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一十二章 【精灵】

第四百一十二章 【精灵】

    第四百一十二章【精灵】

    塔西佗的眼神已经发直了!

    他想象过来到这个新大陆之后,或许会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就向那个达令陈自称的那样,这里有一个奇怪的人类国度,有一些奇怪的文明,和社会制度……

    但是,来到这里这些天,没有找到一个人类,第一个遇到的高级生物种族,居然是……

    居然是一个精灵?!

    就在塔西佗恍神的时候,那个精灵已经飞身往前两步,从塔西佗的头顶高高跃了过去。

    塔西佗立刻奋力翻身坐起来追看过去……

    这个精灵一脚踏在悬崖的边缘,背对着塔西佗,弯弓搭箭……

    在这一瞬间,塔西佗分明看见了这个精灵的身上有一道灿烂的金色光芒闪过!

    那柄长箭,就化作了一条金色的闪电,咻的射了出去!

    不是对着悬崖下的海面,而是……对着……天空!!

    ……

    砰!

    这一道金色的闪电飞快的从地面窜到半空上,然后在一声如闷雷般的轰鸣之中,爆裂了开来……

    化作了漫天无数金色的光芒,在这一刻就仿佛天空降下了一场金色的暴雨!

    这一切,就如同当头降下一场金色的流星雨!

    在这一瞬间,塔西佗仿佛已经**,他呆呆的看着那漫天绚烂的金色光芒,身为一个站在高阶武士巅峰的骑士长,他本能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微微的颤抖,他的心在战栗着!

    这……力量……这样的……力量……

    绚烂的金色光芒,仿佛将塔西佗的面色也染成了金色,他的瞳孔之中,仿佛也映照出了那漫天的绚烂……

    这一刻,仿佛时间在塔西佗的感官之中已经静止住了。

    ……

    当着金色的光芒。终于铺天盖地的落在这三面悬崖的山谷之中的时候……

    塔西佗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已经彻底失去了听觉——是的,在那声音传来的第一个瞬间,强烈的声音几乎就冲垮了他的最后一丝理智!他就如同一个傻子一样,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

    这个山谷之中的海面,之前能被海船选择作为停泊的避风港口,自然面积不会太小,在三面环悬崖的地形之下,这下面的海域面积,也足以让一条大型的海船从容的行驶进来停泊,并且在这里自如的转圈掉头。

    然而。就是这么大的一片海域,此时此刻,当那金色的绚烂光芒落下的时候……

    当金色接触到碧绿的海面的时候……那碧绿的颜色,就在迅速而疯狂的消失!

    海水……被这金色光芒之中蕴含的某种不知名的力量,直接……吞噬掉了!

    ……

    眼看着大片大片的海面瞬间消失,甚至海床都直接裸露在了空气之中!

    一团无形的力量已经笼罩住了这片海域,仿佛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力量屏障,让周围的海水再也无法涌入进来!

    这一彻底违反了常规的现象,让塔西佗的喉咙里格格作响。怎么也发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海水的消失,让躲藏在海面之下的那只巨大的章鱼形状的怪物,彻底暴露在了视线之中。

    这个家伙无数条触角高高的伸了起来,它张开那巨大的口器。对着天空坠落的无数金色光芒在吼叫着。

    它的身上再次出现了那种诡异的灰色的光芒,仿佛空气再一次被它凝聚!变成了一片一片灰色的混沌……

    然而这一次,金色的光芒却仿佛是阳光刺穿乌云,轻易的就刺穿了那一片混沌!

    接下来。塔西佗就看见了自己生平仅见的一幕!

    无数道金色的流星雨的落下,就如同无数把金色的利箭,将这个巨大的章鱼怪物直接刺穿!它那原本漆黑的身躯上。顿时就出现了无数金色的小窟窿!

    这金色的光芒不但炫目,更是锋利无匹!

    一条一条巨大的触角,被直接切割,断裂,撕裂!碎裂的血肉到处抛洒!

    那章鱼怪的吼叫声里分明带着强烈的痛苦和恐惧!

