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卖得好,卖不好】

第三百八十二章 【卖得好,卖不好】

    第三百八十二章【卖得好,卖不好】

    陈道临购买下的土地,位于罗瓦城以北,大体的位置位于罗瓦城的辖区北方边缘。

    从地理位置看来,这个地方恰好位于努林行省和郁金香家族的边境交界处的一个夹角。

    若是从地图看来,陈道临的这块土地,往左不过几十里,便是郁金香家族的领地,而往北的话,也不过就是五十里的样子,便是帝国西北的北方边境,卡巴斯基防线的西北段。

    六千亩地,说起来似乎不少,但实际上却并不算很大,大概也只有四平方公里的样子。只管一点的话,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边长两千米的正方形。

    如果说这个数字还比较模糊的话,那么做一个类比的话,这么大一块地方,大约相当于十个天安门广场,或者是十个梵蒂冈城。

    在罗瓦城和当地的政府达成了一系列协议之后,陈道临带着他的大队继续北上迁徙,终于在十日之后,抵达了这块已经属于他的土地。

    随着队伍来到这里的,还有罗瓦城之中的一队守备军以及两名罗瓦城的官员——那位镇长自然不会干这种长途跋涉的辛苦事。

    一系列的契约文书,早已经全部完成。

    这个鬼地方,看上去十分荒凉,偌大的一片土地,远远看去,完全是一片空荡荡的荒野。

    土地贫瘠,都是西北常见的黄土地,远远看去,周边还有一些黄色的山坡,也都是不着寸草黄土坡,放眼看去,满眼都是黄泥和沙砾。

    看见这场景,就连意志最坚定的蒙托亚都忍不住心中生出几分动摇来。

    这位达令大人……带领着自己这些人,还拐来了上万人口,就是跑到这么一个偏僻遥远的不毛之地,“开创新局面”?!!

    唯一让蒙托亚稍稍安心的是,在附近还有一条河流。

    努林行省的北方有一条乞力马罗山脉的支脉,这条河流便是从庞大的乞力马罗山脉之中流淌下来,贯穿于努林行省的北方。每年春季的时候,因为山上的积雪融化,河流的水势也会比往常要更大一些。

    现在看来,这条河流距离自家的这块土地倒是不算太远,在蒙托亚心中计算了一番之后,确定了一点,至少己方这上万人,靠着这条河流还是可以满足用水需求的。

    ……

    花费了三天时间,蒙托亚才带着人,将上万人的大队组织了起来,在这里扎下了营地。

    这一次扎营可不比之前旅途之中的夜宿。因为在建造成新城寨之前,自己这些人要长期停留在这里,所以这次的扎营,就要正式得多。

    大量的帐篷被支了起来,蒙托亚带着那些佣兵,将上万人的队伍进行了清点和分配。各种不同的工匠被按照职业区分开来。而那些带着家属的劳工,也都被安排进了一个庞大的家属营地。

    为了防止一些治安事件发生,蒙托亚在请示了陈道临之后,又花费了一笔钱,将随同队伍而来的那两百名佣兵延长了雇佣期限,在未来的时间内,这两百名佣兵就要负责在这里维持治安。

    上万人的吃喝拉撒,加上那些马匹牲口,每天要耗费的粮食足足有上万斤!

    这么庞大的消耗数字,倒是暂时还不用太担心。波洛米尔已经在罗瓦城购买了大量的粮食,还有郁金香家戍边军队的陈粮,此外,阿德也被陈道临留在了首府木兰城继续搜集粮食。

    当务之急,第一项计划摆在面前的便是:筑城!

    可筑城,总需要建筑材料吧!

    这地方,远处那些黄土坡上,都是不毛之地,地皮贫瘠,偶尔看到的一些植被,都是矮小脆弱,要想砍伐大树来建房子,那根本就是休想。

    至于石头……

    蒙托亚大概目测的一下,最近的一条乞力马罗山的支脉,倒是可以作为采石的地点……可那个地方距离这里至少有几十里远!

