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零六章 【同道中人】

第四百零六章 【同道中人】

    (抱歉啊,白天出门的,回来比较晚,所以更新也晚了点,其实我回家之后就一直在写,写到现在半夜两点才写完今天的更新~大家见谅~~)

    `

    第四百零六章【同道中人】

    在茫茫草原之上,已经能看见地平线的远方,有一片茫茫白山耸立在天际,就仿佛是一排擎天玉柱一样。

    一条溪水,潺潺流淌,从那远处白山脚下而来,溪水清澈无比

    “这溪水是雪山之上融化的雪水形成的,当地人都把这溪水当作神河。”鲁高看着远方,眼神里有些隐隐的奇异光芒闪过,忽然又仿佛笑了笑,看了陈道临一眼:“记得当初,我第一次带杜维那个小子来到这里,也和他说过这句话。”

    陈道临抬头,看着远处的雪山——草原一望无际,雪山之上终年冰雪覆盖,隐隐的看着山顶的地方云雾缭绕,还有淡淡的白气飘动……

    这一副景色,当真让人心旷神怡。

    他却忽然笑了笑,道:“草原牧民逐水草而生,这里草场很好,又有这么一条天然溪水终年不绝,可谓是水草丰美之地,难道就没有哪个部落在这里放牧么?”

    鲁高横了陈道临一眼,冷冷道:“这里是大雪山脚下,在草原上就如同是罗兰帝国的皇宫门前一般,这里的牧民将雪山视为神灵,又哪里敢跑来这里放牧牛羊。”

    陈道临听了鲁高的话,却反而淡淡一笑,眼神凝视着鲁高,轻轻道:“草原上那些牧民,他们蒙昧未曾开化,视你们大雪山上的人为神,对你们顶礼膜拜,那是他们的事情。可怕就怕,有些人被膜拜惯了。明明自己是人,最后却渐渐的真的把自己当做神了,那可就有些可笑了。”

    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可落在鲁高的耳朵里,却如同雷鸣一般,忽然身子一震,瞪大了眼睛看着陈道临。

    鲁高沉默了许久。才长长的吐了口气,低声道:“你说的……不错!”

    他也抬起头来,看着大雪山:“千百年来,大雪山被草原人的当做神……时间长了,我们却真的把自己当成神了……哼!这么想来,到当真可笑。”

    陈道临悠悠道:“你也不用自责。成天被人顶礼膜拜,时间长了,换做是谁,也难免会飘飘然,更何况是一千多年来都被人膜拜,就算是石头人,也会变得自大起来的。”

    鲁高却没好气道:“谁都有资格说大雪山。偏偏你这个混蛋没有资格。你自己不也在弄那个什么狗屁无双武圣教来愚弄人么!”

    陈道临淡淡道:“但我心里知道,我只是在愚弄人,并没有真的把自己当神。”

    鲁高闷闷哼了一声,却忽然转移话题,问道:“我们在草原上走了一个多月,你这一路上,又招揽了不少牧民。”顿了顿,他没好气道:“草原人自有自己的信仰。草原人崇拜天地,膜拜雪山。你引去那么多草原人跑去你的领地里,若是想让这些草原牧民信奉你的那个无双武圣教,只怕是休想!到时候弄出麻烦来,我看你还能笑得出来么!”

    陈道临撇撇嘴角,并不说话。

    两人已经又在草原上行走了有一个月有余,一路上。曾经途径过不少大小部落。

    越是往草原深处,陈道临就越发明显的感觉到,所到的那些部落的草原牧民,在对待自己这个“罗兰人”时候的态度明显就越来越不友善了——尤其是走到了草原深处之后。这种态度就越发明显。

    幸好,鲁高很早就亮出了大雪山的身份,他换上了一件宽大的白色袍子,这应该是大雪山上人的标准装束。大雪山在草原上果然威望卓著,有了这个身份,一路上自然就畅通无阻,无论是走到哪个部落,即便是再桀骜不驯的草原人,在面对鲁高的时候,都是极为恭敬。

