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牺牲千万家,幸福我一人】

第三百七十八章 【牺牲千万家,幸福我一人】

    第三百七十八章【牺牲千万家,幸福我一人】

    “看来这个努林行省总督倒是很容易就……原本我们还担心在他这里会出现什么波折呢。”

    阿德脸上挂着轻松的微笑。

    陈道临却皱了皱眉,看了阿德一眼,缓缓道:“拿到申请之后,那些官员说了些什么?”

    “还能说什么。”阿德撇了撇嘴角:“努林行省的这些官员简直就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有金币开路,这些人的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手里拿着我们的金票,笑得无比灿烂,土地购买的文书很快就拿到手了,还有那个传教的申请,也……”

    说到这里,阿德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陈道临的脸色,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道:“大人……这个传教的事情……”

    陈道临想了一想,反正这事情迟早还是要说的,毕竟阿德和蒙托亚虽然对自己已经心服口服了,可这两人毕竟是光明神殿的人,自己拽着这两个家伙传播其他宗教,摆明了是要拉他们下水——要让这两人心甘情愿的陪着自己一起当“异教徒”,就必须要在自己实施全盘计划之前,打消他们心里的顾虑才行。

    陈道临酝酿了一下言辞,神色也严肃了起来:“你们……心里一定有顾虑,对不对?”

    阿德脸上的轻松表情也立刻收敛起来,看了一眼旁边的神圣骑士——蒙托亚站在窗户边,看着窗外,并不说话。

    这里是木兰城之中一个大旅店里的高档客房,房间在三楼顶层,一面就临着街道。透过窗户往外看去,下面正是木兰城之中的一条繁华的主要街道。虽然努林行省的经济已经没落,但毕竟是一省首府之中最大的一条街道,看上去也还有几分繁华,街上人来人往。倒也不少,偶尔也会看见一些奇装异服的草原异族人,带着马队走过。

    神圣骑士并没有回头,眼睛依旧看着远处,听了陈道临的话,蒙托亚的身子却仿佛轻轻的晃了晃。然后他缓缓的出了口气,低声道:“出来的时候,陛下就说过,无论大人要我们做什么,我们照做就是了……即便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也全部都要听从大人的吩咐。”

    蒙托亚的这番话。无异于表态了。陈道临对他的态度表示满意,点了点头,又看了看阿德。阿德立刻摊开双手,苦笑道:“我的意思和蒙托亚大人一样……只是,我心中依然还有些疑惑,不知道大人您的计划到底是……”

    “我的计划么,现在也不用和你们全部说出来。”陈道临摇摇头。缓缓道:“不过我可以先要和你们说明的是,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快就会成为光明神殿的敌人!”

    “……敌人?”阿德的脸色有些发白。

    “是的,敌人!”陈道临故意将眉头紧紧簇起,表情凝重的盯着阿德:“我,还有你们,都会成为你们口中所说的‘异教徒’,我们会宣扬另外一种宗教,在这里传播教义,聚集信徒。然后……我们都会成为光明教会的眼中钉!甚至说的严重一点,你们两人,很可能会成为光明神殿的‘罪人’,毕竟你们原本都是光明神殿中人。”

    阿德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蒙托亚却摇摇头,抬起眼皮来。看了一眼陈道临:“我相信,您这么做,一定是有很深的用意,对么?”

    陈道临的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他缓缓站了起来,也走到了窗户旁,看了一眼外面熙熙攘攘的街道,忽然问道:“有个问题……两位都是光明神殿之中出类拔萃的人物,我想请问两位,神殿在这一百多年来日渐没落,仔细想起来,最大的原因是什么?”

    这个问题,倒并不新鲜。

    神殿一代代没落下来,教会之中自然也有精英人物痛定思痛,类似阿德和蒙托亚这样的精英,也自然都反思过这样的问题。

    对这个问题,每个人心中都早有自己的答案,阿德就立刻道:“这还用问?这一切自然都要拜那位初代郁金香公爵大人所赐!”

