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七十四章 【隐情】

第三百七十四章 【隐情】

    【前几天一直在外面出差,先是去无锡开会,然后是盛大的活动拉去上海再去浙江,连轴的转,人在外面实在是没法码字更新,有人误会说我是出去外地旅游,其实真不是旅游啦,是跑好几个地方,开会,剪彩,揭牌活动,还有当吉祥物……等等等等。

    现在回来了,修补人品中!

    向所有的读者说一声对不起!对不起大家啦!!!!】

    第三百七十四章【隐情】

    蒙托亚已经来回冲杀了数次,骑乘的这匹战马,虽然经过了魔法加持得到了段时间内的爆发力提升,但终究无法耐得住持久作战,在来回冲杀了几次之后,这匹可怜的战马全身汗如雨下,马匹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急促,甚至坐在马上的蒙托亚,都能清晰的听见夸下这匹战马,心脏的跳动如同擂鼓一般响!

    他很清楚,这匹战马已经到达极限了。

    此刻,驻扎在男爵府邸之外的这座临时军营已经彻底被击溃。

    在神圣骑士这么一个等同于活动的钢铁堡垒的来回冲杀之下,最初的时候,这些帝国的守备军还能勉强结阵抵抗,但在面对这个恐怖的对手来回冲杀了数次之后,大多数士兵发现无论自己如何努力,却也无法给予这个敌人半点伤害,只能白白的将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抵挡对方锋利的长矛……

    终于,在死伤了百十名士兵之后,这些士兵的勇气终于崩溃了!

    任凭军官再如何呼喊,队伍已经散乱!眼看着越来越多的士兵脱离了队列,朝着四面八方奔逃而去,队伍再也无法结成阵列,而那些高声呼喊的军官,却反而成为了蒙托亚重点打击的目标。

    在连续三个军官被蒙托亚手中的长矛挑翻之后,整个守备军的队伍已经彻底崩溃了!一切的抵抗都被粉碎!

    经验丰富的蒙托亚看准了机会,眼看自己的战马已经力竭,就干脆翻身跳下了马来!

    穿着沉重铠甲的骑士落地的时候,居然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声音!身边的战马发出了一声悲鸣,前蹄已经跪在了地上,再也站立不起来。

    蒙托亚落地之后,试图卸掉自己身上沉重的铠甲,这个举动却引来了几个守备士兵的注意,有人试图趁机上来捡便宜,可蒙托亚却二话不说,直接就用长矛挥舞出去一片火红的斗气,将面前这几个士兵边做了一团血雾!

    这个举动顿时将士兵们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都击破了!再也没有人赶来招惹这个可怕的杀神!

    而营地已经被蒙托亚之间纵马驰骋的时候践踏得七零八落,此刻就连那些四散奔逃的士兵,都被躲在远处林子里射冷箭的阿德,不停的用高超的射术夺去生命!

    黑暗之中,一道道冷箭,肆无忌惮的收割着士兵的生命。

    蒙托亚趁机站在原地,将自己身上那套沉重的铠甲脱了下来。这个举动持续了足足近十分钟,期间却再也没有一个守备士兵胆敢靠近他!

    终于,当蒙托亚脱下了那套妨碍他行动的沉重铠甲之后,从男爵府邸之中,冲出来了一伙人!

    借着火把,蒙托亚一眼就看清了这伙人。其中一个身穿了铠甲军官模样的人,很显然就是这伙守备军的领军首领人物,而他身边簇拥的十多名士兵,从穿戴准备看来也都是这个军官身边的近卫人选。

    在冷兵器时代的军队,总有一个不会被打破的潜规则:往往一直军队,不论规模大小,在领兵首领身边的近卫,大多都是这支军队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最精锐之士!

    毫无疑问,这支守备军也尊从了这个规律。

    这一群人冲出来,展现出了相当的勇气!即便是外面驻扎的军队都被眼前这个可怕的杀神一个人冲垮了,这伙人却也依然毫无畏惧的冲了上来!

    冲在最前面的,就是那个领军的首领军官!

    这人身材看似矮胖,但是行动却很是迅速,而且动作矫健,看来实力也颇为不俗。

    只可惜,这人遇到的对手却是蒙托亚!是光明神殿这一代神圣骑士团之中首屈一指的人物!是胆敢在帝都长街之上,单枪匹马挑战红羽骑御林军的猛将!

