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八十三章 【超级大礼包】

第三百八十三章 【超级大礼包】

    第三百八十三章【超级大礼包】

    站在帐篷口,陈道临看了一眼远处,那一排排烧砖的土窑,不时还有打开的土窑滚滚冒着浓烟。

    “话说这么做若是在现实之中早就被罚款罚得倾家荡产了吧……”陈道临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西北的天空,苦笑道:“反正不是老子的家乡。”

    蒙托亚已经离开了快十天了。这家伙带着十几个佣兵就钻进了乞力马罗山的支脉里,按照陈道临的推测,就算杜维留下的那张笔记里记载的煤炭矿脉是真的,就算神圣骑士真的有女神保佑,这家伙至少也要在山里钻上一两个月才能回来。

    在这之前么,要维持土窑烧砖,就只能靠木柴了。

    可木柴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啊。按照消耗的比例,大约烧出一千块黄土砖,就要耗费掉整整一车木柴。

    聚集地周围视野内可见的植被,几乎都被砍伐得差不多了。

    那些劳力工匠们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有自己委任的那些“新教徒”和“神仆”们监工,还有自己时不时的弄出一两个因为勤奋工作而被奖赏入教的案例作为鼓舞,几乎没有什么人偷懒。

    每天就这么看着几千人如同蚂蚁一样忙碌,将聚集地周围那些黄土山坡一点一点的挖掘开来。这才过了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聚集地周围就有了一点热火朝天的气象。

    为了保持士气,陈道临故意隐瞒了一些坏消息,比如,因为工艺的生疏和火候掌握的问题,头几批烧出来的砖几乎全部都是残次品,如果敢用来造房子的话,故意来一场大风就会把人活埋掉——罢了,用来垒厕所或者牲畜棚子吧。

    还有就是粮食的消耗,也远远超过了陈道临的估算——每天都在干体力活儿,粮食耗费的也远远比正常状态多一些。

    要管理上万人的吃喝拉撒,陈道临越来越发现自己的种种不足,即便是之前自以为计划得在周密,到了后来还是会出现一个又一个窟窿。

    前天他还专门把波洛米尔又打法跑去了罗瓦城,目的却是为了买盐。

    是的,就是盐!

    沉重的体力活,人体是需要大量盐分补充的。这一点陈道临之前就没有想到。

    而除了这些之外,从木兰城将这一万人拐骗到这里之后,前前后后已经有三个多月时间了。

    这几天又爆发了几件让陈道临觉得不太乐观的事情:这一万多人里,男女比例实在是惨不忍睹!

    只有少部分劳工和工匠是拖家带口来的,大部分工匠都是光棍一个,一个个都是做苦工的壮汉,几个月时间不知肉味也就罢了,现在这些泥腿子们,每天路过后勤大营,看着那些负责为他们做饭洗衣的女人们,眼睛都是绿的。

    再这样下去,只怕要出事的。

    陈道临可不想让自己的地盘上出现一批强J犯。

    他已经下令让后勤大营,尤其是那些家属居住区,增派了维持治安的佣兵——可这些佣兵本身也不安分。

    这些佣兵都是闯惯了江湖的,喜欢的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当然佣兵们的另外一个传统习惯就是找女人。

    若是在城镇之中,这些人早就揣着钱跑去找ji女了。

    可是在这里么……

    几千个男人苦逼了几个月,难道真的要让他们每天用手撸嘛?

    太邪恶了!太邪恶了!!

    陈道临只能悄悄的下令,将工作量又提升了一成。只希望这些家伙们每天累得半死,没有精力再去想其他的心思吧。

    ……

    尽管现在在聚集地,关于陈道临和诸位贵人老爷们信奉的“无双武圣教”的名头已经被传开,而且越来越多的人表现出了毫不掩饰的艳羡态度。

    可陈道临依然没有大肆开放招募教徒。

    他依然把教徒的招募标准卡得很严格。在这一个多月来,新教徒也只发展到了不到一百人。而神仆则发展到了五百人。

    暂时来说,陈道临觉得这个数字不会有突破性的增长了。总要给这些人一些想头。就如同赶牲口,前面悬着一根胡萝卜,若是太早让牲口吃到胡萝卜,只怕它就不会卖力奔跑了。

    从这一点来说,陈道临不由得叹息:明明老子也是一个穷苦出身啊,怎么现在看来,自己这么有剥削人的天赋呢?这大概就是人性的劣根吧。

    就在陈道临感慨的时候,他忽然看见皮埃尔男爵一路小跑朝着自己这里飞奔而来。

    这位老男爵奔跑的样子一点都看不出来上了岁数——毕竟也是练武出身,老男爵的身体甚至比他那个才三十岁的儿子都要好很多。这家伙甚至在蒙托亚进山之后,主动接过了维持聚集体治安的重任,一把年纪了,每天还骑着战马带着一群佣兵在聚集地里到处巡视。

