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八十章 【达令的手段】

第三百八十章 【达令的手段】

    【上一章是补更,这章才是今天的更新哦~】

    第三百八十章【达令的手段】

    陈道临站在火堆旁,雪白的长袍,衣袖飘飘,就在他的袍袖里,悄悄的放着一个苹果MP3,正在单曲循环的播放着这首歌曲。

    而这首歌曲的声音,又通过了他的一个扩音术的魔法,从山坡之上飘荡而来,传遍了整个营地,清清楚楚的落在了几乎每个人的耳朵里!

    这歌曲之中的女声越唱越高亢嘹亮,到了最后,那一种叫人敬畏而凛然的味道,重重的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中……

    人性大多都是相同的,越是神秘不解的,落在人的心中,就反而越是会产生敬畏。

    眼看这伙雇主,这些身份高贵的人,都围拢在火堆前,凛然站好,用一种近乎虔诚的姿态聆听着歌声,仿佛是正在进行某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仪式。山坡之下的人们,也都渐渐的停止了一切的动作,有胆子小的,缩在角落里不敢出声,有胆子大一些的,也只是伸着脖子好奇的张望,同时也好奇的仔细听着那女声的歌唱。

    ……

    随着这歌声越来越长,那中间的篝火也开始缓缓摇曳,陈道临暗中用火行术操控这火焰,让火焰开始腾空窜起,如同璀璨的眼花一般,不停的爆发出一团一团耀眼的光芒。

    此时此景,有那奇特的女声歌唱作为背景,有这些“贵人”虔诚严肃的态度在其中,还有那火焰腾空化作耀眼的光芒。

    这一个场面,自然是充满了神秘的感染力的,不知不觉。就在许多人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陈道临悄悄将袖子里的MP3播放的歌曲音量渐渐调低,直至彻底关掉。

    然后他才拉着身边的人,大家围绕在篝火旁,来回转了几圈。又对着篝火做出了膜拜的几个动作,最后才重新坐了下来。

    仿佛,一个严肃而神秘的仪式,才就此结束。

    ……

    “达令……”巴罗莎坐在陈道临的身边,小脸被篝火映照得红扑扑的,忍不住低声道:“你……刚才弄出来的那个歌声。到底是唱得什么?好奇怪的曲子……”

    陈道临哈哈一笑,伸手摸了摸巴罗莎的头发,轻轻伸过手臂,将精灵揽入怀中抱着,才低声道:“这个么……在我的家乡,算是一个‘神曲’……”

    “神曲?”精灵眨巴了几下眼睛。好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低声道:“我们……我们这么演戏,骗那些人,会不会,会不会不太好啊……”

    陈道临撇撇嘴,没有说话。

    ……

    第二天,在陈道临的有心安排之下。一些消息渐渐的在赶路的各个队伍之中散播看来。

    于是,大家才断断续续的听到了一些“传闻”。

    原来,雇佣他们的那些贵人老爷,都是一个宗教的虔诚信徒——尤其是让大家觉得疑惑的是,这些人信的并不是罗兰帝国的国教光明神殿女神。

    当然了,大家在听到这个传闻的时候,大部分人也都只是惊讶了一下,也就并没有其他什么多的想法了。

    这一点,也是陈道临早就做好了铺垫的。

    一来呢,在努林行省这个地方。地处西北,又临靠靠郁金香家的领地,历来都是光明神殿势力最薄弱的地区。又郁金香家族这么一个大敌在身边,在西北地区,光明神殿的宗教信仰一直很难传播。经过了郁金香家一百年的影响,可以说,在西北地区,信仰女神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信教率也是整个罗兰帝国最低的地区。

    二来呢,在招揽这些工匠劳力的时候,其实陈道临已经悄悄的吩咐了下去,尽量招揽那些不信光明女神的人。要做到这一点很简单,在招募的时候,随口多问一句就可以了。凡是那些信教的,都被招募的人以各种理由拒绝掉了。

    当然了,人多了,工作总有失误,漏网之鱼也肯定有的。但是至少可以肯定一点,在陈道临招募来的这近万人里,信仰光明女神的人,简直是凤毛麟角了。

    ……

    大概是昨晚看到的那场“热闹”引发了不少人的好奇心,加上陈道临的暗中影响,各种“传闻”都在队伍之中慢慢的散步了开来。

    “据说”,这些贵人老爷们信奉的是一位特殊的神灵,他们这些教徒,都喜欢穿白色的衣服,而且他们为人都十分的仁慈善良,有偶尔和那些贵人们接触过的人,都表示,这些贵人老爷对人都十分和气,态度也很友善,丝毫不像是木兰城之中的那些有钱贵族老爷们。