    这个勇气颇为不错的军官,在蒙托亚面前只撑到了第二招!

    蒙托亚先是一矛将他手里的军刀直接挑飞,第二击,长矛就将这个军官连人带铠甲直接刺穿,然后高高一挑,这个军官的身子就飞了出去,人在半空的时候,伤口里就已经喷洒出了大量的血雾,落地之后,身子甚至没有抽搐一下,就直接死去!

    失去了主将的这些近卫,发出了一阵近乎于绝望的吼叫,纷纷冲了上来。可在蒙托亚长矛飞舞之下,这十多名近卫很快就被屠杀大半!

    当开始有人胆怯退后的时候,蒙托亚却已经追了上去,没有了那套沉重的铠甲,蒙托亚虽然并不是一个以速度灵巧见长的武者,但是一个高阶武士的速度却足以碾压这些普通的精锐士兵!

    再加上远处还有阿德这个家伙不停的放冷箭。

    很快,这院子里的士兵就全部变成了尸体!

    战斗结束之后,蒙托亚沉默的丢掉了手里的长矛,而是捡起了一柄军刀握在手里,对远处林子里做了一个手势,就只身冲进了男爵府邸的大门之中……

    接下来在这府邸建筑之中,长矛这种长兵器是不方便施展的,在面对这些普通的守备军的时候,神圣骑士有着充分的自信!

    凭借他一个人,足以将这座男爵府邸里那些可能藏在暗处的敌人全部清扫干净。

    ……

    原本的生死搏杀却变作了这样香艳的场面——陈道临只觉得自己如同身在梦中一般,早已经失去了清晰的判断意识。

    仿佛理智这个东西已经远离了他,陈道临的脑海之中只剩下了那股最最原始的冲动。

    这场特殊的“搏斗”,也不知道持续了多少时间。

    总之,当陈道临终于清醒过来,理智和意识重新回到了他的脑子里的时候。他支起身子,看了看周围,看清了自己此刻的状态,不由得心中一片复杂。

    自己此刻就躺在了地上,周围的墙壁,地板,门,房间里的橱柜家具等等,都已经一片狼藉残破。

    而陈道临此刻身上的衣衫早已经化作了片片碎布……更重要的是,一个娇小的身子,就蜷缩着靠在陈道临的怀里。

    巴罗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本来的模样,那一头奇异的黑色长发已经消失,变回了原来的一头金发,脸上那两片如同火焰一般的纹路,也消失不见,肌肤白皙之中,隐隐的还带着一丝某种特殊激情过后残留的红晕。

    精灵全身不着寸缕,身子如同一只小白羊一样的缩成一团,却无法掩饰住那几处曼妙之处,陈道临看了几眼之后,就忍不住心中再次冒出一点火来,赶紧挪开了眼神,先平定了一下心境,才尽量用克制的眼神继续检查巴罗莎。

    随后,陈道临确定了一件事情:至少从外表上看来,巴罗莎是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状态,身材已经再次变成了娇小玲珑的样子,从方才忽然狂化的火辣喷血御姐,重新变成了从前的那个小巧可爱的萌萌的小精灵。

    忍不住的眼神扫过了某个部位,心中回忆了一下方才的尺寸,达令哥心中很无耻的叹了口气:好像小了好多啊……

    收起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陈道临心中也颇有几分后怕!

    方才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狂性大发,就随着巴罗莎一起胡天胡帝了……刚才那场面虽然香艳动人,可若是在那个时候,有外敌来犯的话……当时自己脑子一片糊涂,别说是来什么强敌了,若是不小心有一两个士兵无意之中窜过来,自己恐怕就糊里糊涂做了刀下鬼了!

    这种事情,事后想想,未眠心中后怕!

    可让陈道临最最不明白的是,巴罗莎方才忽然变身狂化,似乎满身邪气……到底是那个该死的奎因对她做了什么手脚?

    还有就是……为什么自己的抵抗力变得那么脆弱!在巴罗莎的一番诱惑之后,自己也就丧失了理智,任凭自己陷入了这个香艳的阵仗之中?

