杀了我吧……”

    西尔维斯特忽然用力吼叫。

    “杀你?”杜微微冷笑:“我当然可以杀你!你这样狼心狗肺的东西。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家族给你的!你所学的武技,你懂的军略,你懂的一切……全部都是我父亲手把手,一个字一个字教会你的!而你今天,却用家族给予你的一切,用我父亲赠与你的一切,来做对家族谋逆的勾当!我当然可以收掉你这条狗命!”

    “杀……杀……杀了……我!”

    杜微微忽然俯下了身子来。她屈膝蹲了下来,静静的看着西尔维斯特的眼睛。

    “你知道么?你以为所有西北独立师的人都受了你的好处,所以你觉得他们不应该背叛你而选择忠诚于我?简直是可笑!真正受到你好处的,只是那些你的嫡系将领,心腹班底!而对于普通的士兵……难道你们这些军官将领贪了一万金币,随便扔给他们几个铜板,这就叫好处了?别忘记了!他们每一个人,都出生在郁金香领地!他们每一个,从小到大吃的每一粒粮食,都是产在郁金香领地!他们每一个人手里拿着的每一把刀剑。每一件铠甲,甚至是每一个铆钉,都是家族工坊生产的!他们拿的每一个铜板的军饷,也都是家族交到你手里,通过你的手来发放的!

    至于……你那些通过勾结走私。谋取的利益……用那些来收买人心?别忘记了,就连你用来勾结走私的权力,也都是家族给你的!

    现在,我身为当代的家族族长,这所有的,你的一切——我!统!统!收!回!”

    西尔维斯特已经根本无意争辩了,他只是用断断续续的声音嘶喊:“杀了我!”

    杜微微重新站了起来。

    她看着地上如野狗一样的西尔维斯特。

    “我出来之前,的确是打算杀了你的,西尔维斯特。我甚至打算割了你的头,传遍家族的每一个地方,让那些人看看,叛徒的下场!但是现在看到你,我却忽然改主意了。”

    说着,她缓缓走到一旁去,捡起了自己的那柄长剑,又来到了西尔维斯特的身边。

    剑起,剑落!

    一声凄厉的惨叫!!

    西尔维斯特的两条腿,被齐着膝盖直接斩断下来!!

    “我会把你的两条腿,代替你的头颅,传到家族的每一个城镇村庄!至于你……”杜微微摇头冷笑:“你自由了!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我履行公爵的特权,饶恕你的一切罪孽!你想去哪里都可以!哦,不……我甚至会派军医救你的命!然后派人把你送到帝都去!你不是很想投靠我的那个侄子皇帝么?我满足你的愿望!”

    说着,杜微微已经重新站直了身子,她的手里有剑,剑锋上有血!

    她的眼神已经离开了西尔维斯特,而是看向了四方……那些士兵,军官,都用震惊的,崇拜的眼神看向自己……

    这一刻,杜微微万众瞩目!

    “我会希望你活下去!然后让你这双狗眼看到……在我杜微微的领导之下,这个家族将会绽放出怎样的光芒!我会让你这双狗眼看到,郁金香的光芒从来都不曾蜕灭,它只会在火焰之中重生,绽放!!我会让你这双狗眼看到,所有胆敢蔑视,胆敢挑衅郁金香家族荣耀的人,不论是谁,最终都会得到最可悲的下场!!是的!这一切,我都会做到!”

    说到这里,杜微微顿了顿,她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一切,都会在我的手里,一件一件完成!!因为我是……弥赛亚.罗林.鲁道夫!!我的另外一个名字是……郁!金!香!公!爵!”

    ……

    天色渐暗,当杜微微举起长剑,周围的士兵们发出了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和欢呼。

    这个站在当场的女子,她的脚下,躺着苟延残喘的敌人。

    而她的身上……她的眼睛里,却悄悄的,悄悄的,绽放出了一丝光芒。

    金色的,如同阳光一般灿烂,如同黄金一样纯粹的……光芒!!

    “圣阶?你好!”

    杜微微心中冷笑。

    `

    【现在加我的威-信,这两天会有意外惊喜哦!暂时保密,想了解的就先加我的威-信吧!威-信-号:tw8182。或者直接搜索:跳舞。(这次惊喜是一个福利哦,而且人人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