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二十二章 【郁金香万岁!】(爆发!一万字!)

第四百二十二章 【郁金香万岁!】(爆发!一万字!)

    (又爆发了哦!这章一万字!!)

    第四百二十二章【郁金香万岁!】

    火焰郁金香战旗在飘扬,郁金香家的骑兵开始缓缓向前!

    骑兵们平举手里的骑枪,策动战马,按照横列的队伍,缓缓的迈动马蹄,朝着雷神之鞭的队列逼迫而来。

    那面战旗就插在雷神之鞭的后方——当一支军队的,身后插着敌军的旗帜,而且还是那么一幅象征着无数荣耀和强大的旗帜,这种气势上的碾压,是足以叫人沮丧的。

    更何况,他们的面前还有着这么一支毫不畏惧,逼近自己的骑兵!

    他们的领袖,更是拥有那个名满天下的最强大最传奇的头衔!

    ……

    杜微微没有让家族的骑兵直接展开冲锋。郁金香家的骑兵,只是开始这么迈着小碎步,以整齐的横列队伍,一点一点,缓慢的逼近雷神之鞭!

    不可否认的是,这种逼近的方式,在现在这个特殊的时刻,甚至远比那种狂飙突进式的冲锋更叫人窒息!

    那个火红色披风的郁金香女公爵,始终就走在她的士兵的最前列!

    没有人命令,甚至科克伦都没有发出任何指示——这个时候,雷神之鞭的骑兵,居然开始后退了!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骑兵的队伍失去了秩序,原本就横列的骑兵队,随着郁金香家军队的逼近,随着两军之间的空间越来越少,雷神之鞭的的队列,居然被压制得越来越扁。

    军官们手足无措,虽然也有人试图高声喝止。但是偏偏此刻,这支军队的最高指挥官科克伦,却仿佛陷入了一种奇妙的呆滞和震惊之中!

    科克伦仿佛忽然之间失去了所有的判断力和指挥能力!

    他几乎就像是一个木偶一样,骑在马上,就在两军中间的空地上。傻傻的看着面前,看着杜微微带领她的郁金香骑士们逼近!

    雷神之鞭的军官们,终于没有等到科克伦的命令——他们的主帅明显已经陷入了一种无措之中。

    有的军官试图高声呼喊科克伦,但是很快……

    郁金香的骑兵队伍,将科克伦淹没在了人潮之中!

    没有人对科克伦动手。

    郁金香家的骑兵,成群结队的从这个帝国少将的身边走过。甚至没有人去看他一眼!

    任凭这个家伙仿佛一个雕塑一样傻傻的立在那儿。

    人群之中。仿佛再也看不见科克伦的身影了!

    终于,这样的场面,成为了压垮雷神之鞭骑兵士气的最后一根稻草!

    开始有雷神之鞭的骑兵,脱离自己的队列,朝着两侧躲避了。

    他们催动战马,飞快的朝着左右两侧散开——这样的举动。使得原本密集的队列变得松散起来,队列越拉越长!

    当郁金香家的骑兵逼近到了不足一百米的时候……

    这个距离,让所有的军官都放弃了!

    所有人都清楚,当距离逼近到了一百米的时候,骑兵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

    他们当然可以下令让军队反抗……但是此刻,整个战场上已经被一种奇妙的气氛所笼罩!

    郁金香家百年来竖立的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镇住了绝大多数人!

    当面前有这么一群军队。他们装备精良,士气高昂,以一种近乎狂热的,甚至是视死如归的态度,迈着坚定的步伐冲向你的时候……是个人都会头皮发麻的!

    更何况,从本质上来说……谁他妈的愿意打内战啊!

    更何况是面对那个传说之中战无不胜的郁金香家!

    更何况是在己方的最高指挥官已经几乎精神崩溃的状态下!

    于是,开始的时候只是零星的骑兵脱离队伍朝着两侧散开,然后就演变成了由军官带头,成队成队的人马脱离大部队,朝着两侧退却!

    原本密集的队列。仿佛就变成了海滩上被海水冲刷后的沙堡……飞快的溶解,崩溃……

    当杜微微带领着她的骑兵们,跨越了近千米的距离,终于冲到了那面插在地面的旗帜前的时候……

    杜微微坐在马上,伸手用力拔起那面郁金香战旗。将它指向天空的时候。郁金香家的骑兵,爆发出了轰天的欢呼!!

