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零二章 【草原风云】

第四百零二章 【草原风云】

    第四百零二章【草原风云】

    “阿嚏!!”

    陈道临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当然了,达令哥并不知道因为某个小小的失误,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也更不知道,此时此刻,远在楼兰城里的那位郁金香家的女主人,正在咬牙切齿的诅咒着自己。

    他打喷嚏里的原因其实只是……风沙太大。

    鲁高的“睡觉治疗法”,的确很管用,唯一的让人遗憾的就是,睡得未免太多一些。

    陈道临第三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鲁高两人已经置身在了沙漠之中。

    他立刻反应了过来,鲁高带着自己已经走出了罗兰帝国的国境了!

    整个罗兰大陆,只有一个地方才有沙漠。

    从帝国的郁金香家的领地再往西北而去,穿过乞力马罗山脉在帝国西北的一个天然的豁口,也就是俗称的“西北走廊”,从这条走廊峡谷横穿过乞力马罗山脉,便算是离开了罗兰帝国的国境。

    出了西北走廊,就会进入一片不大不小的沙漠地带,而这片沙漠地带从前曾经是罗兰帝国和草原异族之间的缓冲带。越多这片沙漠,便正式进入了那片西北草原,来到了这些游牧民族生存的草场之上。

    陈道临坐在马背上,身体随着马背起伏颠簸,晃晃悠悠的看着天空。

    黄沙漫天,这夏天的时候跑来沙漠里,简直就是找虐的节奏,尤其是傍晚的时候起了一阵大风,似乎就有一场小型的沙尘暴来临。虽然已经用布将口鼻蒙住了,但依然抵挡不住那些沙子往嘴巴里钻,不过小半天时候,就感觉到满嘴都是沙子,鼻腔里也难受得不行。

    “我说……”陈道临忍不住大声对鲁高抱怨了起来:“你是绝顶强者好不好,就连破开空间。远距离瞬移都能做到,你到底想带我去什么地方,分分钟就能搞定的,何必这么长途跋涉,在这里吃沙子?”

    鲁高骑着马就在陈道临的前面,听见了达令哥喊话,他回过头来。瞥了这家伙一眼:“第一,割裂空间很耗费力气的。第二,难道你不觉得这么如果做任何事情都走捷径的话,会错过很多风景么?第三,难道你不觉得在这里晒晒太阳,吹吹风。任凭沙子按摩你的皮肤,其实感觉也颇有一种独特的风味么?第四……老子愿意,你咬我!”

    “……”

    听到鲁高说的最后一句,陈道临就无语了。

    这家伙简直就是精神病啊!!

    罢了罢了,人在屋檐下,如果没本事拆了这屋檐,还是把高傲的头颅低下来吧!

    吹着这充满了异世界风情的风沙。陈道临终于受不了了。他一把扯下了自己脸上的面罩——妈的,反正戴了也一样吃沙子!

    穷极无聊,大约也是心中悲愤难以安奈,达令哥苦中作乐,干脆放开嗓子高歌起来。

    “问君能有几多愁,女神踹你不回头!

    问君能有几多丑,鼻歪眼斜像土狗!

    问君能有几多忧,一屁甭出二两油!

    问君能有几多苦。活该一生自己撸!

    问君能有几多伤,推前发现套用光!”

    陈道临唱得声嘶力竭,鲁高在前面听了,就回头看了这家伙一眼:“你这鬼哭狼嚎的,唱的什么?”

    陈道临谦卑一笑:“我在歌颂您的伟大节操……”

    鲁高何等人,一看这家伙那欠扁的贱笑,就知道这家伙唱得肯定不是是什么好话。多半是对自己恶毒的咒骂。

    而鲁高的应对也直接简单粗暴!

    他抓起马鞭来,唰的一声,一鞭子就抽了过去!陈道临虽然想躲,可眼看马鞭加身。却偏偏身体瞬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锁住,分毫都动弹不得,任凭那一鞭子抽在了身上,啪的一声,顿时被抽在了右手上,手背当场就高高肿起。

    “收起你的尖牙利齿,再敢乱叫,下一鞭子就落在你那张脸上。”

    陈道临只好闭嘴默不作声,但心中的腹诽咒骂却更厉害了三倍。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终于走出了沙漠。

    看着地面上渐渐出现了一些稀疏的植被,慢慢的能看到了一些绿色,越往前走,周围的荒凉就渐渐褪去。

    下午的时候,两人骑马已经置身在了草原之上!

