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章 【我要杀了你!!】(一万字!!)

第四百章 【我要杀了你!!】(一万字!!)

    (一万字哦~)

    第四百章【我要杀了你!!】

    陈道临权衡了片刻,就做出了一个决定:暂时先留在这个房间里等。

    他很请于自己的这点本事,贸然跑出去,胆敢在这个郁金香家的大本营里乱跑,那铁定会被发现!

    郁金香家能屹立百年不倒,天知道人家的这座老巢城堡里有多少手段,自己一个中阶法师就敢贸然乱闯,和找死几乎没什么区别。

    就指望……那个该死的鲁高,能早点回来找自己吧!

    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陈道临退回了这间属于费欧娜的卧室。

    那个艳丽的女人还躺在地上,幸好这房间里有厚厚的地毯,而且现在这天气倒也不会冻着她。

    只是,房间里烛火摇曳,这三更半夜,又是在人家的闺房里,一个"chi luo"诱人的艳丽女子就躺在身边,任君品尝……就算陈道临不是采花贼,也会忍不住生出一种天人交战的心思。

    更何况,自从洛黛尔那个小妞跑到自己家里去之后,达令哥就再也没机会找小精灵巴罗莎偷腥了。一个食肉动物已经吃了几个月的素,再憋下去,只怕陈道临眼睛都要绿了。

    那个……就算不能做什么?老子摸几把总可以吧?

    不能摸几把的话,老子看几眼饱饱口福总可以吧!

    不能吃饭,看看菜单也不行么?

    “唉……算了,老子毕竟不是畜生!”

    陈道临终于压抑下了心中的邪恶念头。他尽量有意的坐着距离费欧娜躺着的地方远一些,也尽量不敢让自己的眼神往人家身上瞟。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陈道临如坐针毡。眼看着桌上的烛台,那蜡烛已经快燃烧殆尽了,可那个该死的鲁高却依然没有回来……

    如果等天亮的话,那个家伙再不会来,我达令哥岂不是就真的陷在这里了?

    如果被人发现自己躲在费欧娜的房间里,这个女人还全身"chi luo"……那真全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噼啪!蜡烛燃烧过程里。爆裂的声音,惊动了陈道临。

    他心中盘算了一下时间,此刻只怕已经是凌晨两三点左右了,再过两个小时,天就要亮了!

    那个该死的鲁高已经消失了快一个小时!

    就在陈道临心中拼命诅咒鲁高的时候……

    “嗯?!有人来了?!”

    他忽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陈道临一直都用了精神力触角查探着房间外面走廊的动静。此刻他分明的感受到了走廊之外有脚步在接近!

    陈道临顿时汗毛都竖了起来!

    就在手足无措的时候,一个让他全身冰冷的声音,在门外传来!

    砰砰几声扣门的声音。随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子嗓音:

    “费欧娜,你睡了么?我有事找你!”

    陈道临顿时冷汗都流出来了!

    杜微微!!!

    他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身子有些僵硬,心中飞快的转过各种念头:这半夜三更的,杜微微怎么跑来这里找费欧娜?她是郁金香家的领袖啊,就算是要见费欧娜。难道不应该是派人来召见她么……

    各种念头飞快闪过,但是此刻却容不得陈道临再多想什么了……

    又传来几声扣门的声音……

    怎么办!!

    陈道临略一迟疑,立刻就做出了反应,他飞快的跑到了床边,拉开了那扇不起眼的门飞身闪了进去!

    这里面果然是一个洗浴室——这些贵族倒是真会享受,这里面的洗浴室面积极大,只怕达到了外面那个卧室一半的面积。一个用石条和鹅卵石堆砌出来的浴池。就站到了三分之二的面积,此外还有一个化妆台镜子。墙壁和地面都是滑溜溜的还残留着水汽,陈道临跑进来之后,就看见那个池子里的水都还没放掉,而一旁的几个架子上,还杂乱的扔着一些女士的内衣……

    陈道临此刻可没有心情欣赏这些东西了。他只能小心翼翼的躲在了门后,仔细的关注着外面的动静。

    卧室之外,杜微微又敲了几次门。没有反应……

    就在陈道临心中祈祷:但愿她会直接离开吧……

    可随后,那卧室的门就已经被打开了!