    之后的一连三天,每天晚上宿营的时候,陈道临都会挑选一些地形环形比较“特殊”的地方。

    然后每天晚上,陈道临都会把这种“宗教祈祷仪式”表演上一番。

    三天下来,虽然大家对这些贵人老爷信奉什么宗教还没弄明白,但是连听了三个晚上,那首神秘的女声歌唱,倒是有不少人,虽然还不明白歌词唱的什么,却已经可以少少的跟着哼上几句了。

    第四天的时候,陈道临的表演更深入了一层。

    白天赶路的时候,他会骑着马在队伍前前后后来回的巡视。

    这么多人,这么乱的队伍赶路,总会出现一些大大小小的状况。

    有人会走路扭伤了脚,有人会摔跤摔破了腿,而且连续跋涉赶路几天,总也有人会有些什么头疼脑热之类的事情发生。

    若是换在别处,那么这些草根民众,也就只能自己默默忍受了,反正是贱命一条,也就自己咬牙硬扛。

    而这位“老爷”却仁慈得很。

    就看见他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袍,脸上总是挂着温和仁慈的笑容,笑起来露着雪白的牙齿。在队伍之中来回巡视,若是看见有人腿脚受伤,或者看见有人生病,累倒,这位老爷就会如同救星一般冲天而降。出现在人们的身边。

    他拥有神奇的本领,简直就是妙手回春,稍稍施展一下,人们身上的外伤病痛,就会立刻大大改善。

    这等仁慈的善举自然是会受到人们的感激,而面对那些热情的感激之词。这位贵人老爷却只是温和一笑,留下一句:“不要谢我,要感谢真神,这一切都是真神的力量。”

    好吧,这句话说得可谓是虚假之极,若是陈道临敢在现实世界这么装神弄鬼。早就被人扭送去见警察叔叔了。

    但是偏偏这里是罗兰世界。

    一个封建文明,注定了文化普及率低下,民众的见识和素质都不高……

    封建文明嘛!不搞封面迷信还搞什么?!

    陈道临到处行善,每次反反复复就是这么一句,时间长了,自然也就在这队伍之中传开了。

    虽然还是不知道这位老爷到底信的什么教,但大家对这位老爷信仰的“真神”。至少是没有什么反感,甚至还有几分敬重的。

    虽然连续三天的装神弄鬼,陈道临消耗了不少魔力到处施展治疗术,但眼看各种传言在队伍里散开,他心中还是很满意的。

    事情的"gao chao",发生在了第七天!

    白天在赶路的时候,队伍之中发生了一起骚乱。

    又一辆马车拉车的马匹忽然也不知道怎么受了惊吓,挣脱了缰绳跑了起来,结果一个倒霉的家伙正好被这匹马迎面撞上,更是被马蹄踩了两下。当赶来的佣兵将惊马勒住之后。这个受伤的人已经奄奄一息了。

    道路上发生了这件事情,自然很快引起了许许多多人的围观。

    这受伤的是一个中年木匠,躺在道路中间,脸上满是血,尤其是胸前。明显是被马踩断了胸骨,有一块都凹了进去——以罗兰帝国的医疗水准,这种伤,一看就是活不成了的。

    这个中年木匠的老婆和儿子,围绕在他的身边跪坐在那儿,嚎啕大哭,尤其是他年轻的儿子,眼睛都红了,跳起来就要拔出刀子和负责赶车的马夫拼命,然后被维持秩序的佣兵按在了地上。

    眼看着那个受伤的木匠进气多出气少,看着就要不行了……

    这个时候,我们仁慈而善良的达令老爷终于出现了。

    他一袭白衣飘飘而来,满脸挂着悲天悯人的表情,分开人群,缓缓走到了这个躺在地上的木匠身边。

    不少人都见过或者听说过这位贵人老爷的“神奇本领”,那木匠的妻子立刻就嚎啕大哭,扑在陈道临的脚下哀求他伸出援手救人,周围也有不少围观的人纷纷弯腰行礼,请求这位老爷施展仁慈之术……

    陈道临长长的叹了口气,坐在了木匠身边,轻轻握住了木匠的一只手。

    悄悄的,一个治疗术就缓缓的注入了木匠的身体里。

    这原本已经连话都说不出的木匠,忽然眼睛就睁开了,虽然还是奄奄一息,但是却断断续续的,试图说出什么话来。

    “不要急。”陈道临的声音听起来仁慈而稳定,他的声音故意说得很大,中气十足,让周围的人都能听见:“你受伤真的很重……而我虽然很想救你,但是却很难。”

    周围那木匠的妻子和儿子顿时连连磕头,把脑门都磕破了,焦急的哀求着什么。

    陈道临伸手扶住了他们,缓缓大声道:“我虽然有救人的法子,但是这法术却是我信仰的神灵赐予我的。这种救命的法术,只能施展在真神的信徒身上……并非是我不救你,只是这法术只有在真神的信徒身上才能引起反应,只有真神的信徒,才能得到真神的护佑……”

    说着,陈道临故意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这一家人。

    这一家人已经脑子乱了,看着陈道临只是哀求。

    幸好身边围观的人里有聪明的,立刻就听见有人在人群之中叫道:“别哭啦!贵人老爷说了,只有信了真神才能得救!你们现在瞎求有什么用!没听见老爷说么!!赶紧信了真神,才能得到神法的护佑啊!”

