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家族隐患和花花公子的车厢】

第三百八十六章 【家族隐患和花花公子的车厢】

    第三百八十六章【家族隐患和花花公子的车厢】

    早晨的时候,天色刚刚方亮,西北要塞的城门南侧,原本偌大的广场上就已经早早拥挤了不少人群。

    停在广场上的车队已经拥挤得将队伍排出了数里地,城门刚打开的时候,就有列队而来的守军,手持刀剑,全副武装的组建了隔离人墙,而城墙之上,也有弓箭手戒备着,用警觉的目光巡视着脚下的人群。

    按照西北要塞这里的规矩,今天是开门放关的日子。

    排在广场最前端最好位置的,自然是属于各家大型商会,或者能量非凡的团体。

    西北要塞是帝国边境出关的重要通道,尤其在西北这个地方,也是唯一通往兽人王国的交易渠道。

    每隔一段时间,边军才会打开城门,放行一部分商队,允许他们前往北边去和兽人交易——当然了,最最优先的自然是郁金香家族自己的商队。

    早在开关日之前,各家商会就已经在西北要塞向军方提交过了申请,并且将自己带出关的货物,明列了清单上交审核。一切违禁物品,清单上自然是没有了——实际情况么,那就不好说了。

    每隔一段时间的开关日,就如同水闸开闸泄洪一般,云集而来等待出关的商队,犹如潮水一般。

    饶是西北要塞是一座帝国首屈一指的雄关,城门宽阔,可也被拥堵了起来。把守城门的军队忙得满头大汗,一个商会车队排队等待着出关,出关之前,都要将事先在独立师团拿到的公文递交给城门军官审核。同时关卡也会有士兵对运输车队的货物进行抽查。

    每次的开关日,都会遇到一些夹带私活的现象,所以周围早有全副武装的士兵严阵以待,以防有人胆敢暴力抗法。

    一个上午的时间,城门之下川流不息,可等候在广场上的车队目测看来却仿佛并没有减少多少。

    就在广场的南边,一个不知名的商会队伍里,换上了普通行商衣衫的迪克森和胡克船长两人就坐在一辆货车上,屁股下面就是一只只粗大的圆形木桶。

    “你算过没有?”迪克森歪戴着一顶草帽,嘴里叼了一根干稻草。坐在那儿,裤腿卷着,看上去和一个普通的行商没什么区别,歪了歪脑袋,对身边的胡克努努嘴。笑道:“一个上午了……过去了多少商队多少车货?这一天下来,西北要塞要通关价值多少的货物?这还只是一个开关日。若是一年算下来。通过这里的交易量会达到一个何等惊人的数字。”

    胡克船长嘴巴里吊着一只烟斗。吞云吐雾,面色凝重。

    迪克森低声道:“前些年的时候,我曾经来过这里一次——别这么看着我,我是随着学院里的后勤来购买一些魔兽材料,那个时候,西北要塞的开关日。可远远没现在这么多车队。这两年,我听说这里做的越来越大,就连很多原本是从中部要塞通过的车队,都宁可多绕上千里路。来到这里出境。”

    胡克船长从嘴里取下烟斗,冷冷道:“为什么?”

    迪克森微微一笑:“你心中已经想到了答案,又何必再问我。”

    “难道这里的守军敢公然包庇走私商队?!”胡克船长的眼神阴沉,轻轻的叹了口气,咬牙冷冷道:“郁金香家族将西北要塞重任托付给西尔维斯特,他怎么敢如此胡作非为!”

    顿了顿,胡克却又皱眉沉思了会儿,道:“按说这西尔维斯特是个聪明能干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等利令智昏的事情?前代公爵这么看好的人物,居然也会因为贪婪钱财而……”

    “据我所知,这个西尔维斯特的生活很是简朴。”迪克森摇摇头,道:“听说他这些年都是吃住就在军营之中,一应生活用度,都和军队之中其他军官并无两样。”

    胡克一愣:“这……倒是奇怪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城门下的守军虽然已经忙碌了一个上午,但是却丝毫没有松懈的样子,就连周围那些全副武装列队震慑的军兵,也都依然站得笔直,队伍丝毫不乱!

