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零九章 【什么东西!】

第四百零九章 【什么东西!】

    第四百零九章【什么东西!】

    惨叫的声音来源的方向,一片漆黑,蓝蓝的动作并不慢,当她冲过去几步的时候,却忽然就看见身边有一条人影咻的一下掠了过去!

    “塔西佗?”

    蓝蓝叫了一声,黑暗之中,塔西佗威严的声音传来:“回去!!指挥所有人不要慌乱!维持秩序!!骑士团组建防线!!”

    原本还心中焦急准备冲过去的蓝蓝,听到这话,立刻停住了脚步!

    她很清楚,目前这个团队之中,塔西佗是首领,但除了他之外,就是自己的地位最高!

    夜晚里忽然出了紧急事件,这么乱哄哄的,若是营地没有一个有分量的人坐镇,万一出了什么大事,只怕真的会控制不住!

    蓝蓝立刻转身冲回了营地,混乱之中,就听见她那略显尖细的嗓音在高声喝令。

    “所有人不要慌!!船员列队,往篝火旁靠拢!!!骑士团的组建临时防线,结圆形阵!!!神术师!!准备魔法卷轴!!!拿起你们的武器,举起盾牌!!不要拥挤!!别慌!!只是野兽偷袭!你们慌个什么!!!”

    蓝蓝的声音虽然尖细,但黑暗之中,这位地位很高的圣女坐镇,而且从罗兰大陆出海以来,一路上在海上,以及登陆之后,蓝蓝的冷静和理智淡定,已经一点一点的累积了不少威信,加上黑夜之中群龙无首,有蓝蓝忽然高声喝令,顿时就有许多人觉得有了主心骨。

    很快营地里的秩序就被控制了起来。

    那些船员水手虽然还有些混论,但不得不说,这次被选拔出来出海的教会人员,都是千挑万选的精英人物,尤其是那些神圣骑士团的成员。几乎囊括了目前光明神殿神圣骑士团里的大半精锐,这些人一旦行动起来,迅速而果决。

    很快,一个圆形的阵列就组织了起来,骑士们举起了盾牌拿起了长剑,主动将那些船员水手们挡在了身后——这个举动或多或少增加了大家的安全感。

    蓝蓝手里提着一把剑,就站在了骑士团的身边,她的面色淡漠,掩饰着内心的紧张——她当然知道,这绝不可能是什么野兽偷袭。

    且不说自己这些人走了两天。连一只耗子都没找到,哪里来的野兽——只说守夜的人,都是实力不俗的教会人员,普通的野兽哪里能伤得了他们?!

    紧张的盯着那发出惨叫的方向……

    终于,黑暗之中传来了几声哨子响。这是神圣骑士团里专用的联络的讯号。两长一短的哨声,代表着“暂时安全”。

    这个声音,顿时让如临大敌的骑士团成员们的神色也稍微松弛了一些。

    很快,远处出事的地方,就有一个塔西佗的随员跑了回来。这是塔西佗这次带来的骑士团成员里的一个副手,中阶武士的实力,性子谨慎而稳重。

    他走到了蓝蓝的身边,目光闪动——从他的脸上表情倒是看不出太多。

    “蓝蓝大人……”这个骑士沉声道:“塔西佗大人请您过去一趟。这里暂时交给我指挥。”

    蓝蓝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前面……出什么大事了?”

    这个骑士皱眉,欲言又止,才摇头道:“您过去自己看了就知道。”

    说着。这个骑士就已经对着营地里的骑士团们高声喝令了起来:“船员组回帐篷休息!骑士团分成三组轮流戒备!!第二组,再生一堆篝火起来!”

    蓝蓝已经飞快的朝着塔西佗那儿跑了过去。

    值班警戒的夜哨距离营地不过十多米,蓝蓝跑过去之后。就看见塔西佗和三个神圣骑士就站在一棵半枯萎的大树下,围成一圈。

    “塔西佗大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黑暗之中,借着手里的火把,蓝蓝看清了塔西佗的脸色——他的神色很难看!