    唯一遗憾的就是陈道临的拐骗计划,进行的并不太顺利。

    在离开了莫伊萨一家之后,陈道临只在后来的前半个月时间里,又陆续的路过三五个小牧民聚集地,拐骗走了几十户牧民。

    可一旦深处草原,他那套办法就行不通了。所到之处,那些草原人对待自己这个明显罗兰人装束的外来人,都是满脸的戒备和敌意。

    如果不是有鲁高这个大雪山人的同行,陈道临甚至怀疑,自己恐怕早就被这些草原人宰了——他们看自己的眼神,实在很像是凶狠的狼群看一只肥羊。

    不过陈道临虽然还有些遗憾,但也十分满意了。

    算了算,加上莫伊萨的那个牧民聚集地,以及后来路上陆续被自己拐骗走的那些牧民,自己一共招揽到了上百户草原人了,大约也有三五百人口的。草原人不分男女老少,各个都会骑马放牧,这三五百人,虽然壮年男性只有几十人。但目前看来,自己组建一支规模不大的骑兵部队,马术教练却是足够了。

    所以此刻听鲁高的几句嘲弄,陈道临倒也并不气恼,自得一笑,就不说话了。

    ……

    来到了雪山的山脚之下——其实这大雪山,也并不是整体都是雪山,只有在山上到达一定高度了,雪线之上,才有冰雪覆盖,这山下倒是看上去颇为宜人。

    陡峭的山峦之下,覆盖着不少绿色植被,树木虽然有些稀稀疏疏,倒也并不太荒凉,偶尔还能在那岩石上看见几只岩羊来回蹦跳觅食。

    因为这里是被草原人视为“圣地”的地方,所以自然没有猎人胆敢在这里打猎。这些岩羊也不怕人,甚至还有的就直接大摇大摆的在陈道临不远的地方溜达着跑过。

    山脚下一条陡峭的山路往上,沿途陈道临意外的看到了许多当地的牧民,这些牧民男女老少都有,就如同陈道临在现实世界之中知道的,那些西藏的藏民一般,在山脚下就开始朝拜前行,一步一拜,五体投地,神色虔诚而平静。

    陈道临走过这些人的时候。这些牧民也都是旁若无人,根本不理会陈道临奇怪的眼神。只是自己一步一跪拜,口中念念有词。

    这些人不理会陈道临,可看见了鲁高一身大雪山上的装束,却立刻就激动了起来,陈道临和鲁高一路上山,凡是被他们路过的人。只要看见了鲁高,都纷纷五体投地拜倒在地上,神色激动而虔诚。

    幸好陈道临和鲁高都不是普通人,陈道临干脆施展出了土行术,整个人漂浮了起来,上山也就轻松了许多。随着鲁高。两人飞快的在陡峭崎岖的山路之中行走。

    不过半天时间,就已经越过了雪线。

    雪线之上,周围的山色不再是清脆葱郁,而是变作了一片银白之色,入眼都是覆盖的冰天雪地。

    半山的时候,来到了一座平台,这平台仿佛是将一截山峰直接削平了一般。形成了一个如同体育馆大小的平地。

    鲁高领着陈道临来到平台的尽头,却是一片悬崖,远处在千米之外,却是另外一座山峰。

    陈道临看了看鲁高,皱眉道:“难道要飞过去?”

    这里的风已经很大了,漫天狂风卷着雪片,吹打在人的脸上。陈道临心中估算了一下,就算是魔法师用飞行术。要飞过去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这狂风之中飞翔,考校的就是魔法师对风元素的掌控,以及魔力的控制了。

    只不过鲁高却嘿嘿干笑一声,然后一指脚下。

    陈道临这才看见,原来在这平台的尽头,悬崖边,却有一根成年人手臂那么粗的铁索。一直通往远处那座山峰,就横跨在这硕大的悬崖之上。

    鲁高在一旁看着陈道临,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陈道临看了看这个家伙。却轻轻哼了一声。

    考校我?