    “大人!”皮埃尔跑得气喘吁吁,来到了帐篷外,迎着陈道临大步走来:“有人来访,要求见您。”

    “见我?”陈道临神色一动:“哪里来的人?罗瓦城?还是木兰城?”

    “都不是……”皮埃尔男爵的语气有些古怪:“是……北边的。”

    说着,老头子手指了指正北的方向。

    “北边?”陈道临皱眉,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了过来:“边军?”

    老男爵严肃的点了点头,然后他低声道:“来了几个人,骑的战马,穿着郁金香家的军服,为首的那个看样子身份不低。”

    陈道临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深思……

    ……

    片刻之后,这些客人被请到了陈道临的大帐篷。

    来人有五个,身上的郁金香家军服都很笔挺,只不过大概是奔波得辛苦,满身满脸都是灰土,似乎赶路赶得甚急。

    为首的那个,中等身材,略胖,满脸笑容,笑起来的时候双眼几乎就眯成了一线,标准的一个和气生财的胖财主的风范。不过这人穿的军服,勋章和肩章表明了他的身份,是统领级的军官,这一点倒是让陈道临不太好小觑。

    在这种小地方,一个统领级的军官,就足以让罗瓦城的那个镇长跪舔了。更何况人家是郁金香家的人。

    “阁下一定就是这里的主人了。”这个胖军官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居然主动的对陈道临低头行礼——这姿态摆得极低啊!陈道临心中一动,他正要还礼,这人却赶紧走上两步,伸手阻止了陈道临,他压低了声音,苦笑道:“阁下身份高贵,岂能向我行礼……”

    嗯?

    陈道临心中一动!

    身份高贵?这家伙……知道我的真正身份?!

    “外面风大,里面请吧。”陈道临转身让开帐篷大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个统领军官倒是十分上路,把自己的随员都留在了外面,只身跟着陈道临进了帐篷里叙话。陈道临也不再多客气了,反正外面的人,自然有皮埃尔男爵负责接待。

    才走进帐篷里,这统领军官看了看四周,就长长的叹了口气,语气里有些感慨,表情居然也十分诚恳:“这里的条件实在是太简陋了!我实在没想到,一位名满天下的魔法师贵人,居然会住在这种帐篷里。”

    他连连摇头,看着陈道临,低声道:“就算是在边境军营里,条件也比这里好多啦。”

    陈道临笑而不语,只是请这个家伙坐下,然后小女仆夏夏很快就从后面跑了出来,给这人倒了一杯水。

    这军官倒是十分有分寸,都不敢正眼多看夏夏一眼,态度很是拘谨。

    陈道临也坐了下来,他沉吟了一下,才开口道:“贵官……”

    “不敢让您这么称呼!”这家伙腾的跳了起来,连连摆手道:“我的名字叫邓肯,您直呼我的名字就好了!”

    陈道临又皱了皱眉,才继续道:“阁下是郁金香家族边军的人?”

    “不敢劳烦您询问,我正是边军的人,为家族效力,现任职家族驻西北边防独立师团后勤大营统领。”

    陈道临点了点头,他缓缓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悄悄的打量对方的神色表情,却发现这个叫邓肯的家伙,抓耳挠腮,一身的拘谨和不自在,尤其是偶尔偷偷瞄向自己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敬畏?

    咦?这倒奇怪了。自己遇到的郁金香家的人,有一个算一个,不都是眼睛长在脑门顶上的么?

    “你……知道我是谁?”陈道临忽然放下茶杯,冷不丁问出了这么一句。

    邓肯表情一僵,随即苦笑,低声道:“那个……阁下大名已经传遍帝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这话说的含糊,不过意思却明白了。

    他不肯明言,只是暗语点破,陈道临倒也不奇怪,毕竟自己的身份太敏感,现在已经是帝国官方明确的通缉犯了,对方身为一个边军的在职军官,级别又不低,若是公然开口明说自己的身份,对大家都是尴尬。

    “那么,邓肯先生,您今天忽然来这里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呢?”陈道临想了一下,干脆单刀直入。

    邓肯深深吸了口气,眼神有些古怪,缓缓道:“前些日子,您不是委托了波洛米尔,从我军后勤大营,购买了一批淘换下来的陈粮么……”

    陈道临闻言,淡淡一笑:“是有这么一回事……怎么,这笔交易,有什么问题么?还是钱款没有支付清?”