    胡克看在眼里,虽然心中对那个西尔维斯特颇有微词,却也依然忍不住承认:这家伙治军果然很严!

    虽然在后面等待,但胡克却一直小心的偷偷观察城门下的守军检查关防的过程。

    他发现,城门下的守军并没有自己预想之中的“中饱私囊”“官商勾结”的样子。

    守军在抽查通关车队货物的时候,也十分严密,检查也很严格,并没有公然放水的迹象。

    他将这个疑问告诉了迪克森,迪克森微微一笑:“这是自然,若是随随便便就叫人看了出来,那这生意岂能长久?”

    他拉了拉胡克,笑道:“所有的门道,都在那些通关商队的首领,通关时候递交的那张文书上了。”

    “哦?”

    “这些通关文书,都是事先就要向边军申报备案的。又边军大营签发之后,才允许出关。可是其中却有很多门道……你却不知道。”

    胡克来了精神,碰了碰迪克森:“你又怎么知道的?”

    迪克森苦笑:“前两年来的时候,我就吃过苦头。”

    吃苦头?

    胡克愣住了。

    按照迪克森说的,他前两年可是以魔法学院的后勤部门的魔法师身份来到这里的,魔法学院那是什么组织?背景强,后台硬,又加上和郁金香家族关系不一般!

    难道还会在这里吃苦头?这里可也是郁金香家的地盘啊。

    迪克森哼了一声:“两年前,我和学院之中的师兄来到这里办事,按照学院的要求,在这里采购一批魔兽的材料——你知道的,学院之中有许多魔法师,进行的研究都需要一些特殊的材料。其中不少材料,都有些不太好见光,为了满足这些需求,学院有时候也得做些见不得光的买卖。

    当初我来到这里,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这趟差事容易办——带着魔法学院的牌子,走到哪里还怕吃不开么?可偏偏在这西北要塞,我就碰了钉子,要不是同行的还有一位师兄是老手,我那次就要出丑了。”

    说着,迪克森就将自己当年的那番遭遇说了一遍。

    原来当初迪克森和学院里另外一位后勤执事一起来到这里。出关前往兽人的地盘,去收购一些特殊的“物资”,而要想和兽人交易,你拿帝国的金币去是自然不行的,就只能带着一些东西去和兽人交换。

    而就在这里准备带货物出关的时候。遇到了麻烦。

    堂堂魔法学院的货车,居然被守军扣下了!!

    迪克森大为意外。也很是恼火——天下居然还有人敢扣押魔法学院的东西?别说是西北边军了!就算是郁金香家楼兰城的守军!帝都的城卫军!甚至是御林军。也做不出这等事情啊!

    可偏偏这支独立师团,就做出来了!

    而那次,独立师团的人将迪克森的货物扣下之后,却并没有撕破脸,而是客客气气的将迪克森请到了西北要塞军营之中做客。

    然后,迪克森拿到了一份……收费清单!

    “收费……清单?!”胡克瞪大了眼睛。

    “就是收费清单。”迪克森冷笑道:“那份清单细致周密。我看了一次就叹为观止,几乎将能想到的所有的可能出现的货物全部明列其中了。生活用品,民用物资,军事物资。涉嫌军事物资,当然也包括了许多被帝国法令禁制的违禁品。所有的东西,都列在了那份清单之中——每一种货物后面,都标明了一个数字。按照独立师团那个和我交涉的人说,这叫做……关税。”

    “荒唐至极!!!”

    若不是要隐藏身份,胡克差点就要跳起来怒吼了!

    他随即压低了声音,但是语气里却满是怒气:“关税?开什么玩笑!关税只有帝国官方才有资格征收!而且,我也不是没在郁金香家待过!郁金香家从来没有过什么所谓的关税一说!就算是在西北通往草原的关卡,也从来没有这种伸手要钱的举动!”

