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各有千秋】

第三百八十九章 【各有千秋】

    第三百八十九章【各有千秋】

    “她说……恨不为男儿!”

    恨不为男儿!

    杜微微的这句话,虽然只是听罗斯转述,但陈道临却仿佛能深深的体会到这个奇特的女孩,在讲出这样一句话的时候,是如何的心境!

    毫无疑问,杜微微是陈道临在这个罗兰世界所见的女子之中,最为奇特的一个。她本人的天资聪慧,加上郁金香家的特殊的教育,才会造就出了这么一个奇异的女子。无论是心智,意志,才略,抱负,无一不是上上之选。

    但偏偏很可惜的是,她却是一个女人。

    所以,陈道临完全可以理解,当杜微微说出这样一句话的时候,内心有着怎样的不甘,怨恨,还有无奈!

    如果不是身为女子,她接掌家族也不会变的如此艰难。如果不是身为女子,她应该很早就进入军队历练,积累军中资历,建立威望,用一句很流行的话来说:可以很快的聚集一群小伙伴在身边。

    但偏偏她是女人,身为女人,就无法按照家族继承人的正常流程那样进入军队历练,无法在军队之中有效的建立自己的威望,人脉,以及军队之中的班底。

    身为女人,她纵然拥有继承人这样一个光环,但那些家族重臣,却总有人会瞧她不起,纵然是对家族忠心不变,却依然心中不免会想:一个女人能懂什么!女人就应该在家里生孩子吧!

    如果身为男子,那么杜微微早就将家族里的各方势力整顿完毕。如果身为男子。她现在应该是家族里众望所归的领袖,万种归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还得忙于理顺内部的种种关系。

    如果她是男子,现在在她手里的,应该就是一个强大而团结的郁金香家,是一个敢于向一切势力叫板的郁金香家!

    她杜微微还有必要对希洛忍气吞声么?还有必要因为内忧外患,而不得不对希洛的篡位,还有暴虐屠杀的行径,一忍再忍么?!

    “如果身为男子。她现在只怕已经饮马澜沧运河了!”

    罗斯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

    不说那个传奇一般的初代郁金香公爵了,即便是后来的几代郁金香公爵在位的时候,郁金香家有何曾被人如此侮辱过?

    在前几代郁金香公爵掌权的时候,不管谁当皇帝,皇帝又哪里会轻易的动任何一个郁金香家的人?

    更别说是下杀手了!

    你敢杀我的人,我就敢出兵讨伐你!

    陈道临叹了口气:“这么说……她心中也是有恨的。”

    “当然恨。”罗斯苦笑:“她又不是铁石心肠。哥特卡曼罗小狗他们,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死在帝都的那些年轻军官团里,有不少人都是在郁金香家长大的,有人小的时候还偷偷给她写过情书,有人和她一起打过架,有人和她一起受过惩罚……她又不是草木,当然也是有心的。会疼,会痛,会流血,会愤怒,会伤心……”

    “但她更是郁金香公爵。”陈道临忽然冷冷道。

    “……”罗斯叹了口气。也点了点头:“不错,她更是郁金香公爵。身为家族领袖。她需要思考的就远远比旁人多得多,她就得收起自己的感情,有时候,明知道面前是一杯苦酒,她也要吞下去!你知道么……我在楼兰城的时候,亲眼看见那些在郁金香城堡外静坐请愿的军官,那些家伙,有些极端的人,甚至背后愤怒的辱骂她,说她胆小懦弱,全无郁金香家领袖的风范,堂堂的郁金香家领袖,岂能如此没有骨气,自己的人被杀了,却不敢出手……”

    陈道临哼了一声,笑道:“偏偏就是这些人,一面因为她是女人而看不起她,多处和她作对,阳奉阴违,让她迟迟无法全盘掌权,可出了事情,却又责怪她不能领导家族出面对抗……呵呵。”

    罗斯撇撇嘴:“你话说的倒是不错……可她也是无可奈何。这种事情,谁也没什么好办法。”

    陈道临摇头:“谁说没有。”

    “哦?”罗斯抬起头来,看了陈道临一眼。

    陈道临冷笑:“我若是她的话,就不会姑息!”

    “若是你……你打算怎么做?”罗斯皱眉。

    “少主上位,若要立威,就必须以雷霆手段!不服,就打到你服!哼……杜微微就是一再姑息容忍,才会迟迟无法全盘掌握家族,若我是她的话……该放手杀人的时候,就绝不会手软!”