    “付清了付清了!”邓肯赶紧道:“波洛米尔先生做事情很干练,购买粮食的钱款已经全部付清了,倒是我们还有最后一批粮食没有运送过来……”

    “那么,是最后一批粮食,有什么问题么?”陈道临脸色露出了几分关心,现在自己这里粮食耗费大大出乎预料,若是粮食后续的补充出了问题,只怕自己真的要面临不小的麻烦了。

    “决然不会!”邓肯立刻拍胸部保证:“我这次出来的时候,最后一批粮食的运输队已经和我一起同时离开军营了,只是我马快,走得快了些先到了您这里,预计再过几天,粮食就会送到!”

    “嗯。”陈道临的脸色和善了许多:“那么,请问贵官,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邓肯脸色有些为难,他甚至流露出了几分羞赧,才支支吾吾道:“那个……上一次的交易,我们军中上下都十分愉快,都纷纷表示,和您这样的人做生意实在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您给的价钱也高……”

    说到这里,邓肯的脸色有些涨红——价钱的确是高,可其中一部分,却是落入了自己和其他一些后勤军官的腰包里,说起来,自己当初还是狠狠的宰了那个波洛米尔一刀呢。

    可没想到,这位贵人的来头居然这么大啊!

    若是事情可以从来的话,打死邓肯也不敢吃陈道临的回扣啊!

    如今这笔钱却反而成为了边军后勤大营之中上上下下人等的催命符!这事情甚至惊动了家族族长公爵大人,若是处理不好的话……大家伙儿就真的只能等着受军法,割了脑袋传遍边军军营,以儆效尤了!

    “事情是这样的,上一次我们双方的交易做的很是愉快。而近几日正好军中盘点,又有一些淘换下来的物资需要处理,我心中想着,做生不如做熟,有您这样一位大买家就在附近,我们何必舍近求远?反正是要卖的,所以我就跑来您这里问问,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吃下这一批东西……”

    “淘换的军需物资?”

    陈道临的眼睛一亮,可很快就掩饰了过去,他咳嗽了一声,淡淡道:“这个么……上一次的交易,我手里的资金可占用了不少。如今您也看见了,我这里有上万人吃喝拉撒,每天的花费都不小,我手中未必就很宽松,只怕就算我想吃下来,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摆明了对方上门求售,陈道临自然是要拿拿架子的。

    “吃得下吃得下!”邓肯几乎是激动的跳了起来,赶紧道:“您这样的大豪客,努林行省就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而且我们这次提供的东西,除了一批粮食之外,还另有许多好东西,放到外面去,可都是抢手货,那个……”

    邓肯连连搓手,心中暗暗着急:你要是不肯吃下来,只怕我脑袋难保……

    陈道临愣了一下,虽然意外于对方这样着急的求售姿态,不过心中盘算了一下……难道是这些家伙为了中饱私囊,偷买军中物资?

    不管了,自己反正是公平买卖,就算是事后事发了,自己也站得住脚。

    “那么,就请您说说,这次要处理的军需物资有哪些东西吧。”

    邓肯等的就是这句话,飞快从怀里取出了一张清单来,恭恭敬敬的双手递到了陈道临身边的桌子上。

    陈道临拿起来,才看了两眼,脸色顿时就变了!

    自己最最需要的粮食!

    建筑工具!农具!

    还有上万张牛羊皮!!

    还有……一批足以武装两个步兵营的轻步兵军械!皮甲武器,还有衣物军靴!!

    无论从任何角度考虑,这么一批东西,几乎全部都是自己短期内就需要和用得上的!

    有了这些粮食,自己就可以大大的缓解粮食耗费的问题。其余的那些物资,更是适用于民生和军事多种用途!

    尤其是最后,那一批足以武装两个步兵营的军械!虽然只是轻步兵的装备,但是……自己总要建立一支自己的武装的!

    这些东西,全部都用得上!

