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决断】

第三百七十六章 【决断】

    第三百七十六章【决断】

    如果陈道临只是这个世界的土著,那么对于这种奇异的现象只怕想破了脑袋也是没可能想通的。

    但是偏偏他却是一个穿越者。

    来自于现实世界,给他带来的最大的优势,正是从小接受的那一套现实世界里的完善的现代教育体系。

    这个世界的魔法力量,若使用化学,甚至是物理范畴进行解释的话,则仿佛就在陈道临的面前,打开了一扇金光闪闪的大门!!

    ……

    潮汐!

    准确的说,是潮汐效应。粗浅的来说,就是现实世界之中,因为地球引力,月球引力以及太阳引力等星体引力而形成的一种效应。

    最早的的潮汐只是特指海水,随着天体,尤其是月球引力,在固定时间内反复进行潮汐作用,海水的涨潮退潮等等。

    但是随着深入的研究之后,潮汐的效应并非仅仅只停留在海水上,就连大气也是受到潮汐效应的影响,气压,气场,甚至是磁场!

    最最关键的是,陈道临确定一点:在这个罗兰世界,天空上也是有星辰,有太阳,有月亮的!!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在这个世界,就肯定也具有潮汐这个规则存在!

    如果将方才的这枚魂器戒指里的那些力量看做是海水的话,当这些力量进行释放之后,然后又出现了类似于“回收”的效应,虽然这种效应看上去很微弱,而且也回收的作用也非常的小。但是却恰恰符合了潮汐作用的一些规律。

    那么……这就正好可以解释了陈道临目前面临的问题!

    若是再进一步推测的话,或许可以得到这么一个结论?

    虽然不知道这个罗兰世界,和现实世界到底在构造上有怎样的不同,但是,从刚才的发现可以表明,这个世界的魔法元素,却也是受到潮汐作用的影响的!!

    释放,回收,释放,回收,这一最最朴素最最简单的潮汐力的作用之下,才会造成了刚才小精灵佩戴上了魂器戒指之后,居然出现了她身体里残留的一丝死灵力量被回吸进了魂器戒指的现象!

    若是要做一个比喻的话,就如同是在大海退潮的时候,滞留在海水里的东西,被退潮的力量一起卷入了大海之中……

    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了。

    “这个世界的魔法元素,也具备潮汐效应……”陈道临越来越兴奋!他可以确定,却绝对是一个重大的发现。

    可兴奋之后,摆在他眼前的一个实际的问题是:这么一个重大的发现,对自己究竟可以带来什么实际的意义?

    一时间,原本就拥有渊博的炼金术学识的陈道临,脑子里顿时就迸发出了无数火花和灵感!他甚至隐隐的捕捉到了一个念头:似乎自己一直追求的魔动机械的构想,如果能够将魔法元素的潮汐规则加入其中,无异于一个飞跃性的突破!

    努力强行压下心中的这些激动,陈道临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巴罗莎的身上。

    摆在眼前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驱除干净小精灵身上的死灵力量。

    最笨的法子……或许可以将刚才的行为反复重复上多次?

    催动魂器的亡灵力量释放,然后利用潮汐的作用,在力量回收的时候,顺带着将巴罗莎身上的亡灵力量吸回魂器之中?

    这个想法倒是值得试试。

    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暂时陈道临没有太多时间允许他仔细的慢慢研究如何利用这个新的魔法发现,也只能采取这种笨法子了。

    他让夏夏离开了房间,吩咐外面的人不要进来打搅。

    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陈道临就反复的催发了几次“狼王咆哮”这个技能。

    每一次催发魂器戒指里的亡灵力量,他都非常仔细的用自己的精神力捕捉着亡灵力量的运转轨迹,试图捕捉其中的规律,以及速度频率等等。

    在反复了数次之后,利用魂器的亡灵力量元素的潮汐作用,将巴罗莎身上残留的亡灵力量元素一点一点的回吸进了魂器戒指之中。

    取得的很明显的效果。

    至少在陈道临用“德鲁伊之眸”的观察看来,巴罗莎身上的亡灵力量,那些黑色的力量元素,已经大为减轻,最后几乎减少到了不足原来的两成。

    可让陈道临头疼的是,在反复进行了五六次之后,潮汐作用就再也无法将巴罗莎神身上的亡灵力量彻底吸除干净了!