    陈道临虽然眼睛看不见,却能用精神力“感应”到,杜微微飞快的掠进了房间里来!

    然后就听见了房间里,传来了杜微微冷冷的“哼”声……

    陈道临赶紧收回了精神力——他知道杜微微的魔法实力很强,精神力窥探如果对普通人来说,自然是大杀器。但是任何一个优秀的魔法师。都是对精神力极为敏感的行家,陈道临可不敢再窥探了。

    ……

    杜微微第一时间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费欧娜,她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飞快的扑到了费欧娜身边,杜微微并没有立刻蹲下去检查费欧娜的情况——她已经确定了费欧娜的呼吸很匀称。显然只是晕了过去。

    至于费欧娜身上只盖了条毯子,从她裸露在外面的脖子和肩膀的位置看来,显然这个女人是全身"chi luo"的。杜微微的脸色越发的就不好看了。

    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已经仿佛猫儿一样眯了起来……然后也不回头,就冷冷喝了一句:“都在外面不许进来!”

    陈道临虽然没有用精神力窥探,但是这句话却听见了!他顿时心中一沉——这小妞不是一个人来了?!

    杜微微的确不是一个人来的,此刻在费欧娜的房门之外,还站着几个郁金香家的护卫侍卫,都已经全副武装,手持刀剑。

    杜微微确定了费欧娜衣衫不整,就没有让手下的侍卫进房。但是这位女公爵,却已经冷笑一声,瞬间,她的手里就多出了一柄细细的长剑!

    这柄长剑,剑锋之上也奇异的带着一种隐隐的纹路,那纹路一圈一圈的。散发着肉眼可见的寒气,仿佛笼罩着一层细碎的冰凌一般!

    这显然不是凡品!

    杜微微冰冷的眼神环顾四周扫了一圈,她的脸色虽然平静,但是眼神里显然充满了怒火!

    堂堂的郁金香家大本营,居然进了贼?!

    这简直是郁金香家立族百年来从来没遇到过事情!!

    其实今晚杜微微本人原本一直在城堡后面的一个建造在地下室的魔法实验室里待着,就在片刻之前,杜微微离开了自己的密室实验室回到城堡里。一路上就发现了不妙!

    城堡里原本晚上才会启动的一些魔法阵和预警的守护魔法禁制,有多处都被破坏失效了!

    这个发现,顿时让杜微微心中一寒——家里进贼了!

    郁金香家这种地方,龙潭虎穴都不足以形容!整个罗兰帝国之中,公认的最严密最不可能被人闯进的禁地一共有四个:帝都的光明神殿总部,魔法工会的白塔。魔法学院,以及郁金香家的城堡!

    除此之外,就连皇宫都算不上!

    可如今,家里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让身为家族首领的杜微微如何不震怒惊骇!

    所谓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一百年都没有人能敢闯进来,如今却有了这种人……那么进来的贼人。就绝不是一般二般的!

    杜微微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她立刻召唤来了家族城堡里的精锐护卫,派人开始在城堡里四处严密搜查,而她自己则带着几个最精锐的护卫,开始仔细的搜索一些重要的地方——费欧娜作为杜微微重点培养的家族未来的重要家臣,自然也是要被第一时间保护的目标。

    杜微微方才敲门,里面迟迟没有回应,她就确定费欧娜多半是出事了!等她进来之后。看见自己的这位重要家臣,居然昏迷在了地上,而且衣衫不整……

    这顿时就让杜微微心中怒火大盛!

    费欧娜是一个美丽诱人的女子,这一点杜微微当然清楚!如果让自己这位重要的家臣,在自己家的老巢里,被侵入的贼人给玷污了……那么郁金香家百年的脸面,就真的丢到姥姥家了!!

    更何况。杜微微自己就是女人,她对于这种事情,更是深恶痛绝!!

    该死的混蛋!闯进我家里来!还敢欺辱我的家臣!!还把她的衣服都脱光了!!