    至少在这一刻,几乎所有的骑兵,望向那面旗帜,望向那个举着旗帜的人,那位年轻的女公爵的时候,至少在这一刻,所有人的眼神,都是饱含着发自内心的崇敬和爱戴!

    这就是我们的家族!这就是我们的郁金香!!

    这就是我们的……领袖!!

    ……

    科克伦还站在原地,似乎此刻,他除了流冷汗,就再也没有别的反应了。

    事实上,这位帝国少将的内心,一直在做着各种强烈的挣扎和斗争!

    战?不战?

    抵抗?不抵抗?

    打?不打?

    内战??真的要内战??

    我会不会变成历史的罪人?

    或者说……我这样的角色,哪里有资格挑战伟大的郁金香?!

    这一刻他的恍惚,使得他彻底的崩溃了!而当郁金香家的骑兵越过他的身边,几乎将他彻底淹没在队伍之中的时候……科克伦的心已经彻底绝望!

    当他的身后,所有的郁金香的骑兵,仰望着杜微微手里的那面旗帜,爆发出雷鸣一般的欢呼的时候……

    科克伦已经翻身下了马!

    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双手狠狠的插进了地面!

    他的面色开始是狰狞,是屈辱!

    他甚至很想回过头去,抓起自己的剑,拿起自己的骑枪,冲向这支正在欢呼的军队!

    然而,让他也看见了那面旗帜的时候……心中刚刚涌起的勇气。顿时就烟消云散!

    大势已去!!

    ……

    雷鸣般的欢呼声不绝,而那位女公爵已经重新奋力扬起马鞭,带领着她麾下忠诚的勇士,冲向了北方!

    漫天的尘土过后,余下的只是那北边残留的马蹄声。

    这个时候。科克伦才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很清楚,自己梦寐以求的所有荣华富贵,所有前程似锦,在今天,已经彻底被掐断了!

    没有流一滴血,甚至没有一刀一枪!

    斩断他一切希望的。只有那个女人……或者更准确的说,是那个女人手里的那面郁金香战旗!

    ……

    当事后人们回顾帝国历一千一百年的这个秋天,发生在西北的这场事变的时候。

    所有人都公认,当郁金香家的那位女公爵成功的率领她的骑兵越过努林行省的边境——在这一刻,就已经彻底葬送了那位新皇希洛对于削弱郁金香家的整个“西北计划”!

    当所有人在分析或者评价这个事件的时候,大家似乎都有一个共识:纵观事情的前因后果。那位新皇希洛,在把握机会上来说是正确的,他的策略也颇有可圈可点之处。

    尤其是策反西北独立师的统帅西尔维斯特,并且派兵试图掐断郁金香家和这支叛军之间的联系……这样的手笔,从战略上来说都是正确的。

    然而,偏偏到了具体执行的时候,却偏偏犯下了巨大的错误!

    希洛没有想到。这位郁金香家的年轻女公爵,做出如此激烈的反应!

    会如此义无反顾的率领军队立刻讨伐叛军!甚至没有半分犹豫!半分迟缓!

    在事后看来,这位女公爵在得到消息到出兵,一共只用了短短半天时间!

    她的军队甚至没有懈怠足够的给养!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决定了出兵,然后召集了驻扎在楼兰城的郁金香家的独立骑兵团!

    然后全军只懈怠了三天的例行给养,没有做任何战争动员!就带着她的三千骑兵,义无反顾的扑向了努林行省!

    扑向的拦在她面前的整整两个师团超过五万人的雷神之鞭!

    扑向了盘踞在西北要塞,超过三万人的西北独立师!!

    兵力的劣势,局面的劣势,甚至给养的劣势……

    这个举动堪称疯狂!甚至人们在评价这个事件的时候。一致认为,假如当时这位负责在边界上拦截郁金香家军队的帝国少将科克伦,只要稍微做出一些抵抗的姿态,甚至只要拖延上杜微微一天时间……

    那么局面恐怕就会彻底变成另外一个样子了!

    毕竟杜微微只带来了三千骑兵而已!

    这么点兵力,她最多只能承受一场战役的消耗!

    后来者还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是希洛的全盘战略之中。一个错误的战术举动!

    将科克伦这个明显并不具备出色的军事才华,以及坚毅性格的人,安排在这么一个重要的位置上,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可以料想,加入这个时候,率军在努林行省边境负责阻拦任务的,是阿克尔……那么身为罗林家领袖的阿克尔,绝不会在郁金香公爵的气场之下轻易崩溃!罗林家的领袖拥有足以和这位女公爵分庭抗礼的底气!