    这一句话才点醒了木匠的家人,那个木匠的妻儿不等陈道临再说话。就立刻急忙的追问道:“老爷,我们愿意信神!!只是……这信神该怎么信才是?”

    陈道临却不看她们,而是扭头看着那个木匠,握着他的手,缓缓道:“现在我问你。若是让你信仰真神,将自己的全部忠诚,全部敬畏,全部寄托都先给真神,你愿意么?”

    此时此刻,命在旦夕。这木匠哪里还敢有半分犹豫?

    别说是什么虚无缥缈的信仰了,就算现在让他拿全部家当来换,只怕也没有半个不字啊!

    眼看这木匠话都说不全了,只是拼命的试图点头,口中发出啊啊的声音。

    陈道临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假模假样的伸出自己的拇指来,轻轻刺破。将自己的一滴鲜血抹在了木匠的额头眉心,然后握着木匠的手,口中念念有词,也不知道是唱了一段什么东西。

    只是在周围众人看来,这大概就是什么入教的仪式了。

    ……

    陈道临白天救活了一个垂死的木匠,这件事情在队伍之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不少围观的人都激动的对身边的人说,表示自己是亲眼看见了那个木匠都快断气了!结果就在那个贵人老爷的手里。完成了入教仪式之后,贵人老爷就施展了神术,神法保佑,那个木匠眼看着就活了过来!

    不过片刻时间,就活蹦乱跳的可以起身了!!!

    无论任何时代任何地方,对于生命的珍惜和追求都是共同的。

    陈道临今日的这场演戏,无疑是在这一万人之中埋下了一个伏笔:

    信仰我的神,就可以得到生命的保障!

    当然,陈道临做的自然不是这么简单的!

    当天下午,大队停下来驻扎之后。天黑之前,许多人都看见,陈道临派了手下人去队伍里,将那个木匠一家三口都从队伍里接走了,接到了这几位贵人宿营的一个山坡之下。

    然后。就再众目睽睽之下,陈道临亲手将三件雪白的长袍,送给了这木匠一家三口。

    木匠一家三口都跪在了陈道临的面前,接受了他的“仪式”和“洗礼”,就连木匠的老婆和儿子也不例外。

    随后,木匠一家人穿上了雪白的长袍。

    随之变化的,还有他们的身份和地位!

    木匠一家不再和那些同队的其他工匠一起宿营了。

    他们得到了特权,可以宿营在最靠近贵人老爷们住宿的那个山坡的旁边,紧挨着老爷们的营地。

    而且晚上的晚餐,也被分到了一锅热腾腾的肉汤。

    甚至当晚,在贵人老爷们开始例行的晚上围绕篝火的祈祷仪式的时候,这木匠一家三口,也在蒙托亚的亲自带领之下,就站在山坡之下,也自己弄了个火堆,蒙托亚手把手的教他们绕着火堆,膜拜祈祷。

    虽然木匠一家三口还是满脑子茫然,如同木偶一般按照蒙托亚所教的一件一件去做——心中虽然还是迷迷糊糊,但是得到的好处却是实实在在的!

    第二天上路的时候,他们不再和工匠队在一起步行,而是得以坐上了一辆马车。

    而那个木匠的身份,也被提升到了所在的那个工匠队伍的领队首领。

    吃的和住的都得到了提升,也被安排在了贵人老爷们的身边,就连那个神秘的“宗教祈祷仪式”,这木匠一家三口也都一起加入了。

    毫无疑问,这种事情,给所有人心中又留下了一个印象:加入了我的宗教,那就变成了老爷贵族们的“自己人”了。

    第八天,一个不小心被毒蛇咬伤的人,再一次在垂死之前,被陈道临收拢为了“教徒”。

    当天晚上,这个幸运儿就得到了和木匠一家一样的待遇,在贵人老爷们住宿的山坡边上,又多了一顶小小的帐篷和一堆篝火。

    第九天的时候,有几个生病受到了陈道临治疗的病人,鼓足了勇气壮着胆子对陈道临提出了“想入教”的请求。

    陈道临立刻满足了这几个人。

    当晚,宿营的山坡旁又多了一个帐篷,多了绕着篝火膜拜的人。

    在旅程到了第十五天的时候。队伍之中已经多处了二十多名穿着白衣的“新教徒”。

    这些人在队伍之中的地位都得到了大大的提高,他们都被允许每天宿营的时候住在老爷们最近的山坡下,可以拥有自己的篝火,帐篷,还可以那些尊贵的老爷们一起绕着篝火祈祷。聆听“赞神歌曲”。

