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二十一章 【你想试试吗?】

第四百二十一章 【你想试试吗?】

    第四百二十一章【你想试试吗?】

    努林行省边境。

    罗瓦城以西一百四十里。

    科克伦紧张的用力咀嚼嘴巴里的烟草——这个习惯是在帝都的那些天养成的。

    作为雷神之鞭第二师团之中的骨干成员,纯正的罗林平原出生的子弟,科克伦参加了新年的那场帝都政变。眼看着那位罗林家的中生代领袖阿克尔,扶持着希洛登基加冕,并且同时摇身成为帝国的一号军方大佬。

    在论功行赏的时候,科克伦这样的人当然是受到了大力的提拔。

    他在帝都待了半个多月——那半个多月的生活是他这辈子都难忘的。

    当政变成功之后,整个帝都的那些贵族阶层的老爷们,都惶恐不可终日。几乎所有的第二师团里的骨干,参与政变的“功臣”们,都受到了各方势力的拉拢和打点——大多数都是期望从他们这些人嘴里得到些消息,或者通过他们,试图想搭上阿克尔这条线。

    科克伦已经记不清自己在那个流血的夜晚里,杀过多少人——其中也包括了在帝都港口码头的那个仓库里,倒在自己屠刀之下的同僚!

    但是他却依然记得,在帝都的那段日子里,那些平日里扯高气昂的贵族们,对着自己低下高贵的头颅。

    各种宴会邀请,大大小小的礼物,说情的人,打探消息的人。

    烟草的嗜好来自于一个中等贵族家庭,那个懦弱的贵族生怕自己的家族会在清算之中被牵连,派人邀请自己去赴宴,并且赠送了自己一堆财物——其中就包括了十桶上好的烟草。

    科克伦并不喜欢吸烟,但是烟草咀嚼的味道却让他很喜欢。他喜欢上了这种满嘴苦涩之中带着一种奇特的浓郁味道的感觉。

    在帝都政变成功之后的第二个月,他得到了晋升。从一个统领级的军官,晋升了一级,正式步入了帝国军队之中的将军阶层。

    虽然比大部分同僚的连升三四级的程度,科克伦只升了一级看似有些少。但是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一级的真正含金量!

    对于绝大部分罗兰帝国的军官来说,统领级已经是中等军官的极限。在和平年代,想步入将级几乎是可遇不可求!尤其是对科克伦这种并没有深厚背景的平民家庭出身的人而言,他能在四十岁的时候爬到雷神之鞭第二师的步兵团统领,靠的一是罗林家子弟的出身,二就是对阿克尔的绝对效忠。

    统领和将领。只差了一个字,只差了一级。但这一级,却是天差地别!

    他甚至还清楚的记得,让自己戴上新的徽章之后,身边的人对自己的称呼从“统领大人”,变成了“将军大人”的那一刹那。自己心中涌出了那股强烈的热流!

    即便是二十年前自己新婚的夜晚,都不曾有过那样的激动!

    将军!

    多好听的一个称呼!

    科克伦现在的官衔是:罗兰帝国少将军衔,雷神之鞭第三师团副师团长,兼第一骑兵团统领。

    从第二师团的步兵统领,调到第三师团担任骑兵统领,这本身就已经是晋级了。更何况,军衔变成了少将……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副师团长的头衔!

    因为……在希洛上位之后。依靠着阿克尔的力量,大力对军队之中做出人员调整,一个微妙的情况是:雷神之鞭第三师团的正衔师团长,目前……空缺!

    是的,科克伦这个副师团长,其实现在已经是雷神之鞭第三师团实际上的最高长官了。

    他在上任之前,就曾经得到了阿克尔的亲自接见,这位罗林家的领袖很明确的告诉过自己:好好干!

    以副师团长的身份统领第三师团全军,科克伦当然清楚阿克尔大人“好好干”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很显然,只要自己努力做好。那么这个“正衔师团长”的位置就会继续空缺下去,直到自己耐心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然后……

    让科克伦此刻心中有些激动的是:原本自己以为还要等很久——毕竟,步入将军级之后,每往上升一级,都太过艰难!