    (就好像自己莫名其妙被下了春药一样啊……)

    奇yin合欢散?我爱一条柴?

    你妹!

    赶紧爬了起来,听了听外面,似乎厮杀的声音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想来蒙托亚那个猛将已经把敌人都击溃了。陈道临赶紧连蹦带跳,从戒指里取出了几件备用的衣服来,先给自己囫囵套上一件袍子,又赶紧给巴罗莎穿上……

    精灵依然还在沉睡之中,似乎是陷入了某一种微妙的昏迷,陈道临用精神力大略检查了一下,发现精灵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好像只是在体力和精神耗尽之后的昏睡,这才心中稍稍安了几分。

    ……

    蒙托亚一路搜索到楼上的时候,终于找到了陈道临,神圣骑士才心中稍安。

    只是陈道临满脸古怪,尤其是那张脸上红不红黑不黑,好像是不知道哪里来的无名之火。再加上看见陈道临手里抱着昏睡的小精灵。

    蒙托亚似乎开口想问什么,但是陈道临黑着一张脸,让神圣骑士似乎也不太敢开口。

    不过神圣骑士依然还是发现了几分不妥:“大人……您的衣服?”

    陈道临老脸一红,咳嗽了一声,板着脸喝道:“不该问的别问!”

    而屋子里空气之中还残留着某种特殊的味道……让陈道临心中发虚。

    不过幸好,面前的人是蒙托亚——这种教会里的苦修之人,生来在教会长大,都是不近女色的虔诚信徒,简而言之……眼前是一个根本不懂男女之事的老处男。

    若是换了一个正常男人,不用看陈道临身上的异常,只是闻到这空气之中的气味,大概就会心中了然了吧……

    也幸好是蒙托亚,省了陈道临再编造一番谎话来哄人——否则的话,让陈道临承认:你在外面打生打死的时候,老爷我在楼上抱着美貌的小精灵来了一发……这种话,是打死也说不出口的嘛!!

    ……

    对男爵府邸进行了一番彻底的搜索,男爵府邸虽然原本还有几个仆人,但是外面一场厮杀,早已经被吓得跑掉不知去向。

    狼人查克是在男爵府后面的院子里找到了,狼人已经被戴上了重重的镣铐,关在了一个铁笼子里,这个忠诚的狼人倒是受了不轻的伤,不过幸好都还是外伤,陈道临把它放出来之后,先给它施展了一个低阶的治疗术,狼人暂时恢复了行动能力。

    陈道临自然不会忘记了寻找那个很讲义气的马丁,事实上,这位出身暴风军团的骑兵军官,若不是因为遇到了陈道临等人,也不会被拖累进这场官司之中,还害得他丢了军职,沦为阶下囚,更断了一条手臂!

    这座男爵府里并没有什么专门用来关人的牢房,最后陈道临是在地窖之中找到了这位马丁先生。

    被找到的时候,守在地窖外的士兵早就跑得不知踪影,而砸开了地窖门之后,就看见了这位马丁先生被扔在了墙角,他身上原本穿着一件帝国军服,此刻却是满身血污,他的一条左臂已经被砍断,断臂的地方经过了简单的包扎,上面还有猩红的鲜血渗透出来。

    陈道临看见这场面,心中顿时一沉,先抢步上去试了试马丁的鼻息,幸好他呼吸还在,只是伤得太重,已经昏了过去。

    一旁的蒙托亚面色铁青,狠狠的喝道:“纵然是犯了什么罪过,之前也总是一起的袍泽兄弟,都是一支军队之中同袍,怎么下手这么狠毒!一点情分都不顾!!”

    陈道临淡淡道:“好了,那个守备军的领军首领已经被你杀掉了,现在也不必再说这些……总而言之,其实是我们害了他。”

    而之后,让陈道临意外的是,在旁边的另外一个地窖之中,居然发现了男爵一家三口!

    皮埃尔男爵和他的情妇,以及他的那个庸碌的儿子,三个人就被关在了另外的那个地窖之中。

    看样子男爵一家倒是还好,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只是精神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而已。

    那个男爵的儿子波洛米尔,看上去吓得不轻,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倒是老男爵,神色还算镇定,当看见陈道临等人打开地窖们走进来的时候,波洛米尔已经是脸色惨白,惨叫一声,就软在了地上,口中不停的叫嚷:“不是我们!不是我们!!”