    只是……陈道临心中飞快的盘算了一下,这么一大批物资,自己若是全部吃下来的话,只怕手里的财力还真的有些不堪重负了!

    毕竟陈道临虽然富有,当初在罗林家的那个地下宝藏里,带走了海量的黄金宝贝,在帝都也赚了不少钱,尤其是和庞贝商会的合作,无双坊自己也赚了许多。加上自己身为魔法师,手里也有很多好东西。

    但是,毕竟那些黄金储备和珍宝,都不能当钱用。要想变卖成现金,还要费许多周折……

    看着陈道临只是盯着清单看,却迟迟不说话,邓肯自然能猜到陈道临的用意,这胖胖的军官搓了搓手,才试探道:“您看……这张清单上的东西……”

    陈道临抬起头来,不动声色将清单放在手边,手压在了上面,才缓缓道:“邓肯先生,我这人不喜欢绕弯子。我虽然没在军中待过,但我也知道,以努林行省边境驻扎的那一支独立师团的规模,就算每年淘换旧物资,也没道理一下会出现这么多东西……当然了,我只是买家,只要你提供东西,我照单付款就是了,也不问你东西的来源,若是将来出了什么麻烦……那么我也不会承担任何责任。”

    “当然!”邓肯赶紧道:“您放心!这张清单上的东西,每一件都是来历清楚,都是正道来的!绝不是见不得人的东西!我们的交易,也都是独立师团的后勤大营出具的契约文书,又独立师团的统军将军亲笔签名!不论是在我们郁金香家领地,还是在帝国,都是具有合法性的!这一点您绝不用担心。”

    陈道临沉默了会儿,才叹了口气:“既然如此……您开个价吧。”

    邓肯站了起来,略一犹豫,缓缓走到了陈道临的面前。

    他伸出手指,就在茶杯里蘸了蘸水,就在桌面上写了一个数字。

    这个数字写出来,陈道临顿时脸色狂变!!

    不是价钱太高!

    而是……太便宜!!

    陈道临狐疑的抬起头来,皱眉瞧着邓肯,忽然就站了起来,淡淡道:“这笔东西,我不敢收!邓肯先生,您请回吧!恕不远送。”

    说着,他轻轻将桌上的那一串数字擦去,又拿起了清单,塞还给了邓肯。

    邓肯愣在了那儿,一张胖脸涨红,眼看陈道临就要转身离开,他赶紧一把抓住了陈道临的衣袖,扯着嗓子大叫道:“别啊!等等!等等!!达令老爷,我们再谈谈!!”

    着急之下,邓肯居然就直接喊出了陈道临的本名。

    陈道临扭头看了邓肯一眼,淡淡道:“没什么好谈的,邓肯先生,我虽然很需要这些东西,但是我也知道,有些便宜可以占,有些便宜占了就会惹来**烦!”

    他心中已经开始了猜测……难道是郁金香家的这支独立师团,从上到下整个都烂掉了?连师团统军将军都带头贪污,倒卖军需物资?

    所以这些东西见不得光,这些人才只能以这么低的价格倾销掉?!

    不然的话,这价格怎么可能如此便宜?!!

    自己若是占了这个便宜,将来事发之后,郁金香家族追查这事情,邓肯这些军中蛀虫自然都是砍头问罪,只怕自己也好不了!

    自己来到西北,在努林行省和郁金香家族的夹缝里生存,若是把郁金香家也得罪了,那就真的没得混了!

    这便宜,绝不能占!

    “价格好商量!好商量啊!!”邓肯几乎就要过来抱陈道临的大腿了——也由不得他不慌,家族里的那位费欧娜小姐已经亲自来到了边军大营里,和自己谈了一个下午,已经明确的告诉自己,这事情办不成,就地革职问斩!!

    那个可怕的女人,甚至带来了一队家族的执法队啊!!

    邓肯却是误会了陈道临的意思,只以为他还嫌这价钱不满意……情急之下,邓肯咬了咬牙,断然道:“阁下若是觉得这价钱不满意的话,我们还可以放宽一些……这价钱再减一成,如何?呃……您倒是说句话啊!!还不行么?那若是您现在手里钱不凑手的话……分期付款也行啊!!先支付一半,后面的可以分一年时间偿还?不要利息,如何?”

    看着这家伙几乎就快要跪下来,陈道临心中已经越来越迷糊了。

    天下哪里有这种做生意的?