    (杜微微可不知道,费欧娜是自己洗澡完出来自己还没来得及穿衣服。)

    此刻若是能找到那个贼人。杜微微一定会把对方碎尸万段!!

    陈道临躲藏在浴室里,心中连连叫苦……此刻自己缩在这里,几乎是绝地了。

    他立刻就从戒指里取出了一件东西……一个黑色的头套,就是类似现实世界里飞虎队带的那种只露出两个眼睛的那种头套,飞快的套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万一待会儿跑路的时候,也不能让人看破自己的身份啊!!

    看来今天想要脱身……除了硬闯,是没别的法子了。

    好在这浴室地面和墙壁都是石头……自己用土遁术,还可以飞快的逃离这里。

    或许可以用土遁术先钻到楼下的一层……

    陈道临想到这里,猛然冒出一个念头来,就忍不住很想抽自己嘴巴!

    妈的!老子在这里耽误了半天,最重要的一个法子却忘记了!

    老子有穿越门啊!!刚才如果趁早把穿越门拿出来,穿回现实世界里,回到自己现实世界的房子里,把门一关,那还用怕个鸟?

    甚至可以开瓶啤酒坐在床上看电视慢慢等了!!

    想到这里,陈道临立刻就要行动……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还没来得及从储物戒指里取出穿越门,就听见一个冷冷的声音,清晰无比的从浴室的门外传来!

    穿过了浴室的门,一字一字清楚的落在了他的耳朵里!

    “真没见过这么蠢的东西,居然往浴室里钻!”

    陈道临顿时骇然!

    下一个瞬间,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声音!眼前这一扇浴室大门,忽然就出现了无数裂纹!每条裂纹之中,都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砰的一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扇门就已经四分五裂!随即就看见一条人影已经在一道刺骨的锐气之中,飞射而来!!

    陈道临来不及再使用土遁术逃跑了!

    他只是本能的身子立刻往后飞速弹了开!

    感谢他那经受过老窦道士留下的法力淬炼过的身体。强悍得堪比魔兽的变态体质,这猛的一退,速度也是极快!

    就在陈道临看看躲开了这一击,就看见那一条银白色的光芒已经瞬间将陈道临身边那一面落地的巨大镜子撕裂成了无数碎片!!

    抬头看去,杜微微已经手持一柄长剑,俏立在了门框之中!

    这位郁金香家的女主人,多日不见。看上去她仿佛也长大长高了几分,原本那张秀丽的脸庞,线条轮廓越发的柔和悦目。她看上去也瘦了一些,下巴尖尖的——大概女孩儿家到了这样的年纪,都会尖尖的褪去一些婴儿肥。看上去比从前少了几分可爱,却多了几分秀丽动人。

    杜微微穿了一件宽大的袍子。双眉飞挑,立在那儿,一双眸子里射出冰冷的目光,冷冷的盯着陈道临!!

    陈道临瞬间就做出了反应!

    他立刻就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柄长剑!

    这把剑可不是龙牙剑!龙牙剑是洛黛尔送给自己的,见过的人太多太多,若是自己拿出龙牙剑,只怕不用别人猜了……一看就知道自己是谁了!

    他取出来的这把剑。却是从现实世界里带来的东西,仿造欧式古代用的武者长剑,现代工艺的冶炼技术锻造,优质的钢料!放在罗兰世界,绝对是切金断玉的神兵利器!

    一把锋利的宝剑握在手里,陈道临却丝毫没有增添半分底气,却反而小心翼翼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身体稍微伛偻了一些,悄悄的用了一个变形法术。让自己的身材稍微变得矮小了两寸。

    “哼,敢闯郁金香家,却不敢以面目示人么。”杜微微盯着陈道临冷笑。

    陈道临哪里敢开口说话?他虽然用变形术改变了一点自己的身材,但是一旦开口,以杜微微对自己的了解,只怕立刻就穿帮被认出来了!

    他只是默默的往后又站了站……

    “等我扒掉你的面罩,再看看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杜微微眼睛一眯。已经飞身跃了过来!