    他的语气之中带着深深的怨意。

    这个答案也并不奇怪。

    事实上,教会之中绝大多数的人心中所想,都是如此。光明神殿的没落,都是一百多年前那位传奇人物的崛起之后,种下的因果。那位初代郁金香公爵,雄才大略,执政帝国的时候,靠着他无上的权威,在战争之中建立了自己无法动摇的威望,利用战争将军政大权全部抓在手里,挥舞着大棒向教会下手,无人能抗衡,而光明神殿信奉的女神,却一再没有任何神迹展示,同时初代郁金香公爵定下的种种法令,都是针对教会,削弱教会的特权,这一百多年来,教会才渐渐没落下来。

    说起来,郁金香公爵虽然是帝国的英雄,但是对于光明神殿来说,却毫无疑问是最最不受欢迎的人物,也是最最痛恨的人物。

    只是,这样的话,没有人敢公开说的。

    陈道临听到阿德这样的回答,也并不意外,扭头看了看蒙托亚。

    蒙托亚想了想,摇头道:“我不知道……阿德说的有道理,但是我总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我觉得……教会的内部,本身也有一些问题。”

    蒙托亚毕竟和阿德还有些不同,虽然同样都是教会的精英,但是蒙托亚在教会之中的地位比阿德要高一些,所以也能看到一些阿德所看不到的东西。

    陈道临笑了笑:“阿德说的答案,只对了三成,至于蒙托亚你的答案,则对了五成。”

    “五成?”阿德皱眉,看着陈道临:“那么……大人您的见解呢?”

    “若是要我准确的说出神殿没落的原因,这就说来话长了,只怕不是一天两天能说的清的。不过么……我在魔法学院里的时候,闲来无事。研读历史,倒是对神殿的历史做了一番仔细的研究,得出了一个结论……只是这个结论或许未必能让你们接受。”

    阿德和蒙托亚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哦?大人请说。”

    “我的结论是……”陈道临故意叹了口气:“即便是没有郁金香家族的出现,以神殿的状况,最多也就多支撑个几十年。一样会没落。就算没有初代郁金香公爵这么一个人物横空出世,但只要后世的帝国皇帝,出现一两个厉害角色,神殿的处境,只怕和现在也不会差太多。”

    “……”

    对于这个答案,蒙托亚没说什么。倒是阿德的脸上露出几分不认同的表情,年轻的牧师忍不住道:“大人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在郁金香家族出现之前,神殿在帝国根深蒂固,就连皇室都要看神殿的脸色……那样的权势,岂能轻易动摇!如果不是……”

    “没有什么如果。”陈道临斩钉截铁的言语,打断了阿德的话。他断然道:“神殿的没落,终究其原因,是自身的制度出了问题!这世界上,任何势力,团体,组织,甚至是国家。一切的发展,归根结底,都是制度的问题!新的制度必然击败老的制度,合理的制度必然击败不合理的制度,先进的制度必然击败落后的制度……这是不变的规则!即便偶尔会出现一些特殊的例外,但那也是短暂的特例,很快就会被拨正……你们要明白,历史,本身是具备一种颠扑不破的规则的!

    在光明神殿的兴盛,是和罗兰帝国的开国密不可分。可以这么说。在罗兰帝国开国之初,光明神殿当时的制度是很合理的,神殿依靠着开国大帝,帮助他征战天下,积累了大量的威望。平定战乱,统一国家,让人类世界恢复和平,这些符合了大多数民众心中的愿望和利益,所以神殿才能顺势而起。可经过了一千年的发展,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是开国之初的样子了,而神殿自身的制度却并没有改变,所以就不再顺应这个世界的发展,从当初合理的制度,变成了如今不合理的制度,这样一来……自然就会被人们抛弃!这一点,和郁金香家族出现不出现,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正如我刚才说的,即便没有郁金香家族出现,皇室之中只要涌现出一两个有能力有决断的皇帝,神殿一样会被打压,落入今天的地步。”

    阿德的脸色有些难看,对陈道临的这番话,从感情上实在很难接受。

    陈道临看出了阿德的脸色,冷冷一笑:“你不认同?好,那么我问你,抛出郁金香家族存在的因素,你告诉我,光明神殿的存在,对于罗兰帝国的民众来说,有什么意义?”

    一听到这个问题,阿德从小就接受神殿的教育,自然而然就顺口回答道:“信奉伟大的女神是每个罗兰人的天然义务,我们身为神的子民,供奉女神,将来死后灵魂才能得到归宿,有了女神的护佑……”

    “好了。”陈道临摆手,再次打断了阿德的话,冷冷道:“死后灵魂的归宿,这太过虚无缥缈。至于什么天然的义务云云,也只能骗骗那些愚昧无知的人。我只知道,我生来这世界上,是母亲十月怀胎辛苦生的我,可不是什么光明女神。是父母养育我,也不是什么女神。若是让我信奉女神,让我拿出自己辛苦的劳动所得来供奉神殿……那么换做一个头脑清楚的人,就会忍不住想想:凭什么?”

