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奎因】

第三百六十九章 【奎因】

    第三百六十九章【奎因】

    就在陈道临走神的时候,这个紫衣贵人却投来一束古怪的眼神,眼神落处,却正是陈道临的手指之上佩戴的那枚储物戒指。

    “倒是险些又错过一件有趣的事物。”

    这紫衣贵人浅浅一笑,才重新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注视着陈道临:“想不到阁下身上居然还另有奇异之处,只是我想多言敬告一句,携带此等瑰宝行走于世,须要多多小心。”

    嗯?!

    陈道临心中更是一奇!

    这家伙,短短片刻之间,已经叫陈道临心中一波三折,连续几次被他的言语所惊!

    低头瞧了瞧自己手指上的这枚储物戒指。

    陈道临可以肯定,让对方这个紫衣贵人动容的,绝不只是这枚储物戒指本身。

    这枚储物戒指虽然也算是比较难得的魔法装备——但这也只是相对普通人而言。对于眼前这个手下有如此之多精锐仆军,随随便便就扔出一袋子魔核来送人的贵人来说,这种魔法装备就绝不会看进眼睛里了。

    那么……

    难道也是……

    陈道临心中顿时雪亮,确定了一桩猜测!

    难道……这个家伙,言语里所指的也是……自己储物戒指里收藏的什么东西?

    当初绿豆糕那个家伙就说过类似的话,如今这个紫衣贵人又透露出这样的言辞来……

    说起来,自己的储物戒指里,见不得人的“瑰宝”倒是真不少!

    比如那扇可以联络“伪版女神”赛梅尔的水晶镜子。比如老窦梦道士留下的那箭玉简,还有……被自己怀疑很可能是龙蛋的……玉玺?

    可恨那个绿豆糕走的很快,而且也没有留下只言半语——说起来,如今回想起来,当时绿豆糕那个少年,对自己的态度隐隐的好像还有几分欲言又止的忌惮和疑惑?

    那晚,他化身为巨龙,暴虐当场,自己带着这枚储物戒指,仿佛就如同给自己加了一个嘲讽光环,直接成为了吸引巨龙仇恨的靶子。

    结果自己丢出去的戒指,就被巨龙一口吞下了肚子。

    当然了,绿豆糕醒来之后,就立刻把自己的储物戒指从口中吐了出来还给了自己——虽然达令哥是觉得这东西有点恶心,不过自己的全部家当都在这戒指里,他可不敢有半点嫌弃,接过来仔细清洗干净还是收好了。

    那到底如此吸引人的东西,究竟是哪一件?

    是伪版女神赛梅尔的联络神镜?是老窦梦道士留下的玉简?是玉玺?

    还是……穿越门?!

    更叫人想不通的是,这些东西藏在储物戒指里,自己遇到过那么多厉害角色都没有察觉有什么异常,可偏偏自己往西北而来,路上就连续遇到了两个例外之人?

    绿豆糕说的是,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有一种让他很不舒服的气息。

    而这个紫衣贵人说的却是……“此等瑰宝”。

    这样的言辞显然是赞语了,而且,似乎从他的眼神里,隐隐的看出了有几分惊艳和好奇——却偏偏没有半点厌恶和讨厌。

    这就又和绿豆糕不同了。

    想到这里,陈道临沉下了心来,定了定神,凝视着对方,忽然就举起手来,客客气气的做了一个魔法师的礼节。

    “请教阁下的姓名!”

    紫衣贵人微微一笑,他坐在马上,倒是不动声色的受了陈道临这个礼,然后才不慌不忙的还了一个礼。

    陈道临注意到,他还礼的姿态,是标准的贵族礼仪。

    准确的说,是罗兰帝国的传统贵族礼仪。

    这就更奇怪了。

    一个带着一大群草原武士扈从的贵人,却偏偏行的是罗兰贵族的礼节。

    但是他却敢半夜下令在大路上派部下劫杀帝国骑兵!

