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宗教仪式】(补昨天的!)

第三百七十九章 【宗教仪式】(补昨天的!)

    【补更昨天的!】

    第三百七十九章【宗教仪式】

    木兰城出现了一份奇怪的告示。

    这份告示被抄录了无数份,张贴在了木兰城之中所有人群稠密,最最醒目显眼的地方。

    城门口,各个会馆外,集市旁……

    甚至就连总督府对面的墙壁上,都在某个夜晚里偷偷的被张贴了一份。

    这份通告的内容本身并没有什么太过分之处,内容也仅仅只是招募工匠。

    只是这个招募的人数和条件,却引起了木兰城的轰动!

    木匠一百名,铁匠一百名,建筑工匠五百名。

    原本木兰城虽然是努林行省首府,工匠也相对较其他地区多一些,可这么大规模的搜罗下来,只怕一下就要把木兰城内的工匠搜罗去一大半了。

    此外这告示里还招募劳工若干,劳工的报酬也极为吸引人,说明了管吃管住,此外每天还有十个铜板的补贴,这么算下来,每个月能拿到三百个铜板!

    要知道,在木兰城,原本一个劳力每月的收入也就只有一百多个铜板,这一下就等于将价钱提高了一倍。

    虽然是要求离开木兰城到北边去劳作,但从告示上看来,前往的地点也还不算远得过分,终究还是在努林行省境内。

    那些每天靠卖力气吃饭的苦哈哈们,到哪里不是挣钱填饱肚子?远一点又怕什么?干上一年,就抵得上平时苦干两年的,何乐而不为?

    这些人倒也不怕被弄去干那些挖矿的危险工作——矿工这种活儿历来都是危险性极高的,钻山入地的挖矿,那都是拿命去拼,若不是穷的没了出路,再多的钱只怕也没人愿意干——不过好在,这告示上写的倒是明白,是在努林行省之内。

    谁都知道,努林行省的地盘里,哪里有什么矿山的存在,北边也就几座不大的黄土山坡而已,别说是什么矿产了,就算是挖上三五年,也只能挖出一堆黄土而已。

    联想到这伙人招募的是木匠铁匠和建筑工匠,消息流传开来,木兰城内的人基本可以确定,这伙人多半是要在北边的某个地方建造个城寨之类的东西。

    最重要的是,这告示上招募的这些苦力劳工数量没有注明,谁知道人家要招募多少?只怕去晚了就没了名额。

    ……

    木兰城内城外一共设置了四个招募点,城中招募工匠,城外招募劳工。

    这几天来,前来应募之人络绎不绝,城中的一个中招募工匠的地方还好。倒是城外的那个招募劳力的地方,设置在西城外的集市上,头一两天还有人在观望,可到了第三天开始,就变得人山人海,长长的人流几乎将这个小小的集市都给挤爆了。

    仅仅一个木兰城之中,做苦力劳工的人也是有限,三五天时间,就招募了近千人,这一来几乎就把木兰城之中做苦工的人给全部招揽了去,直接导致的结果,便是木兰城外的集市上,车马行,货运行,连雇佣搬运工的人手都紧缺了起来。

    可陈道临这伙人却似乎依然还不满足,那招募的势头显然没有停止的意思。

    又过了几天,就连木兰城周围的几个小城镇之中的人都得到了消息,就有大量的外来的壮劳力前来应募。

    这一来,影响就不同了。

    陈道临这些人把劳工都招走了,木兰城之中的不少商家明显就受到了影响,就有人忍不住出面来做些小手脚。

    可奈何陈道临出价高,这些人无奈之下,就只好推举了一两个人去城中总督府里递话。

    可城中总督府里上下官员都被陈道临用金币打通了关节,对待这事情上就显然不愿意插足。

    就这么一直闹腾了大半个月,陈道临最后招募来的这些壮劳力苦工,居然达到了近五千人!

    其中有大半都是听到了这里报酬丰厚的消息,在这些日里陆续从外地赶来的。

    这一下,总督府里可就坐不住了!