    阿德不说话了。

    陈道临飞快道:“农夫辛苦耕作,女神会展现力量保佑风调雨顺,土地丰收么?很抱歉,我没看见这种事情……小商贩辛苦将商品贩卖各地,女神会出面护佑他们生意兴隆么?很抱歉,我也没看见这种事情发生……军队打仗,女神会出面护佑他们战无不胜么?很抱歉,这种事情貌似也没发生过。一个苦力每天辛苦工作,当穷困潦倒的时候,女神会出现赐予他丰衣足食么?很抱歉,这种事情也不存在。一个垂死的病人,挣扎求生。女神会出现,赐予他健康和生命么?这种事情,依然不存在……”

    陈道临看了一眼一旁若有所思的蒙托亚,换了一个语气,又缓缓道:“可帝国的存在呢?一个国家的稳定。帝国的稳定,至少可以提供一个稳定的大环境,制定法律,给予所有人一个稳固的秩序。无论是种田的农夫,做生意的商贩,做苦工的苦力。还是打仗的军人,所有这些人,都要依附在一个国家的稳定秩序上才可以好好的生存。换句话来说……帝国的重要性,对每个人来说,远远比一个虚无缥缈的宗教要更重要。换句话来说,一个稳定的国家政府。可以让人们吃饱饭活下去,而宗教的意义,则更多是满足人的精神追究。那么我问你,是吃饱饭活下去重要,还是满足精神追究重要?我不否认后者的重要性,但事情总有先后,在没有吃饱饭的情况下。我想大多数人都会暂时抛弃精神追究,而先想办法活下去!如果一定要二选一的话,那么我想九成以上的人,都会选择先活下去!”

    “大人,您的意思是?”蒙托亚若有所思,表情凝重看着陈道临。

    “我的意思很简单……光明神殿,从建立之初,最最根本的教义,就是错的!所以,到了今天落到这般地步。也是必然的结果。如今教会之中出现了腐朽的高层,出现那些生活奢靡的蛀虫,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帝国的政府里就没有贪官污吏了么?自然也是有的。可为什么大多数的民众,都抛弃了教会呢?”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这一刻。在蒙托亚和阿德眼中看来,陈道临的脸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光芒,就听见陈道临一字一字道:“光明神殿创教的根本,原本就是错的!”

    “……创,创教的根本……是错的?”蒙托亚身子一震,失魂落魄的看着陈道临。

    陈道临的脸上写满了嘲弄,冷笑道:“你们光明神殿的创教根本宗旨,终极目的就是彻底的让皇室低头,夺取皇室的皇权,然后以神权取代皇权,你们的终极目标,就是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世界,以教会来统治人类世界……在你们的心中,最好是将什么皇帝,帝国政府,一切都统统干掉,以光明神殿来统治人类。你们从创建教会之处,就定下了这么一个最终的目标,所以这一千年来,光明神殿自始至终,都在和皇室对抗,和皇室争权夺利,拼命的打压皇室,压制对方的生存空间,为自己谋取更大的权力……

    可偏偏可笑的是,这就是你们最大的根本错误!政权掌握在别人的手里,所有罗兰人吃饱饭和生存活下去的基础,掌握在别人的手里!而你们,只能提供给大家一些虚无缥缈的精神追究。就算有些无知的人会被你们宣扬的那一套哄骗住,但是更多的人,一旦面临生存的选择,一定会毅然决然的选择支持帝国政府,而抛弃你们。说到底,人总要将求生存摆在第一诉求的。”

    陈道临说的这番话,让阿德和蒙托亚两人陷入了震骇之中!

    两人都不是蠢人,都是教会培养出来的精英人物,眼界都是不凡,可毕竟身在教会之中多年,思维僵化,先入为主,从小到大,都被灌输着要振兴教会,让教会的荣光重新笼罩这片大地,要让所有的民众都对教会归心,最终要让教会强过皇帝,让神权成为这个世界至高无上的权威……

    却从来没想到过,这种念头,从根本来说就是错的!

    光明神殿从建立的第一天开始,教会的根本宗旨,在对待皇族的立场上,就只有一个一条:干掉对方!哪怕暂时做不到,就先一步一步的压制,抗衡,但是长远的目标,就是干掉对方!!

    只有来自于现实世界的陈道临,才会一眼看出,这种建教的根本宗旨,是如何的可笑和荒诞!

    这根本是绝不可能实现的!

    从文明正常的发展轨迹看来,必然的规则就是,国家的制度必然要凌驾于宗教制度之上!

    宗教要想生存下去,只能一步一步的对国家制度妥协。

    在陈道临看来,光明神殿的错误十分可笑……如果真的想推翻皇室,取代皇室成立一个神权国度,那么就早早的应该趁自己强大的之后。揭竿而起!干脆就举兵造反!