    “你……自己看吧。”蓝蓝注意到,塔西佗说这话的时候,握着长剑的手指都有些泛白,显然是内心极度震怒。

    蓝蓝走到了他们身边,就看见了令人惊奇的一幕。

    那棵大树下,距离树根不远的地方,地面上出现了一个窟窿,仿佛是一个天坑——可蓝蓝知道,入夜之前选择营地的时候,她自己也曾经跟着这些值夜的人在周围探查过地情,这棵树旁,原本根本就不存在这种天坑的!

    这个坑看上去不像是用工具挖掘出来,呈现出椭圆状,深不见底……红色的泥土深处,细细的沙土还在缓缓的流动,正一点一点的将天坑的底部重新塞满。

    而在这坑的边缘,地面上还残留了一些血迹——深红色的血迹,和红土的颜色相近,黑夜里若是不仔细看,只怕还真的看不清楚。

    蓝蓝看了看塔西佗和他身边的三个同伴,脸色也立刻阴沉了下去!

    “埃姆雷呢?”

    塔西佗咬了咬牙,伸手指了指这个地坑。

    蓝蓝身子一震!

    “应该是……被什么东西偷袭,然后……拖下去了!”

    塔西佗的声音仿佛能掉下冰渣子一样,他吸了口气,沉声道:“周围的地面没有拖曳的痕迹,埃姆雷就算是死了,尸体也没有找到……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有一种什么东西偷袭了他,而且是从地表之下偷袭的,然后把他拽到了地下去。”

    蓝蓝眉毛一挑:“那还等什么!赶紧把他挖出来啊!!!”

    说着,她举起手里的剑就狠狠朝着地坑插了过去。

    “慢着!”

    塔西佗一把抓住了蓝蓝的手臂,他的手指如铁钩一般,将蓝蓝抓得手臂剧痛,顿时脸都白了。

    神圣骑士长摇了摇头:“没用了……他的气息已经感觉不到了。”

    说着,他看了看身边的一个同伴,低声道:“科伦的精神感应是很强的,他刚才……有了些发现。”

    “发现?”

    塔西佗的身边,一个身材有些消瘦。长了一头棕色头发的骑士点了一下头,对蓝蓝道:“是的,蓝蓝大人。我刚才,感应到了这地下,的确有东西存在……体积应该不小,而且……它在地下移动的速度相当快!”

    “你是说……某种魔兽?”蓝蓝立刻飞快道:“类似于邪面蛛后那种?”

    邪面蛛后,是生长在罗兰大陆北方冰封森林里的一种高级魔兽,实力强悍不说,更重要的是,拥有可以在地下随意穿梭的能力。是所有冒险者公认最让人头疼最危险的冰封森林里特产魔兽之一。

    在冰封森林苦修过多年的蓝蓝,自然对这种可怕的魔兽十分熟悉。一想到或许那个未知的存在能在地下钻出来偷袭人,蓝蓝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邪面蛛后”这种东西。

    而且,那个失踪的埃姆雷实力不俗,如果是一般的魔兽,绝没有本事干掉他。

    可这个科伦却面色有些古怪,他犹豫了一下:“应该……不是邪面蛛后那种东西。”

    这位骑士酝酿了一下言辞,低声道:“我虽然没有去过冰封森林,但是我在魔法学院的魔兽养殖场里看过那种东西。邪面蛛后虽然拥有可以在地下穿行的能力,但是……它移动的速度却绝没有刚才我感应到的那个东西,那么……那么快!”

    快?!

    蓝蓝吸了口凉气!

    邪面蛛后在地下穿行的速度已经很不慢了!如果要做一个比较的话,这种东西。在地下穿行移动的速度,可以达到一个正常人奔跑的速度!

    这个科伦说,居然比邪面蛛后更快?

    那岂不是……

    “某种土系的魔兽。”塔西佗缓缓道:“我们赶到这里的时候,埃姆雷已经不见了。科伦感应到地下有一个东西在移动,速度非常快,几乎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这东西已经运动到看科伦感应的范围之外……我们还追了几步……追出了大约五十米,可那个东西实在太快了,我们失去了它的踪迹。而埃姆雷……”

    听到这里,蓝蓝也不说话了。

    很显然,如果埃姆雷是被那个“东西”拖到了地下去的话,那以那个东西的移动速度,现在往脚下的坑里挖,是肯定挖不到的了。

    看着几个人都有些默然,塔西佗忽然奋力挥了挥手臂,他沉声喝道,中气十足:“好了!都打起精神来!!!我们从出发之前就知道,这一趟出来十分危险!我们来到的是一个我们罗兰人从来都未知的世界!我们应该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会在这里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和挑战!现在发生这种事情,并没有超出我们的预料!各位!!打起你们的精神来!女神的信徒,应该是无所畏惧的!!”