    倒是老男爵,看见了走在最前面的陈道临,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悲伤,却主动的站了起来,迎着陈道临走上几步,沉声道:“是你们回来了……那么,我想,我的那个不成器的弟弟,一定是已经……”

    陈道临看着皮埃尔男爵,心中也有些复杂——他和这位男爵无冤无仇,甚至要说起来,倒是他拖累了这位男爵,而且之前这位男爵也很是款待过自己。

    如今他的亲弟弟谋害自己不成,被自己杀掉了,而再次面对这位老男爵的时候,就让陈道临心中有些为难,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对方了。

    皮埃尔男爵,此刻却展现出了几分贵族式的风度和镇定,他勉强挺直了腰板,沉声道:“我就知道,他不该招惹你这样的强敌,这是给自己寻祸!如今……果然!阁下,这件事情我也没有什么话语来解释,只是……请求你,看在……看在女神的份儿上,看在大家都是罗兰人的份上……哪怕是看在,看在……看在……看在之前我还算对您很尊重的份儿上,若是您一定要牵连的话,就请拿去我这条命吧!只请求您能绕过我这个庸碌的儿子,他是一个没本事的人,将来也不会成什么气候,更不可能向您复仇,他对您是没有任何威胁的,就请求您绕过他一条贱命吧……我,我们的家族,就只有他这么一根独苗……”

    说着,这位老男爵就要跪下去,陈道临叹了口气,用力将他扶住,正色道:“男爵阁下,您不用这样。您先前对我的善意,我心中自然是牢记的。若是说到作恶,都是奎因一个人所为,如今他已经死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道临仔细的观察着老男爵的表情,皮埃尔男爵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深深的哀恸,然后陈道临才继续缓缓道:“那么那些仇恨,自然就一笔勾销。您和您的家人和我没有任何仇恨,我绝不会做那种随意牵连恶意滥杀无辜的事情。”

    男爵的一家三口也被带出了地窖,来到了大厅之中。

    厮杀了一夜,男爵家的仆人早已经跑光了,此刻家中已经再无任何仆从。

    陈道临让夏夏去厨房里找了些吃的过来,分给大家先吃饱了肚子。

    一群人就坐在男爵府的大厅里休息,阿德这个牧师负责给伤员继续治疗伤势,陈道临则走到了男爵一家的面前。

    那个波洛米尔依然是满脸畏惧,眼看陈道临走过来,吓得缩到了后面去,老男爵则站了起来,对着陈道临郑重的行了一个礼:“法师大人,您还有什么吩咐么?”

    “请坐吧。”陈道临皱了皱眉,尽量用和气的语气缓缓道:“我说过了,我和您没有任何仇恨,有仇恨的人已经用他的生命偿还过了,所以,您不用如此畏惧我。我……只想询问一下,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男爵脸上的皱纹缩成了一团,他眼神里闪过深深的痛心,才长长叹了口气,开始了诉说。

    那天陈道临等人被古乐抓走之后,男爵的心情也有些低沉,随后他的弟弟奎因离开了男爵府,男爵也没有多问。

    可没过几天,奎因就回来了,居然带着大队的地方守备军,还把狼人查克和夏夏以及巴罗莎都抓了回来,这个场面就让男爵惊呆了。

    老男爵是一个稳重的人,他知道陈道临是一个魔法师,却看见自己的弟弟不知道怎么居然把人家的家眷和仆从都抓了回来,心中就觉得这么做会招来祸害。对于奎因解释,说要拿这些人回帝都交给皇帝,换取前程的做法,十分不认同。

    而奎因做事情也干脆,眼看老男爵极力反对,为了不让老男爵做出什么事情坏了自己的计划(毕竟是在老男爵的家里),就干脆把自己的这位哥哥一家三口给关了起来。

    好在奎因还不算丧尽天良,只是把男爵一家关了起来,倒也没有虐待,只是打算等自己走了之后,再把人放出来就是了。

    “当初,我散尽家产,竭尽全力,把他送到帝都去求学,只希望他将来成为了魔法师,可以光耀家族,却没想到,他在帝都这些年,却变得如此功利!唉……早知道如此,我当初何必送他去帝都那个花花世界,却把好好的一个人,变得成这样的嘴脸……最后却反而害了他……”