    陈道临在现实世界并没有去过草原——现实世界的天朝,原本那些北方传统的草原地区因为环境破坏的原因大部分风沙化了。

    这等绿草如海,一望无际的景色,顿时让陈道临心中生出无限感慨来!只觉得在这草原上远眺望去,就连心胸都开阔了许多。

    鲁高却仿佛也兴奋了起来,忽然就一声呐喊,狠狠踢了一下马肚子,纵马就往前飞速奔驰而去!

    陈道临也来了兴趣,他的马术已经进步了不少,至少在这种空旷没有障碍的地方,纵马奔驰一下也是可以胜任的,眼看鲁高奔驰而去,陈道临也一声吆喝,催促马匹奔跑紧追而去。

    人在马背上,当马全速奔跑起来,就如同坐在浪尖上一般,上下起伏。陈道临只觉得耳畔风声呼啸,口鼻之中都是一股浓浓的青草味道,越发的兴奋了起来。

    看着鲁高越奔越远,飞快的拉开了距离,陈道临自己爽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缓缓放慢了马速,在这草原上慢慢溜达了起来。

    他也不想趁机逃跑了……以鲁高的本事,就算他跑得再远,自己如果敢趁机逃跑的话,绝对是被抓回来一顿毒打。

    草原上比帝国的西北更加地广人稀,骑马走上一天,都未必会遇到一个牧民人家。

    鲁高似乎对草原上极为熟悉,带着陈道临一路往草原深处走。只走了一夜,早晨的时候,就遇到了几户牧民组成的一个小部落。

    这个部落显然规模很小,只有七八户人家,加上大人孩子一共也不过就几十口人。倒是养的牛羊马匹却不少,陈道临粗粗看了一眼。就看见在远处驱赶的牲畜群至少有上千……

    两人走近了部落,就有两个年轻的牧民骑着马靠了过来,等这两人靠近了,陈道临才发现,这两个“年轻人”其实都只能算是半大的孩子,只不过这些牧民常年劳作,都很早熟。这两个孩子虽然都是孩童的容颜,却已经很是粗壮。尤其是一个骑着黑马的,肩膀宽阔,想来长大之后一定是一条好汉。

    两个半大孩子靠近之后,就大声询问了几句,鲁高走在前面。用草原上的异族语言回答。

    也不知道鲁高说了什么,那两个半大孩子听了之后,顿时就显得热情了许多,高声吆喝着,引着两人进了部落。

    两人来到了帐篷前下马,已经有牧民迎了出来,他们和那两个半大孩子交谈了几句。然后很快就有人来牵走了陈道临和鲁高的马。

    鲁高也不阻拦,只是负手大步就往帐篷里钻。

    眼看鲁高这样,陈道临自然也是放宽了心,跟着他进了帐篷。

    牧民的帐篷里其实充满了一股奇特的臭味,仿佛是牲畜的皮毛的浓烈味道。不过陈道临自然也不在乎这些了,跟着鲁高一起坐在了一块毛毡上,就有两个脸红扑扑的女人端上来两碗浑浊的液体,陈道临看了一眼。似乎闻到了一点酒的气味,但是看着浑浊的成色,又有些犹豫。

    鲁高却是哈哈一笑,端起来一口饮尽,然后放下碗来,皱眉看了陈道临一眼。

    陈道临叹了口气,也学着鲁高的样子喝了下去。入口才发现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难喝。

    这的确是酒,只是度数太过低了一些,入口的味道有些像是在现实世界喝的米酒——只是没那么甜,而是比较酸涩。还有一股子奶腥味。

    显然,草原上没有多余的粮食酿酒,这些酒大概是从罗兰帝国贩卖来的那些劣酒,贩卖到草原之后,这些牧民又不知道做了什么加工,多半是加了些马奶或者羊奶之类的吧。

    陈道临和鲁高两人受到了这群牧民的热情款待,牧民给两人送上了一些肉干面饼之类的食物,只是那种奇特的“奶酒”却没有再送上了。

    陈道临感激之余,心中也暗暗松了口气。来到罗兰帝国之后,陈道临这些日子算是一路锦衣玉食过来,即便是在西北努林行省带着上万人迁徙,路上辛苦,却也没有亏待过自己的嘴巴。他是魔法师,储物戒指里储备了大量的物资,一路上美食佳肴也从来不曾停过。

