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零四章 【妇人之仁】

第四百零四章 【妇人之仁】

    第四百零四章【妇人之仁】

    陈道临之所以记得那个家伙,正是因为那个自称姓白的人,身边带了诸多看上去彪悍精锐的武士扈从,而且从相貌和装束看来,分明就是草原上武士的模样。而这些人行事胆大妄为,显然是因为他们的主人地位极高,甚至胆敢肆无忌惮的攻击帝国的地方守备军,事后还大摇大摆的离开。这就绝不是普通人敢做出来的。

    如果……那家伙真如鲁高说的,也是杜维的一支后代,在草原上有崇高的地位,甚至要高于草原王,那似乎就能说得通了。

    (杜维的后代?哼……有意思……)

    陈道临真的很想吐槽一下,如果严格追究起来,现在罗兰大陆的这一切的乱局,说起来始作俑者根本就是那个杜维嘛。他的一支后代当了皇帝(结果还出现了内讧篡位),另外一支后代继承了郁金香家族公爵爵位,坐镇西北,其实等于给帝国内部制造出了一个强大的割据势力,而他居然还有一支后代在草原,威望比草原上的王还要高,还和郁金香家起了冲突,很可能掀起一场入侵战争?

    这算什么?杜维的后代之间的大乱战?

    带着这样的腹诽,陈道临干脆闭上了嘴巴。

    哦对了,还有眼前的这个鲁高,也是受了杜维的委托,才把自己绑来的?

    那个杜维,他到底给这个世界留下了多少难题啊!

    ……

    在牧民莫伊萨家里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起来,陈道临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才走出帐篷,就看见莫伊萨的两个儿子,正骑着马在距离帐篷不远的地方奔跑——两个小家伙看上去最大的那个也不过十三四岁,可是他们的马术却足以让陈道临羞愧了。莫伊萨的大儿子坐在马上,身子仿佛和夸下的马已经融为一体,小家伙手里还举着绳索挥舞。很快就在一阵疾驰之中,丢出绳索,套住了一只正在奔跑的羊。

    陈道临就眼看着这个小家伙将羊拉倒,然后飞身下马扑过去,三下两下就把这只羊捆了个结实。

    而在他的身后,他的弟弟似乎满脸的无奈和不服气。

    陈道临才知道,这是草原上年轻男孩子们的游戏而已。这些小家伙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的。成年之后,几乎每个草原人都是天生的优秀骑兵。

    正因为这样的传统,使得草原异族千百年来,都会对内陆的其他人类文明造成巨大的威胁,哪怕是强大如罗兰帝国这样的庞大人类帝国,在一百多年前杜维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之前。都饱受过草原人的威胁。

    在冷兵器时代,毫无疑问,骑兵是陆地作战最强的武器,而草原人的天性和他们的传统,使得一旦爆发战争的话,草原人几乎可以全民皆兵。

    一个随随便便就能拉出来几十万骑兵的民族,毫无疑问是极其可怕的。

    “如果草原上碰巧出现了一个英明的领袖成为了他们的王。而这个王有碰巧具备了强烈的野心,那么整个草原一旦统一的话,穷兵黩武的情况下,控弦百万都不是什么幻想。”

    陈道临并没有察觉到鲁高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的身后。仿佛是窥探到了陈道临内心的想法,鲁高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

    “哦?”陈道临一挑眉毛。

    “事实上的确如此。”鲁高淡淡道:“罗兰帝国开国一千年了,也只有最近这一百年来,才压得草原人动弹不得。至于历史上其他的时间,除了开国时候拥有统一大陆的百战雄师的那个时代之外。罗兰人几乎就只能被动的忍受草原人的侵袭。”

    说着,这个怪人忽然冷笑道:“我当年在罗兰帝国当上了西北军团的军团长,那支西北军团就是罗兰人为了抵抗草原骑兵而设置的。罗兰人自己无法建立起这么强大的骑兵,因为成本实在太高了。而低档骑兵的唯一办法,就是在西北地区建立大量的军事要塞,用城墙和军事堡垒来抵挡草原人的铁骑。这是一个骑兵为王的时代!”