    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个机会,或许已经提前到来了。如今,就摆在了自己的眼前!

    科克伦接到阿克尔签发的军部军令是:第三师团全军进入努林行省,以罗瓦城以西行省边境线就地巡视戒备,在没有得到新命令之前,不允许任何有组织的军事团体越过行省边境线!

    这个命令虽然没有直接指明,但是科克伦当然知道,命令里说的“任何军事团体”指的是谁。

    在西北这个地方,除了郁金香家的军队,还能有什么“军事团体”?难道是努林行省那么一点可怜的老弱病残一般的守备军队?

    他的第三师团已经在这条边境线守了三天——军队被打散了,三个步兵团加一个骑兵团,分布在超过两百里长的边境线上。

    雷神之鞭第四师团在科克伦的南边,不过远在两百里之外,负责另外一段边界线的巡视任务。

    罗瓦城已经暂时成为了雷神之鞭的后勤大营所在,军队的后勤已经暂时接管了罗瓦城。

    毕竟两个帝国主战精锐师团的调动,在和平年代来说已经算是极为罕见的事情——即便是帝都政变,也只调动了一个。

    原本雷神之鞭两个师团的调动,超过了五万的军队,来到西北这个地方,后勤是承担了很大的压力的。

    罗瓦城的官库已经被全部接管,努林行省上一个季度的税粮也被暂时调拨过来使用。

    让科克伦意外的是,在解决后勤的问题上,罗瓦城居然出现了另外一股势力,主动搭上了自己的第三师团,并且主动的向军队兜售了一笔粮食。

    科克伦并不了解这个地方势力的具体情况。只是听罗瓦城的官员说,这是一个外来的宗教团体,购买了当地的几千亩土地,在这里经营自己的产业,开荒。种地,吸引流民,组建村落城寨……

    这种事情在西北并不算太稀奇。

    不过有当地势力愿意主动分担一点军队后勤的压力总是好的。

    毕竟他们买给后勤的两百头羊,虽然不够所有军队吃的,但至少让士兵们能喝到肉汤也总比啃干粮要好得多。

    军队摆在努林行省的边界——其实也是郁金香领地的边界。

    这种事情,科克伦心中还是有些压力的。

    至少他没法像正常驻军那样。派遣斥候……他不能越境!

    因为他得到的命令是阻止军事团体通过边界,但如果他胆敢把自己的骑兵斥候放出去,跑到郁金香家的领地去的话……那事情的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事实上,科克伦的军队就驻扎在边界线后不过一公里的地方,每天都派出骑兵沿着边界线来回巡视。

    这几天,有郁金香家的小股军队在边界上巡视——对方同样没有越境。但是面对对面的雷神之鞭,这些郁金香家巡逻骑兵的态度明显非常不友好。

    郁金香家的巡逻骑兵出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数量也渐渐变多。

    对于雷神之鞭两个师团的大规模压境,郁金香家的军队的反应也非常快,科克伦已经得到了消息,有郁金香家的私军一个步兵团已经聚集在了边界线的另外那边,另外一个步兵团也在赶来的路上。

    虽然兵力占优。但科克伦并不会就此放松——郁金香家的兵力虽然不多,但精锐的名声早已经传遍天下。无论是民间还是军队之中,对郁金香家军队的各种吹捧和赞美,从一百多年前就开始,一直到今天都没有断过。

    更重要的是,郁金香家层出不穷的各种新奇的装备和武器——虽然这一百多年来,很多东西都已经和帝国军队共享,但天知道那些郁金香人隐藏了多少。

    地面的骑兵斥候不能越境,但雷神之鞭也有自己的法子。

    热气球这种东西在罗兰大陆早就不是什么新奇的玩意儿了,军队之中已经将热气球升了起来。

    虽然没有越境。但是在高空上的热气球,有着视野上的天然优势,数十架热气球每天在天空中充当地面部队的“眼睛”,密切的关注着郁金香那边的动静。

    就在这一天……

    让科克伦紧张的消息终于到来了!