    要想建造一个城寨的石料,都从几十里远的那座大山上采下,再搬运上几十里运送到这里……光是想想就足以叫人牙齿发酸!!!!

    然而,陈道临却信心十足。

    在安顿好了大队人马之后,陈道临甚至还有心情带着小精灵一起骑马出去游玩了大半天。

    两人就纵马在这广阔的荒原之上尽情驰骋。他甚至还有心情带着人跑去了不远处的一个黄土坡上玩了一次野外烧烤游戏。

    足足在外面疯了三天,陈道临才带着满身的泥土跑了回来。

    他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召集了一批以穿着白衣信徒袍为首的工匠,下达了一系列的指令。

    超过两千名劳力被发动了起来,领取了工具之后,第二天就结队前往距离最近的那座黄土山坡。

    然后,在黄土山坡之下,两百名工匠昼夜劳作,很快就弄出了一排让蒙托亚看了都十分好奇的土窖。

    更让神圣骑士费解的是,这次征召而来的那些建筑工匠,在陪着陈道临说了一下午话之后,这些人简直就像是疯了一样,发疯的拿着陈道临交给了一些奇怪的图纸离开,大部分人都是满脸惊奇和兴奋,捏着手里的图纸,就仿佛捏着什么宝贝一样。

    跑到黄土山坡旁的上千劳力开始了忙碌,他们的工作内容就是……挖山!!

    大量的黄土被挖了出来。

    眼看着这些家伙,就如同勤奋的工蚁一样,将那座黄土山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挖出了一个小小的豁口……就仿佛是什么怪物在这山坡上狠狠的啃下了一口。

    那条河流的溪水被引了过去……

    大量的黄土被挖开运送过来……

    更多的土窖被搭建起来……

    在忙碌了几个日夜之后,这天早上,那伙建筑工匠兴奋激动的嚎叫着,然后捧着一堆东西,疯狂的跑来见陈道临。

    陈道临很快就把蒙托亚找了来,然后指着摆在他脚下的那堆东西,对神圣骑士笑道:“看见没?我们建造城寨的材料有了,这种东西,叫做……黄土砖。”

    蒙托亚没说话。他知道,陈道临叫他来绝不仅仅只是炫耀,肯定还有更深的意思。

    “西北这地方别的没有,黄土却是遍地的。黄土这东西,若是用来种植农物,自然是不好的。但用来烧砖却是完全可以。”陈道临说到这里,笑了笑:“这其中的细节对你也不用多解释了。我只告诉你,咱们不用费力去采石,也不用派人去乞力马罗山里砍伐树木。建筑材料,就在我们身边,在我们脚下,到处都是。”

    说到这了,陈道临才故意顿了顿,他仔细地看着蒙托亚的表情,眼看神圣骑士虽然是松了口气,但是脸色却依然还算沉稳,陈道临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还有一件难处,需要你去解决。”

    “大人,您请说吧。”

    “烧砖,自然是需要燃料的。可是你看到了,只是靠烧木柴可不行,效率太低,而且耗费也太大。最关键的是,这里的树木太少,根本不足以供应我们大量的烧砖。所以,我需要你带着人,那座乞力马罗山里给我寻找一样东西。”

    蒙托亚沉稳的点了点头,面色不变:“大人,需要我去找什么?”

    陈道临沉吟了会儿,他取出了一张图纸来递给了蒙托亚。

    “我也不瞒你。这份图纸,是我当初无意之中得到的。我曾经得到过一本昔年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手写的炼金术材料笔记。而那份材料笔记里,恰好记载了一些有趣的东西。这位初代郁金香公爵在乞力马罗山里发现了一些东西,而且也恰好就绘制了一份简单的地图,标注在了那份笔记里。”

    蒙托亚脸色这才微微出了些变化!

    初代郁金香公爵留下的笔记?!那可一定是了不起的东西了!