    这位性格强硬的领袖,努力的用言语鼓舞着同伴的士气,以塔西佗平日里的威望,很快这几个神圣骑士就面色坚毅了起来。

    毕竟,被挑选出来做这次危险重重的“远征”,原本大家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

    塔西佗和蓝蓝等人回到了营地的时候,塔西佗对营地的秩序表示了满意。

    然后他开始下达了命令,召集教会的人员聚集在一起商议。

    塔西佗公布了那个叫埃姆雷的神圣骑士被偷袭掠走的消息,这引起了一些哗然,但是很快在塔西佗强硬的手腕之下,大家都只是在意外之后,就重新沉稳了下来。

    不得不说,教会这次派出来的人物,的确都是精锐,更何况大家在海上漂了近半年时间,经历了无数次风暴和危险,都已经十分坚强了。

    “今晚大家都别睡了,所有人都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大家尽量都聚集在一起,就算是要方便,也至少要有三个人一起去。”塔西佗飞快的做出了安排:“我猜测,那个东西既然在夜晚才偷袭的话……或许它的活动时间只是晚上。现在距离天亮的时间也不长了,我们等到天亮之后……”

    说到这里,塔西佗略顿了顿,做出了决定:

    “……天亮之后,我们往回走!回到我们登录的地方,然后上船!”

    顿了顿,塔西佗严肃的说道:“我并不是畏惧。也不是胆怯懦弱。只是我们大家来到这里,势单力薄,我们身负重要的使命和任务,我们没有必要和那个东西硬拼,所以我决定所有人回船上去,然后……走海陆绕过这一片地带。我们不怕死,但是没有必要拿生命去冒无谓的风险。”

    说到最后,塔西佗深深吸了口气,低声喝道:“女神万岁!”

    “女神万岁!”所有的教会人员都应声呼喝了一声。

    幸运的是,一直到了天色放明。却再也没有发生什么夜袭的事情。

    半夜的紧张,当太阳升起的时候,神圣骑士们的神色才稍微松弛了一些。

    倒是对那些船员和水手,教会的人将事实的真相有所保留,他们只是很简单的通报大家:有一位值班守夜的骑士,夜晚被野兽偷袭杀死了。

    其余的,就不再多解释一句。

    这个消息,算是勉强哄过了大部分水手和船员——虽然其中也有聪明人察觉到了这个说法之中的漏洞太多,比如自己这些人一路上根本没找到任何生物哪里来的野兽。再比如,什么强大的野兽能杀死一个实力出色的神圣骑士……

    但是聪明人是不会多问的——摆明的教会的人并不打算详细解释真相。

    而且……既然已经下令了掉头回船上,这也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相比这片陌生而诡异的陆地,对于船员水手来说。还是熟悉的大海和船上比较安全。

    ……

    白天往回走了整整一天时间,甚至路途之中经过了前一日大家路过的那条河。

    幸运的是,这一路仿佛看似一切太平,并没有再发生什么意外。

    一天的顺利赶路。让很多提心吊胆的人暂时放下了心中的担忧。

    路上的时候,塔西佗甚至还下令让所有人在那条河水旁停留了一会儿,再次补充了一些淡水。

    到了傍晚的时候。塔西佗却将队伍里的蓝蓝叫到了自己的身边。

    蓝蓝来到塔西佗这里,看见了塔西佗和身边的几个神圣骑士,那个拥有精神感应能力的科伦也在。

    蓝蓝从几人的表情里立刻察觉到了什么。

    “有情况?”