    只是几个呼吸之间,这巨大的章鱼怪,它那堪比海魂级大船的身躯,就直接被这金色流星雨,直接削去了三分之一!

    残缺的身躯上,不停的喷洒着一种奇特的灰色的液体——这大概是它的血液吧。

    这个家伙,就如同被捞出水丢上地面上的鱼,身子在裸露的海床之上分离的挣扎着,扭曲着……

    此刻塔西佗已经看出来了……这家伙已经被重创!

    而下一刻,让塔西佗吃惊的是,这个章鱼怪,居然在挣扎了几下之后,它那庞大的身躯,忽然就狠狠道朝着地下钻了进去!

    裸露的海床之上,海底的地面还是很坚硬的,但是在这个章鱼怪的扭曲之下,仿佛这个地面变成了如同水波一般,地表出现了一圈一圈的波纹,这个巨大的家伙的身躯,很快就没入了地下一半!

    它……在逃!!

    塔西佗立刻收回了目光,看向了那个精灵的背影。

    这个精灵的身形高挑却并不强壮,甚至看上去还有几分纤细轻巧的感觉。

    从背后看去,只看见那长长的金发飘舞着,随即塔西佗就看见这个精灵忽然再往前一步,一步之后,就跳下了这个悬崖!

    塔西佗立刻挣扎的扑了过去,当他爬到了悬崖的边缘,往下看去……

    精灵的身影,仿佛在空中轻巧的滑行着。

    更让塔西佗吃惊的是,那漫天喷洒来去的,都是这章鱼怪断裂的身躯,触手……

    但是这精灵的身形,却在这半空之中,轻盈的舞动着的——没错,真的仿佛就是在跳舞一般,轻盈的从漫天血雨之中穿过。却没有沾染上一丝一毫!

    随即,它落在了海床之上,就站在了那个章鱼怪的身侧!

    章鱼怪仅剩的几根触手立刻疯狂的甩了过来!

    而这个精灵,却单手持着长弓,这一刻,它的步伐看上去简直就如同一个出色的艺术家的舞蹈。

    它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步伐,都充满了让塔西佗看得几乎迷醉的灵性!

    练武练了一辈子的神圣骑士长,分明就从对方的这种步伐这种,隐隐的感受到了一种自己无法企及的奥义和境界!

    它的每一步。每一次身躯的扭动,舒展,前进,后退,仿佛都暗合了某种奇特的韵律,和某种神奇的规律!

    疯狂涌动的那些触角,没有一根能沾到它的身体!

    几乎只是一路这么轻巧的漫步走过去,它就已经站在了那只章鱼怪的身边!

    然后……

    这个精灵,张开长弓……

    这一次。它没有在用箭!

    空空的弓弦,在它的手指间,轻轻一震……

    嗡的一声。

    这一声,清脆而空灵。

    然后……

    一切……就结束了!

    ……

    塔西佗看见。这只章鱼怪,在……融化!

    是的,就是融化。

    当弓弦震动之后,淡淡的金色光芒透入了章鱼怪的身躯之中。随即那庞大的身躯,就如同在烈日之下的冰雪,疯狂的溶解。然后消失了!

    更让塔西佗吃惊的是,这章鱼怪的身躯,在金色光芒的照耀之下,溶解之后……却变成了……

    一团一团灰色的仿佛液体一样的东西,然后慢慢的没入了裸露的海床之上,慢慢的融为一体……

    然后,再慢慢的凝固,就仿佛变成了……

    石头?!

    ……

    塔西佗已经看得彻底呆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他的身后……

    “大人!大人!”

    “骑士长大人!”

    几声明显刻意压低了声音的呼喊从身后传来,塔西佗才猛然醒悟,扭过头来,就看见蓝蓝和几个神圣骑士,躲在一片岩石的后面,距离自己大约十多米远的样子。

    他们怎么还是跟过来了?!

    塔西佗心中一沉!