    陈道临回头,看了鲁高一眼。忽然淡淡一笑:“骑兵为王?哼……”

    大概是看出了陈道临笑得很不屑,鲁高皱眉:“你笑什么?”

    陈道临没有回答,只是撇了撇嘴角。

    骑兵为王?

    显然或许依然还是吧!

    但只要……自己的魔动机械一旦普及,将会彻底改变这个世界!

    那个时候……就代表着……

    骑兵时代的……终结!

    ……

    用过了早饭。陈道临和鲁高正打算离开这里。可就在他们离开之前,却发生了一件事情。

    草原上有数骑飞快的朝着这个牧民的聚集地奔驰而来。

    这是一群彪悍雄壮的草原骑兵,他们的装备或许有些简陋,只穿着最最简单的皮甲,而且颜色和样式也是五花八门。他们用的弯刀和弓箭,在陈道临看来,在罗兰帝国里最低级的武士都不屑使用这种粗制滥造的武器。

    但是这些人骑马而来,却偏偏带着一种狂野奔放的气势,他们马术精良,气势惊人。

    来到了这个牧民聚集地的时候,这几个骑兵靠近了帐篷,分明看见了站在那儿观望的陈道临和鲁高,这些人发出了一阵呼啸和叫嚷,然后故意纵马绕着帐篷周围跑了两圈。对陈道临和鲁高指指点点——很多手势显然非常不友好。

    莫伊萨很快就跑了出来拦住了这些草原骑兵。

    然后,这些人才停住了马蹄,却并不下马,为首的一个骑兵,就坐在马背上,高声对着莫伊萨吆喝叫嚷了几句,就看见莫伊萨的表情变得很难看,然后莫伊萨和那个为首的骑兵大声争吵了几句,最后那个骑兵狠狠的吐了口吐沫,又抓起了弯刀,对着莫伊萨扬了扬,才从随身携带的行囊里取出了一件东西来,狠狠的丢在了地上。

    这是一柄小旗。旗帜制作的很简陋,插在箭杆上,扔在地上的时候,深深的插进了泥土里。

    然后这些骑兵大声狂笑了几句,才拨马掉头离开了。临走的时候,有几个骑兵还对陈道临和鲁高这两个一看打扮就明显不是草原人的外来者,做了几个恐吓的手势。

    陈道临没理会这些家伙的挑衅——在他看来这些人简直就是找死。幸好鲁高似乎没有杀人的兴趣。才随这些家伙安然离去。若是鲁高脾气稍微差一点的话,只怕这些人早就变成尸体了。

    “发生什么了?”陈道临走近了莫伊萨。

    莫伊萨摇摇头,缓缓走了过去,弯腰将地上插着的那面小旗拔了起来,在手里看了看,又吹掉了上面沾染了灰土和草屑。却对着那些骑兵离开的方向狠狠的吐了口吐沫。

    “别问了。”鲁高走到了陈道临身边,看了一眼默默转身回了帐篷的莫伊萨,他低声道:“这是部落的征召令。”

    顿了顿,鲁高才耸耸肩膀,缓缓道:“莫伊萨他们的这个小聚集地,是臣服于附近的一个小部落的——这很正常,草原上单独的牧民是没可能生存的。单独的没有隶属的牧民,就像是离群的独狼,很快就会被人杀死。只有并入一些部落才能得到保护。而很显然,莫伊萨他们隶属的这个部落,也接收了草原王的战争令,而这面旗帜,就是这个部落对麾下的牧民发出的征召令。接到这个征召令的牧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立刻拿起自己的武器和装备。前往部落聚集地去加入军队,要么……举家迁徙离开这片地方——从此变成没有隶属的独狼。失去了自己的草场和归属的牧民,在草原上是生存不下去的。没有草场放牧自己的牛羊,没有部落力量保护,他们会变成其他部落眼中的肥肉,会被抢劫,会被杀死。”