    师团部收到了从热气球上传来的消息,边界线的那边。地面上有大规模的郁金香家骑兵正在高速逼近!

    科克伦得到消息之后立刻下令全军集结。

    郁金香家的骑兵的目标很明确,正面朝着他这里而来。

    他的大部分兵力都散了出去在边境线上,手边的只有一个完整的骑兵团——这也是他直接统领的骑兵团。

    雷神之鞭还是很精锐的,在紧急集结的号角吹响之后,骑兵团在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已经完成了集结,全军整装待发。

    科克伦带着自己的三千余名骑兵冲到边界线的时候,就恰好看见了对面……

    地平线上,仿佛有一团乌云从天而降,在地面上缓缓的往前滚动!

    大规模的骑兵奔跑,带起的尘土飞扬起来,在这个干燥的西北地区,扬起了大片大片的沙尘!

    密集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变成了犹如闷雷一般的动静。

    在阳光的照射之下,科克伦可以清楚的看见对方的骑兵身上的铠甲反射的光芒,锃亮锃亮。

    收回单筒望远镜,科克伦抬起了自己的手,身边的副官看见,立刻举起了旗帜……

    在科克伦的身后,雷神之鞭的骑兵团已经横向列队排开,骑兵们约束着马匹,紧张的攥紧手里的骑枪,坐着战前的准备。

    科克伦的心在砰砰的跳着——他并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大规模的骑兵对冲的阵仗——因为是和平年代,整个帝国也没有几个军人经历过这种事情。

    可是他依然紧紧的咬住了牙关!至少他手里得到的军令,他必须要完成!否则的话,不但已经触手可及的前程就会飞走,等待自己的还将是军法的惩罚!

    这一刻。科克伦忽然心中生出了一种奇怪的荒唐感:

    或许……帝国内战的大幕,会在我手里被拉开?

    ……

    …………

    终于,仿佛是老天显现出了一丝怜悯,不忍这片大地上出现太多的杀戮。

    又或许是某个神灵听见了科克伦心中的祈祷。

    就在科克伦紧握的拳头就要放下的时候……一旦他的拳头放下,那么副官手里的旗帜挥舞。骑兵就会开始冲锋!

    谢天谢地,望远镜的视野之中,郁金香家的骑兵开始减速了!

    根据骑兵战的规律,因为马匹的负重以及马力的限制,骑兵是具备有效冲刺的距离的。

    所以,在临阵的时候。合格的军官都可以根据敌人骑兵的距离,判断出对方是否会准备冲锋。

    看见郁金香家的骑兵从远处而来,在进入冲刺距离之前,就已经开始减速……而不是提速。

    这个举动,让科克伦的心稍微安定了一些。

    随即,他看见了对面。郁金香家的骑兵队伍,有旗手冲在最前面,用力摇晃了几下旗帜。

    熟悉骑兵旗号的科克伦,更加心中笃定了下来:那是指挥全军减速的讯号。

    那团流动的乌云,缓缓的停了下来。

    当它完全静止的时候,距离科克伦这里只有不足五百米了。

    这个距离相对安全。大家都心知肚明。

    五百米的距离,不足以让大规模的骑兵冲起来——距离太短。马匹的加速不足以达到最佳冲锋的效果。

    “看来他们不想打……”

    科克伦心中有些暗暗的欣慰。

    然而就在下一个瞬间,他愣住了!

    郁金香家骑兵领头的那个旗手,忽然收起了军旗,随即他缓缓的调转马头,从队伍的侧面飞快的跑开。

    然后,就看见那大队的骑兵之中,缓缓让开了一个通道……

    跑出来一匹火红色的战马!

    那匹战马全身的毛发红得就如同一团火焰!炙热!耀眼!