    纵然菲奥洛总督收了陈道临的钱,可眼下事情的发展,大量的从乡村小城镇之中赶来的劳力,充斥在了木兰城之中。

    问询而来的几乎有上万人之多,加上陈道临等人挑选劳工的标准都很严格,那些身体不够强壮的,年纪过于弱小或者老迈的,都被唰了下来。

    这一来,城中就多出了大量的外来人口。这些人逗留在木兰城中,总要吃饭睡觉的,就把一个木兰城之中闹得乌烟瘴气,几天时间,就发生了十多起治安事件。

    更重要的是,菲奥洛总督打听到,有不少跑来应募的壮劳力,都是乡村之中的农夫,听到有丰厚的报酬,就动了心思,连地也不种了——反正在西北这地方,刨土耕种一年,也没多少收获,也就能勉强填饱肚子而已。

    这一下等于从乡间抽调了大量的农夫跑了出来。

    眼下正是每年的春耕时节,若是大量的农夫跑出来做工,使得土地荒废下去,年末的时候影响了粮食产量,使得农税大减,这可就是他这个总督执政不力了,岂能不管?

    终于,在某个晚上,一个总督府里的小官员来到了陈道临等人下榻的旅店,陈道临这里负责出面打点的人选正是那位皮埃尔男爵,这个官员用隐晦的言辞向皮埃尔男爵表达了一番总督的担忧之后,得到了皮埃尔男爵某种程度的承诺,才满意的离开。

    “看来人家是忍受我们到极限了。”

    在自己的房间里,陈道临听皮埃尔男爵说了一番今晚和总督府官员的谈话之后,笑了笑:“好吧,事情闹得太大也不好。我们就算去了北边,也还是努林行省的辖区,将来总少不得要和这位总督打交道,也不好把他得罪了。反正我们第一阶段需要的人手也招募得差不多了……”

    顿了顿,陈道临看了皮埃尔男爵一眼:“接收土地的事情……”

    他们虽然在木兰城逗留多日,但是从总督府购买的大片荒地,却早就让皮埃尔男爵的儿子波洛米尔先出发去接收了。

    男爵听了陈道临的问话,就立刻道:“波洛米尔去昨晚派了人回来,说那边接收的事情很顺利。总督府这里派了官员陪同一起去的,当地的镇子上也没有阻拦。契约什么文书手续都已经稳妥,地皮也都划了出来。”

    “好,那就准备一下,我们三天后出发!”

    ……

    三天之后,陈道临带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从木兰城出发了。

    随行的队伍几百辆大马车,满载了各色各样的货物。

    此外陈道临更是在木兰城之中的一个佣兵行会的据点,雇佣了两百名佣兵随行出发。这两百名佣兵的任务就是沿途保证队伍和货物的安全,此外也要负责维持着这么多人的秩序,以防出现什么差错。

    而这个时候,陈道临的离开,却并没有让木兰城之中的菲奥洛总督轻松,这位总督在派人去探知清楚了陈道临队伍的情况,却反而呆住了!

    总督的第一个念头是:被这家伙骗了!!

    原来陈道临虽然在木兰城这半个多月招募了五六千人,但是离开的时候,队伍的人数却远远不止五六千!根据回来汇报的人描述,陈道临从木兰城之中拉走的队伍,至少有上万人!!

    除了那五六千招募的工匠劳力之外,队伍里居然有一半都是妇孺平民!

    这一下让菲奥洛总督大惊失色!

    作为一个西北地区的行省,努林行省原本就是地广人稀,首府木兰城虽然是努林行省第一大城市,可人口一共也就只有十万。

    这一下,让陈道临就把这座城市的十分之一人口全部拉走了?!

    人口的基数决定了税收,城市的活力,以及劳动力的储备等等因素,这一下,就等于让陈道临这伙人从木兰城抽走了十分之一的血液!

    这让菲奥洛总督如何坐的住?!