    甚至哪怕不是阿克尔,即便是换上了帕宁这样的年轻优秀将领,效果也绝对远远超过使用科克伦这种庸人一百倍!

    科克伦并不是懦夫,他在政变的当夜,杀死了很多人……甚至亲手将屠刀挥向了同僚!

    他是一个屠夫!

    但是这件事情,却证明了一件事情:

    叛逆者,他们或许手里沾染了鲜血。但是这样屠夫,看似凶残,却未必真的勇敢!

    ……

    更多的赞美,则全部丢到了那位年轻的女公爵的头上。

    因为从事后的复盘看来,这位女公爵才堪称是一位真正的“理智的疯子”!

    她那看似疯狂的举动,看似孤注一掷的举动,其实却暗藏了无上的智慧!

    尤其是当她看似用疯狂的劲头,率军冲向努林行省边界的时候。她的每一个举动,每一个步伐,都其实充满了理智!

    事实上……她没有第一时间就下令率军直接向雷神之鞭发起冲锋。就足以说明,她根本就没想真的和希洛打内战!

    她只不过利用了自己的优势……郁金香这个头衔,将拦在面前的科克伦逼迫退让!

    从头到尾,这位女公爵根本就没打算让战士的鲜血浪费在内战之中。

    她的目标,一直就只有一个:西尔维斯特!

    ……

    三千骑兵过境!

    努林行省的大地之上。郁金香家的三千骑兵展开了强行的急行军!

    风驰电掣的在旷野之上奔驰,骑兵们甚至不惜马力!!

    因为他们的领袖告诉所有人:

    不用担心你们的战马!只要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西北要塞,那么敌人就会崩溃!

    只要赶到了西北要塞,有的是战马让我们使用!

    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在敌人没有反应过来。冲到他们眼皮底下!

    兵临城下!

    ……

    杜微微是这么说的,而且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么一个荒唐的没有根据的理由,全军三千将士居然深信不疑的执行了!

    若是换在一个月前,恐怕这样的命令很难得到执行!因为只要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会明白,孤军在外。没有补给的情况下,骑兵一旦失去了马力……那么将会陷入一个多么危险的境地!

    然而,当杜微微亲自冲在队伍的最前面,带着所有人第一个冲过雷神之鞭的队伍,第一个拔起那面旗帜高举在手里的时候。

    仿佛在所有人的眼中,在所有人的心中,这位女公爵的地位。就出现了许多微妙的变化!

    在所有人的心中,她不再是那个“年轻的刚继位的没有什么经验的女公爵”。

    现在,她就是……郁!金!香!公!爵!

    ……

    六天时间!

    杜微微只用了六天时间,就走完了从努林行省边境一直到西北要塞的全部路程!

    她出来的时候,郁金香家的骑兵使用的是一骑双马的配制。

    但是当她带着军队抵达西北要塞外的那个镇子的时候……她的军队规模已经缩减了一半!

    为了抢时间,她一路上只停留了一次修正,然后将所有马力不继的骑兵,都留在了路上!

    这样的急行军的速度,远远超过了预想!甚至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当杜微微的骑兵队伍已经抵达了西北要塞以南的那个小镇的时候……

    这个时候,努林行省边境的雷神之鞭。用快马传骑送向西北独立师的加急警报,只跑了一半的路程!

    当杜微微的军队已经进入了小镇的时候,西北独立师的巡逻骑兵看见他们,简直就如同见了鬼一样!

    镇子里的巡逻骑兵疯狂的掉头朝着西北要塞和西北独立师的大营方向狂奔而去!

    而这个时候,杜微微下达了另外一个疯狂的命令!

    她下令。全军进入这个小镇,然后就地占领该地区,就地组织防线!!

    这又是一个匪夷所思的命令!

    按照常理来说,既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孤军狂飙突进,以千里奔袭的姿态冲到了敌人眼皮底下,难道不应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趁着敌人还没反应过来没有阻止防御的时候,立刻发起突袭吗?

    可偏偏,杜微微的这个命令,再次得到了贯彻和执行!

    原因只有一个!

    杜微微亲手杀了她的战马!

    那匹被公认是极为难得的宝马良驹,那匹火红色的神骏战马!