    马上人,一件金色的铠甲,遍布铠甲全身的是那华丽的纹路!明纹暗纹巧妙的让那件铠甲变成了一件艺术品。

    而更让人惊叹的是,这位铠甲的主人!

    火红色的长发束在脑后!火红色的披风随风猎猎飘动!

    长剑挂在她的腰间。一柄锃亮的骑枪就握在她的手里!

    随着她缓缓策马走上来,两旁的骑兵除了让开道路之外,距离近的骑兵,都不约而同的做出了垂首的姿态……

    而就在她的身后,一个旗手紧跟在后面。一杆大旗,已经高高的竖了起来!

    火焰之中……那一朵怒放的金色郁金香花!!!

    这一刻,包括了科克伦在内,雷神之鞭这里,所有人都知道了对面这个马上的女骑士的身份了!!

    郁金香公爵!

    只有郁金香公爵!!

    整个罗兰帝国,只有这么一个人才有资格打出这样的旗帜!!

    火焰之中,那朵金色的……郁金香花!!

    弥赛亚.罗林.鲁道夫!

    当代的郁金香公爵,驾临!

    ……

    科克伦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得到的命令是组织军事团体越境——但是他却并没有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直面郁金香公爵!!

    哪怕理智告诉科克伦,他对面的这个人,是一个不过二十岁的年轻小妞而已。

    但是,毕竟她头上挂着的那个头衔,就足以让这个世界的大部分人当场被震得下跪了!

    郁金香公爵!

    那个传奇如神一般的家族!

    眼看这位女公爵亲自出阵缓缓越众而出……科克伦知道自己不得不出面了。

    对方的公爵都亲自出面了,自己一个小小的副师团长少将军衔,还躲在后面的话,那简直就是笑话了。

    不但懦弱,而且更是一种"chi luo"裸的侮辱!

    科克伦缓缓的松开了拳头,放下了手。

    他甚至将骑枪挂了起来。只是一手按着剑柄,一手抓着缰绳,缓缓策马往前走了出来。

    杜微微并没有走得太近。

    她大约离开了自己的对立不过二十米就停了下来。科克伦则继续往前,走了大约一百米。

    即便是可能会成为敌人。但这确实是一种罗兰大陆的礼节。

    一百米的距离,若是科克伦少走了半步。那么他就立刻会被所有的贵族认为这是一种对公爵的侮辱!

    坐在马上,科克伦欠了欠身,他的冷汗顺着头盔的内侧流淌了下来。用力咳嗽了一下,科克伦才大声道:“我是雷神之鞭第三师团……”

    “我知道你是谁。”

    杜微微的声音很清冷。

    但是这个声音却足以传遍了双方的整个队伍。

    “你叫科克伦,出生在罗林平原的一个普通人家,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罗林人。”杜微微的语气仿佛轻描淡写一般。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尖锐的仿佛锥子,狠狠的扎进了科克伦的心:“在新年之前,你只是第二师团阿克尔手下的一个步兵统领,在新年之夜,你的双手沾染了许多鲜血……包括了你的一百多名同僚。然后……他们的鲜血。染红了你的肩章,现在的你,变成了一位帝国的将军。嗯,第三师团的副师团长,实际上的最高指挥官。我说的,没错吧!”

    少女略显有些尖锐的嗓音,却偏偏带着一股凛然的威仪。这种威仪不是故意做作出来的,而是仿佛浑然天成!

    尤其是……她的身后,有着那密密麻麻的骑兵。

    尤其是……她的身后,那一面旗帜上,火焰之中金色的郁金香花!!

    科克伦的脸立刻涨红,几乎就要渗出血来!

    新年之夜的政变,他在仓库里杀死了一百多名不同意政变的同僚……这是他心中永远的一个心结,也是他心中永远无法抹去的一个罪恶!

    此刻却被对面这位郁金香公爵,这么"chi luo"裸的直接挑破,让这心中的耻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科克伦的血气已经冲到了头顶!