    “大人需要我去寻找的,就是这个东西?”蒙托亚深吸了口气。

    “是的,这个东西就是……煤炭!是的,你没听错,初代郁金香公爵的那本笔记记在,就在距离这里最近的那座乞力马罗山的支脉,就有一个不大的煤炭矿脉,而且……如果他记载的没错的话,还是一条露天矿脉。虽然储量不大,但是咱们这些人用却是绰绰有余了!”

    ……

    “消息准确么?”

    楼兰城的那座伟大的公爵府里,杜微微轻轻皱了一下那对好看的黛眉,然后又轻轻的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几分感慨:“这家伙,倒也真能折腾。”

    这座公爵大人的书房自然十分宽大,脚下是厚厚的地毯,墙壁上布满了各色壁画,就连边角都是描金装饰。

    杜微微就站在自己的桌子前,她甚至没穿鞋子,赤足站在那厚厚的地毯之上,一双雪白的纤足,在猩红的地毯之上,显得格外白皙。

    站在杜微微面前的,正是费欧娜。

    此时的费欧娜,完全不是当初在帝都时候那幅浓妆艳抹的模样了。这个素面朝天的艳丽熟女,不加雕饰的装束,以及素色调的正式衣衫,却反而散发着一股成熟而干练的味道。

    站在杜微微面前,费欧娜垂着头,小心翼翼道:“他前些日子从木兰城拐走了上万人,听说那个菲奥洛总督已经为此头疼了许多天。不过总督府倒是没有做出什么阻拦,想来……这个家伙在木兰城似乎没少花钱的。而且他还留下了人在木兰城,继续搜罗粮食。据说他的购买量很大,这个月,木兰城的粮食价格已经上涨了两成。”

    杜微微没说话,而是看着一旁的墙壁上,她的眼神仿佛是盯着某一幅壁画,但是却很显然是心不在焉,在思索着什么。

    “还有……”

    费欧娜飞快的抬了一下眼皮,看了一眼杜微微,然后再迅速垂下了头,用更加小心翼翼的语气道:“我还得知了一件事情……”

    “说。”杜微微面无表情。

    “是……和我们驻扎在边境的军队有关系。”

    杜微微的脸上这才露出了几分古怪的笑容,这笑容里流露几分嘲弄:“哦?那些家伙又做了什么事情?”

    “……”费欧娜犹豫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还能是什么……军需的那些人,无非就是悄悄的做些手脚,在后勤补给上做些文章,谋取些好处——历来都是如此!只是他们总算还不过分,都是在规则允许的框架之内做些小动作。无非就是处理陈粮,处理淘汰的军需物资之类。您是知道的,咱们郁金香家的东西一向都是质量极好,比市面上的要好上许多!即便是军队淘汰下的旧货色,也绝不比人家的新东西差多少,到哪里都是抢手货。”

    杜微微听到这里,脸上闪过一丝寒气,随即才摇摇头:“罢了,我接管家族的时间还短,很多弊端走不能一下全部扫除,这些人,只要他们闹得不过分,我还能暂时容忍一二。等到将来,我腾出手来,总是要把这些事情好好清理一下的。”

    费欧娜却面色古怪:“只是……这次的事情,却也和那个家伙有关系。”

    “哦?”

    “我昨天收到了报告,说是边军那儿,要把南仓的陈粮处理掉。我本来也没多想,算算日子,也到了处理陈粮的时间。只是我好奇的多查了一下,却发现,这次处理陈粮,下面汇报,说是全部都卖给了努林行省的粮商,而交割的地点是……罗瓦城。”

    杜微微眼睛一亮,没说什么。

    费欧娜却继续道:“前些日子……那个家伙正好就抵达了罗瓦。他前脚到了罗瓦,我们的边军后脚就把一批陈粮卖到了罗瓦……若是说这件事情和他没关系,打死我也不信。”

    “别说打死你,打死谁我都不信。”杜微微抿嘴笑了笑,她歪着头想了想:“边境南仓的陈粮应该不少吧。”

    “够一万人吃上大半年的了。”费欧娜语气很平静。

    “哈!”杜微微忍不住笑了一声,只是这笑声却有些古怪:“这么说来,我倒是无意之中帮了那个家伙一次?不然的话,他那一万多人,就要在罗瓦城外的荒野上喝西北风了?”