    在罗兰帝国已经待了不少时日,陈道临很清楚,就算是帝都的那些大佬,也绝不敢公然做这等事情!除非你想造反!

    “没有告知您我的姓名,倒是我失礼了。”紫衣贵人略一沉吟:“原本你我不该在这样的场合见面,你我终究还会再别的地方再见,所以………等下一次,我再好好的介绍一下自己吧。”

    说到这里,这紫衣年轻人已经微笑着调转了马头,飞快的回到了自己的队伍之中。

    那几个光头白衣的草原武士立刻围了过来,然后层层将这年轻人簇拥在其中,挡住了陈道临的视线。

    随着几声吆喝,这一队草原武士,就飞快的离去。

    陈道临这时候才忽然又叫了一声:“阁下就这么藏头露尾么!连名字也不肯告知?!”

    远远的,那马蹄声中,传来了一声清朗的笑声,还有一句:

    “我姓白……”

    ……

    糊里糊涂遇到这么一伙人,又糊里糊涂的收了别人一袋子贵重的礼物。陈道临心中自然是颇有疑虑。

    但是既然对方已经离去,他也没多少时间感慨了!

    救回了夏夏,可巴罗莎和狼人查克还在敌手。而且,陈道临也不会忘记了那个很讲义气的马丁。这位出身北方暴风军团的骑兵军官,纯粹是被自己连累才会被捕,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把他一起救出来才行。

    根据陈道临的判断,那些军队肯定还停留在男爵的府邸里,等待这一支出来追捕夏夏的骑兵。

    虽然从更理智的角度去考虑,若是想救人的话,最好的法子还是等那些军队押解囚犯上路,在半路上伏击劫人,可能会更好一些。

    但是陈道临心中焦虑似火!巴罗莎等人的被捕,让他生怕夜长梦多,实在不肯再多等了。

    至于那些军队……区区几百人,陈道临倒也不太在乎,反正自己一方有猛将蒙托亚压阵,还有阿德,加上自己这个魔法师,就算正面硬撼这支地方守备军,也根本不用畏惧!

    几人不再多停留,立刻上路。皮埃尔男爵的府邸路径陈道临等人走过一次,自然熟悉。加上伏击杀光了十几名骑兵,得到的一个意想不到的战果是,缴获了几匹战马。这样一来,几个人完全可以做到一人双马的配备,一路上就不用顾惜马力。

    彻夜狂奔,到了接近凌晨的时候,终于再一次抵达的那位皮埃尔男爵的府邸。

    破败的院墙已然就在不远前处。

    陈道临接收了蒙托亚的建议,先在远处观察了一下敌情。

    让陈道临微微有些意外的是,之前他心中对这支地方守备军还颇有几分轻视,毕竟自己在帝都里,最精锐的神圣骑士,御林军,红羽骑,暴风军,雷神之鞭等等一等一的精锐都见识过了,一支驻扎在小地方的地方守备军,在罗兰帝国根本只能算是二线部队,所以陈道临其实没有把这些人当做什么正经的劲敌。

    可是这么一看,这男爵府邸周围的戒备却颇为严密。

    院墙虽然破败,但是在院门前却已经设置下了几堆用木条扎出来的拒马。院墙后,也临时搭建了四座木台子,虽然并不太高,却堪堪高过了院墙,木台充当了瞭望台的功能,有哨兵巡视,还配备了弓弩。

    院子里点了火把,照的透亮。

    而且,更让陈道临意外的是,这些家伙居然还分派了一队骑兵,驻扎在了男爵府邸的院墙之外,用帐篷宿营,就连马匹都没有解开鞍绳,远远看去,还有值夜的士兵在巡逻。

    此时已经接近天亮,陈道临看在眼里,知道再不动手,等天亮之后只怕难度更高。

    可恨自己的那件幻影斗篷被大剑师卡奥给毁掉了,否则的话,自己可以用隐身斗篷潜进男爵府邸里先探个究竟。

    可如今……隐身术这个魔法,陈道临可还没修炼到家——这倒也不能怪陈道临魔法不济,之前他有那件魔法斗篷在手,但凡人都有惰性的,既然有了一件现成的隐身斗篷,他自然平日里修炼魔法的时候,就没有再花时间去练隐身术了。