    男爵垂泪,陈道临在一旁叹了口气:“他在帝都多年,眼界已经高了,只想一心往上爬,却也不是你的错。一个人有野心不是坏事,只是把野心用在了错误的地方,才会取祸。”

    安慰了男爵几句之后,陈道临却想起了一件事情,对着皮埃尔男爵正色道:“男爵大人,今晚事情之后,我倒是可以一走了之,只怕您就会有无穷的麻烦了。”

    ……

    原本,按照帝国法律来说,陈道临虽然逃出了帝都,但毕竟他没有公然触犯什么国法,他和希洛之间的事情,说穿了也只能算是私人恩怨。他毕竟是魔法师的身份,皇帝再怎么样也没办法公然践踏法律,通缉一名魔法师(尤其是陈道临并没有触犯任何国法)。

    而地方守备军之所以公然派兵抓捕,也只是为了讨好皇帝的做法,若是换了其他地方,换一个正直的军官,只怕就不会这么做(比如马丁)。

    所以,陈道临一路离开帝都往西北逃亡,其实并不用太担心沿途的官方的追捕。

    但是事情过了今晚,可就不同了!

    不管是自卫也好,怎么也好,事实摆在眼前的是,一支成建制的地方守备军,被陈道临这伙人全灭掉了!

    这可就是通天的大案子了!

    在帝国国境之内,不管你是出于任何理由,公然灭掉了一整支帝国地方守备军,这绝对就是大罪!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的!

    可以想象的是,今晚逃走的那些士兵回去之后,一旦这件事情往上报,就会引起轩然大波!

    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陈道临等人,会被公开通缉!原来还只是皇室的私下里派人追捕,可现在,就可以公开的下发政令,全天下所有的地方政府军队,都要全力的追捕陈道临等人了!

    公然杀灭一整支帝国的地方守备军,这就等同于造反大罪!

    可以预见的是,陈道临等人离开之后,不久之后就必然会有大批的军队追赶而来。

    而男爵府邸作为案发所在地,肯定会被赶来的军队找到!而男爵等人的处境,也会变得十分艰难!

    那支军队的官兵都是死在你的家里!而且据说你和那些通缉犯也关系很不一般!这样一来,那些人抓不住陈道临,却完全可以先把男爵一家抓起来仔细的审问!

    历来官场这种事情,古今中外都是大体相同。这么大的案子,抓不到人,那么下面的人为了交差,就只好拿男爵来抵罪了!

    男爵本来就是一个小小的地方乡下小贵族,家里也没什么背景和靠山。而这件案子,他又牵连在了其中。

    就算他本人没有犯罪杀人,可别人完全可以问他:为什么那些通缉犯,杀了官兵之后却没杀你?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他们逃跑,是不是得到了你的帮助……

    这些事情,男爵就算全身是嘴也说不清,而且也不能排除有人为了揽功往上交差,故意陷害男爵一家的可能。

    可以预见的,这位皮埃尔男爵一家,破家大祸,就在眼前了!

    这些话,陈道临并没有说得太明白,但是他相信,眼前这位老于世故的男爵,一定心中很清楚。

    陈道临的话只开了一个头,就住口不说,看着皮埃尔男爵的脸色。

    老男爵的表情果然狠狠的抽了一下,面色阴沉,垂头想了会儿,才长长的叹了口气:“我心中问心无愧……若有人一定要为难我的话……我也只能以身证明清白罢了!”

    这个时候,一直躲在后面战战兢兢的男爵之子波洛米尔,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福至心灵,陡然就大声叫嚷起来:“父亲!到了现在你还要犯糊涂嘛!!!咱们家眼看就有大祸临头!!这个时候,要想避祸,就只有去求我的母亲了!!父亲!到了现在,你还是执迷不悟,就是非要死守着这个贱人,不肯向我的母亲低头吗!!!!你就忍心为了这个贱人,眼看着咱们家……”

    波洛米尔大声嚷嚷,老男爵的脸色顿时一抽搐,猛然回头过来,狠狠一个耳光抽在了波洛米尔的脸上!