    倒并不是潮汐规律消失了,而是陈道临很无奈的看见,因为巴罗莎毕竟已经被“感染”,虽然感染的程度不算太重,可经过了这么一些时间之后,毕竟她原本的一些木属性力量,已经被一部分亡灵力量所吞噬和融合,变成了一种墨绿色的存在。

    这些已经彻底融合的部分,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亡灵力量属性,靠着潮汐作用已经无法带出来了。

    不过暂时来说,陈道临对于取得的成果已经很满意了。

    天黑的时候,陈道临再次走出了房间。

    他已经十分疲惫!

    毕竟经过了一整天的时间,反复的催发魂器,催发“狼王咆哮”这个技能,十分消耗他的魔力,而他的储备魔力的戒指里,这些天连续作战,储备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在无法得到立刻补充的情况下,陈道临只能通过正常的休息和冥想来恢复自己的精神。

    看着面色已经有些苍白,满脸疲倦的陈道临走回了大厅,蒙托亚立刻迎了过来,看了看陈道临,沉声道:“大人……”

    陈道临摆了摆手,看了一眼大厅里的诸人,轻轻咳嗽了一声,就宣布:“我们再休息一夜,明天一早就离开这里出发。蒙托亚,你和阿德负责收集一些物资。那些守备军留下的马匹,你挑几匹脚力好的。还有食物和水,也要带上一些。”

    随后陈道临将目光转向了男爵一家。

    他发现,男爵一家三口虽然坐在那儿,但是气氛却有些古怪。尤其是波洛米尔,用阴沉的眼神盯着那位男爵的情妇,眼睛里满是憎恨和怒气。倒是皮埃尔男爵,看了看陈道临,欲言又止,却终于摇摇头,叹了口气。

    看来,在自己呆在屋子里的这一天一夜,外面这一家人一定是发生了点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用疑问的眼神看了看蒙托亚,神圣骑士却只是摇摇头,并不说话。

    陈道临想了想,还是走到了男爵的身边:“男爵阁下,我们明天一早就回离开这里,对于带给您的这些麻烦,我深表歉意。我想……”

    说着,陈道临就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件东西,这是一枚拇指大小的宝石。他轻轻的放在了男爵面前的桌子上:“虽然我知道,用钱财来弥补是一件很不恰当的做法,但请您明白,现在我所能对您做出补偿的唯一方法,就是钱财了。而幸好,身为魔法师的我,还算富有。”

    这枚宝石的价值,足以补偿男爵那座被损毁的别院了,甚至可以说,就算是重新建造十座别院,也足够了。

    “不过,我个人的建议是,您和您的家人最好不要留在这里,这次出的事情太大,恐怕地方上是绝压不下去的,我离开之后,总要推出一个人来背这样的黑锅。到时候,恐怕您……”

    皮埃尔男爵的嘴唇动了动,这个时候,波洛米尔却终于按捺不住了!

    他腾的跳了起来,瞪着自己的父亲,大声喝道:“父亲!!你还要犹豫到什么时候!!!难道你一定要看着我们家破人亡么!难道你一定要等着,等我们全家被关进大牢里问罪,那个时候你才会后悔吗!!!”

    说着,波洛米尔转身看向了陈道临,大声道:“魔法师先生!达令先生!!!我请求您……如果您要离开这里的话,可否带着我一起走?这个见鬼的地方,我实在是呆不下去了!我可不想留在这里等着被那些军队抓起来扔进臭气冲天的牢笼里!!”

    嗯?

    陈道临一愣,审视着波洛米尔,又看了看老男爵,才皱眉道:“波洛米尔,您的身份可是一位贵族,您是男爵的继承人,跟着我离开的话,那么这个身份……”

    “见鬼的身份!见鬼的继承人!!见鬼的男爵爵位!!”波洛米尔大叫起来,他用力的挥舞手臂,大声喝道:“除非了一个好听的男爵头衔,这个身份还能给我带来什么?!我们吃的喝的,连镇上的商人都不如!却偏偏还要死撑着自己的体面!!我们甚至都快请不起仆人了!!我们把全部的家当都散了出去,花费在了奎因叔叔的身上!可结果呢!他给我们带来的只是灾祸!!我不要留在这里!一天都不要再多留了!!我要离开这里!哪怕再也没有什么贵族的头衔!!法师大人,就请您带着我一起离开这里吧!!”

    陈道临并没有直接回答。

    老实说,陈道临对这个波洛米尔没什么兴趣——他并没有沿途收小弟的打算,退一万步说,就算要收小弟,这个平庸无能又有些懦弱的男爵之子,也远远进不了陈道临的眼界。

    老子就算收不到赵云,也不能收个潘凤吧!

