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嗯?】

第三百六十七章 【嗯?】

    第三百六十七章【嗯?】

    那天晚上分别的时候,陈道临将打晕的小精灵交给了夏夏,又派了狼人查克沿途一路保护。

    可如今却看见小女仆夏夏被一队溃败的骑兵裹挟其中,虽然只是在远处匆匆一瞥,但魔法师的五官六识超人,眼力何等敏锐,一眼就瞧见了那个伏在马背后的女孩子,身形体貌衣着,分明就是自己家里的那个小女仆!

    眼看夏夏伏在马背后,脸面朝下,生死不知,细细看去,这女孩子的身上居然还捆了一条绳子!

    这样的场面,让陈道临如何不心中暴怒?

    他睚眦欲裂,顿时连眼睛都红了!

    来不及多说话,陈道临已经手持龙牙剑呼啸飞身跃了出去,大吼一声,凌空就朝着那队伍中间夏夏所在的那匹马上的骑兵扑了过去!

    这一队虽然也是帝国正牌骑兵,但毕竟是溃败逃亡路途之中,眼看大路旁忽然窜出一条人影凌空飞来,直奔队伍中间!

    就听见一声喊,骑兵的队伍陡然就乱了开来,冲在前面的骑兵来不及勒住马匹,而队伍中间的几名骑兵则甚至都来不及拔出武器来,就眼睁睁的看着这条人影拦腰冲进了队伍的中间里。

    陈道临身子已经飞快的扑向了那个骑兵,那个骑兵反应也很快,眼看一条人影当空扑来,陈道临狠狠劈来的龙牙剑,居然被他百忙之中用马刀挡了一下。

    叮的一声,这骑兵手里的马刀就已经断做两截!而陈道临的身体素质何等强悍,纵然不适用什么法术,他的力气就足以堪比魔兽!这一剑之下,那个骑兵顿时就被劈得从马上滚了下去,眼看这家伙掉在地上,在后面跟上的骑兵马蹄之下滚了几滚,顿时就被踩得血肉模糊,当场就死得透透。

    而陈道临已经飞身坐在了马上,用力一勒缰绳,他力气何等之大,那奔跑的战马立刻被他勒都一声长嘶,顿时人力起来,前蹄张张,而陈道临却已经松开缰绳,一手抓住了夏夏的后心衣衫,将她提了起来,身子重新腾空而起,离开了马背,远远的跃出落在了路边的地上。

    这个时候,蒙托亚和阿德也已经冲了上来,他们已经看见了陈道临手里之人,夏夏和他们朝夕相处的这么些日子,哪里会不认得?

    一看这个场景,两人顿时心中雪亮,也不用陈道临多说,蒙托亚已经拔剑就冲了上来!

    这一队骑兵原本就跑得丢盔卸甲,哪里能挡得住蒙托亚这等猛将?在神圣骑士面前,十几个骑兵,就算是完好的状态,也不过就是给这位猛将兄送菜的份儿。

    眼看蒙托亚已经冲进了骑兵的队列里,就看见他大发神威,斗气暴起,几个起落,队伍最前面的几个骑兵连人代马就已经被劈躺下了。

    而后面跟上的骑兵,更是不堪,眼看蒙托亚这么一个猛人拦路,居然连往前冲的勇气都没有,发了一声喊,居然就调转马头欲逃跑。

    蒙托亚飞身上前,身形如一只苍鹰一般扑出,人影如旋风般掠过,长剑又飞快的收割了两条人命。

    而阿德虽然没有蒙托亚这么生猛,这个家伙却站在路边,飞快的取下了长弓来,弯弓搭箭,他居然一手就抽出了五根利箭夹在手指之间,就听见弓弦嗡嗡作响,居然利箭一口气五连珠射了出去!

    他的射术果然强悍,五箭连射,箭不虚发!顿时就有五个骑兵中箭翻身落马!

    剩下还有两个骑兵却终于跑得远了,马蹄急促,已经跑到了数十米之外。

    蒙托亚站在原地,顺手就从地上抓起两根长矛来,在手里掂了掂,先后奋力投了出去!

    咻咻两声破空之声,远处那两个骑兵顿时就被长矛从后心穿了过去,身子腾空飞出滚落在地上……

    三人一起出手,这十余名骑兵不过是片刻团灭,而陈道临脸上的杀气却兀自不减,尤其是一双眼睛血红,犹如一只受伤的野兽一般!