    如果说陈道临是普通的魔法师,只怕要过这铁锁桥还真有些难度——毕竟要在狂风之中掌控风元素,不是所有魔法师都能做到的。

    但偏偏陈道临的“飞行”根本不需要风元素!他的飞行术,和风系魔法师连半点关系都没有!

    他用的是土行术!靠的是对土元素的掌控,靠着类似于土元素的排斥性,以磁悬浮那种方式进行飞行!

    也就是说,只要在这个星球的大气层内,不要离开地面这个星球太远,他就可以利用这个星球的磁场进行飞翔!

    这悬崖虽然高,但毕竟两座山峰之间的距离也不过就一千米都不到,以陈道临的土行术的造诣,完全可以操控到附近的土元素,然后“飞”过去。

    风再大,和他都没关系。

    ……

    鲁高眼睁睁的看着陈道临,面带轻松的微笑,就这么在悬崖边一步就踏了出去——他根本连那个铁索桥都没用,就这么凌空飞了出去。

    任命漫天狂风,陈道临的飞行却稳得如履平地!除了头发被风吹得飘舞起来之外,他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一千米的距离,很快就飞了过去,落在对面那座山峰上的时候,陈道临看了一眼一路跟在身边的鲁高,鲁高皱眉打量了陈道临两眼,缓缓道:“你果然是有些门道的……哼,我刚才分明感觉到你并没有操控风元素……这可真奇怪了。”

    陈道临缩了缩脖子,笑了笑。

    其实这山峰也不是终点,前面又是悬崖,而远远的,又是一条同样的铁索桥梁,连接到下一座山峰之上。陈道临远眺过去,用了一个鹰眼术,就确定了一件事情,前面好有好几座山峰,都是靠这种铁索桥连接。

    “你不会真的要准备这么一步一步走过去吧?”陈道临皱眉:“你真的觉得浪费时间很有意思么?在这里吹着冷风走钢丝,可惜又没观众给你鼓掌喝彩。”

    鲁高摇摇头:“不用走了。你这小子有点门道,刚才不过想看看你的成色,现在倒是不用了。”

    他指着这铁索:“这些铁索不过是防范山下无关的闲杂之人上雪山的,没本事的人自然是上不来的。当然了,雪山上的人,若是本事修炼得不到家,也自然没法下山。”

    陈道临看了鲁高一眼,忽然心中一动:“不知道你年轻的时候在雪山上修炼,是不是经常从这铁索桥跑下山玩耍?”

    鲁高的脸色果然有些变化。不过他随即笑了笑:“是又如何……都是陈年往事。若是在从前,或许我还会感慨一番。可现在么……这趟下山,我心结已解,这些往事,过都过去了,还纠结它做什么。”

    说着,他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了陈道临的衣服后领。将他抓在手里,然后鲁高身子腾空起来,人在半空之中,咻的一声就飞了出去。

    他飞行的速度极快,犹如利箭一般在云间穿梭,陈道临只感觉到耳旁风声呼啸……他心中暗暗骇然!

    虽然飞行对他来说已经不是难事。但是以他现在的土行术的层次,要想飞得这么快,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被鲁高抓在手里,陈道临自然是感觉到头晕目眩,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才感觉到身子一顿!

    终于落地了!

    只看周围,却是一座孤绝的峰顶!

    这山峰仿佛比周围远处的那些山峰都要高出一截来!显然已经是这座大雪山的最高之峰了!

    脚下是这山峰顶上的一片平地。地面那厚厚的冰层,踩上去有种异常坚硬的感觉。

    身后是万丈悬崖,探头往下看,只见一片庞大的冰川就横在那山涧之下,犹如一方巨大无比的翡翠一般。

    而往前,却是一座幽幽的山洞!

    尽管雪山上已经是冰天雪地,但陈道临却依然清晰的看见,那小小的山洞洞口。居然还有丝丝寒气往外冒着!