    不过,陈道临毕竟对这男爵一家抱有几分歉意,尤其是对老男爵还有几分尊重,若是老男爵愿意和自己离开的话,哪怕是帮他们避祸,自己也是愿意带着他们的。

    但是,这也要老男爵自己开口才行,一个波洛米尔……陈道临懒得理会他。

    皮埃尔男爵脸上的皱纹在隐隐的抽搐,他用复杂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这个儿子,然后眼神又落在了自己的女人身上,然后,他才终于长长的叹了口气。

    缓缓站起身来,皮埃尔男爵对着陈道临弯腰深深行了一礼。

    陈道临赶紧还礼,而这位老男爵站起身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郑重起来:“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都是命运……我那个弟弟的野心给我们的家族带来了灾祸,如今……达令法师阁下,我知道您是一个有大本事的人。您的风度和胸怀也让我很钦佩。我很清楚,继续留在这里,我们的家族只会面临灭顶之灾。这些地方上的官员,还有那些守备军官是什么德行,我最清楚不过。我也不得不走出这一步了。达令阁下,虽然我老迈无用,但至少我还有些武技,还能骑马,还能挥舞刀剑。而且,我还懂得一些生意的经营。我对西北的商路也还算了解。若是您不嫌弃的话,就请带着我们这一家三口一起上路吧。我愿意从今之后,追随在您这样杰出的魔法师身边。”

    说着,老男爵摇摇头,苦笑道:“我原本的心愿就是集家族之力,捧出一位魔法师,然后将家族的振兴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没想到奎因却犯下这等大错,害了我们全家。而如今……我却又要将家族的希望,寄托在另外一位魔法师的身上,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命运的玩笑啊。”

    陈道临叹了口气,对男爵正色道:“说起来,都是我拖累了您全家。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就跟着我一起走吧。我保证,今后跟在我身边,我一定会给您和您的家人,一个好的归宿。”

    ……

    有了男爵一家的加入,那么原本第二天一早就上路的计划,就不得不再次拖延一下了。

    毕竟男爵一家在这里经营了几代,要想离开,自然要带走许多细软和值钱的东西。收拾一些祖传的物件,整顿武器,马车,等等等等。

    好在陈道临也不着急,追兵要赶来至少也要十天半个月以上,自己早一天走晚一天走倒也没什么区别。

    反正自从这支守备军被自己彻底击溃之后,方圆百里之内,根本没有任何一支可以威胁到自己的军队力量了。

    从这里将消息传递到帝都需要五六天时间,再从帝都派遣精锐来追捕自己,又要五六天时间,期间还要加上官方层层上报走流程的拖沓——冷兵器封建时代的政务效率,自然是不会太高的。

    甚至说一句很不客气的话,在这期间之内,陈道临就算聚集人手要造反,这方圆百里之内的帝国地方政府,都没有任何抵抗的力量了!

    ……

    夜晚的时候,陈道临等人自然抓紧时间养精蓄锐,就连陈道临本人,也在抓紧时间冥想恢复魔力。

    而男爵父子二人,则在自己的房间里进行了一番特殊的对话:

    “父亲!你真的决定了,我们一家都追随这个达令陈魔法师?我觉得我们还是暂时跟着他们一起上路,等离开了这里,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去找我的母亲吧,母亲和郁金香家的关系,一定可以庇护我们的。”

    “蠢货!”老男爵狠狠的抽了自己的儿子一个耳光,他深深地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眼神里流露出了彻底的失望,可终于还是叹了口气,缓缓道:“我们的家族已经完了!惹上了这种大官司,无论如何,我们家都会当做替罪羊被推出去!一个守备营的军队覆灭在我们家里,一个守备长官死在这里!地方政府必须要有人来背负这个责任!我们家只是一个小小的贵族,爵位也只是男爵,就是背黑锅的最好的人选!我已经想好了,我们的家族到了如今,已经走投无路了!至于去寻找你母亲的庇护,那是想都不要想!你母亲只是郁金香家的一个仆人出身!在帝国内腹境地,一支帝国军队被成建制的团灭,这是何等的大案子!一百年来都不曾出过这等案子了!这样的案子,郁金香家未必就啃出面保我们!何况我们和郁金香家有什么关系?你母亲只是人家的仆人出身!!别忘记了!!况且老公爵已经不在了,如今主持郁金香的是那位年轻的大小姐!她未必就对你母亲还有多深的情分!这世界,靠任何都人都不如靠自己!”

