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七十章 【禁忌】

第三百七十章 【禁忌】

    第三百七十章【禁忌】

    陈道临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

    面前这个叫奎因的家伙,原本陈道临心中盘算,以自己的实力绝对可以稳稳吃下对方——至于那些守备军的杂兵,自然有蒙托亚拖住。

    可此刻,眼前的这个奎因,神色却丝毫不见慌张,甚至仿佛是一脸“早就等着你来”的表情。这就让陈道临心中立刻生出了一丝警兆来!

    尤其是方才,自己用土遁术偷袭对方,这个家伙居然能躲过了自己的偷袭——其实奎因躲闪的虽然很及时,但是陈道临当时却有一个很微妙的感觉!

    他的龙牙剑分明已经刺中了对方!手里传来的感觉很清晰,这种剑刃刺入对方血肉之躯的手感,是丝毫不会作假的!

    可偏偏,一转眼的功夫,这个家伙居然就从原地消失,身子化成了一团黑色的烟雾闪开!

    这种法术,却是陈道临从来不曾遇到过的。

    陈道临此刻定下了神来,将原本心中的轻视之情全部都压了下去,严肃起来,盯着奎因,重新审视着对方。略一沉吟之后,陈道临才缓缓开了口,他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你……修炼的是什么法术?”

    奎因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目光,可他的表情却流露出了几分不屑和嘲弄,嗓音有些尖锐:“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吧,还何必再多此一问呢!”

    “……”陈道临点了点头,原本心中的最大疑惑,此刻却终于慢慢散了去:“原来如此!”

    此刻,陈道临的表情居然是极为郑重严肃,盯着奎因:“原来,你居然是一位……亡灵魔法师!”

    “哈哈哈哈,何必说的这么客气。什么亡灵魔法……我修炼的分明就是死灵魔法!”

    死灵魔法!

    陈道临的脸色一沉!

    ……

    在罗兰帝国待久了,陈道临对这个世界的魔法体系已经十分熟稔。

    在这个世界的魔法体系,大略的各个属系,陈道临都有涉猎——得益于他得天独厚的天赋,这种纯粹最最本质最最本源的天赋,使得他和罗兰世界的所有魔法师都不同,不用碍于自身天赋的局限,而只能选择修炼和自己力量属性最最贴近的某一系的魔法。

    理论上说,拥有等同于白纸一张的力量属性,陈道临是可以修炼任何一系类魔法,而不用考虑什么属性相克以及相性不合等因素的。

    但是,偏偏就有一种魔法,他至今都没有任何涉猎。

    这就是亡灵魔法!

    ……

    在罗兰帝国,亡灵魔法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准确的来说,是一个被几乎所有魔法师都避讳的话题。

    亡灵魔法因为其天然的魔法属性,被大多数人恐惧和敌视。虽然在魔法工会的明文规定里,并没有将亡灵魔法列入禁忌。

    但是,罗兰帝国却偏偏另有一条禁令:死灵魔法。

    亡灵魔法和死灵魔法,虽然看似名义上有差别,但其实在魔法本身而言,却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对于死亡生物的研究,利用死亡生物进行提升魔法的威力等等,其实都是相同相通的。

    而其实在很多魔法师内心之中,都很清楚:所谓的亡灵魔法和死灵魔法,根本就是一回事。

    亡灵魔法,若是只是普通的研究和学习,那就是合法的。可若是用亡灵魔法作恶,那就是“死灵”。

    其中的细分也是有的,比如,如果一个魔法师,只是利用一些正常途径得到的动物或者魔兽的尸骸进行亡灵法术研究,就被认为是合法。

    可如果利用魔法害人,将人杀死之后,再研究其的灵魂和骸骨,这就是死灵法师的做派了。

    那么,对于“死灵法师”,罗兰人的态度是什么呢?

    杀无赦!!

    陈道临就知道,在魔法工会里就有一条铁律,这条铁律的年代久远,而且,时至今日,不论是魔法工会系出身的魔法师,还是魔法学院系出身的法师,哪怕是在别的事情颇有争执纠纷,但是对这一条铁律,却都是同一个态度:坚决遵守!

    魔法师第一铁律: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一位魔法师,若是发现了有人行死灵法师之事,就应该不惜一切代价,轰杀之!而且,全天下的魔法师,每个人都有义务遵守这一条铁律!!