    距离老远,仿佛就能感觉到那山洞口的方向,有一片寒气扑面而来!

    陈道临嘴角抽搐!

    鲁高已经当头就往那山洞口走了,走了两步,回头对陈道临一笑:“里面……会有些冷。”

    ……

    片刻之后,陈道临就忍不住想骂人了!

    这他妈的也叫“有些冷”??!!!

    陈道临感觉到自己全身血液都快被冰冻住了!!

    自从走进这山洞第一步开始,陈道临就感觉到自己整个人仿佛就变成了一块速冻猪肉!无所不在的寒气。简直就如同化作了实体的利箭,一丝一丝的从自己的身体的肌肤毛孔渗透……不,不是渗透!而是粗暴的狠狠刺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这个见鬼的山洞里,冷得简直变态!!!

    尽管拥有了超越魔兽一样的强悍体质。陈道临却依然感觉到自己抵挡不住!他的一张脸已经变成了货真价实的青色!身子别说是发抖了,已经彻底冻僵!

    他已经飞快的从储物戒指里找出了两件厚厚的棉衣套上,却依然根本无法阻止寒气的入侵。

    “你,你你……你把我,带到这里,是,是想,冻死,我吗?”陈道临舌头都已经僵掉了,咬牙切齿才勉强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鲁高却是神色自若,看了一眼陈道临,嘿嘿一笑:“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小子。这里可是整个大雪山上最神秘的圣地,只有大雪山的巫王才能进来的圣地。”

    圣地?

    你们大雪山的人都喜欢拿冰库当圣地吗?!

    走在这山洞里,陈道临跟着鲁高,蹒跚而行,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被冻死了,他已经给自己加持了两个魔法,却依然无法抵抗这严寒。

    幸好,鲁高已经停下了脚步——这山洞,到了尽头了。

    面前是一面光滑的冰墙。

    陈道临虽然已经被冻得快要死掉了,却依然一眼就看出了这面冰墙的诡异!

    那光滑如镜面的冰墙之中,仿佛有一道流光在里面缓缓的流淌着!

    陈道临发呆的时候,鲁高已经飞快的取出了一柄剑——正是从杜微微手里抢来的那把。

    鲁高轻轻将剑捏在手里,看了两眼,嘿嘿一笑,低声道:“月下美人……唉,有多少人没有进去这里面的那个地方了……”

    说着,他已经飞快的抬手,一剑就刺进了这冰墙之中!

    以鲁高那变态的实力,一剑刺进冰墙里,陈道临并不奇怪——别说他手里拿着的是一把锋利之极的宝剑了。就算给这家伙一根牙签,只怕他也能轻松做到的。

    可问题是,陈道临依然瞪大了眼睛!

    就在这剑锋切入冰墙的切口处,一道柔和的光芒闪过,从切口处开始,冰墙朝着四周无声的消融而去。很快,眼前就出现了一个通道!

    这通道就在面前。前方却幽幽暗暗,也不知道哪里是尽头,更不知道有多深。

    “走吧,这只是第一道门而已。”鲁高迈步就往这通道里走,然后他回头看了陈道临一眼:“第一道门我能帮你进去,可第二道门。就要靠你自己了。”

    “呃?那是什么意思?”

    ……

    陈道临很快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在这通道里走了大约一顿饭的功夫,才来到了尽头。

    一个四方的石门,没有门板。但门框之内,却是一个完全密封的四方的房间。

    银白色的墙壁,看上去很像是冰块——但让陈道临疑惑的是,那原本应该是平整的墙壁,却仿佛不知道被什么人干的。挖得到处都是坑!

    陈道临开始有些疑惑,可等他凑近了墙壁仔细看了会儿,才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这墙壁用的石头……”陈道临连说话都磕巴了,一方面是刚才冻的,另外一方面,则是吓的,他张口结舌道:“都,都是……都是五彩石?!!”

    五彩石可是所有魔法师都会眼红的好东西!