    被杜微微亲手一刀砍下了马头,然后交给了她的随从,让随从将她的坐骑,变成将士们的口粮!

    她的这个举动,无疑透露了另外一个意思:

    我杀了自己的马!就代表我根本没有打算离开这里跑掉!我会坚决和所有人在一起,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

    身为底层的军事,或许根本不需要懂得太多的战略战术……只要主帅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就足以让大部分人义无反顾的追随了!

    就在骑兵们飞快的执行命令,开始极有效率的占据小镇里的各个重要地形,开始就地有组织的搜集粮食物资的时候……

    他们的统帅。杜微微,却带着自己的亲卫队,冲出了镇子,朝着北边的西北独立师大营去了!

    “告诉所有人,明天的这个时候。准备接收西北大营!!我保证我说的每一个字都会成为现实!”

    ……

    杜微微只带着不过一百人的护卫骑兵队,一路风驰电掣的冲到了西北独立师的大营前!

    这更是一个疯狂到极点的举动!

    这个时候,西北独立师的大营里还在紧张的调集军队!

    驻扎在西北要塞里的守军开始集结,号角声不绝!大营里到处都是士兵奔跑的声音,军官喝令的声音。

    而这个时候,杜微微带着她的护卫骑兵已经冲到了大营的门口!

    甚至就连游曳在大营周围的巡逻骑兵都没有来得及阻拦!

    她的人马就如同一把尖刀。狠狠的插到了西北独立师的咽喉处!

    大营的反应非常有效率,当杜微微的人还在两百米的时候,大营前的瞭望台上已经有士兵示警。

    随即有弓箭手列队冲到了城寨的栅栏墙后!

    大营的门已经飞快的被关闭,有士兵已经列队集结在营寨门后!

    可杜微微,带着她不过一百骑的护卫,在距离大营只有不足两百米的地方时。却忽然停下了马蹄!

    在她的身后,有闻讯赶来的西北独立师的巡逻骑兵,越来越多的聚集在了杜微微人马的身后!

    仿佛这位女公爵,自己将自己陷入了一个死地!

    然而下一刻……杜微微做出了一个后来被无数人赞叹不已的举动!

    ……

    刀剑如林,寒光如雪!

    杜微微翻身下了马,她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身后的家族护卫骑士。

    她身上依然穿着那件华丽的铠甲。

    她摘下了自己的头盔,让自己的面容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然后。她将手里的骑枪狠狠的插在了面前的地上!

    手里按着腰间的剑柄,杜微微面色冷峻,两条眉毛飞扬!

    她迈步,就这个孤身一个人,走向了西北独立师的营门!!

    城寨上的弓箭手开始紧张起来,他们将手里的弓拉满如满月,弓弦发出了紧张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杜微微仿佛根本不在乎面前到底有多少弓箭瞄准了自己!

    此刻的杜微微,她的脸上居然没有半点畏惧的神色!

    她高高的扬起脸来,让自己那张清丽的脸庞暴露在阳光之下!让更多人可以清晰的看见自己的模样!

    她甚至一边走,一边飞快的解开了自己铠甲的搭扣!

    护臂……护肩……

    沉重的金属铠甲砸落在地上!而这个女人的步伐。却越发的凝重,越发的坚定!

    她往前走着,一步都不曾迟疑!

    当她终于甩脱了身上那件造型瑰丽的胸甲的时候……

    暴露在所有人视线之中的,是她那略显纤弱的身姿!

    而让大营城寨上下所有人发出惊呼的是……杜微微在铠甲内的衣衫!

    她的身上,披着的是一件……

    是一面旗帜!

    她将那面郁金香火焰战旗。穿在了铠甲内,裹在了她的身上!

    这个女人,就带着身上那朵火焰中怒放的郁金香,走向了眼前的刀山枪海!!

    当她走到了距离营寨前不足百米的时候,杜微微才终于停下了脚步!

    她高高的昂着头,用锋利的目光投向了城寨之上!

    然后,她那清脆的声音响起!

    声音里带着愤怒,带着威严,带着骄傲!

    “你们!!还等什么!!!”

    杜微微的面色是愤怒的!

    她甚至拔出了手里的长剑,遥指着城墙之上,指着那些张开了弓箭对着自己的西北独立师的士兵!!

    “你们还等什么!!”

    杜微微大声喝道:“我!!弥赛亚.罗林.鲁道夫!此刻就站在你们的面前!!独立师的将士!!你们是想要杀我吗!!

