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倒霉的总督】

第三百七十七章 【倒霉的总督】

    第三百七十七章【倒霉的总督】

    纵观罗兰帝国的领土,诸多行省之中,努林行省无疑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

    这种特殊性,也是有着历史原因的。

    在一百多年前,努林行省还是西北第一大行省,因为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努林行省一直是罗兰帝国和西北草原异族交易的中心——虽然那个时候努林行省的西边还有一个德萨行省,但因为德萨行省土地荒芜,境内马匪横行,又加上一直处于边陲,经济和治安都崩坏,所以即便是罗兰帝国内的大商会都不愿意去德萨行省做生意,而选择了稍微靠内陆一点的努林行省作为交易场所。

    而更因为,当年的罗兰帝国,在西北还设有一支西北军团,就驻扎在努林行省内。那支西北军团的作用就是威慑草原异族,防止草原人入侵。为了维持一支庞大的军团,军需供给,每年也是海量的生意机会,造成了昔年努林行省一度商业十分发达,无论是贩卖粮食的商人,还是做军械马匹生意,或者是和草原人交易牛羊牲畜的,都会在这里进行交易。

    但随着郁金香家族的崛起,努林行省的地位顿时就不一样了。

    更靠近边陲的德萨行省,被封给了郁金香家作为领地,那位伟大的初代郁金香公爵,带着他的班底来到了西北,从此改变了西北的面貌。

    初代郁金香公爵雄才大略,在他的经营之下,更靠近边陲的郁金香家族领地(原来的德萨行省),境内的马匪被郁金香家清剿一空,随即郁金香家就垄断了和草原人的交易,原本的西北交易中心努林行省,则渐渐的荒废了下去。

    而随即的,就发生了西北军团的叛乱事件,那场叛乱后来在郁金香家的主持之下被扑灭。

    更加上,在西北军团叛乱覆灭之后,帝国高层认为西北已经有郁金香家族镇守,不需要再重建一支西北军团空耗国帑,原本靠着西北军团的军需做生意买卖的各个商会,也撤出了努林行省,往日的繁华,就再也看不见了。

    原本就出于地广人稀,加上土地贫瘠,粮食出产稀少,再加上边境交易已经挪到了郁金香家领地之后,努林行省几乎就成为了整个帝国诸多行省之中最最贫瘠的一块地方。

    可随后,却又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变化。

    因为诸多异族的入侵,矮人族兽人族精灵族,越过了冰封森林南下,入侵罗兰帝国人类世界,进入了这片大陆,从此驻扎在了北方,这样一来,却使得努林行省再次变成了帝国的“边疆”。

    努林行省虽然失去了和草原交易的边陲地理位置,但是因为异族的入侵,北边却多了一个比草原人更加强大的兽人王国。

    双方隔着一条卡巴斯基防线。

    一百年多年前,初代郁金香公爵率领人类军队和异族浴血奋战,从帝国的东部一直到西部,沿着这条横穿整个大陆的“卡巴斯基防线”,和兽人鏖战多年,战争带来的结果,造成了地方的畸形经济,大量的军需,却反而刺激了当地经济的发展。战争结束之后,努林行省的北边,却变成了和兽人王国交界的边境。

    这样一来,努林行省再次坐拥了一块“边境”之地,近年来,随着和平的日子渐渐才长久,罗兰帝国内的不少商会,明里暗里和兽人王国做交易,往往都会选择努林行省,因为这里天高皇帝远,做一些见不得人的走私生意,贩卖一些违禁品,也更方便一些。

    即便是帝国中央也不得不承认,在一些特殊渠道得到的数据显示,努林行省每年的走私交易,要占据整个罗兰帝国全部走私交易量的三分之一!!

    这个数据就足以证明一件事情:帝国中央对于努林行省的掌控是很弱的。

    毕竟是一个边境行省,北边又有兽人王国这么一个绝不友好的“邻居”,帝国绝不可能放任这么一个重要的地方不管。

    可偏偏事实就是,这一百多年来,对于罗兰帝国的中央政府,对于努林行省的种种乱象,都近乎于刻意的视若无睹。甚至就连驻扎在这里的守备军,也一再的削减。

    委任到努林行省来的地方官员人选,往往都会成为帝国政务署的头疼难事。

    原因很简单:郁金香!