    她手里那柄奇怪的长剑,剑锋上闪烁出让陈道临感觉到十分危险的光芒……

    嗡!

    就看见杜微微一剑刺了过来,剑锋还没到,陈道临就分明感觉到了一团透骨的逼人寒气!!

    陈道临无奈。只好挺剑抵抗。

    铿的一声!两人的剑碰撞了下来,陈道临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子狠狠的往后跌了出去,一下就撞在了墙壁上!那坚固的大理石一样的墙面顿时砸出了一团裂纹!

    陈道临背后隐隐作痛,低头看自己手里的剑,却忍不住吸了口凉气!

    这把用现实世界先进的冶炼技术锻造出来的钢料剑,剑锋上居然出现了一个米粒大小的缺口!!!

    开!开什么玩笑!!

    科技时代的金属质量,还比不上一个封建时代的东西?!

    陈道临全身汗毛倒竖!

    杜微微一剑逼退了陈道临,她更是不饶人,就看这位郁金香家的女主人已经挺剑飞身扑了上了来!

    一时间,她手里的剑锋,劈,砍,刺,挑!寒气纵横,银光闪烁!

    ……

    陈道临不是第一次和杜微微打交道了。

    之前两人从来没交手过,两人之间的来往,一向都是和颜悦色的言语交谈,甚至记忆中,两人甚至都没有红过脸,杜微微对自己连一句重话都不曾说过。

    所以,在陈道临的印象之中,一直把杜微微当成了一个知书达理,外加相貌很养眼的性格女子。

    但是此刻……陈道临终于体会到了杜微微的可怕!

    再漂亮的女人,杀起人来,也是不眨眼的!!!

    不过是短短的十几秒时间,陈道临就有三次差点被杜微微的剑刺伤!

    杜微微的剑很精!一看就是从小受过很好的武技培养,剑术精湛!而且她施展出来的斗气,分明已经达到了高阶武者的水准!银色的斗气纵横,而且其中还夹杂着那越来越让陈道临喘不过气的寒意!

    仿佛她手里这把剑本身,就是一柄奇特的存在!剑锋之上,自然而然就爆发出强烈的冰霜寒气!陈道临就感觉到这小小的浴室之中。仿佛连空气都快要被冻结了!!

    杜微微的攻势非常猛烈,如密集的雨点一般!

    但是幸好,陈道临也不是当初那个刚刚来到罗兰世界的达令哥了。

    如今的达令哥,已经拥有了就连高阶武士都得甘拜下风的强悍体质!比魔兽还魔兽的变体身体!使得他的各方面身体素质都极为强悍!

    无论是反应,力量,速度,敏捷。以及扛击打能力,都是超强水准!

    再加上陈道临也不再是一个武技小白了。

    他虽然没有修炼武道,但是也花费了不少时间,加强了一些对武技的涉猎。

    他没有遇到什么名师,但是至少身边也有一些出色的武者,比如胡克船长。比如小精灵巴罗莎,都是身手不凡的人。

    陈道临此刻的若是只拼武技的话,只怕也未必就输给一些中阶武者——当初带着中毒的卡门院长逃命的那一夜,陈道临可就亲手干掉了几个魔法师的武士扈从,那可都是中阶武士!!

    更加上,从教会骗来了蒙托亚这个武技强悍的猛将兄之后,陈道临更是从蒙托亚身上学了不少武技。

    蒙托亚的武技风格。原本就是大开大磕,走的是力量兼野兽派的疯狂打法,以猛烈狂暴而著称。这种战法,正是标准的力量型的武者发展到巅峰状态的路子!

    毫无疑问,以陈道临这已经投机取巧得到的超强的身体素质,超强的力量和反应的身体条件,这种力量型的武技,恰好是最最适合他学习的。

    如果让陈道临去修炼那些灵巧性的。技巧性的剑术,那么只怕他花费大量的精力,学上几年才能有所小成。但是如果走力量型的战法,他简直就是得天独厚,事半功倍!!