    陈道临思索了一下,很快就制定了一个进攻的计划。

    ……

    天色才蒙蒙亮的时候,值班一夜未眠的士兵,正是精神最困倦的时刻。

    昨晚因为有马丁的心腹劫狱,闹了一阵子,结果守备长官下令加强了戒备。可眼看天亮的也没再发生什么事情,大家原本绷紧的神经,也终于有了几分松懈。

    好歹自家有大队人马在此,再说马丁等人已经被擒拿,逃走的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女仆,翻不出什么大浪花了吧……

    瞭望的木台子上的士兵已经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哈欠。而在院墙外的那队骑兵,已经有值夜的士兵不耐烦的看了看天色,就准备跑去叫醒同伴来换班。

    他们自然是知道自家大人的脾气,自家大人绝对不算是什么勤奋的军人,上午是绝不会早起的,想来自己这支军队就算开拔,也是要中午的时候了——现在换班的话,自己还能趁着上午的时候,进帐篷里囫囵睡上一觉。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值夜的士兵,就听见了远处传来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抬起头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就看见半空之上,又几点银光闪过,正朝着院墙外的这一支驻扎的骑兵马队帐篷飞了过来……

    “这是?”

    还没等士兵发出示警的呼喊,这几点光芒已经落在了这支骑兵队的帐篷中间……

    砰砰几声巨响骤然就爆发了出来!

    这远远射来的,赫然是几枚利箭,可箭头之上,却绑上了不知道什么东西,落在地面上,顿时就爆发出一团团火光来!

    夹杂着烟雾和爆裂的砰砰声,顿时将还在帐篷里沉睡的士兵惊醒!

    这箭头上显然是某种奇特的引火之物,有一枚利箭落在帐篷上,顿时就引起了大火来!

    从里面冲出来衣衫不整的士兵,手忙脚乱的就拿起水袋子往上浇,这一浇可不得了,顿时那火就猛的往上窜了起来!!

    几枚特制的箭头射在这一片帐篷里,顿时就造出了偌大的动静来,一时间整个马队营地都沸腾了起来,有士兵慌乱的到处奔走,有的试图提水来灭火,有的慌乱的穿戴衣衫寻找武器,有军官厉声喝令……

    院墙外的骑兵营地这么大动静,顿时将院墙里的守军哨兵吸引了,很快院墙里就传来了军中的鸣哨声,随着这鸣哨的声音,院墙之中传来沸腾的声音,很快大门被推开,有一队士兵就跑了出来。

    这个时候,罗兰帝国军队的素质就看出高低来了,毕竟还算是正规军,在军官的喝令后,片刻时间就恢复了几分秩序,有军官分派了人去灭火,还有的军官已经敏锐的从士兵口中判断出了箭射来的方向,碍于天色未明,不敢擅动,只好拍出了几个斥候远远去搜索。

    营地里已经开始列队整军,穿戴铠甲,有专门的士兵去牵马……

    可这个时候,就看见又有几枚利箭远远的飞了过来。

    这一下有军官看得清楚,就大喝起来,士兵们纷纷举起盾牌,有的就地寻找掩体躲避。

    可等这几枚利箭落地,却发现箭头都被折了去,而箭杆上却绑了些奇怪的东西,鼓鼓囊囊的,仿佛是某种透明的容器……

    这个世界的人毕竟没见过“塑料袋”这种神器。

    落地的几枚箭杆,顿时绑在上面的塑料袋也裂开,里面就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液体流淌喷洒了出来!