    而且,光明神殿教会方面,对于这件事情也是非常重视,将一切死灵法师视为其天然的死敌。

    所以,在罗兰帝国之中,其实修炼亡灵魔法的人已经十分稀少了——一不小心就会被当做是死灵法师异端,引发教会和魔法界的群起攻之……这可不是好玩的。

    虽然亡灵魔法,作为一项传统魔法依然被保留了下来,但是已经极少有魔法师将亡灵魔法师作为自己的专职进行修炼了。只是偶尔一些魔法师,为了一些魔法研究,会对亡灵魔法进行一些涉猎。比如炼金术师,为了制造魂器之类的魔法装备,才会对亡灵魔法进行一些研究。

    ……

    陈道临并不是没见过亡灵魔法师。

    他本人十分有幸就遇见过一位,而且还和对方交手过。

    就是当初在罗林家族城堡里,遇到的那位巴蒂亚法师。那个家伙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亡灵法师——注意,是亡灵,不是死灵!

    如果被认为是死灵法师的话,就算是以罗林家族的地位,也不敢给一个死灵法师提供庇护的。

    那个巴蒂亚法师,就死在了隐藏在罗林家里的那个天使手里,这可是陈道临可是亲身经历的事件!

    而事后,等陈道临到了帝都,近距离的接触到了魔法工会,并且担任了魔法学院教授之后,才终于对罗兰帝国的魔法世界有了一个深刻的了解。

    他明白了一件事情:那个叫巴蒂亚的魔法师,屈身在罗林家当供奉,也是有一点苦衷的。

    以他一个亡灵魔法师,就算不曾用亡灵魔法为非作歹,但是走到哪里都会被歧视——被普通人歧视也就罢了,连魔法师同行都会歧视他。

    毕竟,亡灵法师若是要制作魔法傀儡,说起来,提取一个魔法师的灵魂,远远比一个普通人的灵魂要强大得多……

    就譬如同样是屠夫杀生卖肉的,人家杀的猪卖的是猪肉,你却是专门杀人卖人肉的,别的屠夫也会忌惮你。

    而到了今天,其实在罗兰帝国里,所谓的“亡灵法师”和“死灵法师”已经没有多少区别的,或者说是大家都不太愿意去区分了——反正修炼的人,都会被所有人歧视和忌惮避讳。

    ……

    “说起来,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个亡灵魔法师。”陈道临凝视着奎因,忽然叹了口气:“我终于明白了,你为什么要和我无冤无仇,却跑来带着这些地方守备军抓捕我的人。”

    盯着奎因的眼睛:“你是想以此为晋身之资,想投靠皇室?”

    “我在帝都,听闻希洛陛下正在招揽有为之人,以充宫廷法师。”奎因的语气很平静:“似我这样的人,修炼了亡灵魔法,在魔法工会里就没了前途,就连工会里那些专门贩卖魔法材料的人,都视我为异类,哼……我近年还不到四十岁,和我同期的魔法师,有的已经做到了执事,而我却只能每天遭受旁人的白眼!我做任何事情,都会别人如同防贼一般的盯着!那些家伙,背后说我什么你可知道?”

    奎因深深吸了口气:“盗墓贼!恋尸癖!”

    陈道临脸色有些扭曲。

    身为亡灵魔法师,要修炼亡灵魔法,少不得就要成天和尸体骸骨打交道,这种称呼和说法,也是世俗对亡灵魔法师的一种俗见——倒也未必是错的。毕竟想要研究尸体,哪里来的材料?不去挖坟墓,难道要自己去现杀一个人么?那就真的被第一铁律给逼死了。

    皇宫里政变那一天,原本的宫廷魔法师,听说被大剑师卡奥杀了不少。元气大伤。而且希洛上位之后,也未必肯信任原本的那些宫廷法师,总要招揽一些自己的班底的。

    所以,这个奎因大概就是想了这个心思吧。

    自己是希洛欲求而不得的通缉犯,若是能抓了自己去献给希洛的话——那么他的一个宫廷法师的头衔肯定少不了,更重要的是,有极大的可能会因此被希洛因此而重用!!

    以陈道临对希洛的了解,这个家伙胆大妄为得很,大概是不会太在乎什么亡灵魔法的忌讳,只要这个抓住了自己,就证明了他的确有本事,希洛对于有本事的人,应该是很愿意招揽的吧。

    “哼,想不到……居然有人想拿我当投名状了。”陈道临低声嘟囔了一句,他眼睛里露出锋芒来:“哼,你就这么有把我能对付得了我?”

    “不试试怎么知道。”奎因咬了咬牙:“你若是身边有同伴,我大概还有些没把我,不过现在你身边的武士扈从都被那些守备军拖住了。达令陈,听说你也是少见的魔法天才,我倒很想和你比试比试!”

    说着,奎因手里一挥,他的手掌里,忽然就出现了一柄森然的白色骨杖!这白骨魔杖的顶端,镶嵌了一枚小巧的圆形黑色水晶。

    “哼!”