    将夏夏扶了起来,小女仆脸上还带着一丝血污,双目紧闭,显然是晕了过去,陈道临用力拍了拍她,又往她脸上喷了点水,这女孩儿才幽幽呻吟一声,终于醒了过来。

    那双眼睛开始还有些茫然,可当看清了面前这张脸是自家的达令老爷,夏夏的眼神里陡然就爆发出了一股浓烈的惊喜,随即就变成满腔的委屈,哇的一声痛哭了出来。

    “别哭!!”陈道临厉声喝止了夏夏,阴沉着脸:“快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快,快去救救巴罗莎姐姐吧!她被那些可恶的家伙抓住了!还有那个好心的骑兵大叔也被他们砍断了胳膊……”

    夏夏过于激动,言辞乱七八糟,陈道临听了,却深深吸了口气,一把抓住了夏夏的手,他脸色虽然阴沉得难看,但是说话却刻意放缓的速度,一字一字道:“别慌!慢慢说!”

    说着,又一手轻轻将夏夏抱住,缓缓拍了拍她的后心,沉声道:“慢慢说,是谁害你们,巴罗莎和查克又在哪里,敌人是谁?你慢慢说!不急在一时!”

    小女仆夏夏原本以为这次已经彻底完蛋了,可没想到,一转眼自家的主心骨主人老爷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解救了自己,在最初的慌乱和激动之后,终于恢复了几分镇定,用力抱住了陈道临的胳膊,才定了定神,开始了诉说……

    这一番诉说之后,听得陈道临面上杀气狂露,怒极反笑,连连冷笑喝道:“好!好!哈哈哈!一个小小的猫三狗四,都敢来打老子的主意了!!”

    ……

    原来,两天前陈道临把巴罗莎弄晕了交给了夏夏和查克带走。

    狼人带着三个女孩离开了大山,就朝着预定的汇合地点而去,可没想到,出了山林,沿着大路走到了一个村子里过夜,居然就遇到了一队地方守备军!

    这一队地反守备军足足有一营之多,也就是五百多人。

    更叫人吃惊的是,这支军队里,居然还有熟人!

    根据夏夏的描述,这支军队里,领头的是一个守备军官,大概就是这附近的地方守备军的领军主将。

    这支守备军就驻扎在一个城镇之郊,大约有近千守备军的规模,而主将也只是一个营官级别的家伙。

    可关键是,在村子里遇到的这支军队里,却另有一个人,就是那个当初在皮埃尔男爵家里,对陈道临等人伸出援手,曾经出身于暴风军团的那个骑兵军官马丁。

    在村子里遇到的时候,这个马丁却已经被捆绑了起来带在了队伍里,显然已经是被剥夺了官职要抓回去的囚犯身份。

    而更让夏夏等人意外的是,除了这个马丁之外,这伙人里居然还有一个熟人,就是那个皮埃尔男爵的弟弟,那个叫奎因的魔法师。

    当时在男爵家里的时候,这个奎因是带着古乐等人跑来抓捕陈道临的,不过在男爵家双方大打出手的时候,这个奎因并没有出手,所以大家对他并没有太过在意。

    在村子里,遇到了这支军队,夏夏顿时就留了个心眼。虽然看见了马丁被捕,但是小女仆自己揣测,自家只有三个人,能打的也只有狼人查克一个,就算马丁和自家颇有渊源,可比对了一下双方实力,自己也没有出力营救对方的本事。

    原本按照夏夏的想法,就应该赶紧悄悄的离开村子,远离这支军队,等汇合了自家主人老爷之后,再另做打算。

    可最叫人愤怒的是,偏偏是那个老男爵的弟弟,魔法师奎因,却一下就发现了夏夏她们。

    按照夏夏的说法,那个叫奎因的魔法师不是好东西,一旦发现了她们,就立刻带着军队前来围捕。

    夏夏三人,巴罗莎被陈道临弄晕了,而狼人查克孤身一人奋战,哪里是那么多军队的对手,何况对手还有一个魔法师坐镇。

    一番激烈的抵抗之后,三人就全部被抓住了。

    “那个马丁大叔,就是因为在男爵家里的时候故意对我们通融,暗中帮助了我们。而那个守备大人,带了大批军队也是出来找我们的,路上遇到了马丁大叔,马丁大叔原本是没事的……可那个可恨的魔法师奎因,居然在守备军官的面前告状,说马丁和我们这些人暗中勾结,于是马丁大叔就被他们抓了起来。原本他们是要把马丁大叔抓回军营里问罪的,结果又在半路正好撞见了我们……”

    陈道临听到这里,面色不动,只是缓缓道:“你确定……都是那个叫奎因的魔法师干的?”