    如今这种劣质的奶酒,实在是让达令哥很难入口了。

    鲁高看在眼里,冷笑一声:“不识好人心!你以为这酒在草原上是谁都能喝到的?哼,草原不产粮食,自然就没法子酿酒,从罗兰帝国贩卖来的那些低档的劣酒,到了草原上都能卖出高价来。可草原上的汉子嗜酒,又喝不起,买来的这些劣酒就只能兑淡了,或者加了马奶羊奶之类的喝。即便如此,寻常的牧民人家,这样的劣酒也不是天天都能喝到的,只有偶尔的时候,户主才能自己一个人喝上一碗,家里其他的人,都没有这个待遇的。只不过这里的人好客,对待客人恨不能倾其所有,我们喝了这两碗酒,只怕这户牧民的主人,十天都要忍着不能再喝了。”

    陈道临瞪大了眼睛:“这么贵重?”

    “你说呢?”鲁高冷冷道:“草原人可怜,天生在这片土地上,粮食出产极少。罗兰帝国虽然有酒,但再便宜的酒,万里迢迢贩卖到这了来,一路上运输的耗费太大,人吃马嚼,成本就越发的高了。在草原上,那种最劣质的罗兰帝国的酒,一小桶就能换到十只肥羊!我们这两碗,就喝掉了人家半只羊。”

    看着陈道临低头不语,鲁高才叹了口气:“知道人家不容易,就不要辜负别人的好意了。”

    其实……陈道临这个贱人哪里是在感慨,他根本就是心中在飞快的盘算!

    (草原的酒这么贵,这里卖酒如此利润巨大,若是等我的粮食丰收之后,酿酒贩卖到这里来,岂不是可以大赚特赚……)

    若是让鲁高知道了这厮的想法,只怕一脚就把这个贱人踹出帐篷了。

    陈道临想了会儿,才抬起头来。笑道:“看你的样子应该也是罗兰人,怎么好像却对这草原人这么有感情……”

    鲁高哼了一声,脸冷了下来,陈道临以为他又要发火,觉得自己又要吃苦头了——可偏偏鲁高哼了一声之后,又叹了口气,他的语气罕见的平和了下来:

    “我根本不知道我出生在哪里。我很小的时候就在大雪山了,从我记事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在大雪山上。年少的时候,我还常常和师兄弟们偷偷跑下山来,找当地的牧民换些好玩好吃的东西。所以……我从来没把自己当成是外人。”

    陈道临听了,心中终于生出了几分古怪来。

    这个冷酷桀骜不驯的怪人。仿佛此刻又罕见的流露出了几分人情味来。

    这户牧民的主人果然极其好客热情。

    吃饭的时候,主人亲自过来作陪,陪着两人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这户牧民的主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可因为过得辛苦,看面相却仿佛已经快五十岁了,不过身体却很是雄壮。

    更让陈道临意外的是,这户主人居然会说罗兰语——这一百多年来,郁金香家在草原上威服四海。大量的罗兰人的商队进出草原,渐渐的草原风气开化,尤其是这里算是草原的边缘,靠近沙漠地带,这里的牧民和罗兰人接触更多,所以会说一些罗兰语,倒也不算太稀奇。

    这户主人的名字叫做莫伊萨,有着草原牧民典型的豪爽性子。三人吃东西的时候,家里的女人和孩子都被赶出了帐篷外,陈道临就看见了两个半大的小子躲在帐篷外,偷偷的瞧着桌上的食物,眼巴巴的样子。

    他心中有些不忍,就抓起了一根烤羊腿来,对着两个孩子招了招手。

    那两个孩子分明已经馋得不行。却用力咬住了牙,不肯上来,尤其是偏大一点的那个,用力拉住了自己的弟弟。然后两人干脆就掉头跑掉了。

    陈道临叹了口气,放下了羊腿,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临走的时候一定不会亏待了这户主人。

    鲁高却在那儿和这个叫莫伊萨的牧民聊了起来——看不出来,这个性子古怪的强人,在面对这些普通的草原牧民的时候,却显得格外的和颜悦色,言语态度之间,全无对待陈道临时候的种种恶劣,两人聊到高兴的地方,这牧民甚至抬起手来,在鲁高的肩膀上用力拍了几下。

    这个举动差点没让陈道临看的眼珠子掉下来!