    陈道临冷哼一声,飞快挥动了一下手里的龙牙剑,不用念咒,就自然有火行术发动,将一条火蛇射了出去!

    这条火蛇犹如活了一般,飞快的窜了过去,就往奎因身上缠绕上去。奎因虽然微微有些意外,大概是意外于陈道临不用念咒的默发魔法的本事,但是这个家伙却果真有些本事,冷笑一声,居然也不躲避,也不抵抗,身子就原地砰的一声,再次化作一团黑色的烟雾散开!

    那条火蛇,顿时就缠了一个空!

    眼看火焰在空气之中无功而散,奎因的身体出现在了几米之外,桀桀冷笑着。陈道临眉头一皱,挥手将龙牙剑连续劈了数记,就有一连串火球飞了出去。

    可他释放火行术虽然快,奎因却躲的更快!他的身体飞快的连续在密集的火球之中来回闪动,不停的化作一团团的黑色烟雾,火球穿过他的身体,却对他丝毫无伤!

    就看见这一团黑色的烟雾,在偌大的房间里来回闪动,不停的幻化成人形,再散开,再幻化,再散开……

    陈道临连续几次进攻无果,奎因却已经冷笑着,不慌不忙的将一句短促的咒语念了出来,白骨魔杖舞动,就有两道黑气射向了陈道临!

    陈道临顿时眼睛就眯了起来,飞快的闪开身子!就看见两条黑气擦着他的身子飞了过去,落在墙壁上,化作黑烟消散!看似墙壁无损,但是陈道临却看见自己身上的衣袖,却被黑气擦过,顿时就腐化成了片片灰尘!

    陈道临知道,这黑气就是大名鼎鼎的“撕裂分解术”!若是自己方才没有躲闪及时的话,被这黑气上身,就会将自己的血肉和骨骼直接分离掉!被击中,就会变作骷髅!

    陈道临不敢怠慢……他可不敢再躲闪了!纵然他对自己的身手还算自信,但屋子里可还有一个巴罗莎呢!他能躲,精灵却是动弹不得的。

    他飞快的念了一句咒语,很快就有一团白色的光芒从他的龙牙剑上分化了出来,化作了一个犹如透明蛋壳一般的白光笼罩在了他的身前,陈道临已经横身站在了巴罗莎的前面。

    奎因有发射了两道分解术,黑气砸在白光之上,只引发了白光的震动,却终于被挡了下来。

    “你居然也修炼了光明系的力量?”奎因有些皱眉——原本他之前看过陈道临在男爵别院里放火的遗迹,只判断出陈道临大概是擅长火系的魔法。却没想到这个家伙连光明系也学了。

    加上今天这个家伙方才偷袭自己的时候,悄无声息的从地下钻出来……这应该是土系的法术?

    这家伙,学得好杂!

    不过奎因却只是一惊就随即镇定了下来。

    对于魔法师来说,学得越杂,就越平庸!

    他冷笑了几声,白骨魔杖上忽然飞快的散发出了一团团的黑色浓烟来!

    陈道临看在眼里,脸色立刻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这黑色的浓烟滚滚,其中仿佛还夹杂着某种直接作用在人灵魂上的尖叫!仿佛这种尖叫之中带着无尽的哀嚎和愤怒!房间里明明寂静无声,但是陈道临的精神力敏锐,却偏偏“听”得清清楚楚!

    这浓烟越来越多,很快就几乎将这屋子要充斥满了!

    陈道临飞快的一抬手,龙牙剑再次迸发出了一团白色的光明系的护盾,犹如一个鸡蛋壳一样,将坐在那儿的巴罗莎笼罩在了其中。

    他却拧身就朝着奎因冲了上去!

    不能让他这么随意发挥了!

    陈道临冲进了黑色的浓烟之中,那些浓烟落在他的身上,他身上原本的那一层白色的光芒,顿时就发出了嗤嗤的声音,仿佛是什么东西在燃烧一般!

    眼看着他身上的白光飞快的就暗淡了下去!

    陈道临却不敢耽误,飞身冲进去,一个猛步跑到了奎因身前,举起剑就刺!

    他除了魔法师身份之外,体质也是强悍之极!

    可奎因却早有准备,眼看陈道临到了面前,冷笑一声,身子砰的一下就化作了黑烟散开!

    陈道临的剑锋虽然锋利,但是奈何对方可以随意的将身体虚化!剑锋虽锋利,却割不伤烟雾啊!