    “我确定!”夏夏用力点了点头:“我们和马丁大叔被关在了一起,他亲口告诉我的,是那个奎因在守备军官面前举报了他……”

    “哼!”

    陈道临狠狠的哼了一声。

    那个叫奎因的魔法师,当时见到他就觉得这个人有些古怪,当时就是他领着古乐等人来的,而随后的双方战斗,他并没有出手,陈道临才忽略了这个人。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这么可恶……

    难道他也想抓自己这个通缉犯,然后讨好……

    陈道临皱眉,这其中却有一点想不通。

    那个奎因是个魔法师,按理说,没必要做出这等事情。如果他是一个官方的人,这么做倒是不奇怪。可一个魔法师,做这种事情,去讨赏?犯得着么?他又不去做官。

    一个魔法师,这么热衷于这等事情,他图的是什么?

    讨好希洛皇帝?难道他指望希洛给他封官嘉奖?

    不过马丁被捕,却让陈道临心中很是有几分内疚。

    古乐这个人虽然可恨,但这人做事情倒还有几分气度,古乐曾经和自己表态过不会追究马丁——反正他已经抓住了自己,以古乐这样的身份和气度,实在没必要再去追究一个小小的地方守备军的小骑兵军官。

    古乐这人还算大气,所以陈道临并不认为马丁的被捕是古乐举报。

    那么……真的是奎因干的了!

    “那你怎么又会被这些骑兵裹挟着?我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吃了败仗,被人一路追杀?”

    陈道临眼神一转,立刻问道了最最关键的问题。

    夏夏赶紧道:“那伙军队抓了我们,带着我们返回军营,路上的时候又跑去了那个奎因的哥哥家里,就是那个老男爵的府邸。”

    陈道临眉头一皱:“怎么又回去了?”

    “我不知道。”夏夏摇头:“好像是那个奎因要求的,他说是要去把他的哥哥一家都带走。”

    陈道临心中一动,隐隐的猜到了几分。

    虽然不知道那个奎因为什么如此热衷于官方的事情,帮着军队来抓捕自己。但是很显然,这个家伙还是很忌惮自己的。没有抓住自己,却抓住了自己的家人。这家伙想来一定是害怕自己事后报复,所以半路又绕了回去,要把他的哥哥老男爵一家都带走,害怕自己事后知道了,跑去找他家里的麻烦。

    哼……

    “去的时候已经半夜了,我们就在那个男爵府里住了一夜,半夜的时候……”

    随后通过夏夏的叙述,陈道临终于知道,在男爵府里过夜休息的时候,那个义气深重的马丁,想了办法弄出了点动静来。

    他毕竟在军队里当一个小军官也这么多年了,在他统领的人马里也颇有威望,也有几个心腹铁杆嫡系。在男爵府里的时候,半夜里,马丁的几个心腹死忠前来营救,原本只打算把马丁悄悄放出去,可马丁却很聪明的做出了另外一个选择。

    他让自己的手下想办法把夏夏也一起救出去。

    毕竟被抓住的几个人里,狼人查克一看就是硬茬子,被严密的看管。而小精灵巴罗莎据说是陈道临的爱侣,身份重要,也是被严密的看管。只有夏夏,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孩,据说也就是个小仆人,所以不被太重视,看管的也不那么严密。

    马丁让自己的心腹把夏夏放了出来,告诉夏夏一起跑出去,最好是找到陈道临,然后通知陈道临前来救人。

    结果半夜逃离的时候,不小心又被守卫撞破了,马丁和他的心腹拼死力战,才终于掩护着夏夏逃出了男爵府邸。

    在激战之中,马丁重伤,据说是当场被砍掉了一只手臂,而他的几个心腹死忠,当场战死了三个,还有一个也是受伤,却骑马带着夏夏跑了出来。

    结果两人骑马跑出了男爵府邸之后,一路狂奔,跑出了一夜,却终于还是被追兵追上了。

    马丁的手下被当场杀死,而夏夏眼看就又要被抓住的时候,忽然从天而降,冒出来了一群救星。

    “我们是在路边的一个山坡下被追上的,当时保护我的那位大叔已经被砍死了,我被他们抓住捆了起来,有个很凶狠的军官还拿要拿鞭子抽我,可没想到,山坡上忽然有人说话,有几个穿着白衣服的人出言喝止,不许那些军官欺负小孩子。”