    罗斯哈哈一笑:“你这话却也太偏颇了。她的做法其实是稳妥的,若是正常情况,她这么慢慢整顿内部,才是王道。多造杀戮,有伤和气,也会伤了人心。毕竟……谁也不是预言家,谁知道希洛会闹出政变来……”

    陈道临一愣,想了想,点头笑道:“不错,是我偏激了。”

    其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离开帝都以来,心性颇有许多变化,做人做事,心肠都比从前要狠辣了许多,心中总有一团暴戾的情绪。他心中每每自问,也觉得这种变化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大概……一来是因为经历了帝都的那场大变故,看到了太多人死在眼前,心中积累了太多的杀意和愤怒。二来么……自己渐渐建立了自己的班底,如今手下有上万人口效力,渐渐的成了一个上位者,心态未免就有些失去平衡了。

    罗斯看了陈道临一会儿,忽然慢吞吞道:“那么你呢?达令……你在这里做下这么大的场面,将来你又有什么打算?你弄出这么大的阵仗,聚集了这么多部众,总不会只想在这里种田筑城。当一个土财主吧。”

    陈道临闻言,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

    罗斯忽然仿佛察觉到了什么。脸色也一凛,面色就变得难看了起来,他低声道:“达令……你……不会是想造反吧!”

    陈道临不说话。

    罗斯深深的吸了口气,凝视着陈道临,缓缓道:“我知道,帝都的那场大变故,你从头至尾都在一旁看着,看到那些熟悉的人死在眼前。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刺激!我知道你恨希洛,你心中有仇恨,但是……你若是打算在这里造反,作为朋友,我可必须要规劝你几句!”

    “哦?”陈道临不置可否,平静的看着罗斯。

    罗斯摇头。神色不以为然:“帝国虽然现在经历了一场波折,但这场大变故,暂时看来,却仅仅只限于帝都。希洛虽然篡位,但原本他就是皇室正统血脉。先皇又没有留下子嗣,那么他的手段虽然恶劣。但毕竟从血统身份上来说,也符合法统。而且……希洛做的很聪明,他并没有大肆清洗,尤其是并没有波折地方封疆大吏,那些各地总督。也一一安抚了下来,加上他得到了罗林家的支持。阿克尔那个家伙帮他主持军部,以罗林家的威望,军方就安稳了下来!只要郁金香家这里不出什么乱子,最多两三年,希洛的皇位就可以说是稳如泰山!更何况……”

    说到这里,罗斯故意顿了顿,深深的看了陈道临一眼:“帝国承平了一百多年,从官方到民间,大家都习惯了这种太平日子,人心安定,没有人会喜欢动乱和战争!加上你达令……你毕竟身份地位都轻微,你若是敢造反,我打赌,没有多少人会支持你!无论是那些豪门世家,还有军队……都会把你当做一个出来搅局的小丑,动动手就会把你灭掉!就算是郁金香家,也不会支持你!那位女公爵虽然和你一样恨希洛,但是她现在自顾不暇!而且身为公爵,她只能把国家大事摆在私人恩怨之上!所以……达令陈,你若是敢做那种事情,绝对是自寻死路!别看希洛现在是篡位登基,似乎下面还不得人心,但是大家有微词是一回事,要大家豁出身家性命去打仗推翻他,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罗斯说了这么多,陈道临只是安静的听着,并不插话。

    等罗斯说完之后,陈道临才忽然哈哈一笑,他缓缓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对罗斯示意了一下,就自己喝了一大口,笑道:“你倒是越来越谨慎了,好了,朋友一场,我感谢你的这番忠告——你放心,我可没有造反的想法。我这里满打满算才一万人,大部分都是工匠苦力,还有妇孺。我又没想当皇帝,造哪门子反?”

    “那你……在这里……”

    陈道临摇摇头,他的语气有些捉摸不透:“我……自保总可以吧。远离帝都,西北这个地方,希洛的手暂时伸不过来,我在这里,慢慢的发展点自己的力量,将来谁想动我,可就不像在帝都的时候那么简单了。”

    罗斯本能的感觉到,陈道临对自己说的话还有很多保留。不过人各有志,他也不打算追问太多,只要陈道临承诺没有造反的意思,那就好了。

    毕竟朋友一场,罗斯也不想看着陈道临自寻死路。

    在现在的罗兰帝国,造反,绝对是没有出路的。

    罗斯当夜就离开了,他甚至没有留在这里过夜。

    临行时,这个家伙上马车之前,用力拥抱了一下陈道临,他缓缓道:“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唉……各自保重吧!”