    这件事情,现实世界历史上不是没有人干过,张角,黄巾,苍天当死黄天当立。

    可即便真这么做的。即便真的干掉了皇室,推翻了现任的国家政府,也只能是把光明神殿变成另外一个国家政府。要想统治这个国家,也只能把宗教的那一套变成国家制度那一套!如果继续想用宗教那一套统治国家,也是绝不可能的!

    说到底,国家制度和宗教制度。原本就是完全两种东西。

    如果要强行用“神权”来统治这个世界,那么唯一的结果,将来一定会被人推翻!

    这是历史和文明的发展轨迹的必然结果!

    宗教制度落后,落后的制度必然会被推翻。

    中世纪的欧洲,教会的势力何等庞大!教皇的旨意号令整个欧洲,就连国王都要听从教皇的意思。不听话的国王可以被直接罢免或者废黜!

    可结果呢?如今的现实世界之中,教皇除了一个精神偶像的头衔之外,政令连梵蒂冈都出不去!

    强行让宗教制度代替国家制度来统治,根本行不通。

    虽然现实世界之中,依然还存在中东那些宗教力量强大的国家,譬如伊朗等伊斯兰教国家,但是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这些国家也在一点一点的变化,宗教的力量被慢慢的撬动……

    这个发展的总趋势总是不会改变的。

    所以在陈道临看来,光明神殿的那一套根本不可能行得通。

    这样一来,光明神殿的下场只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以宗教和国家制度对抗,只有被国家制度镇压的下场!

    第二种可能:退一万步说,就算光明神殿举兵造反,推翻了皇帝的统治,把所有的政府官员都灭了,以教会神权那一套来统治这个帝国,时间一长。也早晚被推翻。绝不可能长久!

    第三种可能:造反成功,取代了帝国政府,但是教会也必须从宗教制度蜕变成一个新的国家制度,必须要放弃“宗教神权”那一套东西……可这样一来,其实也等于是违背了自己的初衷。教会制度变成国家制度,那么就等于是出现了一套新的国家制度,自己本身的神权那一套也只能丢弃掉……可这样一来,也等于是宗教制度自己把自己灭掉了,留下的也是一个新的国家制度。没有任何意义。

    “教会要想发展,唯一的路径就是把你们那个错误的建教的宗旨抛弃掉,在对待帝国政府和皇室的态度上,别总想着要干掉对方取而代之。而是要依附于对方,努力的发展自己,深化和扩大自己的影响,无声无息的影响一代又一代的人。这个影响不在于你们收取多少宗教税,不在于你们拥有多少强大的神圣骑士团。

    你们本质上就是一个满足民众精神追究的团体,好好的干好自己的本职就可以了,别老想着要夺取政权。”

    “可……可这样岂不是就要受制于人?”阿德毕竟还有些想不通:“那样的话,岂不是我们光明神殿,都要仰帝国皇室的鼻息?!看别人的脸色过活?!如果皇室要对我们下手,我们岂不是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陈道临冷笑:“如果你们不老想着要干掉皇室取而代之,皇帝为什么要对你们下手?他吃饱了撑的?你们安安分分的满足民众的精神需求,填补民众的信仰需求,不和皇帝争夺权力,这样做等于帮他稳固统治,安抚民众的精神世界……对皇帝的统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哪个皇帝头脑坏掉了,要干掉你们?”

    “这……”

    阿德无语了。

    可蒙托亚却提出了自己的问题:“那么按照您说的……大人,这样一来,我们光明神殿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什么意义?”陈道临冷笑:“存在的意义,就一定要把国家政府干掉,取而代之,这才叫有意义么?就一定要让帝国所有民众都听从你们的命令,予取予夺,才叫有意义?就一定要让你们的教宗成为皇帝,你们这些教会里的高层,大主教变成宰相。裁判所的审判长变成帝国法务大臣,神圣骑士团的团长变成军务大臣,这才叫有意义?”

    两个教会之人听了这话,都是无从反驳。

    陈道临长长的叹了口气,意味深长道:“我知道你们一时间心中恐怕很难全盘接受我这些话。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们,一个宗教存在的真正的意义,不在于争夺政权,而在于长久!”