    在听了手下人的一番仔细的汇报之后,真相才浮出了水面。

    原来陈道临等人在木兰城招募人手的这些天,也故意放出了消息,他们要前往北方铸造城寨定居,除了需要工匠劳力之外,这么大一个工程,工期时间肯定要延续很久,那么除了做工的劳力之外,也总需要一些其他的人手。

    比如为庞大人数的劳工们浆洗衣物,做饭,保障后勤等等工作,总是需要人做的,总不能让陈道临等各位老爷亲自动手吧?

    这样一来,这个缺口也总需要人顶上。洗衣做饭这种活儿,不需要壮劳力来做,一些妇女就足以胜任。

    而且,陈道临等人还故意放出风来,自己在北边筑早城寨之后,还会开办纺织场,也需要一些劳工,女性劳工也是可以接受。

    这样一来,这消息在被招募的劳工之中就散开了,就有一小半的劳工,在考虑之后,干脆就拖家带口一起加入了北上的队伍!

    五六千壮劳力,加上其中一半的人数都把合家妻儿都带上了,这队伍的人数顿时就破万!

    菲奥洛总督坐在总督府里,看着身边的几个副手官员,目瞪口呆。众人面面相觑了会儿,菲奥洛总督脸色有些担忧,皱眉开口道:“你们说,这些外来的家伙,不会惹出什么祸害吧?”

    手下一个官员想了想,就安慰道:“大人,想来是不会的。这些人虽然是外来的,但是说话都是帝都口音,言谈举止都很是得体,不像是什么歹人。”

    “可……拉着上万民众迁徙……这事情可不能掉以轻心!这万一出了什么乱子……”一个官员也有些后怕,忍不住道:“要不,趁现在他们还没走远,调集城中的巡骑队赶过去,把他们拦回来?”

    菲奥洛还没说话,方才出言宽慰他的那个官员脸色一变,冷冷反驳道:“胡闹!上万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出发,情况何等复杂!况且那些家伙还雇佣了大批佣兵沿途保护。我们若是贸然派兵去拦截……万一引发了什么误会和冲突,就反而会闹出事端来!再说了,木兰城之中有多少骑兵?巡城的骑兵不过两百骑而已!我们若是派了去拦截,有什么理由?人家拿着我们颁发的合法的文书,若是不肯回来,派去的骑兵又该怎么做?武力强行抓捕?两百人抓上万人?万一沟通不畅,引发民乱来……这就反而会闹出事情来了!”

    这官员一再为陈道临等人说话,倒也不是他真就好心,而是背地里早从阿德那儿拿够了金票红包。

    菲奥洛听了,脸色迟疑不定,忍不住道:“但是这些人,拉走了上万民众……去了北边,他们不会是要做什么谋逆的罪事吧?”

    这官员哈哈一笑,安慰道:“总督大人放心!这伙人买下的土地虽然偏远了一些,但依然还是咱们努林行省的地盘。而且那地方左边靠近郁金香家领地的边界,北边更是距离帝国边境军事防线不远,若是他们胆敢做什么坏事,我们一纸文书,就能从边境驻扎的郁金香家私军调来精锐扑灭!这种情况下,若是敢在那儿做什么谋逆的罪事,那绝对是脑子坏掉了。此事绝无可能!”

    菲奥洛听了,心中盘算了一下,的确是这么个道理,也就渐渐安下心来。

    反正这事情里,自己拿了不少好处,颇为贴补了一番自己的私囊。而只要这些外来人拉走大批人口,不是去聚众谋反,做其他的事情么,他这位甩手总督也懒得去管。

    至于木兰城之中的劳力被抽调走了这么多,城中的那些商会怨声载道,总督大人也懒得去管了。

    ……

    上万人的队伍,又是拖家带口携儿带女的,自然就十分混乱。

    陈道临将指挥这些劳工的权力交给了蒙托亚,连那些雇佣来的两百佣兵也交给了蒙托亚去指挥。

    蒙托亚将劳工编做了二十多队,又将佣兵打散了掺入每支队伍之中,才勉强将队伍拉了起来。

    可纵然如此,这些拖儿带女携家带口的劳工,随行携带的物件也不少,不少人简直就如同是搬家一般,带着包袱被褥锅碗瓢盆,拉着自己的打车,还有些值钱的家当,全部都带上了路。