    这已经不是上赶着的买卖了,简直就是冰天雪地三百六十度空翻落地跪求甩卖啊!!

    刚才这家伙写下的那个家伙已经很是离谱了……以那个价格,连成本的一半都未必能回得去!

    若是再减一成……而且还只支付一半现款,后面的分期一年支付……

    见过打折的,没见过这么打折的啊!

    这叫什么折?

    粉碎性骨折嘛?!

    陈道临面色阴晴不定,邓肯已经再次跺脚,他狠狠道:“您若是还不满意……罢了!我拼着担这天大的干系为您做保!只要您愿意吃下这批物资!钱么,您只先支付三成!后面的钱款,您两年内送到我边军后勤大营,如何?先付三成,我们立刻就派运输队把东西给您送来,一个月内,肯定全部送到!”

    扑!!

    陈道临差点没吐血!

    这已经不是挥泪甩卖了!简直就是挥泪求虐啊!!

    ……

    陈道临明白了,这事情绝不仅仅是军需物资的交易了,里面肯定还有隐情。

    他既然想明白了这一节,干脆就冷静了下来,转过身来,扶起了这位军需统领军官,把他扶起来按回了座位上坐下。

    陈道临自己也重新落座,然后拿起了那份清单,又看了一遍。

    现在摆明了对方是上门主动求宰,且不管他到底是什么用意……既然如此,我刀子不放再磨亮一点?

    “价钱么……您说的也未免太低了。我也不用您担什么干系,先付三成的说法就不用提了。按照您之前说的,我支付五成货款,余款么……一年时间内我付清。”

    “好好好!”

    “不过,我还有一点小小的要求,这份清单,我要再添加一些东西。就是不知道您军中是不是正好有我需要的这些东西了。”

    “有有,一定有!”

    陈道临心中暗笑,拿出一支笔来,在这清单下面又加了几笔:

    牛羊一千头,战马五百匹。

    弓一千张,箭三万支。

    将这清单递给邓肯的时候,这个军需官的眼睛顿时瞪了起来。

    他张了张嘴巴:“这个……牛羊什么的倒是好说,左右也就是一千头,我怎么也能给您寻来……可是这五百匹战马,还有一千张军弓,三万支箭……”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低了声音:“达令先生……刀剑什么的倒是好说,可是弓箭,却是禁品啊!您没有官身,没有贵族爵位,也不允许建立私军的。要这么多军械……”

    之前虽然清单上也有一批轻步兵的装备。

    但是轻步兵历来都是最廉价的兵种,所谓的装备也就是一些军服,普通的刀剑之类。

    可战马和弓箭就不同了!

    在罗兰帝国,尤其是弓箭和弩箭,是被严格管制的武器!!

    陈道临一笑:“若是为难的话,那么就算了……”

    “别!”邓肯哭笑不得,他咬了咬牙,眼睛里闪过一丝绝然,终于深深的吸了口气:“这清单……我接了!!就按照这清单上写的,我回去之后,一个月内,就开始调集军中运输队给您开始运送,最多三个月内,所有物资全部会送清!”

    “好!那么至于价钱,我添加的这些东西,我会折算价钱再您刚才说的那个数字之外,添进去的。”

    邓肯点了点头,他略微思索了一下,飞快的报了一个数字——不用说,这个数字也是便宜得离谱。

    陈道临此刻也干脆不和他废话了,直接点了头。

    随后邓肯站了起来,这胖子满头大汗,神色却仿佛轻松了许多——在陈道临看来,这家伙简直是一脸劫后余生般的表情,就仿佛逃过了一场大难似的。

    邓肯很快告辞离去。

    陈道临送走了这位军官,随后把皮埃尔男爵叫了来,把刚才的事情和这位老头子说了一遍。

    这位男爵听完之后,也是眼睛瞪得滚圆,目瞪口呆的瞧着陈道临,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才道:“大人……这些,这些郁金香家边军的人……难道都疯了么?”

    “疯?他们怎么会疯。”陈道临摇头,摆摆手:“这么大的事情,显然绝不是一个小小的独立师团能决定的。我想过了……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是有人给我送的一份大礼。”

    “送礼?”

    “自然是送礼。”陈道临淡淡一笑:“既然人家好心好意上门送东西……我又没法推脱掉,那么就干脆收下了。”

    顿了顿,他幽幽道:“无事献殷勤,必有所求!看着吧,过些日子,必然还有人上门,到时候,就是向我提出要求的时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