    他奋力的对他们挥了挥手。

    而这个时候,蓝蓝已经跑了出来,那几个骑士紧随其后,十多米的距离,他们几步就跑到了,然后将地上的塔西佗搀扶了起来。

    “你,你们……”塔西佗的眼神和表情都很复杂。

    “别以为我们会真的抛下你不管走掉。”蓝蓝咬了咬嘴唇:“你有你骑士的骄傲尊严,我们也有我们的。”

    塔西佗心中激荡,却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悬崖,低声道:“你们……都……”

    “看见了。”蓝蓝和几个神圣骑士都是面无人色:“太强大了……我们……”

    “你们赶紧离开这里!那个家伙知道我存在,我跑不掉的……趁着它没发现你们,你们快……”

    话音才落,塔西佗忽然就看见面前的蓝蓝等几人,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的身后……

    豁然回头,就看见那个高挑而纤细的身影,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静静的站在了自己身后不远的悬崖边缘上。

    海风吹起它的金色长发。

    但是这一次,塔西佗终于看清了它的面孔。

    这是……

    怎样的一张脸哟……

    ……

    毫无疑问,身为公认的最俊美的种族,这个精灵拥有一双极为迷人的眸子。

    它拥有一双如同海水一般湛蓝的眼睛!双眸明亮如星辰!更叫人惊叹的是,它的瞳孔,赫然是紫色的!

    它的脸庞轮廓,也是堪称最美的杰作!线条饱满而优美,弧线仿佛是造物主对它格外的恩赐……

    然而,这么一双明亮动人的眸子,还有这么一张足以让全世界所有男人女人都羞愤至死的脸庞轮廓……

    他的相貌,却是惊人的……

    恐怖!!

    ……

    密密麻麻如同蜘蛛网一样的伤疤,将它整张脸庞彻底占据!就仿佛是造物主再造出了这么一张绝美的脸蛋之后,却自己生出了浓浓的嫉妒心,然后顺手将这杰作毁去了!

    它原本挺直的鼻梁,从中间被不知道什么利器,狠狠的切了一下狠狠的斩断了!

    他的双颊上,都是纵横来回的刀疤。疤痕的血肉两边翻起,看上去十足恐怖!

    就连那角度堪称完美的下巴,上面也被狠狠的捅了一刀的样子,当近距离看的时候,甚至能直接看到他裸露的牙床!!

    幸好,他的额头还算光洁,没有什么损伤……

    ……

    那样一双让人望之迷醉的眸子,居然长在了这么一张恐怖绝伦的脸庞之上!!

    ……

    这个精灵用一种奇特的目光在审视着塔西佗和蓝蓝等人。

    之所以说这种目光很奇特……是因为,这眼神之中,带着浓浓的疑惑。好奇,甚至是淡淡的兴趣。

    塔西佗忽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在教会的学校里和朋友玩耍,看见了教会里的老师从南方带来了一只从来没见过的魔兽……然后大家一起指着那个东西,问老师:这是什么东西?

    嗯,没错!此时此刻,这个精灵的眼神,就如同当初自己和那些学校里的同伴,一模一样。

    ……

    精灵缓缓的走了过来。

    它的步伐很慢。一边走,它一边从袖子里抽出了一张布条来。然后飞快的将自己那张脸庞蒙住了,只露出了那双无限美丽的眸子和光洁的额头。

    这个举动,居然让几个人类同时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精灵的那张长弓已经被它背负在了身后,它走到了距离塔西佗等人不足三米的距离才站住。然后,轻轻的,它说出了一句话。

    它的嗓音也很动听,就如同早春里河流之中溶解的冰凌。又仿佛是在幽谷之中鸣叫的夜莺……

    它的语气里,也带着浓浓的疑惑和好奇。

    ……

    幸好,蓝蓝在冰封森林里苦修的那段时日。让她学会了一些精灵族的语言,虽然说的磕磕盼盼,但是听还是大体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个精灵说的话,赫然是:

    你们,是什么?

    ……

    你们,是什么?

    蓝蓝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是,对方问的是“是什么?”,而不是“是什么人?”