    胡克船长是海盗,蒙托亚是骑士,两人的武技都是力量型的。

    尤其是蒙托亚。陈道临之前曾经在蒙托亚哪里骗到过了一套剑术,那套剑术非常简单,就是短短的七八招剑术动作,却是大开大磕。走得是粗犷奔放的路子!

    招数越简单,对于陈道临来说就越好,而且这种简单粗暴的剑术,更适合发挥他魔兽一样的变体力量!

    陈道临此刻已经被杜微微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逼急了的达令哥,终于爆发出了自己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战斗力!

    用句简单的话来说,达令哥超常发挥了外加暴击了!

    一套来自于光明神殿神圣骑士团的剑术,被他施展得虎虎生风!长剑挥舞纵横,简单粗暴,招数狂放而暴烈!

    就这样,居然一口气挡住了杜微微十几剑的攻击!陈道临撑了十几秒,居然都没有伤在这位郁金香家女公爵的剑下!

    而杜微微此刻也是犯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

    要说比武技的话,杜微微这位郁金香家单传的女公爵,从小就接受最顶尖的武技培养的继承人,绝对可以甩陈道临这种野路子十条街!

    如果让两人在一个空旷的地方,以正常状态下面对面单挑的话……陈道临若是能撑到五秒钟不死,那杜微微的剑术老师就绝对可以吞粪自杀了!!!!

    可问题是,此刻却出现了几个意外的因素:

    两人现在的战场是一个浴室!

    这浴室虽然比常人家的浴室大了些……但浴室就是浴室!浴室里再大能有多大?而且还有一个巨大的浴室占据了一大半的面积。

    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反而有利于陈道临这种力量型选手的发挥!

    而杜微微呢,毕竟是女孩子,她修炼的剑术虽然是绝学,但她从小修炼的路子,就是偏重于技巧和速度以及身法迅捷的路子……

    形象点说的话,杜微微是那种可以拿剑当绣花针来耍的类型,而陈道临……则走的是拿剑当攻城锤来砸人的路子。

    若是在一个稍微大上一点的地方——哪怕是外面的卧室里,杜微微只需要变换一下自己的步法和身法,陈道临就绝对跟不上对方的节奏了!杜微微这种武者。只要几个急速变向就足以让陈道临彻底崩盘!

    可现在嘛……陈道临已经被逼到了墙角里!

    他背后就是墙壁,防御的面积等于就立刻减少了一大半!他只需要负责拼命抵挡正面就可以了。而且手里的长剑大开大磕,当攻城锤一样的乱砸……

    所谓是身大力不亏,乱拳打死老师傅。

    杜微微一连攻了十几剑,居然被陈道临超水准发挥的全部抵挡了下来!!

    这个状况,陈道临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

    而杜微微自己也是被外面赤身裸体的费欧娜给激出了真火,难免就失去了几分平日里的理智。并没有一下就考虑到这些!

    当然了,就算不做任何改变,继续这么打下去,最多再有个半分钟,陈道临也一定是死透的结果!

    可杜微微却没想到啊!她堂堂一个郁金香家的领袖,亲手出面对付一个贼人。而且已经出了全力,居然十几剑都没能奈何得了对方?

    而且陈道临守得极为严密,看上去也颇有章法,剑术很是娴熟(只有七八招的剑术,就算傻瓜练上几个月也娴熟了)

    杜微微心中也不免生出了几分震惊,对眼前这个蒙面的贼人,也不免就抬高了几分判断。

    其实两人真实的实力对比。陈道临就算拼出全力,也最多就是在杜微微的手下坚持上半分钟的货色……

    ……

    此刻杜微微当然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召唤外面的侍卫冲进来,那么陈道临绝对就是被乱刀砍死的下场……

    可杜微微是什么人?心高气傲之极!身为女儿身,统领一个帝国第一家族,原本就被不少家族中人诟病,此刻亲自出手,若是收拾不下一个对手……传出去。她还有面子么?!

    杜微微脸上笼罩了一层寒霜,一口气又攻了三剑!

    陈道临只是奋力抵抗,他已经豁出去了,越打越有感觉,长剑大开大磕,虽然没有半分斗气的光芒,但是剑锋上的力道。却丝毫不输给中阶武士了!

