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六十六章 【眼红】

第三百六十六章 【眼红】

    第三百六十六章【眼红】

    树林的深处。

    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侧耳倾听了一会儿,确定了蒙托亚阿德还有绿豆糕都没有跟来……事实上,他现在所在的位置,距离那三人已经有了数百米远。

    蒙托亚还算可靠,而绿豆糕,那个家伙骄傲得很,既然答应了留在原地不过来窥探自己的隐私,想来以他是做不出这等事情的。

    陈道临静静的看着自己手里的这件东西。

    这是刚刚他从自己的脚踝上摘下来的,准确的说,这并不是什么脚链,而是一串手链。

    看上去呈现出银白色的链子,造型小巧而精致,质地么,当初他以为大概可能是银的,但是自己佩戴了这么几个月时间却并没有氧化变色,那么可想而知,这质地肯定不是什么银子了,大概是白金什么的高等货色吧——也许是铝合金?

    陈道临心中很恶意的猜测。

    当初自己在海外遇到那个自称恶魔仆人的老克里斯,那家伙把这链子赠送给自己,说关键时刻能保命。自己一直以来戴在身上,实在也没发现它到底有什么作用。

    原本么,只以为是一个吉祥物或者是护身符之类的东西——那个老克里斯,在陈道临看来,其实和现实世界里天朝或者西方的宗教组织里的神棍差不多。无非区别就是他到底喊的是阿弥陀佛或者是上帝保佑。

    这种护身符,老家伙当时说的好像很神乎其神的样子,但是一直没体现出什么价值来,陈道临甚至差点就把它给忘记了,反正一直戴在自己的脚踝上,并不碍事,睡觉洗澡也都不曾取下来。

    绿豆糕他们说的,自己昨晚大展神威,变身之后忽然有什么神器……嗯,就是那件传说之中的缺月五光铠护体,然后一口气把变身成巨龙的绿豆糕狠狠的轰成了渣渣。

    真有那么牛叉吗?

    那个缺月五光铠,自己手里倒是有一套,不过是帝都的那位帝国第一名匠康大师制作的复制版。

    陈道临就算从脚趾头想,也至少可以确定一点,自己昨晚大展神威能干掉绿豆糕,绝对不是康大师的那件复制版的山寨货的功劳。

    这么说来……

    陈道临眼睛亮了,嘴巴张开,连口水也流了出来,死死盯着手里的这串链子。

    难道……这链子里,这链子里……

    那套正版的神器?缺月五光铠,就藏在这链子里!!!

    这可是真正的神器啊!

    按照他们说的,昨晚自己穿上了这件神器,就立刻把身为圣阶之中的绿豆糕轰成了渣渣!!

    而就在之前,绿豆糕变身成了龙,把同样是圣阶境界的那位帝国大剑师给轰成了渣渣……

    这么说来,自己穿上了这件神器铠甲之后,岂不是……

    “发达了!发达了!!”陈道临口水长流,满脸都是狂喜。

    这还不叫发达么?连圣阶都可以随便轰杀,自己有了这件宝贝,在罗兰帝国岂不是可以横着走?!什么希洛皇帝,什么大剑师卡奥,见了自己还不都可以当他们是蝼蚁!!!

    自己还逃离帝都仓皇逃窜,逃个屁啊!有这件宝贝在手,大摇大摆冲回帝都去!你希洛还敢把老子怎么样?直接杀进帝都,把他的皇宫轰成平地!!

    可随即,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就摆在了陈道临的面前:

    这么牛叉的一件宝贝,怎么使用?!

    如果说穿上这件铠甲就可以变身成超超超级赛亚人。

    可……到底怎么才能召唤出这件铠甲?!

    用力搓了搓手里的链子,陈道临陷入了茫然之中。

    没有召唤的咒语?自己用了自己所知道的所有的魔法,都无法从这条链子上感应到一丝一毫的魔力波动。

    甚至以陈道临自己现有的魔法水准,他都无法感应到这链子的任何异常——如果说这链子里储藏了一件神器,那么它应该是一个类似于储物戒指一样的魔法装备才对吧……可是……

    陈道临唉声叹气,瞪大了牛眼瞧着手里的链子……

    难道是有什么召唤的咒语?