    陈道临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在这里,天高皇帝远,日子自然逍遥。倒是你,回到帝都才要小心。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希洛必定不会放过你。你这位比利亚伯爵,在世家之中人脉广泛,又一直地位超然,他希洛刚刚上位,为了拉拢各方势力效忠,必定会要想办法逼你为他效忠。你再想如当初那样逍遥自在,只怕是不行了。”

    罗斯嘿嘿一笑:“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我自有法子对付他。我比利亚家的家传祖训便是绝不轻易下场参加赌局,一直保持在局外。这才能屹立一百多年不倒。如今想让我下水,可没那么容易。你放心,我自有妙计。”

    这家伙转身上了马车,却又忽然对站在车外的陈道临说了一句。

    “喂!那个……洛黛尔那个小妞,你要对她好一点,可别辜负了那个小妞。其实……她心里很苦的!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希洛……唉!罢了,这种事情,今后你自己问她吧。”

    看着马车在夜幕之中缓缓远去,陈道临对着马车远去的方向挥了挥手。心中不免生出几分感慨。

    自己在帝都的那大半年时间,虽然认识了许多人,但说到结交的朋友,却只有罗斯这么一个人。如今物是人非,朋友之间再想如当初那般无忧无虑的相会,恐怕就难了……

    这一别,不知道何日再聚。

    陈道临心中为罗斯担忧。只怕他回到帝都之后,会被希洛逼着出山效力。

    可几个月之后,他就听到了消息:这位比利亚伯爵回到帝都之后,因为出使西北“功劳卓著”,得到了皇帝希洛陛下的赞赏。皇帝陛下就公开下令,给这位比利亚伯爵委任了一个显赫的公职——关于这个委任。希洛之前并没有先征求罗斯的意见,摆明就是要逼罗斯就烦。

    可这个罗斯倒也狠!

    在委任下达的第二天,比利亚伯爵府就传出消息,罗斯大人在骑马的时候,摔断了腿。只怕没个一年半载,是无法出门了。

    希洛得知之后。派人上门去探望,结果来人回去禀告皇帝,罗斯的腿的确是断了,而且伤得很严重!

    这件事情之后,那份委任自然是没有人再提起了……

    而远在西北的陈道临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忍不住感慨:这个大脑门,对他自己下手可真够狠的!

    当然,这些是后话了,暂时不提。

    ……

    就在罗斯离开了陈道临这里之后的第二天,陈道临要面对的头一件大难题,便是……

    洛黛尔。

    人都追到自己的家里来了,陈道临也明白,躲避是绝躲不过去的了。

    只是让陈道临无奈的是,自己才刚刚搞定了可人的小精灵,洛黛尔这个冤家就找上了门来,着实让他头疼。

    虽然身为穿越众的一员,“打出一个大大的后宫”是所有穿越者的终极梦想之一。但毕竟在现实之中只是一个毫无女人缘的宅男,陈道临哪里有什么对付女人的经验?

    更别说是“脚踩两只船”这种高难度的技术动作了。

    本着缩头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的心思,陈道临倒是一早主动跑去看望洛黛尔了。

    洛黛尔昨天闹了一场,被陈道临用魔法弄晕之后,睡了足足一夜。才一醒来,她立刻警觉的全身缩了起来,随即先本能的看了看自己的处境,可随后,忽然看见了房间里,就在距离床不远的地方,一个熟悉的背影就站在窗前……洛黛尔顿时身子就放松了下来。

    她缓缓的拥被坐了起来,看着那个家伙的背影,眼睛里一热,险些就又要流出眼泪来。

    陈道临转过身来,看了看洛黛尔,先是一愣,随即走到床前,伸手在她眼角一弹,低声道:“怎么一起来就又哭了?唉……”

    洛黛尔摇摇头,用力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忽然之间,只觉得心中复杂莫名。

    自己从楼兰城一路跑出来,一路奔波,可不就是为了见这个家伙么?现在自己一觉醒来,就能看见这个家伙在自己床前——忽然之间,心中那一股幸福满足的滋味,就叫女孩儿顿时痴了。

    陈道临却笑着拍了拍洛黛尔的脸蛋,道:“我让夏夏进来帮你穿衣,你洗漱一下,我带你四处逛逛。”

    “逛逛?”洛黛尔一呆。

    “嗯,逛逛。”陈道临叹了口气,随即脸上露出笑容来:“你才来到我这里,总要带你看看……我可是在这里弄出了一个很大的场面哦。今天我什么事情都不做,就陪着你走走看看,好不好?”

    “好!”洛黛尔眼睛发光,顿时就一口应下!

    看什么东西……洛黛尔倒是丝毫没什么在意,女孩儿在意的,是陈道临的那句“什么事都不做,就陪着你……”

    说着,她翻身就要跳下床,可才伸出腿来,顿时就尖叫一声,整个人缩了回去,一张俏脸也是羞得绯红。

    陈道临只觉得自己也呆了一呆……方才这小妞从被子里伸出来的那一双光溜溜的洁白修长的美腿,叫这个家伙也看得有些眼睛发直了……

    洛黛尔忽然抬起眼皮瞧了陈道临一眼:“好看么?”

    “……好看。”陈道临下意识的点头。

    “那么……和你的小精灵比呢?”

    “各有千秋!”陈道临一本正经的回答。

    “你……”洛黛尔涨红了脸,飞快的将一个枕头扔了过去:“滚出去!我要穿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