    这一巴掌,把波洛米尔打得一个趔趄,可从先一向懦弱的男爵之子,此刻面临大祸,却反而激发了几分勇气来,却反而挺着腰板,对男爵大声叫嚷道:“你打我!你打我有什么用!!你打我,我还是要说!!!若不是你非要迷恋这个小贱人,我们家又何至于此!!!我母亲就是被你这么气走的!!若是我母亲还在的话,我们家又怎么会变的这么艰难!!!你堂堂一个男爵,却连那些镇子上的商人过得都不如!!我一个男爵之子,却都要对那些人点头哈腰!!若是我母亲还在的话,凭着母亲家里的关系,我们又何必在这个地方过得这么小心翼翼!!!当初你就是迷恋这个贱人,才把母亲气走的!!如今,你又要继续糊涂下去!!!!”

    眼看男爵又要一个耳光打过来,波洛米尔却反而豁出去了一般,挺直了腰板,大声喝道:“你打吧!打吧!!打死我算了!!也免得将来军队抓捕过来,把我们一起下了牢狱受苦!!!父亲!!你真是老糊涂了!!只要你现在肯去向母亲低头,那些官兵就绝不敢为难咱们家的!!!你……你当真就为了这个贱人,要把我们全家都害死嘛!!!”

    说着,波洛米尔死死的瞪着一旁那个男爵的情妇,眼神凶狠!

    终于,男爵身子一震,脸上愤怒的表情忽然就消散,脸色也变得灰败起来……

    一旁那个男爵的情妇,神色却是越来越畏惧,小心翼翼的躲在男爵的身后,不敢接触波洛米尔的眼神。

    陈道临在一旁,却隐隐的听出了几分味道来,深深的看了一眼波洛米尔……

    看来,这皮埃尔男爵一家,还另有几分隐情不成?

    听这个男爵之子的意思,男爵的正牌妻子,似乎颇有势力,完全可以保住男爵一家。只是老男爵移情别恋,有了这么一个情人,已经和他的正牌妻子闹翻了……

    这种别人家的隐私,陈道临也不好直接询问男爵,干脆随便开导了几句,就让夏夏再拿了些食物过来分给大家。

    皮埃尔男爵面色阴晴不定,只是坐在那儿发呆,也不知道心中想着什么。

    中途,那个波洛米尔离开大厅去方便的时候,陈道临却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然后在府邸的后面,把这个家伙拦了下来。

    眼看波洛米尔一脸畏惧,陈道临飞快道:“你放心,为不会为难你,也不会害你……事实上,我倒是有心救你们一家。只不过,我有些事情要先问问清楚。你方才在里面说的,你的母亲,嗯,就是男爵夫人,有本事保护你们么?”

    波洛米尔犹豫了一下,却终于下定了决心,狠狠道:“若是我母亲在的话,我们家的生活,何至于此像现在这么艰难!我父亲过一个生日,举办宴会都如此寒酸……”

    眼看这个家伙要絮絮叨叨的不知道说到哪里去,陈道临哪里愿意听他废话,立刻就直接追问道:“你的意思是,你的母族有势力可以护住你们?请问您的母亲,是出身哪一家?”

    波洛米尔脸色有些古怪,嘴唇蠕动了一下,才缓缓道:“我……我的母亲倒并不是什么豪门出身……只是,她……她曾经在一位大贵人身边当女仆服侍过那位贵人不少年,所以那位贵人一家,就一直对母亲很是照顾……说起来,母亲很小的时候就在那位贵人身边伺候,算是和那位贵人一起长大的情分,等母亲成年之后,偶尔一次回家乡探亲,才认识了我的父亲,两人一见钟情……而那位贵人的家族,也并没有阻拦,反而玉成了母亲和父亲的好事,不但风风光光的送了母亲出门,还赠送了一笔不菲的财富。之后的许多年,那位贵人的家族对我们家都是极为照顾的……”

    陈道临听到这里,皱眉道:“既然如此……那么后来怎么……”