    可听蒙托亚他们说,自己昨晚和绿豆糕战斗的时候,最后差点被踩成肉饼,在危机时刻,自己根本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啊。

    没有咒语?那就是……用魔法来开启?

    “老克里斯害人啊!”陈道临叹息,忽然心中对那个恶魔的仆人生出无限恼恨:你把这么一个宝贝给了我,却不告诉我正确的使用方法?

    等等……老克里斯当时说的是,关键危机的时候,可以用来保命……嗯,他是这么说的没错。

    可是……

    达令哥哭笑不得,难道……一定要等自己被人轰成渣渣,性命不保的时候,它才会被激活启动?

    这才是它的正确使用方法?!

    ……

    ……这可就麻烦了!!

    或许有人会说,简答啊,以后遇到敌人至少你有一个立于不败之地的压箱底大招啊,遇到强敌,放大胆子和对方拼命,反正你又死不掉,到了最后总有这个神器来帮忙力挽狂澜嘛。

    可这问题就来了!

    这个神器到底是怎么“判定”的?

    自己到底要惨到什么程度,才会被认定是“关键时刻”?!

    打折腿算不算?

    心脏停止跳动?

    内脏受伤?!

    总不能让自己每次遇到敌人,都拿自己的命和对方去拼吧?!

    万一自己猜测的错的,拿命和敌人去拼,拼到最后,这神器并没有被激活——自己可就一条命,拼掉了可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啊!

    再比如说,如果这东西的激活标准是:濒临死亡状态的话……

    这就更麻烦了。

    并不是每次战斗敌人都会出这么重的手的!

    或许这么说有些难以理解,以和大剑师卡奥的战斗为例,达令哥这两天和卡奥动手了两三次,每次都是惨败告终。

    以大剑师卡奥的实力,要对付陈道临根本不需要取他性命,轻轻松松就能把陈道临制服——让他受点小伤或者是吃点小苦头就足够了,根本没必要对他下杀手。

    遇到这种时候,达令哥该怎么办?明明被对方抓住了,还要死要活的对卡奥这种敌人大呼小叫:杀了我杀了我快杀了我?!

    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如果判定的标准是“濒临死亡状态”,那么这个状态到底是战斗状态,还是平时状态?

    战斗的时候被打得快死的时候,这东西貌似是会被激活的。

    可如果自己打不过对手,被对方抓起来,然后……押上法场被砍头呢?刀锋砍下脑袋的一瞬间,这东西会被激活么?

    毒死呢?

    勒死呢?

    冻死呢?

    走马路上被马车撞死呢?

    老子不能一样一样的去试吧?万一试错了,可就真挂掉了!

    “妈的,段誉的六脉神剑虽然也是时灵时不灵,但终究总有一丝轨迹可以查询,就是情绪激动的时候气血流通……可自己这神器到底怎么才能用啊。如果不能主动使用它,而每次都是靠着玩命的生死一瞬间来,碰运气拼人品,这事情可太危险了……这又不是玩游戏,死了大不了再复活,损失点经验或者装备……这命可只有一条啊。

    犹豫了一下,陈道临取出了储物戒指,从里面拿出了两粒细小的特殊的魔力水晶。

    这是自己当初离开了克里斯之后,克里斯丢给自己的东西。这种魔力水晶,是用来和克里斯远程联络的一种魔法装备——一次性消耗的物品。

    对于空间魔法还算颇有些了解,陈道临知道这种类似于即时通讯用途的魔法装备是十分罕见和昂贵的。

    自己在魔法学院的时候已经用掉过一颗了,而现在手里也只剩下两颗。

    陈道临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取出了一颗,在手里用力捏碎!

    随着一团光芒散开,仿佛一面镜子一般,里面渐渐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脸。

    老克里斯那张带着古怪笑意的脸庞出现在了光镜之中。

    “好久不见啊,小魔法师!或者说,我现在是不是该叫你院长大人了?”

    陈道临听到对方这样的话语,不由得叹了口气,站在镜子前退后两步,指着自己身上的衣衫,苦笑道:“你倒是看看,我这副模样,像是魔法学院院长么?”