    陈道临连续劈砍了十多下,都被奎因用这种诡异的法子躲闪开来。

    他心中知道,对方这一定是亡灵魔法这种的某种邪法。既然实体攻击无效,那就只有作用在精神力上了!

    陈道临后退了一步,先抬手给巴罗莎身上的光明系的护盾加持了一遍,然后飞快的将自己的精神力在这个房间里散开!

    精神力的触角散开之后,穿过浓烟,陈道临顿时就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难受!

    这种亡灵之气,腐蚀性极为强大!陈道临就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触角一旦张开,被这些亡灵黑气沾染上了之后,就顿时变得迟缓了起来,仿佛是自己的脑袋之中,有人用大锤来回砸捶,顿时就觉得耳鸣眼花!

    可他狠狠的咬了一下牙齿,却看准了奎因的方位,将精神力凝聚成一束,狠狠的刺了过去!

    这一次奎因虽然在此化身为浓烟躲闪开来,可陈道临的精神攻击却终于奏效!

    就听见空气之中传来奎因的一声痛苦的闷哼,他的身形重新幻化出来的时候,居然踉跄了一下,等陈道临再次冲上来的时候,这一次奎因却躲闪的有些狼狈,一口气退出了许多步直接就退到了墙角。

    陈道临的精神攻击看来给他造成了一点伤害,可陈道临就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触角也被黑气缠绕上了,犹如深陷泥潭!

    那耳边的凄厉的吼叫哀嚎声,几乎要将他的神智都夺了去!陈道临狠狠的一咬舌头,狞笑冷冷喝道:“好强的死灵之气!奎因!看来你倒是没少做丧尽天良的事情!这些死灵之气,分明充满了怨气!你哪里来的这么多怨灵!”

    “杀人而已。”奎因恶狠狠道:“旁人能杀人,难道我就杀不得!”

    说着,他再次冷笑,房间里弥漫的黑色死灵之气越来越浓烈,陈道临几乎要有些窒息了!

    这死灵之气的作用之下,房屋里的那些家具,柜子,橱桌椅子,渐渐的在黑气之中化作了朽木!肉眼可见的腐烂了下去!

    陈道临心中盘算,精神力攻击虽然有效,但是代价却太大,精神触角反而被对方的死灵黑气腐蚀,没干掉对方之前,只怕自己先要被亡灵之气感染发狂了。

    只是心中暗恨:平日里为什么不好好的修炼几门光明系的魔法?

    光明系的魔法大多和教会有关系,陈道临自然修炼得极少,而且光明系的魔法少有攻击性的魔法,大多都是辅助和治疗的,陈道临也就马马虎虎的练了一两个治愈的法术而已。

    此刻只来得及给自己和巴罗莎再加固了一下光明系的防御光盾……

    “想不到你近身搏击的本事居然也不差,差点就让我失算了……”奎因冷笑,然后他忽然脸上露出了几分激动之情来:“也好!这么好的机会,正好让我试试我的宠物!”

    说着,他忽然身子缩在了墙角,然后手里的白骨魔杖在面前轻轻一划!

    他面前的空气,仿佛就忽然被割裂开了一条黑色的裂纹!那黑色的裂缝之中,仿佛通往的是另外一个死亡世界……

    就听见一声仿佛叫人灵魂战栗的吼叫,一只粗大丑陋的爪子,就从这裂缝之中探了出来!

    骨节狰狞,上面的血肉早已经腐烂殆尽!爪子上居然还带着金属的护手,只是也斑驳锈迹不堪!

    随即就看见一个雄壮得可怕的身影,从这裂缝之中一头钻了出来,大步站在了陈道临面前!

    这赫然是一个武士!

    准确的说,是一个亡灵武士!也就是俗称的“黑武士”!

    这个可怕的死灵生物,身形出奇的高大!站在陈道临的面前,几乎有近三米的高度,脑袋几乎就要顶着天花板了!全身都是肮脏锈迹不堪的铠甲!裸露在外面的身体,血肉已经腐败全无,处处裸露的只有残缺的骨骼!上面还布满了龟裂的纹路!

    而他的全身都笼罩在黑色的铠甲之中,周身都是熊熊燃烧的黑色气焰!这黑色气焰勃发,房间里凡是近他身边的东西,那些已经腐朽的木制家具,还有什么桌布窗帘之类的,一沾这黑色的气焰,顿时就砰的一下爆裂燃烧起来,然后瞬间就化作了黑灰!!

    只见这个黑武士头盔下那已经只剩下骷髅的脸部全无表情,只有两个黑洞洞的眼眶里,冒着两团绿色的鬼火,而他咆哮了一声,手里就从身后的黑色裂缝里,抓出了一柄比陈道临整个人还要长的巨型大剑!