    这种东西是天然的最佳的一种魔力储存的容器!用五彩石来储备魔力。容量比最上等的魔力水晶都要大上几十倍!

    可以说,在圣阶以下,如果拥有一块五彩石的魔力储备道具的话,低级的魔法师甚至就可以有可能越级挑战比自己等级高两三个级别的魔法师对手!!

    拥有一个五彩石的魔力储存装备,就等于在战斗的时候,可以拥有海量的魔力储备!就算是拼消耗,也能耗死对手!!

    这样的好东西。自然是极为珍贵也极为罕见的。

    以石头夫人那样的一流的炼金术大师,她一辈子的储备的那些魔法材料,里面也只有一块小拇指指甲盖的一半那么大小的五彩石!

    这东西还被石头夫人非常郑重的藏好,是她所有收藏里很贵重的宝贝。

    当然了。现在这块五彩石就戴在陈道临的手指上,已经被他自己制作成魔力储备戒指了。

    也正是拥有这种容量巨大的“备用电池”,陈道临才好几次从险境之中拼命杀出一条生路。

    可如今……这整座密室的墙壁,全部都是用五彩石做出来?!

    这简直就是拿钻石来铺墙啊!!!

    可,可是……上面为什么被挖得坑坑洼洼的?!显然有很多部分已经被人挖下撬走了!!

    就在陈道临张大了嘴巴的时候,一旁的鲁高叹了口气:“还能是谁干的……杜维那个混蛋呗!哼……这种好东西,以那个混蛋的性子怎么可能放过。这里的五彩石墙面,被他挖走的至少三分之一。”

    说着,鲁高看了陈道临一眼,看见陈道临已经一副快流口水的样子,他叹了口气:“不要再盯着墙了……你走的时候,我让你也挖走一块就是了。”

    陈道临顿时大喜,双手比划了一下:“这么大的可以么?”

    鲁高的眉头挑了挑——这个混蛋比划的大小,只怕有一口锅那么大!

    “好了,别废话了!”

    鲁高伸手一指:“我说了,这里还有一道门,能不能进去,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如果你真的是杜维那个混蛋选中的人,那么这道门的进门的暗语你应该是知道的。”

    只见这秘室的最里面的墙壁之上,硕大的墙壁之上,有两排排列整齐的浅浅的坑。每一个坑,都是很规则的六边形,大约有两寸那个深,其中流光溢彩,吸引着众人的目光,杜维数了数,两排坑,每一排是七个,一共十四个。

    而就在地上,却排列着十几块大小尺寸形状都完全一模一样的石块!数目,正好是十四块!

    “十四块石板,每块上面都有特殊而不同的字样,要把这十四块石板,按照特定的顺序放在十四个坑里,错一个,这里的暗门都打不开的。”鲁高摸着下巴,冷冷道:“而且,你只有三次机会……三次如果还摆不正确的话……那么就会山崩地裂!”

    陈道临先是一惊,他好奇的走了过去,看了看地上的那十四块石板……

    等他看到了每块石板上那硕大的汉字的时候……然后看清了这些汉字的内容……

    陈道临的脸色已经变得极其古怪了!

    这……这他妈的就是暗门的密码?!

    陈道临站起来,回头看了看鲁高:“这……这个密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杜维弄的吧!”

    “咦?你居然猜到了。”

    猜?

    还用猜吗?!

    陈道临忽然很想抓狂!!

    妈的!这十四块石板上的十四个字,不多不少组成了两句话!

    如果不是杜维那个穿越者,这个世界的罗兰人,有谁能拼出这么奇葩的两句话来啊!!!!

    “生平不识武藤兰,阅尽"A pian"也枉然!”

    我擦!!杜维!没想到你也是同道中人啊!

    不过,哥早就不看武藤兰了,哥现在看的是麻生希……

    陈道临心中无限吐槽。

    `

    (抱歉啊,白天出门的,回来比较晚,所以更新也晚了点,其实我回家之后就一直在写,写到现在半夜两点才写完今天的更新~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