    尤其是这种狂放暴力的剑术,很多时候其实是不讲究防御了,干脆就是以攻代守的搏命式的打法……以伤换伤!!

    以伤换伤,陈道临肯不肯?他当然不肯!达令哥可是很怕死的!

    可偏偏巧就巧在。他根本不通武技,纯粹是为了能让自己多一个保命的手段才学了这套剑术!照葫芦画瓢,拿起剑来耍就是了!很多以伤换伤的招数,他自己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就照着学就是了——若是陈道临知道这一剑过去,全无防御,只是和对方拼命的打法……那么他肯定不干!

    可偏偏他不知道!所以打起来,看上去简直是英勇过人!!

    杜微微都有些心中诧异了!

    这家伙居然如此不怕死!!招招都和我拼命啊!!这么有种的家伙,拿自己命不当命……看来绝对是一个死士!!!

    这样的死士必定是其他势力派来窥探我郁金香家秘密的高手!

    那么就一定要活捉下来!!细细审问才行!!

    而且……杜微微自己也不愿意和人以伤换伤啊!

    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探子,我就算杀了你,可若是我堂堂郁金香公爵也被你刺了一剑?那也绝划不来!

    绝对是亏本买卖!

    所以一来二去,两人已经相持了片刻,杜微微居然拿不下陈道临!

    眼看两人已经交手了至少有三十多招,杜微微却反而看上去气势要弱了不少!

    忽然陈道临一剑砍下来,杜微微冷哼一声,身子飞快的往后一侧,瞬间就退开了三步。

    而陈道临打得已经发了性子,仿佛已经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这套剑术他练得太熟了,一剑劈空了,下意识的就忍不住往前大步贴了上去!长剑横斩……

    这一斩就坏了!!

    陈道临能坚持到现在,靠的小半是自己的力量型打法,而大半的因素是地形!背靠墙壁,让杜微微无从发挥她的敏锐的速度和闪动身法。

    可陈道临一旦离开了墙壁,顿时身侧就多出来老大一片空隙!

    杜微微何等眼光。眼看陈道临主动扑了上来,这横斩的一剑虽然颇有气势,但她却立刻就看出了陈道临身侧的破绽!立刻一个滑步就躲开了陈道临的剑,忽然身子一晃,就出现在了陈道临的左侧!剑锋一点,就对着陈道临的肩膀刺了过去!

    陈道临这一下就慌了!

    他刚才打了这半天,左侧根本不用防守啊!!

    就在这个时候。陈道临忽然深吸了口气,身子猛的就腾空飞了起来!!

    他这一飞,并不是什么武者搏斗时候的跳跃!

    而是……真的飞起来了!

    他学的是土行术!土行术可以让他和一切土元素进行排斥,就如同是磁悬浮一样的任意飞行!

    所以对于陈道临来说,他远远比那些用风系魔法飞翔的魔法师更强大!他飞行不是靠风元素,而是靠磁悬浮的原理。所以当他飞行漂浮的时候。身体的灵活程度,和他踩在地上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区别——而大多数魔法师用风系魔法飞翔的时候,绝做不到这点!

    大多数魔法师利用风系魔法飞翔的时候,就如同身体在水里游泳一样,会变得迟缓而滞涩笨重!

    眼看陈道临打着打着忽然飞起来了,而且这飞行的姿态和身法,灵活无比!

    杜微微这一剑顿时刺了个空!让她心中又是一惊!!

    以杜微微的眼光。自然看出了陈道临不是跳跃,而是真的飞起来了!

    “这混蛋!居然还是个魔法师?!”

    杜微微心中一沉!

    立刻对眼前的这个对手,打上了一个“魔武双修”的标签。

    魔武双修,对于大部分修炼之人来说只是一个笑话!

    但是,如果真正能将魔武双修做到很好的……那就绝对是高手高手高高手了!!

    比如杜微微的那位祖宗杜维。

    此刻这个已经被杜微微评价为武技出色的对手,忽然瞬间用魔法飞开了!而且……最关键的是对方没念咒!!!