    克里斯静静的瞧着陈道临,脸上的笑容却并没有丝毫变化。

    “好吧,我实话告诉你,事情进行的非常不顺利。”陈道临苦笑:“准确的说,我现在连魔法学院教授的身份都保不住了。我已经被罗兰帝国的皇帝通缉,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而且……帝国不久前发生过了一次政变……”

    “你不用和我说这些细节。”克里斯居然打了个哈欠,老家伙脸上懒洋洋的:“你是囚犯也好,是魔法学院院长也罢,哪怕你告诉我你忽然成了帝国皇帝,都和我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我只是要知道交易的结果就行了。”

    “结果?现在的现状就是,我被通缉,被追杀,如丧家之犬。”陈道临哼了一声。

    “既然你还没有完成交易,又来找我干什么?”老克里斯撇了撇嘴:“给你的三颗水晶是用来在关键时候告诉我进程的,不是闲聊用的。这东西制作不容易,我一共只有三颗全部都给你了。”

    “我……有些很重要的事情要向你问清楚!”陈道临收敛笑脸,正色道。

    “先说好……我不负责给你提供咨询服务。”克里斯脸上不耐烦的表情越来越浓厚,皱眉道:“我只要结果,至于你过程怎么做的和我无关,你也不用和我说,也不用来问我。”

    “……”陈道临一愣,随即恶狠狠道:“就一个问题!你给我的那个护身符……那个链子,里面藏着缺月五光铠,是不是!!”

    “什么!!!”克里斯顿时尖叫了起来!

    老家伙满脸的惊诧和不可思议!然后他在镜子里,指着陈道临,大呼小叫:“你说什么!缺月五光铠!!!魔神在上!!缺月五光铠?!!那链子里居然藏着缺月五光铠?!!”

    这下轮到陈道临茫然了:“你……居然不知道?”

    “知道?!”克里斯跳脚大怒:“要是我知道这链子里藏了那件东西,我会把它交给你?!这么好的东西,我早就吞没下来了!!失策失策!!这下失策了!!这么一件宝贝居然藏在这链子了!!杜维那个混蛋骗我不浅!!!!!哎呀呀呀呀呀!!”

    “你……真的不知道?”

    “废话!他只是告诉我这里面藏了点小玩意儿,送给他的有缘人,说是关键的时候或许可以保命用的。我以为里面最多也就是加持了一两个什么厉害的魔法,或者是藏了什么他自己无聊时候制作出来的小魔法装备……那个家伙心思花得很,他制作的那一堆用龙鳞弄出来的恶魔骑士铠甲就不错,我以为最多也就是那种档次的货色!这个混蛋!居然把缺月五光铠藏在里面了????”

    这下陈道临是真的傻眼了!

    这老混蛋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这下可亏大了!这宝贵的联络用的魔法水晶,用一个就少一个啊!!

    不行!

    陈道临心中一动,深深吸了口气,缓缓道:“关于我们的交易……我现在遇到很多很多问题,我觉得……要不然的话,我还是再出海一趟,去找你面谈一次吧!这联络用的水晶太宝贵了。我心中问题太多,虽然出海也很麻烦,但是这么大的事情,还是见面……”

    “我老人家没空给你当保姆。”克里斯恶狠狠的拒绝了!

    他拒绝的理由让陈道临十分无语:

    “我老人家身为恶魔的仆人,这一千多年来和我交易的人里,就你最麻烦!你可知道当初杜维和我交易的时候,就见了我一次,第二次来找我的时候,他已经半只脚踏进了领域!你把我克里斯当成了什么?当成了你保姆么?我和你交易,只给你开出条件,然后把该给你的好处给你,然后你就拼命给我做到你应该做的!没做完之前,我老人家没功夫再见你!不然你还要我怎么做?要不要我给你写一份计划?告诉你第一步怎么做第二步怎么做?这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要不要我给你写一份攻略?若是这样的话,我老人家要你干什么?随便从大街上拉一个人来做就是了!”

    陈道临:“…………”

    “你听好了!按照我们的交易内容,我给你三颗联络的水晶,第一颗是你在帝都站稳脚跟的时候向我汇报,你做到了!第二步应该是你已经做出了一定成绩!可现在你白白用掉了一颗!那么剩下的最后一颗,就必须是等你将交易全部完成之后再来和我说话了!再那之前,你就不要再用水晶联系我了!否则的话……我就视做交易失败!哼哼,小子,交易失败的后果你大概还没品尝到吧!相信我,你最好不要想去试试!”