    而且上万人的队伍,又不像是军队那种纪律严明的团体,在野外的大路上散开来,顿时就延绵出了数里……这还是刚刚出行不远,而且还有蒙托亚带着雇佣来的佣兵竭力驱赶的结果。

    可想而知,这么一个队伍,再走几天,只怕队伍延绵出去七八里都不奇怪!

    远远看去,木兰城远郊的大路上,这浩浩荡荡的队伍,就仿佛是一支逃难的流民大队一般!

    陈道临等人自然是骑马坐车,可这上万人的普通民众,却哪里有马车来坐,一路上只能靠着自家的双脚来丈量土地了。

    虽然陈道临给的报酬是高了些,但走了一天下来,队伍之中也忍不住有人怨声载道,累得狠了,心中也隐隐的生出了几分后悔来。

    甚至陈道临知道,队伍之中也有少量的人,在走出来不到半天,眼看赶路太苦,就有一些人悄悄的脱离了队伍,走了回头去,往木兰城而回了。

    陈道临已经尽量的放慢了赶路的速度,早上离开木兰城,走了一天,到了下午的时候,算算路程,也才走出来不过二十里地。

    沿途负责维持秩序的蒙托亚,早已经累得汗流浃背。神圣骑士忍不住跑到陈道临的身边抱怨:“大人,今天才第一天出发,大家的精神头是最足的,也才走了这么点路,而且……按照我的经验,长途旅行赶路的速度只会越来越慢,照着这个趋势,我们赶到自己的地盘,只怕要走上一个月啊!”

    陈道临策马停在路边,站在一个小坡地上,居高临下看着大路上浩浩荡荡松松散散,如长龙一般的队伍,脸色却十分轻松:“走的慢点怕什么?拖的时间长些,又怕什么?时间越长,留给我们做文章的余地就越大。我正好要在这路上赶路的时间里,好好的把这些人的心都收拢了。走得快了,我反而还不乐意呢!”

    “呃?”

    看着神圣骑士不解的眼神,陈道临淡淡一笑:“这些人举家迁徙出来,靠着自己背负家当,他们能携带多少口粮?我们定下的规矩,每日提供食物,也只提供给被招募的工匠本人,他们家人的吃喝我们可是不管的。这些人靠自己背,能带出来多少粮食?过些天之后,自己带的食物吃光了,可不就要死心塌地的依赖我们了呢?到时候,我们再慢慢的收拢人心,等走到目的地的时候,这些人就已经自然而然养成了习惯,对我们惟命是从了。”

    陈道临早有全盘计划,队伍之中那浩浩荡荡的几百辆马车上装载的货物,倒有一大半都是携带的粮食。

    他看了看天色,盘算了一下时间,此刻大概是下午四点钟还不到,距离天黑还早。

    陈道临却又叫来了队伍之中雇佣来的几个向导,询问了一番之后,又看了看地图,抬头看了看道路远处,就干脆指着道路前方不的小山坡,对蒙托亚下令道:“传令下去,今天走到那个山坡就停下休息!我问过向导了,那山坡旁有一条溪流,这个季节正好渡过了枯水期,有水源正好可以宿营休息。到了那儿,我们自己人就在山坡上宿营,你让其余的各个队伍,都围绕在山坡周围宿营。”