    这样的问式,其中就蕴含了某种让人不敢去深思的意思了……

    ……

    队伍之中,懂得精灵语的人不多。

    塔西佗能听懂一些——毕竟是教会之中接受过精英教育的,对于精灵族的语言,总也是学习过一些的,但是塔西佗只会听却不会说,就只好将眼神投向了蓝蓝。

    神圣骑士长,也听出了这个精灵问话之中的不妥之处。

    蓝蓝和塔西佗对了一个眼神,她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位圣女往前走了一步,面对着眼前的这个精灵,她先是缓缓的欠了欠身。

    做了一个她在冰封森林里苦修的时候,从那些精灵族身上学到的一个标准的,精灵族古老的见面礼节。

    果然,这个举动生效了。

    这个精灵似乎很意外蓝蓝的举动,它犹豫了一下,也缓缓的欠了欠身还礼,而接下来,它看向几个人的眼神,明显就和善了许多。

    “尊贵的大精灵啊。”蓝蓝尽量用平和以及善意的语气,柔声道:“非常荣幸,能在这一片土地上见到一位高贵而优雅的大精灵。至于我们,我们是从遥远的海外来到这里的客人。请接受我们的感激!是你杀死了这只可怕的怪物——在此之前,它已经杀死了我们的好几个同伴了。”

    蓝蓝的精灵语说的并不好——因为精灵族和人类的天然构造不同,声带喉咙甚至是鼻腔都有一些细节的地方有区别,所以精灵语的发音,对于人类而言一直很奇怪,有些特殊的发音,比如颤音和振音,就是人类无法发出的。

    但是好歹,蓝蓝说的勉强还算通顺,至于其中几个发音的错误,而这个精灵似乎也应该是听懂的。

    当然了,蓝蓝的话里,还是有所保留了。

    她说的话,自称自己这些人是“远来的客人。”

    客人是一个宽泛的词儿……并没有特指某一个种族。

    也就是说,蓝蓝很敏锐的捕捉到了之前精灵问话里的不妥,然后,故意很小心的,没有提及“人类”这个词儿!

    然而,这个精灵明显要比蓝蓝等人预料的更聪明。

    它略微思索了一下,就飞快继续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

    目光之中的审视味道再次浓了起来。

    “你们不是精灵……矮人族?不像,你们的身材太高了。兽人?也不是……”

    说到这了,这个精灵忽然眼神一变!

    它那双明亮的眸子里,忽然就绽放出森然的寒意来!

    它厉声喝道:“难道……你们是……魔族!!”

    ……

    这一下,所有的人反应,倒反而很统一了。

    蓝蓝和塔西佗都是面面相觑。

    魔族?

    那是……什么东西?

    ……

    …………

    “谁能告诉我,这他妈的是什么鬼地方?!”

    陈道临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狠狠的揉了揉屁股。

    然后他回过头来,就看见了脸上带着古怪笑容,站在身后的鲁高。

    “喂!就算你要让我进来,难道不会好好说吗?!一定要踹我一脚嘛?!”

    鲁高却抱着膀子,微笑不说话。

    他缓缓走过了陈道临的身侧,淡淡道:“留着这些抱怨的力气吧,小子……接下来,你有的是时间和我慢慢的算这笔账……而且,节省点力气,对你接下来要遭遇的事情,还是有些好处的。”

    说着,鲁高身子一跃,就跳了下去。

    这是一个圆形的石台。

    看上去仿佛是一个祭台一般。

    高高的石台边缘,有台阶存在,陈道临几步跳下了台阶。

    然后,他瞪大了双眼,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这是一个广场,很大的一个广场,地面上是平坦的石板。

    而就在广场的前方,是一片……

    “好像是什么宗教的神殿?”陈道临抓了抓头发:“这种浓浓的宗教风格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的地方吧……这么冷冰冰的味道……”

    “不要再抱怨了,这个冷冰冰的地方,就是你接下来这段时间要渡过的地方。”鲁高淡淡道:“当然了……如果你不走运的话,或许……你将会在这里待上很长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很……很长?”陈道临的头皮有些发麻了,他惊恐的看着鲁高:“喂……说好的最多也就几个月吧……你……你怎么说是很长时间?到底……到底是多久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