    说完,光团顿时就散掉,陈道临知道,是老克里斯单方面终止了对话。

    陈道临心中狠狠的骂了一句脏话。

    白白浪费掉了一颗联络水晶,却什么收货都没有……

    嗯……

    冷静下来之后,陈道临仔细的想了想,倒也不能说是半点收货也没有。

    至少……自己知道了,克里斯都不知道这链子里有缺月五光铠。

    那么说……这链子是杜维给自己,杜维把这么一件神器传给了自己……却瞒过了克里斯?

    这或许也是一个有价值的线索?

    ……

    当陈道临走回三个人等待的地方,他已经收拾好了心情——至少满肚子的疑惑和茫然,都没有摆在脸上。他的脸上保持着镇定和平静的表情。

    看着陈道临缓缓一步一步走了过来,绿豆糕还没怎么样,蒙托亚和阿德顿时就呼的站起身迎了过来。

    “大人?”

    蒙托亚有些激动的走到了陈道临的身边,陈道临看了一眼神圣骑士,故作平静的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看了一眼这两个教会中人,蒙托亚是一脸忠诚热情的表情,而阿德的表情明显是敬畏的成分更多一些。

    陈道临心中一动……

    自己这个神器没法自由使用,而是要在濒临死亡状态时候才能被动激活……这个内幕,自己还是最好不要告诉他们了!

    毕竟这两人是自己从教会里骗来的打手,和自己未必就真的是一条心,自己的底牌最好还是别让他们知道太多为好。

    想到这里,陈道临脸上故意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看了一眼蒙托亚和阿德,缓缓道:“我没什么事,只是昨晚动用了一些特殊的……嗯,需要调息一下。”

    他故意说得很含糊——不管如何,让这两个教会里的人误以为自己真的很强大,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蒙托亚算是个直性子,闻言并没有多想。倒是阿德心思活一些,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疑惑……年轻的牧师记得,这位老爷醒来之后得知是他昨晚把巨龙打趴下的时候,自己都是一脸惊奇的表情,还惊呼什么自己原来这么厉害之类的话……

    察觉到了阿德的眼神,陈道临故意冷冷的瞪了过去,淡淡道:“怎么?”

    “……没,没什么。”阿德赶紧挪过眼神。

    毕竟昨晚陈道临大发神威把圣阶的巨龙打趴下可是铁一般的事实。

    “我也不瞒你们说吧。”陈道临故意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沉声道:“昨晚我动用的是我的绝招。威力虽然强大,但是在发动的时候,我会迷失本性,醒来之后就会忘记战斗的过程。而且这种招数对我个人的法力损耗也颇大,所以……”

    蒙托亚闻言倒是点了点头,阿德心中的疑惑也略微散了一些。

    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至少两人都是知道,大多数狂化系的绝学,都是有一定程度的这种副作用。比如这个少年,昨晚变成龙的时候,不就是迷失了本性的么。

    达令老爷能召唤出神器来附体,然后爆发出可以蹂躏圣阶高手的战斗力……这大概是……

    (难道是女神赐予的力量?)蒙托亚心中直接就做了一个结论。

    “老爷……我只是好奇。”阿德搓了搓手,满脸期待的表情:“您……到底达到了何种境界?难道是传说之中的……超越了圣阶的存在?”

    超越圣阶?

    陈道临想了想……那不就是大剑师和绿豆糕口中说的领域级了么。

    开什么玩笑,自己还在中阶的境界里打滚呢。

    不过嘴上却并没有回答,他只是淡淡一笑,摇了摇头:“不要乱猜测。”

    这话说的就有趣多了,即不算承认,也没有否认。

    让你不要乱猜测……其实等于就是说:老子不告诉你,你自己猜去吧!

    阿德却忽然心中一动,隐隐的想起了,自己遍览古籍的时候,曾经看到几百年前,教会里曾经有一位高人修炼的绝技,平日里将法力隐藏积攒起来,只在战斗的时候才爆发出来——那位高人平日里看上去也就是一个教会里的普通神职人眼,也不过就是中下阶的实力,而且还要将眼睛闭上嘴巴闭上,不说不听不看……可战斗的时候,却可以爆发出惊人的强大战力!