    “草原那儿没有,这里有。”迪克森不慌不忙,淡淡道:“独立师团就这么做了,而且一直都这么做下来了。”

    “……没人管么!”胡克呼吸有些急促。

    “两年前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据说是独立师团刚刚开始征收‘关税’。这种事情,非但没有遭到商人们的抵抗,却反而大受欢迎!只因为那份清单上,很多敏感的物资,都被列入了关税的征收范围之中,也就是说,只要你交了关税,那些敏感的东西,你就可以运送出去贩卖,而且不用担心独立师团的边军会查封你。”

    “这……这……这简直就是公然……公然……胆大包天!!!”胡克简直难以置信:“我相信这绝不可能是郁金香家族的决定!这……一定是独立师团的自私行为!难道……就真的无人管吗!!”

    迪克森冷冷道:“管?怎么管?”

    说着,他轻轻叹了口气:“两年前,那位大小姐刚刚被立为家族首领,上代公爵刚刚离去,整个家族之中人心惶惶……偏偏这位新族长,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女性掌权,天然就会有一种弱势。大小姐因为是女性,所以不像前面几代继承人一样,从年少就开始在军中历练——前几代继承人,在军中历练,都会组建出一批自己的班底,都会在军中建立威望,继位的时候,要做什么,自然就顺手得多,人心也自然安抚。可这一代,族长是一位年少的小女孩,那些家臣之中的大佬,就算对家族依然忠诚,但是要让大家心甘情愿的听从一个年少的小女孩的命令,有多少人嘴巴上不说,心中却未必甘愿!更何况……这西尔维斯特的身份地位都很微妙,又在西北要塞多年……他二十五岁就过来了,今年三十三岁,在这里待了八年时间!八年没挪过屁股,之前又一直得到了上代公爵的全力支持。八年时间……说一句不好听的,足以让这支边军,变得‘名符其实’了!”

    名符其实?

    胡克先是一愣,随即猛然醒悟过来!

    独立师团……

    独立!

    ……

    “西尔维斯特做的很聪明,他虽然大肆敛财,甚至公然包庇走私事情,但是一来,他做的还不算太出格,至少那些重要的武器装备,都不曾出口。只是将一一些铁器药品放开了一些口子。二来呢,他这样的举动,得到了很多商会的支持……你知道的,那些大商会,背后都有帝国那些大豪门的影子。这样的事情。那些豪门支持还来不及,自然为西尔维斯特结交了一批‘好朋友’。而最最关键的。是第三条!这家伙。虽然赚了这么多钱财,自己却并不贪婪,他生活用度从来不曾增加过,但是赚钱的那些钱,他却每年都会上交一半给家族!身为军中大将,领军在外。每年还能向家族上交一大笔收入,这个举动就让很多人说不出话来。而另外剩下的钱财,西尔维斯特自己也并不吞没,而是在军中建立了一套制度。据说那些钱财,让全军上下,各级军官都对他感恩戴德。尤其是下层军兵!你知道么?独立师团,自己有一套和郁金香家其他军队完全不同的财政体系!除了家族给士兵支付的军饷薪酬之外,独立师团给自己军中所有的军兵,甚至包括那些辅助军,仆从军,都会按照人头,按照军衔,和对军队贡献大小来区分,每个人,都会得到一笔额外的‘补贴’,这笔补贴,并不会立刻兑现,而是在逢年过节,会发一笔不菲的过节费,而大部分补贴,都会存在后勤大营的账目上,一旦士兵或者军官退伍,就可以随时支取这笔补贴,风风光光的回老家生活!这笔钱,足够在老家买上一块好地,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但是一个小康之家,却是绝跑不掉的。”

    胡克惊呆了!!

    收买人心!狼子野心!!

    这西尔维斯特如此作为,简直就是……

    他简直就是把家族的独立师团,变成他自家的私军了!!