    他们吃的食物也由老爷们赐予,行路的时候可以坐马车。

    最重要的是,这二十多个人,都被任命为了各自队伍里的首领头目。

    陈道临宣布,他们有权力对自己所在的队伍下达一些命令,做出一些安排。路上若是出现了什么纠纷之类的事情,他们也有权力进行裁决。

    又过了三天,陈道临召集了这二十个“新教徒”来到身边,对他们宣布了一件事情:为了更好的侍奉真神,他需要这二十个在队伍里招揽一百名‘神仆’。

    他告诉这二十个“新教徒”,招揽的一百名神仆。可以得到仅次于他们的待遇,宿营的时候可以住在距离山坡近一些的地方,可以一起祈祷。每天得到的食物也会多一些,但是不能坐马车。

    而这些“神仆”,都要归这二十名“新教徒”指挥。

    说起来,大概的意思就是:招募一百名神仆,而这一百名神仆可以提升待遇。但是仅次于这些“新教徒”。

    毫无疑问,不管心中是真信也好,还是只是想提升待遇也罢。这一百名神仆的名额,很快就被踊跃报名的人填满了。

    而且,负责招募神仆的这些“新教徒”,都在这个过程之中充分的享受了一次“人上人”的优越感。

    不过短短的二十多天的时间,这大队之中,对于“真神”的各种传言就越来越堵,人们在提起的时候,言辞越来越恭敬。越来越敬畏,甚至隐隐的还有几分向往。

    尤其是,当自己冒着风,顶着烈日,靠着一双脚在地上走。吃干粮喝凉水,晚上露天住宿……而看着那些“新教徒”和“神仆”们可以穿干净的白色袍子,吃肉喝汤,住在山坡下,有帐篷有篝火,甚至还有人服侍……

    而且,还成为了自己的队伍首领,可以对自己发号命令……所有人都要去讨好他们,对他们表示尊重……

    这种向往,就越发的强烈了!!!

    ……

    “大人……我实在是不明白。”蒙托亚已经彻底对陈道临的手段折服了:“您……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相信,如果现在我们开始公开传教收信徒的话,这一万人至少有一大半人都会抢着……”

    说到这里,神圣骑士忍不住也有些担忧:“不过……现在看来,很多人只是眼热我们提供的优越的待遇,眼热那些被我们招揽的人得到的更好的待遇和地位。我担心,这种信仰并不虔诚……”

    陈道临哈哈一笑,他看了神圣骑士一眼,并没有多做什么解释。

    只有他自己才清楚,自己做的这一切,到底是多么厉害的一个大杀器!!

    挑选最先的二十名“新信徒”,给他们最好的待遇。

    然后的一百名“神仆”,给他们次一级的待遇。

    “新信徒”直接听从自己这样的贵人老爷的命令。而那些神仆,则要听从“新信徒”的命令。

    从上往下,待遇一层层递减,权力和地位也一层层递减。

    这是什么?

    这就是……

    阶级!!!

    陈道临用很短的时间,在这一万人之中,建造出了一个简单的“阶级体制”!

    而且不知不觉,就把这些人全部纳入了这个“体制”之中!

    新信徒也好,神仆也好,这些人都成为了最早的一批“体制受益者”!

    而今后还会有更多的人,因为羡慕,向往,而主动要求进入这个“体制”!!

    而体制这个东西一旦建立起来,就会拥有一个无法打破的规律!

    任何人,不管是先进入体制,或者是后进入体制,一旦成为“体制的受益者”,那么不管这个人是真心信仰还是只是为利益驱动,只要身在体制中,成为体制受益者,那么这个人就会竭尽全力的维护这个体制继续运行下去!!

    这是规律!!

    ……

    严格来说,陈道临玩的已经不是简单的“宗教传教”那一套了。

    他玩的已经是远远高于宗教传教的手段!

    “我这才只是丢出一点皮毛手段而已……要是我胆子大一点,玩得狠一点……说到底,罗兰帝国还是一个农耕封建文明,如果我丢出‘打土豪分田地’这样一个核武级的杀器出来……那么全罗兰帝国的农民还不都会听我一声号令就揭竿而起……哼!”

    陈道临摸着下巴,面带古怪的笑容。

    `

    【竞猜一个,陈道临放的那首女声歌唱的‘神曲’到底是哪首歌?先说明不是忐忑!听着很有宗教气息的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