    据说这种绝学,是为了将一点一滴的力量积累起来,平日里做到法力不外泄,这是对精神力和力量的掌控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才能做到的境界……

    难道,这位达令老爷,也是如此?

    他平日了看着只有中阶的实力,其实是犹如那位前辈一般,积累实力?

    陈道临自然不会知道自己这番糊弄,直接将阿德给忽悠瘸了,把自己当成了类似于处女座黄金圣斗士那种存在——若是他真的知道了,一定会指着阿德的鼻子大骂:你才处女座!你才处女座!你quan家都是处女座!!

    ……

    绿豆糕坐在那儿,面带微笑,就瞧着陈道临走向了自己,对着自己微微欠身行了一个礼。

    少年才略一皱眉,面上依旧是那副羞涩腼腆的笑容:“你对我行礼干什么?是为了昨晚把我痛打了一顿么?我倒不怪你,毕竟当时你也是为了自保。我技不如人,变身之后都被你痛殴成那样,也算是我自己活该。”

    陈道临却摇头,坦然道:“昨晚的事情阴差阳错,我并不是因为这对你行礼。对你行礼,是感谢你在我昏迷的时候没走,在一旁护卫我,而且也没打我的主意。”

    绿豆糕面带微笑:“哦?你居然能猜到我的用意?”

    “我昏迷不醒,身上又有这么一件宝贝,你比我先醒来,蒙托亚他们都不是你的对手,如果你贪图那件神器要害我,谁也挡不住……”

    “你不用这么说。”绿豆糕却立刻摇头,也坦言道:“我没你说的那么高尚。我昨晚变身一次,恢复人形后,实力就下降了至少七成,此刻的我已经不是圣阶中。我至少半年时间是没法恢复了。就算我想打你的主意,也未必是这两人的对手。”

    “但你在一旁护卫我,一直到我醒来,我还是要承你的这份人情。”陈道临叹了口气。

    “大家都是萍水相逢,我重伤落在你面前,你救了我一次已经算我欠你的了,你又为我跑了回来,虽然没有从那个大剑师手里把我救走,但这份人情我还是领的。所以算起来,还是我欠你的比较多。”绿豆糕依然摇头:“大雪山之人,就从来不能欠别人的。我老师说过的。”

    “哦?为什么?”

    绿豆糕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听说是因为我大雪山的一位前辈巫王,当年他就是莫名其妙欠了郁金香公爵杜维的一份人情,结果就一辈子都没还清。我老师说,以杜维那个混蛋小子,简直就是一个泥坑里打滚的癞蛤蟆,而那位巫王生性犹如冰川白雪一般高洁,若不是不小心欠了杜维的人情,也不会和那种癞蛤蟆搅和在一起了。所以说,为了避免悲剧重现,我下山之前老师对我说过,说我性子单纯,若是遇到路上有人对我示以恩义,一定要想法子立刻还掉才行,绝不能欠别人的,否则的话……就怕有人将来挟恩图报,没完没了。”

    陈道临顿时脸一红。

    说着,绿豆糕已经站了起来,轻轻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微笑道:“现在你我之前欠的人情都还掉了吧?”

    陈道临想了想,就正色道:“我落在卡奥他们手里,你先是和卡奥大战一场,我才能趁机逃脱。这算是一,然后昨晚你又在我昏迷的时候护卫在我身边,这是二。我一共欠你两次。而你重伤的时候我救了你一次。随后你落入卡奥的手,我又跑回来救你,这也是两次。算起来,二对二,我们算是清了!”

    一旁的阿德不由得抓耳挠腮,实在不明白陈道临这么说是为什么。

    这么一个圣阶之中的大高手,又是出身传说之中的大雪山那等名门,和他继续拉扯关系,让对方人情欠下还不清岂不是最好不过?

    这位达令老爷,为何要这么做?和对方算这么仔细做什么?

    绿豆糕听了,却哈哈一笑,脸上的笑容变得轻松了下来,就大声道:“既然是两清了,那就再好不过!我这次回山,心里也轻松了。”

    陈道临看了看天色,问道:“你这就要走?”