    浓烈的气味顿时让几个站在进出的骑兵官兵皱眉掩鼻。

    而很快,这气味扩撒开来,近处那些已经被士兵挨个牵出来的战马,却忽然就鼓噪不安起来,在前面的马匹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顿时嘶叫,身边的骑兵连连安抚,却安抚不下,更有性子烈的战马,就疯狂的撕咬起来,拼命挣扎。

    还有的马匹,叫声之中居然充满了畏惧,双股战战,任凭骑兵如何驱使,却就是不肯再往前了!

    有经验老道的军官,脸色一变,立刻就扑到了地上那些碎裂的塑料袋面前,也顾不得干净不干净,伸手蘸了蘸那些液体,凑到鼻前嗅了嗅,就变得,愤怒的喝道:“是野兽的尿!!”

    若是陈道临站在这里,一定会对这个军官另眼相看,说不定还会暗暗的赞叹两句。

    不过这军官见识虽然不错,但判断却有了点失误。

    这液体的确是尿液,却不是什么野兽的尿液……而是……魔兽!

    动物的感官比人类要灵敏许多,很多动物都靠着这种本能来趋吉避凶。尤其在生物的天性之中,很多动物都会凭借气味来判断周围有没有天敌。

    这尿液,就是某种极为凶猛的魔兽的尿液!对于大部分动物来说,这种尿液的气味就意味着危险来临。

    眼看战马嘶吼不安,军中躁动。

    这个时候,原来被派了出去的几个斥候,却忽然就在远处呼喊着狂奔跑了回来!

    派出去五个人,跑回来只有三个了。

    这三人先后奔跑,人人脸上都是一脸惊慌失措,跑在最后面那人,手里的武器都丢了,撒腿狂奔,口中只是狂呼救命。

    而营地里的也有军官立刻就做出了判断!

    有敌袭!

    “列队迎敌!!!”

    呼喊的声音还没落下,就听见远处忽然就有传来沉重的马蹄声!!

    这马蹄声是从不远处的一个林子里冲出来!

    就看一匹高头大马狂奔而来,马上一个人,全身穿着厚厚的铠甲,看上去简直就如同是身上套了一个铁皮罐子!

    这绝不是军中列装的任何一种骑兵铠甲!

    只有军中的几个年纪大的老军官,才隐约辨认出来,这仿佛是传说之中的那种……骑士铠?

    事实上,在罗兰帝国的军队之中已经公认,这种铠甲根本不具备军用价值。

    这种“骑士”铠甲,比“骑兵”铠甲,在分量上就要重上近两倍!军中哪怕是重骑兵,列装的全身铠甲,一般也尽量要求不会超过四十斤,如果超过这个重量,就会造成战马过载,影响战马冲刺的力量和速度,同时也因为铠甲过重,马上的骑兵根本无法在这么大的负重之下,还能施展冲杀的技能。

    这种铠甲,却重大八十斤以上,几乎堪比一个人的体重!一般来说,是“骑士”们的选择。可实际上,随着近百十年来,即便是那些身怀绝技的武者,也渐渐的摒弃了这种如铁罐头一般的铠甲。

    这种骑士铠甲打造起来,不惜工本,耗费铁料不说,成本巨大,而同时虽然带来了不俗的防御力和扛击打能力,但是却会影响骑士动作的速度。即便是那些骑士武技高强,能承受这么大的负重,但是却并没有多少实际的作战价值:骑士单挑的时候,这种重型铠甲虽然防御力出色,那只是相对普通人而言,普通的刀剑弓弩固然是难以穿透,但是如果对手也同样是武技高强的武者,这种铠甲终究是挡不住斗气的,反而还会因为负重而让自己的速度变慢。

    而如果是群战的话……一个武者穿了这种铠甲,行动难免缓慢,就会在战场上沦为一个行动迟缓的“靶子”,而且,即便是优秀的战马,也难以保证负重这么大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充足的行动力。

    可偏偏今晚,却见鬼了!