    “白衣服的人?”陈道临皱眉。

    “嗯,他们是穿着白衣服的。”夏夏立刻道:“那些人好像是过路的,正好在山坡后面宿营休息,我们这里打打杀杀,惊动了他们。那些官军很凶,和他们吵了起来,还威胁他们说要把他们都抓回去。我听这些军官说话很难听,好像说了什么‘蛮子’‘异族’之类的话,结果不知道哪一句忽然就把那些人惹毛了。那些白衣服的人立刻就冲下了山坡来和这些官军厮杀。原本这些官军还仗着人多势众要欺负人,可没想到,山坡后面忽然就转出来好多好多骑马的白衣人,这些人非常厉害,骑着高头大马,手里挥舞着长长的弯刀,就把这些骑兵杀得节节溃败!那个领头的军官一看不妙,就把我捆了起来丢在马背上,带着人一路逃跑。那些穿白衣服的人一直在追,追了好久好久……然后,我就晕过去了。”

    说到最后,夏夏流着眼泪:“老爷,你快去救救巴罗莎姐姐吧!还有查克……还有那个马丁大叔!马丁大叔被砍掉了一条手臂,他,他会不会死啊?”

    陈道临听到这里,已经面色铁青,深深吸了口气:“这事情就发生在昨晚?”

    “嗯!昨晚还在男爵府里。”

    陈道临看了看天色,冷笑一声:“哼!走,一起去见识见识那个地方守备军的厉害……还有那个叫奎因的家伙,看来这次真的要好好见识见识他的魔法了!”

    ……

    皮埃尔男爵府的位置,陈道临自然是记得的,他盘算了一下时间,按照这个时间,派出来追捕夏夏的这支骑兵还没有来得及回去覆命,那么就说明,那些人应该还在男爵府里等着。

    他和蒙托亚和阿德商量了一下,蒙托亚和阿德倒是并没有什么异议。

    在两人看来,如果是遇到了古乐那样的强敌,或许还有些棘手……一群地方守备军,才几百人而已,在身为高阶武者的神圣骑士面前,不过是土鸡瓦狗!要知道,蒙托亚可是当初在帝都大街上,面对精锐的御林军红羽骑,都敢一个人发起冲锋的猛人!

    区区几百地方守备军,还算不得帝国精锐,在骑士大人眼里实在不算什么。

    更何况,还有达令大人压阵!达令大人可是拥有神器,可以轰杀圣阶巨龙的存在啊!

    至于那个叫奎因的魔法师……神圣骑士直接无视掉了,有达令大人这个名满帝都的魔法天才存在,比拼魔法,还会怕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乡下出身的魔法师?

    就在几人要动身上路的时候,忽然远处再次传来了马蹄声。

    蒙托亚一听,就立刻皱眉!

    以他的经验,已经听了出来,这远来的马蹄声,声音整齐而急促,显然是有训练有素的精锐之众在赶路!

    而放眼看去,就看大路之上有一伙人骑马奔驰而来!

    这些人,人人都是一身白衣,服侍和罗兰帝国的人颇为不同,衣袖狭窄,短衣打扮。而夸下的马,居然全部都是少见的高头骏马,一看就是良种好马,只怕是一般的骑兵部队,都没有这么多的好马!

    这些人呼啸而来,旋风一般的就冲到了眼前,然后齐刷刷的停在了数十步之外,却隐隐的将阵列展开,将路边的几个人隐隐的做出了半包围的姿态。

    路面满地都是方才那被陈道临等人干掉的骑兵的尸体,横七竖八,还有受伤的战马。

    这伙人就隔着这么远静静的和陈道临等人对峙,前排的几个人,眼睛里都流露出了复杂和惊奇的目光来。

    仿佛犹豫了一下,就有一个白衣汉子策马缓缓走了出来,对着陈道临这里大声喊了一句:“喂!那边的家伙!快快放了那个小姑娘!堂堂男子,欺负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陈道临倒是面色轻松,这些人显然就是夏夏说的,半路上路见不平,伸出援手和那些官兵起了冲突的白衣人了。

    他心中承了这些人的人情,没想到这些人居然一路追到了这里来,就越发的存了几分感念,正要说话解释顺带感谢一下……可接下来,那个白衣汉子的话,却让陈道临的脸色就古怪了起来。

    “不想死的话,就把这个小姑娘交出来!她我家首领看上的人,要带回去做做贴身使唤小奴的!我家主人何等尊贵,看中的人,你们还不赶紧乖乖献上来!不然的话,当场就要身首异处!!”

    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