    “要走。”绿豆糕缓缓道:“出来也这么多天了,那个卡奥的手我没有能斩下带回去,不过昨晚一战,他受创不轻,这伤没有一段时间是养不回来了,算起来,虽然没让他断手,但也不好受,回去之后,老师也不会太过责罚我。”

    “好吧。”陈道临对他笑道:“那么……你要走我不挽留了,不过时间已经不早了,要不要先吃点东西?这里虽然残破,附近好像也没有什么村镇。不过也山林里,野味不少,打点野味来,我们烧烤一番也不错……对了,我做烧烤的手艺可绝不差,说起来,那个帝国皇帝希洛号称是吃货美食家,也对我亲手料理的烤肉赞不绝口的。”

    哪里知道绿豆糕一听这话,顿时大惊失色,一下就跳了起来,连连摆动双手:“不不不!这烤肉绝不能吃!”

    陈道临奇道:“咦?不过是一顿烤肉而已……”

    绿豆糕叹息:“我老师说,下山之后,别人请吃别的也就罢了,唯独烤肉吃不得!我大雪山那位前辈巫王,当年就是吃了杜维一顿烤肉,才被那个癞蛤蟆纠缠上的,所以,别都能吃,烤肉这东西,却是我大雪山的禁品,绝不可以随便吃的。”

    随后绿豆糕就立刻告辞离去,这少年走的很匆忙,头也不回就大步离开,片刻之间就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陈道临看着他离去消失的方向,心中却不免叹了口气。

    奇怪了……烤肉这东西,难道这么珍贵么?

    ……

    三人休息了会儿,也离开了这片山林重新上路。

    陈道临心中挂念着巴罗莎她们的安危,三人就沿着树林的方向一路追了下去。

    自己跑回来营救绿豆糕,这么连续两场恶战,再加上后来的昏迷休息等等时间,耽误了近两天一夜,恐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追上巴罗莎她们了。

    巴罗莎虽然被自己打晕了,但是有夏夏这个机灵的小女孩在身边,还有狼人查克这么一个强悍的战力在身边,应该是无碍的。

    幸好又有地图,约定好了碰头聚集的地点,想来自己只要朝着那个地方跑,就应该能找到她们吧。

    半天之后,离开了这片山林,来到了一条大路上。

    这里距离皮埃尔男爵的领地镇子其实不太远了。不过陈道临倒是不打算再重回那个镇子——自己带给皮埃尔男爵的麻烦不小,窝藏自己这么一个逃犯的罪名,对一个不担任公职的男爵来说倒不算什么,毕竟自己的通缉并不能公开,希洛想来也不会为难一个无关大局的乡下贵族。

    但自己最好还是不要再跑去找那位男爵了,等自己安顿下来,再托人给那位男爵送一笔钱赔偿他被烧毁的别院就是了。

    沿着大路往西北方向而行,走了才不过小半天,忽然就远远的听见有急促马蹄声传来,陈道临远眺一看,就看见远处大路上有尘土扬起,有十多骑乱哄哄的冲了过来。

    陈道临不欲惹麻烦,立刻和同伴一起停下马来到路边让开大路。

    可没想到,这一群骑兵来到近前的时候,却让陈道临看出了几分古怪来。

    这一群骑兵分明是帝国地方守备军的装备,可看这十多骑,一个个盔歪甲斜灰头土脸,跑在最前的几个,身上明显还带着伤,有的挂在马鞍上的长矛都断了一截,还有的身上居然还插着箭!

    这明显是一副打了败仗溃败奔逃的场面。

    可这里算是帝国内腹的地区,距离帝都也不过就是几百里的路程。罗兰帝国内腹,哪里会有这种战斗?居然让帝国的正牌军队都溃败奔逃?!

    陈道临正好奇,忽然脸色一变!!

    这一队骑兵一共十三骑,队伍中间的一骑上,那骑兵身上盔甲还有劈砍的痕迹,最重要的是他的马鞍上背着一人!

    陈道临眼尖,一眼就看出了,这马鞍上背的那人,虽然是面朝下,但穿着一件绿色的裙衣,脚下一双棕色牛皮靴……

    这衣服和靴子,却让陈道临一眼就认了出来!

    他顿时眼睛都红了,大吼一声,就从路边飞快的窜了出来,手里已经拿出龙牙剑,疯了一般的朝着那伙骑兵冲了过去!

    夏夏!!

    那骑兵马背上背着的女孩,赫然是夏夏!

    那件绿色的裙子,也是前两天分别的时候夏夏身上穿的!!(未完待续。