    两人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莫伊萨开始出来送别了两人。

    不过这个牧民的脸色很难看,他叹了口气:“两位客人……也许下次见面,我们就已经是敌人了。草原王已经发动了战争令……”

    陈道临没说话,他想了想。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了一件东西送给了莫伊萨。

    这是一包盐。

    陈道临并没有送给这个牧民钱财——金币在草原上并没有太大的作用,这里大部分时间还处于以物易物的阶段。至于武器装备……陈道临既然知道了草原很可能要对罗兰人宣战,他可不会给草原人送武器。

    而盐,在草原上可以算是一种硬通货了。

    莫伊萨没有拒绝,而是深深的看了陈道临一眼,对他表示了感谢。

    临走的时候,莫伊萨送给了两人两匹马——这两匹马显然要比两人来的时候骑的更好。尤其是送给陈道临的那匹马,枣红色的一匹雄壮的健马——即便是陈道临这种不懂马的人,也一眼就从外形上看出了这匹马的不凡之处。

    鲁高忍不住啧啧感慨了一下,低声笑道:“这匹马应该是莫伊萨拥有的最好的一匹了。在即将要上战场之前,他把最好的马却送给了你,显然是为了报答你赠送的那包盐。”

    陈道临有些感动。

    他很清楚,对于骑兵来说,一匹好的战马是何等的宝贵。这些草原人的淳朴,让达令哥心中很是感慨了一下。

    他忽然心中有些不忍——他很清楚,即便是郁金香家出于内忧外患,也绝不是草原人可能战胜的,而这个淳朴的莫伊萨……一旦加入战争,很可能会死掉。

    陈道临忽然松开了缰绳,大步走到了莫伊萨的面前,想了想,从怀里取出了一件东西。

    这是一枚他自己制作的“无双武圣教”的徽章。他把这枚徽章塞到了莫伊萨的手里。

    “其实战争不是唯一的选择,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拿着这枚徽章,带着你的妻子和孩子……往东走,穿过沙漠,越过西北走廊,到努林行省。你只要把这个徽章给人看,就会有人给你指点方向。我有一块领地,面积不算小,也有很多牲畜和牛羊,我需要一些经验丰富的人帮我放牧,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去我的领地上栖息,或许会让你离开草原,离开你的家乡,但至少……那个地方没有战争。你的和你的妻子还有孩子,可以平安的生活在那里。”

    陈道临的这番话,让莫伊萨眼睛流露出了浓浓的感动,他犹豫了一下,对陈道临弯腰,单手抚胸,做了一个草原上表示非常敬重的礼节,他直起身子来的时候,眼神里满是期望:“尊贵的客人……请问,您的领地需要多少放牧人?您看见的……这里的人都被征召了,除了我和我的儿子,还有其他的几户人,他们……”

    陈道临心中飞快的计算了一下,自己从郁金香家西北军团敲诈到了大批的牛羊牲畜以及战马,都需要这些经验丰富的草原人来放牧。

    而这个聚集地的人,自己全部吃下去也绰绰有余。

    于是他非常爽快的点了头:“莫伊萨,我可以对你承诺,你可以把这个聚集地所有的牧民们都带过去,我都愿意接收——当然,如果他们愿意离开草原的话。”

    “没有人喜欢战争。尤其敌人是郁金香家。”莫伊萨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富有幽默感的话。

    陈道临干脆拿出了纸笔来飞快的写了几行字,在下面画了一个只有皮埃尔男爵等人才能看懂的签名,然后把这张字条交给了莫伊萨。

    相信拿着这张字条,莫伊萨只要到了自己的地盘,皮埃尔男爵会很好的执行自己的意图的。

    离开了这个牧民聚集地,陈道临的心情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可鲁高却没有放过继续打击他的机会,这个家伙冷笑不屑道:“你以为你救了这些人的命?好吧,也许是的。可这一路上你会遇到更多的牧民。你的那个小小的领地才多大点地方?你难道能把这草原上你遇到的所有的牧民全部接收下来么?”

    末了,鲁高对陈道临做出了一个评价:

    “妇人之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