    “看来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鲁高说到后来,忽然就问道:“这里靠近沙漠了,有罗兰人的商队来往,应该……”

    莫伊萨叹了口气,紧紧皱眉,一拍大腿,愤愤道:“这个夏天,罗兰人的商队比往年少了一半。带来的东西也不如往年那么多了。而且我们需要的铁器,也越来越少。听说是新王得罪了东边的郁金香家主人。照着这样下去,若是秋天之前,买不到足够的盐,等下了雪之后,只怕这个冬天就难过。还有一些牛羊,若是没有商人来买的话,只怕过冬之前,就要宰掉一批。”

    陈道临听得疑惑,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要宰掉?”

    莫伊萨看了陈道临一眼,先是一皱眉,随即笑道:“客人是第一次来草原么?过冬的时候,人都没得吃,草地枯萎,哪里来的东西喂牛羊?我们只能捡最精壮的留下,那些弱一些的,为了不浪费粮食,就只好宰杀掉了。”

    陈道临点了点头,终于明白了。

    这个世界可没有冰箱等冷冻储藏技术。

    即便是在冬天,宰杀了大批的牛羊,时间放长了也会腐烂掉。而且,虽然也有一些腌肉之类的方法,可如果罗兰商队没有贩卖来足够的盐或者香料的话,肉也没法腌制的……到时候宰杀的牛羊,只能自己拼命吃。可一家人拼命吃能吃多少?最后浪费了,也只能全部扔掉了。

    陈道临心中一动,就暗暗的将这件事情记在了心中。

    “最近草原上好像有很多消息?”鲁高似乎不动声色的端起了一碗奶茶喝了一口:“西边王庭那儿听说在竖旗。”

    莫伊萨听到这里,脸上的愁容越发的浓了,他重重放下了碗,低声道:“王庭的新王已经派了使者跑遍草原四方,几乎所有的部落都收到了草原王的旨意,听说已经有十几个部落都接受了草原王的旨意,派遣了最精装的战士去了王庭集结。我们这里距离王庭远一些,倒是暂时还没有动静。可如果……如果再过些日子,我们没有办法弄到过冬的物资,只怕连我自己,都要带着弓箭骑着马,带着我的两个儿子,一起去王庭效力了。好歹为草原王效力,还是可以分到一些战利品的。”

    陈道临好奇,问道:“这是要打仗么?那个草原王要打谁?是有部落反叛?”

    莫伊萨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看了看陈道临,并不说话。

    鲁高却冷冷道:“还能打谁。先打那些不听草原王话的小部落,抢光他们的物资好过冬。如果打光了那些小部落还抢不够过冬的物资,那就只有往东了!”

    往东?

    陈道临心中一跳!

    那岂不是……要去打罗兰帝国……啊,准确的说,是去打郁金香家?!

    可是,郁金香家不是在草原上名气很大么?草原王都要看郁金香家的脸色过日子才对啊。

    鲁高摇摇头:“大家都能吃饱肚子的话,那什么都好说。可如果饿着肚子的话,那么什么威信不威信的,也就顾不上了。挣扎的活下去才是头等大事。真到了那个地步……嘿嘿!更何况,草原这一代的新王,貌似和郁金香家的关系,可不像前些年那么和谐的。”

    这其中好像有什么事情。陈道临做出了判断,但是鲁高不说,他也不好多问。

    不过陈道临心中却做出了决定,自己这次回去之后,一定要想法子派人多打探打探草原这里的消息。看来这个地方,倒是一个很有潜力的财源地区。

    至于草原人会不会真的东征入侵罗兰帝国……陈道临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堂堂的郁金香家挡在自己的身前,自己怕什么?郁金香家何等势力,若是连这些草原蛮子都挡不住的话……那岂不是笑掉大牙。

    鲁高和莫伊萨聊了会儿,忽然又问了一句:“金头狼王庭的征召令已经下了么?所有的部落都顺从了这位金头狼王?那么你们知道不知道,那位白王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也支持草原王发动战争么?”

    莫伊萨忽然脸色一凛,双手合十,口中念了一句什么,面色很是虔诚,然后缓缓道:“伟大的白王却没有发出什么法旨。只是……我听过往的使者说,草原王的使者去过了白王的帐篷,回去之后,草原王就下了征召令,而白王那儿却一直没有任何消息。人们都传说,白王既然没有反对,那便是赞成了。”

    白王?

    这个称呼让陈道临愣住了。

    草原上,除了草原王之外,还有一个什么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