    武技可以和自己正面抗衡……魔法居然达到了默发术的水准(中阶?高阶?)

    这么一个敌人,就立刻让杜微微的心沉了下来!

    不愧是郁金香家的领袖,杜微微却反而瞬间冷静了下来!

    她没有着急去追着陈道临猛攻。而是反而几步退开,拉开了距离!

    杜微微忽然将举着剑的手放下,伸出了左手来,冷笑一声,手掌一翻!

    陈道临飞起来之后,身子恰好就漂浮在了那个巨大的浴池的上方!浴池里是满满的还没有放掉的水。陈道临漂浮在浴池上,正严阵以待的盯着杜微微。心中苦思着对策……

    忽然,杜微微举起了左手,手掌一翻,陈道临就知道要不好……

    可知道归知道。他却也没本事抵挡。

    就看见陈道临脚下那满池的水,陡然之间就化作了数到水刃,飞快的朝着陈道临的脚底斩了下去!

    别看是水,可是被魔法师卷成了水刃之后,绝对比刀斧还要锋利!

    陈道临可不想自己下半辈子坐轮椅!

    他只能飞快的踩着空气滑行闪开!

    他要闪,杜微微可不肯让他闪!

    只见杜微微在引发了水刃之后,已经飞快的身子跃了起来,凌空一剑,就刺向了陈道临!

    陈道临被两边夹攻……

    无奈之下,陈道临只好……

    只好放无双了!!

    ……

    无双乱舞?阳炎!!

    被陈道临取了这么一个恶俗名字的压箱底的本事,骤然爆发了出来!

    火行术修炼有成的陈道临,瞬间就将自己平日里注意积攒下来储备在身体之中的火元素,瞬间骤然爆发了出来!!

    他是不想伤害杜微微的,所以爆发的时候,他还稍微留了一点余地……

    就看见他全身骤然一亮!一团炙热的火焰陡然爆发了起来!瞬间,陈道临周身就出现了一团火焰罩子!以他整个人为中心,疯狂的朝着周围猛的扩散开来!

    就如同冲击波一样!!

    脚下那几道水刃,几乎只是瞬间就被狂暴的火焰直接粉碎掉了!

    而杜微微的身子已经冲了上来!她人在半空,陡然看见面前的陈道临忽然仿佛一个炸弹一样的爆炸,火焰疯狂的席卷而来!

    杜微微的反应已经算极快的了。她下意识的做了一个抬起左手袖子遮挡自己面孔的动作,然后身体就陡然爆发出了一团透明的光芒,如气罩一样的将冲到了她面前的火焰直接挡住!

    但是杜微微也做出了另外一个动作……她的身子立刻往下一钻,噗通一声,就钻进了下面的那个满是水的浴池之中!!

    她的这个举动十分聪明,也让陈道临事后想起来,异常赞赏。

    陈道临的这个放火的举动。其实杀伤力十分恐怖!

    要知道,这一招“无双乱舞?阳炎”,伤人的可不仅仅是火焰!

    火焰烧人固然是痛苦,但是这么狭小的空间之中,火焰陡然爆发出来,最可怕的是在很短的时间里。火焰会将这个狭小空间里的空气全部烧掉!

    而空气变成炙热滚烫之后,若是被吸入的话,立刻就会将人的气管烧得稀烂!

    事实上,很多死在火灾之中的人,都是这么死掉的。

    杜微微毫无疑问是很了解这种常识的,所以她用魔法护盾挡住了火焰的直接烧灼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一头钻进了下面的那个浴池之中!

    噗通一声。水花喷洒……

    陈道临全身的火焰也在到处弥漫……

    陈道临看见了杜微微钻进了水里之后,他立刻下意识的收回了火元素……

    这个时候不跑,那就真跑不掉了!!

    不过陈道临可不敢朝着门那儿跑……而是身子飞快的朝着墙壁贴了过去……

    和杜微微拉开了距离,陈道临就可以从容的施展土行术钻墙了!刚才两人近距离搏斗的时候,他可不敢!

    那个时候,稍微一分神,就会被捅个透明窟窿的!