    “长久?”两人都是茫然的看着陈道临。

    “就是长久!”陈道临缓缓道:“真正的长久!即便未来的一千年,一万年……即便罗兰帝国灭亡了,出现了新的帝国。光明神殿依然存在,人们依然信奉神殿,信奉女神。即便再过千年万年,连皇帝都不存在了,出现了新的人类文明制度……可人们依然信奉的是光明神殿的宗教……这样,就是你们的胜利!你们成天和罗兰帝国的皇室争夺权力。简直就是鼠目寸光。”

    陈道临是这么说的,心中也的确是这么想的。

    基督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虽然在中世纪走了一些弯路,强行让教皇的神权凌驾于国家政权之上,然后被撞了一个头破血流,但是后来的路子却都是走对了。

    结果就是,几千年下来,封建制度消失了。王权和皇权消失了,进入了民主制度,资本主义制度……虽然教义出现了诸多分支,不管是新教天主教东正教还是什么摩门教之类,总的来说还都是信仰上帝。

    这就是最大的成功!这就是最大的胜利!

    宗教么,提供的就是精神世界的需求,做好自己本分就算是成功了,非要连别人的饭碗也一起抢来管起来,那纯粹就是吃饱了撑的

    ……

    这一番谈话下来,蒙托亚和阿德都是听得心中震撼不已。局限于时代和大环境,这两人虽然都算是精英人物,但是陈道临的这么一种新奇的剖析,却是从来没有任何人和他们说起过。

    陈道临的这一番话,若是放在现实世界之中。自然是众所周知的常识,可放在罗兰世界,这么一番话简直就是振聋发聩,犹如一道闪电厉斧,劈开了两人心中固有的那一套思维方式,无疑给两人展现了一番前所未有的新见识新世界。

    看着两人都被自己说得哑口无言,陈道临心中暗暗有些得意,随即就笑道:“咱们在木兰城待上几天,这些天,你们按照我写的那份清单,把该做的准备都做了,然后,我们就出发去收取我们买下的那些土地……”

    先前一番洗脑,已经把两人说的都神魂颠倒,现在陈道临说起了实事,才让两人慢慢的回过神来。

    蒙托亚和阿德才猛然发现,被陈道临教训了半天,最最重要的问题,这家伙却并没有回答:到底在这里建立一个新的宗教,有什么意义?

    “大人……”蒙托亚只觉得口中有些发苦,苦笑道:“神殿的这些问题……您的话,我现在还无法全部领会,今后我只能慢慢的心里去想……可是,眼前的问题,咱们真的要在这努林行省,传播这么一个,一个新的宗教么?”

    陈道临看了蒙托亚一眼:“你是想问我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吧。”

    神圣骑士神色肃然:“我早已经做好了献身的准备,即便成为神殿的罪人!我深信教宗陛下的话,也愿意将我的这条性命托付给您!但是……至少在做这些事情之前,我需要您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陈道临叹了口气:“说到底,你们还是不敢全信我……好吧,你们有这样的顾虑也正常。如今我也不想解释太多,我心中的全盘计划,也不是你们现在的境界可以领悟的,我只说一句:光明神殿如今已经到了不得不做变革的时候!可这种变革,靠着神殿自己是没可能做到的,就算海因克斯想做,底下人也会反对!教会一千年来的固有的制度,禁锢了太多人的思维。那些既得利益的群体,也不会同意海因克斯进行变革,所以我要做的,就是打醒那些人!或许我的手法粗暴了一些!至少在我看来,教会之中,蠢货太多,实在没什么明白人。我要让所有人看看,宗教这种事情,到底是怎么玩的!”

    顿了顿,陈道临看了看依旧茫然的两人,冷笑道:“多了我就不解释了,总之……你们若是信我的话就跟着我一起干,若是不信的话,立刻转身离开回帝都去,我也绝不挽留。留在这里,你们表面上都会成为光明神殿的罪人,但是长久看来,你们才是神殿的功臣!所谓牺牲我一人,幸福千万家……就看你们如何抉择了。”

    蒙托亚听到最后两句,眼睛里精光四射。这种牺牲自我的悲情说法,恰恰符合了神圣骑士心中那一套骑士献身的道德标准,顿时就激发了蒙托亚心中的热血!

    倒是阿德,他不是骑士,而且毕竟年纪轻一些,脑子也活络一些,听了陈道临的最后两句话,脸上虽然没什么表示,心中却不免腹诽。

    牺牲我一人,幸福千万家?

    若是别人说这样的话,或许有几分可信。可这种崇高的话,从这位达令陈大人嘴巴里说出来……却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这家伙的道德观念,难道不应该是牺牲千万家,幸福我一人嘛?

    “行了,如果你们没有别的话要说,就赶紧去干活吧。”陈道临走到了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慢慢喝了一口:“先给你们两天时间,去雇人,把我写好的那份告知抄录出来,我要两天时间内,这份告示贴遍整个木兰城!”

    `

    【那个,居然看到有人打赌,说我连更了第几天后会断更……喂!你们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打人不打脸嘛……我的人品就辣么差嘛……抱头鼠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