    “独立师团从上到下,几乎找不出一个对这位统帅不满的人……上到军官下到士兵,都对这位统帅感恩戴德,对他极为拥护!大小姐毕竟掌权才不过两年,家族方方面面,各种关系,各种派系都要她理顺关系,一一摆平。而独立师团已经被西尔维斯特经营了八年了!他在这里根深蒂固,大小姐就算想要动他,一时半会儿,也不好大动干戈。否则的话,若是才一上台,自己的位置还没稳固,就贸然对一支多年离开家族地盘,客居在外的精锐军队开刀……万一引发了什么兵变之类的事情……”

    “所以……公爵大人不是不知道西尔维斯特的举动,也不是不动他,只是暂时动不得?”

    “总要等大小姐将家族内部关系理顺,各种权力都牢牢抓在了手中,坐稳了位置,掌握了力量,才好对他下手吧。而且,这种事情,不好硬来,操之过急,只怕反而会引起乱子。”

    胡克沉默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这位船长却忽然摇头:“这个西尔维斯特,死定了。”

    迪克森笑了笑:“你不看好他的前途?”

    胡克冷笑:“就算他做的事情很狡猾,利用这种方式敛财……帝国中央碍于郁金香家的威望,不好干涉他。而郁金香家内部,却暂时撼不动他……可长久以往,他还是死路一条!家族毕竟势力摆在那儿,公爵大人虽然暂时还动不得他,但是那位大小姐也是个厉害角色,给她些时间,总有坐稳位置的时候!一旦等公爵大人坐稳了位置,将家族的权柄和各方的关系理顺了,总能腾出手来收拾他!到那个时候,就算西尔维斯特在这独立师团之中再得人心,但这些军兵,终究是郁金香家领地的子弟子民,再拥护他,也未必就肯跟着他竖旗造反吧。区区一个独立师团,两三万人而已,真要敢和家族叫板……这个西尔维斯特,绝没有好下场的!”

    迪克森嘿嘿笑了笑。看了看广场上那拥挤的商队车马,低声道:“你这话,倒也不奇怪……事实上,我知道很多商会的人,虽然都支持西尔维斯特在这西北要塞的作为——毕竟他干的事情,让这些商会发了财。可说到底,据说在私下里,很多商会的背后大佬,也都不看好这个西尔维斯特的前途。和你的观点差不多。等到郁金香家那位女公爵腾出手来,这个西尔维斯特的日子。就到头了。”

    说到这里,迪克森却忽然语气一变:“可是……我却不这么看。”

    “哦?”胡克有些意外的看了看这个年轻的魔法师:“你怎么看?”

    迪克森却面露苦笑:“我……不知道。”

    “不知道?”

    迪克森的面色复杂,他想了想,才摇头道:“我只是见过那个西尔维斯特。两年前的那件事情,我被请到了军中。这个西尔维斯特亲自见了我。他对我的态度很客气,但是对于要收取关税的事情。却非常坚决。不肯松口。但是他私下里却告诉我,他只是需要借用魔法学院的招牌,来演一场戏。对外只要宣布,就连魔法学院的商队,都遵从了他制定的这个游戏规则,那么其他那些大大小小的商会。就会都没有了顾虑。而事实上,事后,他也派人悄悄的将我们缴纳的关税退了回来。只是这事情做得隐秘,外面人不知道罢了。”

    说到这里。迪克森低声道:“我只是举得,根据我和他的接触,我觉得这人绝不是想象之中的那种狂妄贪婪之辈,这人做事情其实很小心仔细,又精明聪慧……这样一个人,绝不会不了解自家的处境和将来的隐患。所以……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还有什么依仗,但我却觉得,这人绝不是大家所看的那么简单。将来……郁金香家那位女公爵想动他,未必就这么容易。”