    这里距离郁金香家族实在太近太近了!郁金香家族在罗兰帝国经过了一百多年的发展,到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庞然大物!连皇帝都是人家家族的后裔,当年的初代郁金香公爵若是想当皇帝,就直接当了。到了如今,一代代下来,郁金香家族必然依旧会引起皇室的忌惮——任何帝王都不会愿意看到自己的国内有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的存在,哪怕是自己的血亲。

    经过了数代人不懈的试探与妥协,最终郁金香家族和帝国皇室达成了一个不成文的默契:作为交换,郁金香家族让出了许多其他领域的利益和位置。

    但是,西北则是为郁金香家族的势力范围!

    这一点,就连历代皇帝都绝不敢轻易打破!

    努林行省,因为紧靠着郁金香家领地,这个地方的处境就十分微妙了。

    名义上,这里还是中央直辖的行省,但实际上为了尊重郁金香家族在西北的权威,帝国中央从来不会在这里设置常备重兵——对于一个紧挨着兽人王国的边境行省,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是双方默认的,将努林行省的边防重任,也交给了郁金香家族。事实上,在挨着兽人王国的边境,卡巴斯基防线的西北防线几个军事要塞,一直都是郁金香家族的私军负责镇守的——虽然那里根本不是郁金香家的领地,而是努林行省的地盘。

    帝国中央几乎是刻意的放任了努林行省自生自灭,不论事官员还是地方守备军,都是一再的削减,就是为了避免会引起郁金香家的不满和敏感。

    这么说吧,努林行省,就成为了郁金香家族和帝国中央力量的一个缓冲区。

    这样一来,努林行省总督这个职位,就变得十分微妙了。

    帝国中央虽然愿意让努林行省这个地方成为和郁金香家族势力的缓冲区,但是也绝不会愿意让一个郁金香派系的人担任这里的总督——否则的话,努林行省岂不是真的就成为了郁金香家族的第二块领地?!

    而郁金香家族,也不太愿意中央派遣来什么强力人物担任这里的总督,也不太喜欢中央的势力在这里太过壮大。

    双方妥协的结果就是:努林行省的总督人选,即不能是皇室的死忠,也不能是亲郁金香派系的人员。

    这一来就倒霉了。

    但凡被选来担任努林行省总督的人,往往都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皇室不会把自己的得力干将派到这里来受罪,郁金香家族也不会推荐自己派系的人担任这里的总督。

    而被委任来这里当总督的,往往都是在帝国官场之中的弱势群体,要么就是被边缘化的人物,要么就是在宦海斗争之中失败的倒霉蛋。

    再不然就是毫无根基派系的墙头草。

    而且,说起来是一个封疆大吏,军政一把抓的总督,可谓是一方诸侯了。可事实上没什么人愿意跑到这里来当总督。

    若是在别的地方当总督,军政一把抓,几乎就等于土皇帝一般,那日子是何等逍遥自在。可跑到努林行省来,就受面临当帝国中央和郁金香家族之间的夹板气。

    你敢靠拢郁金香家族吧?就必定会引起皇帝的不满,皇帝绝不会允许你靠拢郁金香家族,把努林行省也变成郁金香家的领地!

    可是你不靠拢郁金香家族吧,你的边境驻军都是人家的私军,西北贸易也被郁金香家垄断了,财政收入都要仰郁金香家的鼻息——至于和兽人的走私贸易,边境驻军都是郁金香家私军!你敢不听话,人家随时就给你弄点动静出来!

    在帝国官场之中,就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宁愿去南方当一个城守,都不不愿意去努林行省当总督!

    ……

    菲奥洛就是这么一个倒霉蛋。

    这位努林行省总督已经在这这个总督位置上坐了十一年!

    没错,就是十一年!!