    剑锋虽然残破不堪,但是上面却有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

    “哈哈哈!达令陈,你去死吧!!你将会是死在我黑武士手里的第一个魔法师!!”

    奎因躲在黑武士的身后得意的狂笑几声。

    呼啸的声音之中,巨型大剑已经劈到了陈道临的面前!黑色的火焰之中带着一种可以吞噬燃烧一切的力量!

    陈道临无法躲闪,只好用尽全身的气力,举起了手里的龙牙剑横挡了一下!

    轰的一声,陈道临整个人就朝着后面直飞了出去!身子砸在了墙壁上,直接就将这墙壁砸穿!

    墙壁轰然倒塌,而陈道临已经直接撞到了墙壁外的走廊之中!

    起身的时候,陈道临就看见自己手里的龙牙剑上,方才武器相交的地方,那原本白色的龙牙剑,居然隐隐的缭绕上了一层黑气!

    分离压下了胸口火辣辣的感觉,陈道临才站起来,就看见那个黑武士已经大步迈过了废墟追了出来!

    眼看那柄巨型长剑再次劈砍下来,陈道临吃了一次亏哪里还肯吃第二次,他翻身就朝着后面躲闪开来,飞快的朝后飞奔开几步……

    “你会召唤,老子就不会嘛!”

    陈道临眼睛里喷火,飞快的吟唱了一句咒语,就看见旁边的墙壁里,很快就钻出了两个身形雄壮的土系傀儡!

    这两个土系的魔法傀儡是用这座房子墙壁里的土木元素幻化而成,每一个的身躯都被这黑武士要略微矮小一些,但是毕竟人数多了一个,两个土元素傀儡钻了出来,举起双臂咆哮一声,就同时朝着黑武士扑了过去!

    砰的一声,一个土元素傀儡弯腰抱住了黑武士的腰,而另外一个则一头撞上了黑武士的胸口,就看见三个怪物顿时滚做一团,一起撞飞了出去!

    眼看另外一个房间的墙壁已经被直接撞蹦,三个怪物滚做一团!

    接下来,让陈道临傻眼的一幕发生了!!

    那个黑武士虽然被撞倒,但是他忽然咆哮了一声,全身的黑色气焰陡然膨胀起来!压在他身前的两个土元素傀儡,顿时就在这一片黑色的气焰之中,轰然崩溃,化作了一地的乱石头疙瘩!

    屋子里传来了奎因嘲弄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达令陈!你居然做出这种无知的傻事!也亏得你居然被称为魔法天才!难道这种就连魔法学徒都知道的常识你却不知道!所有的魔法傀儡之中,死灵生物都是天生的王者!!你居然用元素傀儡来对付死灵生物,简直就是找死!”

    就看见黑武士已经重新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的,陈道临就觉得这个黑武士,在干掉了自己的两个土元素傀儡之后,仿佛身形又暴涨了几分!就连身上那黑色的气焰,仿佛也比之前更加凶猛了!

    眼看巨大的黑色大剑劈了过来,陈道临再次后退,不得已,飞快的念了一句咒语,面前陡然就出现了一个耀眼的光团!

    这光团就犹如一个小太阳忽然出现在面前一般!

    耀眼的光芒,让那个黑武士发出了一声吼叫,他仿佛是本能的举起手来试图阻挡这白色的光芒。

    但是很快黑武士就做出了判断,这白光虽然让他感觉到非常不舒服,但是却并么有什么实际的杀伤,黑武士大步就朝着陈道临这里追了过来。

    陈道临心中暗叫晦气:这的确是他会的仅有不多的光明系的魔法……只不过却是一个照明术而已。

    他身子飞快的后退,拼尽全力,仗着自己的强悍的力量和速度,在黑武士的巨型大剑之下来回躲闪,就看见黑武士一路碾压,将这条走廊砍得四分五裂!周围的墙壁纷纷崩塌,而黑气缭绕,更是将地面上的木制地板和房间里的东西纷纷腐烂掉……

    陈道临心中飞快的盘算着……光明系的法术自己没有什么再会的了。

    不过却可以肯定一点,这些黑暗死灵生物,的确对光明系的力量十分敏感和不适,即便是一个毫无杀伤力的照明术,都会让他感觉到不适……

    那么……其他的魔法呢?只要是光明系的力量,是不是都会有这种效果?

    想到这里,陈道临弯腰一个轱辘从地上滚了过去,躲过了一剑,站起来的时候,飞快的吟唱了一句咒语。

    一条乳白色的圣洁光环就甩了出去,落在了黑武士的头上!

    “治疗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