    你们准备用你们手里的刀剑,你们的长矛,你们的弓箭,刺向我吗!!

    看着这里!我就站在这里!!我身上就是郁金香战旗!!

    我!!现任郁金香公爵就站在你们的面前!!

    来吧!向我举起你们的刀!举起你们的枪!!射出你们的箭!!!

    我就站在这里!有谁想射杀我弥赛亚的!!来吧!!

    杀死我吧!!

    射杀一位郁金香公爵吧!!

    一百四十年来,凶残的兽人没有做到的!强大的精灵没有做到的!那些邪恶的卑劣的敌人。统统都没有做到的!!这样的伟大成就,现在就可以在你们手里完成!!”

    城寨之上,那一排排原本还坚定的箭头,忽然就摇晃了起来。无数的惊呼声音在城寨内外响起:“公爵大人!是郁金香公爵大人!”

    “郁金香公爵大人驾临!!”

    “真的是公爵大人!!”

    “公爵大人就在下面!!”

    城寨之后,有西尔维斯特的心腹督战队军官开始焦急的怒吼起来:“放箭!!放箭!!射死她!!!该死的。你们还等什么!!”

    督战队军官甚至举起了皮鞭,举起了军刀!对着城寨上的士兵疯狂的叫喊着,他们的声音里带着惶恐,带着绝望!

    终于,也不知道是因为被督战军官催促得太狠,还是情绪的失控。城寨之上终于有箭落了下来。

    只是这一波箭雨,稀稀拉拉,东歪西倒。杜微微面上带着不屑的冷笑,昂着头颅,却大步往前迈去!

    她就这么迎着漫天的箭雨,昂然走向了前方的营门!

    城墙上的督战官用几乎变形的嗓音高呼着“射死她!射死她!”

    可是偏偏那些东歪西倒的箭。却全部都落了空,这个时候,那些精锐的西北独立师的弓箭手们,他们的准头简直差得令人发指。

    终于,混乱之中,有一支流矢划过,这一支流矢虽然歪歪斜斜。却偏偏歪打正着,咻的一声,擦着杜微微的肩膀划过,锋利的棱角形的箭头,在杜微微右箭头带起一片血花,然后落在了地上!

    城寨上下,顿时仿佛连时间都停止了!

    这一刻,仿佛所有人都窒息了!!

    杜微微站住了脚步,她侧头看了看自己的肩膀,看着那涌出的鲜血染红了郁金香战旗。

    这位女公爵皱了皱眉。她弯腰,捡起了那根射伤了自己的箭,握在手里。

    锐利的眼神扫过城寨之上,很快就找到了这枚箭的主人!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弓箭手士兵。

    他年轻的脸庞因为过度紧张而有些扭曲,被杜微微用眼神遥遥的盯着。这个年轻的弓箭手,甚至身子都开始颤抖了!

    “这就是你的射术吗!!”杜微微忽然扬起手里的箭,指着城寨上的那个弓箭手,她的声音充满了愤怒和不满:“这就是家族花费了无数心血,建立起来了最精锐的独立师的士兵,所该有的射术吗!!简直就是糟糕透顶!!这样有气无力的攻击,能杀死敌人吗!!”

    她的眼神已经从那个士兵的身上挪开,朝着城寨上整排的弓箭手扫去!

    “我记得,家族所建立的那支独立师的士兵,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最出色的士兵!!我所知道的那支独立师,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精锐的军队!!可现在我看着眼前的你们!!简直就是垃圾!!”

    她指着地上那满地的箭,愤怒的喝道:“拿出你们的真本事来!给我瞧瞧!让我知道,郁金香家的勇士,没有懦夫!!!”

    说着,她忽然指着城墙上的那个年轻的弓箭手:“你!!让我看看你的真本事!!”

    被杜微微用手指着,那个年轻的士兵,忽然之间,身子激烈的颤抖起来,仿佛全身都有电流冲刷而过,他的眼睛里立刻绽放出了奇异的光芒来!

    这一刻,所有的紧张,所有的失措,所有的惶恐,全部化作了唯一的一种情绪!

    崇拜!狂热的崇拜!!

    他忽然绷直了身子,转过身来,飞快的抽出了一枚箭,对准了城寨后面的那些督战队的军官!

    这个年轻的士兵用激动得几乎颤抖的声音,大声吼叫了出来!

    “郁金香万岁!!”