    不过他依然谨记自己的身份。用力深呼吸了几下,压住心中的羞愤,咬牙大声喝道:“公爵大人!帝国有法令,贵族的私军,不得私自越境!敢问公爵大人。带着这么多兵马,意欲何为呢?难道公爵大人要罔顾帝国国法吗?”

    杜微微笑了。

    坐在马上,她的身子微微往前倾了一点点。

    科克伦能明显的感觉到,有一束锐利的眼神射在自己的身上,他忍不住气息有些一滞。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我现在的脾气很不好。所以呢,我没有心思和你玩这些口舌上的啰嗦。”杜微微冷漠的声音传来:“我来了,带着我郁金香家忠勇的骑士!而且我准备从这里过去,带着他们一起过去!你说的什么国法,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若是国法有用的话,那么那个希洛现在就不该坐在帝都皇宫里,而是该身披囚服烂在监牢你!至于你,将军阁下,你更不应该站在这了和我说话……你应该以杀戮同僚的罪名,被吊死在军事法庭。”

    科克伦的脸色开始发黑。

    杜微微故意顿了顿,然后,她提气,大声喝道:“现在,我告诉你!我来了!而且我准备过去!我的手里有剑!我的身后有忠诚于我原以为我效死的骑士!而他们的身后,有那面从来不曾降下的郁金香旗!”

    科克伦的冷汗越来越多!

    他入伍也有半辈子了。

    他也曾经幻想过自己血战疆场,经历那些最最激烈的战争,幻想过自己成为那些名声显赫的一代名将……

    但是……

    即便是最最荒诞不经的幻想和美梦之中……他也从来没有曾经荒唐到认为自己可以……战胜郁金香?!

    他还试图说什么:“公爵大人……还请您冷静……军队越境的话那便是公然的叛乱……难道您打算承担挑起内战的罪……”

    杜微微却根本不理他了!

    她忽然调转了头,对着后面歪了歪脖子。

    那个旗手立刻策马快速跑了过来,然后双手将那面火焰郁金香战旗捧到了杜微微的面前。

    杜微微接过,一把抓了起来,在手里掂了掂分量……

    下一刻,坐在马上的杜微微,忽然轻叱一声,单手奋力往前一投!

    那一面火焰郁金香旗,旗杆就仿佛一柄标枪,在天空之上划出了一道闪耀的曲线……

    这道曲线,越过了科克伦的头顶,甚至越过了他身后那数千名骑兵队列的头顶……

    然后,远远的,落在了科克伦的骑兵团队列的身后!!

    旗杆扎在地上,虽然有些歪斜,但是那面大旗,却依然飘扬!!

    杜微微眯着眼睛,冷冷的盯着科克伦。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凛然的杀气!

    “自我郁金香家立族以来,凡是我郁金香战旗所指的方向,没有人能阻挡住我们!二十万西北叛军没有做到!草原的铁骑没有做到!兽人的比蒙巨兽军团没有做到!彪悍的狼骑军团没有做到!矮人,精灵,同样没有做到!!至今为止!!一百四十年的时间,没有人可以阻挡这面旗帜!!”

    说到这里,杜微微用不屑的眼神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帝国少将”。

    她的声音很轻,轻到了只有彼此两个人才能听见,但是却偏偏充满了狰狞的杀意!

    “至于你……你想试试吗?”

    ……

    科克伦连话都说不出了。

    这一刻,他仿佛被某种奇怪的气场彻底压制住了!

    而杜微微已经根本不在理会面前这个帝国少将了。

    她转过身来,忽然就拔出了腰间的长剑!

    随着她那匹火红色的战马一声长嘶,战马前蹄离地,人力起来!

    坐在马上的杜微微,就看着她身后那密密麻麻的骑兵队列!迎着那无数投向她的眼神!

    她的长剑指向天空,然后指向前方……那郁金香战旗飘扬的地方!

    “郁金香的勇士们!!看见那面战旗了吗!!那就是你们前进的方向!!”

    “向着郁金香战旗!前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