    按照帝国委任地方总督的惯例,很少有地方封疆大吏能干上这么多年的!为了防止地方封疆大吏过于势大造成尾大不掉,罗兰帝国也是采取了流官制,一般来说,一省总督的任期大多都在五六年左右就会换人。

    当然了,例外自然是有了,比如那位东海总督弗里茨。可那是因为弗里茨精明能干,是公认的能臣,而且又深受先皇马尔希陛下的信任,加上他在东海政绩卓著,是力挽狂澜的人物,这才在东海干了十多年。

    可这位努林行省总督菲奥洛阁下,可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事实上,菲奥洛本身就是努林行省人,他三十岁的时候就在努林行省担任过地方执政官三年,后来又调到了努林行省首府木兰城担任治安官五年!

    而后来当前任努林行省总督卸任的时候——事实上并不是正常卸任,而是那位前任总督熬到了死都没熬出头,没熬到换地方,病死在了任上。

    努林行省总督的位置空了出来之后,帝国中央也十分头疼,这个倒霉的位置实在没有谁愿意去坐,结果上上下下推诿来推诿去,当时在帝国中央政务署等着要外放的官员纷纷各显神通的拉关系走后门,甚至有的人干脆就称病,也绝不肯被外放到努林行省来当总督。

    中央政务署愁了许久,最后一拍脑袋:你们谁都不肯去是吧!好!那就从本地的次级官员里提拔一个吧!

    结果这个总督的位置就落在了菲奥洛阁下的头上。

    他从木兰成的治安官被提拔成了代理总督,干了两年之后,代理总督的位置被扶正成了正式总督,然后就一直干到了今天。

    算上在努林行省担任地方低级官员的任期,加上总督的任期,这位倒霉的菲奥洛阁下已经在努林行省待了近二十年没有挪地方!

    这在整个罗兰帝国的官场,也堪称是一个奇葩!

    若是要让努林行省的民众评价一下这位统治了他们十一年的总督大人,那么大家的评价则是:这位总督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

    事实上,菲奥洛总督阁下执政的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从来不管任何事情!

    地方上有匪患?这事情我管不了,发公文给边境的郁金香家私军请他们协助剿灭!

    中央政府要求征收赋税,这事情我不管,你们找郁金香家去协助运输!!

    郁金香家族要求给边境的私军补充军需?这事情我管不了,你们找中央政府去申报!!

    久而久之,也不知道是哪个阴损的家伙居然传出了这么一个笑话:咱们的这位总督大人,倒颇有几分像是教会神庙里那位被供奉的女神——人人都知道他存在,但是这么多年来,就是没见他做过一件事情。

    这位总督给所有人体现存在感的唯一方式,便是每年春耕的时候他会在集会上路面讲几句话,还有每年上缴财政税收的时候,他会出面在文件上签名盖章。

    除此之外,这位总督绝大部分时间都是躲在木兰城的总督府里混日子。

    对于这位菲奥洛总督来说,他人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在自己死之前能够熬到离任——希望帝都的那些大佬们,能有朝一日忽然发发慈悲心肠,把自己在临死之前调离西北这个鬼地方,调到南方随便一个什么地方去过几天逍遥日子。

    可问题是,菲奥洛总督大人的心愿估计是很难实现了——因为,似乎无论是帝国中央还是郁金香家族,都觉得这位菲奥洛总督实在是干的太好了。努林行省这个地方自从他执政以来,可以说无论对郁金香家还是对帝国中央都是秋毫无犯,再也没有起任何风波矛盾,这位菲奥洛总督简直就是一个绝佳的受气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又听话又不惹麻烦,而且用起来也放心。

    上哪里再去找这么一个甘愿受夹板气的人?

    既然老实人好欺负……那么就干脆欺负他到底吧!

    ……

    可纵然菲奥洛总督万事不管,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厮混了十几年下来,可总也会遇到几件烦心事。

    比如今天……这位被誉为“盖章总督”“女神总督”“甩袖总督”的努林行省军政大权第一人,就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两份规格严谨的正式申请文件,就摆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下面送来的两份通过合法程序和途径递交的申请公文。

    两份申请的内容如下:

    第一份么,购买土地。申请人要求购买努林行省西北方靠近边境的一座小镇周围的……六千亩土地!