    杜微微的语气十分古怪,这种话费欧娜哪里敢乱接?这个精明的女人,心中实在弄不明白自家的这位女公爵到底和那个叫达令陈的家伙是什么关系,怎么敢贸然插嘴?

    杜微微缓缓走了几步,绕过桌子,坐到了桌子后的那张椅子里,她伸出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了几下……

    过了会儿,这位女公爵抬起头来,那张清丽明艳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狡猾的笑容。

    “费欧娜。”

    “大人有什么吩咐?”

    “我记得……咱们家族的属军第三骑兵团有一匹老迈的战马要淘换对吧?”

    “……是的。”费欧娜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我还记得,吉利斯城的城守上次申请,说是要把一万张保存不善而损坏的牛羊皮处理掉?”

    “……有这么回事。”费欧娜脸上依然不动声色。

    “嗯……还有,我记得去年年底,边军说有一批损坏的军械装备要更换,但是去年我压了下去?”

    “是的。”费欧娜点头。

    “正好家族工坊里出了一批新武器,给他们更换了吧。至于换下来的那些旧东西……是不是也可以处理掉?”

    “自然是要处理掉的。”费欧娜已经心中开始叹气了。

    “好。”

    杜微微脸上依然挂着微笑,淡淡道:“你去找那个和罗瓦城做生意的那个边军军需官,告诉他,这是我交给他的任务。他不是挺会做生意的么?那么刚才我说所有的这些东西,老迈的战马,损坏的牛羊皮,还有那批军械……就全权交给他来负责处理。告诉他,若是这些东西卖得好,我会奖赏他。若是卖得不好,那么新帐旧账一起算,到时候他的脑袋会被切下来放在盘子里,传遍全军。”

    费欧娜的心中已经开始为那个倒霉的军需官祈祷了。

    这位公爵大人的意思,费欧娜自然领会十足的!

    什么叫“卖得好”,什么叫“卖得不好”??

    这还不容易理解么?

    这些东西,全部卖给罗瓦城的“神秘买家”,就叫卖得好!

    若是那个军需官脑子坏了,卖给了别人,哪怕卖得价格高一些,那也叫“卖得不好”!

    这件事情,其中的诀窍,自然是绝不能弄错的!

    费欧娜忽然心中暗暗的有些感慨:显然那个叫达令陈的家伙,和自家的这位女公爵,关系绝对不一般!而自家的这位女公爵对那个家伙也绝不是一般的看重啊!

    幸好……当初在帝都,自己没有真的得罪那个家伙,后来还小心的修补了双方的裂痕。

    “好了,你出去吧……”杜微微才说完这句,忽然又叫住了准备离开的费欧娜,她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几分古怪的表情,似乎犹豫了一下,才用一种诡异的语气缓缓道:“还有件事情。”

    “大人,您请说。”

    “关于这个家伙在努林行省的消息,暂时控制起来。至少……那位来咱们这里做客的洛黛尔小姐,就不要让她知道了。”

    “……是!”几乎是用了极大的努力,费欧娜才强行让自己的表情没有出现丝毫的变化!

    然后,这个精明的女人如同逃跑一样飞快的离开了公爵大人的书房。

    见鬼!最后的这个命令,难道才是流露出了公爵大人对那个家伙真正的心意么?这种上位者的隐私,自己绝不敢乱说啊!

    杜微微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却转过身来,透过身后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出神的看着窗外的落日……

    许久,这位女公爵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惋惜。

    她轻轻一叹,低声自语道:“你既然来到了西北,却怎么不来投奔我?难道你不知道,我为了你,甚至不惜险些就和皇帝翻脸了么?唉……这样的人,我该怎么才能把他收为己用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