    “嗯!”塔西佗对蓝蓝低声道:“科伦感应到……那个东西,曾经靠近过我们的队伍,就在片刻之间,地下有一个体积很大的东西飞快的游走到了我们队伍后侧大约二十米的距离,然后又飞快的从我们的身边绕开跑远了。然后……这个过程又重复了三次!一次后面,两次侧面。”

    蓝蓝的脸色有些凝重:“它……是在……”

    “如果没猜错的话,可能是在追踪我们……而且……这种姿态,你不觉得,像足了正在狩猎的野兽的习性么。”

    蓝蓝默然。

    “我不管它是什么东西,既然它阴魂不散的追来了,那么如果它敢冒头,我就一定杀了这个东西,为埃姆雷报仇!”

    当晚,塔西佗选择了一处高地宿营。

    这是一大块风干了的红色岩石的顶部,和地面呈现出一个坡度,最高的地方和地面的直接落差在十米以上。岩石顶部有一个不小的平面地带,宿营倒也足够了。

    只是很多人对于选择这么一个高地又顶风的地方宿营表示不理解,但是在塔西佗的权威之下,那些船员水手还是乖乖的执行了。

    这一晚,神圣骑士们再次彻夜未眠。

    尤其是那个科伦,他跟着塔西佗一起,以巡视守夜的名义,在营地的周围走了多次,随时探查感应着地下传来的动静。

    这一夜,的确发生了一些动静。

    科伦汇报,他感应到了地下的动静,在刚入夜的时候,那个东西靠近了一次,但还没有接近太过分,就飞快的离开。然后,整个晚上,它又接近了三次,尤其是在后半夜,大约凌晨的时候,每过一个小时左右,就出现了一次,每一次都不多不少,刚刚靠近到这个岩石下十米左右的距离就停下,然后游走消失。

    天亮之后,已经两个晚上没有休息的神圣骑士长,带着满是血丝的双眼,忧虑的看着那朝阳升起的方向。

    “那个东西……看来白天是不会攻击我们了……或许,它畏惧阳光?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并不一定准确。”塔西佗摆摆手:“我们……继续出发!也许它只能在泥土里穿行,却不能穿过岩石,所以我们昨晚选择在岩石上宿营应该是正确的选择。”

    说着,塔西佗又下达了命令:“白天赶路依然和昨天一样!骑士团的人分成三组,在周围保持戒备!拿着你的剑,睁大眼睛!!”

    蓝蓝看了一眼塔西佗,她从塔西佗的眼神里仿佛看穿了一些什么。

    等队伍上路之后,蓝蓝才不动声色的走到了塔西佗的身边,低声道:“大人……您,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塔西佗深深的看了蓝蓝一眼,做了一个低声的手势。

    “我不想引起恐慌,但是我有种感觉——或许只是感觉而已……那个东西,应该有不低的智慧!”

    “哦?”

    “它一路上都在跟着我们,白天接近了几次,然后离开,分明是在窥探我们的行踪。然后晚上……它再次接近,却没有攻击……我有种猜测,或许,这个地下的东西,是有智慧的,它知道我们能察觉到它的靠近,知道我们有了戒备,所以……”

    “所以?”

    “所以,我认为它昨晚几次靠近却不攻击,其实是故意的。”塔西佗咬牙,低声道:“它选择在夜晚几次靠近,尤其是后半夜,这种骚扰的做法,就是不让我们这些‘猎物’好好的休息!等到我们疲惫了,松懈了……才是它出头发出致命一击的时候吧!难道你不觉得,有很多野兽在捕猎的时候,都会这么做么!”

    蓝蓝没说话,塔西佗看着远处大海的方向:

    “它很快就会出手的,也许是今晚,也许……不过,我们距离海边不远了!现在我们是和它赛跑,在我们的精力被拖垮之前,我们只要赶回海边回到船上去,应该就安全了!我想没有一种魔兽可以同时掌握在土地里大海里都有自由行走的能力。”

    顿了顿,塔西佗又道:“感谢女神保佑,我们至少是深入这片陆地还不算太远,假如我们再过几天才遇到这个东西……那个时候,就算我们想逃回海边,只怕一路上也会被它彻底拖垮!”

    蓝蓝的眼睛眯了起来:“那个东西……您觉得,它很强大,很可怕么?”

    塔西佗的眼角跳了跳:“科伦说……他感觉到那个东西很大,非常大!”

    “有多大?”

    “如果科伦没有感觉出错的话,他认为……那个东西,有一条海魂级海船那么大!”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