    顿了顿,老男爵摇摇头:“我看这位达令陈绝不是普通人!你这蠢货,难道没一点觉悟么?他身边跟随的人里,那个雄壮的武士,分明是一个高阶武者!而且,我从他的行为举止,分明嗅到了教会苦修者的味道!那个拿弓箭的,可以熟练的使用治疗术,我记得地方教会的那位大牧师的治疗术,都未必比他高明!还有,你见过一个普通的魔法师,身边能带着狼人武士扈从么?你见过普通的魔法师,会带着一个美丽的女精灵家眷么?这人被皇帝陛下捉拿,可你看他一路上到我们家的这几天,丝毫没有半点焦急和畏惧,这人的风度,是我生平仅见!仿佛皇帝的通缉,根本就没放在他眼里!这样的气度,我一辈子只见过一个人才有!便是你母亲当年服侍的那位贵人,郁金香家的上一代公爵大人!”

    看着自己儿子依然满脸茫然,老男爵心中暗叹,继续道:“我们家现在已经完了!我多年苦心积虑,便是为了能振兴家族,可如今看来,就连这个男爵的爵位都保不住了!一旦我们被捉拿问罪,那才是灭顶之灾!既然如此,就不如放弃这些东西!跟随这个了不起的魔法师!我看过了,这人绝不简单,跟在他身边,为他效力,说不定将来我们家才有重新崛起的希望!唉……你虽然是我的儿子,但是你性子懦弱,才具平庸,我是不能指望你了。现在,我就指望我能多活几年,好好的为这位魔法师效力,重新挣下一份家业来,将来好让你继承。”

    顿了顿,老男爵的面色变得极为严肃,沉声道:“你记住,从明天开始,我们在这位魔法师的身边,你就要彻底忘记自己的身份!你不再是什么男爵之子,我也不再是什么男爵贵族!我们都是他的追随者!只有这样,才能博得他真正的信任!

    我听奎因说过,这个达令陈法师,在帝都名气极大,他甚至还是魔法学院的教授!只是和皇帝有了什么私人恩怨,才不得不出走到这里的。毕竟他是魔法师,等过些年,皇帝也不能对一位魔法师太过逼迫,将来说不定就有和解的一天,到那个时候,我们若是为这位法师效力,他看在情分上,拉我们一把,帮我们重建家族,说不定能取得比如今更大的局面!

    唉,我已经把家族的希望全部赌上了,就指望命运别再折腾我们这些可怜人了。”

    波洛米尔一愣,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眼前的老男爵,目光炯炯,满脸都是精明之色,哪里还有平日里老迈昏庸的样子?

    他忍不住失声道:“父亲……您……”

    “我心中自然明白。”老男爵摇摇头:“既然追随了人家,就不要再有其他心思了,好好的为他效力!达令法师这人很精明,对他阳奉阴违是绝行不通的,只有努力为他效力,博取了他的情分,我们才有出头的一天。不过……有件事情你记住!”

    “什么?”

    “将来……若是我死了,那么我就会求达令法师赏赐给你一份家业,让你好好的继承了,然后你就找个地方,做个富家翁,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吧!你这样的性子和心智,绝不适合为他效力……”

    ……

    终于,当第三天的早上,一行人才上路离开了男爵府邸。

    一行人三辆马车,一辆马车里,重伤断臂的马丁和狼人乘坐,第二辆马车里,男爵的女人以及精灵和夏夏两人,第三辆马车里,则装载了一些男爵一家带出来的体己的私人财产,都是些值钱的东西,以及沿途需要的水和食物。

    精灵已经在前一天的晚上醒来了。

    醒来之后的巴罗莎,从外表看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

    只不过……精灵似乎依然记得“那天”发生的事情,尤其是记得自己狂性大发,用一种近乎于“逆推”的方式,和陈道临两人……

    醒来之后的巴罗莎,因为还记着这些事情,对陈道临就表现出了一种很古怪的态度,精灵原本就性子柔弱又羞涩,几乎就不好意思再面对陈道临,甚至就连陈道临稍稍和她有些肢体结束,精灵就立刻会羞得满脸涨红,缩到一旁去。

    陈道临哭笑不得,也不好意思给她太逗压力,只是巴罗莎虽然躲在一旁,但却依然忍不住用羞涩的眼神,时时刻刻的偷瞄陈道临,眼神里的爱意自然是无法掩饰——这样的眼神,也让陈道临心中颇为受用。

    一行人上路,继续往西北而行。

    一路上,果然没有出乎陈道临的预料,通缉令的扩散和官方的反应,都十分的缓慢,自己一路往西北行走,甚至没有遇到任何阻拦,所过的村镇城市,通缉令都还没有来级的张贴到这里来,至于追兵,就更不用说了。

    一行人几乎是大摇大摆的,装作了行商的小商队,往西北而行。

    在过了半个多月之后,这一天,终于正式进入了帝国的西北地区。

    努林行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