    这一匹冲过来的战马虽然看上去也高大,但是在这些骑兵的眼里,负重这么大,却快得出奇!

    几步就追上了最后的那个斥候,马上的骑士也没动作,就直接策马狂奔过去,直接就把落在最后的斥候撞得斜飞了出去!

    而这一匹马飞快的奔驰来,第二个斥候也没逃过惨死的命运,直接就被马蹄践踏在了脚下!

    最后一个斥候却终于聪明了一点,大吼一声,身子就疯狂的朝着路边扑了过去,就地滚了几滚,虽然摔得头破血流,却终究是躲过了一劫!

    眼看这匹负重着如同铁皮罐头的战马,就朝着院墙外的这支骑兵营地狠狠冲了过来!

    马匹的嘶叫惊动,让骑兵们无法上马营地,只得在营地前列队试图阻拦。

    院墙后瞭望台上虽然有弓箭手放箭,但是这箭射了过来,仓促之中准头却差了几分,偶然有一两支箭射中,却被这沉重的铠甲直接弹开!

    终于,这一骑已经冲到了面前,就看见马匹横冲直撞的就冲进了士兵的队列之中,力量之强,简直令人发指!前排的几个士兵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撞得飞了出去!而随后的士兵,还没来得及挥舞手里的武器,马上的那个铁皮罐头人已经大吼一声,一柄长矛带着火红的气焰就横扫了过来!

    鲜血喷洒,断臂残肢飞舞!!

    马蹄不停,就直接冲进了营地之中!!

    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的马?!!

    所有人都被这种疯狂的冲锋惊呆了!负重这么大的一匹马,还能载着骑士正面硬撞破自家的队列?!!

    这他妈还是马嘛?!这简直就是魔兽啊!!!

    ……

    马上的这个骑士,当然就是蒙托亚了!以蒙托亚这种猛将型的猛人,自然是最适合这种铁皮罐头一般的铠甲。而这支地方守备军这种没有高手,所以这种铁皮罐头,就是用来碾压杂兵的最佳利器!

    至于他夸下的这匹马……其实也就是缴获来的一匹普通的战马。

    只不过,陈道临给他的战马一口气施展了好几个魔法加持!什么狂化术,蛮牛术等等……简直就是不要钱的往这匹马身上撒!

    若是旁的魔法师看见这种行为,一定会吐血暴怒:“败家子啊!!”

    魔法师最最珍贵的便是自己的魔力,将宝贵的魔法加持,却全部丢在一匹畜生的身上,这种行为已经不是奢侈可以形容了,简直就是混账加三极!!

    但却偏偏因为如此,这匹战马在段时间内,简直就化身成为了一头力大无穷的魔兽!驮着蒙托亚这个猛男,加上可以几乎免疫杂兵一切刀剑弓弩攻击的铁皮罐头铠甲,就这么正面狠狠的冲破了守备军士兵的队伍!

    当然了……这种做法的副作用就是,这匹战马在狂化之后,就会全身气血爆发而死!

    蒙托亚纵马践踏军队营地,他手里的长矛挥舞,火焰斗气疯狂挥洒,这支队伍里哪里有什么能和他抗衡的高手,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屠杀了!蒙托亚借着马的奔驰势头,简直就是势不可挡,来回在这小小的营地之中冲了三五遍,这支军队之中,始终没法能够再次列起来队伍集成阵列来阻拦,就被他这么如同驱赶鸭子一般的赶来赶去,乱成了一锅粥。

    驻扎在男爵府邸院墙之外的军营,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蒙托亚就如同一个势不可挡的杀神,一个人将整支守备军搅得乱七八糟,手里的长矛几乎没有一合之敌!!

    院墙之中,弓箭手虽然试图偷袭,但是那铁皮罐子却足以保证蒙托亚完全可以无视这种程度的打击,而随着外面越来越乱,院墙之中越来越多的守备军了出来,朝着蒙托亚这里围拢过来!