    两人聊了这么会儿,终于排队排到了他们所在的这个商队。

    这商队里的领队收了迪克森的钱,才允许他们进入自己的队伍,挂了自家的名字出关。

    帝国历来对于出关的人都是严格掌控的。所以两人要出关,总是要挂靠别家商队才行。

    不过这里走私横行,很多走单帮的商人都会用这种交钱挂靠的名头来混入那些正规商会,以求混出关去做生意赚钱,所以这家商队倒也没对两人的身份有什么怀疑。

    下午的时候,等了接近一天时间,两人所在的这支商队才终于得以出关,经过了一番盘查之后,胡克仔细观察到,那守城门的军官在派人抽查货物之前,果然是先看了一遍商队首领递交的批文。

    这其中有什么门道,大概就只有这个商会首领自己才清楚了。

    队伍被放行,胡克和迪克森两人也混了出去。

    离开了西北要塞北上,踏上了北上的路途,坐在货车上,两人都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座屹立在落日之下的那座雄关!

    城头上依然飘扬着帝国荆棘花旗帜,和郁金香家的火焰郁金香旗,城墙之上,那手持利刃的军兵依然雄壮英武。

    看上去,仿佛依然是一派赫赫强国的风范。

    可两人心中,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同时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几分深深的忧色!

    “不管这些了……我们且做好达令大人交待的事情,也许……等我们下次回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出现了什么变化了呢。”

    ……

    “什么!!!”

    杜微微用力一拍桌子,腾的站了起来!俏脸上笼罩了一层寒霜,狠狠瞪着面前之人。

    她的桌前,一个家族管事模样的男子深深垂下头去,不敢接触这位公爵大人的目光,战战兢兢,连大气都不敢喘。

    “她……什么时候跑的!”杜微微咬了咬牙。

    “今,今天……就在刚才,下人禀告说,去请洛黛尔小姐用餐,却发现她,她人已经不见了。至于她什么时候走的,我,我实在不知道。”

    杜微微眉毛一扬,正要发火,却忽然之前,将嘴边的一句怒斥咽了回去。

    她沉默了会儿,看了看面前这个满脸敬畏的管事,轻轻叹了口气,语气忽然就变得平淡了下来:“我知道了,你回去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就当这事情没发生过好了。”

    “……”管事抬起头来,惊讶的看了一眼这位公爵大人,却发现杜微微根本没看自己,挥了挥手。他如蒙大赦,赶紧躬身退了出去。

    “哼……知道了那个家伙的消息?所以跑掉了?去见他了?投奔他了?”杜微微站在桌前冷笑:“这个小妮子,倒是消息灵通得很。”

    ……

    “我说……你不会连累我吧……”

    马车里,罗斯晃了晃自己的大脑门,愁眉苦脸的看了看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妮子。

    洛黛尔身上依然还穿着一件郁金香家女仆的服侍——还没来得及换过来。

    “我原本这次当希洛的使者来见那个女公爵,就已经很危险了,万一她恼火起来把我抓住砍了头,我都没地方诉苦去!我好不容易才终于离开了楼兰城,可以回帝都去逍遥……你又钻进了我的马车里!万一被人查出来!那个女人会不会认为是我把你拐跑的?我可是全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洛黛尔横了罗斯一眼,纵然是身穿女仆的粗陋袍子,她眉目一横,却依旧风情万种,淡淡笑道:“大名鼎鼎的比利亚伯爵,也有怕的时候?”

    “废话!老子怎么不怕。我还要留着命,喝美酒,睡美女呢。”罗斯翻了个白眼。

    “好了好了,我只求你把我带到努林,到了努林我就下车,就算你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留在你的马车里。”洛黛尔撇了撇嘴:“你可是著名的花花公子,我一个未嫁人的姑娘,接下来几天都要和你待在这么一个小小的车厢里,我都不怕我的名声受损,你却怕什么!”

    “未嫁?”罗斯忽然来火了:“喂!说这话你不亏心么?见鬼!当初是谁在自己衣服下塞了个枕头冒充孕妇,在帝都大摇大摆的走来走去?哼!你去找你的达令情哥哥也就罢了,却为什么把我拖下水!要让那个女人知道了你是坐了我的马车走的,事后追究起来……我一个小小的伯爵,可扛不住郁金香公爵的怒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