    这一条让菲奥洛总督忍不住搓牙花子——一百多年前杜维执政时代,为了抑制土地兼并就曾经下达过命令,帝国境内,任何土地买卖,超过一千亩的,都必须由省一级别的总督审批。

    一口气购买六千亩土地,这可绝不算少了。可是让菲奥洛不解的是,努林行省这个鬼地方,土地贫瘠,粮食产量低下,所以这里的土地一直不值钱,也极少有人问津……大量的土地被闲置甚至抛荒。这人吃饱了撑的,一口气买下六千亩地?

    菲奥洛看过地图了,那个鬼地方,土地里只有沙子和石头,周围几百里内没有人任何矿产。

    这买主想干什么?

    好吧,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理念,菲奥洛还是大笔一挥,批准了。反正只要对方给钱,一个铜板不少,他愿意买就买吧,得了这笔收入,也算是对到处是窟窿的财政不无小补。

    至于对方买来这些荒地做什么……关我屁事,他就算买来挖坑玩儿也随他去。

    不过当看到第二份申请公文,这位总督终于坐不住了!

    因为,这第二份申请的公文,赫然是……

    “创办新宗教?!”

    菲奥洛总督只觉得自己握着笔的手都抖了一抖!!

    虽然帝国国法已经不再限制宗教信仰,也不再将光明神殿教会作为帝国唯一的宗教信仰,而且原则上是允许罗兰人信奉其他宗教的。

    甚至帝国也曾经颁布过相关的法令,允许其他宗教传播教义……

    但是……居然真的有人在西北这个鬼地方创办新宗教?!

    见鬼!!

    菲奥洛虽然在努林行省被荒废了二十年,但至少一定政治嗅觉还是有的!

    虽然光明神殿如今已经大不如前,但是这么大张旗鼓的创办新宗教,在帝国内还是很少见的!放在任何地方,都是很敏感的政治事件啊!!

    身为一个地方执政长官,若是批准了这种申请——虽然合乎国法,但必然的结果就是:得罪光明神殿教会!!

    虽然,自从帝国颁布了允许新宗教传播教义的法令,这些年来,也出现过一些新的宗教——虽然没有一个成了气候。

    但这种事情,发生在努林行省,还真是破天荒头一遭啊!!

    “哪里来的混蛋,给老爷我添这种麻烦啊!!”菲奥洛总督不由得头疼起来。

    按照帝国法令,自己没有正当理由是不好否决这种申请的——而且帝国的法律,允许新宗教建立,打压光明神殿——这可是国策啊,身为帝国总督,这种事情可不好和国策背道而驰。不论是帝国中央还是郁金香家,在这一点上倒是同一个态度。

    可……这对菲奥洛来说依然是一个麻烦!他已经受够了两边夹板气了,可不想再得罪一个光明神殿这样的庞然大物,变成受三边夹板气!

    “哼……无双武圣教?这是什么奇怪的教名?教义:拯救万千少女,弘扬社会正气,维护世界和平,共建和谐社会?这是他妈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菲奥洛看到这里忽然光火起来,狠狠将手里的笔扔在了地上!

    可他刚站起来,忽然发现,夹在这份申请公文下面,却露出了一个东西。

    这是一张金票的一角……

    货真价实的郁金香家商会开具的金票,足足一万金币……郁金香家商会的金子招牌,见票即兑,认票不认人!

    这东西夹在了申请公文里送到了自己的桌子上……不用问,这是自己的手下官员送来的时候,就夹在其中了。

    菲奥洛立刻判断出:这个申请人已经将自己的手下官员都“搞定”了。那么也就是说,自己的手下官员都已经通过这件事情,多多少少的分润了好处。

    若是自己驳斥了这个荒唐的申请……自己倒是痛快了,可岂不是断了自己手下诸多人的财路?

    断人财路等同于杀人父母啊!

    自己在这个努林行省干了十几年,如踩钢丝一般的度日,唯一能依仗的就是自己还有一群手下班底。可如果在这种分润好处的事情上,自己若是……

    这位菲奥洛总督狠狠的骂了一句粗话,弯腰捡起了笔来,在这份文件上重重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一万金币……玛丽那个女人说要买条新的项链,和我吵嚷了十几天,这下倒是正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