    ……

    男爵的府邸之中,在男爵府的主体建筑侧面,地面上冒出了一个身影来,悄悄的藏进了阴暗的角落里。

    远处院墙外杀声震天,越来越多的守备军士兵冲了出去。

    而陈道临看着那火光冲天的营地,心中叹了口气:蒙托亚,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MT嘛!

    手里握紧了龙牙剑,陈道临身子已经轻轻的飞了起来,飞快的窜到了男爵府二楼的一个露台上,身子一翻,就没入了墙中……

    对于身负土行术的陈道临而言,土行术的好处不仅仅是“土遁”,还有一桩妙处,那便是……穿墙!

    须知道,大部分墙壁都是土石质地的,当然了……也不排除有木结构的房屋,但是以男爵堂堂之尊,家里的房子当然不可能用木头来建造了。

    外面已经杀声震天,陈道临却已经欺身潜进了男爵府邸之中。

    这男爵家里,他之前来过一次,大概房屋的位置都差不多了解。

    他飞快的张开了自己的精神力,很快就透过了墙壁“看见”了走廊之中有一队士兵奔跑着朝着楼下而去,其中簇拥了一个身材矮胖的军官,从穿戴看来,大概就是这支守备军的领军之人了。

    陈道临哼了一声,心中按耐下了杀意,然后就飞快的沿着走廊的另外一个方向,朝着楼上而去。

    ……

    轻轻的放下了窗帘,房间里恢复了黑暗。

    奎因幽幽叹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那张娇美动人的脸庞。

    “看来,达令法师应该是来了。”

    椅子上,巴罗莎坐在那儿,精灵脸上满是深深的担忧,那漂亮的眼睛里更是饱含怒火,瞪着奎因。

    可惜,她虽然身上没有什么绳索链铐,却明显委顿,显得虚弱之极。

    “他……一定会杀了你!”巴罗莎冷着脸盯着奎因。

    “杀了我?”奎因淡淡一笑:“我若是怕他,也不会把你捉来了。”

    说着,这个魔法师居然缓缓走到了精灵的身边,低头看了看这个坐在椅子上的精灵女子,眼睛里流露出一丝遗憾来,叹息道:“可惜了……若是几年前我遇到了达令法师的话,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拜在他的门下。他的那番关于魔动机械的课程笔记,我来回读过数遍,每读一次,都会忍不住惊叹他的才华。可是,我却偏偏没法学习他这一系的魔法了。”

    巴罗莎看着这个家伙,精灵敏锐的察觉到,虽然外面喊杀震天,但是这个魔法师的脸上,却偏偏连一丝一毫的紧张和担忧都没有!

    甚至,他的眼睛里,隐隐的还有几分期待和渴望!

    他……仿佛就是故意等着人来的?

    想到这里,精灵心中不免有些不安起来,咬了咬牙:“你……到底想得到什么?!我们,我们又没有招惹你,也不曾得罪过你……你……”

    奎因轻轻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几分古怪的笑意来:“的确,你们都不曾得罪过我,但是偏偏,我却需要用你们,去帮我换一些东西……”

    说到这里,奎因忽然脸色一变,眼睛直直的盯着这件房间的大门,嘴角一咧,挤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来:“嗯……贵客终于到了!”

    他话音才落下,就听见这大门忽然就轰然倒下!

    可大门之外,却偏偏空无一人!

    奎因脸色一变,可却丝毫不惊慌,他忽然身子在原地一闪,就看见他的身子居然化作了一团黑色的浓烟,砰的一下消散在了原地!

    而就在他站立的位置,陈道临的身形浮现了出来,手里的龙牙剑却刺了一个空!

    黑色的浓烟在几步之外凝聚了起来,重新幻化成了人形,奎因看着站在面前的陈道临,居然不慌不忙,微微欠身,做了一个魔法师的礼节,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诡异:

    “达令法师,你终于来了……正如同我之前说的,能有机会领教您的法术,可是我期待已久的了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