    大约只有一秒钟的短暂沉默之后……

    城墙上立刻出现了无数的呐喊。雷鸣一般的响应!!

    “郁金香万岁!!”

    “郁金香万岁!!!”

    无数把弓箭调转了方向过来,对准了身后的督战队!

    那些督战队的军官和士兵甚至来不及发出惊呼,就在一阵一阵的箭雨之下,被射得变成了刺猬!一个个仿佛血葫芦一般滚做满地!!

    “郁金香万岁!!”

    城寨后的士兵,开始拔出手里的军刀挥舞着。他们调转头来,冲向了身后的人!

    身后的人同样高呼着“郁金香万岁!”,然后冲向了他们的军官。

    军官们也满脸狂热,高呼着“郁金香万岁!”

    城寨之中的大营里,人流开始聚集!越来越多的士兵和军官,高呼着郁金香万岁的口号。冲向了那些督战队。

    督战队被挤压得不得不飞快的后退,最后被如洪流的士兵,冲垮……吞没!

    杜微微已经昂着头,大步走向了营门!

    这个时候,营门已经被打开!

    成千上万的士兵,如山呼海啸一般。冲向了杜微微!所有的人,不论是军衔高低,不论是年纪大小,所有人都冲向了他们的家族领袖,冲向了这个将郁金香战旗裹在身上的年轻女孩!

    “郁金香万岁!!!”

    杜微微就如同众星拱月一般,大步的走进了这座西北独立师的大营之中!

    凡是她走过身边的士兵,无一不是将手里的刀剑奋力的扔在了地上。单膝跪倒,低低的垂下头颅!

    杜微微没有停下她的脚步,她昂着头,在周围无数“郁金香万岁”的欢呼和呐喊声之中,大步的前进着!

    她的身边,她的身后,追随者越来越多,渐渐的组成了一股洪流!

    西北独立师的主帅大营前,亲卫营依然死死的做出了抵抗的姿态。

    亲卫营的官兵们,组成了防线。他们将木箱和栅栏推到,拦在了人流前进的方向前,他们举着手里的刀剑,张着弓,紧张的对着面前已经陷入了疯狂的人潮!

    原本这些亲卫营的官兵还试图抵抗和阻拦。可是,当身披郁金香战旗的杜微微分开人流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

    “西北独立师士兵,你们真的要用手里的刀剑,指向你们的领袖吗!!”

    下一个瞬间,场面就彻底演变了!

    那些还拿着刀剑的亲卫营的士兵,立刻高高举起了手里的武器,口中高声狂呼着“郁金香万岁!”

    而亲卫营里毕竟有西尔维斯特的嫡系心腹指挥官,这些军官还试图阻拦,但是却立刻就被身边那些疯狂的士兵乱刀砍死!

    山呼海啸一般的士兵犹如爆发的洪峰,瞬间就冲垮了亲卫营的防线,绝大部分亲卫营瞬间倒戈,少数顽抗的,在这洪流之中甚至连一点小水花都没有溅洒起来!

    没有用了!

    彻底没有用了!!

    西北独立师里的一些高级军官虽然还试图抵抗,从大营里组织起更多的预备队试图反攻……

    预备队,临时组建的督战队,军法官……奋力的催促和威吓之下,预备队才面前的拿起武器来列队组织防线……

    但是随着这些高呼着“郁金香万岁”的洪流冲到了面前,当杜微微被一群士兵高高的举起,举过头顶,当那些预备队看见这位身披郁金香战旗的女公爵的时候……

    整队整队的人全部立刻倒戈了!就连督战队都直接高呼“郁金香万岁”,丢掉了武器,冲向了人流!

    ……

    杜微微平定独立师大营,只用了短短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

    驻守在独立师大营里的三个步兵团超过一万两千名士兵,以及两个辅助后勤辎重团,共计两万余名官民,几乎全军倒戈!!

    只有个别负隅顽抗的军官,也在这场离奇的兵变之中被轻易碾压,没有造成哪怕一丁点的阻力!

    一个时辰的时间,杜微微就收复了独立师的大营。

    虽然以西尔维斯特为首的独立师的大部分高级将领都并不在大营之中,而是驻守在西北要塞里。

    但是原本只带了三千人马来平叛的杜微微。只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就完成了一个兵力上的劣势扭转!

    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杜微微手里的兵力,就从三千人,迅速膨胀到了两万余!

    而且拿下了独立师大营的杜微微。得到了无数物资的补给!