    波洛米尔叹了口气,眼神里也露出了几分不满和恨意:“我父亲一心只想振兴家族,又不喜欢别人总说他是靠着母亲的关系巴结那位贵人一家,而我的母亲……她……她……她毕竟是从小和那位贵人一起长大,生长在那位贵人的家里,眼界也高了些,平日里脾气也大了一些……所以和我的父亲,后来就免不了多了些争吵。那些年一直磕磕绊绊的,后来我父亲为了奎因叔叔的事情,不得已低头去求母亲,希望母亲去求求那位贵人的家族,想办法把奎因叔叔弄到魔法学院里去……可母亲却不肯,反而责问父亲说:你平日里不是总害怕别人说闲话,说你巴结人家么,此刻却又要我去求人。结果因为这件事情,父亲和母亲就此闹翻,父亲再也不肯向母亲低头,而是散尽家财,才让奎因叔叔弄了一个魔法学院旁听生的资格……其实母亲也不是不肯帮忙,只是想让父亲对她低头而已,可结果两人就此闹翻之后,母亲也从家里搬了出去……就再也没有搬回来住过……而父亲就移情别恋,找了那个小贱人!那个贱人最会演戏,在父亲面前就格外刻意温柔顺从,把父亲迷得……”

    “好了。”陈道临听到这里,也知道了一个大概,也懒得听波洛米尔再说其他的话题。

    他心中却忍不住想了一个问题:这个男爵夫人,居然是某一个大家族的贵人从小一起长大的贴身女仆……而且,听波洛米尔说的意思,那个大家族显然地位非常不一般,居然还有本事安插人直接进入魔法学院?!

    陈道临就来自魔法学院,他可是知道,要进入魔法学院是如何艰难!

    以弗里茨总督那样的一等一的帝国重臣,也只能让他的儿子卢修斯弄一个旁听生的资格!

    而似乎……这个男爵夫人之前服侍的那个大家族,却完全有本事安插人进魔法学院?

    陈道临听到这里,已经心中一动:“男爵夫人之前服侍的那位贵人家族,难道是……”

    “就是郁金香家!”波洛米尔眼睛里不由得露出了几分得意来:“说起来,我母亲从小就在郁金香家里,十一岁的时候就服侍上一代的郁金香公爵大人!那个时候,上一代的郁金香公爵大人也还没成年。可以说是和上代公爵大人一起长大的情分,上一代公爵大人,把母亲视为自家亲人一般的!就连这一代的那位年轻的女公爵,去年继承爵位的时候,还特意派人送了一张请帖来我们家呢!只是父亲死要面子,却不肯去赴宴,白白浪费了一次大好机会……”

    原来如此!!

    陈道临听到这里,不由得心中微微震动!

    居然是和杜微微的父亲,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啊!!

    按照惯例来说,如果是从小服侍继承人的话,那么等继承人长大以后,一般有几种可能:若是贴身仆人中的男仆,等继承人长大之后,那么将来家族之中的家宅大管家的位置,就几乎可以不做第二人想了!!

    而如果是女仆的话……继承人和贴身女仆发生了什么感情,那么这个女仆往往就能一跃成为贵人,正牌夫人的位置是不用想了,却至少也能当一个侧室或者是小夫人。

    若没有这方面的感情的话,那么等继承人长大之后,这种贴身女仆,都会成为家族之中专门主管内宅的总管一类的人物!!

    而且,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那是何等难得,必然会在家主的心中占据相当的分量!成为心腹嫡系之人!

    他可是知道的,在这种豪门大家族之中,贴身女仆若是和家族继承人一起长大,那么就算不能说青梅竹马,也至少都是情同兄弟姐妹的情分了!

    而郁金香家在罗兰帝国,又是何等的一个庞然大物!

    以这位男爵夫人的出身,以及和上一代郁金香公爵的情分,若是她没嫁人的话,而是一直留在家族里的话,那么如今,绝对就是家族之中地位极高的总管一级的人物了!

    这种例子,几乎比比皆是,比如……康熙皇帝和那个苏麻拉姑的故事……

    `

    【前几天一直在外面出差,先是去无锡开会,然后是盛大的活动拉去上海再去浙江,连轴的转,人在外面实在是没法码字更新,有人误会说我是出去外地旅游,其实真不是旅游啦,是跑好几个地方,开会,剪彩,揭牌活动,还有当吉祥物……等等等等。

    现在回来了,修补人品中!

    向所有的读者说一声对不起!对不起大家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