    蒙托亚点点头,就骑马跑开,招呼来那些佣兵,将命令一条一条的传达了下去。

    幸好他编的队伍里,每支队伍里都加入了几个经验丰富的佣兵做领队,有了这些常年习惯在外跋涉的佣兵,命令就很好的被执行了起来。

    可纵然如此,上万人的队伍,说到底也都是一些平民百姓。

    队伍松松散散的前进,直到了天黑的时候,最后一波人才终于抵达了那个山坡之下。

    ……

    这天晚上,上万人的队伍就露宿在了这个小小的山坡之下。

    这山坡其实就是小小的土坡而已,上面也没什么植被,最高的地方距离地面也不过十米。陈道临带着自己人在山坡上宿营,生了篝火。马丁这样的重伤员自然是留在马车车厢里休息。

    而蒙托亚则带着一伙佣兵,骑马围绕着宿营周围跑了几圈,挑选了几个地方,在宿营的边缘生了几堆篝火,派了佣兵在那儿把守着。

    这里毕竟是野外,西北野外多狼,在营地外围挑选几个地方生几堆篝火,就不用担心晚上会有野兽来侵袭。

    大部分随队的普通人,是没有福气享受生火了。毕竟这么多人,要都生火的话,只怕需要的柴火也凑不齐。

    好在这山坡下果然有一条溪水,虽然并不宽阔,水势也不大,但是有了干净的水源,人们取水饮用,补充了不少淡水。

    陈道临自然是不会喝这种水的,事实上,如果不是人在野外条件不允许的话,他很想下令让所有队伍的人强制不许喝生水。毕竟这么多人的大队伍,万一喝生水引发了什么疾病,那可是会出**烦的。

    可惜,这地方野外很是荒凉,想生火的话,连柴火都凑不足,为了防止野兽的那有限的几堆篝火,想提供给一万人烧热水……想想话,还是摇头比较快。

    所有人走了一天的路,虽然走的路程并不远,但是拖家带口的人多了,携带的行囊颇多,还有随身携带的干粮等等家当,负重走了一天的路,自然也都是疲惫不堪。

    天色全黑的时候,宿营地之中到处都是吵吵闹闹的声音,呼儿唤女叽叽喳喳,一片热闹。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之间在宿营地的中央,陈道临等人宿营的那个山坡之上,那堆烧得最旺的熊熊篝火,陡然之间火焰冲天窜了起来!

    这大晚上的,营地大部分都是一片漆黑,而那山坡地处营地最中央,又是高处,看的最清楚,火焰冲天窜起来,顿时就引发了不少人的关注。

    幸好有蒙托亚带着那些佣兵四处巡视维持秩序,否则的话这猛的来这么一下,只怕要引起什么惊吓了。

    那火焰很苦还就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注意,一时间,就连那闹闹哄哄的喧哗声都弱了下去。

    只见那火焰窜起来,一道,两道……

    在持续了十几道火焰冲天窜起来之后,才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众人正惊疑不定的时候,忽然之间,那山坡之上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陈道临稳稳的声音,中气十足,用了一个扩音的魔法,将声音传遍了整个营地:

    “所有人不用担忧,这是我们信教之人进行晚间的祈祷,大家不必惊慌!”

    这话说了三遍之后,仿佛这声音之中隐隐的带着某种威严,一时间,整个营地都鸦雀无声下来,偶尔有谁家的孩子叫嚷,就立刻被大人一把捂住了嘴巴。

    很快,那山坡之上,隐隐就能看见,陈道临等几个人围绕着火堆站成了一圈。

    以陈道临为首,巴罗莎,夏夏,还有男爵家的人,蒙托亚,都穿上了一件雪白的长袍。

    这袍子的式样很是宽大,远远看去,在火堆旁就格外的醒目。

    就听见一声绵长的低吟之后,传来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一个充满了磁性的女声,开始歌唱!

    那唱腔以罗兰人的标准听来,实在是充满了奇异的味道唱腔绵长而曲折,却偏偏的带着某种仿佛冥冥之中凛然而又神圣的味道。

    唱的声音忽高忽低,忽长忽短,唱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众人都完全听不懂,可偏偏,这歌声之中,却充满了一种叫人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味道。

    仿佛……那正式一股浓烈的宗教的气息?.

    【我知道你们一定很惊奇,补更这么有人品的事情,怎么可能是我这种人做得出来的呢……哈哈哈哈……】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