    眼看陈道临已经贴到了墙壁上,深吸了口气。就差最后一步的时候……

    忽然之间,就看见那水池里,陡然就有一条银色的光芒射了出啦!

    仿佛是一根银色的细线,在空气之中拉得笔直!一下就卷住了陈道临的脚踝!

    陈道临惨叫一声,顿时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扯,整个人也狠狠的摔进了浴池之中……

    噗通!

    ……

    陈道临落水!!

    这浴池很大!面积足足有两个双人床那么大。

    而且水也很深,至少站在里面的话。水足以没到人的胸口。

    陈道临骤然跌进水里,慌忙之下,已经吞了几口水——要命的是,达令哥不知道怎么回事。此刻忽然走神了!

    (这……这他妈的是费欧娜那个女人的洗澡水啊!!)

    陈道临这么一分神,忽然就感觉到身子已经沉到了池底,然后就有一只小手,已经飞快的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陈道临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胸口如同被重锤狠狠的砸了一下!

    他人在水中,就感觉到钻心的疼痛,口中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杜微微!好狠辣的手段!!

    这一掌按在了陈道临的胸口,让陈道临终于结结实实的吃到了这位郁金香家女主人的苦头!!

    人在水中,陈道临又是呛水,又是吐血,就自然而然的彻底慌乱了!

    人一旦慌乱失去章法……又是在水里,那么最自然的反应是什么?

    落水之人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双手到处乱抓!抓到什么就是什么!

    ……

    杜微微的水性显然是极好的,她人在水中已经如鱼儿一般的钻到了陈道临的身旁,刚才一掌按在陈道临的身上,已经让这个对手在水中喷了血!

    可就在此刻,面前这个对手忽然双手乱抓起来!

    水中杜微微距离陈道临太近,她虽然已经飞快的扭开了腰躲开了陈道临的爪子,但奈何她忘记了一件事情……

    这里是浴池!不是河流不是池塘不是海洋!

    浴池……并不算太大!

    杜微微扭动腰肢,身子飞快的退开,但是才退开了几分,就重重的抵在了浴池的边缘上……退无可退了!

    而这个时候,杜微微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浑浊的水里,已经有一个极其可恶,极其该死,极其恶毒的爪子……

    按在了自己的胸脯上!

    最让杜微微羞愤的是,这个混蛋的爪子不但按在了自己的胸脯上……他,他,他……

    他还狠狠的抓了好几下!!!

    ……

    浴池之中水花翻腾,因为方才的火焰爆发,整个浴室之中水汽蒸腾。

    而忽然之间,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

    这整个浴池的水陡然就全部暴了起来!

    借着就看见一个人影,从水池之中直接穿了出来!

    是标准的“穿”了出来!砸穿了浴池的池沿!然后整个人如同一枚炮弹一般射了出来!最后重重的砸在了大理石的墙壁上!

    那墙壁被生生砸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几乎将这个房间直接打穿!!

    陈道临落在地上的时候,口中狂喷鲜血,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断了快一大半了!!

    而浴池之中,杜微微已经一连狂怒的从水中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出了浴池站到了地上!

    这位郁金香家的女主人,此刻那件宽大的袍子,因为水的关系,全部仅仅的贴在了她的身上——此刻原本就是夏季,人穿的原本就单薄。

    这薄薄的袍子贴在身上,顿时杜微微那年轻女孩儿骄人的身材,纤毫毕露!!

    尤其是那胸前滚圆的挺起,以及腰肢和臀部的曲线……

    陈道临眯着眼睛躺在地上,已经站不起来了……但是好死不死的,他偏偏看见了杜微微……

    (倒是不小……咦?那两个小点点……难道是……激凸?)

    杜微微一步一步走向陈道临,这一次,她的脸上已经满是毫不掩饰的杀气了!!

    这一刻,杜微微是真的对这个无耻混蛋的对手生出了强烈的杀意!!

    该死的,她活了快二十年,还从来没有被任何臭男人的爪子碰过!!任何臭男人,都不曾用哪怕一根手指触碰过自己的身子!!!

    “我……我要杀了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