    西北要塞之中得到了独立师大营哗变的消息,原本也飞速的派出了两个骑兵营的队伍,冲向了大营寨,试图迅速弹压。

    但是当大营之中,那面火焰郁金香战旗被高高挂在营门口的时候……

    当杜微微一身戎装,站在了城寨门之上的时候……

    两个前来弹压的骑兵营立刻就临阵倒戈了!

    连带队的军官都带头扔掉了武器。高呼着郁金香万岁冲向了大营!

    西北要塞里的叛军立刻停止了这种愚蠢的行为……他们似乎已经明白了,继续派兵出来镇压,简直就是白白给杜微微补充兵力!!

    西北要塞已经紧闭了城门,叛军全军龟缩在了那座巨大的要塞城堡之中……

    可杜微微根本不打算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天还没黑,大营里已经有成群结队的士兵,列着队。高喊着口号,举着刀剑长矛,蜂拥冲向了那座西北要塞!!

    越来越多的士兵聚集在了要塞的城门之下,高大的城墙之上的守军,在军官和督战队的严厉的催促之下,才不得不懒洋洋的走上了自己的位置。

    刀剑歪歪倒倒,弓箭软软绵绵。

    城下人潮涌动。当那一面郁金香战旗被用长矛挑得高高的时候,西北独立师的军官发现,城墙上的士兵也无法控制了!

    越来越多的士兵开始丢掉了武器,在城墙上高呼郁金香万岁的口号!

    而很快,这股风蔓延到了整个要塞的城防之上!

    疯狂的士兵冲破了阻拦他们的督战队,军法队,军官团……

    甚至有个别强行阻拦的督战队,直接被愤怒的士兵砍死!

    越来越多的城防上的士兵冲下了城,他们冲破了城下士兵的队列,打开了要塞的大门!

    当城外和城内的洪流终于融为一体的时候……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个事实!

    西北独立师的叛乱,已经被平定了!

    那些带头叛乱的高级将领们,再也没有丝毫的机会!

    他们一直谋划的事情,他们一直收买的人心——当那面郁金香战旗裹在那个年轻女孩的身上,出现在刀枪剑林前的时候……一切的阴谋。就已经像太阳下的冰雪,彻底融化!!

    疯狂的洪流已经冲进了要塞,任何试图阻拦他们的努力都被粉碎!

    杜微微很快就来到了要塞里的核心所在……

    西北要塞的统帅府!

    统帅府的大门紧闭!

    洪流在这里终于被抵挡住了。

    这个统帅府,是西尔维斯特的大本营。驻守在这里的,是西尔维斯特的亲兵营!这些是西尔维斯特真正的心腹,是他真正的嫡系!也只有这些人,不为那些口号所动。

    即便是杜微微亲自站在了统帅府的大门前,守在城墙后的那些士兵,也并没有太过明显的动摇。

    虽然,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紧张和焦虑。

    杜微微站在统帅府前的台阶下,她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那紧闭的大门。

    然后,这位年轻的女公爵缓缓的举起了手。

    随着她抬起手,身后那人潮之中的呐喊和欢呼的声音,戛然而止!

    “西尔维斯特!”

    杜微微那极具穿透力的声音,传遍了全场!

    “西尔维斯特!你不是一直很想战胜我吗!!你不是一直试图推翻我吗!!现在我来了!就站在你的门外!!你如果不是一个懦夫的话!为何不敢出来和我一战!!”

    “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给你一个堂堂正正向我挑战的机会!!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的话!就别躲在这可笑的院墙后面!出来直面我吧!!难道你全部的本事,就只有躲在后面煽动叛乱,只有玩弄你那些可笑的阴谋诡计吗!!西尔维斯特!!这可不是接受过我父亲亲自调教过的你,所该有的本事!!你的勇气在哪里!你男人的自尊心在哪里!!”

    沉默!

    终于,那紧闭的统帅府大门,缓缓的打开!

    西尔维斯特那孤独的身影,出现在了大门之中。

    他的面色苍白,神色阴沉,双目赤红!

    他手里提着剑,剑尖朝着地面,缓缓的,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站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很好!你总算还没有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懦夫,你总算还保留了最后的一点点尊严!”

    杜微微昂着头,用冰冷的眼神盯着这个家伙:

    “我给你机会!如果你现在在这里战胜我,你和你的这些部下,都可以完好无损的离开这里,随便你们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